邪 Hex (1980)

邪 Hex (1980)
  • 主演:恬妮,王戎,陈思佳,韩国材,尤翠玲,沈劳,李寿祺,刘一帆,王清河,陈立品,Yung,Chan,张照,张作舟,钱似莺,金天柱,方茹,冯明
  • 导演:桂治洪
  • 地区:香港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80
桂治洪“邪”三部曲之首。民国初年,广州西关陈家家道已中落到,只剩陈秀英(恬妮)、其入赘的丈夫杨振宇(王戎)及服侍秀英的丫环。秀英体弱多病,稍一走动便会连咳不止,振宇是赌徒加酒徒,在外一遇不顺心事,便会对秀英及丫环拳打脚踢,丫环无法再忍,别秀英归家。这日秀英迎来自称陈府仆人之女的梁绮华(陈思佳)。见秀英身虚体弱,绮华表示愿留下将她照料,秀英将振宇恶习说明,绮华仍毫无犹豫,秀英感激不尽。对这位新来的丫环,振宇自没给予特殊优待,但绮华也非“善类”,某日她瞅准机会联合秀英将振宇杀害。秀英从此陷入恐慌,终被振宇的“鬼魂”吓死。她至死不知的是,绮华原是振宇的情人,而振宇与绮华亦没想到,秀英竟然“阴魂不散”。…

邪 Hex (1980)第一集

周茂能看出青龙哥此时话语里的真实,他微微点头,清风淡雨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把钱转到我账上,等钱到了,我自然会帮你治病。”

“这...”青龙哥为难了,万一他把钱给,周茂不肯给他治病怎么办?

“不愿意就算了,你还是等死吧!”周茂怒斥一声,干净利落的转身。

“高手,我给,我给还不行吗?”青龙哥心中大急,连忙抱着周茂的大腿哭道。

“那就赶紧!你没看见我要坐车吗?等会要是耽搁了我的时间,你就等着没命吧。”周茂鄙夷的看了眼青龙哥,没好气的回应。

青龙哥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将U盾插在手机上,找周茂要来账号,立即将他所有的家产全部转给了周茂。

看着入账短信,周茂心中一喜。他即将去无法地带,这钱自然越多越好,到时候无论是让人打听情报或者是购买物品,都需要不少的钱。

“咳。”周茂轻咳了一声,脸上再次恢复淡然,他赞赏的看了青龙哥一眼,笑道:“你小子不错,我很喜欢。我现在就帮你治病。”

话音刚落,周茂便身形一动,右手朝青龙哥的肩膀上抓去。青龙哥下意识就想躲避,可一想到刚才咳血的情形,他又咬牙呆在了原地。

可让他意外的是,周茂抓着他的胳膊,然后用指头,在肺部戳了两下,便告诉他病已经治好。

青龙哥哭丧着脸,他从来没见过这种治病的方式,这也太草率了吧?自己得到不是绝症吗?不是病入膏肓吗?

“真是少见多怪,我治没治好,你再吸口气不就得了?”周茂狠狠的瞪了青龙哥一眼。

青龙哥觉得周茂说的很有道理,他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几分钟后心中大喜。

他这次呼吸格外舒畅,甚至他还感觉有些神清气爽。

“神医啊!神医受我一拜!”青龙跪在地上,狠狠的给周茂磕了几个响头。

“行了,没事就赶紧滚吧。我还要去坐车呢。”周茂不屑的挥了挥手。

青龙哥如蒙大赦,头也不回的跑了。

临走前,他狠狠的瞪了围观的群众一眼,明显就是打算将这些人记在心里,秋后算账。

群众们纷纷缩了缩脖子,看向周茂的眼神有些埋怨。周茂这么简单就让青龙哥走了,那以后他们连客运站都不敢来了。

“周茂,你怎么让他走了?他那种祸害就应该抓进去吃牢饭!”张青青气冲冲的走来。

听到张青青的话,群众们如同找到了知音,叽叽喳喳的开始指责周茂。

“再吵,再吵小心我收拾你们!”周茂冷声一喝。

群众们此刻才想起周茂的身手,立即如被掐住脖子的鸭子,声音戛然而止。

“放心吧,他以后再也干不了坏事了。”周茂微微一笑,转身就朝安检台走去。

张青青眼中若有所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此刻明显不是追问的时机。但有一件事情她很肯定,以她对周茂的了解,周茂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赶紧过来安检!你躲那去干什么?”周茂皱眉看向远处柱子后方的安检员,不满道。

安检员讪讪一笑,连忙屁颠屁颠的回到了安检台。

“高手,你的东西都不用安检了!”安检员搓着手,一脸讨好道。

“不行!虽然我很优秀,但怎么能搞特殊?”周茂摇头拒绝。

张青青心中一阵犯呕,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周茂居然如此不要脸呢?

忙碌了一会儿后,周茂和张青青终于坐上了前往边洲边境的汽车。

张青青将一箱矿泉水以及背包放好,连忙凑到周茂的身边,纳闷道:

“周茂,你到底把那个青龙哥怎么样了?”

“我还以为你真不打算问,没想到还是憋不住。”周茂无奈的叹了口气。

张青青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粉嫩的香舌,她原本的确不想问,可心中是真的有些好奇。

周茂对张青青勾了勾指头,待张青青将耳朵凑近自己的嘴唇后,才缓缓道出他刚才的事情。

原来周茂扇青龙哥第一巴掌时,他就用灵气破坏了青龙哥的肺部。

至于给青龙哥治病,那只是强行焕发青龙哥体内细胞的活力,这种身体的透支,虽然一时会让青龙哥精神焕发,但过两天后,青龙哥便会全身的细胞衰竭,在加上他肺部的伤势,立刻就会一命呜呼!

“啊?那你不是白白的骗了他八百万?”张青青嘀咕了一句。

“骗?什么叫骗?我这是靠自己本事赚的钱,从头到尾我逼过他了吗?是他求着我的!这事可跟我没关系。”周茂说话是义正言辞,没有丝毫的羞愧。

张青青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实在是懒得跟周茂争辩。

十多分钟后,旅游大巴缓慢启动,朝着目的地驶去。

此刻周茂已经张青青脸上都有些凝重,按照大巴的速度,只需要一天,他们就可以到达边洲的边界。

至于无法地带中是否真的有七彩珠,周茂和张青青心中都没有底。他们此刻只能暗暗祈祷。

“青青,既然现在我们已经上车,那有些事情我必须跟你强调一下。”周茂一脸郑重的开口。

张青青深吸了一口气,她也端正了神情。她担任警察多年,早就听过无法地带的臭名,在哪里都是些亡命之徒,真正的无法无天。

“首先,进入无法地带后,你必须什么都听我的,我走到哪你就得跟道哪,就连晚上睡觉,我们也必须睡同一个房间!”

“啥?”张青青愣了,前面她还可以理解,但睡同一个房间是什么鬼?

“你少乱想!”周茂立即赏了张青青一个白眼。

张青青实力低微,而且姿色也不错,在无法地带那种地方,肯定有许多人惦记,若是晚上独处一室,很容易就被别人给绑揍了。

“好吧!但你要是敢占我的便宜,你就死定了!”张青青觉得周茂说的很有道理,但嘴上还是不肯饶人。

“我占你便宜怎么了?你难道不是我的老婆?”周茂嘿嘿一笑,他不顾张青青的挣扎,直接将张青青搂在了怀里。

张青青拼命捶打周茂的胸膛,脸上已是红霞遍布。

“你要不要脸?谁是你老婆?刚才那明显是装装样子好吧?”张青青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从周茂的怀中挣脱,她美眸一翻,娇嗔了一句。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等进入无法地带后,我就给你渡气,你的实力必须在加强一些!”周茂再次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邪 Hex (1980)

邪 Hex (1980)第二集

跌跌撞撞地坐了下来,裴七七坐在他的怀里,伏着他的肩颈。

门口的门,此时被粗鲁地推开,她小声地哀叫着,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空气中,浮动着一抹生涩得,像是花苞即将盛开的味道,嫩生生的,引人去品尝。

唐煜的气息也有些乱,不管怎么样,他总也是睛动了。

裴七七窝在他的怀里,此时,这小小的天地间,只有唐煜,没有其他人。

而门口的容磊和桃花眼也有些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里面竟然有男人和女人在做那种事情——

女人坐在男人的怀里,但是衣衫完好,看不出春色。

但是这里面,散发着不容置疑的欢|好气息,容磊的心里有些不爽。

他还没有碰刚才那女人,这会儿倒是捉住了一对鸳鸯。

他眯着眼,对身后的打手开口,“将他们拉开,我要查一下这个女人是不是刚才的那个。”

其实他觉得不是,根本就不是一个,但是这个女人从后面看,身材很好的样子。

所以容磊也动了心思。

一旁的桃花眼阻止了他,“容磊,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事儿?”

容磊冷笑,“就是死,也拉着人一块儿死,这里是咱们的地盘,怕什么!”

就是在这里将一个小姑娘给J了,那又会怎么样?

桃花眼也看得有些眼热,“不如先将这丫头扣着,等到找到那一个,一起……”

后面的话就不用言喻了。

容磊自然是赞成的,阴阴地笑了一下,“拉过来,今天兄弟们每人五千块打赏。”

他专业骗富婆,来钱快,出手也很大方。

那些打手自然是求之不得,不就是弄个人的事情么?有什么难的!

正要上前,唐煜一手按着裴七七的小脑袋,不让他们看见她略潮|红的脸,一手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张局,我是唐煜,现在在你管辖的区内,有人要将我的女伴带走……对,是夜色酒吧。”

张局?唐煜?

容磊傻了!

桃花眼呆了!

打手们一哄而散了,刚才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有参与。

唐煜!

在B市,谁不知道唐煜,要绑他的女人,不是找屎么?

人走光了,就剩下了容磊和桃花眼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是好。

他们也想跑,但不敢。

唐煜扶着裴七七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勾起了唇淡淡一笑,“不是要抓吗,现在怎么不过来?”

桃花眼立刻就哈着腰,“唐先生,一场误会,容磊他喝多了。”

唐煜睨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斥,“坏了我的兴致。”

他揽着裴七七离开,她的脸是埋在他的怀里的……唐煜低头亲了她的唇一下,声音哑着,用容磊和桃花眼都能听到的音量低喃:“到车上再继续,嗯?”

那个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唐煜。

桃花眼和容磊就这么地目送他们离开……等人走了,桃花眼才推了推容磊,“还看呢!?唐煜可不是我们能得罪的人,捏死我们,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邪 Hex (1980)

邪 Hex (1980)第三集

“不用惊讶,现在这年头,做珠宝的有几个是矿工?林氏的底子比不上赵家,所以就另辟蹊径了,在别的方面也有些投资,上头这次召集八大家开会,基本上没有人看好这次跟南洋的第二次经济战争,林氏

也是考虑了几天才决定加入的。”林少妮道,“不过,我估计赵家已经准备好了,他们也会在这几天来找你们,只不过,他们还不知道杨总竟然是陈氏集团的副总,还是陈总的爱人。”

杨长峰知道林氏的来意,他们既是想参加到这场现在看起来并没有多少胜算的战争中,一方面,他们想把自己先拉拢到林氏的阵营中。

珠宝行业的竞争也是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不存在谁对谁客气,现在面对外面的强敌,八大家没办法只能联合,可要是解决了强敌,他们恐怕又会陷入你死我活的斗争。

“林氏珠宝只想自保,”林少妮摇摇头,很肯定地告诉杨长峰,“在国内,林氏绝不会跟其他几家争抢市场,只需要保持现有的市场不被别人恶意竞争去,我们想开脱海外市场。”顿了顿,她很生气地道:“国家文化要走出去,光嘴上喊有什么用?不让那些洋鬼子接受我们的文化承载体,看不见摸不着的文化,他们还怎么感受?有些人光喊口号,我们林氏不想坐着等机会,我们想去

开拓市场。”

杨长峰立马答应:“好,我帮你们林氏。”

“真的?”林少妮既愕然又惊喜,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有这个野心,那一声洋鬼子,可真让杨长峰听的舒坦。

“不过要说好,我可不懂珠宝,能帮的我会帮,不能帮的我可绝不插手。”杨长峰道,“至于报酬,我不得不提,因为这笔钱不会是我用,所以你们该给我的,我不会拒绝。”

“理解。”林少妮其实很想知道这家伙还要钱干什么,但她知道这个人路子野的很,看起来跟上头的关系很神秘,不该知道的,她不会去打听。

“其实,说是帮林氏,归根到底还是帮八大家。”她补充说明,“目前就有很大的问题,这场鉴宝大会,八大家无法躲避,看来只能硬碰硬了。”有杨长峰,八大家也没有必胜的信心,对方不是强大到他们绝望了,而是对方的人太多了,既有高科技帮助,又有人才,加上他们掌握着国际珠宝市场规则,林少妮现在还认为,能打赢这场战争的可能性

还不到四成。

杨长峰没说话,看看陈艾佳,道:“我跟八大家是在羊城认识的,南下执行任务的时候。”

果然,这人跟上头的关系很神秘,他用的是执行任务,而不是出差。陈艾佳点点头,没有多问,不该知道的她不会过问,何况,从母老虎到来之后和她说的只字片语她就猜到了一些事情,而且,杨长峰被直接提升为华东分部的安保部队指挥官,陈艾佳心里就已经有猜测了

,这家伙恐怕以前不是当普通的兵的,而且还有在国外的一些经历,陈艾佳现在几乎都能猜到,这家伙以前恐怕做的是特工工作。林少妮的来意已经完全达到,陈氏集团那么忙,她也不可能留在这里打扰人家,在得到杨长峰比较清晰的答应之后,她没再在加入金融战争的事情上过多纠缠,现在为止,这件事还并不明朗,既没有上头

的文件,又没有具体的指示,还不用那么着急跟陈氏集团结盟。

不过,对那几个小珠宝行倒是可以加大支持力度,这件事,先不用跟八大家其他人说,林氏只需要支持那几个小珠宝行,他们就会察觉到,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派人来问的。

江州,可算是赵家的地盘了,在赵家的地盘上支持别的珠宝行,那等于是和赵家开战,林少妮相信,这件事赵家会自己找上门来问的,林氏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几个小珠宝行捏在手里,这可是人情。等赵家反应过来,并得知这是杨长峰的老丈人的一点念想,到时候,他们也会支持,毕竟陈氏集团是绝不可能往珠宝行业挤的,不用担心那几个小珠宝行会抢八大家的市场,到时候,林氏有绝对的时间优

势,可以跟杨长峰建立更广泛的合作关系。

出陈氏集团大门的时候,林少妮回头看了一眼,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姓杨的拥有多个合法身份,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拥有的,这说明,这个人不但跟上头联系紧密,还很有可能有一些神秘的身份,这是秘密。

林氏知道的秘密越多,越是不好,这件事,她决定藏在心里算了。

她的秘书,也是司机,是林氏的一个内家侄女,很年轻,开车的时候奇怪地问林少妮:“小姑,姓杨的都没答应会不会参加在江州举行的鉴宝大会,咱们怎么就走了?”她所说的鉴宝大会,可不是跟国外那些珠宝商人和鉴宝高手斗法,而是林氏在江州这个世界经济重心之一的特大城市举办的宣传林氏珠宝的一次鉴宝大会,到时候,大家都会去,赵家肯定也会去,时间就

在几天之后。

还有就是,林少妮特别邀请四朵金花给林氏珠宝的几款珠宝代言,这很有新意。

国内的珠宝,跟国外的钻石珠宝不一样,只在大品牌上找代言人,而在系列产品上则很少有人甚至没有人想起找代言人,这是由于国产的珠宝的特性决定的。

你比如金银首饰,国内的市场上一般都是以重量来计算的,还没有一个完整的产品款式,也很难定一个产品款式。

林氏这次就决定学习国外的珠宝市场,打造一下国产珠宝款式,形成一定的流程,请明星代言一款珠宝款式来试试市场反应。陈氏集团娱乐公司的四朵金花,有名气的有名字,有资源的有资源,反正这个代言人找谁都是找,林少妮觉着,卖人情给陈氏集团是最合算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