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之英雄好色

水滸傳之英雄好色
  • 主演:徐锦江,麦家琪,夏木爱人,蔡贞贞,于晴,简而清,黄子扬,詹秉熙,黄一飞,施介强,蔡芍妍
  • 导演:林德禄
  • 地区:香港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9
唯性斋主简而清饰演一名说书人,从民间搜集水浒传3段鲜为人知的风流艳史:话说母夜叉孙二娘性情刚烈,但其实风流万种,是一位大食少妇,可惜丈夫张青不能人道,幸好他研制出草本春药,再以一招借尸还魂,令母夜叉夜夜采阳补阴;浪子燕青空有一身武艺,却是情场初哥,直至遇上名妓李师师;黑旋风李逵被盛名所累,竟被人冒认,到处招摇撞骗,淫欲民女…

水滸傳之英雄好色第一集

萧柠知道自己说中了他在意的那个点,抿了抿唇,继续趁势道:“你之前不是给我找了一个工作吗?不如你帮我联系一下,我出院了就去入职上班……你想让我在档案馆上班,我就在档案馆……”

白夜渊抚着她的肩头,这些话都是他爱听的,也是他一直以来要求她做到的。

可她向来反抗的厉害。

如今,居然主动提出,一一做到?

为什么他有点不可思议呢?

“你能做到?”他反问。

萧柠看到白夜渊脸色好转,这才小心翼翼提了一句:“小舅舅,我要是都做到了,你可不可以,以后都不去……不去找慕天羽的麻烦啊?我是说,我们都和他切断联系!我也永远不联系他了!你也不联系,好吗?把他,排除在我们的生活之外可以吗?”

白夜渊听到“慕天羽”三个字,周身气场一瞬间就冷了下来。

他侧身凉凉地扫了萧柠一眼。

原来小东西在这儿等着他?!

刚才所有的懂事乖巧,千依百顺,甚至前面那两炮,都是为了给慕天羽铺垫的?!

他长指紧握成拳,关节都快要捏碎了。

萧柠迟迟等不到回答,有点忐忑,心中不安地回想着方才的一幕幕,思忖着是不是哪里还不够完美,惹得大魔头又不高兴了?

明明她已经全程很配合了好吗?

甚至不想叫的时候都哼唧了几声,他还想怎样?

他怎么那么难搞?

再不答应她就不伺候了!

正郁闷地想着。

白夜渊忽然冷冷道:“永远不见他,你说的?”

萧柠莫名颤了下,缓缓点头:“嗯。”

白夜渊表情深不可测,明明心头已经不爽到了极点,但还是隐忍着没有爆发,缓缓答应了她:“好。”

萧柠心头一个雀跃,太好了,呜呜,她的努力没有白费。

小舅舅真的答应不再报复天羽哥哥了。

如果能用她的自由,换来天羽哥哥的安全,那这个自由,失去的也算是值得。

她心中激动,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小舅舅,我……唔!”

还没等说完,白夜渊已经翻身而上,嗓音沉得听不清他的情绪:“既然开了这么大的条件出来,你只卖两次是不是有点不够?”

萧柠一怔。

等她反应过来白夜渊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白夜渊已经毫无预兆地入了进去。

他的疼爱,毫不怜惜!

萧柠微微抗拒了一下,随即就任凭他折腾去了。

是啊,她和他如今不就是一场交易吗。

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抛开任何情感,只谈条件和交易。

他说自己是在“卖”,好像也并没有说错。

她提供她能有的,换取她没有的,买和卖本没有贵贱之分,她不去在意那个字眼的含义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那个字,还是不经意狠狠刺痛了她的心呢?

比他身体对她的刺痛,更痛一万倍……

==

自这天起,萧柠跟着白夜渊回到了白家老宅。

萧柠在白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存在感,消失了这些天,根本没有什么人在意她,盘问过她。

倒是白夜渊的回归,惹得白氏老宅上下一片欢腾。

白老夫人还专门安排了家宴,对白夜渊死里逃生这件幸运的事,大张旗鼓地庆祝了一番。

萧柠始终遵守当初对白夜渊的承诺,乖乖地参加宴会,乖乖地去档案馆上班。

直到有一天——

水滸傳之英雄好色

水滸傳之英雄好色第二集

安培一族的这次反击几乎可以说是全族出动,除了那些受伤不能动弹的,就连本来还呆愣在原地的安培道学,看到所有人为了自己一族的存亡拼死反抗,也站了起来,不惜代价的施展起自己最强的法术。

他们的声势不可谓不大,换了旁人,哪怕是安培家的前任家主安培役在此,恐怕也都要暂避锋芒,不敢硬拼。

然而,王小川却是一步也不后撤,只是眉头一皱,嘴里轻喝道:“乖乖认输不好吗?非要找死。”

接着,他便随手一掌排出。

“轰隆!”

本殿里雷声震震,轰的一声,一道金色光掌,便好似光之巨人的大手,从王小川头顶出现,带着压倒一切的气势猛地向他们拍去。

安培家的人也不退却,反倒拼了命将各种术法砸了过去,与此同时,四大分家的家主也是冲着王小川扔出了数十张人型符纸,每一个符纸飞到半空,便骤然变化为各种模样不一的鬼怪妖魔,冲着光掌杀了过去。

这些鬼怪妖魔,是四大分家各自拥有的式鬼。

可以说,为了战胜王小川,四大分家已经拿出了自己手里一切可用之物。

“嘭嘭嘭。”

然而,如此之多的术法和鬼怪打在王小川随手砸出的惊雷掌上,却是连让它晃动一下都做不到,反倒是那些安培家的人,被反震的力量打的身形暴退,修为弱的,甚至是一口血吐出。

只剩下那些挡在惊雷掌前的式鬼,还在勉力支撑,想要把光掌挡下,然而惊雷掌中那浩瀚的雷电力量何等恐怖,众多式鬼只支撑了一会儿,便被掌力凌空排成粉丝,而他们最后取得的成果,也就是让惊雷掌的力量因此分散成了数百份,好似流星一样再砸到了安培家众人头顶。

不少人因此再糟重创,体弱的直接身死当成,被那些飞溅而来的掌力砸成肉饼,修为稍好的,也是吐血不止,跪在地上再无反抗之力。

安培家的人血流了一地,这些鲜血顺着地板上的缝隙,不断向着同一个方向留去,最后竟然齐聚在了本殿深处,那座鬼神雕像的脚下,最后竟然被雕像给缓缓吸收了。

如果这一幕让人看见,恐怕本殿内的战斗立刻就会暂时停止,然而可惜的是,当时现场的众人,包括王小川在内,都没有注意到这一诡异的画面

“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强?”

此时,四大分家的家主同时了倒吸一口气。

之前他们在边上看王小川一掌破阵时还不觉得,现在亲身体验之后,才发现原来王小川的招数威力竟然如此强大,他们全族出手,都无法将一掌接下。

“走!”

沉默了片刻之后,安培道学忽然对身后的分家子弟大叫道,另外三名家主闻言,也反应了过来,对自家家中存活者大叫起来,催促他们离开这里,逃出本殿。

安培一家的劫数,今天看起来是逃不掉了,可无论如何,他们却绝对不能让安培家在自己手中灭亡,再怎么样,也要让一些家中子弟逃出这里,躲开王小川这个大魔头的魔爪!

在他们的严令之下,那些分家子弟丢下手中的一切,绕着墙壁,想要从出口逃出去,而为了掩护他们,四大分家的家主也再次亲自动手,一人从怀中取出一样宝物。

北海道分家家主安培吉地取出的是一把折扇,关东分家家主安培锦刚取出的则是一支毛笔,而四国分家家主安培正康取出的是一块勾玉,至于最后的九州分家家主安培道学,取出的则是一支竹笛。

这四样东西看似普通,其实却是安培晴明时代流传给分家的宝物,是只流传在分家家主中的传家之宝。

只见安培道学四人分别咬碎舌尖,一口血喷在手中取出之物上,将之祭起。

“嗖。”

四件宝物吸收了他们四人的精血后,便飞入空中,在半空张开一道红色结界,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王小川关在了里面。

他们的本意是想要用这些宝物给自家子弟拖延时间,好让他们逃离这里,为此,他们也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不过让他们奇怪的是,王小川见状,却是竟然没有出手,哪怕被结界笼罩,他也只是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安培家的人从出口向外跑去。

他们起初还以为是王小川知道自己无法突破他们用法宝施展的结界,而没有白费力气,但当第一个跑出本殿的人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忽然弹了回来时,他们方才明白,原来王小川不出手,是因为他早就有所准备!

“家主!本殿外面还像被人布了结界了!我们出不去了!”一名九州子弟跑回来对安培道学大叫道。

“王小川!”安培道学闻言,立刻转头看向王小川,目光怨毒叫道,“那结界是不是你步下的?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当真想要灭了我安培一族?难道你就不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后果?要是我害怕后果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来你们这,更不会和你们动手了!废话少说,今天你们安培家所有人,都要死在这!”

说罢,王小川双掌探出,重重拍在了面前的结界上,一声巨响,宛如洪钟敲响,由四件法宝制造出的结界竟然直接就被他拍碎,甚至连四件宝物也一块变成了粉末。

“什么?!”四位家中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四人齐齐出手,连安培晴明留下的宝物都用了出来,竟然连王小川一掌都挡不下。

完了,这下全完了!他们都要死在这里!

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安培家中终有有人崩溃了,现在外有结界,内有杀神,他们是想出去不能出去,想打也打不过别人,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一点希望都看不到。

饶是东瀛人都是驴脾气不怕死,但也终究有例外,几名关东分家的子弟就最先忍耐不住,噗通一声,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王、王小川大人,请您绕我们一命!”

水滸傳之英雄好色

水滸傳之英雄好色第三集

陈宝杰听到他的话,面上露出憨厚一笑。

他连连点头,“是,都是读书人,以后一定都个个有本事。”

王柱一听他这话,笑出了声来。

“你啊你,人都说你憨厚,我看最聪明的就是你。”

陈宝杰伸出手摸了摸头,说:“那是你没看到我傻的时候。”

他面容露出苦笑,神情落寞,一副为情所困的模样。

王柱见此,突然想起一件事,一年前陈宝杰定亲,却因为一些事没成。

传闻,那女子后来被抬到了县太爷的后院,做了妾。

而今天他们还看到了县太爷。

县太爷分明是比他们的爹还老,看起来就是半条腿入了土的人。

王柱收起面上的调笑之意,“唉,咱们都是普通百姓,一辈子的泥腿子,踏踏实实过日子吧。”

陈宝杰揣着手,笑着应是。

很快,陈梦恬抱着滴了灵液的陶罐走出来。

“给,这是给大伯的大骨汤,再喝一段时间,他就可以如常人一样无所顾忌。”

陈宝杰接过她手中的汤,一扫之前的落寞,面容灿烂带着感激的笑意。

“恬妹这段时间辛苦了。”

“说什么客气话,这天都黑透了,你们路上慢点。“陈梦恬笑着送人。

王柱赶着牛车,陈宝杰坐上车,两人离开。

目送他们在雪地中离开,陈梦恬这才插门,转身往厨房走去。

她将厨房炖的大骨汤都盛到木盆中,端着往客厅中走去。

“子钺,这件事不对啊,你说萧管家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

“不知道,他……他一直都在我们家,除了偶尔露出来的野心,不曾发现其他不对劲。”

陈奇山与朱子钺的声音,从客厅内传出来。

陈梦恬端着一大盆骨头汤走进去,“都先喝碗汤醒醒酒,有事一会再说。”

望着她走来的身影,怀中端着大盆的汤。

姜泽北第一时间站起来,从她手中接过木盆。

随即他也不言不语,给朱子钺与陈奇山一人盛了一碗汤。

看他们喝汤的时候,面上露出恍然,随即满足的神情,姜泽北面容愉悦。

可见,并不是他一个人,为陈梦恬的手艺感到惊奇。

他将手中新盛的一碗汤,送到身边的少女手中。

陈梦恬笑着接过碗,坐在她的位置上喝汤。

四人坐在客厅,除了喝汤的声音,一时间再无其他。

气氛有些沉重,朱子钺的面容有几分难看。

他忍了又忍,看向陈梦恬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姑娘,不知道你之前所说的话是何意,可是看出哪里不对劲?”

姜泽北在听到他的一声姑娘,眉目轻皱,随即恢复如初。

他的目光也看向身边的的陈梦恬。

包括已经喝完一碗汤,正在盛第二碗的陈奇山,视线也望了过来。

面对三人的视线,陈梦恬放下手中的碗。

她对朱子钺摇了摇头,“只是听阿泽说话的时候,从中感觉到古怪。萧管家上千两银子随意出手,可以说他花银子大手大脚。

可他有偌大的豪宅院,钱财更是比朱家还多,这些银钱恐怕另有其他隐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