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主义者:通往禁欲爱情世界的旅程

性主义者:通往禁欲爱情世界的旅程
  • 主演:Jennifer,Welles,戴尔·富勒,Jon,Oppenheim
  • 导演:Kemal,Horulu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73
自命不凡的嬉皮士导演杰弗里蒙克莱尔(JeffreyMontclair)试图制作一部关于性和黄道带标志的教育色情片。蒙克莱尔不仅要对付一个不耐烦、专横的黑帮金融后盾,还要忍受势利的女主角莫妮卡。…

性主义者:通往禁欲爱情世界的旅程第一集

第195章 躲着(1)

我走到了孙玉山的面前,他吓了一跳,站起来说:“你还想要打我不成?”

“当然不是了。”我凑到他的耳边说:“你妹妹和李明的关系我已经知道了,最好管着你这一张破嘴,不然你不要怪我当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好听的来。”

一句话说完了,我就回到了一边,孙玉山本来是一脸的义愤填膺,可是瞬间哑火了,眼睛全都是恐惧,没错,他似乎非常害怕,见到我的申请就像是见到什么可怕的额怪物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额头上面也冒出来了涔涔的冷汗来。

我心里涌出来了一个刺词儿:做贼心虚!要不是他们孙家做什么事情了,不会是这样的表情。

校长说道:“这事情……”

“我希望学校给我一个清白。”我说道:“我并不知道是谁闲的没事儿开这样恶劣的玩笑,但是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和李晓春有关系的,不是我写的,可是她竟然能说的头头是道的,不是她怨恨我就是北地里面有人主谋,让她做什么坏事坑我。”

李晓春浑身抖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孙玉山,她再傻也发现了,孙玉山就是想要看我死呢,可是这一次,他却一个字也没有说,他神志都没注意到我在说什么,整个人都处于了神游的状态当中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校长是何等的老油条,马上说:“李晓春!到底是咋回事?你敢诬陷同学,而且还是泼脏水泼到这样的程度!”

李晓春还想要争辩:“不是我,我没什么也没做,这个东西就是她写的……”

我却不等她说完了,飞快的夺走了她的书包,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往地上一倒,哗啦!里面的本子书本全都有,还有那一个矿山煤块专用的稿纸本,铅笔盒打开了之后,可以看到一直钢笔,正是写出来诬陷我的。

我指的她穷,。不可能把这些罪证都扔掉的。

王长龙吼道:“臭不要脸的,真的是你干的!”

“现在你还有啥好说的?”我冷冷的看着李晓春:“你上次到我家管我要好处,让我供养你到高三毕业啊,我不答应,你就怀恨在心,相处这么恶毒的办法来!”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李晓春呜呜的哭了起来。

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已经没办法在脱罪了。校长勃然大怒,一巴掌打在了桌子上面。

“李晓春,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李晓春双腿发软,然后我们就见到了裤子里面有湿淋淋的东西流下来,它竟然被吓得尿裤子了……

可是我没有任何同情她的意思。用这样卑鄙无耻的办法,在八十年末期,这样民风保守的时候,简直就和我杀了我一样了!就算我证明了我的清白,可是也一定会有流言蜚语传来传去,要不是因为我从另一个时空来的,估计已经受到很大的打击,得了抑郁症,没办法参加高考都不一定呢。

孙玉山明显有些失魂落魄,也没管李晓春到底怎么处理,直接走了。

我也没在乎,反正你不敢对付我就是好事儿,不然的话,要是一直压着校长,他处理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和王长龙走出了办公室,王长龙长出了口气,回头看着我:“你真行,我以为你会直接进来开打。所以想着与其你倒霉,不如我倒霉了,把这个事儿揽下来。”

我笑道:“你要是打了,说明你心虚了,我问你,你准备怎么揽下来。”

“我就说……我就说这个信是我写的。是我暗恋不成报复你呢!我现在想想也是有点后悔的。”他说完了耳朵都红了。

我忍不住的笑道:“就算是你承认了,可是你这个字迹也对不上啊!何况咱俩来往关系不错的事情老师都知道的,谁能相信。打仗是挺痛快的,可是效果不好,并不是什么时候打架都能解决问题的。这事儿虽然坚决了,可是他们的话八成会很难听,你也不用当回事,好好学习就行了。”

王长龙皱眉道:“这事儿传出去了了,不管怎么样,我是男人,最多被人议论几句,可是你是女的,你以后受到影响很大吧,竟然完全不在乎的?”

我笑着往前面走:“我一向不在乎这些东西,我只知道谁要是敢让我不痛快,我绝对不会让她痛快的。”

“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会。走吧,让我想想怎么报仇。”我已经很给白晴晴面子了,现在却想出来这样的办法,简直是蹬鼻子上脸啊,我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一想到白晴晴,我就恨得咬牙切齿的。

王长龙突然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回头看着他,眉头深锁,紧紧的抿着嘴唇,眼神也非常的深沉,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我却笑了。

“至于吗?本来也没多大的事儿,弄得好像是天都要塌了一样。”

王长龙咬着牙说:“我会好好学习,高人一等,我不信就是这样一直被人欺负的命!”

“得了吧。”我笑着说:“你的重点可是理会错了。你应该学会的是防备着被人算计,不然你就是位高权重了,也可能被人拉下水,白晴晴这样阴毒的人才是我们要小心防范的。光是打打杀杀的不成,你明白吗?”

王长龙一愣,然后点点头:“我回去了,你小心点,要是有人因为这件事,欺负你,你要告诉我,我揍她!”他说完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人!才说了无力不能解决问题,还想着揍人吗?

我伸了伸懒腰,直接往前面走,一脸的轻松自在。回到班级的时候,正好是第一节下课,同学也在议论纷纷着,看到我回来全都愣住了。洛浅也是一反常态的没用看书,而是看向了我的方向。

张剑更是嗷的一声,扑过来一把抱住了:“怎么样?”

段宸也过来了:“咋样哥们,出事儿了吗?看来是没有被开除。”

我笑道:“我被李晓春陷害了。当然不会开除的。”

“我就说是这个贱人干的!每次就知道哭哭啼啼的装弱小,简直无耻,因为你不给她好处就要陷害的?这什么人啊,不要脸到家了!”张建怒道。

性主义者:通往禁欲爱情世界的旅程

性主义者:通往禁欲爱情世界的旅程第二集

赵邱胜眼睛一横:“谁说那叫死了?那是受天父招唤,去了无忧的极乐。”

“门主,你知道无忧的极乐是什么样子吗?你去过吗?或者说,你死过吗?”凝瑶笑得一脸崇拜的问到。

赵邱胜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本座是天父第九子转世,自然是经历过生死轮回的?”

“那您倒是跟大伙儿讲讲,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生的时候又是什么感觉?那轮回路上,可有彼岸花?可有孟婆汤?若是有,那你还记不记得前世?若是记得,那孟婆为什么允许你不喝孟婆汤?”

赵邱胜被这小丫鬟一连串的问题问懵了,却是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是啊,是啊,门主,给我们讲讲吧。”

门主说了,信宗善门就能得永生,即使不能永生的,死后也可入极乐,可是,这么久过去了,永生的一个没见着,死的倒是不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到了极乐。

赵邱胜张嘴,刚想解释,旁边又有人说:“门主,你还是先救救这晕倒的人吧,他脸色越来越苍白,再耽搁下去,怕是要性命不保了。”

原本有序的法会现场,因为一个门徒的晕倒,乱了次序,加上有心人的推动,质疑宗善门的声音,越来越大。

有的确实觉得,从入门到现在,所有都是听信门主的片面之词,没有人见过真神,也没有人看到过天父显灵,可也有依旧执迷不悟维护门主的,一时间,醒悟的和执迷不悟的,开始相互反驳,法会现场,被萧君毅安排进来的人,搅和得人仰马翻,有的,甚至直接动起了手。

这时,肖太守和何都尉,带着一队官兵冲了进来:“本官听说有人在此聚众闹事……”

话未说完,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这,这是发生了何事?赵门主,我一项敬你安分守己,可不想,每三日一次的法会,关起门来就是这幅模样,这,这究竟是菜市场,还是比武现场啊?”

“肖太守……”

赵邱胜想要辩解,可不等他开口,肖太守继续喊道:“来人啊,将闹事的都带走!”

赵邱胜赶紧阻止:“不可!肖太守,你虽是这吉州的父母官,可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你就这么哗啦啦的带着一群人私闯民宅进来抓人,怕是不合规矩吧?”

肖太守冷笑一声:“合不合规矩,再过片刻就能知晓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报:“禀太守,萧少将军在宗善门后山发现地宫,里面囚禁了七名女子,还有十多名瘦弱的孩童。”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赵邱胜更是脸色都白了:“萧,少将军?”

肖太守笑道:“不错,靖安王府萧世子,萧君毅少将军,几日前,萧少将军路经吉州,得知了少女失踪案件,就开始秘密查访,不想,最终的结果,却是与你宗善门有关!好一个假仁假义的宗善门,妖言迷惑百姓不说,还在背地里做这犯法的勾当,待本官查明实情,定当将你依法处置!”

性主义者:通往禁欲爱情世界的旅程

性主义者:通往禁欲爱情世界的旅程第三集

楚令河正在得意的当会,突然听到陈一飞的声音,简直就像是突然见鬼了一般,转头看去的时候,就发现陈一飞竟然已经坐在了他们楚家的大厅里面。

龙三就站在他的身后。

陈一飞离开之后,并没有远离楚家所在的别墅区,而是在远处的天台上等候着,见到其他四家的人离开了,才无声无息的重新折回了楚家。

此时,那大厅之中,楚家的守卫已经全都躺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楚家主,再见到我似乎很意外,这么不欢迎我?”陈一飞满脸玩味的看着楚令河。

楚令河脸色阴沉的看着陈一飞:“陈一飞,我说过,我们楚家不欢迎你,你竟然又私闯进来了。”

“呵呵,楚家主,你不欢迎我那是你的事情,反正我不会管,我人就在这。”陈一飞却是翘起了二郎腿,继续道:“当然,如果楚家主能够把我再请出去,我也可以不在这里。”

“可恶。”楚令河听到这话,满脸阴沉的看着陈一飞。

如果可以,他当然想把陈一飞丢出去,可他们楚家根本没有人是陈一飞的对手,让他怎么请?

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敢动手,只能憋着一股气看着陈一飞,脸色铁青一片道:“陈一飞,你对我楚家的这些人做了什么?你难道真的不把龙组不能杀普通人的限制放在心上吗??”

听到楚令河的话,陈一飞不由的笑道:“楚家主,你这可误会我了,这些人不是我打晕的,是龙天虎,你也知道龙天虎是坏蛋,打晕几个人不算什么。”

听到陈一飞的话,楚令河顿时怒喝道:“陈一飞,你胡说,龙天虎不可能攻击他们,何况龙天虎根本没有在京城。”

陈一飞却毫不在意的道:“楚家主,你说龙天虎没在京城就没在啊?谁能给你证明,反正到时候我说龙天虎在,你觉的别人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我想大家会更相信是龙天虎在京城的,会相信这些人是他打晕的,毕竟我是龙组组长,不能对普通人出手。”

这个时候,站在陈一飞身后的龙三终于反应过来:“哦,我明白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的不是栽赃嫁祸给五大家族,而是栽赃给龙天虎,这个时候,说龙天虎做出什么事情都有人信吧?”

陈一飞看着龙三,笑了笑道:“龙三,可以啊,有长进了!那我在问问你,如果今天楚家主死了,别人会不会相信是龙天虎做的?”

龙三一愣,半响才惊愕的回过神,他终于知道了陈一飞的打算了,顿时惊道:“应该会相信吧?可是应该要狠多证据证明。”

“那就好,今天我可以放心的出气了,因为制造证据这种事情,我也很擅长,以前在龙血小队学过。”陈一飞冷笑一声,瞬间出现在了楚令河身前,一巴掌甩在了对方的脸上,将对方直接甩飞了出去。

“陈一飞,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楚令河的嘴角顿时溢出了血迹,顿时满脸慌张的看着陈一飞。

陈一飞冷笑道:“我要干什么你不是知道了?还问出来不是显得很白痴?”

“你……卑鄙无耻。”楚令河脸色大变。

他现在终于反应过来,陈一飞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时候不是他傻了,真正傻的是他们的。

陈一飞一开始就打算的是杀他们嫁祸给龙天虎,他们竟然还天真的以为陈一飞是要嫁祸他们,还占着陈一飞现在不能对普通人出手,肆无忌惮的嘲讽他。

“呵呵,不够卑鄙的话,怎么对付你们这些臭虫?”陈一飞看着楚令河冷笑连连:“刚才嘲讽我那么开心,现在就先让我出出气吧!~”

陈一飞话一落,又一巴掌瞬间的甩在了楚令河的脸上,一巴掌将楚令河甩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的时候,连牙齿都摔断了几颗,满嘴是血。

“陈一飞,别动手,别……”楚令河终于怕了,急忙求饶的说道:“我说,我说出龙天虎在哪里。”

陈一飞笑道:“楚令河,你真以为我会在乎龙天虎在哪?他要对付我,迟早会来找我,根本不需要我费力得去找他,而且,就算你告诉我他在哪,我想也很难找到他,龙天虎这种高手是绝对不会让一个普通人掌控啊行踪的。”

话落,陈一飞就一掌掐住了楚令河的脖子,将他一把提了起来,按在了墙壁上,让他双腿凌空,不停的踢打挣扎着。

可显然,在陈一飞手里,他连小孩都不如,怎么可能挣扎的动?

陈一飞冷笑的说道:“楚家主,我是个记仇的人,可以报仇的情况下,不会将仇隔夜的,既然我杀了你儿子,那我现在就再送你去陪你的儿子吧。”

楚令河脸色巨变,顿时满脸恐惧的呼求饶了起来:“不……不……,陈一飞饶了我,我可以配合你把龙天虎引来,我可以帮你对付龙天虎……”

“哈哈哈。”陈一飞不屑的大笑了起来:“楚令河,你太看的起自己了,而且,也太小瞧我陈一飞了,对付龙天虎,你觉的我需要你一个普通人的帮助吗?”

咔嚓!~

陈一飞话一落,手掌就毫不犹豫的一扭。

“不……不要……”楚令河满脸恐惧的喊了出来,可一半半的,他的声音却戛然而止了。

陈一飞不屑的将楚令河丢到了地上。

“现在要怎么嫁祸龙天虎?”龙三皱眉的看着楚令河的尸体,这楚令河想用龙天虎对付他们,绝对没有想到陈一飞反而也要趁机利用龙天虎的名头对付他们。

这样一来也没人知道陈一飞犯了不能伤害普通人的限制。

不过,他并没有觉得不妥,他也早就看这些家族不爽了,只是之前被条条框框限制,根本不会想到像陈一飞一样趁机用这种办法解决对方。

而且,他现在也没有理由不自此陈一飞。

然后拿过了干戚斧柄,对着楚家的墙壁刻画出了一行字:“龙天虎到此一游!—龙天虎。”

“这不就行了?”陈一飞问道。

“额。”龙三惊愕看着那几个字:“就这样?”

“那你还想哪样?”陈一飞问道。

“太过简单了吧?”龙三喃喃了一句,又拿起腰间的短剑又在那墙壁刻了三个字,‘敬龙组’。

那句话立马就变成了‘龙天虎到此一游,敬龙组—龙天虎’!!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