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一屋

多情一屋
  • 主演:顾冠忠,许文怀,茵茵,叶烦,徐文心
  • 导演:高超
  • 地区:台湾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2
开达失业后和老婆苏苏投靠好友怀生,而怀生在英国的父亲急着抱孙子,他以一天五千元的代价,请苏苏冒充自己的老婆。一直追求怀生的玉瑄始终得不到他的心,但怀生的爸爸回到台湾后却对玉瑄着迷了。而苏苏对怀生日久生情,怀生的妹妹小梦也喜欢上开达,造成一屋子错综复杂的多情关系,应如何理清呢?笑料百出的幽趣喜剧情色片..

多情一屋第一集

第832章:分歧之大

第四峰仙首的一张脸,微微色变,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妙语上仙,是位列仙班,实力强横的上仙之一,不然不会位列第四,妙语对墨君焱战神的爱慕,其实众位上仙略有耳闻,不过妙语上仙平日里也没怎么体现出来,战神更是不与诸位上仙有所密切往来。

是以,大家都觉得,这两人之间不可能发生什么,不过刚才妙语上仙一席话,倒是让人不禁想入非非,确实,英雄难过美人关,战神也是个男人。

妙语上仙长得如珠似玉,貌美倾城,实力也是不容小觑,被战神喜欢上,似乎也没什么可以诟病的地方。

只是当第六峰仙首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众人感觉到了不对,确实是啊,战神从未跟任何人有过进一步的接触,说白了,战神喜欢独来独往。

六峰仙首青羽,跟战神还算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交情,可都不敢像第四峰仙首妙语这样,决定战神的事情,其余的上仙,这会儿缓过神来,视线看着妙语有些不可思议。

妙语脸上挂不住,哼了一声,别开视线。

第三峰仙首子瑜上仙,一直不愿意掺和此事,现在分裂着意见,她缓慢的睁开眼睛,“这件事,我略有耳闻,不过莲花上仙,既没有叨扰你我,也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至于第二峰战神,如何看待这件事,不在咱们的你拟职范围,战神自己的事情,他自己有分寸,用不着咱们担心。

况且,莲花上神,年纪还小,闹腾一点,也是正常的,不必过多介怀此事,如果战神真的不愿,谁又敢再三往他的第二峰跑?”

这话可谓直白得只差说,墨君焱若非纵容莲花上神,她又岂敢这么嚣张?

第四峰妙语上仙,还想说点什么,子瑜上仙一个眼神过来,她顿时不敢在发话。

这才安静了下来,仙首凃酋笑眯眯的看了子瑜一眼,收回视线,转首看着第六峰仙首青羽,“青羽,听说最近结界之外的流放峰,情况不容乐观。”

“正是,仙首。”

青羽想到之前自己跟战神汇报的情况,也在这里大概的描述了一回,听完后,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凃酋凝重的皱着眉,“魔族增长太快,实力发展也庞大,咱们苦苦支撑,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真是为难战神一个人了。

各个上仙仙府潜力无穷的弟子,还望诸位送给战神,以助战神一臂之力。”

没错,自从墨君焱诞生后,其得天独厚的能力,让仙首凃酋封为战神,他是同清歌一般享日月精华,自然应运而生的神,出生即上仙。

不到百岁,便肩负起守护仙界的责任,墨君焱话语少,担任职务期间,也将仙界守护得稳稳当当,不过……

凃酋凝重的想着,战神墨君焱的劫难,即将到来了。

仙界也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变动。

“仙首,我建议,力所能及之人,在以后的抗魔战斗中,能出力的,都应该尽所能的去一起战斗!我请战!”第四峰妙语突然建议到。

其他仙首也并未逃避自己的责任,纷纷颔首。

“仙首,我附议,这么多年来,战神一直对仙界鞠躬尽瘁,最危险的战斗,永远都是他抵在前面,这样对他不公平,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上仙,都有出战的条件,虽然实力上,不如战神,却也能成为不错的助力。”

“仙首,我也附议,不能将危险让战神一个人去对抗,而我们,则是在后方享受着安定。”

“仙首,我也附议,仙界是大家的,守护也该大家去做。”

看到自己的提议,被这么多的人附议,妙语上仙唇角弯着好看的弧度,自己被认定,怎么会不高兴。

仙首欣慰的看着下方的各峰仙首,倏然笑道,“大家的期许,我知道了,这也是我最近考虑的问题,战神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大家有这份心思,我相信,战神会感受到的。

如此,那就请大家拿出自己的想法,然后综合一下,截取最好的方式,战神回来的时候,我会找他商议。”

“是!”

六峰的青羽倏然提到,“仙首,这件事虽然上仙都参与,但是我不建议莲花上仙参与。”

“为何?”妙语问,“就是因为她年纪小,所以这些都可以不用涉及到她吗?既如此,这个上仙的位何必要她来坐?”

又吵起来了?

众仙首原本松弛的脸色,顿时又紧绷了起来,这妙语上仙对莲花上仙是不是有什么意见,为何这么针对她?

六峰的青羽再度笑了起来,微微思索了一番,随即询问三峰的子瑜上仙,“子瑜上仙,我斗胆问您一句,当初咱们百岁的时候,都在干什么?”

子瑜知道青羽的意思,答道,“五百岁之前,都需听学。”

妙语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子瑜继续说,“我知妙语上仙严于利己的作风,但是莲花上仙确实还没有达到参战的资格,你硬要将人拖上战场,恐怕不太合适,战神那边也有规定,不收五百岁以下的弟子。”

妙语自知自己方才乱中出错,现在也不能反驳子瑜上仙的话,只能道歉,“是,子瑜上仙,我相岔了。”

子瑜没说话。

青羽冷笑一声,坐回位置上,倏然想到那天在战神仙府,自己听到外面小姑娘说的话,顿时觉得好笑,他还有些期待小姑娘某天跟某个人一起坐在这里的情景,那么这里的热闹,一定不会这么无聊。

妙语侧眸看了一眼青羽,眼神带着几分狠意,青羽不是感觉不到,而是不想理会。

仙首在上方继续笑,“诸位且先离开,下午过来提意见,晚点我会跟战神去商量。”

“是。”

众人离开后,子瑜也准备离开,凃酋叫住她,“子瑜上仙,留步。”

“仙首有事?”

凃酋仙首,“子瑜,这里没人,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莲花上仙这件事,该如何做?任由着两人牵扯?”

子瑜上仙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总会来,避免不掉的,随缘吧。”

多情一屋

多情一屋第二集

杨长峰睡的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门外有脚步声,连忙睁开眼睛一看,这里是陈艾佳家。

不是热火朝天的训练场,不是尔虞我诈的中东沙漠,也不是血腥纷乱的南美丛林。

更不是公司。

眼睛有点疼,尤其那只透视眼,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酸涩过了。

揉着眼睛,站起来刚要开门,门被推开了。

陈艾佳穿着灰色的套裙,一双玉腿自然地露出一段,玉足穿着拖鞋,还没穿丝袜,当然不会穿皮鞋。

安雅穿着很正式的长裤,黑色的小西装,娇俏而妩媚,她推着门,看到杨长峰回头向陈艾佳笑呵呵地道:“我就说他肯定回来了。”

原来俩大美女都打扮好准备出门了啊。

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四十五了。

看来,她们把他的话很在意的,说很早出门,果然没有拖延。

杨长峰奇道:“你个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回来?”

安雅撇着小嘴,不满道:“肯定信不过我咯,那还能是什么原因?”杨长峰苦笑道:“不是信不过你们,这次的敌人很复杂,我现在几乎判断不出这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人,我能保证的只有这帮人很厉害,他们为了消灭他们的罪证,肯定不会不考虑直接从最根本上消除影响

。”

安雅嘟着小嘴,气鼓鼓地去换鞋去了,路上还要买早餐呢。

陈艾佳走过来,看了看杨长峰的脸色,关心道:“再忙也不能这么拼,把事情多交给别人去做,这几天你要好好休息,脸色差的厉害。”

杨长峰笑道:“那你是在关心我了?”

陈艾佳白了他一眼,娇声道:“那能怎么办呢,你可是公司的最大神,不关照好你,公司都没人敢做事情。”

冷不防杨长峰在她玉背上摸了一把,飞快跑进洗手间洗脸去了,笑嘻嘻地道:“哎呀,咱俩谁跟谁啊,别那么客气。”

出奇的是,陈艾佳居然没有气恼,而是露出小狐狸似的笑容,嘀咕道:“真当你占便宜啊?等着呗,看今天下午的时候咱俩谁会哭,哼,反正我是笑的那个,走着瞧呗,小样儿!”

到了楼下,安雅悄悄跟陈艾佳说:“他怎么还哭了?”

脸上的眼泪当然早没影子了,可哭过的人,眼睛会表现出来。

陈艾佳打量着安雅,看的安雅浑身不自在,连忙跑到沙发背后,警惕道:“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没事儿,嗯,就是看看美女。”陈艾佳笑吟吟的,她越是这么说,越打量的放肆,看的安雅都快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她对陈艾佳很了解,要是无缘无故的,她才不会这么看着别人呢,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放心,绝对的大喜事儿!”陈艾佳笑的很诡异。

七点整,三个人来到车库,安雅要去后座,杨长峰摆着手:“你俩坐在前面,我要在后面躺着。”

为什么?

杨长峰白了两个很茫然的大美人儿,没好气地道:“我辛辛苦苦躲着人的目光跑回来,还不就是为了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去,坐在前边,我得在后面躺着,有什么情况记着跟我说。”

原来是打这个主意啊,那没问题。

陈艾佳没那么多的讲究,不是非后排不坐,副驾驶座上,她照样能看文件。

杨长峰没找到那辆奥迪,不由奇道:“奥迪呢?”

陈艾佳不满地道:“你还问呢,让你开出去泡妞儿,不是撞坏了一边儿车门么,送去4s店维修了,这几天你要开就找公司的车,那几辆凯迪拉克放着也是放着,你随便开吧。”

“不开。”杨长峰道,“我怕沾上贼味。”

陈艾佳很赞成:“那也行,那几辆车我越看越恶心,让人卖掉吧。”

“你傻啊?拿出去卖,那得亏多少钱?”杨长峰道,“谁买的谁掏钱,花了多少掏多少。”

陈艾佳嘻嘻笑道:“我才没那么笨呢,这几辆车算是没收的车,他们买车的钱全部要一分不少退给财务部,这些车能卖多少就卖多少,这可都是利息。”

杨长峰打了个恶寒,谁再说陈艾佳人畜无害,哥们一定呼过去巴掌,这美女,腹黑着呢!

车子来到门外,正在过桥的时候,安雅道:“旁边有一辆红车。”

杨长峰爬起来贴着车窗看去,只见右边的路口树下停着一辆红色帕萨特,车里没看到人。

陈艾佳笑道:“可能是随便停的吧,帕萨特不算低档车,用来跟踪可能还会让人家舍不得。”

收回刚才那个想法!

杨长峰不由伸手过去,在陈艾佳腿上摸了两下,陈艾佳打了个激灵,回头怒目而视着,娇媚至极地道:“你想干什么?安雅可还在呢啊,别教坏了她。”

我去,你这是在批评还是在鼓励?

杨长峰眨眨眼,又摸了两下。

真美啊,不穿丝袜更美!

安雅面红耳赤,喝道:“你俩要敢车震,我马上把车开进江州四院去!”

那是精神病院,是很忌讳的地方,一般人都不愿意提起。

正常人谁愿意提那地方啊,都好好的,是吧?

杨长峰没有得寸进尺,后视镜里明显看到那辆红色帕萨特跟了上来。

这是一辆改装过的车,发动机绝对不是原车的,这辆车烧的是柴油!!!

哪个王八蛋下这么大本钱要跟咱们过不去?

杨长峰目光倏然冷厉起来,很显然,这是真的冲陈艾佳来的。

帕萨特追上来的同时,前面的路口又出现一辆小货车,这是挡住退路的,情况很明显了,这是要堵住陈艾佳回家的路,想在路上解决问题。

杨长峰冷笑着,对安雅说:“别慌,不要给他们撞我们的车,直往前开,到时候他们全部暴露出来之后,你就停车。嘿,还真有不怕死的,真敢玩调虎离山这一招啊。”

不知是什么原因,陈艾佳竟回头嘲笑着说:“调虎离山?你太高看自己啦,要我说,人家这是猫捉老鼠!”

你是老鼠吗?

陈艾佳挺起饱满的胸脯:“我是说你,你就是老鼠,专泡女明星的老鼠!”得,原来在这等着呢。

多情一屋

多情一屋第三集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事后

杨光的话,落在众人耳中,是如此的刺耳。

有点扎心。

杨光继续说:“你们打不过,那是你们打不过,和我有屁关系,不要用道德绑架,莫非你们这些自诩为强大的古武者,只是口炮强者吗?”

“我杀了这个倭人,不是为了你们,也不是为了华夏,少给我扯华夏,我是从凡界来的,和玄界的华夏,说起来,关系并不大。”

“相信一些人知道我的,知道我这人脾气不好,别人骂我的,我拳头还击,别让想要杀我的,我杀了别人。”

“如果我杀不了的,那么我就跑。”

“如果跑的,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对手。”

“没错,你们可以认为我狂,可以认为我嚣张,但是,我就是我。”

“来啊,不服的,就像个爷们站出来和我干,互相伤害啊。”

“少几把哔哔,哔哔是女人的权力,男人裤裆里长着的东西,不是拿来哔哔的。”

“至于江海会啊,我和他们的确有些恩怨,在我来玄界之前,当时江海会的那个长老,欺负我实力弱,各种威胁,我一怒和他拼命。这次天下书院招生的事情,你们就算了,还是不要参加了,因为有我在,你们别想一个被选进天下书院。”

杨光当然众人一通说。

言语中透着张扬。

与其中带着狂妄。

嚣张中带着跋扈。

尤其是他居然公然对江海会的人这么说。

这是挑衅啊!

不过杨光也直接点出了他和江海会的恩怨,最起码让人不认为,这是他故意而为。

聪明人的话,第一时间便知道了,这一次这么多人说杨光怎么样,这是江海会在暗中推波助澜。

杨光的话说完,围观的人一片静寂。

因为他的话句句诛心。

很多人感觉脸有些臊的慌。

“杨兄啊,杨兄啊,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宁峰揽着珍妮的蛮腰,摇着头道。

珍妮则是双眼盯着杨光道:“宁,杨真的好酷啊。”

宁峰旋即笑道:“珍妮,为了你,我也可以这么酷。”

“真的吗?”珍妮深情的看着宁峰。

宁峰笑着道:“当然是真的,你看我像是说假话的人吗?”

“宁,我爱死你了。”珍妮主动的在宁峰脸上亲了一口。

这……

宁峰美滋滋。

外国大洋马就是够大胆够直接啊!

“杨公子,不知道小女子可否能和公子你,喝上一杯呢?”

一个声音幽幽传来。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素裙,长发飘飘的水云香站在了妙玉坊的窗台,看着这边脸上带着淡淡笑容道。

杨光笑道:“哈哈哈,当然,美女有约,自当是荣幸之至。”

“杨公子客气了,像杨公子这等顶天立地的真男人,能给香儿面子,香儿是荣幸之至,愿意扫榻相迎。”水云香开口道。

杨光化作一道黑影,直奔妙玉坊而去,至于水云香则是转身而行,留下一个曼妙身影。

“哈哈哈,杨兄真乃顶天立地大男人,至于一些人,则是狗屁不如,算不得什么男人。”

宁峰大声笑了一句,然后抱起了身边的珍妮,“珍妮,走,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珍妮没有拒绝,任由宁峰这么抱着,他们就这么离去了。

直到他们离去一会之后,现场的不少人,这才灰溜溜的离去。

“算什么东西,真的以为自己多牛逼?”

有人碎碎道。

“牛逼什么,不就是仗着自己厉害。”

“别议论了,小点声,别傻乎乎的当了江海会的枪。”

“这是江海会和杨光的恩怨,咱们就不参合了……”

“江海会真是卑鄙无耻啊,居然让我们当做他们的枪,卑鄙实在是太卑鄙了。”

不少人将矛头对向了江海会。

毕竟一些人并不傻,先前被江海会的人给鼓动着说杨光怎么样。

但是杨光把话挑明了,矛头自然是落在了江海会这边。

这是他们的恩怨,他们中了江海会的算计。

当然……

就算一些人看杨光不顺眼,这又咋滴。

人家已经撂下狠话了,不服来干。

关键……

干不过啊!

同辈之人,怕是能是他敌手的,没有几个。

至于长辈,长辈们怕是抹不下这个面子,对他动手,不要忘了杨光身后还有蓝家。

还有万兽山。

“师兄,这个杨光实在是太可恶了!”

“他这简直是毁我们江海会的声誉!”

“艹,什么玩意,气死我了,他狂妄的还有道理了。”

江海会的几个弟子在杜飞面前碎碎的念叨着,看起来很是愤怒的样子。

杜飞阴沉着脸道:“还嫌丢人不够多,现在想想怎么参加天下书院吧。”

杨光……

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定不会!

想到杨光让他丢了大人,杜飞咽不下这口气。

关于杨光杀死倭国三皇子的消息,已经在圣城传开了。

当然,对于杨光辱骂那些看热闹的人,也是传开了。

这里是圣城,并且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想要传开,这很是正常。

江海会在圣城驻扎的长辈,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气的直拍桌子,有的长辈扬言要杀死杨光。但是,却被人拦住了。

至于万兽山的人,则是对于杨光的做法拍手称快,当然,蓝家在圣城驻扎的蓝文虎,在听到之后,逢人就夸杨光干的漂亮,像个爷们。

圣城某酒店。

倭国使团所住的地方。

倭国二皇子牧户本村在听到自己三弟被杀,他没有任何心痛,反倒是露出残忍的笑容:“我的好弟弟啊,难道你忘记在我们离开的时候,父皇对我们说的一些话吗,在华夏高手如云,尽可能的低调一些。你居然嚣张到去挑衅华夏人,真的当华夏人都是稻草人吗?”

他们都是皇子,宫廷夺位暗战不断,如果真的牵扯到皇位,是没有任何亲情的。

而就在众人都震惊于杨光杀死倭国三皇子,说出那些话的时候,而杨光此刻正在妙玉坊中。

确切的来说,他正在妙玉坊一间闺房的大床上,在大床上躺着两个美女,而他左拥右抱,开始着美滋滋的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