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娇娃

双面娇娃
  • 主演:托瑞·斯培林ToriSpelling....Joanna,苏珊·布莱克利SusanBlakely....TeriHalbert
  • 导演:迈克尔 雷 罗德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6
19岁的乔安娜(托蕊·斯培林ToriSpelling饰)是一名正在大学里深造的女学生,个性腼腆内向的她一心只读圣贤书,从不关心外面的花花世界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天,乔安娜的好友告诉她,有一份神秘的工作可以给她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而且只需要付出非常少的一点点代价,那就是成为应召女郎。没有经受住金钱诱惑的乔安娜下海了,就此开始了她的双面人生。刚开始,乔安娜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新鲜感暂时驱散了不安,渐渐地,乔安娜发掘出了在自己身上埋藏至深的女性魅力,在恩客们之间名声大噪。这段经历除了带给乔安娜心境上的急速变化之外,也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双面娇娃第一集

436

下一秒,凤良璧挥出一掌,那护卫整个人飞了出去。

凤良璧往傅翰文那边看了眼,掉转马头:“撤!”

傅翰文和元宵追过来时,凤良璧已经将小若带上了船。

“轰隆~~”一声巨响,凤良璧猛的回头,发现最后面那艘船的船帆竟在傅翰文的掌力下轰然倒下。

“傅大哥?”小若一回头赫然对上岸边男人眼底的疯狂,心下一紧,喊道:“别来,我能自己回来,相信我!”

“姑娘小心。”凤良璧将趴在船弦上的小若扣到自己怀中,挑眉看向岸边的男人。

“老大不能冲动!”元宵拉住傅翰文:“我们不能中了凤良璧的计!”

傅翰文胸腔不断起伏,握剑的手背青筋暴起,耳边又传来小丫头急切的喊声:“傅大哥,相信我~~”

杜敬成追了过来,远远看到船上的小若在凤良璧怀中挣扎着,脸色沉了沉。

“翰文......”杜敬成想说什么,却在触及他周身铺天盖地的杀意后将安慰的话咽了回去。

“杜大哥,想办法给我弄艘船。”傅翰文开口。

“好,给我一天时间。”杜敬成很干脆道。

“半天!”

杜敬成看了他一眼:“我尽量。”

与此同时,黑船上的凤良璧松开了小若,扬唇道:“你准备自己回去?”

小若眸光一闪,怒瞪着他:“我安抚我男人不行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挟持我就是想引我男人过来!”

若是让这家伙知道自己的打算,到时候肯定会加强防范,自己想离开就难了。

“你男人?”凤良璧饶有兴致的端详着她的小脸:“姑娘,换个男人如何?”

小若冷笑扫了他一眼:“你?

凤良璧弯着桃花眼点头。

小若唇边笑意一收:“没兴趣!”

“姑娘现在没兴趣,等姑娘与凤某人相处久了说不定会改变心意呢?”凤良璧循循善诱道,桃花眼底透着几分认真。

小若心里咯噔一下。

这凤良璧不会真的对自己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吧?

不过这个念头一起就被小若给掐灭了。

该死,她差点就中了他的计。

这凤良璧是傅大哥的手下败将,他肯定是为了报复傅大哥才挟持引|诱她,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傅大哥!

想到这一点,小若眉眼一弯:“这么说来,凤将军是喜欢上我了?”

凤良璧思索了会,说道:“喜欢还谈不上,应该说是姑娘勾起了我了兴趣。”

“那就等你喜欢上本姑娘再说吧。”小若边说边走进他为自己准备的小房。

凤良璧扬唇一笑:“想让本将军喜欢,那姑娘可得好好表现表现了。”

小若白了他一眼:“本姑娘魅力无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看不上本姑娘那是你瞎!”

“呯”的一声,小若甩上房门,栓上门栓,将他隔绝在门外。

“哈哈~~有趣!”

外面传来凤良璧愉悦的笑声。

小若隔着房门扮了个鬼脸。

真诚的希望到了凤昭国你还有这样的好心情。

因为从傅翰文口中得知这凤良璧并不是丧心病狂的人,再加上自己救了他两次,小若在他面前并不觉得自己是俘虏。

大船走了三天两夜,这几天里,凤良璧每天上午和下午都会到小若房里呆上半个时辰,和她说会话,或带她到船外吹吹风。

双面娇娃

双面娇娃第二集

盛世观澜,法式餐厅!

一间最大的包房之中只是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林枫正在找寻的司徒婉君,另外一个就是和林枫见过一面还略有冲突的秦道,除此之外连服务员都没有一个!

可以容纳十八个人同时就餐的包厢之中就他们两人,桌面上却是摆满了各种的美味佳肴。

秦道面前的碟子里是一块六成熟的牛排,他正用刀叉很认真的在那里切割着又送进自己的嘴里,似乎那是多么美味的东西一般,时而的端起红酒喝一口,一句话都没有说。

到了司徒婉君这个年纪食量都不会很大,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发胖,毕竟不如年轻的时候那般任性,随意都可以减下来,所以她吃的并不多。

擦拭下嘴巴,微微颔首,看着还在那里津津有味品尝美食的秦道,嘴角翘起:“当年你和梦雪当同学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一般,没想到竟然是秦家的太子爷,倒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谢谢你今晚的邀请,只是秦太子,不会只是请我简单的吃一顿饭吧?”

秦道没有回答,认真的吃掉了最后一口牛排,把红酒杯满上才惬意的呼出一口气:“从小我爷爷就和我说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很多时候我吃东西的时候都不喜欢说话,周夫人不要介意!”

擦拭下嘴巴,秦道微露笑容:“至于今晚找周夫人吃顿饭,除了我对夫人的敬重和欣赏,就是为了梦雪!”

今晚的司徒婉君是一身保守的着装,不过穿在她的身上总能呈现出一种妖娆的风情。

她能感觉到秦道虽然很隐晦和平常,但偶尔会偷看自己。

不过司徒婉君对此也没有什么恼怒,她是一个清楚自己魅力的女人,不管是年轻男子,还是年纪大的男人,没有几个会不看她几眼的。

当做不知道,司徒婉君摇晃着红酒杯意味深长的说道:“在我丈夫被罢免周家太子地位后我也就不值钱了,秦太子说什么敬重和欣赏,就显得有些虚假了,一个出身于秦家的太子爷,应该不会真的对一个没有价值的女人真正的敬重吧?”

“所以还是说说梦雪吧,我相信她才是你找我来的目的。”

爽朗一笑,秦道喝了一口红酒微微点头,没有反驳司徒婉君的话。

大家都是出自于底蕴深厚的世家,有些道理大家都懂,司徒婉君明白这一点还说他虚假秦道也不生气。

落下了笑声,秦道也没有再虚以为蛇,直接开门见山:“夫人如此爽快,那么秦道也就不扭扭捏捏了,今晚找你来是想和你谈谈梦雪的事情,直白一点就是,我从大学第一眼见到梦雪就喜欢上了她!”

“后来经过查探知道她是周家的孙女,司徒家的外孙女,我更是志在必得,要她成为我的妻子。”

没有遮掩的意思,秦道继续说道:“当然其中不排除我想追求家族联姻的心思,不过我对梦雪的爱也是真的,所以今夜我想和夫人说的就是这点,希望你可以同意我的请求,让梦雪和我交往,最终成为我的妻子!”

在知道秦道和周梦雪以前是同学,更是知道他是秦家太子爷的时候司徒婉君就想到了这一点,秦道是冲着周梦雪来的。

不过司徒婉君不是没有心机的女人,哪怕秦道的条件和一切她都很满意,至少比之林枫满意很多,但有些东西她还是不会轻易表态的。

“夫人,你似乎不看好?”

秦道眯起了眼睛,原本觉得自己说出来司徒婉君就会很心动:“难道你觉得梦雪嫁给那个只是有点实力的林枫,会比成为我的妻子还要好吗?”

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继续说道:“而且我知道夫人自从跟着梦雪的父亲来到上江后就和司徒家族断了联系,他们觉得一个已经不能给家族带来利益的人,没有任何的价值,所幸你生了个好女儿司徒梦瑶,还得到了叶家长孙的认可,所以近来关系回温一点。”

“当然夫人想凭借一个司徒梦瑶就再次得到司徒家族的认可很难,但如果梦雪嫁给我,你的两个女儿那就是叶家的太子妃,也是我秦家的太子妃,这样的关系司徒家族是不是会接受夫人?甚至让你再次拜祭司徒家族先祖呢?”

秦道的话让司徒婉君陷入了沉默之中,眉头也随之紧锁。

因为秦道说的没错,那么多年来她就是想再次得到自己家族的认可,只是家族利益至上,她无法给家族带来利益和强大,哪怕她是老家主的女儿也没用,毕竟她的父亲不止她一个女儿。

而如果按照秦道所说,司徒梦瑶嫁入八大世家的叶家,周梦雪嫁给这秦家太子,那么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必定母凭女贵!

实话说司徒婉君很心动,因为这是她多年来的心愿,只是她依旧没有表露自己的心思。

抿入了一口红酒,司徒婉君站起身来:“秦太子,梦雪过几天就要订婚,请帖全部都发出去了,你觉得还能更改吗?”

“为什么不能?”秦道颔首,神色充满了自信:“这几年来你和梦雪的关系是有点僵硬,但你始终是她的母亲,只要你愿意那么这一场订婚仪式就会取消,我也相信夫人你有这样的能力,也有这样的办法。”

“关键是你想不想,在拥有叶家继承人当女婿的情况下,还多我这个秦家太子当女婿!”

这个司徒婉君自然是想的,八大世家,不管任何一家都强悍无比,在经济,实力还是其余的方面,都不是一般的权贵家族可以相比的,司徒梦瑶和周梦雪都嫁给这样的家族,好处自然很多,也是最完美的选择。

微眯双眼:“秦太子,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一直说的都是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那些都需要你和梦雪结婚我才能得到,让我如何相信呢?”

秦道意味深长的一笑,知道司徒婉君心动了,只是她也在担心,以后是否真的能得到这些好处。

端着红酒杯一饮而尽,大手一挥:“夫人尽可放心,只要你点头配合我,我会让人去周家提亲迎娶周梦雪,甚至让叶家那边同样正式去司徒家提亲,把口头的东西变成真实的。”

“那个时候,光明正大的提亲,你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还何需担心没有好处呢?”

一直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的司徒婉君终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说道:“秦太子,那我就等你消息,只要叶家去司徒家正式提亲迎娶梦瑶,秦家正式到周家提亲迎娶梦雪,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促成,只是你时间要快,司徒家和周家的人不找上我,我是不会做任何事情的。”

秦道明白司徒婉君是要借此在司徒家和周家提升自己的地位,当然这也是他乐意的,不然娶了周梦雪却是周家不重视的话,他也得不到太多,只能得到心中所爱!

当即站起身来表态:“夫人回去静候佳音,快则明天,迟则后天司徒家族和周家的人就会找你了。”

司徒婉君报之一笑转身离去。

随着她的离开秦道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隐去,秦阳随之走了进来。

从新坐下,秦道满上了杯子:“司徒婉君难怪当初能吸引我父亲,现如今都还充满了魅力,可惜家族不许,不然我真想迎娶这个守寡的女人,她比之她的女儿,更能吸引我。”

自言自语般一句,秦道没有再去纠缠司徒婉君的问题:“林枫的身份查清楚了吗?能直接击败你,还能肆虐岳不沉的人,我很感兴趣,等他和周梦雪的婚约被破坏掉,我想招揽他!”

听到秦道以后想招揽林枫,这让秦阳有些不舒服,他被林枫当众落脸,现在都只想着报复。

只是这是秦道的意思,他也不敢违背:“按照太子你的意思全部查了,林万里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查到林枫当初活跃于天坛,唐刀的人也判断他可能是十二神将之一,想招揽估计很难。”

秦道眯起了眼睛:“十二神将?这样看来还真的不好招揽,不过总是需要试一下的,当然没办法的话那就毁掉他。”

“不能为我所用,还和周梦雪有过婚约,除非成为我的狗,不然我是接受不了他存在的。”

秦阳神色微动,低着头回道:“是,这两天我会从家族调动人来,林枫不愿意给太子当狗,那么就让他成为一具尸体!”

双面娇娃

双面娇娃第三集

第972章:别气了,是皇叔不对

她挣了挣,把脑袋从被子里探了出来,转身瞪向了身侧的男人,一本正经的冷着脸警告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随便亲我,更不准对我动手动脚的。”

“遵命,我的小公主。”这话刚说完,某个男人又笑着,在纳兰辛辛的唇上咬了一口。

纳兰辛辛先是一愣,随后又急又气的朝眼前的男人砸了过去,“不准你随便亲我!”

她怕自己会被迷惑,谁叫他用的是她皇叔的身体。

“不亲。”纳兰君若没有再亲,而是伸手抱住了纳兰辛辛,将脑袋埋进了她的颈窝处,声音低沉的喃喃自语道,“可是,辛儿,皇叔好喜欢你啊,怎么办?真的好想把你变成皇叔的女人……”

纳兰辛辛听到这话,身体都僵住了。

他就是个魔,他的话是不能相信的。

她要救皇叔,救皇叔!

“你要是喜欢我,你就要听我的话。”纳兰辛辛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要是再不顾及我的意愿,对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我就……”

可是,话还没说完,又被亲了一口。

眼前的男人,不但做了这种事,还眉梢带笑的,坏笑而暧昧的舔了舔嘴唇,“皇叔知道,辛儿说不喜欢,其实都是喜欢的,只是害羞,不好意思说而已。”

“你……”纳兰辛辛有些恼羞成怒了,她是喜欢,喜欢皇叔亲她,喜欢皇叔抱她,可是不是喜欢他,不是这个占着她皇叔身体的恶魔,而是喜欢皇叔。

她没办法和他说话,他就是个老不正经的大se魔。

“别气了,是皇叔不对。”纳兰君若没有再招惹纳兰辛辛,怕把这个小丫头惹急了,又咬他两口,虽然他挺喜欢被她咬的,“刚刚去厨房,做了些你喜欢吃的饭菜。”

纳兰辛辛是了解纳兰君若的,根本不会做饭,烧的菜,那都是不能吃的。

因此,她根本就没有抱任何希望。

可是,她没想到,她转过身,瞧见的却是一桌子色香味聚全的好菜,热菜,冷菜,荤菜,素菜,应有尽有,就视觉和嗅觉看来,简直堪比她的手艺了。

“尝尝看?”纳兰君若下了床,将纳兰辛辛抱了起来,放到了桌前。

纳兰辛辛瞧了他一眼,刚要拿起筷子,纳兰君若已经将菜夹到了她的嘴边,纳兰辛辛张嘴,将菜吃了进去,吃进去之后,她好半天没有反应。

还是纳兰君若问道,“辛儿,味道如何?可还过得去?”

纳兰辛辛才回过了神,很好吃,特别的好吃。

要是皇叔有这么好的厨艺,就好了,那她就可以不用自己做了。

纳兰君若喂纳兰辛辛吃了一整顿饭,饭菜的味道特别的好,特别的合纳兰辛辛的胃口,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在吃饭的期间,纳兰君若又趁机亲了她好几口。

纳兰辛辛很恼火,却没有办法。

吃过饭之后,纳兰君若没有困着纳兰辛辛,而带着纳兰辛辛出了门。

当他得知纳兰辛辛要处理这一年来遗留下来的那些烂摊子,还得知杨之易将所有的事情都留给了纳兰辛辛之后,他冷笑了一声。

一天之内,他就雷厉风行的处理完了让纳兰辛辛这些时日很是头疼的,所有的事情,还对外发出了追杀令,追杀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杨之易。

这样的纳兰君若,无疑是完美的。

至少,对于纳兰辛辛来说,这样的纳兰君若,才是最适合她的。

只可惜,在纳兰辛辛看来,他再好,也只是一个占据了她皇叔身体的魔。

纳兰君若要带纳兰辛辛回初元国,还要和纳兰辛辛成亲。

纳兰辛辛没同意,但为了避免纳兰君若做出过激的反应,她也没有拒绝,只是先吊着他,用平王和平王妃作为借口,说她现在是朱雀国的郡主,就算要嫁,也要平王和平王妃同意的。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要他先跟她去朱雀国。

她现在找不到师傅,问不到魔化的事情,但是她的大师兄就在朱雀国,她现在就希望,大师兄愿意接见她这个小师妹,能知道如何让皇叔恢复到正常状态。

纳兰辛辛想去朱雀国,还说了提亲的事情,纳兰君若自然是愿意陪她去的。

他现在从傻子那里抢了半个月时间过来,足够他和辛儿成亲的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她而生的人格,就注定了,为她,而死。

当天,纳兰辛辛就带着纳兰君若回了朱雀国。

出发前,还给自己戴上了面纱,给纳兰君若戴上了不那么花花绿绿的面具。

回到朱雀国之后,纳兰辛辛要回平王府,她的意思是让纳兰君若找个客栈住下,可纳兰君若就跟在她的身边,无论她怎么撵都撵不走,甚至撵到后面,他直接用嘴堵住了她的唇。

“辛儿,你若再赶皇叔去客栈,皇叔可就不让你回平王府了。”松开呆楞在原地后的纳兰辛辛,纳兰君若捏了捏她的小脸,魅惑的道,“你说,是我们去客栈住一间房呢?还是皇叔陪你回平王府,顺便见见你的义父和义母呢?”

当然是回平王府!

纳兰辛辛左右瞧了眼,幸好附近没有人,否则皇叔的名声都要被败坏光了。

于是,纳兰辛辛就这么被纳兰君若给带沟里了。

等纳兰辛辛带着纳兰君若回到平王府,俩人还没下马车,纳兰辛辛就转身望向了纳兰君若,“等会儿,到了里面,你不准对我动手动脚的,还有,你要向我义父义母道歉。”

“自然。”瞧着一脸严肃的纳兰辛辛,纳兰君若轻笑了声,拉住了她的小手,亲吻了一下,声音魅惑的道,“辛儿想皇叔如何做,皇叔就如何做。只要辛儿喜欢。”

纳兰辛辛小脸一红,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她不想和他说话了。

俩人下了马车,刚出现在平王府的仆人面前,就有人认出了戴着面纱的纳兰辛辛。

“郡主回来了!王妃,王爷,郡主回来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