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1980

邪1980
  • 主演:恬妮,王戎,陈思佳,韩国材,尤翠玲
  • 导演:桂治洪
  • 地区:香港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80
桂治洪“邪”三部曲之首。民国初年,广州西关陈家家道已中落到,只剩陈秀英(恬妮)、其入赘的丈夫杨振宇(王戎)及服侍秀英的丫环。秀英体弱多病,稍一走动便会连咳不止,振宇是赌徒加酒徒,在外一遇不顺心事,便会对秀英及丫环拳打脚踢,丫环无法再忍,别秀英归家。这日秀英迎来自称陈府仆人之女的梁绮华(陈思佳)。见秀英身虚体弱,绮华表示愿留下将她照料,秀英将振宇恶习说明,绮华仍毫无犹豫,秀英感激不尽。对这位新来的丫环,振宇自没给予特殊优待,但绮华也非“善类”,某日她瞅准机会联合秀英将振宇杀害。秀英从此陷入恐慌,终被振宇的“鬼魂”吓死。她至死不知的是,绮华原是振宇的情人,而振宇与绮华亦没想到,秀英竟然“阴魂不散”。

邪1980第一集

楚修对自己的魅力一直都很自信,可就算再怎么自信,他也不认为自己到了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地步。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有人上前搭讪,不管是想要寻找一夜激情,还是寻求一点别的什么,他都不会感到意外,可是自己的身前还有迪丽雅娜这样的一个大美女在,一般的女人根本没有自信

上前搭讪。

而有自信上前搭讪的人,也不会自降身段跑来搭讪一个已有女伴的人,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对方依旧上前主动搭讪,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是受人所托,别有用心。

所以楚修毫不犹豫地问了出来,就是要打女子一个措手不及。

“呵呵,小帅哥真是幽默,你觉得我是谁派来的?”僵硬了片刻,女子轻笑了一声。

已经恢复了常态。

“这是你要回答的问题!”楚修依旧一口咬定对方是有人派来的。

“好吧,是不是我说如果没有人派我来,是我自己想要和你交个朋友,你是不会相信的?”女子轻叹道。

“是!”楚修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真是太遗憾了……”女子长长一声叹息,雍容地转身离去。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迪丽雅娜,她有些不解,为何楚修就断定她是别人派来的?难道

他就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魅力吸引别的女人?

不过不管怎样,能够逼走这名给她带来莫大压力的女人,她还是很开心。

“对不起,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说你是我男朋友……”想到了自己刚才的措辞,迪丽雅娜有些不好意思道。

“没事!”楚修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她是别人派来的?”眼见楚修没有生气,迪丽雅娜微微松了一口气,再次问道。

“猜得!”

“猜得?”迪丽雅娜一愣。

“嗯,只是随便猜猜,不过看样子我应该猜对了,你还要继续喝吗?如果觉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学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楚修点了点头,并不做多解释。

对方明显是别人派来的,从女子的行为举止看,也不是个普通人,能够请这样的一个女人出马,身份必然不会简单。

自己来京城,得罪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可是若是其他人想要对自己使出这种美人计,不会挑迪丽雅娜在场的时候,如果自己所料不差,这女人应该是韩天宇指使的。

想来也是想要先打击下自己在迪丽雅娜心中的地位,不过这一计不成,他估计会使出其他的手段。

这也是他不想继续呆下去的原因。

“好!”似乎是受到了那名女子的刺激,迪丽雅娜也不再拒绝。

两人开始结账。

至于那名明艳动人的女子,却是拿着酒杯穿过了人群,走进了一个独立的包厢中,楚修猜得没错,指示她的人,正是韩天宇。

“韩少,真是抱歉,没能完成你的嘱托!”一走进包厢,女子很是遗憾的将那瓶价值不菲的红酒放在茶几上,朝着坐在茶几中央的韩天宇歉意地说了一声。“他拒绝你了?”韩天宇有些诧异,殷絮,这可是京城殷家的当代大美人,在贵族圈子的名声虽然不如叶甜甜那般响亮,但也是殷家的嫡系族人,不仅人长得美,而且能力极强,这次为了给楚修设置一个圈

套,他可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请来了殷絮,谁知道竟然失败了。

“是,不仅拒绝了我,还一眼看出了我是受人指使,呵呵,韩少,这个人可不好对付,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和他起冲突的好!”想到楚修那双清澈的眸子,殷絮轻叹了一声。

这个世界上,能够拒绝她邀请的人可不多。

“我明白的,谢谢殷姐的提醒,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照办!”对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尽管心中很是不满殷絮的提醒,但他依然微笑着说道。

“那多谢韩少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去了!”殷絮何等人物,自然一眼看出了韩天宇眼中的言不由衷,不过对方是韩家的大少爷,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嗯,青萝,你送下殷姐!”韩天宇朝着站在角落的一名女子说道。

“不用了,韩少,我的人就在外面,后会有期!”殷絮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到。

“那好吧,殷姐再见!”

“嗯!”

等到殷絮一走,韩天宇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朝着旁边的一名壮汉说道。

“林豹,虎子带人过来了吗?”

“韩少,已经带人过来了,就在外面,不过他说最近遇上了一些事,很多兄弟被打伤了,来的人并不多!”壮汉躬声回答道。

“来了多少人?”

“有三十几个!”

“三十几个足够了,告诉他们,废掉那小子,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韩天宇冷冷道。

“好!”壮汉点了点头,直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此时,酒吧对面的一条街道上,一名身高一米八左右的汉子正靠在一根路灯杆下面吸着香烟,在他的身边,还围着几名穿着奇装异服的小混混,正好在这个时候,男子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男子掏出手机一看,立马恭敬地接通了电话,当得到电话里命令的时候,男子的脸色一片凝重。

“豹哥放心,这事我一定办好!”

很是恭敬地挂断了电话。

“兄弟们记住了,豹哥有令,一会儿废掉那小子,千万不要留手……”

“明白!”几名混混朗声道。

“虎哥,你看,是不是那小子?”男子正要继续掏出一支香烟抽,一名小弟却指着正从酒吧出来的楚修和迪丽雅娜说道。

被叫做虎哥的男子拿出了手机上的照片一看,顿时点了点头。

“兄弟们,操家伙……”一边说着,已经一边提起了一个棒球棍大步朝着楚修奔去,他身边的几名小弟也是单手一招,立马就有几十号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正好堵住了楚修等人的道路。看到这一群人,迪丽雅娜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楚修却是神色自若地看向了眼角还有一道淤青的虎哥,喃喃开口道:“韩天宇让你来的?”

邪1980

邪1980第二集

夜市这边流动的多是外来人口跟一些中下层的普通老百姓。这些人在这一片讨生活,自然对掌管这一方地区的势力有所了解。

C市前段时间在碎玉桥发生了械,斗,死伤惨重,就此便换了C市的天。如今老牌昆帮人员变动,对各部分地区管辖都比较严格,而排头开进来的那一排车子,车身上就有昆帮的印记。

刀疤雄显然也是头回见到这阵仗,尤其是看见中间那名男子的脸,身上的肥肉冷不丁呈现波浪形抖动了起来,声音都变了调,“飞……飞哥。”

一直紧跟在后面的混混一听,当即也是瞪圆了一双眼睛。

能当得起一声飞哥的,在如今的昆帮里就只有一个人——现任帮主荆飞。

混混这时候腿也有些软了,抬眼看了一会儿,更是骇然地发现了一件事情,哆嗦着小声道:“大哥,过,过来了,飞哥朝着咱们这边来了,是不是,是不是来找你的啊?”

放屁,老子连帮主的照面都没打过。

刀疤雄张嘴刚想骂回去,眼珠子一撇,见着一帮黑衣人真的是朝着自己这边走,吓得裤子都要湿了。

可转念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一个露面巴结的好机会,于是赶忙摆正了脸色,也顾不得眼前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朝着不远处的人直直就迎了上去。

“哎哟,飞哥,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您,您好,我是刀疤雄,是一片管场子的,不知道飞哥来这里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哈。”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刚才还是这一片的土皇帝,这会儿就跟奴才一样恨不得为青年鞍前马后。

碎玉桥手刃生母后,以前吊儿郎当的纨绔黑二代已经沉稳了不少,略显痞气的面容微微沉着,夹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一片的保护费,是你在收的吧。”

“啊,是,是我在弄。”刀疤雄一听,立刻在心里揣摩起对方此行的用意,觉得估摸是来考察业务的,所以口风也正经不了不少,“飞哥,这一片夜市里小摊小贩虽然多,但都是积极配合的,我管着手底下的人也说过,一定要和谐友爱收取保护费。”

等他胡吹乱侃一顿后,荆飞领着人继续往前走,也没见半点回应,在即将抵达烧烤摊的时候,眼角一抬,示意着几十号良莠不齐的人马,道的:“那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巧。

刀疤雄心里咯噔一声,暗道流年不利,面上的笑容却不减,“哦,这是我带着兄弟们出来例行检查,没啥事就是走走看看,跟街坊邻居们熟悉一下。”

这话说的,可以说是相当亲民有爱了。

离得近的商家躲在铺子里撇撇嘴,却是对刀疤雄两年三刀的做派敢怒不敢言。

“哦,熟悉认识,那这个摊子,你打招呼了吗?”荆飞眼皮都没抬,有些皮笑肉不笑地指着被包围的烧烤摊。

“啊?那个啊……”刀疤雄这会儿真摸不准对方想法了,支支吾吾道:“这是个流动摊子,我们一般也没怎么管,刚才是有个小姑娘不长眼,说话得罪人,我才过来教育她一下。”

左右也不是大事情,刀疤雄自认为没什么可以遮掩的。

可话音刚落,便见着荆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那可正巧,我有朋友在这儿,那就了解一下情况吧。”

朋友?!刀疤雄好险没被这两个字吓懵了,直到瞧见荆飞踏着锃亮的皮鞋迈步走到了一张桌子前面,施施然就坐了下去。

?!!

这下子不仅刀疤雄,连带着他领着的几十号人都震惊当场了。

只因为荆飞落座的对面,就是刚才出手打人的少女。

“呵呵,要不是你打电话,我还真不敢相信你会在这里……摆地摊。”荆飞低笑了两声,环视了一圈,扫过残缺的桌椅跟简陋的烧烤架,神情有些变幻莫测。

越是接触,他便越发觉得眼前的少女是个神奇的存在,常常出没在令人意想不到的环境里。

“陪同学过来的。”秦卿对对方的揶揄恍若未闻,只是淡淡开口道:“生意没开张几天,倒是被收了两次保护费。”

荆飞的脸色微变,余光瞥了刀疤雄一眼,转头便拿起了桌上的水壶,亲自给少女倒了一杯水,“敢把主意打到你朋友头上的,也算是人才了。”

连他都有点佩服对方中奖的运气。

那头的刀疤雄这会儿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尤其在见到荆飞亲自给少女端茶递水后,他就知道完了。

“飞,飞哥,我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您的朋友,我之前就是被手底下的人撺掇了才过来的。”他上前一步连大气都不敢出,一连声地解释,完了把头冲着少女九十度鞠躬,喘着粗气道:“这位小姐,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之前我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您高抬贵手。”

他说得诚意拳拳,秦卿却分毫也不为所动,语气仍旧是淡淡的模样,“我可不敢当,这里是刀疤雄大哥说了算,想给我的小摊定什么罪名都得认,这一家人的名头还是免了吧。”

刀疤雄一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低声下气赔礼道歉,对方当着昆帮帮主的面是一点也不客气。

在这么兄弟面前落了面子,他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笑容也收敛了几分,“今晚这件事情确实是我手底下人的不对,但打狗还看主人呢,我们老大还没张嘴,你算什么东西。”

后面的话显然是口不择言,说完了才知道不妥当,可他自认为给足了荆飞面子,这通马屁拍下去,对方就算假装不满也会保住自己。

然而没等少女再开口,旁边的荆飞却已经直直伸出来一脚,砰地一声将刀疤雄整个人踹出了三米远。

“啊!”刀疤雄一声惨叫,捂着心口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沫,浑身抽搐不止。

荆飞招招手,示意黑衣人把他拎回来,抬脚继续踹过去,等人彻底爬不起来了才冷冷道:“谁给你的胆子在她面前这么说话的,嗯?”

邪1980

邪1980第三集

第1778章 设宴款待

“唐先生,药是现在就熬上吗?”赵晨问道。

“药店没给熬吗?”唐傲问道。

“我怕药店熬出来的不好,就拿回来自己熬了。”赵晨回答。

“那赶紧熬上吧。吃上一个星期的药,就没事了。”唐傲笑道。

“好。”赵晨点了点头,忙去了。

“赵老爷子,没有别的事,我得走了。”唐傲说道。

“别啊!你专程来给我治病,就这么走了的话,传出去的话,别人得说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不懂礼数。”赵阳连忙阻拦。

“我留下来也没什么事。”唐傲说道。

“不管有没有事,最起码吃顿饭再走。”赵阳说道。

“还有你们两位。”赵阳冲着李医生和纪医生说道。

“那太麻烦了。”两位医生说道。

“不麻烦。两位远道而来,应该的。一会儿走的时候,还有薄礼奉上,不成敬意。”赵阳说道。

“您太客气了。”

“能不能麻烦两位出去一下,我有点事想跟唐先生单独聊聊。”赵阳商量。

“没问题。你们聊。”两位医生非常识趣的退出房间。

“唐先生,我跟你师父认识三十年,可以称得上是无话不说,无话不谈。”赵阳说道。

“这个我知道。”唐傲点了点头。

“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先生成全。”赵阳说道。

“言重了。你说就是了。”唐傲说道。

“我听你师父提起过修真者。他现在已经是修真者。”赵阳说道。

“既然师父什么都跟你说了,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就是了。”唐傲笑道。

“行!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兜圈子了。我想请你帮个忙,将我的儿子也培养成修真者。放心,我不会白让你忙活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们能满足的,决不推辞。”赵阳说道。

“这个。。赵老爷子,不是我不想答应你。是我现在手头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材料。现在还有好几个人在等着呢。”唐傲显得有些为难。

“这个我能理解。毕竟是一个好事。大家都惦记着。你看需要什么材料,我们自己去准备行不行?”赵阳商量。

“行倒是行。不过我估计你们找不齐这么多。毕竟,就算是我,想要找齐,也要费不少的工夫。”唐傲说道。

“这个不要紧。我们先找找看。等到实在最后剩下一两种找不到,再烦请先生帮忙寻找。”赵阳说道。

唐傲见对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且还是师父的至交好友,再不给面子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点了点头,说:“可以。我一会儿将需要的材料列出来,你们先慢慢找着。如果最后实在找不齐,我再帮忙。”

“那可真是太好了!唐先生,非常感谢!可惜我现在行动不便,要不然真该给你行个大礼。”赵阳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

“不必如此。就冲你跟我师父的交情,我也是应该帮的。而且师父让我来,估计也有这层意思。”唐傲说道。

“是啊!他不想让你为难。我跟他商量了几次,他都没有答应。最后还是让你来。”赵阳说道。

“其实完全不必如此。如果没有师父他老人家的苦心栽培,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饮水思源,我欠他的太多。”唐傲说道。

“你们师徒二人,都是重情重义的人。也只有他这样的师父,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赵阳赞道。

“过奖了。”唐傲笑道。

“不过我想问一句,成为修真者,是否真的就像你师父说的那样,可以百病不侵,甚至长生不老?”赵阳犹豫了一下,问道。

“百病不侵这个是真的。毕竟,体内的杂质都清除出去,再加上每天修炼,自然净化,也就不会生病了。不过长生不老,这个就太遥远了。但是延长寿命是真的。”唐傲回答道。

“能够延长寿命也行。唐先生,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儿子成为修真者。”赵阳请求。

“放心吧。只要材料搜集的差不多,就可以了。”唐傲说道。

这时候赵晨已经将药煎好端了过来。

赵阳一口气喝个精光。

“晨晨,你带唐先生还有两位医生去吃饭吧。另外准备点薄礼。”赵阳吩咐。

“爸,你放心吧。一切我都安排好了。”赵晨说道。

“嗯。你们去吧。”赵阳说道。

“那赵老爷子,我们先走了。等改天有时间,你可以去东海市,我设宴款待你们。”唐傲说道。

“好。我们一定去。”赵阳点了点头。

接着,赵晨和唐傲一起离开了这里。

不多时,他们四人来到了订好的酒店。

酒店经理亲自在门口等着他们。

见到他们下车,赶紧上前相迎。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赵晨问道。

“嗯。请随我来。”经理点了点头。

“唐先生,你先请。”赵晨说道。

唐傲倒是也没有跟他客气,先他一步。

到了楼上的包间。

唐傲自然是被安排在最重要的座位。

然后剩下的人依次坐下。

“唐先生,你想吃点什么?”赵晨问道。

“不是都准备好了吗?直接上就可以了。”唐傲回答道。

“我特意留了一道菜让你来点。”赵晨说道。

“不用。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这么麻烦。直接上吧。”唐傲说道。

“好吧。”赵晨冲着经理吩咐了一句,后者退了出去。

“唐先生,这里有白酒也有红酒,还有啤酒,你喝点什么?”赵晨问道。

“喝红酒吧。”唐傲想了一下,说道。

“好。”赵晨赶紧去开红酒。

接着,他给唐傲倒了一杯。

他自己则是倒了杯白的。

“李医生,纪医生,你们两位喝什么?”赵晨问道。

“我喝啤酒就行。”李医生说道。

“我喝点白的。”纪医生说道。

赵晨一一给他们倒满。

菜品被陆续送了上来。

“唐先生,我先说个话吧?”赵晨商量。

“说吧。”

“今天能够认识各位,真的是非常高兴。尤其是唐先生,不远千里跑过来为我父亲治病,更是让我感动不已。来,我先干了这一杯,你们随意。”赵晨说到这里,仰头一口气喝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