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戀人

前妻的戀人
  • 主演:丸純子,,塩澤英真,,友田彩也香,,春田純一
  • 导演:金田敬
  • 地区:日本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8
这部电影是由丸纯子主演的恋爱电影,是由丸纯子主演的恋爱电影。尚美是离婚后,一个人把饭团剪开的尚美。对尚美感到在意的客人草太,尚美一年无意义地露出了羞愧。这样的尚美与离婚的元夫·真人偶然重逢,真人向尚美迫近了复缘。年轻的草太和原夫的真人,两个男人之间,尚美的心在动摇。…

前妻的戀人第一集

沙正阳自然不清楚苏伦康两口子在评价自己时用了同类人的评语,当然,就算是知道,也不在乎。

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对方追求的东西不一样。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作为重活一世的他,有着更高的追求和目标,无论在哪个层面,无论走哪条路,他认为自己都要和前世有所不同。

追求目标决定了你的人格和气度都应当所有不同,有所为有所不为。

当然,这并不意味在道路上就不能迂回曲折或者讲求策略。

沙正阳在送了礼金和打了招呼之后,并没有直接进酒店的婚宴大厅,而是去了另一层楼包下来的茶坊。

这是用于婚宴前后客人临时休息的地方,他来得早了点儿,再离开时间又有些来不及了,所以只能在这里临时驻留一下。

沙正阳一踏进茶坊,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这让他禁不住有些高兴。

尤哲。

尤哲也一眼就看见了沙正阳,笑着迎了上来。

随着朱凤厚出任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兼市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尤哲在短暂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常务副县长之后,即将调任汉都市体改委任副主任,正式晋位正处级干部。

“正阳,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看样子你和苏处长关系不错?”尤哲狠狠的拍了沙正阳肩膀一掌,脸上的神情很愉悦,看得出来这位尤主任现在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

“还行吧,我前女友在省计委工作时,我就和苏处长认识了,后来我到宛州,工作上打交道也比较多,一来二去就熟了。”沙正阳打量着对方,“听说你可能要回体改委了?”

“还行,到县里干了几年,真要回委里边还不知道能不能适应,一下子从干实际工作又回到以调研和为领导出谋划策,估计还得有个过渡期。”尤哲笑着道。

“哲哥,据说明后年机构要改革,体改委会不会有变动?”见尤哲兴致很高,沙正阳忍不住要提醒一下对方,体改委在98年就被撤销,取而代之以虚化的体改办,再后来就干脆合并给发计委,变成发改委。

尤哲略微一惊,他一直很佩服沙正阳的政治嗅觉,对方这么一说,他立即就意识到里边有内容。

“你听到什么消息么?”尤哲有些紧张。

他回市里的事情已经基本上定了,如无意外就是回市体改委担任副主任,他也很愿意。

98年初就是大换届,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会有大动作机构改革,但体改委会不会裁撤也众说纷纭,不少人认为体制改革还任重道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所以大家都觉得裁撤可能性不大,但沙正阳这么一说。立即就让尤哲心里不踏实了。

“消息倒是没有听到什么。”沙正阳摇摇头,“不过我从各方面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后年的机构改革动作肯定会很大,裁撤兼并,体改委这种以调研辅佐为主的机构,我感觉可能会虚化弱化,而将一些职能转给其他强力部门。”

尤哲目泛精光,按住沙正阳肩膀,沉吟着道:“你这么有把握?”

尤哲当然不相信这是沙正阳自己凭空分析出来的,他觉得沙正阳肯定在京里有一些特殊的渠道才能获知这种十分高端敏感的消息。

他也相信沙正阳不会把一些未经确实的消息来告诉自己。

既然敢这么郑重其事告诉自己,意味着肯定有相当大的把握了。

如果自己刚回到体改委,结果一年时间体改委又裁撤了,虽然说不至于没有去处,但是一个地方刚熟悉,又立马换地方,且不说时间耽搁了,而且又换位置,未必就有更适合的口岸了。

与其那样,不如现在就先确定一个更稳妥的去处。

“哲哥,我基本上能确定。”沙正阳知道自己这么说,肯定会引起对方的一些好奇和怀疑,不过这也无所谓了,事实会证明,沙正阳不认为自己这个小蝴蝶能影响到这种国家大政方针政策。

“唔,那我倒是需要考虑一下了。”尤哲面色沉郁点点头,这意味着他需要另外去考虑了,想一想办法。

“哲哥,其实也不必太担心,就算是日后要裁撤,肯定市里也会有统一安排的。”沙正阳宽解道。

“不一样,耽搁一年毫无价值。”尤哲在沙正阳面前也不遮掩,语气很肯定,“到时候换个地方,没准儿还更耽搁。”

“那你打算怎么办?”沙正阳也知道这种事情的难处,要想这个时候想办法不容易了。

“总得努力一把再说。”尤哲摇头,“好了,这会儿不说了,走吧,差不多了,苏处长估计要把我和你安排一桌吧?”

“应该是吧,宛州那边估计就我一个人吧?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他说谁让我和银台工作的坐一块儿,除了你,还有谁?朱书记他没请吧?”沙正阳问道。

“朱书记有事儿,委托我了。”尤哲点头,“走吧,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王朝大酒店的宴会厅很气派,容纳五十桌的大厅显得花团锦绣,喜气逼人,客人们已经陆续开始入场。

尤哲和沙正阳都知道今天来的领导怕是不少,像他们俩这样的,估计都只能坐边上,所以也很知趣的就寻觅了一个偏桌坐上。

不得不承认苏伦康做人的确很到位,虽然尤哲和沙正阳坐在一边上,但苏伦康还是在百忙中过来,专门把二人带到了靠中间的一桌,说是有几个都是银台出来的或者和银台有瓜葛的。

沙正阳一眼就看见了两个熟人,赵一善,还有一个,朱澈。

赵一善的出现让他挺高兴,而朱澈却让他就像吞了一个苍蝇。

虽然白菱早已经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了,但是昔日的种种仍然让他难以释怀,而这个朱澈事实上和自己与白菱分手并无半丝关系,但是总能勾起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这让已经有些“膨胀”的沙正阳还是不爽。

好在还有一个赵一善能让沙正阳心情愉悦一些。

尤哲和沙正阳的出现的确让这一桌顿时热闹起来了。

赵一善也是喜出望外,和尤哲打了招呼之后,主动的和沙正阳坐在了一起。

实事求是地说,赵一善的众志建设已经没有多少业务在银台了,伴随着东方红集团的正式迁往经开区,东方红酒业、自然堂水业以及华峰电器总部仍然还在银台,但是众志建设的总部却跟随东方红集团总部迁往了汉都市经开区。

众志建设这两年依托东方红集团强大的现金流作为后盾,以一种超常规的方式迅速扩张,那赵一善的话来说,这两年间的日子是他最畅快的时候,哪怕每天都累得欲仙欲死,但他心情愉快。

平均每天他要跑两个工地,超过一百五十公里路,一年下来硬生生把一台七八成新的三菱帕杰罗给跑得差不多快报废了。

赵一善现在把主要精力顶在了公路建设上,随着汉都机场高速全面开建,众志建设拿下了两个标段长达四点五公里,造价超过2.6个亿,按照合同约定,建成交付使用之前,需要垫资百分之八十,要到这样苛刻的条件也只有背靠东方红集团才敢接下来,否则光是银行贷款利息都能让你欲哭无泪。

就凭着东方红集团的雄厚财力支撑,赵一善才敢在拿下机场高速公路之后,又主动出击拿下了汉宛高速一期的汉安高速两个长达42公里的标段,造价高达28个亿,当然工期也长达四年。

这也是整个汉宛高速公路中唯一一家敢于承包的非国营企业,即便是这样,宁月婵也没少和赵一善在这个资金问题上争吵,但是最终赵一善还是说服了宁月婵。

“没办法,宁总火很大,骂了我几次,我反正老脸一张,无所谓了。”赵一善笑着道:“骂就骂呗,要想占集团公司的便宜,难道挨点儿骂都不乐意?嘿嘿,每年集团公司要为众志建设提供超过8个亿的流动资金支持,这还不算部分帮助担保的贷款,如果加上集团公司帮助担保的,超过12个亿,您说值不值?”

沙正阳乐了,他没想到赵一善这家伙也有如此惫懒的一面,为了揽活儿,也是啥都不管不顾了。

沙正阳也专门和宁月婵谈过,在酒业、水业和趣味饮品形成了十分强大的现金流情形下,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新发展方向时,做强基建这一块是值得的,因为他很清楚赵一善这个人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本事能耐,也很清楚赵一善是一个能成事的人,所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给予其最大的支持,日后就能获得更大的收获。

“你啊你,老赵,你是不是步子迈得太大了?”沙正阳笑着问道:“你把市三建司接盘下来,动作这么猛,考虑没考虑消化不良?”

“县长,正因为把市三建司盘下来,我们这不得不这么激进一些,否则市三建司几千号人吃什么?”赵一善昂然道:“要消化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累死累活,但是有钱挣,拼命干,挣大钱,对于干建筑的,就是挣辛苦钱,唯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彻底融入到我们众志建设的公司精神中来。”

前妻的戀人

前妻的戀人第二集

第684章 同一航班

晚宴的开幕式结束以后,餐桌上的人开始用餐交流,大家互相做着自我介绍,或者是谈一些当下有趣的话题,而滕柯,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

我两次在滕柯身边提醒他,有人在跟他提酒,可一向严谨的滕柯,也出了问题。

开幕式结束以后,我没再看到白璐,好像她只是在台上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出现了一次,然后便消失了。

滕柯告诉我说,白璐是不可能那么巧合的出现在这里的,因为白璐根本不会来酒店做这种事,白璐的性格他了解,他根本就不相信,她会来这里工作。

只是,如果按着滕柯说的,白璐是故意的,那她为什么,在出现了那一次之后,就消失了?

她在阵势如此浩大的晚宴上出现,让滕柯心里泛起了波澜,而后她又消失不见,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猜测不出。

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会场已经有人开始离开,而滕柯在谈完事情以后,也打算离开这里。

他拉着我的手就起了身,表情凝重道:“走吧,回酒店,我让魏管家改了今天凌晨的飞机,我们回酒店收拾一下,就回国。”

我一边起身,一边小声问道:“这么快就回国吗?你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滕柯一边走,一边应着声,“嗯,都解决了。”

我想,滕柯会提前返程,肯定是因为白璐的突然出现,他不想面对她,更不想跟她探讨,有关孩子去留的问题。

我们两人慌慌张张的上了魏管家的车子以后,这一路,我都没有好好留意这个国家的夜景,车子就到了我们的酒店。

一下车,魏管家就急忙拿出了平板电脑,他一路小跑的跟在滕柯身边,然后讲解着还没处理完的事情。

滕柯交代清楚了之后,魏管家跟着我们进了电梯间,而后说道:“滕总,飞机票已经订好了,那明天您和夫人先回国,我留在这里处理剩下的事。”

滕柯点点头,“好,辛苦你了。”

就这样,原本的好心情,忽然间,就因为白璐的出现,而变的糟糕了。

而我和滕柯回了房间以后,滕柯的手机,忽然就带来了陈岚老师的电话,滕柯看到手机屏幕时,他还刻意留意了我一眼,我想,他应该是怕我多虑吧,所以直接按下了免提,让我也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

电话一接通,那头的陈岚老师就道了歉。

陈岚老师跟滕柯说,她和白璐,其实是一直有联系的,而且前一段时间,白璐还无偿的回学校帮了她很多的忙,陈岚老师是觉得,白璐念子心切的样子让人心疼,所以才会把滕柯来美国的消息,告知了她。

陈岚老师连续说了几次对不起,滕柯虽然没有责怪,但语气里,也是透露出了他的不满。

这次,滕柯没有多说别的,他简单的安慰了两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他开始准备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我跟在他身后,一边从衣柜里拿出叠好的衣服,一边说:“我觉得白璐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你逃避也没有用,她今天跟我表态的时候,说的很清楚,她要拿回孩子。”

滕柯有条不紊的打开了行李箱,说道:“她是因为我来了美国,所以才会找到我,如果我回国了,她也就不会再来干扰我了,前六年她没有插手过孩子的任何事情,那以后的几十年,她也不需要。”

我开口道:“你真的觉得,她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吗?”

滕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我说:“她要的只是钱而已,当年孩子出生之前,她用结婚要挟我,我没有同意,最后她提出了三千万的条件作为交换,她亲口告诉我,她不会抚养这个孩子,她要让我当单亲父亲。”

说到这里,滕柯摇了摇头,“她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她这次找我,也不过是想用孩子,换得更多的金钱而已,我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听了滕柯的说辞,我开始觉得,白璐这个人是不堪的,虽然她给我的表象,是一个高冷又拎得清的女人,但在滕柯那里,她并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可能,他们之间,还有很多很多更不可思议的经历的吧。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滕柯的情绪显然已经差到了极点。

从我认识他以来,我还没见过,他因为什么事,而这么的愁眉苦脸,就连陈敏蓉和滕建仁离婚的那段日子,我都没见过他如此的纠结。

晚上十点多钟,我和滕柯抵达机场以后,滕柯的状态才算是放松了一点。

而滕柯的手机里,有陈敏蓉之前发来的小川参加校园活动的照片,滕柯点开放大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很温馨。

大概这个时候,也只有小川,才能融化滕柯吧。

想想也是,滕柯一个人奋战的那些年,陪在他身边的,除了家人以外,就是小川了。

我理解他对小川的感情,一个男人带大一个孩子不容易,而滕柯又是经历了那么多波折的人。

候机的那段时间,滕柯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本来他早上起来的就早,现在又要赶飞机回国,他真的很辛苦。

而这一刻我觉得,他其实也挺脆弱的,他有自己想努力守护的东西,有自己不想被干涉的私人领域。

其实他也没有我看到的那么刚强,别人都说,其实男人也是孩子,特别是在自己信任的人面前。

或许,这才是相爱的状态吧,他把他不好的情绪袒露给我,他把他柔软的一面掀开给我看,让我知道,他也不是万能的,他需要我,在脆弱的时候,给他温暖。

临着登机时,我轻轻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滕柯醒来时,他点着脑门就在我的肩膀上蹭了两下,说:“这是我这几天睡得最踏实的一次。”

我笑了笑,说:“这是也是我这几天,最安心的时刻。”

滕柯坐起了身,他搂过我的脖颈,轻轻的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个吻,说道:“只要你和小川一直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

我喃喃的应着声,“我们和小川,会一辈子在一起的。”

安检登机后,我和滕柯安心的坐进了位置里,滕柯还要继续打盹,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是,乘客陆续登机时,我忽然在空气中,嗅到了一股茉莉花香的味道……

我猛然的回过了头,竟看到,同样上了这架飞机的白璐……

前妻的戀人

前妻的戀人第三集

云霆把我送回家就离开了,他知道我不会去他那里,因为去了,这个私奔的罪名就算是坐实了。

“丝诺姐,医生怎么说?”小桃跑出来迎我,问我医生是怎么说的。

我摇了摇头,不想说话。

回房间躺在窗边的隔台上,酸涩的闭了闭眼睛,整个人都是蒙蒙的。

那个小姑娘,看上去没有心机,很直接,有什么说什么,感觉很单纯,给人很轻松的感觉,所以我能理解,若是我…我也会选择和那样的女孩生活在一起。

年轻,有活力,能感染的是正面的情绪,而不会是和我在一起的阴郁。

一会儿的功夫一盒烟已经下去了,医生只说不让喝酒,其实也该是不让抽烟的,只是他可能觉得我不会。

可笑的看着满地的烟头,不知道是在嘲笑着谁。

曾经和宋清雨离婚的时候,阿丽告诉过我,不要听慢歌,不要想他。

可现在,就连呼吸和空气都仿佛成了最悲伤的恋歌。

“丝诺姐,吃了药早些睡吧。”晚上,小桃送水和药的时候被房间里的烟雾吓了一大跳,我一个人居然能让整个房间布满二手烟,也真的是很作死了。

“丝诺姐!您不能抽烟了!”小桃慌张的过来把我的烟蒂熄灭在地上,然后用力打开窗户,将房间的二手烟全部都消散出去。

“丝诺姐,你干嘛要这样糟蹋自己,你这样…”小桃急的哭了起来,看着我吃了药,才肯乖乖的下楼去了。

我知道她在这药里面多加了些安眠的药,不知道是不是小桃自己的意思,难道是看我平时睡眠不好吗?

我没有多想,刚喝上药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犯困了。

因为要散烟味,所以小桃没有关上房间门。

恍惚间,我好像听见小桃在楼下不知道和谁对话,她说我已经吃过药了,睡下了。

迷迷糊糊的,我想要睁开眼睛却困的实在是睁不开了,同样感觉有人走到我床边,好像是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略微有些无奈的躺下,抱着我的胳膊微微收紧了些。

“对不起丝诺,在坚持一会,就一会儿。”

他好像在跟我说话,但我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秦子煜,可现实中的秦子煜现在是不会回来的,他又怎么可能天天晚上来拥我入眠,所以…一定是梦,还是梦。

早上醒来,我的第一反应是看了看身边,没有人,也没有睡过人的痕迹,所以…是我想多了,是我想的太多。

“小桃,昨天晚上有人来吗?”我还是觉得真实,不太像梦境,所以只能问问小桃。

“没有啊,怎么会有人,没有的。”小桃摆了摆手很诚恳的说着,和上次我问她的时候一样反常。

我蹙了蹙眉没有多说,随意的吃了两口东西,就听见手机响了起来。

秦子煜已经回公司了,柳家也已经没有威胁了,剩下的司徒家现在也不敢太过蹦达,所以相对比,秦子煜还是可以很轻松的。

“喂?”我接起电话有些疑惑,是个陌生号码,也不知道是谁。

“丝诺姐,我是小樱。”电话那边的居然是小樱。

我蹙了蹙眉头,很怀疑她又找我做什么,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想办法怎么得到她的子煜哥吗?

“有事吗?”

“也没有多大点事儿,就是请了个小姑娘来我这坐坐,我和她喝杯茶叙叙旧,突然就觉得唯独少了丝诺姐你。”

小樱在电话里笑意的说着,我的下意识告诉我,这个女人有些狗急跳墙了。

“你什么意思?”我蹙眉,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让她来跟你说好了。”

“丝诺姐!丝诺姐你帮我告诉子煜,他们把我拽到这是什么地方,求你了,你帮我告诉子煜。”电话那边,小姑娘呜呜的哭着,不难听出,是昨天还很开心的去做检查的雅涵。

“小樱!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是要绑架吗?”我生气的说着,不知道小樱绑架她为什么还要和我说一声,难道就不怕我告诉别人吗。

“绑架?丝诺姐可别说得那么吓人,我胆子小,怕吓到,我不过是叫她来聊聊天而已。”

小樱笑着说是叫她去聊天,可话语的字词间却透着浓郁的威胁。

“米琪樱,我们都这么熟悉了,你用不着拐弯抹角吧?”

我蹙眉有些不想听她废话,有什么话就只说,藏着掖着的真是讨厌。

“丝诺姐虽然心境好,但应该现在也很苦恼吧?那我就有话直说了,我在东城区的废旧船厂,丝诺姐要么自己过来,我们玩个游戏,要么告诉秦子煜,让他来,我和他玩个游戏,两者您选其一,若是被第三个人知道,报警或者被营救,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绝不手软。”

小樱在电话里透着十足的阴冷,说他要和我玩个游戏?

“你杀不杀她与我有什么关系?幼稚!”我生气的想要挂断电话,感觉这个小樱不知道又酝酿什么坏心眼呢。

“那丝诺姐是不打算来了?那我这就让人通

知子煜哥,让他来好了。”

小樱这才是威胁我,拿秦子煜威胁我,她知道我不会想让秦子煜过去的,他才刚回来,死里逃生,我不想再让他出任何事。

“我去!”

“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发起疯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救命啊,救我…”电话那边的呼救声很明显,肯定是雅涵,但不知道她怎么落在小樱手里。

小樱再次提醒了我一句,说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隐忍的攥了攥手心,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招。

城东的废旧船厂,这居然是我第二次过来,隔得老远就看见那个摄像头还有几个人守在那里,这里不是曾经王建明的地盘吗?现在是小樱的了?

“我已经来了,你可以放了她了!米琪樱,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四周很空旷,只有小樱,并没有那个小姑娘。

“她人呢?”我蹙眉的问着。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丝诺姐现在也一定很想知道,你和那个女人谁对子煜哥最重要。”

小樱笑着走了过来,一脸的笑意,像是早就在掌控之中,她吃定了我不会告诉秦子煜,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你什么意思?”我微微蹙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能要先委屈丝诺姐了。”小樱嘴角上扬,示意身边的人强行将我绑在了一个椅子上。

“那个女人现在被我绑在城西的废弃工厂,而丝诺姐你在城东,我会把你们的照片同时发送给子煜哥,他现在的位置是市中,一个小时为期限,我们来看看,看看他会选择先救谁?”

小樱笑的真的很像一个疯子,可她说完以后,我却没有挣扎,也许下意识,也想知道答案。

“当然,我也会把照片发送给那个云霆,我这外面站了百十个兄弟,你猜他们两个若是都来救你的话,谁会先找到你?”

“米琪樱你个疯子!你别牵扯无辜的人!”一听云霆,我瞬间就活了,外面有那么多米琪樱的人,云霆若是来,一定会会受伤的。

“无辜的人?呵呵,已经来不及了,游戏开始!”小樱猩红可怕的半张脸透着诡异的笑容,在她摁下计时器的那一瞬间,身边的人应该就给秦子煜和云霆发了信息。

这是一个很残忍的游戏,如果秦子煜选择来救我,那么他也许会失去那个让他没有压力的小姑娘,可如果他不来救我而是去了雅涵那里…

我又该怎么办?

“米琪樱,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我生气的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已经被绑死了。

“幼稚?这么幼稚的游戏,其实丝诺姐比我更期待知道结果吧?”小樱颓然的说着,抬头看了看滴水的厂房,然后大笑了两声。“我们都长大了,青春的尾巴都快要留不住了,现在不任性,不幼稚,难道要等到老,等到死的那一天吗?”

小樱很少说这种看起来还算正常的话,但今天她的感慨却让我有些无言以对。

计时器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跳着,我的正前方竖着的是两块显示屏,里面有一块显示的是城西废弃工厂的监控画面,另一块显示的就是附近的监控影像。

小樱是想要我看清楚,看清楚秦子煜到底会最终选择谁吧。

“丝诺姐,如果子煜真的没有选择你,我很想知道你会怎么做。”

小樱问我,问我想怎么做。

我冷笑了一声,双手紧张的都已经出汗了,我能怎么办,要怎么办?

“小樱,你这么正大光明的玩这种绑架游戏,不觉得自己会很危险吗?”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再这么下去,这个人就真的毁掉了。

“来了!”

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我这边的屏幕里面有一辆白色的车很快的停下,明明自己是被算计的那个,居然比算计人的还要紧张。

那是云霆,即使屏幕分辨率不高,我也还是能看出哪是云霆。

而左右两边,都还没有出现秦子煜的身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