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天:今时之欲

365天:今时之欲
  • 主演:迈克尔·莫罗内,安娜·玛丽亚·西克拉克,西蒙·苏西纳,玛格达莱娜·朗帕斯卡,卡米尔·雷米泽斯基,TamerKarabay,RebeccaCas
  • 导演:芭芭拉·比尔拉瓦
  • 地区:波兰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波兰语
  • 年份:2022
劳拉和马西莫归来,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辣。这对情侣久别重逢,但两人的新开始却因马西莫的家庭关系和一名神秘男子而变得十分复杂。为进入劳拉的生活以获取她的芳心和信任,这个神秘男子将不惜一切代价。

365天:今时之欲第一集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原以为这个时候他早已经休息了,不知此时叫她过去又要做什么。洛殇站在门外,停滞了很久,她的心里在忐忑,很难静下来。

僵在半空中的手停顿着犹豫着,却还是攥起拳头轻轻地推开那扇厚重的房门,扑面而来的冰冷气息比这夜里的风还要冷。

前日麻姑毒打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又加上他今日的侵辱,双腿间的疼,后背上的伤又在隐隐作痛。

洛殇轻轻的关好门,走进去。房间里很黑,让她看不见男人在什么地方,她也不敢走过去,只能身子倚靠在门板上,以求得一丝安全。

稳健的步伐声却是愈来愈近,带着几分沉重的呼吸夹杂着一丝好闻的薰草香,洛殇能感觉得到男人身上的冰冷和不悦,等她想逃脱时,却已经晚了。

宽厚的胸膛抵在她的身前死死的压着她,男人的一只手拄在她头上方的门板处,另一只手已用力的掐住她的脖子,他的力道很大,让洛殇喘不过气来。

“有没有告诉过你,这王府的一切都不是你可以动的,恩?”

冰冷的声音的如同魔鬼,触动着洛殇僵硬的全身。

掐住她脖子的手没有丝毫的松懈,厚实的大掌如同想要捏死一只玩物般用力,洛殇脸色惨白,仿佛要窒息了一样,这一刻,她以为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上。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冷邵玉突然放开她,转身走向一旁。

“咳咳……”洛殇轻咳着,身子顺着门板滑落在地,双手护在脖子处,眼里的泪顺着眼角缓缓的流下。

此时,房间的灯亮了,蹲在地上的她,抬起头,看着坐在桌子旁的男人正随意的煽动着手中的折扇看着自己。

他穿的很随意,一身白银色的呢绒长袍,光滑细腻,腰间的金丝带子没有系紧,露出他胸前大片强健的古铜色肌肤。搭在后背的长发只在中间处束了一根红色的丝带,他面如冠玉,却有着一双子夜寒星一般的黑眸,那高挺笔直的鼻梁显示出男性的刚美之气,长长的发遮住他半侧俊颜,浅浅的眉间轻蹙,冷邵玉一双冷漠孤傲的细长眼正盯着她。

洛殇咬着嘴唇,突然轻笑。

她站起,散落腰间的发丝柔顺的顺着她的耳侧落下,随和柔软的纱衣紧贴她的身,勾勒出她完美袅娜的身姿。

“既然那么恨我,刚刚怎么不杀了我。”

她还是真的懂得如何激怒他。冷邵玉微微眯起眸子,脸上的阴冷布满半张脸,他合起扇子,朝着她走去。

高大挺拔的身体站在她的身前,男人用合起的折扇托起她的下颚,看着那张高傲的脸和那双无论何时都写满尊严的双眼,他冷笑一声。

“我说过,还没玩够你之前,怎么能让你这么轻易的死。”

冷邵玉语气沉沉,说的残忍,他就是讨厌她的清高,洛家的人在他的面前,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委曲求全,她的尊严,在他这里,什么都不是,只会让他愤怒。

“去哪?”看着她回避的举动,身体侧开想要离开,他面色寒冷,凌厉的眼眸一眯,顺势拽住她的手腕一甩,将她反扣在桌子上。

茶杯中滚烫的茶水洒了一桌子,洛殇咬着嘴唇,后背原本的伤痕一经滚烫的茶水沾染便是开始张裂,而身上的男人却还是没有放过她,捏着她手腕处的伤痕,直到她伤口的血流下。

“本王的树就是死了,也不需要你来清理。”

洛殇瞪大了眼睛,原来,他今夜这般折磨自己,只是因为自己要砍了那些枯死的梧桐?原来,她的命在他的眼里还抵不过一群枯死的植物。

“冷邵玉,像你这种人,就活该一辈子活在仇恨中,永远都不到你想要的一切!”

‘啪’——

室内一片寂静,洛殇被打的脑袋嗡嗡作响,男人突如其来的巴掌,让她无法躲闪,这是他第二次打她巴掌。

他就是这样,想打她时,便毫不留情。

冷邵玉从她的身上起来,阴着脸,额头上的青丝爆显,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红红的灼烧着他此时的愤怒。

“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和我说话?”

洛殇嗤笑道:“你以为你高高在上吗?是不是以为所有人都该在你的掌控下活着?冷邵玉,你真是可悲。”

可悲?什么时候轮到她来可怜自己?这个该死的女人,他真是恨不得就在此刻扒了她的皮,她真是该死,一次又一次的激怒他。

“滚出去!”

男人从她的身上起来,阴沉的眸子背对着她。

洛殇带着高傲的笑,咬着牙从桌子上起身,看都没有看他,转身走出厢房。

冷邵玉嘴角轻扬,听着她的摔门声,冷笑一声,眯起了深邃阴冷的冷眸。她不是清高吗,高傲吗,好。接下来,他便要她知道,在他的身前,她永远都没有资格得到她那可笑的自尊。

365天:今时之欲

365天:今时之欲第二集

闹,那只有曹安心这种人才做的出来吧,她江梨笑已经不是六年前的江梨笑,再也不是那个年轻稚嫩的江梨笑了。

在她的眼中,男人算什么呢?说的好,你的另外一半,一个贴心人,说的不好,不过就是一个搭伙过日子而已。

大不了,她不跟他搭伙就是了,一个人,带着儿子也能过,又何苦去闹呢。

去闹去吵的女人,究竟是多么的没自信,究竟是多么的害怕这个男人会离去,才会用一种这样偏激的方式。

可是,她江梨笑不是。

这或许也就是,江梨笑永远都稳稳压住曹安心一头的理由。

可惜,曹安心并不明白,心量小的她,还奢望着能够通过那个女人,狠狠的打击江梨笑呢。

然而,她注定要失望了。

她是打击了江梨笑,但即使江梨笑心中是如何的千疮百孔,面上,她也只会笑,她曹安心,永远都看不到她江梨笑涕泪俱下,摇尾乞怜的模样。

一个高傲的女人是惹人嫉恨的,高傲而又美丽的女人,更是惹人嫉恨。

等厉景从她的身边过去之后,曹安心脸上的笑容越发是渗人了,她自认为自己的计谋成功了,便躲远了一些,给那个女人打了个电话。

大抵是让她再接再厉,继续努力的话,她说,她一直会帮助她的。

电话那头的女人听到她的声音,其实并不高兴,因为她觉得,她不需要她的帮助,在她的心中,这个女人算是什么东西,想当初,她跟厉景是何等的关系。

不过,曹安心的话却是更加激励起了她的好胜心跟嫉妒心。

凭什么,凭什么她的一切都要被江梨笑抢去,明明她是先到的,明明她跟厉景的关系要更好一些,明明他们之前也曾经这样的亲密。

可是现在,她却需要这种不知所谓的人来指手画脚,简直是好笑,太好笑了!

挂掉电话,她不禁是有些癫狂了起来,她心中的嫉妒,已经由原来的一丝丝蔓延到了整颗心脏,现在,她的心中除了嫉妒,几乎再也找不出其他别的东西了。

“江梨笑,迟早有一天,我会将厉景再给抢回来了。”她站在镜子里面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喃喃自语。

突然,电话又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一看,当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的时候,她立马就变了脸,刚才脸上那狰狞的模样消失不见,就连声音,也变得娇媚起来,“景,你今天怎么想到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将我给忘了呢!”

她的声音很柔,厉景能够从中听到她心中欢喜的情绪。

然而,想到家中的江梨笑,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等下有事去找你。”

“好啊!”她更加开心了,瞧瞧,他不是就要来了,“我在家中等你。”

她语气中带着甜蜜,挂掉电话后,她连忙在房间里面翻找起来,给自己挑了一身漂亮的衣服,想了想,又觉得太艳了,换了一套白色的。

白色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好像一朵水莲花一样,衬托的她又美又柔弱。

这样还不够,她又跑到浴室画起妆来,妆不能太浓,也不能太淡,淡淡的眉毛,浅色的唇,再在掩上加些眼影,看起来水盈盈,依旧是一副柔弱美丽的模样。

做好这一切之后,女人开始等着厉景的到来。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厉景给她打完电话之后,当即吩咐了助理,准备了一大笔钱。

厉景本想当即就去找她说清楚,但是因为临时有个会议要开,他又去开了一个会议。

开完会议之后,他带上这钱,就驱车前往公寓,此刻,公寓里面的女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等待,最是磨人,她心中的爱意,在这一分一秒的等待着,又变成了恨。

她开始设想了多种可能,设想着是江梨笑拖住了厉景,脸上的神情开始渐渐变的狰狞,就在她陷入自己的臆想之中的时候,门响了。

她立马从沙发上弹坐起来,就像是会变脸一般,她脸上换上了笑颜,“来了,来了。”她耷拉着拖鞋过去开了门,见到门口的厉景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变的更灿烂了一些。

“厉景,你今天怎么想到来看我了?”女人的脸上带着笑,请厉景进来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水。

或许是她表现的太明显了,厉景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原本收留她,只是看在两人从前那一点点恩情的份上,可是现在,她似乎是真的爱上他了。

这可不行,他不能够让江梨笑误会半分。

可是面对她这笑容,一向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他,竟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怎么了?”女人问了一句,眼中波光粼粼。

厉景将自己手中的公文包推了过去,“这些给你。”

“这是?”女人的心中当即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她伸手覆上了这个公文包,“这是什么东西?”

“你打开看看。”厉景的语气很淡,女人的心中越发是觉得不对劲了。

她觉得现在她的手中就捧着这样一个潘多拉的魔盒,她知道不能打开,但是她又控制不住自己。

最终,她还是从茶几上将这公文包拿了起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满满的都是粉红色的钞票。

“这是?”女人迟疑的问了一声。

“这些钱都是给你的。”厉景沉吟一声,说道。

“给我,为什么?你之前给我的钱够花了,我在这公寓,花钱的地方也不多。”女人十分的不解,她看着这一公文包的钱,钱谁不想要呢,但是无缘无故给她钱,这肯定有什么不对。

果然,她就听到厉景说道:“这钱给你,你找个地方,重新生活。”

“为什么?”听到这话,她手中的公文包顿时掉落在地上,“为什么要我离开,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做错了。”厉景说道:“我当初就不应该让你住到这公寓里面来。”

365天:今时之欲

365天:今时之欲第三集

季子清伸手点了点果果额头,没好气的说道:“作为上位者,什么地方都要考虑周全。”

“爹我记住了。”果果认真的点头,说完之后,又一次开口说道:“可是这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啊?好想没啥关系吧?”

“自然有关系,不管是凤凌天后面的李重楼,还是李重楼后面的谢家,亦或者,谢家后面的北堂家,都有一个特点。”季子清看着果果那急切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

果果错愕的看着季子清,都有一个特点?

眼中带着若有所思,果果考虑着这中间的关联,很快果果的眼睛一亮,看着季子清说道:“爹你的意思是他们后面的那个人还没出来对不对?”

现在他们只知道这些人最终后面的人是北堂家,但具体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如果现在就动手的话,反而会打草惊蛇,是这个意思吗?

季子清看着果果点头:“就是你想的这样,我现在要等的是幕后的那个人,那个人肯定很想要那个人给的玉佩,只要这个玉佩没到手,他们估计不会出来。”

果果对此有些奇怪:“这玉佩有什么问题吗?”

想着得到玉佩的经过,果果的脸上带着怪异,难道自己想错了?跟这个其实没什么关系?

可是也不对啊。

哎,这些人怎么就那么复杂呢?这简单的一件事,给他们弄的那么复杂,也真的是够了。

季子清摇头,这个玉佩的来历,他到现在都还没查到,甚至不知道他娘是怎么来的,对于娘以前的事情,他也觉得奇怪,娘好像很神秘,他现在都忍不住在怀疑,当初他娘真的是被人下毒的吗?

云素然听着父子两人在讨论这些事情,边上的宋岷他们也在小心议论这个事情,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道:“你们考虑那么多有什么用?只要玉佩在你手里,最后会怎么样还不一定呢,再说了,只要你的玉佩没丢,那些人最后都会出现在你面前,不是吗?”

既然对方早晚都会出现的,他们现在在这里纠结干什么?这不是自讨苦吃吗?这父子两果然是太闲了吗?

季子清跟果果同时愣住,对视一眼,是啊,东西在他们手里,还担心人家不来不成?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用浪费时间自己去调查这件事,只要做好所有的准备,到时候来一场瓮中捉鳖的戏码就行了。

“媳妇儿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季子清伸手搂着云素然的脖子,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完全无视了身边还有自己的徒弟儿子在。

果果白了季子清一眼,动不动就占娘亲的便宜,真是不要脸。

季子清看着果果那鄙视的样子,挑眉问道:“儿子我跟你娘这样你有意见?”

果果轻轻的摇头:“我当然不会有意见,我就是在想,你这样不要脸,我娘怎么就那么受得了你,爹你说你在这样我娘会不会揍你?”

看着果果那双眼发亮的样子,季子清的脸都黑了,有这样的儿子吗?

竟然想看他们夫妻两打架?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跟你娘是不会打架的。”季子清哼了一声,不满的说道。

果果看了季子清一眼,很是嫌弃的说道:“谁说你跟我娘打架了?我是说我娘单方面打你。”

季子清一听气的不行,这是在挑拨他媳妇儿动手打他啊。

“儿子你想挨揍吗?”季子清咬牙问道。

“不想,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情没做,我就先走了。”说完施施然离开,那样子让季子清恨得牙痒痒的,可还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果果离开,赵斌他们也跟着离开,看着果果把季子清气成这样,还一点儿事情都没有,赵斌表示十分的佩服,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等找到果果的时候,果果眨眨眼说道:“你难道没看出来,我突然走出来,就是会在躲避战场吗?”

“……”躲避战场?

果然是他们想的太多了吗?

季子清怎么会看不来果果在想什么?只是没有真的动手罢了,要是真的动手了还有果果逃跑的余地?

云素然看着季子清那一脸不满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对自己的儿子还这样动气,你可真是好意思啊。”

“你也不听听,他都说了些什么?竟然窜搓你动手打我?这不是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吗?”季子清哼了一声说道。

这也就是那个小混蛋才敢这样做,要是换成别人试试?他肯定把人给捏成渣。”

云素然哭笑不得的看着季子清:“行了你,对了这段时间我那内衣店也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找个时间开张。”

最近虽然一直都在比赛,不过她的生意自然也没有忘记,至于凤家那边,她都还在跟人打擂台呢,不过凤凌天可能太自信了,竟然不怕她做什么,他们店铺的事情竟然都放任她去抢夺。

这让云素然非常怀疑他们的目的。

“那挺不错的,不过凤家的人又要着急了。”

然而云素然却是摇头,她不觉得会是这样。

“怎么?”

“我不觉是这样。”

“发生什么事情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我帮你参考一下。”季子清顿时来了些兴趣,看着云素然笑着问道。

云素然想了想,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季子清:“你说他们是什么意思?破罐子破摔?”

“不是他们要破罐子破摔,大概是他们真的保不住那些店铺,所以才会放弃。”季子清不觉得如果他们能保住的话,还会让云素然抢到手里,毕竟这东西是凤凌天花费不少时间抢过来的。

云素然错愕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保不住?怎么会保不住呢?”

季子清被云素然那样子给逗笑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复杂的,凤家最近一两年发展是快,但是东西都是靠着抢来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把融合在一起,这样一来,很容易就出事了。”

云素然想想,季子清说的好像也对:“这样好像也对,不多凤家的人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