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欲追击

孽欲追击
  • 主演:彭丹,郑浩南,吴瑞庭,黄祖儿,杉浦朋美,韦家雄,刘的之,何家驹
  • 导演:黎继明
  • 地区:香港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6
该片周刊记者阿珊前往国内采访,其妹阿琪及阿超、阿贤两人也一起前往旅游。在他们入住旅馆不远处的山区发生了一宗命案,两名死者死状恐怖,好奇心及记者的职业本能使阿珊下决心调查真相。不料却令自己陷入重重危险之中。

孽欲追击第一集

涂青青自以为达成了目的,不屑的看了萧衍青一眼,光明正大的从姜昭家大门离开了。

萧衍青并不担心她会不回去妖怪学习班。

因为这是随时可查的。

涂青青要是敢阳奉阴违的话,后果只会更严重。

肥猫巴不得涂青青赶紧离开,刚见她走出房门,肥猫就迫不及待的跳了过去,一爪子拍在房门上,“咚”的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了!

涂青青被身后的动静吓了一跳,一回头,就对上了紧闭的大门。

她眼珠子一动,立马就猜到是谁这么不待见她了。

不过,那只死肥猫再怎么不待见她又有什么用呢?

实力再强,也还是没有修成人形!

一想到这个,涂青青心情大好,也不回去和肥猫计较了,心情愉快的回了妖怪学习班。

而此时的姜昭家里,萧衍青正满脸不悦的看着眼前假装老实的肥猫,严肃的道:“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打妄语。说了一个月不许吃鱼不许打架,你就必须做到!不然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肥猫趴在地上,头也不抬,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它当然知道萧衍青的性子,不然的话,刚刚也不会被气成那个样子了。

可事已至此,它也只能认命了。

姜昭还是第一次见到肥猫如此没精打采的样子,好一阵心疼,忍不住就想开口替它求情。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仿佛未卜先知的萧衍青已经头也不回的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谁也不许求情!”

这话分明就是对姜昭说的。

姜昭只得把到了喉咙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萧衍青默默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姜昭会真的开口求情。

不然的话,他实在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忍心拒绝姜昭。

看看时间,萧衍青对姜昭道:“我那边还有事儿,就不在你这里多待了。这一次,我也是感应到涂青青的妖气,才临时赶过来的。照理来说,她本不认识你,是不应该找到你这里来的。我估计,她可能是感应到了肥猫的气息,所以才循着味儿找到了你这里。好在有过这次的教训之后,她以后应该没有胆子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姜昭点点头,又替涂青青和肥猫说了句公道话:“我看她那样子,不像是来找我麻烦的,你不必对这事儿太过紧张。刚刚也是因为她言语中对你颇有不满,肥猫一时气急,才会对她出手的。肥猫对你如此维护,你对它也不要太严苛了。”

说到底,还是在为肥猫求情。

萧衍青还真有些意外。

原来肥猫是因为维护自己,才会和涂青青动手的吗?

肥猫转过身,拿屁股对着萧衍青,像是完全不知道萧衍青和姜昭正说到它似的。

这是害羞了?

一时间,萧衍青心里倒有些后悔了。

可说出去的话,他却不能收回。

想了想,萧衍青道:“你放心,我不会亏待肥猫的。不过它这次犯了错,又有涂青青盯着,我还是把它带回去看着比较好。等它的罚期结束了,我再带它过来。”

姜昭猜,萧衍青肯定是担心自己会私底下偷偷给肥猫做鱼吃,所以才会把肥猫带走。

事实上,姜昭心里还真的曾升起过这个念头。

她爱莫能助的看着肥猫,无奈点头道:“随你吧。”

肥猫不想走。

可它同样知道,为了避免自己有偷吃鱼的机会,萧衍青是绝不可能让它继续留下来的。

都怪那只死兔子!

要不是她突然跑出来捣乱,它肯定还能在姜昭这里吃到更多更多的鱼的!

最后,肥猫是被萧衍青捉走的。

而且,胖子也被萧衍青带走了。

这是肥猫强烈要求的。

它觉得,把胖子单独留下来的话,胖子肯定是抓住机会使劲儿在姜昭面前卖萌。到时候,等它解禁回来了,姜昭肯定就更喜欢了胖子了!

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了能带走胖子,肥猫主动跳上了胖子的背,死死的抓住了胖子的毛,谁来都拉不开它。

见状,姜昭感慨的道:“它们俩的感情真好啊!”

果然,当初肥猫把胖子救了回来,就是因为它真的喜欢胖子这个朋友!

就算平时肥猫和胖子偶尔会打打闹闹,那也不过是孩子脾气而已,怎么可能真的是因为二者不和?

深知真相的萧衍青:“……”

他觉得,肥猫戏精的本领好像又增强了不少。

萧衍青强制性的揪住了肥猫脖子上的那块皮毛,低下头,威胁的轻声道:“你要是再不起来,别说一个月了,以后你都别想有机会来混鱼吃了!”

肥猫这才委委屈屈的松开了胖子。

姜昭忙道:“就让胖子跟肥猫一起过去吧,我过几天再去把胖子接回来就行了。它们俩感情这么好,一时间分不开也是正常的。当然,要是你忙不过来的话,就把胖子留下来也行。”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萧衍青还能说什么?

他只得答应把胖子带上,又趁姜昭给胖子收拾行李的时候,悄悄瞪了肥猫一眼。

肥猫心里正高兴着,也就不在乎萧衍青的这点儿小情绪了。

胖子和姜昭一样,完全不知道萧衍青和肥猫之间的“暗潮汹涌”。

它挺为肥猫舍不得自己的这种表现而兴奋的,激动得在屋子里来回跑了好几圈,才颠颠儿的跑到了萧衍青面前,期待的看着他。

萧衍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胖子这是让自己把肥猫继续放在它背上呢?

他顿时无语了。

肥猫说胖子是蠢狗,还真是没有说错!

肥猫都把它欺负得快不成样子了,它竟然也不往心里去,还一直把肥猫当成它最好的伙伴!

像这样没心没肺天天傻乐的蠢狗,世界上怕是真的不多。

不过最后,萧衍青还是没把肥猫放上去。

这也是肥猫自己的意思。

开玩笑,它要带走胖子,只是见不得胖子偷偷讨好姜昭罢了。现在既然能把胖子带走,它才不要继续和胖子装什么兄弟情深呢!

胖子不知道自己的小伙伴在心里嫌弃自己,还以为是萧衍青不同意,委屈得连耳朵都耷拉下来了。

孽欲追击

孽欲追击第二集

江北渊揶揄看她忽然腾起的醋意,勾了勾嘴角。

“你说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

“切,别是给哪个小妖精准备的就好!”

不然她就削死他,打死他,挠死他!

江北渊没有回答言念这个问题,自顾自给她穿衣服。

从毛衣到裤子到外套,他每一件都给她效劳了。

言念忽然发现,江北渊似乎很喜欢给她穿衣服,之前还觉得不好意思,毕竟穿衣服是自己的事情,自从穿的次数多了,便也觉得理所当然了。

像是现在,他给她穿衣服的手不老实,言念哼了哼,没多说什么,任由他慢腾腾给她穿。

穿完了。

从头到脚,完全合身,一丝不差。

江北渊坐在床边,微微俯身同她平视,“江太太现在知道是哪个小妖精了吗?”

“嗯……懂得给你老婆买新衣服,这是很好的品质,这样的品质要继续保持下去才行。”

她得了便宜还卖乖,自顾自往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上方,领口挡住了她半张小脸,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在悠悠地转着。

江北渊忍俊不禁,抬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

“在这等一会儿。”

而后就出去了。

不知道去干什么。

言念低头穿鞋,刚系完鞋带,江北渊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份企划案。

这是她做的企划案。

封面做了标记。

“可以明天再看,今晚上太累了。”

“哦……”

言念接过,顺手翻了两下。

总共六页纸,每一页都用蓝色钢笔做了标注。

那是江北渊觉得应该要改进的地方。

“哇,你真好,都给我标得清清楚楚的了,一目了然,这样我改也好改!”

言念夸人的话说得顺口。

夫妻之间该夸的就是要夸,不然藏着掖着做什么?

果不其然这是对的,那个被夸奖的男人,面部线条变得柔软异常,“你老公是最好的吗?”

“额……”

言念有点不好意思。

这人每次都太直白,就不能谦虚一点的么,还非得她把话说那么明白,脸皮太厚着实不好。

“我老公当然是最好的,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嘛。”

这话江北渊非常爱听。

顺手关了休息室的灯,只留一盏鹅黄色的台灯,而后打横将床头的言念抱起来。

“回家了,江太太。”

“我自己有腿,我会走……”

“知道你累。”

他把她往上提了提,声音低低的,低沉音色在夜色中极为磁性。

“员工早下班了,不用担心被人看见,放心。”

“好……”

言念说完什么都不说了,安安静静窝在江北渊怀里,两只手抬起来,圈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蹭了蹭。

从她这个角度,抬眼只能看到江北渊湛清外捉的下巴,以及薄薄的绯红色的双唇。

很帅很帅。

温柔又体贴女人的男人,简直最帅了。

她太满意这个老公了!

直到——

“boss好!”

一声醇厚的江总忽然在耳边响起,叫的言念心脏突突直跳,有那么一瞬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猛地抬眼看过去,同隋桐打量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啧。

这么晚还不下班,通常只有秘书了!

因为老板不走,秘书哪里敢下班啊!

可是该死的怎么这么巧?

言念慌忙转过脸去,将脸埋在江北渊怀里,外露的粉嫩耳朵尖急速升温,一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细小声音糯糯道,“快,快放我下来,别让你秘书误会了……”

江北渊置若罔闻。

眸色平静地看向隋桐,眸底深处一点慌乱都没有。

隋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抬手尴尬地挠挠耳朵。

下一秒,便听江北渊一字一句一沉稳,“隋桐,这是总裁夫人。”

孽欲追击

孽欲追击第三集

不过,在这一抓即将落到林牧尘头顶之时,斜里忽然射出一柄散发着清冷气息的长剑,将叶皓的爪给荡开了半尺,叶皓这一爪便落在了林牧尘的肩膀之上,一下子就抓碎了林牧尘的肩骨和锁骨,五束红褐

色的血液瞬间飙射了出来,不过叶皓有内劲化为罡气护体,将这些血液都给拦阻下来了。

“是谁?”叶皓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十分警惕的看向那长剑射来的方向。

“虽然我这师弟冒犯了阁下,但是也罪不至死,阁下出手如此狠辣,未免心胸太多狭隘了吧。”一个长发飘逸,个头挺拔,五官硬朗的年轻男子从窗外飘然而至,朗声道。

“我说了,伤我徒弟者,我必杀之,你若阻拦我,我也一样杀了你!”霍安逸和萧展鹏的凄惨模样让叶皓已经满腔怒火,杀气滔天,赤红色的双眼看上去格外骇人。“你现在这番模样,显然已经是失去了理智,看来和你讲道理是行不通的,我也只能用手段将你打败,强行让你冷静下来了。”那长发男子挥手一招,也不知是使了什么手段,之前用来荡开叶皓攻击的那把

剑竟然有回到了他的手上。

“死!”叶皓红着眼,向长发男子的立足点发起冲锋,干脆利落的就冲到了他面前,然后猛的一挥手,他那手中的匕首就狠狠的刺向了对方。

“你给我冷静一点!”长发男子横剑挡下叶皓这一击,声音略显低沉的喝了一声。

“嗡!”长发男子这一声低喝,让叶皓的脑子里忽然发出一声如同编钟一般的响声,一刹那间,他的视线都模糊了一下。

不过,叶皓毕竟身经百战,在这一刻,他强大的战斗本能让他从腰间又拔出一把匕首,猛的刺向长发男子的腹部,虽然受到那一声低喝影响,他的脑子有点昏沉,那匕首的攻击也比之前慢了许多。

长发男子立马后撤一步,以躲避叶皓这出乎他预料的一击,那把匕首也将将擦过他的衣摆,将衣摆划拉出了一道口子。刚刚他所使用的那一招,乃是传说中的佛门“狮吼功”,一吼之下,足以影响声波覆盖三米之内所有人的神志,用来对敌向来是无往而不利的,可是今天却是在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年轻男子身上失效了,

自己还差点因为大意而被对方所伤。

在逼退长发男子之后,叶皓的脑子慢慢的就恢复了清明,不过也稍稍冷静下来了一点,心中对于这个不知道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长发男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备。

“你是个高手。”长发男子忽然看着叶皓,说道,“恐怕你已经是武道之中所谓的天阶了吧,牧尘他败的不怨。”

“郑师兄,你要替我报仇啊!咳咳咳!”在一旁因为剧痛而蜷缩着身子的林牧尘忍着疼痛大喊道。

“牧尘,今日之事,是你鲁莽了。”长发男子也不看他,一双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叶皓,“等我带你回去之后,你就好好在思过崖闭关,不突破天阶,就不要再出世。”

“师兄……”林牧尘的身体很痛苦,可是长发男子的这句话让他更加痛苦。

突破天阶?即使是在弑神盟内部,能够突破天阶的人,也屈指可数,而且都是年纪很大了之后才靠着多年的积累突破的,郑师兄的这一句话,那几乎就是相当于判了自己一辈子的禁锢了。

虽然是第三代弟子,但是这位郑师兄在盟内的地位,连很多二代弟子拍马都赶不上,他所说的话,连他林牧尘的师父都不得不听从。

“哼,他怕是没有机会去那个什么思过崖闭关了,今天,我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这里的!”叶皓寒声道。

“冤冤相报何时了,阁下,你着相了。”长发男子依然是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你想杀我师弟,不过是因为他伤了你的徒弟而已,如果他已经被你打伤了内脏,也算是双方扯平了,何苦再妄动杀念?”

“安逸他可是齐鲁霍家人,家传绝学霍氏七十二路谭腿,可如今他的双腿尽废在你师弟手上,这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叶皓沉声道,“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

“如果我能帮你把你徒弟的伤给治好呢?”长发男子道。

“即使治好了,他也会落下后遗症,以后再也没办法修习他们霍家的家传武技,这对于安逸他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折磨。”叶皓冷冷道。

“我的意思是,我给他治好,治好了之后和之前一样,对于他日后的武道修炼不会有任何影响,那你可愿意放我师弟一命?”长发男子又道。

“怎么可能,安逸他已经被你的师弟伤到了皮肉筋骨,都是不可逆的伤害,你怎么可能治好,还不留一点后遗症?”叶皓怀疑的喝问道。

“因为——天数。”长发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轻笑,“顺应天数,以天数为器,万物皆可破,万物亦皆可立。”

“你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叶皓被他的话绕的云里雾里,不耐烦的一挥手,道,“你如果当真能够治好我这两个徒弟,我就放你师弟一码!”

“阁下爽快人,请!”长发男子右手一抬,十分认真道。

“请!”叶皓被他这个动作弄的有点摸不清头脑,便也学着他做了一个一样的动作。

长发男子嘴角带着笑容,然而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让叶皓悚然一惊,立马就又握紧手里的匕首,警惕的防御着周身三米。

不过,那长发男子再一次出现时,却不是在他身边,而是蹲在了已经昏死过去的霍安逸身边。

“汝命不该绝,身不至残,天数悯人,还不快快醒来!”长发男子的声音恍若洪钟,震得叶皓的心头一颤,神志竟然到达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清醒状态。

这一声,和之前长发男子所施展的“狮吼功”完全不同,没有任何的攻击性和侵略性,反而可以让人提神醒脑,变得无比清醒。

已经不知昏死过去了多久的霍安逸也随着他这一声,蓦然的醒转了过来,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当然,一同醒来的还有离他不远的萧展鹏。“安逸,小鹏,你们都还好吧!”叶皓看到二人醒来,连忙问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