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性欲更强烈吗?

女性的性欲更强烈吗?
  • 主演:Cheyenne,Löhnen,Annine,van,der,Meer,Dian,Biemans
  • 导演:Jan-Willem,Breure,Ch
  • 地区:荷兰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8
这部电影探讨了女性性欲和女性凝视背后的科学、历史、生物学和社会方面。…

女性的性欲更强烈吗?第一集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这么好了。”叶紫潼拿起筷子,继续吃饺子。

“一回生二回熟,再说我们都打过那么多的交道了,就算从前我有做对不住你的事情,那毕竟是从前了,你就大方一下不计前嫌就是了。”诸葛玉函笑着说道。

叶紫潼没答话,边吃边走神。

诸葛玉函见此,摇摇头,“瞧你那点出息,就因为一个男人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你可真有本事。”

“别讥讽我了,你又能好哪去?整日心事重重的,心情又能好哪去?”叶紫潼可不是吃亏的主。

“得得得,我说不过你,我吃饭总行吧?”诸葛玉函专心攻占手中的美食,但心底对杨逸风又产生了几分的兴趣,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个男人,能够让叶紫潼如此魂牵梦萦。

…………

中午,杨逸风和南宫灵萱找了家酒楼吃饭,他们定的包厢房,图的就是个安静。

谁知道,饭菜上来了,他们吃了还没几口,就听见隔壁的包厢房,嚷嚷的声音特别大,吵得人心烦。

“这谁啊?这么没素质,在这种公共场合都敢这么放肆。”南宫灵萱将筷子拍在桌子上,随后看向杨逸风,“师父,我去把店小二喊来。”

杨逸风倒是没有阻止,的确挺过分的。

店小二急匆匆的上楼,南宫灵萱将情况跟他反应,店小二点点头,“两位客官放心,我这就去,这就去。”

店小二服务态度不错,没几分钟,那边的确安静了一会儿。

正当杨逸风他们刚想用餐的时候,那边又吵吵起来,那分贝着实刺耳,比刚才还要大声。

这回轮到杨逸风将筷子给拍在桌子上了。

包厢房门的很快被敲响。

“进来。”杨逸风喊了一声。

门打开,店小二捂着脸走过来,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浑身是伤。

“他们也太过分了吧!”南宫灵萱气坏了,拿起鞭子就要过去,她觉得对方暴打店小二,就是在挑衅他们。南宫灵萱不能忍。

杨逸风拦住,“您先坐下。”

“师父,他们都欺负到我们的头上了,我们还坐下?难道不该去反击?”南宫灵萱不明白。

“就算是回击,你也总得弄清楚情况吧。”杨逸风还是比较理智的。

南宫灵萱愣住,尴尬了,她就是被气坏了,乖乖的她坐回了原位置。

杨逸风看向店小二,“隔壁是什么来头?他们可有让你带什么话?”

“他们是冉爷的手下,横的很,冉爷你们知道吗?具体什么来头我不清楚,不过就是有钱,家里妻妾成群,过的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在这里的人谁敢轻易惹冉爷?”店小二无奈叹息。

“两位客官,你们看我打也被打了,让他们降低声音,这件事情肯定是没戏了。我也奉劝两位不要去招惹他们,他们一个个心狠手辣的,我还要去忙,就先下去了。”店小二溜了,生怕又摊上什么货色。

“可恶,居然又是冉爷,这到底是个什么混账东西?”南宫灵萱是个急脾气,十分生气地发表她的不满。

杨逸风浑身透着冷意,神雀城有这样的人在,还真让他喜欢不起来。

还没过多久,门被踹像响,外面还有醉鬼嚷嚷,“里面的人给我滚出来,居然敢找你爷爷的麻烦,我看你是找……”

最后一句话,醉鬼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杨逸风行动迅速,快步走去,打开门,直接将人给踹飞一两米远。

醉鬼被踹在地上,傻眼半晌,直到感觉到浑身疼的要命,这才反应过来,他被人给打了。

醉鬼的朋友也急忙赶过来将他扶起。

醉鬼男子正是全俊才,此刻他愤怒不已,“谁特么没长眼,居然敢踹老子?不想活命了?”

全俊才看过去,顿时傻眼,仿佛大白天见到了鬼,“杨,杨逸……”

“你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居然敢得罪我们全大人,你想找死吗?”全俊才身边的手下对杨逸风呵斥。

全俊才浑身汗毛直竖,立马瞪向此人,“你给我闭嘴!”

“全大人,你怕他作甚?要不要兄弟几个上去帮你教训教训他?”此人将袖子往上撸起。

“王八蛋,你想害死我啊。”全俊才虽只有一只胳膊,但如今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现在的医疗技术还是蛮高的。他抬起完好一只手就扇了过去。

打得这名男子只是傻愣愣看着全俊才。

全俊才推开他,气势汹汹却又有所忌惮地看着杨逸风,“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全大人?哼,你小子职位倒是窜得快,老子到是想知道,你任务失败,怎么没受处罚,反倒是升职了?”杨逸风不解,按理说像冉爷那样位高权重的人,对待这种不知名的小人,应该直接给他一刀才是,怎么会重用?

南宫灵萱也是好奇不已,不知道全俊才这样的蠢货还有这种本事。

“我如何升得职位就不劳烦你操心了,不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全俊才纳闷了,冉爷不是派人要阻击杨逸风了,怎么杨逸风还能够安然无恙出现在这里?

杨逸风眸子泛犀利,拳头一握,“你小子处处跟我过不去,今天栽到我的手上算你倒霉。”

“杨逸风,你可别过来!这是公共场合,你这么做,有损你的身份啊。”全俊才见杨逸风要过来揍他,立马嚷嚷制止。

杨逸风冷哼,“你这种人典型的欠揍。”

“师父,我觉得全俊才这次说的倒是有道理,让你动手的确有失你的身份。”南宫灵萱拉住杨逸风。

“那怎么办?”杨逸风看向南宫灵萱,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

“那当然是由徒儿代劳好了。”南宫灵萱抽出鞭子就冲了过去。

全俊才原本还挺高兴的,认为自己是逃过一劫,不想又见南宫灵萱挥鞭子朝他袭来,瞬间他拔腿就跑。

南宫灵萱甩出鞭子,当场缠绕了住全俊才的脖子,猛地拽回来。

期间全俊才的朋友想要上去帮助,也被南宫灵萱利索的给踹飞了。

女性的性欲更强烈吗?

女性的性欲更强烈吗?第二集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去蔚县,吃八大碗

走了几步三当家的脚步突然停下,而后转过身来,目光疑惑的看赫连沧海,沉思良久这才问道:“这位大人,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他看着赫连沧海的脸,越看越觉得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是新的攀交情方式吗,他是我的!”项天坐不住了,从一旁闪身出来,站在赫连沧海身旁,右手搭在赫连沧海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十分亲昵的说道,眸光微眯,满是警惕。

“呃,不,不是的,不知阁下尊姓大名?”三当家摇摇头,心中有些异样,却并没有在意,这个世界上,好男风的人很多,他也不过是微微一愣罢了,只是那张印刻在脑海中十分熟悉的脸,他无论如何也无法不在意。

“赫连沧海!”赫连沧海看了他一眼,而后淡淡说道,嘴角带着温和的笑!

“赫连表哥!”眸子陡然睁大,三当家不由愣在当场,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他不由握了握拳头,消失了几年的天下第一剑宗的少宗主却做了当今皇上的护卫,这若是传出去,江湖中人定然又是一阵唏嘘吧!

点点头,赫连沧海笑了笑,将项天的手拿开,拍了拍三当家的肩膀道:“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苦啊,小天!”

双手几乎是颤抖地抓住赫连沧海的双手,三当家一脸激动的看着他道:“表哥,您怎么加入雪狼了!还给皇上皇后做侍卫?”

“皇后与我有救命之恩,我在雪狼,只是为了报恩罢了,倒是你的事,这些年,我挫折不断,不曾听过,究竟是怎么回事?”赫连沧海面色凝重,问道。

看了看赫连沧海,又看了看他旁边的项天,三当家笑着摇摇头道:“这是我梁家的仇恨,我会亲自报仇,表哥您就不用担心了,若有需要,我会向你求救的!”

“好!”略一沉默,赫连沧海叹了口气,道:“去年,我身中剧毒,本想去找你,却没想到……”再次拍了拍三当家的肩膀,赫连沧海笑了笑道:“你好自为之吧!我们要走了!”

“嗯,表哥放心,等我报了仇,我会去找皇后的,到时候再见!”恭敬行礼,三当家干净漠然的脸上,终于多了一抹笑容。

“嗯!”赫连沧海也点点头,脚尖一点,与项天一起,缓缓消失在树屋之后。

天色已经大亮,原本艳丽的朝霞也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一轮巨大的橘黄色太阳,阳光洒在身上,很是温暖。

静荷与君卿华两人骑在马上,身后是雪杀雪枫,岚梅岚竹四人,而雪龙,则一个人孤零零的赶马车,原本两辆马车,被静荷丢弃了一个,并且还与君卿华约法三章。

将那些原本隐藏在暗处的一百人遣散,不要再跟着他们。

万事亲力亲为,既然出来闯荡江湖,就应该有不羁的生活方式,虽然在君卿华心中,这并不是闯荡江湖,而是出来踏春罢了。

“我想去凤霞县看看,看看那里的民风,看看那个县令到底有没有白大当家说的那么坏!”静荷骑在马上,很是在意的说道。

“好啊,咱们走远路,绕过这座凤霞山,走蔚州,从蔚县直接过去,看过凤霞县之后,过灵丘,顺道去五台山转转,如何?”君卿华想了想,计划道。

“蔚县啊,好啊,听说蔚县八大碗很出名,有炒肉,虎皮丸子,块子杂烩,浑煎鸡,好想去尝尝!”说着,静荷便不由有些嘴馋,传统名肴诶,听说不论婚配嫁娶,宴宾会客,上至官府,下至庶民, 都把八大碗视为特别讲究而又阔绰的名肴,前荤后清,烹饪精细,风味别致,想想就觉得流口水!

“笑吃货,蔚县八大碗,是只有宴会宴席上才有的,而且就属婚宴上的吃起来最美味,咱们要去蹭饭吗?”吃货和蹭饭这个词,都是从静荷这里学到的,简单易懂,君卿华也用的熟能生巧了。

“这倒是不错的想法,为了能蹭到正宗的蔚县八大碗,咱们要努力赶路了!”静荷笑了笑,杨便拍马,马儿嘶鸣一声,当现跑了出去。

两天之后,蔚州蔚县北城门前,一行人策马而来,此时艳阳高照,正当正午时分,炙热的阳光洒在几人身上,在地上留下小小的阴影,地上的尘土,在马蹄的搅拌下纷扬,一时间顿时有乌烟瘴气之感,黄沙漫天。

守门的将士见此,相互看了看,而后迅速将过往行人拦下,鹿角架,绊马桩纷纷搬到大门口,严阵以待。

蔚县虽然是个县城,也是蔚州的中心,里面达官显贵还是很多的,街道繁华,将士自然不敢怠慢。

还没有到蔚县大门前,静荷等人便勒马提缰,缓缓下马,一阵尘土飞扬之后,露出满面风尘的身影来。

君卿华一身青衫,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微微发白,满面尘土之色,静荷一身白衣,虽然看起来干净整洁,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脸上厚厚的灰尘,都快将她的脸糊住了!

“啊,终于到了!”静荷转了转手腕,一路上提着缰绳,她手腕都酸了,第一次骑马那么长时间,若不是有内功护体,她这小身板,早就被颠散架了!

雪杀等五个侍卫,一身黑衣,身上更显风尘,只是他们长年赶路,并不觉疲累,而岚梅和岚竹两人就不一样了,她们跳下马来,浑身不舒服的松松筋骨,而后走到静荷身后。

“少爷,夫人,终于到蔚县了,奴婢还以为很远呢,没想到才两天就到了!”呼吸一下刚刚散去尘沙的新鲜空气,岚梅不由感慨道,并且从袖中拿出帕子,递给静荷道:“夫人,擦擦汗吧!”

静荷身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道:“找到客栈再洗脸吧,若是现在擦,我就成花脸了!”

“哈哈哈!”君卿华笑了笑,看了看静荷白净秀美的脸,很是开心的笑了,而后说道:“娘子,你有真气护体,为何不护住面部呢!”

“忘了!”静荷哑然,她都忘了自己是高手了,完全可以像君卿华一样,为自己做个防护罩,阻止尘土粘身。

“你呀你呀,下次为夫帮你!”君卿华宠溺的戳了戳静荷的脸颊,几人拉着马缰绳,说说笑笑的往城门走去。

女性的性欲更强烈吗?

女性的性欲更强烈吗?第三集

被她这么一说,似乎有点道理。

卓静瑶无奈的点点头,心想着阿轩,真的不是姐不愿意帮你,但事实上,小玖都没有考虑过你,甚至机会都不给你,那就真的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不过当卓静瑶抬头的时候,发现在不远处看到秦爸跟秦妈。

“耶,那不是阿姨跟叔叔吗?”卓静瑶指着前面说道。

“啊?”秦玖玥很惊讶,看过去,发现确实是她的父母。

怎么会这样?

他们现在两个人正拉着一个冰箱在四处卖水。

因为天气炎热,所以路过的人都过来买一瓶水。

秦玖玥连忙跑了过去,卓静瑶也跟着追上去。

秦玖玥是没想到她的父母在一晚上的思绪后,竟然会卖起冷饮。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在这里?!”秦玖玥很吃惊。

秦爸跟秦妈一看到秦玖玥,他们都容颜失色了,秦妈更忍不住露出一脸悲伤,她连忙转身背对着秦玖玥!

秦爸也是一脸的尴尬:“小玥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爸爸跟妈妈都没事,你不用太过担心,真的,我们只是……”

“你们不是要去找工作吗?怎么在这里卖饮料了?!”秦玖玥很不解,眼神充满受伤,当她看到皮肤白的母亲身上被晒得红肿,就忍不住心疼起来了。

“我们……这件事情一言难尽,小玥你放心,我们卖完这些饮料后,就有人愿意给我们找工作了!”秦爸最后无奈的说道,但是他的眼睛却闪着渴望的光芒,看样子他是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情。

但是再怎么样,秦玖玥都不忍看着自己的父母暴晒在太阳底下卖饮品啊,而且一冰箱这么多的饮品,得卖到什么时候才会卖完?秦玖玥真的无可想象这样的事情……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了吗?为什么会突然没有工作了?”卓静瑶也疑惑起来了。

“这件事情,唉……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反正这件事情的影响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到,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一个公司敢要我们!”秦爸很无奈的哀叹道。

秦妈又忍不住哭了起来,秦玖玥伸手抱住秦妈:“妈,你别怕,这件事情肯定有解决的办法,我们不要太慌张了,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啊!”

这种情况,秦妈也只能点点头了,但愿老天爷能给他们一条路走。

秦爸跟秦妈在秦玖玥的劝说下暂时回到家里休息了。

卓静瑶担心秦玖玥太有压力了,所以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秦玖玥对卓静瑶说:“瑶瑶,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好好想办法的!”

“你能有什么办法啊?”卓静瑶心疼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双手插在头发上,整个人失落无辜的蹲在地上。

卓静瑶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要不这样吧,我让我爸爸给叔叔阿姨提供一个岗位?”

秦玖玥这下抬起头看着她:“这样真的好吗?你爸爸真的同意这样?”

“我爸爸是公司的老总,这种事情应该很简单的才对,你先等等我,我马上打个电话给我爸爸!”卓静瑶连忙给她的爸爸打了一通电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