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时节

美好时节
  • 主演:塞西尔·德·弗朗斯,伊兹雅·海格林,诺埃米·洛夫斯基,Jean-Henri,Compère
  • 导演:卡特琳·科西尼
  • 地区:法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5
故事发生在1971年的法国,黛芬妮(伊兹娅·海格林IzïaHigelin饰)是农场主的女儿,因为不愿意接受父母替自己安排的未来,倔强要强的黛芬妮选择离家出走,孤身一人来到繁华的大都市巴黎,想要在这里开拓属于自己的天地。在巴黎,黛芬妮邂逅了致力于女权运动的斗士卡罗尔(西西·迪·法兰丝CécileDeFrance饰),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打破了性别的界限,走到了一起。父亲中风的消息传来,黛芬妮不得不告别卡罗尔,回到家乡,无法忍受思念之苦的卡罗尔千里迢迢来到了农庄,想要在这里和黛芬妮开始她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可是,两人特殊的关系很快就遭到了周遭的非议,亦使黛芬妮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之中。…

美好时节第一集

第1805章 还没有她的消息吗?

没一会儿,浴室里就有哗哗水声传出。

大约十分钟过后,沐浴后的沈奕霞出来了,她穿了身干净的没有酒气与酒渍的衣裳,这是李新亮提前为她准备好的,在浴室里刚看到的时候她还是微微怔了一下。

“有胃口吃东西吗?”李新亮目光锁定她,温声询问。

经他这么一说,沈奕霞还的确觉得饿了,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她连早餐都没吃呢,就喝了点酒。

不等她回答,有人按响了门铃。

李新亮前去开门,“先生,您好。”服务员送来了小餐车。

他接过餐车推进来,“谢谢。”也用英文回她,然后关上了房门。

他准备好了早餐?沈奕霞望着餐桌上的食物怔怔出神。

“坐吧。”李新亮将餐车推到窗前沙发椅前,“吃了东西送你回去,我想去看看孩子。”这是他过来的目的之一,并不是商量,而是决定的语气。

沈奕霞没有拒绝,她在椅子里坐下,“一起吃吧?你也坐。”

李新亮也坐下来,两人开始用餐,全程没什么交流,也没有视线的碰撞,但气氛明显好了很多。

晚餐结束后,他和她离开了酒吧。

是沈奕霞开的车,因为她轻车熟路,她带李新亮将车开往沈家园林,两人依然没啥交流,但是这关系也不像别人看到的那么糟糕。

嘉城,晚上十点。

叶菲菲已经吃过晚餐洗完澡了,偌大的别墅里没有男主人显得有点寂寥,她站在别墅二楼的窗前,独自凝视着那光线黯沉的大门处,依然没有看到承禹的车子开进来。

都这么晚了,难道他不回来了吗?

自从下班时接到了他的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也不知道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善良的她不免有点担心他,其实是担心那个叫秦果果的孩子……

独自站在窗前,叶菲菲不知不觉又想到了婚礼现场发生的那一幕,那个孩子不偏不倚摔倒在她面前,还扯碎了她的婚纱。

她看到了孩子委屈含泪的样子,也看到了她内心的矛盾与忐忑。

其实她不是故意的吧?

其实她内心也不想这样子吧?

她只是受了那个女人的指使吧?是那个女人威胁她了吗?回福利院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选择离家出走?刚做出这个决定并付诸行动的时候,小女孩的内心该有多绝望啊?

想着想着,叶菲菲心里也有点儿难过,也有点担心那孩子,如果不是负罪感太强,如果不是李佳一次又一次地欺负她,她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勇气,离家出走是需要勇气的,尤其是对于一个没有自主生存能力的孩子。

警局监控室里,秦承禹还在与警察们一起对比分析,他几乎忘记了时间,以至于没有打电话给心爱的她。

事情告一小段的时候,他才拿出手机看了看,居然没电关机了?

“秦先生,监控已经查了一遍,没有看到小女孩的影子,要不要连夜查找第二遍?”局长的声音拉回了秦承禹的思绪,他又赶紧放了手机,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也陷入了沉思。

怎么可能没有看到果果的身影?在周围寻找她的人也没有丝毫消息?

现在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孩子故意藏起来了。

秦家别墅里。

叶菲菲坐在主卧室窗前的椅子里,她有些茫然地望向窗外深沉的夜色,在等待他回来。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夜色的加深,她终于还是抵挡不住睡意,独自一人上了床……

关了主灯,只留下一盏小夜灯散发着幽暗的光。

玛莎拉蒂开进别墅大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秦承禹带着满身疲惫下了车,他走进客厅的时候管家迎接了他,“秦先生,您回来啦?”

“管家,你怎么还没睡?”

“看到您没回来,所以就再等等。”管家汇报地说,“叶小姐应该睡了,主卧室没灯了,但没睡太久,十二点的时候还在窗前站着呢,估计是在等您。”

“这么晚?”

“您没有打电话给她吗?”

“我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有给她打电话。”秦承禹进了客厅,拧眉朝楼梯口走去。

管家关心道,“您需要先吃点东西吗?夜宵已经准备好了。”

秦承禹摇头,边走边回眸,声音温和,“不用了,我也有点累,你早点休息吧。”他很快就踏上了楼梯。

家里的氛围还是温馨浪漫充满喜气的,只不过夜太深显得有点寂寥。

秦承禹走进主卧室的时候,浅眠中的叶菲菲被轻微的开门声惊醒了,侧身而睡的她睁开了眼睛,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确定是他回来了。

秦承禹不想打扰到她睡觉,所以不准备冲凉了,太晚了,也实在太累,不然那哗哗水声肯定会吵到她。

他脱下外套轻坐到床上,轻轻地掀开了被子。

正准备躺进去呢,叶菲菲轻声问他,“找到果果了吗?”

男人微怔,他看向她,“你还没有睡?”

“没有睡着,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她抿了抿唇,眨着眼睛去看他,侧躺好的身子没有挪动。

秦承禹在她身边躺下,将手臂枕在她脑袋下方,“我手机没电了,监控室都在聊方案,所以就没顾得上给你打电话,抱歉了,等很久了吧?”

“还没有找到她是吗?”女人轻声询问,心里的失意与担心越来越浓。

秦承禹轻叹一口气,“还没有。”他也是担心的。

孩子这会儿在哪里?冷吗?害怕吗?

在寂静的夜晚,单是听呼吸都能听出他心里的担忧,叶菲菲已经彻底没了睡意,她眉头微皱也很担忧,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承禹心里一定会很难受,而她叶菲菲也会充满自责。

之前某些时候,她对孩子的语气是强硬的,甚至是不太友善的,不管怎么样,对方只是一个孩子啊。

她怎么可以和孩子计较?

叶菲菲也开始后悔了,她在反思,如果当初她和承禹能够多给孩子一点温暖,说不定今天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秦承禹也能感受到她的担心,他轻抚着她的头发,“菲菲,别太担心了,警察已经在加派警力去寻找,说不定明天早上就有好消息等待着大家,时候不早了,咱们也早点睡吧。”

美好时节

美好时节第二集

姜志儒在学校还是很吃得开的,他和女医生沟通了下,压住了这件事,带着六神无主的徐子萱出了学校,他的心情也十分复杂,欣喜有之,可更多的还是不知所措。

他和妻子结婚二十年,聚少离多,一直都没生孩子,不是妻子不能生,而是他实在不愿意同那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当然他骗妻子说讨厌小孩,妻子信以为真,便真的没要孩子了。

其实他是喜欢小孩的,几个侄子侄女他都很喜欢,现在他要有孩子了,他当然高兴。

可妻子那边还没解决,这个孩子就算生出来,也是个见不得光的,他当然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成为‘黑人’。

“我……我想生下宝宝,他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不想打掉他……”徐子萱却更多的是欢喜,姜志儒老婆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只要她有了孩子,姜家一定会接受她的。

而且她是真的喜欢姜志儒,她想为他生孩子,成为姜太太!

姜志儒安慰了她许久,下定了决心。

这次他一定要同妻子摊牌,他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苦!

姜志儒却不知道,不用他摊牌,姜夫人已经知道了徐子萱怀孕的事,而且还知道了姜志儒的态度,心似刀扎一样疼,汩汩地流着血。

原来他不是不喜欢小孩,只是不喜欢同她生孩子罢了!

姜志儒,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姜夫人指甲刺进了手心,毫不觉得疼,再疼都比不过她的心痛,她很快恢复了平静,脸上带着森寒的冷笑。

“我找明哥。”姜夫人拔了电话,手微微颤抖,可声音却似寒冰一样冷。

“明哥,还记得半年前在大富豪卖雪茄的姑娘吗?滋味不错吧?那姑娘现在可出落得更有风情了呢……明哥只要替我办成了这件事,会所的红利我再多加一成!”

姜夫人放下了电话,眼里射出阴毒的光芒。

学校放了假,眉眉便窝在家里画稿子,下个月领完证后就要去香港参加节目,这回可不能再食言了,要不然不好同林翰文交差。

所以她得趁现在多画一些,要不然会影响下一册的出版。

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尖锐刺耳,打断了眉眉的思路。

芳婶想过来接电话,眉眉摆了摆手,自己接了,任茜茜在话筒里着急大叫:“不好了,其其格和徐子萱都被上次的胖子带走了。”

眉眉皱紧了眉头,其其格怎么会和徐子萱在一起,还有陈明一般对二手货没兴趣,怎么会突然杀回马枪了?

电话里也说不清,她问了任茜茜的地方,便准备亲自过去一趟。

其其格是她的朋友,她当然不能眼看着其其格出事。

电话铃声又响了,这回是姜志儒了,同样是为了徐子萱的事,“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了,只能请你帮忙,子萱她现在身体不太好,她不能受刺激……”

眉眉打断了他的话,以往对这个班主任还有几分尊重,现在却只有厌烦。

其其格也被绑走了,可姜志儒却片字不提,只知道求她救徐子萱,难道其其格就能受刺激了不成?

“姜老师,其其格现在被徐子萱连累,也被带走了,你知道吗?”

美好时节

美好时节第三集

“青铜琉璃盏,出来吧。”

轰隆!

叶星辰身上,气势一震,只听见‘嗡’的一声,就看到,那造型古朴,只有一盏灯焰燃烧着的琉璃盏,从他身上飞了出来。

恐怖的气息,瞬间就将整个轮回之地,都笼罩了起来。

“琉……琉璃盏?”

唰!

看到这一件天宝,从叶星辰的身上飞出来,白骨小兽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僵,还没等叶星辰和雪狐狸反应过来,‘嗖’的一声就躲到了远处,似乎对这件宝物忌讳莫深。

而一旁的雪狐狸,在看到琉璃盏的时候,就已经傻眼了。

“又……又一件天宝?”雪狐狸转头,目光复杂的望着叶星辰,心里也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比整个轮回之地的所有恶鬼、牲畜,甚至是仙王墓里面的那些人,都要清楚,这些天宝的威力有多恐怖。

一个巫神宫,就让‘巫族’屹立不倒了百万年,甚至,跟那些所谓的仙人,都斗了一个旗鼓相当,而叶星辰手上的这件青铜琉璃盏,在十大天宝上的排名,比巫神宫还要高出好几位。

一般人,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一眼天宝的模样,就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哪怕是巫灵儿穷其毕生之力,都只得到了一件巫神宫,谁能够想到,修为还只是星圣境的叶星辰,身上竟然有两件天宝。

‘呜’、‘呜’、‘呜’……

青铜琉璃盏一出来,那数以百万的恶鬼、修罗和牲畜,顿时都停了下来,脸上都露出了惊慌、恐惧的神色。

它们的灵智,早在千、百万年前就消失了,只剩下一些原始的本能,相比较而言,那些模样狰狞、怪异的修罗,虽然丧失了灵智,但它们的生性却是比饿鬼和牲畜,都要狡诈无数倍。

这些实力低微的修罗,见势不对,扭头就向远处逃了过去。“现在才跑,不觉得太晚了么?”叶星辰冷笑了两声,足足消耗了三分之二的魂源,险些落得一个魂飞魄散下场,才喂饱了这件琉璃盏的他,又岂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试图围攻他们的修罗,从这里逃脱出

去?

“呼呼呼!”

阴风一吹,琉璃盏上面的火苗,不但没有半点熄灭的苗头,反而,越加的旺盛了起来,周围那数以百万的饿鬼、牲畜,惨叫了一声,就被琉璃盏上散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硬生生的拉扯到了灯焰的里面。

只听见‘噗’的一声,进去的饿鬼、牲畜,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撑到,就化作了阴气,不断的滋养着琉璃盏里面的灯焰。

琉璃盏上面的温度,越来越低了。

“开……开始反哺了?”叶星辰神情一震,瞠目结舌的望着青铜琉璃盏,他也没有想到,这件像大爷一样的玩意,竟然会反哺给他魂力,让他那受创严重的魂源,也开始滋养了起来。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轮回之地里面的饿鬼、牲畜和修罗,都被琉璃盏,硬生生的拉扯了过来,吞进了灯焰里面。

已经熄灭了的第二盏灯焰,重新燃烧了起来。

第三盏。

第四盏……

啪啪啪啪啪!

那些恶鬼、牲畜和修罗,化作的阴气,被青铜琉璃盏吞噬之后,又有两盏灯焰燃烧了起来,原本昏沉沉的轮回之地,多了一丝的光亮。

叶星辰双眼紧闭的,坐在青铜琉璃盏的下面。

“吞了这么多恶鬼、修罗?”雪狐狸瞳孔缩了缩,来到白骨小兽的身旁,面露担忧的,道:“小东西,少爷不会有事吧?”

“现在不会……”白骨小兽摇了摇头,目光落到了青铜琉璃盏上,那空洞的眼眶里,同样闪过一丝担忧的,道:“以后会不会有事,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妈的,这玩意怎么越来越邪乎了?”

“邪乎?什么意思?”雪狐狸错愕,道。

“给你说,你也不懂。”白骨小兽撇了撇嘴,道:“提醒你一下,最好离那鬼东西远一点,要不然,吞光了这轮回之地里面的东西,它要是还没有吃饱,你这再小狐狸可就要遭殃了。”

“你不也一样。”雪狐狸没好气的,道。

“废话,当然不一样。”白骨小兽转过头,瞪了雪狐狸一眼,道:“哼,就算再给它一百个胆子,估计也不敢吞了小爷,真要跟我拼得鱼死网破,到时候,谁吞谁还真说不清楚。”

雪狐狸:“……”

‘啪’、‘啪’、‘啪’……

整个轮回之地里面的饿鬼、修罗,都已经所剩无几了,叶星辰的魂魄,也逐渐凝实了起来,身上的骨节‘噼里啪啦’的响了半天,身上的气势,突然就爆发了出来。

“星……星皇境了?”雪狐狸眼珠子一瞪,顿时就傻眼了,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星辰,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叶星辰的实力暴涨得有多快。

最让她震惊的是,叶星辰现在的魂魄,离了五、六百米远,她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叶星辰的魂魄带给她的威压。

而且,这还是叶星辰,没有刻意针对她的情况。

否则,若是叶星辰对她有,哪怕一丝丝的敌意,她这个青丘雪狐之主,估计都要有深陷泥潭的感觉了。

“这青铜琉璃盏,还真是逆天。”雪狐狸咋舌,道。“哼,那还用说?”白骨小兽冷笑了几声,不急不缓的,道:“所有的天宝里面,就只有这玩意最邪乎,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气运,居然能够被这玩意看中,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以后,只能看他自

己的造化咯。”

砰!

叶星辰身上的气势,彻底爆发了出来,一直到星皇境中期,才慢慢的停下来。

半柱香之后。

他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咦,那些饿鬼、修罗呢?”看到整个轮回之地,都已经变得空荡荡的时候,叶星辰也傻眼了,扭头望着不远处是白骨小兽,诧异的问道。

“被你的那破玩意,吞完了。”白骨小兽,道。

“呼。”

听完白骨小兽的话,叶星辰也长舒了一口气,虽说,他已经突破到了星皇境,但在这轮回之地里面,依旧没有丝毫的星力,若是不把这里的饿鬼、修罗都解决掉,迟早会变成他们的隐患。

他可不想再承受,那种被人千刀万剐的感觉了,要知道,这青铜琉璃盏就是一个大爷,即便是到了现在,他想要催动这件天宝,都得用自己的魂源,将它喂饱才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