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伴侣

激情伴侣
  • 主演:安东尼奥·班德拉斯,安吉丽娜·朱莉,托马斯·简,杰克·汤普森,Allison,Mackie,乔安·普林格尔,詹姆斯·哈文,Lisa,Owen,格里高
  • 导演:迈克尔·克里斯托
  • 地区:法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1
在十九世纪的古巴,当地咖啡业富商路易斯(安东尼奥•班德拉斯饰)要迎娶一个邮购新娘。路易斯从未见过这名美国女子茱莉亚(安吉丽娜•朱丽饰),当他在码头首次见到这位妻子的时候,茱莉亚的美貌令他倾心。但他不知道这位美丽新娘满脑诡计。新婚生活让路易斯幸福无比,他以为幸福日子可以一直这样持续下去。路易斯发现他的妻子并不是他想象中那样单纯。茱莉亚隐藏着一连串的谎言,最终目的都是路易斯的巨大财富。看似幸福的生活,就此暗藏了许多暗涌与变数。…

激情伴侣第一集

贺翔,死了?

过了这个年,他应该要庆祝六十六大寿了吧。

林夕想着前两天还在念叨着,贺翔怎么还没过来拿大蜜丸,无论从脉象还是整个人的精气神,贺翔的状态都比从前好了许多。

那些丸药被她用蜡纸团好放进自封袋里,可是药制好了,人却不在了。

虽然只是个位面中的人,虽然是个不算特别讨喜的角色,可林夕心中依旧弥漫着淡淡的怅惘。

贺翔委托的张律师按照一切程序,请林夕出示证件,然后宣读贺翔的遗嘱,林夕听着有片刻恍惚。

想必这就来自生活的嘲讽吧。

她帮贺翔调理身体,而贺翔自己也每天积极锻炼配合,刚开始初见成效,贺翔却死于车祸。

贺天姿和贺天意以及韩素梅三个人为了贺家这点钱几乎挖空心思,各使手段,最后继承了家产的居然是一直不争不抢、默不作声的贺天朗和她这个下堂妻。

呵!

轻哼一声的林夕抬起头看见扯着嘴角露出淡淡嘲讽的贺天朗,林夕这才发现,三个孩子,只有他长得像委托人。

连脸颊上的酒窝都一模一样。

一直都如同隐形人的贺老三是葬礼的主办人,协助他的是突然重现并且整个人气质都焕然一新的前妻胡艳芬,加上跟大儿子一起出现、刚刚卸任的韩素梅以及没有丝毫悲伤的贺天姿,参加葬礼的贺家亲友们有知道内情的脸上都带着意味不明的表情。

葬礼过后,贺家其他三口就匆忙离开。

质疑贺翔遗嘱和争夺遗产的戏码并没有上演倒是有点出乎林夕的意料。

等到所有宾客散去,饶是林夕如今打开一条通脉,也是感觉到精疲力竭,一身黑西装的贺天朗却始终是标枪般直直挺立。

“对不起,妈,当初我因为买不到急着看的漫画书跟你发脾气,我错了。”可能因为不经常跟人交流,贺天朗的语气有点生硬。

林夕听到一声迟到一辈子的道歉。

其实在接收剧情的时候,林夕就已经明白韩素梅有多么阴险,她很奇怪贺翔居然会觉得这个人温柔善良。

答应买给贺天姿的衣服和贺天朗的漫画都不买了,理由居然是为了给胡艳芬凑钱。

贺家穷到这份上,还能住那么大、在当时装修那么豪华的房子?

也就是骗骗小孩子吧!

她在贺翔面前表现得识大体顾大局,却让胡艳芬的孩子们来伤害他们的母亲,但凡真疼爱孩子的母亲被那样说了一顿,都会如胡艳芬一般再也不会登贺家的大门了。

胡艳芬果然很上道,直到死都没再出现在贺家门前。

林夕觉得韩素梅应该是被一个古代的孤魂野鬼给穿了。

如今这个浑身都充满古意,处处依赖男人的韩素梅手段明显比之前的那位差了很多,都是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宅斗技能,只是如今贺翔已死,恐怕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穿过来的了。

林夕是看得出贺天姿对贺天意和韩素梅的忌惮和恨意的,所以她没太插手贺家的事情,只略作挑拨就轻轻放过了。

怎么说这也是委托人的子女,她若出手基本上是动辄得咎,处理不好就是里外不是人。

一个重生一个穿越,让这两个悖逆之魂自己去掐呗,她只等着看戏就好。

只是没想到,她最先等到的,是贺翔的结局。

林夕摇摇头,表示不介意,那个时候他还小,经不得韩素梅这样处心积虑的挑拨,委托人连贺翔都能原谅,更何况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呢?

“妈妈,我能搬去你那里住吗?”

林夕愕然。

她想起贺翔似乎说过,小儿子生活能力极差,只要开始鼓捣他那台破电脑,常常连饭都忘了吃。

这样也可以吧,若是贺天朗心性还可以,委托人回来也算是有个人作伴,总比孤单一个的好,将来贺天朗结婚了,就搬回他自己的婚房去,林夕可不想让委托人重新做回别人的老妈子。

“我……会交生活费的,我要把这栋房子卖掉。”贺天朗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阴沉。

卖了也好,这栋曾经充溢着幸福的房子,现在留下的只有哀伤和龌龊。

林夕【凌水长天】的房子早已经找了装修公司按照自己的意图在装修,她选择了一楼,主要是看上每栋房子一楼都给带了一块绿地,这也是几乎所有一楼都乏人问津的原因。

本来一楼就比较潮湿,环境也相对嘈杂些,所以纯住宅楼一楼跟顶楼历来都是整栋楼里面价格最便宜的。

后来顶楼开始加盖阁楼或者空中花园,价格才堪堪与其他楼层拉平,而这里也不知道是哪个脑袋被驴踢的设计的,竟然在一楼给留了与住宅宽度相同的一小块地,而原本最便宜的一楼却成了价格最贵的楼层。

所以这几栋回迁楼的一楼几乎都空着。

老有所依、老有所为、老有所乐。

林夕没做过老人,但是她觉得,这样的老人应该算是生活得比较幸福了吧。

早上起来跟皇溪谷一起搬过来的人散步,然后在河心那座大凉亭里修习二十段锦,之后回来准备她跟贺天朗、孟娇的早点。

然后她整理那块绿地,贺天朗则送孟娇去上学。

晚上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准备三个人的晚饭,当然了,也有两三个娃娃老师一起般过来,也常常来家里玩,有时候会陪着林夕莳弄她的微型菜园子。

这个时候五花八门的智能手机已经出现,林夕买了一个国产大牌的电话,还弄了个叫“皇溪岁月”的朋友圈。

结果却成了给贺天朗指路的专用电话,这家伙一直送了孟娇半个月才逐渐变得不迷路了。

林夕从来不知道,大妈们的朋友圈居然如此热闹。

她的那些好友们轰炸式转发的有三大类:政治内幕类,防骗类,养生类。

每个标题要么震撼要么惊悚要么就是满满的正能量。

天啊,出大事了,已经被转疯,简直人神共愤!

注意!真相!致癌!

深度好文你身边有某某属相或星座的吗!

只需要一个人帮我转发!震惊了!不转不是华国人!

她成立的那个朋友圈更是一个用表情包打造出来的缤纷世界。

早上一派祥和,花枝招展;中午紧急转发,怒火滔天;晚上朋友慢走,再见晚安。

林夕已经彻底无语,难怪现在大叔大妈们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原来人家背后的生活是如此激情澎湃。

在一个晚上,她正刷朋友圈正刷得无比欢乐时,隐约听到了贺天朗房间里传来了哭声。

激情伴侣

激情伴侣第二集

“来了!”夏小猛感知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靠近,随即他的脸上露出笑容。

“雨涵姐,麻烦你让那名丹劲境界的人进来。”

“好,我马上去。”吴雨涵走出门,不多时,一个欧洲白人出现在夏小猛的面前。

“我叫卡尔,上次袭击夏先生,实在是因为陆大师对我的承诺。现在陆大师,恐怕已经很难完成这个承诺,所以我想请夏总,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并且……”

“你想要我手中的灵液是吧。”夏小猛直奔主题:“想要我手中的灵液,就帮我把云秀抓起来。记住,一定要做的隐秘一点,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云秀?”卡尔不太明白夏小猛的心思:“不应该是陆大师吗?”

“陆大师已经是穷途末路,我不需要亲自动手,就必然有人会收拾他。但是云秀不行,你现在把云秀带到指定的地方,那我可以给你一瓶灵液。另外,记住,我要活的,不要死的。”

“好,成交!”

卡尔问清楚了夏小猛指定的地点,随后卡尔就迅速行动。

夏小猛道:“卢姐,你现在这样的状况,最好还是随我一起行动。我现在要去谢云湘那里,你跟着我一起去。”

“好。”卢雅璇别无选择,只是去谢云湘那里,这让卢雅璇感到有些不舒服。

“雨涵,你也要一起去么?”夏小猛问。

“当然,我还没有和谢云湘正式见面过,这次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谢云湘,到底有多漂亮!”吴雨涵看过谢云湘的照片,确实很令人心动,充满着一股成熟的都市气息,那种轻熟女的韵味,基本上可以她一较高下了。

夏小猛点头:“那就一起吧。”

夏小猛开车从后门,直接离开了吴家,前往谢云湘的家里。而谢云湘家,也是夏小猛指定的,让卡尔带着云秀前往的地方。

谢云湘家里。

谢云湘被云秀直接按在了墙上,感受着云秀那股令人厌恶的气息,谢云湘愤怒地在云秀的下面,狠狠踢了一脚道:“云秀,不要以为你继承了师父的转运能力,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至少夏小猛,你是永远不可能打败的!”

“夏小猛?抱歉,你大概不知道,他现在正在忙着对付师父,哪里有空来管我?等他已经想到我的时候,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云秀捂着自己的下身,还好他已经有一定的准备,所以伤得并不严重。

不过饶是如此,云秀还是疼得龇牙咧嘴。

云秀缓过劲来道:“今天没有人能来救你,所以云湘,你乖乖地从了我,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学习,师父留下来的转运能力。你要是不从,那我就把煞运转到你的身上。到时候,就算是夏小猛,也不可能帮到你!”

云秀感觉身体好了一点,然后又朝着谢云湘扑去。

谢云湘反抗这云秀的胡来,在感觉自己拼不过云秀后,谢云湘道:“云秀,等等,你要是想得到我的心的话,就不要这么乱来。你不是想得到我吗?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谈好后,你要什么姿势,我都可以给你!”

云秀想了想,觉得这么强上,确实不如让谢云湘主动配合好。毕竟强行上,很多姿势就特别危险了,倒不如让谢云湘主动一点,他也能舒服一点。

“好,你想要什么条件?如果是转运技能的话,我可以和你分享,但是必须等到我能品尝到你的味道后,我才能把转运之术交给你。”云秀道。

谢云湘整理了一下衣服,将凌乱的裙子重新拉直,让自己的团儿,更加的凸显出澎湃的轮廓。

谢云湘道:“不仅仅是转运之术,你要想得到我的话,师父就必须死!师父不死的话,我是不会和你乱来的,万一师父怪罪下来,我和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你放心,那老东西活不了多久了。而且就算他活着,也没有能力来制裁我。那个老东西上次想要转夏小猛的运势,结果被转运灵阵反噬,现在已经失去了转运的能力。所以以后的天下,就是我们两人的天下了。”

云秀伸手,准备勾住谢云湘的下巴,但是被谢云湘拦住。

谢云湘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就凭他将转运之术传授我这一点,就可以证明。如果他自己行的话,又何必让我来进行转运的工作?”

听到云秀的回答,谢云湘也基本上确认,陆大师确实已经不行了。

但是谢云湘还是摇头:“我必须自己确认。”

云秀道:“你想怎么确认,让我带你去见他?可是可以,不过我想这个时候,这个老家伙已经遭遇大麻烦,我们回去的话,只会被人针对。”

“那稍微等两个小时吧,两个小时后,师父要是出了事,我就从了你。如果两个小时后,师父没出事,你必须带我去见师父!”

“可以。”云秀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坐到谢云湘身边。

“还有两个小时,你急什么……”谢云湘推开云秀。

云秀点头,老实了不少,反正也就两个小时,他还等得起。

“我可以不动你,但是这两个小时后,你的手机我要没收。否则,你要是给夏小猛通风报信,我不是完了?”云秀轻笑。

谢云湘还想拒绝,但是手机已经被云秀抢了去。

“除非你还想和夏小猛联系,不然这手机就要暂时保留在我这里。”云秀将谢云湘的手机放好,然后目光肆意地在谢云湘身上欣赏。

谢云湘实在太有魅力了。

相比于吴雨涵的那种淡淡的疏冷和高贵,谢云湘一方面是他的师妹,又是师父的女人,这无论怎么看,偷吃谢云湘更有滋味一点。

那种突破界限的感觉,让云秀感觉非常刺激。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云秀越来越感觉,谢云湘其实是在拖延时间。

“谢云湘,你是不是还在等夏小猛?”云秀感觉有点愤怒,而且越想他越觉得不对劲。如果谢云湘不想和他分享转运之术的话,那这两个小时,根本等的毫无意义!

云秀察觉到自己上当受骗,顿时心里微怒。

不过,云秀忍住了。

谢云湘道:“我没有等夏小猛,我只是担心你说谎。而且你也不是一天两天说谎了吧?谁不知道你云秀巧舌如簧?”

云秀被谢云湘问住,只好作罢。

云秀道:“干坐着实在太无趣,不如你陪我喝酒吧,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等。”

谢云湘犹豫。

“怎么,这个要求都不能被满足?”云秀感觉十分恼火。

“好,可以。”谢云湘暂时不想和云秀有激烈冲突,就上去取啤酒。

云秀把酒瓶开开,趁着谢云湘拿杯子的时候,他在酒里面加了点料。

谢云湘将被子拿过来。

云秀当着谢云湘的面,给杯子倒满酒,然后和谢云湘碰了一杯。

一饮而尽。

云秀喝完,还看着谢云湘把酒喝干净。

云秀心中大喜,这事成了!

紧接着,云秀就等着药效发作。

大概两分钟左右,云秀自己的药效就率先发作。感觉谢云湘的身子,越来越对他有致命吸引力,云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谢云湘压在自己的身下。

“你干什么?云秀,你这个混蛋!”谢云湘想要反抗,但是这一回,云秀的力气出奇地大!

相反,谢云湘倒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软,越来越酥,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

谢云湘流着泪怒叫:“云秀,你这个混蛋,你还是不是男人!”

“怀疑我不是男人?”云秀兴奋道:“现在我来证明给你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云秀将自己的裤子一褪,让谢云湘看着自己的身体。

谢云湘俏脸憋得通红。

同时,她感觉自己的需求也越来越旺盛,她竟然有点拒绝不了这种感觉。

“不行,我就算死,也绝不能让你得逞!”谢云湘奋力转过身体,然后从沙发上落到了地上。

“还想反抗,我倒想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云秀一脚把沙发踢开,然后在地上抱住谢云湘。

谢云湘用头去撞坚硬的地板。

“想死,没那么容易!”云秀吃了药,已经不管不顾地去脱谢云湘的衣服。

“不要……”谢云湘叫着,心说自己就要被云秀这个小人给了侮辱吗?

而就在此时!

砰!

“谢云湘!”

夏小猛感觉到里面的情况不对,随即一脚把门踹开,直接走了进去。

夏小猛震惊地看到,谢云湘被云秀这个人渣,按倒在地上,身上的裙子都被云秀给撕烂了。

夏小猛盛怒之下,一脚就将云秀踹飞了好几米远!

砰!

云秀头重重地撞在墙上,一时间流血不止!

吴雨涵道:“小猛,你别动怒,不要把人弄死。而且你不是让那个卡尔,抓住活的吗?”

“我现在想把他弄死!”夏小猛愤怒过后,勉强冷静下来:“我确实需要活的,有些事情,我还需要问他。他就算是死,也要物尽其用!”

夏小猛止住了云秀的伤势,然后点住云秀的人中,让云秀苏醒过来。

夏小猛刚准备询问云秀信息,却听到卢雅璇叫道:“小猛,你快过来看,谢云湘被下药了!”

夏小猛转头一看,果然谢云湘正在脱衣服!

“给我闭上眼睛!”夏小猛又一巴掌,把云秀给扇晕过去!

激情伴侣

激情伴侣第三集

华夏,某一处深山老林之中,突然间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大笑声。

“哈哈哈,好,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苏霸道,你的时代过去了。”

与此同时,在与之相反的南方,在一处落后贫困的山村里,同样有人激动莫名的大笑着。

“苏霸道,你终于死了,老夫终于可以亲手报我的杀子之仇了。”

当初参与中东战场的三个古武宗门两个背叛隐居深山老林,至于最后的哪一个,直接就已经家破人亡。

这种事情就是这么残酷,没有任何所谓谅解,成王败寇,当初的计划原本他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原本以为那个人必死无疑,哪里知道哪个人不仅没有死,还活了下来,那他们就必须承受失败后的代价。

只不过这几年有苏启然蛮横的压制着,又有魔部跟峨眉基地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不得不低调。

至于现在,苏启然既然失踪了,那么他们也就名正言顺的出山了。

小山村很破旧,但却也跟外界一直都有保持着通话,毕竟他们是被迫隐居,而不是自愿隐居,不可能不理世事。

村子人口并不多,只有大概三百人左右,而这三百人,有两个姓氏,一个姓钱,一个姓孙。

在这里,以钱姓为主,孙姓为辅。

村子门口,一个满脸沧桑的老者依靠在一颗巨石旁边,在他的身边,盘膝坐着一个青年,青年的年纪不大,只有二十五岁左右,此时两人一同眺望着远方,似乎在路的尽头,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在吸引着他们。

这是一处人迹罕见,或者应该形容成为贫困落后的山村更为适合,因为在这里,竟然连最普及的电力供给都没有。

全村的对外通讯,只掌握在老者的手里,老者就是轰出要亲手报仇的那个人。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初巅峰时期他们这个宗门有三千多人,可是现在竟然沦落到只有两百多个人,而流水境的人……竟然不足十个,要知道,巅峰期的时候,他们这个宗门可是有着整整一百五十个流水境的强者啊,至于入微境,更是数不胜数。

而现在,不说流水境只有不足十个,连入微境也仅仅只是有三十多个而已。

可想而知,当初苏启然跟魔部的报复有多么疯狂了,活生生将古武界站在最顶点的一个宗门给祸害成如此这般凄凉的模样。

“麟儿,还记得当年你爸被杀的情况吗?”老者收回目光,缓缓开口道。

年轻人眼中露出一股桀骜不驯,听到这句话后,缓缓点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因为他很清楚,他的爷爷并不希望看到他这种悲哀的神色。

“很好,下去通知所有人,即日起,我们麒麟宗,复出!”老者突然间站起来,大袖一甩,径直走向前。

青年在愣了一下之后,立马跑回村子里面,向所有人宣布这个天大的喜事。

他姓钱,叫钱麒麟,他是麒麟宗的麒麟,是麒麟宗的希望,因为年纪二十五岁的他,已经进入流水境,甚至他有可能是自从宗门创立以来,第五个有希望在三十岁之前进入那个超凡入圣的境界的人选。

麒麟宗的付出显得很平淡,并没有太多的波澜,除了麒麟中时不时传来的欢呼声之外,外界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昔日搅动风雨的麒麟宗再次付出了。

与此同时,跟麒麟宗差不多情况的另外一个宗门,霸刀门也同时宣布复出,不过霸刀门的复出则是水到渠成。

这些年来,霸刀门虽然被迫远走他乡,被迫进入深山古林,但他们依然有子弟有门人在外界,他们的情况比起麒麟宗要好的太多太多。

当时他们针对的是苏启然,而不是苏昊,参与到那件事情之中也不是霸道门的主力,再者他们最初的时候就已经是半隐世状态,对于苏昊的仇恨,根本就没有其他两个古武宗门那么刻骨铭心,只不过他们放在世俗界的力量被连根拔起,宗门内的直系弟子更加是死伤惨重,当然了,这个所谓的死伤惨重很是有一些歧义,至于为什么会是这种情况,这中间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三个参与到当年的事件当中的古武宗门,另外一个已经彻底消亡,麒麟宗已经被打压的只剩下超级古武宗门的名头,至于霸道门,算是保存的最为完好的一个了。

所以这一次赵家最主要的还是联系霸道门。

……

“伯父,已经跟霸刀门还有麒麟宗两个古武宗门都谈妥了,霸刀门那边要求我们支付十个亿的佣金,至于麒麟门那边,他们要求我们必须满足他们三个要求。”

赵氏家族,赵宏书房,赵英明低着头恭敬的回复着,此时他的眼中有着无法压抑的兴奋之色。

古武学者对于普通人来说,永远都是高不可攀,就算赵家是豪阀,对于古武学者,特别是那些实力达到流水境的古武学者,依然是千金难求。

不要说霸刀门那边只是要求一亿佣金了,只要霸刀门肯出来帮他们吵架,五十个亿他们都舍得拿出来。

“一个亿的佣金跟三个要求?”赵宏微微皱了皱眉头:“霸刀门那边的情况可以理解,他们这两年来一直都有人在世俗界活动,虽然说是退隐的,但并不缺影响力,只是缺钱……麒麟宗是什么要求?”

“他们要求苏昊必须交给他们处理,如果我们吞并了宏伟集团,那么宏伟集团必须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他们麒麟宗的,最后一个要求,他们出山之后,所有的日常开销都由我们负责。”

听到这句话,赵宏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三个要求,第一个跟第三个其实都没有什么所谓,既然他们赵家敢联系他们,那么就敢为此事负责,赵宏还真不信没有苏霸道在的燕京,还有谁能够拿他怎么样,至于第二个要求就有些为难人了,竟然要求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他们也不怕撑死?”揉了揉眉心,赵宏才沉声道:“答应他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