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俩浴缸里写真

姐妹俩浴缸里写真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写真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姐妹俩浴缸里写真第一集

第一千零九章 拜师

“果然是天才,你这个徒弟我收了!哈哈哈!”说着,他便开始跟静荷对战起来,静荷此时的心情,十分无奈又无语。

第一次见面,她就想把师傅杀了,这传出去让自己怎么活,不过还好,看师父酣畅淋漓的笑容,应该不会小心眼记恨自己。

临仙君出手不重,只是屡屡出奇招,静荷应对之间,颇为吃力,然而好在他有跆拳道做功底,因此也算勉强能支撑。

就在两人你来我往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门外一声响动,缓缓走来一个人影,静荷抬眼看去,却正是君卿华,而临仙君却连看都没看去一眼,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放开与静荷的缠斗,暴退五六米。

“不错不错!进步很大嘛!”临仙君满意的点点头,目光在君卿华浑身上下打量着。

“师父,徒儿再东宫等您很久,为何直接来这里?”君卿华却并不回应他的话,而是嘴角含笑,且颇为高冷的问道。

临仙君似乎被这笑容震惊了,目光诧异,啧啧不停:“没想到我的小卿华也会笑了,不错不错,看来人生果然是需要爱情滋养,瞧你现在哪还有一点往日的淡漠!”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君卿华,临仙君有些老不正经的说道。

静荷瞬间红了脸,尴尬的看了看这犹如狐狸一般的临仙君,不由长叹一声,走到君卿华身旁,恭敬道:“徒儿孔静荷,拜见师父!”

“好好好,初次见面,这是给你的礼物,接着!”说着,电光火石之间,临仙君抬手见扔给静荷一个东西,静荷双手抬起,正好落在静荷手心之中。

定睛看去,却是一个很奇怪的令牌,这令牌很奇怪,整体是一个小鱼的形状,像是武昌鱼,看起来像是铜铸的,上面鱼鳞清晰可见,而令牌中间却只有一个大大的王字,静荷不解。

“师父,这是什么?”

“行了拜师礼,我就告诉你!”临仙君双手背后,居高临下的看着静荷,说道。

“雪杀,被茶!”君卿华忙吩咐一声,静荷能得到师父的认可和喜欢,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师父会出手那么大方,直接就送了这么重的礼物。

“是!”雪杀点了点头,而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用托盘端来一碗茶,茶碗是银质的,上面雕刻着精美的梅花,十分的精致雅观,且显得隆重。

静荷手中捧着令牌,双膝跪地,磕了三个响头,将令牌放在托盘上,端起茶杯,敬茶:“师父,请喝茶!”

“诶!好,好徒儿,哈哈哈!”不知道他在得意什么,十分豪放的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继而说道:“好茶,好茶!”

君卿华扶着静荷站起来,于是这隆重而又简单的拜师礼,就在暗房中完成了,静荷再次拿起令牌,满脸疑惑的盯着师父临仙君。

临仙君见此,缓缓说道:“这是药王谷谷主之令牌,翻过来,还有一个药字!只有输入内功之后才能看到!”

临仙君说罢,静荷忙再小鱼令牌上,输入内功,果然原本没有字的一面,竟然出现一个金灿灿的药字,与背面的王合在一起,正好是药王两字。

“药王谷谷主令牌?师父是从哪里得到的!”一时间静荷愣在当场,有些不明白,或者说,她更好奇师父跟药王谷有什么联系,药王谷,是师父李沐阳心神向往的圣地,连蚕丝百衲衣都传给了他,却没有办法回到药王谷,而临仙君却直接拿出药王谷谷主令牌!这中间的定然有很多故事。

“为师现在不想说这些,这个地方又脏又丑,为师要吃饭!”临仙君笑了笑,身影一闪,瞬间消失不见。

君卿华看着静荷探究的目光,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师父想必是去院中了,咱们也出去吧,这件东西既然是药王谷的,你切记收好!”

“怎么办,我现在有点后悔了,他一点都不像为人师表的样子,而且,完全就是一幅纨绔子弟公子哥的样子嘛,他真是你师父,不会认错了吧!”静荷小声的凑近君卿华的耳朵说道。

“哈哈!”君卿华但笑不语!对于师父这样的人,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些,但真本事是有的,只是平常难免会很难伺候!

“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我的坏话啊!”

远处传来一个戏谑的生意,声音清浅,带着玩味的调侃,声音虽然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但却仿佛能传入静荷心中一般,震得静荷两眼发晕。

身体一晃,软软的靠在君卿华肩膀上,君卿华见静荷不对劲儿,忙调动周身内力,将静荷保护在内力保护范围之内,并且给静荷输入内力。

“咦?”那声音惊异一声,而后不再言语。

注意看时,却发现整个暗房里的人,身体都有些摇摇欲坠。

君卿华脸色阴沉的抱着缓缓恢复过来的静荷,怒气冲冲的朝前院走去,途中来往服侍的太监宫女见太子冷若冰霜的脸,纷纷扑簌簌跪倒在地,不敢发出任何响声。

进入前院,正巧看到临仙君那一身深蓝色的袍子,站在满天雪地中间,显得那么奇异,他似乎饶有兴致的看着寝殿门口的两个雕像,美少女和小熊,这两个雪雕,就算是下人们小心翼翼地保护,经过快一个月的日光和风霜,也有些残破不堪。

只是脸部细致的刻画,还是让人忍不住惊叹,临仙君就这么欣赏着,笑着说:“倒是很有才情!”

“师父!很久没有跟您切磋了,咱们师徒俩,切磋切磋可好?”君卿华放下静荷,静荷气息已经稳定,已然能独自站立。

岚梅见此情形,忙跑过来,看着静荷道:“公主,您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去准备饭菜,今天有客人!”看了看着急过来的岚梅,静荷淡淡吩咐一声。

“是!公主!”岚梅点点头,发现静荷并没有什么不舒服,这才离开。

临仙君岿然不动,依旧是这样背对着君卿华,而君卿华却向前走了十步,与临仙君保持五米的距离,君卿华的身影高过临仙君半头,他身形高大,肩膀宽阔,如此一来,正好将临仙君的身子完全遮挡,站在君卿华正背后的静荷,已然完全看不到临仙君的身影。

唯见一阵风吹来,临仙君宽大的蓝袍翩飞起的一片衣角。

姐妹俩浴缸里写真

姐妹俩浴缸里写真第二集

华夏功夫的真假问题,还在网络上酝酿着。

曹小东此时的风头盛极一时,整个微博或者其他论坛的人都在争论着关于他的事情。

当然,随着曹小东的不断约战,不断的胜利,众人对华夏功夫的信心也越来越不足了。

网络上,倒也出现了无数的新闻,支持曹小东打假的人越来越多。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那些所谓的功夫大师,也就只会耍耍嘴皮子,根本就不敢跟曹小东正面交战!华夏功夫都是骗人的,你们这群傻子也该醒醒了!”

“就是!曹小东是来拯救我们华夏传统文化的,华夏功夫早就灭绝了,现在的都是假的,早就应该被清除干净了!”

“华夏功夫=笑话!也就能骗骗那群老外罢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一群华夏人会相信这个,真是愚昧得可悲啊!”

“其实华夏中医也是一样的,现在中医根本就不可信,我看也应该直接把它踢除出华夏的而传统文化才对!”

“支持曹小东,华夏功夫的骗局早就应该结束了,不服,来战啊!”

一些依旧支持着华夏功夫的人看着,就特别的憋屈。

但是,这些平时号称是武林高手的大师们,却一个二个的只会在网上耍嘴皮子,一到曹小东约战的时候,就有各种借口。

“本掌门已不问世事多年,不会被凡尘俗事所扰,更何况,曹小东这点能力,也不配成为本掌门的对手。”某个不问世事的掌门发出了微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不被凡尘俗事所扰的。

“武术的真正奥义在于修心,曹小东心术不正,我不屑与这种人切磋!”

“华夏地大物博,真正的隐世高手数不胜数,在这里,我奉劝曹小东低调行事,否则遇上真正的高手,早晚会吃亏的。”

诸如此类大师,都在微博上发出了这种回应。

更可恨的是,他们还将评论的功能给关闭了!

这让众人一阵嘲讽。

最后,曹小东还逐个将他们艾特了一遍:可敢一战?输了我曹小东永远退出武术界!

然而,最后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上的评论。

这种结果当然是会被无数人拿出来嘲笑的。

“不瞒大家,其实我是张三丰,我已经长生不老了,现在被困在五行山下,谁给我转账一百万助我出关,我教他长生不老之法!”

“哈哈,那我秦始皇1!”

“呵呵,真是可笑了,这群大师根本就是一群没有真才实学的废物罢了,华夏功夫,就是被这一群人搞坏了名声。”

“有种一战,别比比!如果你们能赢,我就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华夏功夫,没有的话,呵呵……”

“真是一群废物,这些大师,我看也就是键盘侠了吧?”

众人一阵嘲讽,那些想替华夏功夫说话的人,都会脸红。

这些大师,特让人失望。

“杨!杨!你在吗!”

此时,杨乐还在写综艺节目的策划,非死不可这边马上就收到了消息。

他一看,发现这还是小公主夏洛特来的。

“怎么啦小公主?”虽然没有看到夏洛特真人,不过看到她消息的时候,杨乐总是有种想要笑的冲动。

夏洛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

“杨!你快点去打那个曹小东呀!我真的太生气了!大家都说你打不赢他!”夏洛特消息回复的速度也非常快。

“曹小东?为什么我要去打他?”杨乐一愣。

最近的微博他也关注。

热门话题几乎都是曹小东,除了一个月前他的新歌发布霸屏之外,其他时间都是曹小东的热门。

不过他也没有怎么在意,这就是一场炒作嘛,一般人都能看出来。

不过,听着夏洛特这话,这把火好像是烧到了自己身上来了?

“我不管,杨,你一定要把他狠狠的揍一顿!”小公主似乎在耍自己的小脾气了。

杨乐哭笑不得。

他刷新了一下非死不可的这些话题。

发现还真的有好多人拿他跟曹小东来做比较了。

但是,由于他实战太少,只有一场,还有他是明星的身份,没有谁认为他能够打得赢曹小东的。

华夏功夫就是一个笑话这样的观点,已经慢慢的渗透到了不少老外的心中了。

当然,也有人在替华夏功夫说话的,比如小公主夏洛特。

夏洛特本身就是杨乐的超级粉丝了。

在非死不可上看到这么多人说杨乐没有真功夫,不如曹小东,小公主当时就在白金汉宫耍起了脾气。

直接就发了非死不可:“杨比曹小东强大!杨是有真功夫的,不许你们这样说杨!”

顺便还把小王子乔治的非死不可也盗来发了一遍……

这马上就在非死不可上掀起了一阵热潮。

“噢,天呐,我可爱的小公主,怎么会被一个华夏人给骗了!”

“小公主,华夏杨的确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但是他只是一个明星,不是武术家,他的功夫都是假的!华夏功夫也是假的,不存在的!”

“亲爱的小公主,希望你别被骗了,华夏人是最狡猾的,华夏功夫也只是一个骗局而已。”

这样的言论不断的出现在小公主的非死不可评论下边。

可把小公主给气坏了。

不过一个人她也不可能说服得了这么多人,气急之下,她就找到了杨乐,想让杨乐直接把曹小东一顿打,这样的话就能证明她说的是对的了。

看完非死不可的内容之后,杨乐也已经大致将事情给想明白了。

这时,小公主的消息都已经跟刷屏似的发来了。

杨乐教会了小公主玩微Q之后,小公主就一下子迷恋上了这款聊天软件,尤其是发屏幕震动,发表情!

屏幕不知道被震动了多少次。

然后下边的消息不断的在刷着。

“杨!快去把他打一顿!”

“杨!快点啦,我要去打脸!”

“杨,你就出手吧,我知道你一定能打败他的!”

“杨……呜呜,你在干嘛呢,你是不是生气啦?”

看到这一堆的回复,杨乐哭笑不得。

而就在他准备回复夏洛特的时候……

微Q一个新闻弹窗突然跳了出来,让杨乐一脸懵逼。

只见那新闻上边写着:曹小东宣布要挑战杨乐!

姐妹俩浴缸里写真

姐妹俩浴缸里写真第三集

第393章 告别

晚上,陆励阳的车子准时的停在了办公大楼前面,顾依雪推门上车,看向陆励阳的时候,目光中难得没有了抵触的情绪。

她不和他吵,一时间,陆励阳居然多少有些不习惯,或者说,是隐隐的不安。

“在外面吃吧,你想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陆励阳询问。

顾依雪微侧过头,看向窗外,公司大楼前的迎春花不知何时发出了嫩绿的枝丫,冬天就要过去了,春天,已经不远了。

“我想去看看傅 部长。”短暂的沉默后,顾依雪说道。

陆励阳倒是有些错愕,顾依雪极少会主动去见傅正勋,今天,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儿出来了。

“嗯。”陆励阳点头,拿出手机,给傅家别墅打了个电话。

叶曼清知道他们要过去,态度不温不火。在顾依雪的问题上,他们母子争执过无数次,每一次都是不欢而散。

傅正勋倒是极为高兴的,忙叮嘱佣人烧饭烧菜。

车子缓缓的驶入傅家的院落,佣人早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多时。

陆励阳和顾依雪先后下车,在佣人的引领下,走进别墅内。

客厅里,叶曼清淡瞥了他们一眼,然后,直接起身上楼,现在,她连敷衍的心情都没有了。

楼梯的转弯处,她与正从楼上走下来的傅正勋擦身而过,叶曼清却连眼眸都没抬一下。

傅正勋停住脚步,看向她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

如今,傅正勋和叶曼清的夫妻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张,甚至无法维持表面的和谐。

但在陆励阳和顾依雪的面前,傅正勋并没有多说什么,噙着笑,“励阳和依依来啦。”

“傅叔。”陆励阳点头招呼了一句。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楼上,“我去看一下我妈。”

陆励阳上楼后,客厅内,只剩下傅正勋和顾依雪两人。

明明是世界上最亲的人,气氛却十分的尴尬。

顾依雪的双手交叠在身前,有些紧张的紧握着,抿了抿唇,说道,“我这次来,是和您告别的。”

“告别?你打算去哪儿?”傅正勋问。

“瑞士,公派。”顾依雪如实的回答。

傅正勋皱了皱眉,然后又问,“励阳,他知道吗?”

顾依雪低敛着深眸,微微的摇了摇头。

傅正勋顿时就明白了,所谓的公派,不过是躲开陆励阳的借口。

“打算去多久?”傅正勋又问。

“如果适应的话,大概会定居在那里。”顾依雪回答。

傅正勋没说什么,只是沉重的叹息了一声。

最后,才问道,“依雪,我希望这是你认真思考后的决定。”

顾依雪弯起唇角,唇边的笑容流露出淡淡的苦涩。

随后,饭菜摆上桌。佣人上楼喊叶曼清与陆励阳母子吃饭。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房间里说了什么,只见叶曼清的脸色十分的难看。陆少倒是比较沉得住气,一张俊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吃饭吧。”傅正勋拿起筷子,率先动筷。

随后,桌旁的几个人都拿起筷子吃了起来。陆励阳时而会给顾依雪夹菜。

顾依雪只管低头吃,也不说话。

餐桌上,分外的沉寂,只有筷子触碰碗盘时偶尔发出的声响。

饭后,顾依雪说要早点回去休息。陆励阳就带她离开了。

两个人一起开车回家,一起乘坐电梯上楼。

走出电梯,陆励阳牵住依雪的手,问,“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

顾依雪却不着痕迹的挣脱开他的手,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眸看着他,非常认真的说,“我家里没有茶叶。”

陆励阳听完,忍不住失笑,“顾依雪,你装傻的时候,真是挺可爱的。”

他说完,迈开长腿走到自己的门前,拿起钥匙,开门进屋。

随后,顾依雪也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开始动手整理东西。

顾依雪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并不算长,所以,她的东西少的可怜。最多的物品,是陆励阳当初搬来的那些衣物收拾。

她带着它们辗转搬过几次家,但这一次,她没办法再带着它们了。

顾依雪从其中挑出了几件衣服和首饰,装进了箱子里,剩下的,就只能继续尘封在这间房间之中。

一切收拾妥当后,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

顾依雪简单的洗了澡,爬上床,却怎么都睡不着。她仰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开始回忆这座即将离开的城市。

然而,所有属于她的回忆,似乎都与陆励阳牵扯不清。

从她十七岁开始,与他戏剧性的相遇。到后来,她在国外出车祸,他默默的照顾着她,却又不让她知道。

再后来,他们结婚,怀孕,流产,又离婚,坐牢,出狱……他们几乎经历了人生所有的起起落落,然而,终究无法善始善终。

大概,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顾依雪翻了个身,目光淡落的看着窗前一缕皎洁的白月光,心想:爱一个人也不一定要拥有,放他自由,挺好的。

……

顾依雪离开的那天,下了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雨滴淅淅沥沥的,打落在车窗上,像极了离人悲泣的眼泪。

顾依雪下意识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冰凉的车窗,铅白的指尖,沿着雨珠滑落的轨迹落下来。

“舍不得?”程皓轩亲自开车送她,他又怎么会看不出依雪惆怅而低落的情绪。

“嗯,有点,毕竟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顾依雪回答道。

“舍不得就留下来。”程皓轩说。

顾依雪却状似无意的耸了耸肩,调笑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程皓轩轻叹着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她肩头。

车子在B市国际机场的地下停车场停下。程皓轩率先下车,从后备箱中搬出了两只大行李箱,然后,搬上了行李车。

他一手托着行李车,一手拉着依雪。

项目组的成远都在普通登机口登机,只有负责人一家坐的是头等舱。

程皓轩带着顾依雪,先去见了他们。

顾依雪没想到,负责这次项目的是一个刚刚三十出头的女性,梳着短发,带着银边眼镜,十分精明干练的样子。而她的老公看起来却是一个十分老实憨厚的男人,他们有一个五岁的女儿,扎着羊角辫,十分的可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