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鸭恋

鸡鸭恋
  • 主演:任达华,刘嘉玲,方中信
  • 导演:唐基明
  • 地区:香港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1
SAM(任达华饰)风度翩翩,是“舞男”界顶尖红人。某日,SAM于食店遇大陆妹亚红(刘嘉玲饰),见其饥饿缺钱,慷慨请客,红感慨万分。红决求SAM将其训练为高级应召女郎,训练期间两人日夕相对,红爱上SAM,情愿放弃赚钱目标终生待侯,可惜被SAM红学有所成,转瞬间成高级应召花,并成功征服年青富商DICKSON(方中信饰)的心SAM对红的行径产生莫名醋意…

鸡鸭恋第一集

“你看到我都不高兴吗?”楚金凤幽幽的看着萧衍青,眼中满是哀怨,“难道你不是到机场来接我的?你怎么还跟这个女人混在一块儿啊?”

她往姜昭身上瞟了一眼。

很显然,姜昭就是她口中的“这个女人”。

姜昭坐在一旁也不出声,饶有兴趣的等着看楚金凤接下来的发挥。

看出姜昭眼底藏着的笑意,萧衍青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楚大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我之间除了之前因为你犯了事而被我抓进研究部监牢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交际吧?我不知道你这自来熟的语气是怎么得来的,但我得提醒你一句,楚大小姐,你我之间,并无私交!你也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楚金凤脸色一变,脸上的血色竟然在片刻间褪得干干净净。

“你是说你不喜欢我吗?不,我不相信!”楚金凤崩溃的大哭大喊,“我这么喜欢你,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我们是天生的一对!”

得,这女人是疯了吧?!

萧衍青见跟她扯不清楚,干脆给她贴了张禁言符,再次把她带回了研究部。

可楚金凤毕竟是楚家大小姐,她之前犯的事儿已经由楚丙恩出面抵消掉了,现在的她并没有再做什么坏事,只是看起来脑子有些不清楚,竟然纠缠起了萧衍青,也不知道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萧衍青不可能以这样的理由,再把楚金凤关进研究部监牢里面去。

他把楚金凤带到了会议室,然后就亲自打了电话给楚丙恩。

在听到萧衍青对电话那头喊出“楚族长”三个字的时候,原本只是失魂落魄的楚金凤骤然间抬起了头,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萧衍青。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通知她爸?!

这太过分了!

她可是为了他才偷偷逃出家里,又来了京城的啊!

萧衍青并不知道楚金凤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他也完全不会在意的。

楚丙恩在得知楚金凤竟然跑到了京城,而且还主动去招惹了萧衍青之后,差点儿没气得直接背过气去!

这个孽障!

他辛辛苦苦培养了她这么多年,指望的是等着她将来能够扛起楚家这个担子,在灵师界重振巫蛊师的威名,不是让她在外肆意妄为的!

更何况她之前就已经犯了一次大错,整个楚家都被她连累得不轻,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元气,更别提将楚家发扬光大了!

之前楚丙恩将楚金凤带回苗寨,的确是把她给禁足了的,要求她在达到他的标准以前,不许出寨子一步!

以前的楚金凤也很听话,常年待在寨子里苦修巫蛊之术也不嫌厌烦,所以楚丙恩从前对楚金凤也挺放心的。哪怕这次楚金凤闯了祸回来,楚丙恩看她在研究部监牢里受了大苦头,整个人吓得不轻,到底心软了几分,也没有对她太过严厉。

所以,这所谓的禁足,其实也就是嘴上说说,出不出寨子全靠楚金凤自觉而已。

楚金凤刚回寨子的时候也挺老实的,休养了好几天才把精气神给慢慢养回来,重新开始练习蛊术。只是她在京城受到的挫折太大了,心神一时间没办法完全定下来,所以练习速度很慢。

楚丙恩虽然恨铁不成钢,却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只得慢慢的教她。

前段时间,楚家接了个新单子,还是个大单,必须得让楚丙恩亲自出马。

楚丙恩已经很久不亲自接大单了,但这次楚家损失惨重,不想办法把家底补起来的话,他是连睡觉都睡不安稳的,当然就接了。

鉴于楚金凤的心理状态还没有完全恢复,他这次出门也没有带上楚金凤,而是叮嘱她在家好好修炼蛊术,就放心的带人离开了。

只是没想到,等他办完事情回来的时候,楚金凤竟然就不见了!

这个死丫头,她不好好的在家禁足,又跑哪里惹事儿去了?!

楚丙恩立刻让人寻找楚金凤的下落。

他和楚金凤是父女,早在楚金凤年幼的时候,他就在楚金凤身上放了一只千里蛊,让楚金凤即便在离他千里之外的地方,也能很快被他感应到。

楚丙恩一边派出人手,一边也在驱动千里蛊寻找楚金凤的下落。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楚金凤体内待了十几年的千里蛊突然失效,他根本感应不到千里蛊的存在,更别提通过千里蛊找到楚金凤了!

这下可让楚丙恩大惊失色!

千里蛊是他亲手下的,不可能他却感应不到。除非,有人暗中对千里蛊下了手!

这个下手的人到底是谁,还真不好说。

楚金凤本人倒是知道她体内有千里蛊存在,毕竟她是楚丙恩苦心培养的巫蛊师,楚丙恩当然对她说过千里蛊的事情。

因为,不但楚丙恩可以通过千里蛊找到楚金凤,楚金凤也可以通过千里蛊,向楚丙恩求救。

所以,楚丙恩并不能排除,这是楚金凤为了防止他找到她,而故意对千里蛊下手的可能性。

千里蛊本身就只有一个感应和传讯功能,并没有别的作用。要对千里蛊下手,也容易得很。

但楚金凤若是想对千里蛊下手的话,恐怕早就下手了,根本用不着等到今天。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楚金凤体内的千里蛊,是被外人给处理掉了。

这个可能性,比前者更让楚丙恩担心。

毕竟,如果只是前者的话,那就只是楚金凤自己在闹小脾气,风险性不大。可如果是后者的话,有人能悄无声息的将楚金凤带出楚家,还毁了她体内的千里蛊,说明对方对楚金凤图谋甚大!

以楚金凤那简单的脑子,很容易就会被人给坑了。

楚丙恩心急如焚。

萧衍青打来的电话虽然让他震惊气愤,却也让他悄悄的松了口气。

找到人了就好!

至于其他的,总能处理的!

心急的楚丙恩甚至都没能萧衍青开口,反应过来后就直接道:“萧部长,楚金凤那个孽障就麻烦您先照看一下了。我现在立刻赶往京城,保证把这事儿给您解决得干干净净的!”

鸡鸭恋

鸡鸭恋第二集

“元首,金霍快不行了,他的家属想要我给他治病……”

洪土生说完,东方胜有些激动:“土生,这是真的吗?”

“是啊!”洪土生点头道。

“那你开出二十亿美元的价格,但又要说华夏政府方面愿意资助金霍,祝愿他早日康复,与家人在华夏各地游览!”东方胜随即道。

“行!”

洪土生很快回复了孔袭人后,不到半个小时,又打来了电话,表示可以接受华夏方面资助。

洪土生再次跟东方胜联系,东方胜很快安排就在英国的国航客机,取消客运航班,将金霍一家男女老少,全部运送到华夏的绵洋市机场。

当然了,洪土生也不会再留在洛水市,而是要在井盐村为金霍治疗。

通话结束后,洪土生喝了两口镇痛液,又为第五名脑瘫少年治疗起来。

为第六名脑瘫少年治疗完毕,已经是星期一的八点左右。

吃了早餐,只睡了一个多小时,洪土生就被金月儿扶着去了股东大会所在的会议室。

洪土生懒洋洋的说起了现在长生集团改名为长生药业股份总公司,是隶属于金龙集团旗下。

但现在长生药业,面临着至少一百多亿巨额罚款和赔偿,长生药业的产品声誉严重受损很难再销售出去,此外还面临着很多员工离职的困境。

但他会努力,争取在年底改善长生药业的困境,希望股东们都要有信心,千万不要抛售股票,造成更多的散户抛售。

不过洪土生并没有说出如何改善长生药业的困境,众多股东都是消息灵通人士,知道长生药业一旦开始缴纳罚款和赔偿,就将资不抵债,产品也卖不动。

原本对洪土生还有点信心的,都没了信心。

他们纷纷离席,打电话要求操盘手抛售长生药业的股份……

讲话后不到五分钟,洪土生就又被金月儿搀扶着离开,很快就上了劳斯莱斯防弹车,很快离开了。

没有资格参加会议的金玉儿,目睹着洪土生和金月儿、秦玉艳和曹婉婷离开的全过程,微微一笑道:“他果然是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但这样的手段,的确很管用。”

在车上,洪土生枕在秦玉艳的肩头,懒洋洋的给康清华打去了电话下,询问对长生集团的处置情况。

“土生,你怎么了?有气无力的?”康清华问道。

“给六名脑瘫患者治病,实在累坏了!”洪土生回应道。

“嗯,那你注意休息。”

康清华接着道:“根据元首和首相指示,对长生集团合计处罚金额为110亿,处决董事长、总裁、负责生产的副总裁、华中制药基地负责人、第二制药厂厂长、生产劣质疟疾预防针剂的车间主任。

处决涉及权钱交易的与劣质疟疾预防针剂相关的十几名地方卫生系统官员。

另外地方数百名卫生系统官员判刑,还有长生集团几十名中高层管理判刑!

销毁长生所有不合格药品,合格药品可以继续生产、销售和使用……

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愿意继续销售和使用长生集团的药品了。”

“嗯,谢谢康爷爷,这个消息发出去了吗?”洪土生问道。

“准备联系你之后,就发出去。”康清华说道。

“那就等到下午三点后发吧。”洪土生说道。

“土生,这个消息一发出去,长生集团的股票至少会贬值九成,你能承受吗?”康清华问道。

“我无所谓,但就是那些小股民太惨了!”洪土生叹息道。

康清华叹息道:“唉!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市场经济,就是这么的残忍。”

洪土生瘪嘴道:“嗯,我会在卫生部消息发出之后,发布我的倡议,希望小股民们不要抛售股票,我争取在年底挽回他们的损失。”

“嗯,这事我管不了。土生,你好好休息。金霍一家已经上了飞机,希望一到井盐村,你就为金霍进行治疗。”康清华说完,就挂了电话。

现在收入36亿,洪土生还是很快将其中的18亿缴了税。

虽然有19亿,但洪土生还是感觉不够,毕竟对病人的赔偿款还是个未知数,而且会持续多年。

在下午的三点多,洪土生和金月儿三女乘坐直升飞机返回井盐村时,他看到长生药业的股票又是一字无量跌停。

写好了号召小股民们不抛售长生集团股票,表态努力在年底挽回他们的损失。

希望他们从明天起不再看股票,等到年底再操作后的倡议书后,就发到了金碧玉的微信上,让她通知证券部发出。

金玉儿看了洪土生的倡议书后,笑问道:“姑姑,你觉得洪土生的这些话,是真心的,还是故意的?”

金碧玉回应道:“当然是真心的,但也不完全真心,也有故意在里面。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才是做大事的男人。

但我相信洪土生的表态,长生药业的市值在年底肯定能恢复到出事前的水平。”

“那我们金家,什么时候扫货呢?”金玉儿又问道。

“土生收购长生五成五的股份,花了十亿,但马上还要花一百多亿。

按照这么算的话,市值降到200亿左右,也就是再跌一多半,就可以扫货了。”金碧玉笑道。

“姑姑,我们金家是不是把洪土生给坑了?但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愿意被坑呢?”金玉儿又问道。

金碧玉回应道:“自然是元首和首相的意思。

也许是对土生的一种考验吧,加上那时候也没谁愿意接手长生,元首和首相也是为了保护我们金家,才让土生出面……”

“姑姑,我感觉洪土生人品不错,要不是他出面背锅,我们金家真的会很惨。”金玉儿突然说道。

“怎么了?现在后悔了?

看到金月儿跟着土生离开了,你羡慕了?”金碧玉笑问道。

“没有。他那么多女人,我很厌恶的!”金玉儿赶忙说起。

“呵呵,说实话,我很喜欢土生,不然我才不愿意留在这里坐镇。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可就难熬了,长生集团自少会有一个多月的停产整顿期……”

鸡鸭恋

鸡鸭恋第三集

这件睡衣薄如蝉翼,还小的过分,不知道能遮住几块肉……

她想象了一下自己穿上自己这件睡衣的样子,脸色爆红。

这……会不会太过分了?

前天晚上才做过,这个男人……呃,吃得消吗?

而且,如果她真的穿成这样躺到他的床上,他会买账吗?不会一生气把她丢出去吧。

叶笙歌心里有些纠结,一边纠结一边又很羞耻。

秀姐走了进来,见她正拿着那件睡衣发呆,不由的一笑:“少夫人,这件睡衣你您还喜欢吗?”

叶笙歌像被烫到似的,赶紧把衣服丢到床上,一脸镇定的说:“不喜欢!纪时霆也不会喜欢的!”

“谁说的,只要是少夫人,穿什么少爷都会喜欢。”秀姐冲她挤了挤眼睛。

“这个不一定吧……”叶笙歌干笑。

看来昨晚纪时霆难得的体贴起到作用了,佣人恐怕都认为他很重视她。

“真的,我看得出来,少爷很喜欢您。”秀姐笑眯眯的说道,“我到纪家老宅工作的时候,少爷才十几岁,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很稳重了,平时很难见到他露出表情,更别说看到他笑了,就连老爷子,都很难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好脸色。但是少爷和您在一起的时候,表情却很多,笑容也很多。”

表情很多……真的吗?难道不是各种嫌弃吗?

还有笑……分明都是冷笑好吗。

叶笙歌觉得别墅里的佣人肯定都误会了,但这是纪时霆刻意营造的误会,她怎么好意思澄清,只能心虚的笑。

“那个,我先洗澡了。”叶笙歌委婉的表示。

“好的。”秀姐指了指床上的睡衣,“记得穿上这个。”

说完才离开,还顺手关上了门。

叶笙歌纠结的瞪着床上那件红色的睡衣。

……

晚上九点,纪时霆回到了千帆别墅。

走进大门的时候,他依然戴着蓝牙耳机在讲电话,看到迎上来的佣人,他脱下西装外套递了过去,口中依然是一连串流利的西语。

秀姐给他递过来一杯柠檬水,他接过,在对方讲话的间隙抿了一口。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结束通话,把柠檬水一饮而尽。

“少爷,少夫人在主卧等您。”秀姐把空的杯子接了过去,笑眯眯的开口。

纪时霆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眸色却暗了暗。

“需要为您准备宵夜吗?”秀姐继续问道。

“不必。”纪时霆伸手解着领带,大步往楼梯那里走去,也许是讲了太久电话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男人的脚步并不算快,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停顿,走到二楼的时候,衬衣的领口都已经被他解开了三颗。

秀姐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笑容,她挥了挥手,示意佣人们都早点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免得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声音。

纪时霆推开主卧的门,啪的开了灯。

不远处的大床上,原本躲在被子下的女人匆匆拥着被子坐起来,冲他露出一个带着讨好的笑容:“你回来啦?呃……我等你一起睡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