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人妻

舞动人妻
  • 主演:嘉门洋子,胜矢,吉冈睦雄,伊藤梨花子
  • 导演:金田敬
  • 地区:日本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2
已经嫁入一个农民家庭的爱(嘉门洋子-饰),有一天,她外出时正巧看到“早安少女组”新成员试镜的单张。从年轻时已经一直渴望当“早安少女组”的她,瞒着丈夫报了舞蹈课。幸运地她被选上第二次试镜,但是她的丈夫发现她与舞蹈老师有染。爱决意放下她农家儿媳的生活离家出走后,与舞蹈老师私奔。…

舞动人妻第一集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弱肉强食(1)

刹那之间,一条火龙瞬间形成,更是不断的盘旋着就朝陈小龙扑去,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追上了倒飞之中的陈小龙,一口就朝陈小龙的身体咬去,似乎要将陈小龙撕成碎片一般。

如此恐怖的火龙,让陈小龙也是心中一惊,不过他的脸上却是毫无惧色,眼中一道银芒闪过,一道无形的能量在他的上空形成,竟然化成了一只巨大的手,一把将那奔腾的火龙抓住,更是用力一拧,那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火龙瞬间被捏的粉碎,散成了无数的火星。

“神念化形?”当看到陈小龙竟然以神念化出了一只巨手的时候,不管是马俊杰还是米修斯,普拉斯,都是一阵惊讶,这可是潜元中等境界才可能拥有的境界啊?难道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潜元中等?这……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看来今日不杀掉他,那最后死的绝对是我们……使出全力吧……”马俊杰当下一声大吼,单指朝陈小龙一点,一道闪电自天空落下,就朝陈小龙劈去, 陈小龙却念之力全面启动,一步瞬移了数十米,避开了马俊杰这一击,可是米修斯和普拉斯的身影却已经追上了他的步伐,两人同时挥出一拳,就朝他的身体砸去,根本不给他任何还手的机会?

这个时候,陈小龙就算使出神念化形的招式也难以同时避开两人的攻击,好在银狼这个时候已经再一次扑过来,拦下了米修斯的攻击,而陈小龙这才趁此机会奋力避开了普拉斯的一拳。

可是一直等待的马俊杰却是单手一招,又是一道冰箭射出,直接就朝陈小龙的心口射去,几乎是在瞬间,那冰箭已经来到了陈小龙的心口,让陈小龙又是一阵惊讶。

这家伙看样子是念之力潜能者?可是为何他能够使出这种类似法术的招式呢?难道说这就是太古传说中的练气士?

陈小龙却不知道,马俊杰的确是一名念之力潜能者,更是得到了一篇上古传承下来的修炼法诀,靠着自身的强大魂力,能够使出一些简单的法术,不过这样的法术对于肉体强悍的潜能者来说根本不起作用,也只有对付同样身为念之力潜能者,肉体不是太强的陈小龙。

当然,这也是他并不是练气士的原因,真正的练气士,不仅魂力强大,而且体内还聚集了真元力,通过真元力所使出的法术威力才是极大的增强,而他们的魂力不过是用来控制法术的攻击范围的……

不过此时陈小龙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问题了,因为那只冰箭已经准确无误的射中了他的肩膀,顿时就感觉整只肩膀被冻住一般。

这个时候,普拉斯的身影再一次朝他扑来,又是极其野蛮的一拳,一道火焰瞬间形成,就朝陈小龙罩去。

如此危机的情况下,陈小龙却是连连倒退,眼中的银芒不断的闪烁,可是却没有使出什么招式,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大招一般?

马俊杰眼尖,看到这等情况后,竟然不再理会陈小龙,眼中同样闪过一道光芒,身影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千米之外的沙坡背后,然后体内的念之力全面的启动,急速的朝远方逃去,他可是清楚的明白,不仅陈小龙在此,就连叶星辰等人也在不远处,既然不能够秒杀陈小龙,那最好的方式自然是逃离了……

而他在得知陈小龙已经成为一名潜元中等强者 的时候,也明白若是自己真的逃跑了,以陈小龙的念之力强大,也绝对能够追上自己,除非他受伤。

伤口能够让人疼痛,而一旦疼痛,就再也难以集中精神力,念之力的战力将大打折扣,所以在射伤陈小龙的第一时间,马俊杰就全速的朝远方逃去,丝毫不顾要击杀陈小龙的誓言。

不管是陈小龙,还是普拉斯,都没有想到马俊杰竟然说走就走,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愣在那里,不过陈小龙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追杀马俊杰的,又哪里能够轻易的让他离去 。

正要集中精力朝马俊杰追去,那插在他肩膀上的冰箭却忽然爆裂开来,无数的 冰渣直接刺进自己的身体,让他整个人痛得差点昏厥了进去。

竟然是一枚冰破箭……

这个时候,普拉斯也回过神来,看到陈小龙身形一顿的瞬间,猛地一拳就朝陈小龙砸去,毫无防备的陈小龙被这一拳砸中,恐怖的火之力瞬间冲进他的身体,不断的摧毁着他的一切机能……

而他的身体更是仿佛断线的风筝一样,直直的飞了出去,口中再次大把大把的喷出鲜血,脸色更是一片苍白,一冷一热,让他险些要痛得昏过去。

“走……”一拳击飞了陈小龙,普拉斯口中大呼一声,既然马俊杰都逃走了,那他们还留下做什么?难不成为他人做嫁衣不是?

“想走,你认为你们还能够走么?”两人却哪里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冰冷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几乎只是话音落下的瞬间,叶星辰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现场,一股强大的气息自他的身上传来,仿佛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星球,一个能够撞毁整颗地球的陨星……

这个时候,普拉斯和米修斯才惊讶的发现,叶星辰竟然也达到了潜元境界,这个他们所知道的人间最高境界?他们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怎么进展的速度这么快?几年的时间,竟然就成为了潜元中等境界的超一流强者,这样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可是让他们更加惊讶的却在后头,几乎在叶星辰落地的瞬间,欧阳俊,紫枫,雷伤,司徒婉玲的身影也一一赶到,而王小虎,库夫卡斯基,却紧随其后,当身高超过十米,面容狰狞的紫漠跟随着叶星辰等人一起赶来的时候,米修斯和普拉斯是彻底的愣在原地……

“他”怎么看上去被收服一般?看上去如此听话呢?

舞动人妻

舞动人妻第二集

萧少铉今晚本来就一肚子火气。

听得外面人催,不由更加上火,当即出去一脚踹开了门,“什么要紧事?半夜三更的不让人休息,火烧房顶了啊!”

“殿下!”侍卫连滚带爬的上了台阶,神色慌张,“出大事了!五城兵马司的东门指挥使赵宪,给一路叛军打开了城门,怕是要逼宫啊!”

“赵宪带着人逼宫?!”萧少铉顿时脸色大变,目光慑人。

赵宪的女儿,和李贤妃的养子十一皇子联姻。

而现在赵宪领着叛军冲进京城,也就是说,李贤妃这是要逼宫谋反了。

侍卫急道:“殿下!东城门已经打开了啊!现在叛军正在不断涌入,其余几个城门的兵卒就算赶过去支应,也坚持不了多久的。”

萧少铉当机立断,冷声道:“我就这去……”

他刚想走,忽地想到陆若晴还留在祁王府,不能就这么丢下她走了。

但,也不可能带着陆若晴去攻打叛军。

萧少铉快速折了回去。

陆若晴在里面,已经听到了侍卫说的话,不由紧张道:“这是赵宪反了?那不好,李贤妃在宫里肯定会里应外合,父皇那边肯定会有危险的!”

萧少铉安抚她坐下,说道:“若晴,你听我说。”

他快速整理了一下思绪,“对于李贤妃有可能逼宫之举,我早有安排,现在出去按照计划行事,应该就能一举拿下。”

“嗯。”陆若晴连连点头,并不插嘴。

萧少铉快速道:“我这就带人出去应对叛军,你留在祁王府,我会把王府带出来的侍卫留下一半,守在祁王府周围,用以保证你的安全。”

“好,我明白。”陆若晴简短应道。

可是不知怎地,忽然莫名一阵心慌慌的感觉。

夜色下,萧少铉穿了一件黑色的锦缎长袍,上面刺绣金色的夔龙花纹,看起来有一种妖异的俊美,仿佛摄人心魄。

陆若晴忽然觉得他好陌生,好不真实。

“少铉。”她的心跳得很厉害,仿佛有一种身心不自控的虚浮感,让人很不踏实。

萧少铉以为她是害怕,安抚道:“别怕,我不会去孤身冒险的,一定平平安安回来,守着你和孩子,然后哪里都不去了。”

他的眼睛浓黑如墨,宛若无底的万丈深渊一般黑暗幽深。

但里面……

透出来的,却是对陆若晴的一片浓浓深情。

陆若晴稍微安心了点儿。

她不想因为自己婆婆妈妈的,耽误了大事,故而硬起心肠微笑,“好的,我不怕,我和孩子一起等你回来。”

“若晴……”萧少铉深情的喊了一声,吻了吻她的额头,便手握佩剑大步流星出去了。

“少铉……”陆若晴倚在门框边上看着他,直到再也看不见。

片刻后,祁王脚步匆匆赶来。

他假装惊慌道:“怎么回事?外面一片乱哄哄的,像是忽然涌进城里很多人,可是这大半夜的,城门应该已经都关了啊。”

陆若晴心里仍旧莫名的不安。

她有些心烦意乱,蹙眉道:“赵宪给城外的叛军开了大门,已经进城了。”

“啊?!叛军?”祁王捂着心口,故作惊吓往后退了一步。

陆若晴没好气道:“怎么着?还要我一个孕妇来安抚你不成?你好歹是个男人,稍微有点男人样子行吗?真是……”

祁王被她说得心里一阵火大。

不由发狠,就陆若晴这样难缠刁钻的女人,被送走了最好!

“镇北王妃,我们王妃又喊肚子疼了。”一个小丫头脚步匆匆赶来。

“好,这就过去。”陆若晴稳了稳情绪,转头看向祁王,“我心里一片乱糟糟的,刚才说话有点重,七皇兄不要放在心上。”

祁王忙道:“怎么会?我还能跟你一个女人家计较吗?走吧,快去看看阿楹。”

说起来,客房离年楹的卧室并不远,但是王府的格局曲曲折折,且得拐几个弯儿,过几个门才能赶到。

薄荷扶着陆若晴,让小丫头在前面照着水晶琉璃灯。

还不停提醒,“王妃,你慢点儿,仔细脚下别被绊着了。”

陆若晴心里纷乱没说话。

薄荷走着走着,忽然诧异的“咦”了一声,“祁王殿下呢?”

陆若晴回头一看。

祁王原本是跟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却不见人影儿了。

----她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今晚……,年楹小产,叛军作乱,然后她被困在祁王府,仿佛是一环扣一环啊。

“啊!!”薄荷忽然一声尖叫,指着树荫,结结巴巴道:“那……,那个人,王妃……,那是南蜀国的四皇子吗?他、他怎么会在这里啊?”

陆若晴心下顿时一片冰凉。

糟了!出事了。

南宫夙云的忽然出现,就坐实了今晚上祁王肯定在捣鬼,但是她想不明白,李贤妃为何也要挑在今晚谋反?

是巧合?还是……,也是阴谋中的一环?

不!现在这些都不要紧了。

赶紧离开!

陆若晴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她想要逃,但却听见“哗啦”一阵拔剑的声音,四面八方涌出来许多黑衣人,一个个都手持利剑,直接将她团团围住了。

“镇北王妃,好久不见了呀。”南宫夙云含笑走了出来。

他依旧是一袭殷红明艳的红衣长袍,夜风簌簌,吹得他衣袂飘扬不定,似乎身上有鲜血在汩汩流动。

----衬得他仿若炼狱里的血莲。

薄荷又是害怕,又是惊慌,喊道:“来人!快来人啊!”

陆若晴却很清楚。

即便薄荷现在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了。

但是,想到萧少铉还留了许多侍卫在王府外面,又稍稍安心了一些。

她这么大的一个大活人,南宫夙云总不能装在口袋里带出去,所以根本出不了祁王府。

除非,南宫夙云想直接杀了她!

但是这样,南宫夙云肯定也是活不成的,应该不会这么做吧。

陆若晴心情忐忑不安。

她不确定,南宫夙云忽然带着杀手包围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因为怎么想都觉得不通啊。

“来人!来人……”薄荷都快要吓哭了。

“别喊了。”南宫夙云含笑道:“再喊,我就只好拧断你的脖子了。”

“…………”薄荷顿时吓得失了声。

“这就对啦。”南宫夙云露出一个赞赏的表情,然后看向陆若晴,“镇北王妃,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肯定不想让自己受伤,那就跟我走吧。”

陆若晴没有作声。

她悄悄地把兜帽披风给裹紧了。

南宫夙云看起来很是客气,抬了抬手,“王妃,这边请……”

陆若晴抿嘴跟了上去。

薄荷吓得发抖,颤声道:“王妃,不……,不能跟他走啊。”

陆若晴斥道:“别说话!”

南宫夙云绝不是看起来的那样温柔,他刚才说薄荷若是再喊,会拧断薄荷的脖子,那就是真的会那样做的!

薄荷害怕极了。

她不是缇萦,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丫头,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只是也知道,现在一群杀手围着她们,不走是不行了。

南宫夙云还在旁边谈笑风生,说道:“时隔几个月不见王妃,我怎么瞧着,王妃的气色比以前更好一些,看来最近日子过得不错呀。”

陆若晴完全不想和他说话。

南宫夙云见她不答,也不介意。

将她领到了一个偏僻的院子,掏出钥匙,开了门,“王妃,进去吧。”

陆若晴默不作声进去。

再她看来,南宫夙云既然没有立即杀她,那就是要和萧少铉谈条件,只要稳住对方,不激怒对方便行了。

横竖祁王府外都是萧少铉留下的人,南宫夙云不可能把她弄走的。

但是……

很快,陆若晴就会发现自己错了。

“去外面,把门锁上,再翻墙进来。”南宫夙云把钥匙给了一个黑衣人,然后抬手,示意陆若晴到屋子里去。

陆若晴虽然很不情愿,但也不敢和他硬碰硬,只能进去了。

南宫夙云跟了进来。

他笑了笑,上前按动一个书柜的机关,“吱呀”一声,书柜慢慢转动开来,露出里面青灰色的石板台阶。

陆若晴当即脸色大变,回头道:“你想做什么?想把我关在这个密室里面?!”

难道又要重复姜太君的计谋?关住她,再把窈娘拿出去替换。

萧濯呢?萧濯那边是不是也出事了。

一连串的问题在她脑海里闪过。

南宫夙云微笑道:“王妃,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陆若晴自然不想进去看看。

南宫夙云便上前一步,靠近了她,呵气如兰的低语道:“你要是走不动了,那我……,就只要辛苦一下,抱着你进去了。”

“滚!”陆若晴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

她咬牙,抓着薄荷一起进去。

等下了台阶,才发现下面并不是一个密室,而像是一条看不到头的长长通道。

不好!南宫夙云这是要把她带出祁王府!

陆若晴当即明白过来。

南宫夙云也从上面走了下来,笑吟吟道:“王妃,你还没有去过南蜀国吧?所以,我想邀请王妃去南蜀国一趟,做个客,欣赏一下南蜀国的风光。”

舞动人妻

舞动人妻第三集

闵北陌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了这样。

明明是他主动挑起的,结果呢?

现在,他为了让舒唯诺高兴,不得不听她的话。

舒唯诺看着这个男人,全身上下只有腰间那点布料。

她眯了眯眼,笑得有一点贼。

终于抓住了机会,去整他一回了。

虽然说她他隐瞒了她,她是很难过,也不至于真的分手。

只是,她不教训一下他,他还是以为她是那么好应付的。

她在欣赏着他健美的身材时,脑海中有无数个方法,让他乖乖的求自己时,闵北陌也在打量着她。

她无视了自己的衣衫不整,正好,她还能挑起他的情绪,却又让他不能得到。

一想到了这儿,她竟然有一些兴奋。

可能是体内的恶魔因子被唤醒了,她也能坐一回庄,当一回老大了。

舒唯诺伸出手,去抚了抚他胸膛的疤痕,这得有多疼,才留下这么大的伤痕。

她既心疼他独自在异国他乡舔砥伤口,也恨他这么自以为事。

于是,她的手指一滑,在他的红豆上狠狠的揪了一下。

“啊……”闵北陌不料她有这们一招,闷哼了出来。

可是,除了疼,还有异样的情绪。

“诺诺宝贝,轻一点……”

舒唯诺笑了:“男人也喜欢说反话,轻一点,就是重一点……”

于是,她故伎重施,又狠狠的掐了一次。

别看他是特工出身,他的皮肤却是很白皙的。

她这一掐一揪时,已经是红了一片。

“诺诺宝贝,你下手这么重?”闵北陌叹了一声。

舒唯诺哼了一声,“有你伤我这么重?”

“对不起……”闵北陌哄着她,“乖,放开,我抱你回房间……”

“你想得美!”舒唯诺看到了他某处已经早就有反应了。

她伸出自己的小脚丫,故意去踩了踩,还发出了“哇”的声音来。

闵北陌不料她会有这么多的花样来,看来,真是被他教坏了。

“闵老师,你真是个好老师。”舒唯诺笑道,他教什么,她就学什么。

闵北陌舒服的眯了眯眼:“舒警官,你也是个好警察!”

在审讯他时,还不忘记这么厚待他,这不是好警察吗?

对啊,她现在警察!舒唯诺差点忘记了:“怎么没有刑具?皮鞭啊?警棍呢?”

“这可真没有。”闵北陌可不打算用这些来对付她的。

舒唯诺用力的踩了一下他:“闵北陌,你真是有胆?不承认错误就算了,还敢对舒警官不敬?”

“我哪儿不敬了?”闵北陌非常虔诚的态度。

舒唯诺的脚累了,干脆用手去握:“你说呢?”

这么重要的东西,在她这儿,他还敢贫嘴?

“舒警官,我一定敬你。”闵北陌有一种要陷忍的爆炸感。

可是,她就是不给他痛快,挑起来一些,又放下去。

继而,周而复始。

他得不到满足,却又会被她轻易挑起了感觉。

“舒警官,继续……”他道。

舒唯诺却是收回了手,她的惩罚,怎么对于这个厚脸皮的男人,是一种享受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