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地狱

欲望地狱
  • 主演:William,Margold,琳克丝·卡能,Rita,Ricardo,Gail,Sterling,Drea,Don,Fernando,Paul,Harmon,塔玛拉·朗莉,赫歇尔·萨维奇
  • 导演:Carlos,Tobalina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2
Shatteringallofthecarnalcommandments,aself-ordainedmessengeroftheLord,ReverendJerry,leadsaninsidiousdouble-life.Passionatelyimploringhisfollowerstodonatefreelytohicause,thegoodReverendmisdirectsthefundstowardshishedonisticpursuitofsexualdepravityatMadameBlanche's-awhorehousewherehepreachestothepaintedladieswithhis"trueswordoftheLord."Meanwhile,theReverend'sfamilyisforcedtoseekwarmthandaffectionelsewhere.Wherehiswifeeasilyfindssexualsolacewithherpsychiatrist,andhisolderdaughterattendsapoolsideorgy,hisyoungerdaughterdisguisesherselftogotoworkatanotorioushouseofill-repute--MadameBlanche's.Inevitably,ReverendJerryisentrancedwiththenewgirlanddemandsherservices.Whensherefuses,hehasherkidnapped,settinginmotionthesoul-searchingclimaxthatmakesLUSTINFERNOoneofthemostunforgettablefilmsyouwilleversee.…

欲望地狱第一集

初夏时节,s学校百花齐放,千姿百态,临风起舞,争奇斗艳,知了不知中考至,悠然自得地,胸有成竹地,声声嘹亮叫唤着即将中考的夏天。

阳光灿烂,在蔚蓝的苍穹之上闪烁着光芒,风儿轻轻,在莘莘学子的紧张气氛中显得格格不入,凡是考试都使人莫名其妙的紧张,无论大考小考,期中考,期末考,中考,人人如此,甚至差生,尖子生都不例外。

所以人类择优需考试,所谓考试,考的试卷是知识,考的灵魂是心理素质。

考试的结果,体现的不是学生平时有多努力、有多善良,即使德才兼备,考试结果不行就是不行,学生就进不了高中,这是悲是喜?是对是错?是人类制度的严格还是教育制度的缺失?

尹小雨不得而知,她只知道,在一个贫穷的落后的家庭里,目前唯一的出路就是读书,考试,考得最好,以优异的成绩离开贫穷,以满腹诗书征服乡村的愚昧。

韩冰知道,这就是压力,尹小雨的心理素质没有他好,他要帮助她,开导她。

尽管韩冰极力开导尹小雨,平常如考试,考试如平常,不用太紧张。

但是随着中考的来临,尹小雨还是压力山大,她太渴望能够继续读书。

中考结束,韩冰以全市最高分进入了重点高中,不幸的是尹小雨没能如愿以偿地进入韩冰同一所高中。

尹小雨分数也在前十名,顺利进入一所普通高中,只是距离韩冰的学校有一个小时车程,高中课程很难学,连贯性极强,一堂课没理解,后面的任何一堂课都没有办法弄懂,晚上留校,上晚自习,至睡觉之前,早上五点半起床,做第八套广播体操。

平时要见面很难的,只有法定长假,如五一劳动节,国庆节等等才可以回家。尹小雨和韩冰分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没有联系方式,互相不知道具体地址。

这不,开学不久,国庆节到了,尹小雨买了一双玩具球鞋放书包里带回家,不谋而合,韩冰在市里买了一双水晶鞋笔筒,打算送给尹小雨。

尹小雨在路上有点堵车,韩冰先回到家里,放下书包带着水晶鞋笔筒,匆匆忙忙往尹小雨家里跑,他想早一刻见到最好的朋友尹小雨,早一刻和姐姐聊聊他的校园生活。

他在陌生的学校里有一种孤独感和失落感,总觉得生命中缺少点什么,或者失去点什么,也许是青梅竹马的尹小雨姐姐没在身边吧。

韩冰急切地感到尹小雨家,发现尹家木门上挂着大锁,锁上面的黑漆有些脱落,韩冰知道尹阿姨一定在店里忙呢。

韩冰坐在木门墩子上等待尹小雨的归来,他知道尹小雨一定会回来,她应该和他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对方。

韩冰正想得出神,一袭蓝白相间的校服映入眼帘,校服看上去有点宽松,尹小雨骨架并不大,蜷缩在校服里尤其显得小巧,尹小雨自四年级以来身高就没有变化,如今高中了依然是当初的身高一六零,人也不胖,清瘦。穿着校服的尹小雨清新脱俗。

尹小雨定睛一看,木门墩上面坐着韩冰,黑底红条的校服挂在韩冰一米七零的高中生这副天生的衣架上,正如量身为他定做,那个鼻涕虫,那个矮小的小伙伴长大了,今年十五岁的韩冰身材匀称,脸庞轮廓分明。

韩冰见到尹小雨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很多的话不知道先说哪一句,傻乎乎地叫了一句“姐姐”,

“都比我高出十公分了,还叫我姐姐呢?韩冰”

“哎呀,姐姐,已经习惯了嘛。”

“好吧,好吧,随你,你高兴怎么叫我怎么来。”

“姐姐,我给你带了一个笔筒,可漂亮了,你最喜欢的鞋子造型。”

尹小雨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惊喜,故作惊讶状重重拍了一下韩冰的肩膀。

“咱俩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也给你带了鞋子,可爱的,像你,哈哈哈……”

尹小雨今年十九岁,大姑娘了,还是那么没心没肺,无意中的一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品学兼优稳重警觉的韩冰理解的心有灵犀一点通不是形容友谊的,他傻呼呼的脸上隐约飘过一片红晕,居然低下头,这是韩冰第一次为女孩子思想开了小差,似一棵含羞草的美丽。

原来,男孩子情犊初开也是会害羞的。尹小雨对自己说过的话并不在意,话过无声,雁过无痕。

韩冰的一系列心理活动,后知后觉,性格开朗的尹小雨并没有觉察,他韩冰再怎么阳光帅气,只不过依然是那个乖巧的小伙伴而已,至于其他的东西,虽然十九岁的她还是不了解。

国庆假期飞逝而过,韩冰和尹小雨在回学校之前,各自留了地址。

韩冰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儿时小伙伴,离开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心情,带着一颗留恋的心回学校了。

尹小雨从韩冰这里知道很多城市同学趣事,心情好得很,轻轻吹着口哨,那么自然,那么洒脱地赶往学校。

继续努力学习,努力学画,争取考一个大学,进入梦想中美术系。

国庆过后,尹小雨的校园依旧空气清新,鸟语花香,只是偶尔有点凉风习习,秋天过去了,寒冷的冬天接踵而至,天气的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有些好事情好心情总是那么合乎心意,想什么来什么,喜欢什么有什么。

尹小雨收到一封信,是韩冰寄过来的,字迹工整,如他本人循规蹈矩,做人本份憨厚老实,但又聪明过人,体贴入微。

尹小雨欣喜地看完信,得知韩冰一切都好,学习成绩仍然是全校第一,和新同学的关系也相处融洽。

唯独有一句,尹小雨反复看了两遍还是不懂,云里雾里。韩冰说,姐姐,希望我们之间不只是好朋友。

尹小雨一头雾水,什么意思?不只是好朋友,那是什么?是说亲人吧,最后尹小雨确定“不只是好朋友”的意思是“我们还可以是亲人”。

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的,能不是亲人吗?应该就是亲人。明天回他一封信,告诉他,我们就是亲人,尹小雨把信扔进自己宝贝红色箱子里,转动密码锁,搞定,拿着复读机,塞上耳塞,听着那英的歌,上课去!

欲望地狱

欲望地狱第二集

听到墨楚希的疑问声,言心心回头看了过去,见他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的样子。

看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否则的话希怎么会闻是哪位呢?

之前飞机失事,死里逃生,她虽然当时一个人从机舱里出来,很多东西都丢了,但墨楚希和她自己的两部手机全都没有损害,在回家后,她也把手机交还给了他。

所以说,这个电话如果是熟人打来的,一定会有来电显示,而墨楚希也不会问“哪位”。

“是你?”

紧跟着,言心心听到墨楚希更为疑惑的反问。

这也令言心心越发感到好奇。

墨楚希是失忆的,但他现在既然说了“是你”这两个字,也就表示他认识对方。

会是谁?

让楚希还有印象呢?

还在胡思乱想的猜测着,没几秒后,墨楚希就挂断了电话。

言心心快快走过去。

“希,是谁的电话啊?你认识对方?”

墨楚希拿起手机,翻出通话记录,言心心低头一看,绒眉蹙了蹙。

“这个陌生号码是谁的?”

“你猜猜看。”

墨楚希笑了笑,拉起她的手走向餐桌。

言心心转了转漂亮的瞳孔,还是挂着问号。

“希,我猜不到,你告诉我,这个人打电话给你干什么,你真的认识对方吗?”

墨楚希拉着言心心坐下后,抬起俊容,扬起一抹颇为神秘的笑容。

“先吃早餐,吃完早餐,我再告诉你。”

“诶……”

这个回答令言心心的好奇心更加深重。

不过既然墨楚希有这样的顺序安排,她也就不去追问。

该告诉她的时候,她相信他一定会说。

萧家大宅。

温馨站在落地窗前,拿着刚刚挂断电话的手机,轻轻晃了晃,随之转身。

“你要我办的事,我已经办好了,你答应我的事,是不是也应该做到?”

坐在沙发上的萧亦然,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随之吐出烟雾。

“温馨,你要是之前就有这么点小聪明,也不至于被你亲妹妹判出局。”

“哼。”

温馨冷笑,给了萧亦然一个强烈鄙视的眼神。

“温晴那个贱人能够爬得上你的床,那也得你萧大少爷乐意不是吗?”

“哼。”

萧亦然也是一声冷笑,缓缓站起身。

高大匀称的身材,穿着一套高端定制的黑色西装,他萧亦然看起来外形也很不错。

只可惜,人模狗样,骨子里坏透。

他走到温馨的面前,伸手用力的捏起她的下巴,邪恶的双眼紧紧地盯上温馨高傲不屑的眸子,“呼”的一声,将嘴里的烟雾喷薄到她的脸颊。

言心心厌恶的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不喜欢?忘了以前你在我床上是什么样子的了?说你妹妹下贱,你又何尝不是?”

“萧亦然你……”

“贱归贱,可晴晴比你聪明,也比你对我好,你不过是看中我的钱,可她不一样,她对我是真的心,就算这次你的计划成功了,萧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你也是保不住的。”

“晴晴?哼,哈哈哈……”

温馨实在忍不住大笑,笑完之后,忽然笑得娇媚,一手攀上萧亦然的脖子,一手缓缓地爬上他的心口位置。

“亦然,一夜夫妻百夜恩,不如我告诉你一个你永远都猜不到的秘密?”

欲望地狱

欲望地狱第三集

龙葵眼神微抽,眼中杀意更浓,龙醒仁居然无耻到如此程度,拉人垫背!

其他人的震惊,看向龙醒仁,满脸的不信,脸上涌现丝被背叛的愤怒。

那被刺之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龙醒仁却是借机往后急退而去。同时,他更是大声狂喊着。

“岑护法,救命!再不来救命,龙家可就没机会给您效忠了。”

“谁来也救不了你!”龙葵冷喝一声。

抽出软剑,不理死去的那人,飞身追了过去,手中的长剑更是再次刺出。

其他人却再也没有人去救援,只有龙铭都脸色复杂,可他想要去救援去已经来不及!

长剑眼看就要刺中龙醒仁,结果了这无耻小人。就在此时,一个身影挡在了龙醒仁的身前,同时,这人抬掌就向龙葵击来。

叮……龙葵的长剑击在对方掌上时,却如同击在金铁上一般。

她的身形更是被来人逼得倒退数步。当她看清来人时,脸上露出丝惊疑。

“孙耀祖!你居然没死。”看了眼对手戴着一双银色质感手套的手,她惊呼出声。

“有本座在,你死了他也不会死!”就在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跟着有数个身影出现在那。

说话之人年龄看起来有些说不清,他满头银发,脸庞看起来很年轻,可是,他那双眼睛却是布满了苍桑。

身上透出一股诡异到极点的气息。一身苗装干净整洁。身上的威势很惊人。整个人给人一种危险又邪异的感觉。

他行动更是迅速如风,刚听到声音就看到人,转瞬他就来到了龙葵身前。他身后跟着六名背着大背包的人却才走几步。

在到龙葵身前的瞬间,他伸手摘向龙葵的腰间,速度看起来很慢,可是龙葵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躲闪不过。

等对方将她腰间的玉佩摘走的瞬间,她才抓向腰间。而且,玉佩的防御居然对他无用!

或者说,他本身就有能破解和规避玉佩防御的实力!

“把它还我!”龙葵脸色微急,对身前的人恼声道。

同时,心里升起股惊骇,如果这人要对她动手,她只怕已经成为一具尸体,好强好厉害的高手。龙葵看向他,眼底满是忌惮。

来人并不理龙葵的话语,将玉佩拿到手中细细看了看,脸上露出丝喜色,淡淡看了眼龙葵,眼底露出丝不屑道:

“好东西!留在你这只会让宝物蒙尘。本座收了。先留你一命吧。正好等会说不定还有用。在一旁老实待着!”

他随手轻挥一下,龙葵被逼得往后直退,最后站在了墙角,龙葵想要起身,可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动弹,她想要说话也说不出口。

此人随手轻挥的动作就封住了她身上的穴道。她心里的惊骇更浓,好强!这人是谁?

难说就是爷爷所说的龙醒仁勾结之人?难怪爷爷说惹不起对方。这下我要死在这里了吗!龙葵看着那边还躺在那的爷爷,心里一阵不甘。

可是,她却又无能为力,碰上如此强人,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看着被抢走的玉佩,她心里暗暗说了声对不起,想到韩晨的软语细声。

她心里却是一阵黯然!看来,连见他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看到龙葵被制住,龙醒仁脸上露出丝喜色,他左手捂着右手处的伤口,忍着痛意来到了白发人面前,他声音带了丝讨好道:

“多谢岑护法救命之恩。龙某在此谢过了。”

白发的岑护法回头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救你的人是孙少教主。要谢就谢他吧。以后的北海,还得靠你们扶持孙少教主。你们多亲近亲近吧。”

说到这,岑护法对那边的孙耀祖点了点头。孙耀祖脸色平静的来到龙醒仁身前,从怀里拿出一只药瓶交到龙醒仁手中,让他一旁去疗伤!

岑护法则坐到了身后跟来之人搬来的椅子上。淡淡看了眼天。他似是对身旁的人问道:

“胡堂主三人还没回来吗?”

“禀护法,已经去很久了。不知道为何还未回来。”在他身旁一人恭声道。

“钱堂主,当初你救下孙少教主时,应该和那叫韩晨之人交过手。可知他实力如何?”岑护法闻言皱了皱眉头。对身旁之人问道。

“实力应该很强,但绝对在护法之下。”那人躬身回道。

“是吗?那本座倒是想要会会他了。”岑护法淡淡道。也不再问胡堂主几人的情况。或许,他心里已经有了丝预感。

他身上慢慢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意,在他周围的人本能的感到周身一冷,神情有些畏惧的看着他。

几人都知道岑护法的强大,除了教主,和右护法,巫毒教就数这位岑护法最强。

而且,他更是阴狠毒辣,只要想杀的人,就没有杀不死的。听他的口气,似是已经盯上韩晨。

众人在心里为韩晨默哀了,孙耀祖脸上更是露出丝喜色。有岑护法这句话,韩晨已经是死头临头了。

就算是去杀韩晨的几人并未回来,这些人也并不在意了。

抬头看了眼天,岑护法不再纠结韩晨的事,他对身旁的几人出声道:“将阵眼布下,本座准备要启动大阵了。”

同时,他从怀中掏出一方小小的玉盒。在玉盒拿出的瞬间,周围一阵阴风涌过。众人耳中似是听到了一丝丝可恐的笑声。

龙醒仁几人打了个寒颤,不自觉的往后靠了靠,孙耀祖眼底闪过丝忌惮看向玉盒。

龙葵惊骇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却是一阵担心。

她从几人的谈话中,已经听出有人去找韩晨麻烦了,这些人实力都很强,她真希望韩晨能平安无事。

其他几人在岑护法下令后,开始在前方的院中布置起来,很多材料都是他们自己背来的。

没过一会,一个数米大小的祭坛开始一点点成型。

时间也一点点定过去。眼看快要到午夜十二点了。天上的月亮似是比之昨夜更圆了几分,同时,更似是带了丝血色一般。

今晚正好是月中十六,十六的月亮比之十五要圆上许多。月光之下,整个龙家大院显得更加的阴森恐怖!

快十一点时,几人的祭坛终于搭建完成,看着祭坛,岑护法脸上露出丝诡异的笑。

他慢慢起身,拿着玉盒走向祭坛中间,将玉盒放到了祭坛中间的祭台上。看了眼头顶越来越亮的圆月,他脸上的笑越来越浓。

但是,眼底的神色却也越来越凝重。

就在此时,别墅地下室中修炼的韩晨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他嘴角挂了丝异样的笑,慢慢站起身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