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斯

艾瑞斯
  • 主演:罗曼·杜里斯,加里·勒斯培,Hélène,Barbry,夏洛特·勒·邦
  • 导演:加里·勒斯培
  • 地区:法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6
富有银行家的妻子突然失踪,继而开启充斥着秘密癖好、铤而走险,以及精心欺瞒的迷炫世界。…

艾瑞斯第一集

别墅客厅,周围站着一个个身形高大,西服墨镜,负手而立的保镖,冷然肃穆。

真皮沙发上坐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郑文斌和刘轩。

而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三人。

一个是长发披肩,颧骨高高,眼眶深陷的朱六。

另外两个,一个是一米八个子,三十左右染着红头发男子,手中拿着一把刀刃弯曲的匕首,正在修理手指甲。

嚓嚓嚓。

手掌来长的弯刀,在他十指之间,就好像变魔法一样,刀光旋转,将过长指甲准确无误削去,却不伤手指一丝一毫。

几个呼吸之间,他双手十指,就被弯刀修剪得整整齐齐。

这个人,名叫叶三。

手中锋利弯刀,并不是用来修手指甲的,而是用来杀人的,死在他这把小而锋利弯刀上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所以,人称他弯刀叶三。

另一个,是一个三十左右胖子,但这个胖子,并不像有些胖子只有脂肪,他虽胖,但全身肌肉却是成团成团隆起,一个一百八十多斤的胖子,而且全是结实肌肉。

若是攻击起别人来,他瞬间可以爆发出不亚于一头大象的威力。

这个人叫金孢子。

叶三,金孢子和朱六都是老王爷的义子。

叶三排行老三,金孢子老五,朱六为老六。

三人面前桌子上,放着三杯斟满的红酒。

三人端起酒杯,碰杯,喝了起来,说笑轻松。

“嗷!~~~”就在这时,一声兽吼忽然在客厅响起,令空气都为之震颤。

郑文斌和刘轩身躯一颤,脸色更加苍白,他们目光死死盯着朱六三人所坐沙发两边。

兽吼来自朱六三人所坐沙发左边,地摊上躺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

那是一头体长将近两米雄狮,晃晃金毛卷曲巨大脑袋,从地上站起,往郑文斌两人所坐沙发走近。

“嗷!~~~”同一时间,朱六三人所坐沙发右边地摊上,躺着另一头同样体形威猛老虎,也站起身迈步上前,张开獠牙巨口,对着郑文斌和刘轩发出兽吼。

两头猛兽这一吼,郑文斌和刘轩吓得脸色惨白,大气都不敢出,冷汗从额头直流下来。

“朱六爷,饶命!饶命!”郑文斌连忙看向朱六,发出叫喊。

这两头蠢蠢欲动,凶猛异常,浑身散发出恐怖气息的虎狮,是朱六伺养的猛兽。

“呵呵,郑少,不必紧张,我这两只宠物,可能是饿了。”朱六看到郑文斌和刘轩异常紧张,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笑着说道。

“不过,林飞和刘薇如果再不来,那我就只好把你们喂老虎狮子了。”

郑文斌连忙说道:“林飞会来的,他会来的!”

虽然是这样说,但郑文斌心里也不知道林飞会不会来,他只能暗暗祈求林飞出现。

不然他和刘轩,就要喂老虎狮子了。

“郑文斌,林飞废了我的武功,还打伤了我,将我关在笼子里,此仇不报,我实在难解心头之恨。”朱六目光阴冷,手指紧握酒杯,只是武功被废之后,就是一只杯子他都捏不碎。

郑文斌和刘轩都不敢目光看向他,生怕他将怒火发泄到自己头上。

“老六放心!这个仇我和老五会替你报的,待会林飞来了,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敢伤我兄弟,真是不想活了。”叶三话声一落,手中的空酒杯一下子被他捏爆,碎了玻璃全都落在桌面上,就如沙粒一样细。

看得郑文斌和刘轩倒吸一口冷气。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西服保镖,从别墅大门走了进来,向朱六三人说道:“六爷,三爷,五爷,那个林飞来了。”

朱六三人脸上一喜。

随即,朱六又向这保镖问道:“他是不是和一个女的来的?”

保镖答道:“六爷,没有女的,他和一个男的来了。”

朱六眼中顿时冒起怒火,咬牙说道:“他竟然没有把那个女人带来!”

“老六,何必着急,她的哥哥不是在这里,你还怕她不来,先杀掉这个姓林的小子。”叶三冷冷一笑,语气却有着森然杀意。

朱六点点头,向保镖说道:“让他们进来。”

“是,六爷。”这名保镖转身出去。

朱六看了一眼客厅中负手而立保镖,说道:“把郑文斌和刘轩先给我关起来。”

“是,六爷。”立刻,有四名高大保镖上来,拖着已经被封住穴道的郑文斌和刘轩,走向客厅一侧的门。

同一时间,林飞和冷鹰在保镖带领下,走进了客厅。

两头虎狮,见到陌生人,立刻迈步上前,散发出来百兽之王的凶气,令空气都为之凝固。

“吼!~~~”两头虎狮张开血盆大口,獠牙森森,对着林飞和冷鹰发出一声兽吼,声震客厅。

然而,面对老虎狮子怒吼,林飞和冷鹰脸上却没有任何波澜起伏。

朱六,叶三,金孢子三人目光,紧盯着林飞。

朱六向林飞冷声说道:“林飞,你终于来了!”

林飞说道:“郑文斌和刘轩在哪里?”

“嘿嘿,林飞,你废了我的武功,还打伤了我,今天你还想救人。”朱六眼中凝起恨意,向周围保镖一声令下:“上!”

客厅周围站着的十几个保镖,立刻怒吼一声,往林飞和冷鹰攻击过来。

看着十几个攻击过来的保镖,林飞负手而立,巍然如山,屹立不动。

唰。

就在这时,站在林飞身旁的冷鹰出手了。

残影一闪,快如闪电。

砰砰砰,一连串拳脚之声响起。

紧接着十几个保镖惨叫着,就如败絮一样飞了出去。

砸得客厅摆设的花瓶,桌台烂的烂,碎的碎。

十几个保镖都吐出一大口血,直接昏迷在地。

冷鹰身影冷然,站在客厅上,浑身宗师内气,就如狂风肆虐,一股浩瀚杀气,笼罩整个大厅。

即便百兽之王的狮虎,都好似为冷鹰身上杀气所震慑,不安走动起来,发出一声声咆哮。

朱六眼中怒色越盛,拿出一只铜质哨子放进嘴里,吹出一声哨声:“呜!~~~”

这是朱六对老虎狮子发出攻击指令。

听到哨声,两头老虎狮子,眼中现出嗜血光芒,它们身上一下子散发出来,更为恐怖气息。

“嗷!~~~”两头猛兽张开獠牙森森血盆大口,对着林飞和冷鹰发出一声怒吼。

接而,两头猛兽飞奔如电,狂风大作,两只百兽之王猛然四脚离地,飞跃起数丈,直扑林飞和冷鹰。

艾瑞斯

艾瑞斯第二集

天山观所有成员围坐成一圈,盯着中间那一包药粉。

四目全是雪,苍茫白云在山顶流淌,山风掀起长跑一角,猎猎作响。

这场景但凡被人看到,都会有一种深山遇仙人的感觉。

只是,这些人目前探讨的问题,完全跟仙风道骨沾不上边。

“真的要下吗??”

青城问。

“你想见到战徵吗??”洪旭脸色阴沉。

所有人齐刷刷摇头。

放过他们吧!实在是不想见到战徵!

但想想也是无奈,他们都是有修为的修士,竟然会害怕一个凡人!!!

只能说战徵这个人,真的是太让人害怕了啊啊啊!!!

“那就要下!”

果然还是要的。

“不然晚饭的时候偷偷加到菜里??”

有人试探着道。

“那晚饭你吃不吃了??”

“……当然……不能吃……”

“那你觉得这么明显人家会看不出来???”

“……”

好像,能看出来。

“不过,我这辈子真的没干过给人下药这种事情啊!!!”

“何止你,我们这里谁干过?!!”

众人集体陷入沉默,所以战徵还是会来的,是这个意思吗??

哎,好丧。

“那就下饭里吧!”

青城抬头:“大不了我们跟他们错开吃!”

“对,就说我们要练功!”

“这个可以有!”

“总之生米煮成熟饭,战徵就不会来了对不对!”

“是的,就这个意思!!”

一家人打定主意,晚饭下药!

“那问题来了……”

青城呵呵:“我们晚饭,煮什么,才能掩盖住这股子药味儿呢??”

所有人:………………

哎,下个药而已,要不要这么难??

刚雨过天晴的脸,现在又愁云密布。

但!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更何况他们有一群臭皮匠!!

所以,天黑之后,晚饭就这么摆在了夏曦和战御面前。

这是一锅很神奇的东西!!

还散发着浓郁的草药味儿。

“这……是什么??”

夏曦有些懵逼,里面好像还看到了树根!!

这是什么菜???

“这是我们天山观特质的食物,用的全都是天山上的草药,做出这道……emmm……十全大补汤!”洪旭一边说一边擦汗,他也从来没说过谎啊,说谎的感觉好糟心啊!

哎,为什么贺阵不在,说慌什么的他最在行了!!!

“而且此汤对有灵气的人来说,是最好的固本培元之物!”

临了洪旭像是为了验证什么似的,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也经常喝哦!”

被点到的“我们”齐刷刷点头:“是的是的!”

“嗯,经常经常!”

真是越看越古怪啊!

夏曦挑眉,看看汤,再看看这些人,微微一笑:“是么?那我们坐下来,一起喝吧!”

所有人齐刷刷摇头:“那个,不行,我们今天有晚课!”

“不都是早课么?”哪儿来的晚课??

夏曦眯起眼睛,洪旭果然紧张了,结结巴巴道:“嗯……我们会隔几天来一次晚课的,今晚正好……”

“嗯,对,正好是晚课呵呵呵呵……”

“那我们走了呵呵呵呵呵……”

艾瑞斯

艾瑞斯第三集

第135章 什么叫我老哭?

方成宇擦了擦额角渗出来的汗,“嫂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吃完早点休息。”说句话都被人嫌弃,看来这地方不是自己待的,方总还没吃就灰溜溜的走了。

顾意疼的难受,也没心思说话,正好少了方成宇嚷嚷自己还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吃了两口顾意就放下碗了,吃了东西也不见好点,依旧一抽一抽的疼,还是躺着舒服点。

沈围挑眉看了女人一眼,“再吃一点,你吃太少了。”男人语气少见的温柔。

换在以往顾意大概不敢忤逆,这会儿她是病号,当然是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太痛了,我不想吃了。”女人摇摇头,“你扶我躺下吧我舒服点。”

沈围没再说话,抱着顾意把她平放在床上,然后又亲自动手把女人吃剩的碗筷给收了。

顾意看着眼前一切也是吃惊不小,从来不知道沈围还会做这些事。本来还想开口发表下自己疑问,但是说话也太费神。

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入睡,不过一会儿顾意还真的就睡了过去。

半夜醒的时候顾意是被痛醒的,也不知道是无意中碰到哪了,脚踝处就像烈火在灼烧一般。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躺在沈围怀里,脑袋枕在男人臂弯,双手放在腹部被男人握住。

沈围大概是怕她乱动,这才将她双手抓着。

不知道是沈围睡的浅还是根本没睡,她就轻轻动了下男人就醒了。

“怎么了?”沈围抬手摸了摸女人头发低声在顾意耳边问道,热热的气息扑在女人颈脖处。

换成以往,这场景估计就是旖旎春色,可这会儿顾意只觉得难受,心口像压着一块石头那么难受。

“我腿疼!”顾意小声的回了一句,眼睛一眨眼泪又滚了出来。

真是不争气,哭什么哭,顾意小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可是就是控制不了,这大概就是痛感条件太强产生的条件反射!

沈围将女人手松开,大手沿着女人大腿轻轻来回抚摸,好似用这种方法能减轻一点她的痛感。“乖,忍一忍!”男人又低声询问了句,黑夜里沈围的声音竟显得格外温柔。

顾意没吭声,从男人的话里听到了关切,眼泪流的更凶啊!

怎么回事啊,这是怎么了?顾意在心底拼命问自己,也拼命给自己暗示要止住眼泪,可是失败了!

听着女人的呼吸声沈围大概就知道什么情况,他抬手摸了摸女人的脸颊,果然湿漉漉的。

顾意好像听到男人叹了口气,然后松开她起身把壁灯给开了。

“把这个给吃了。”沈围倒了杯温水又给了女人一颗小药丸。

“这是什么?”女人眨了眨眼逼走眼眶里的泪意,说话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止痛药。”

就了一口水,顾意咕咚一声把这东西给吞下去了,盼了好久,早点给她不就完事了么。

“不是不给我的么?”吞完之后女人又巴巴的问了一句,声音还带着浓浓的委屈,“一共有几颗啊?”

“三颗,护士送过来的时候你睡着了。”沈围说着又将女人手里的杯子收走,再说了,药物里又激素,吃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先前还沈围顾意不给她,原来不是,顾意不禁松了口气。不过这止痛药只有三颗,吃完了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她不禁有忧虑起来。

脚踝处的纱布之前渗出的血迹这会儿已干涸,变成了一种很恶心的黄色,顾意朝伤口处多看了两眼想伸手碰碰。

然而她还没有行动便被沈围给制止了,“别动,明天早上会给你换药。”男人好像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一般。

顾意叹了口气只得作罢,万一一直不好,成了一个瘸腿该怎么办啊!

吃过药后两人重新躺到病床上,还是刚刚的姿势。止痛药的药效没有这么快,顾意还是疼。

“你怎么又哭?”黑暗里好一会儿后男人才低声问了句。

“什么叫我老哭?”这话顾意不乐意了,“换你来试试?”

不过顾意想要真是一枪打在沈围身上他也不会哭,一个男人哭哭啼啼的根本不是沈围的作风。 但是方成宇就不一定了,估计比她哭的还惨。

还在酒店伏案工作的方总这会儿打了个喷嚏,不会是洗完澡后衣服穿少了,感冒了吧!

顾意这么一说沈围倒不知怎么接话了,这事他理亏,跟女人保证过她不会有事的,结果还是受了伤,所以只有沉默着不接话了。

“还在疼么?”又过了一会儿男人又低声问了句。

“还好!”大概是药效开始发挥作用,顾意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痛了。之前沈围说话没有哪一句不针对她,但是今晚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原本沈围还有温柔跟耐心的一面。

“你今晚上话是不是有点多啊?”顾意心里这么想嘴上也就问出来了。

沈围将顾意的手放在自己手心捏了捏,“有么?”然后在女人毫不察觉的情况下钻进女人衣服沿着她腰往上。

除了胳膊有擦伤之外,还好腰背都没有。

“有,你以前对我说话不这样的!”顾意老实点头,“是不是因为我受伤的原因啊,这事也不能怪你!”女人自说自话。

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她咎由自取,如果当时不硬拉着沈围去凑热闹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最后被人劫持的时候还是沈围前去,说起来,还是沈围救了她。

救命恩人……顾意瞬间又想起了武侠小说里以身相许的桥段。沈围该不会让她以身相许吧?想到这里顾意不禁心里打了个寒战。

“最后那人怎么样了?”顾意想用另外的事来驱赶自己的胡思乱想,于是就问起了挟持她的那个人,黑鱼。

但在沈围听起来就是没头没脑,“你说的哪个人?”说话的同时他大手沿着腰线往上,在女人身前轻触了一下。

瞬间女人喉间发出一声嘤咛,这声音把顾意自己都吓到了。

“干什么啊你?”她不由得朝男人低喝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沈围怎么这样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