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MB-005 あず希-甜蜜之誘惑

ETEMB-005 あず希-甜蜜之誘惑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ETEMB-005 あず希-甜蜜之誘惑第一集

第36章 这是我的房间

“是啊!”尹少帆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你还在怕曲三少?”

“……”童瞳揉揉眉心。

她当然怕了。怕曲三少那个混蛋抢走童一。

不知道她现在临阵脱逃还来得及不?

进则龙潭,退则虎穴,似乎她应该就站这里别再进退,给曲家当门神更好。

“别怕。”尹少帆安抚着。

“……”童瞳鼓起腮帮,挺起胸脯,“谁害怕了?”

“哈哈——”尹少帆哈哈一笑,“悄悄告诉你,二少一直都想搬出去住个单身公寓。”

“尹助理真爱开玩笑。”瞄瞄豪华气派的半山园,童瞳撇撇小嘴,不敢苟同。

住惯豪华庄园,再去住小公寓,尊贵的曲二少只怕没办法适应。

尹少帆给了出租车费,率先向里走去:“我们得快点了。我今天这件事的效率,只怕又会激发二少想扣我奖金的念头。”

“扣奖金?”童瞳一愕,“我们有奖金,而且经常被扣?”

尹少帆挠挠后脑勺,尴尬地笑笑。

为了不吓跑自己的同盟,他决定守口如瓶,隐瞒他每个月奖金都摇摇欲坠的事实。

说话间,尹少帆已来到半山园大门口。

站在气势磅礴的大门口,童瞳只觉压力山大,似乎相隔几百米,就能感受到曲一鸿强大的气场。

英挺的保安登记好出入情况,将一把钥匙交给尹少帆:“八号车。”

童瞳一头雾水地瞅着。

“走。”拿了钥匙,尹少帆带着童瞳向里走去。

进去里面拐个弯,眼前一亮。童瞳终于明白,保安为什么会给尹少帆钥匙。

这庄园里面,比外面看起来更空旷优美。虽然豪宅众多,但相隔并不近。所以庄园内准备了十来辆类似于观光旅游开放式的敞篷车。

眼角的余光瞄到童瞳错愕的神情,尹少帆摇摇头:“尹助理现在一定明白,曲三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私生子了吧?这等显赫门第,他什么也不做,就有不少拜金女人前赴后继地扑上来,替他生一大把私生子女……”

童瞳懊恼地抚额。

她总算意识到,要报复曲沉江,只怕是她痴人说梦。

最怕她报复不了曲沉江,最后还搭上童一的自由。

如果事情这样发展,她会哭死的。

看来,她得见招拆招,保童一和自己安全……

想到这里,童瞳心里坦然,洋洋一笑:“夜路走多了,总会遇上鬼的。到时曲三少就麻烦了。”

观光敞篷车带着两人绕了两个大弯,在一座灯火通明的欧式豪宅前停了下来。

童瞳一眼看到停在豪宅前面的兰博基尼。

“曲二少的住所到了。”停好观光车,尹少帆欢快地下车,“我们进去。”

忐忑地跟着进了大厅,一眼触及近三层楼高的落地咖啡色厚重窗帘,童瞳不由倒吸一口气。

这豪宅每一处都彰显气势,压人一头。

“这里没有别人。”尹少帆一指楼上,“童助理的房间是左手第二间,童助理可以把它当成自己家。”

“嗯,那我上去了。”没看到曲一鸿,童瞳莫名松了口气,心情愉快不少,脚步轻松地往楼上走去,“拜拜!”

“童助理,等会用晚餐时,我会喊你下来。”尹少帆扬高声音。

“我不饿。”童瞳大步上楼。

来到左手边第二间,她伸手一推,门便开了。

“……”童瞳目瞪口呆之余,一声尖锐的口哨声脱口而出。

黑白素色为主的搭配,简单鲜明的风格,四壁都是整排落地窗帘,风姿摇曳。

这间房,简直只适合天使居住。

当总裁助理居然能住这么宽敞舒适的房子,值了!

“为了这完美到无敌的住宿环境,我都要将这份工作执行到底。”童瞳一向雾蒙蒙的眸子,此时格外清亮。

她握着小拳头,朝洛城方向摇了摇,有如宣誓:“淘淘,等妈咪挣到了钱,妈咪也买个好房子给咱俩住。”

有一瞬间,童瞳想起曲白。

曲白曾经和她说:瞳瞳,等哥出去挣到了钱,一定买个大房子给咱俩住。

已经拼搏了整整五年的曲白,不知道现在在哪,过得怎样……

甩甩头,童瞳拒绝“曲白”二字占据心头。

手中的小包油滑落地上,童瞳一脚踢掉鞋子,心满意足地趴上大床。

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滚了两个圈。

呜呜怎么滚怎么舒服。

要是童一亲爹不是曲三少,而是曲二少,那该多好啊!

为了童一有个亲爹,为了这张舒适的床,她愿意豁出一切,倒追曲一鸿那大爷。

但是曲三少不行,她宁愿自己单独养大儿子,也不愿意童一知道自己有个花心大少的亲爹……

正昏昏欲睡的童瞳,忽然感受到室内气压骤然降低。

有点不对劲……

一下子爬起来,童瞳跪坐在柔软舒适的床垫上,扭头看向门口。

门口,一身白色丝质睡袍的曲一鸿,正倚着门框,双手环胸,眯眼凝着白色大床上,纯净迷蒙而呆萌的小女人。

裙子下两条嫩藕般雪白的两条腿,他多看了两眼。

实话,挺养眼。

比起曲家大家长给他安排相亲的那些名门闺秀,活色天香多了。

被曲一鸿深邃莫名的眸光锁住,童瞳有些不知所措。她硬着头皮问:“晚上还有安排工作吗?”

虽说总裁大人一再强调,他的助理职位全年无休。可她好歹是第一天上班,应该不会这么苛刻吧……

“没有。”曲一鸿总算离开门框,缓缓走向童瞳。

“喂,你想干什么?”童瞳下意识抓紧衣襟,瞪着一身睡袍的曲一鸿。

“躺一会。”曲一鸿无视坐在床正中的童瞳,懒洋洋在一旁躺下。

“喂,你不能这样。男女授受不亲啊!”童瞳慌了,防备地往旁边挪了挪,“你们曲家的男人都这么随便吗?”

“随便?”本已合目的曲一鸿,眯眼瞪着童瞳,他长臂一伸,捉住童瞳肩头,“你需要解释这两个字。”

曲一鸿一双星眸,隐隐发出危险的信号。

肩头被曲一鸿抓住,童瞳怒了,双手握成拳头,就往曲一鸿身上砸去:“大晚上的,你跑来爬女人的床,还要我解释,你怎么不上天啊……”

童瞳的怒吼和拳头,终止在曲一鸿一句淡淡的话中:“童助理,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

ETEMB-005 あず希-甜蜜之誘惑

ETEMB-005 あず希-甜蜜之誘惑第二集

唐峰一脚踩在椅子上,然后直接就跳到了空中,珠子出现在手中,唐峰一下子就按在了那个孔上,这颗珠子被安到了墙壁上,整个墙壁的珠子全都亮了起来,然后一股巨大的能量从墙壁上爆发开来,唐峰

一下子被震飞了出去,而落点正是所有雕像的中间。

睚眦三人吓了一跳,这要是落到了雕像的中间,绝对会被锤到渣都剩不下,唐峰被震了这一下,身体里面的内息也有些乱了,一时之间根本调整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落到雕像的包围中。

但是就在唐峰落在地上的时候,那些雕像竟然没有打他,而是默默的回到了原位,唐峰坐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睚眦三人看到雕像归位也都跑了下来。

“唐峰,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没有防备被震了一下,调息一下就好了。”唐峰说着就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息,但是这个时候,睚眦三人却出现了问题。

三人无意之中看向了墙壁上的珠子,却直接陷入了幻境之中,这四十九颗珠子组合在一起,直接就组成了一个幻阵,睚眦三人看了一眼就直接陷入了幻境中。睚眦看了一眼珠子,然后眼睛一花,面前就瞬间变成了狂龙小队基地宿舍的厨房里,睚眦皱了皱眉,刚才不还是在那个城堡里面吗?难道又是幻境,睚眦看了一眼面前的奶瓶,然后直接就走出了厨房,然

后就看到了椒图正坐在客厅里,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宝宝,小宝宝正在哭,而椒图正在哄着小宝宝。

“睚眦!我让你冲的奶粉呢!快点啊!咱们闺女都已经饿了!”睚眦皱了皱眉,然后走到了椒图旁边坐了下来,看着椒图怀里正在哭的小宝宝,直接就伸出了手,在椒图的脸上捏了一下,椒图瞪着眼睛,气呼呼的说到:“睚眦,是不是我这些天没收拾你,你皮紧了是不

是?竟然敢和我动手动脚的,不给闺女冲奶粉,还在这捏我的脸?”

“这是幻境!这绝对不是真的,我现在应该在城堡里,而且你现在也绝对不会把孩子生出来,现在才一个多月,你绝对是假的!”睚眦站了起来,和椒图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但是这个时候椒图直接就拿起了身边的尿不湿砸在了睚眦的脸上,低声的骂到:“睚眦!你他娘他看看日历!你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了!还城堡!你是白雪公

主还是她那个后妈啊!”睚眦看到椒图这么泼辣的样子,心中也有些怀疑,如果是幻境不会把椒图的性格也弄的这么逼真吧?睚眦听到椒图的话,看了一眼日历,上边显示着2019年1月25号,睚眦算了一下,确实离五国大比已经

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他和椒图的女儿出生也是刚好。

“不对啊,现在应该是18年的3月份,我和唐峰还有囚牛掉进了海里,然后出现在了地下两千多公里的地方,我们几个进入了一个城堡,对了,我已经到了越天境了。”

睚眦说着,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力量,发现确实是已经到了越天境,然后指着椒图大声的喊到:“这是幻境!我的修为还在!你们肯定是假的!”睚眦说完,一个巨大的拳头就向着椒图砸了过去,椒图紧紧的护住了怀里的孩子,但是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破,一道音波直接就打在了睚眦的巨拳上,而椒图的头顶也出现了一层层的音波壁,拳头被音

波打了一下,威力已经不如刚才那么大了,打在音波壁上,一阵爆响之后,椒图安然无恙,只是孩子的哭声更大了。

“睚眦哥,你疯了吗?竟然对椒图姐下手!”冲进来的正是囚牛,囚牛护在了椒图的前面,皱着眉头看着睚眦,睚眦看到囚牛,后退了两步,囚牛现在也是越天境,而且他的领域诡异无比,真对上了囚牛,睚眦也不一定有把握,但是这个时候椒图抱

着孩子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都走了进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唐峰甚至也在其中。

睚眦看到唐峰也是皱紧了眉头,这个幻境竟然把所有人都给弄出来了,真是太逼真了。

“睚眦,你我五十年的夫妻,今天你竟然要对我下手!而且我怀里还抱着你的孩子!你个王八蛋!”椒图说完,直接就抱着孩子跑了出去,貔貅看了一眼睚眦,然后紧忙追了出去。

“到底什么情况?”狻猊皱着眉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小a告诉我这个房间有能量波动,我一冲进来,就看到睚眦哥正在攻击椒图姐,如果不是我来得及时,椒图姐和小甜甜可能已经……”

“睚眦,到底怎么回事?”狻猊看向了睚眦,不解的问道。“都是幻境,我一定可以出去的!”睚眦说着,直接就释放出了领域笼罩住了所有人,然后就攻向了狻猊,但是睚眦没有想到,这个屋子里面除了唐峰,所有人竟然都是越天境,包括狻猊慈溪和狴犴,睚眦

瞬间被控制住了。

囚牛拿出了一个手铐直接把睚眦和控制了起来,然后几人就把他带到了五楼,几人坐在了睚眦的对面,眼神中都是满满的不解。

“睚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我们动手也就罢了,你怎么还能对椒图和小甜甜动手呢?椒图为了你和小甜甜都没有晋升越天境你知道吗?亏你还是个男人!椒图当初瞎了眼,怎么就和你在一起了呢!”

听到狻猊的话,睚眦皱了皱眉,然后开口问道:“你什么意思?放弃晋升越天境是什么意思?”“睚眦哥,你忘了吗?你们都是吃了我炼制出来的丹药才突破的越天境,而椒图姐因为当时怀了小甜甜,我让她打掉孩子,先突破越天境,然后再怀一个也可以,但是椒图姐却选择先生下小甜甜,所以椒图姐是咱们之中唯一一个没有突破到越天境的。”

ETEMB-005 あず希-甜蜜之誘惑

ETEMB-005 あず希-甜蜜之誘惑第三集

看到我此时这般激动的样子,那名士兵的脸上是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情。

“胡不归先生,实在是有一些不好意思,因为很多事情不是我可以知道的,我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士兵,而我的任务就是,服从上级的安排,我只能告诉你,我也只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上级安排的,你是我们军方的重点保护对象,你也不能和外界接触,这就是我们知道的事情!”

说实话,我虽然不知道我怎么就成了军方的重点保护对象,但是我也知道在军方这边的确还有任务要交给我。

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算是直接把我给囚禁了起来,我现在是格外的担心,宋小雅她们都还根本不知道我是否安全。

我最害怕的就是那些关心我的人,会为我的安危而担心。

“不好意思,我刚刚有些激动了!”

我此时是歉意的对那名士兵说了一句,因为正如这个士兵所说的一样,他们只不过是士兵而已,很多上级的事情他们根本就不清楚,也根本没有能力知道,他们只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我冲着他们嚷嚷,也是没有任何的必要。

而在听到我这么说之后,士兵却是连连的摇头:

“不归先生,你的情况我们大家都理解,但是你如果真的想要知道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得询问一下我们首长!”

“你们的首长就是叶天命,对吧?”

听到我这么说,那个士兵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是首长的首长!”

“---”

虽然我开始的时候就知道叶天命这家伙,官职肯定不小,但是我现在听到这个士兵的语气,我估计他的官职,肯定不是一般的大。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是听见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怎么可能,他身体虚弱成那个样子,这么快就醒啦?”

“医生,我没有骗你,他真的醒啦!”

在听到脚步声的同时,我也是听见了刚刚走出去的那名士兵和医生交谈的声音。

我是刚听到他们的这句对话,病房的房门便是推开,刚刚离开的那个士兵,以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是快步的走了进来。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看到我此时果然是醒着的,而且精神状态还不算特别的差,一时间也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真的醒了呀!”

这一声是自顾自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对于他的这句话,我是没有太多的在意,而他是有一些激动兴奋的,走到了床边。

“胡先生,请问你现在感觉自己情况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什么异常或者是不适应?”

听到医生的询问,我我是如实的对他说道:

“身体上没有什么太大的不适,就是感觉自己还有一些无力,行动起来的话好像有些不太灵活,还有就是有些口干舌燥,想要喝水!”

在听到我把我自己的情况,都简单的介绍了一遍之后,这个医生是没有回答我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是拿起了挂在他脖子上的听诊器,在大概的观察了一番我现在身体上的状况之后,这才是有一些激动的,对我解释的说道:

“胡先生,我现在还可以恭喜你,你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你现在会感觉到身体不适,活动起来有些不方便,那是因为你,昏迷了太久,身体太久没有行动,所以四肢自然会有一些僵硬,只要你明天稍微活动一下身子,你这个症状就会消失,至于你口干舌燥,那是你现在每天都在用营养液来保持你身体的机能,也没有喝水或者是进食,所以你会有口干舌燥的现象,也很正常。”

“我刚才已经大概的检查了一下你的身体,基本上是一切正常,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你只用在医院稍微休息调养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说实话,你能够这么快的恢复,简直就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因为你要知道,前段时间你是长时间的,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最关键的是身上的伤口,还一直促使你不断的流失鲜血,当时你的身体已经到达了你的极限,甚至可以说是极限中的极限,很多人估计,在遇到你这种情况的时候,都可能会直接丢失掉性命,就算没有丢失性命,也需要在医院,躺很久进行恢复治疗才能醒过来,可是你---”

我不等医生把话说完,便是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因为他说的这些话,对于我来说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每个人的身体状态不同,所以在受到伤害时,其恢复的能力也不同,我受过那么多次的伤而且我也我受过那么多次的伤,而且我本来就长时间的经受锻炼,身体恢复的能力自然优于常人,这一点在我看来一点也不奇怪,所以我也不想听医生说这些话,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很快就可以出院就行了。

而我在摆手,让这医生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之后,医生自然也就没有再继续多说,而我只是把目光看向了那两个士兵。

“你们能不能把叶天命叫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