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之夜

活死人之夜
  • 主演:托尼·托德,Patricia,Tallman,汤姆·托尔斯,McKee,Anderson
  • 导演:汤姆·萨维尼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0
在墓地中,芭芭拉(PatriciaTallman饰)和哥哥强尼(比尔·莫斯利BillMoseley饰)受到了丧尸的袭击,没过多久,受伤的强尼受到感染加入了丧尸的队伍。求生的欲望引领着芭芭拉来到了一处民宅,在那里,她遇见了同样在躲避丧尸的本(托尼·托德TonyTodd饰)。躲在屋子里的并非只有本和芭芭拉两人,在地下室里,汤姆(BillButler饰)与女友朱迪(凯蒂·芬内朗KatieFinneran饰),哈里(TomTowles饰)和海伦(McKeeAnderson饰)夫妇逐个现身。除了数量上的差异,体能和抗击打能力方面的巨大差距让屋内众人的存活几率降到了最低。屋外是狂暴嗜血的丧失,屋内是手持刀枪的人类,一场血腥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

活死人之夜第一集

看着那船上神盾局的人,龙三皱眉的走了上前,道:“斯帝夫阁下,二战之后我们华夏和米国一直相安无事,龙组和神盾局的人也是一直都没有爆发什么战斗,现如今为什么又起争端?影响两国人民现在的安稳生活?”

龙三显然是打算晓以大义,可显然神盾局的人并不吃这一套,斯帝夫冷笑的走了上前道:“龙组的人不是一样不畏强敌吗?怎么今天玩起嘴仗了?接下来是不是想说托尔也不是你们龙组的人杀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们神盾局今天就是来灭了你们龙组的,我们是来大战的。”

一股气势瞬间的从斯帝夫的身上爆发了出来。

这股气势瞬间的撕碎了龙组那些人的气势,将龙组的人全都笼罩在了里面。

龙三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这个美国队长的实力果然也比几十年前提升了。这气势丝毫不比荆无阎的弱了。

又是一个和托尔相当的高手。

龙组的其他人感觉到这股气势,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这几十年,龙组的敌人一种在提升实力,可他们的实力却一直停滞不前,组长的伤势没有恢复,就连他们竟然也没有出现一个打通第三条奇经八脉的人。

斯帝夫这一次并没有把龙组的人放在眼里,转而冷笑的看向了陈一飞:“四人众,陈一飞,你最近还真是名声大噪。”

陈一飞满脸阴沉道:“那你应该知道,招惹我的下场是什么?”

斯帝夫听到这话冷冷的笑了起来:“陈一飞,看来是以往的事情让你太过自大了,你以为打败了托尔,你就有资格和我们神盾局叫板了?你太天真了。”

“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有了解过我们神盾局,我可不是像托尔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和那个荆无阎那家伙联手,明明是必胜的,却被你翻了盘。”

说着,斯帝夫就从背上取下了那面刻着星条旗的盾牌,指向了陈一飞:“而我不是他,所以,这一次我会以雷霆之势杀了你,然后席卷整个华夏。”

“我觉的你和托尔没什么区别,一样的自大无比,都会是我手中的亡魂。”陈一飞冷笑一声,杀气彻底爆发了,直接动手,跃出了船外。

轰!~

陈一飞猛地落在了那水面之上,在他的脚下顿时激起了滔天的浪花,他的双腿陷入了水里,可他的双腿四周却是出现了一阵真空区域。

唰!~

陈一飞瞬间的冲向了神盾局的那艘船,在他的身后激起了一道恐怖的水浪,同时他的大喝声也疯狂的响了起来:“斯帝夫?美国队长?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让你们付出代价,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让我去会会他。”斯帝夫身边的巴基冷冷的说了一句。

巴基人很冰冷,他的话也很冰冷,同样的,他的能量也很冰冷。

就在巴基落到那水面之上的时候,那水面竟然瞬间的被冻结成了冰,直到他另外一步踏出的瞬间,那冰才被海浪打碎。

巴基的身上,气势狂涌,他的人冰冷、话冰冷、能量冰冷,可他的心却不冰冷,他的心是滚烫的,他可以为自己的好兄弟斯帝夫做任何事情,斯帝夫想要灭龙组,想要杀陈一飞,他也要全力灭龙组,也会杀陈一飞。

唰!~

巴基瞬间的冲到了陈一飞的近前,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那水面之上,只见一股冰霜瞬间的从那海面蔓延,接着,便见到陈一飞的脚下开始出现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那层冰霜瞬间的朝陈一飞全身蔓延了上去,竟然将陈一飞彻底冰冻成了一座冰雕。

脚下没有了真气的支撑,陈一飞整个人在那海面上也立不住,慢慢的在那海面上沉了下去。

见到这一幕,巴基冷冷的说道:“陈一飞,我还以为有多强,原来也不过如此。”

唰!~

巴基再次往前冲去,一拳轰出,在他的手臂之上带着一层机械臂,那机械臂顿时的展开,凸出了一柄尖锐的匕首,狠狠的朝被冰冻住的陈一飞刺杀了过去。

他要一击必杀陈一飞。

可就这时,那冻住陈一飞的冰层竟然瞬间出现了裂痕,接着,一道道碎裂的冰块被陈一飞震的四处飞射。

巴基见到这一幕,脸色顿时一变,可下一刻,陈一飞手中的干戚斧柄就冲击到了他的近前,那干戚斧柄上涌动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巴基感觉道那干戚斧柄的威胁,几乎是下意识的挥动自己的机械手,朝那干戚斧柄撞击了过去。

冬兵巴基和斯帝夫一样是西方传承下来的一种战士,不过,他的机械臂在复仇者那些武器之中也是鼎鼎大名。

可他的机械臂和陈一飞的干戚斧柄碰撞的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他的机械臂竟然瞬间被撞的弯曲,连里面的手臂也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手臂断了。

“真的不过如此吗?”陈一飞冷笑一声,一脚便踹在了巴基的胸膛之上,将巴基高高的踹起,往神盾局的那艘船倒飞了出去。

“可恶。”斯帝夫眉头一皱,急忙跃起,一把抱住了巴基。

可这时陈一飞已经瞬间出现在了神盾局的那艘船上,恐怖的气势冲击着神盾局的那些人脸色大变,有几人怒吼一声,便朝陈一飞围攻了过来。

砰!~

砰!~

……

几道响声伴随着惨嚎响起。

仅仅几拳,陈一飞就将那围攻上来的几人击飞了出去。

“一起上。”龙三见此,急忙朝身边那些龙组的那些人道。

龙组的那些高手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的冲了出去。

他们请陈一飞来帮忙的,可不是让他来孤军奋战的。

很快,龙组的人便冲上了神盾局的船只和神盾局的人战到了一处。

斯帝夫抱着巴基落到甲板上,便有龙组的几个长老朝他攻击了过来。

“不知死活。”斯帝夫满脸杀气的吐了一句,下一刻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瞬间出现在了几个龙组长老中间,手中盾牌扬起,一下一个,将这几人一个个拍飞了出去。

大战彻底爆发。

活死人之夜

活死人之夜第二集

厨娘冷哼了一声,“我做厨娘怎么样还轮不到姑娘你来说,倒是你做人家徒弟做了什么?勾结鲛人,让白大人难做?”

“你什么意思?我和断念哪里得罪你了?”魏薇气愤的问道。

旁边的人拦了上来,拉了拉厨娘劝到:“快别说了,玩意惹怒了她,鲛人下一个吃的就是你了。”

厨娘梗着脖子说:“反正迟早要被他们害死,不如说个痛快,免得死了更憋屈。”

魏薇气的嘴唇都抖了起来,“简直是一派胡言,断念一直待在房间没出去过,怎么害你们?你们不能因为成见就污蔑人吧?”

“成见?王鲁都失踪好些天了,连尸体都找不到,不是被鲛人吃了是什么?”又有人附和道。

魏薇想辩驳,不想一名男厨子露出嘲讽之色,说:“找什么不好找个怪物,晚上睡觉不怕做噩梦吗?简直是下|贱!”

魏薇气的脸通红,咬牙跑了出去。

她去甲板上哭了好久,却没把这件事告诉白若竹,也没让断念知道。断念见她眼睛红肿,还担心她是被传染了红眼病,嘱咐她了半天,好在是让她蒙混过去了。

不想第二天,魏薇吃饭的时候吃到了鱼骨头,还是不少鱼骨,要不是她习惯了细嚼慢咽,非得被鱼骨卡了喉咙不可。

海鱼的骨刺粗大,也很容易发现,魏薇只能一根根的挑出了刺,吃完了这顿饭。

到了第三天,魏薇去取晾晒的衣服,不想衣服被人剪破了,破的位置还就在胸前,这简直就为了侮辱她!

她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为什么这群淳朴的人会这样对她,到底是他们疯了,还是她自己错了?

想到她的族人可能也会如此惧怕、排斥断念,她的心就痛的揪在了一起。

不行,她不能再这样忍下去了。

她本不想给白若竹添麻烦,但事情再发展下去,她也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她走去白若竹的房间,白若竹正在和剑七、丘志商议追查王鲁痕迹的事情,魏薇想了想,决定还是晚些再告诉她吧。

不想到了晚上,夜幕降临,海中突然出现了一艘船,朝着白若竹他们船的方向驶了过来。

丁老听到徒弟的描述,急忙上了甲板查看,这一看他脸白的好像纸一般。

“快转向,是黑海盗,是黑海盗啊!”丁老惊恐的大叫起来。

船上一片喧哗,众人都慌乱了,他们对“黑海盗”这三个字充满了恐惧。

白若竹他们纷纷赶到了甲板上,丁老喘着粗气朝他们解释道:“黑海盗在这一片很出名,烧杀虏虐,什么坏事都干绝了,他们不仅仅为了求财,更不给抢劫的船留半点活路。

如果你在大海水上看到一艘里面人都死光了的船,你千万不要以为是什么灵异事件。

更多是被黑海盗杀光强光了,船上只剩下死人的尸体了。

智囊团中的一人惊呼到:“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不是说黑海盗从来不打劫官船吗?”

白若竹听的好奇,她不知道古代的海盗是什么样子,真的能突破他们这个小团队吗?

这时船越来越近,对方船是黑色的风帆,船体都是乌漆漆的,看着十分的诡异。

对方甲板上,站了一群穷凶极恶之徒,他们中间有一名看着十分睿智的中年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

就他那份儒雅的打扮,和旁边的海盗有些格格不入,但白若竹一眼就看出了,他是这船上的海盗的头领。

而那男子身边还站了一个人,正是他们找了好些天的王鲁。

等船越来越近,甲板上的人也相继看清楚王鲁了,有人忍不住骂了起来:“王鲁你个小人,我们天天为你担心,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可你看你倒好,竟去投奔海盗了!”

王鲁也不生气,依旧是那副闷闷的样子,就是随便的哼了一声,表示自己不屑理会其他水手。

白若竹细细想想,有些明白了过来,这王鲁是偷偷去投奔海盗了,还帮海盗带路,带人打了过来。

“王鲁,你作为官船上的水手,竟然自甘堕落去投奔海盗,你疯了吗?”李进气的指着他大叫起来。

这艘船上出了一个郑鑫了,怎么还能再出一个王鲁。

王鲁闷闷的不说话,半晌才慢慢说:“我的事情不用你们多操心,我只是想帮郑头实现自己的目标罢了。”

白若竹不敢再有耽搁,急忙让袁立诚布阵,对方要烧杀掳掠,他们没有防御的根本不行。

可不想袁立诚布阵才一半的时候,对方就扔过来几条锁链,随即几名剑客拉着绳索冲了过来,那速度快的连白若竹都没做好准备。

白若竹和江奕淳急忙迎了上去,莫北山等人也加入了战局。

不想黑海盗的人训练有素,进攻的几人还会排列剑阵,他们虽然有伤亡,却还是有惊无险的到了白若竹他们跟前。

“杀,谁抢到什么都归自己,船上的女人你们随便睡!”儒雅男子大笑着说道,这一刻才更像个海盗一些了。

白若竹一怒剑锋一转,飞快的跳到了对门的海盗船上,直直的朝海盗头子的咽喉刺去。

“老大小心!”王鲁突然挡了过来,白若竹没来得及收手,或者说她本来也不想收手,剑从王鲁的肋下穿了过去。

“找死!”海盗头子一下子火了,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朝白若竹狠狠的劈了回去。

白若竹趁势一滚,不仅躲开了他的攻击,还将刺伤王鲁的匕首狠狠的拔了出来。

“倒是小瞧了你。”海盗头子嗤笑了一声,飞快的在王鲁的肋下点了几下止血。

后面的人也趁机围了上来,竟然布了剑阵来保护他。

白若竹看出对方剑阵的不俗,也不敢托大,假意攻击了几下,借着一转身的机会,急忙逃回了船上。

“怎么会是蜀山剑阵?”丘志不敢置信的叫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海盗头子定睛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原来还有个小道士,怎么海盗就不许用蜀山剑阵了?”

白若竹听的目瞪口呆,怎么又冒出了蜀山,这里还有蜀山派吗?

活死人之夜

活死人之夜第三集

第583章就地拔高

周云凡驾驶黑色宝马房车,下了江州至东江市的高速公路,驶过绕城高速公路,刚刚进入市区,突然看到两个男人正在强行拉一个女人,上一辆江淮商务车。

那个女人被一个男人用毛巾捂住嘴巴后,很快就不再反抗,那两个男人把那个女人抬进车里,如同逃窜的老鼠,拐进左边一个巷道。

看到这种事,岂能当作没看到?周云凡伸出右手,摇醒坐在副驾驶室上的易雪灵:“灵儿,醒醒!有事。”

易雪灵睁开眼睛,右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啥事啊?周医师,你吵我睡觉,你赔我的美梦。”

“别闹了,我看见有人挟持一个女人,驾车往那条巷道里跑了。”周云凡的话太让人震惊了!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坏蛋这么嚣张,得把他们灭了,易雪灵立即来精神了:“周医师,咱们快点追过去,别让那坏蛋得逞了。”

周云凡从车窗外面的反光镜里,看到有两辆黑色奔驰车,尾随在后面:“灵儿,你还是坐后面保镖驾驶的车,好不好?”

易雪灵的保镖是每天24小时保护,这些保镖都是周云凡的好兄弟伍大发安排的,清一色的退伍特种兵,他们经过“翔云保安公司”特训和重重考核,才拿到上岗证。

“不嘛,周医师,咱们快点追过去,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我要亲眼目睹你英雄救美。”易雪灵第一次在周云凡面前,使用撒娇大法,扮萌扮可爱。

周云凡瞅了她一眼:“灵儿,你眼前给我的感觉,好陌生,女人都是善变的神奇动物。”

“喂!你们不都是喜欢扮萌的美女吗?象那个刘艺菲那个许朵。”易雪灵的话,就好比是从炒土豆丝,正在往锅里倒入米醋。

救人要紧,周云凡不再同她废话,他把黑色宝马房车当成赛车来开,一连串的急转拐弯,不断地加速,凭着异于常人的直觉感知,大约两分钟就追到那辆江淮商务车。

这时候,一行一后,两辆车开进了东江市老城区,前面那辆江淮商务车开进一栋老式的五层公寓楼大门内,往右一拐,一个急刹车就停下了。

“灵儿,你坐车里面不要出来,知道不?”周云凡不想打草惊蛇,就把车子停在外面。

易雪灵说了一句你小心一点,就看到周云凡下车,并不从大门口走入,而是转弯,往公寓后面去了,她从反光镜里看到保镖们驾车,一前一后,靠停护卫,心里安定了。

周云凡飞速来到公寓楼的后面,立即施展“八卦魅影功”之八卦提纵术,就地拔高,一飞冲天,然后如同猎鹰展翅一般翻越过去,接着又是几个起落。

看准四楼一个敞开的窗户,翻窗而入,进去后看到的是不堪入目,房内一男二女惊慌失措,他们当场就吓傻了。

周云凡双手中指接连弹了几下,施展“弹指飞针”!里面那三个人就昏睡过去了。

打开房门,周云凡看到门口站在一个混混,贼眉鼠眼,正在外面听墙根,周云凡右手中指对准他额头印堂穴,“弹指飞针”弹击一下,那个混混就昏倒了。

周云凡转身抬起右脚,一招“八卦云腿”,就把他踢进房间,就把房门关上,然后蹑足潜踪,直往楼梯口走去。

快速下楼,几个周转,幸好看到先前那个混混,把那个劫持来的女人,弄进三楼左侧一间房。

周云凡尾随其后,把“八卦魅影功”发挥得极致,眨眼间,就进了房间,那两个混混只感到门口刮过一阵风,什么也没看到。

房间里,那张简易得不象话的床上,已经有一个女人躺在上面,神志恍惚,周云凡瞟了一眼,就闪进了房里的卫生间。

接着只见一个混混,拿着不锈钢脸盆推门而入,周云凡施展八卦提纵术,双脚猛然蹬地,身子就如同壁虎一般,吸附在卫生间的顶部。

那人混混不会想到房间里进来了人,就在他头顶上,他拧开水龙头,装了小半盆水,返回房间,往那个刚刚劫持来的女人脸上泼去。

周云凡在门缝里盯着,让他好奇的是,劫掠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姿色相当不错,只是年纪大了一些,脸色有点苍白,她同一个人的相貌实在太象了。

只见她睁开一双迷蒙的双眼,怯懦地说:“你们去对洪先生说,能不能宽限我三天,求你们了.”

“臭表子,求我们有什么用?除非你配合,让我们爽个够。你的赌债是洪哥替你还上的,欠洪哥的钱,你还不上,就只能外卖了,这是洪哥的意思。”

“你们不能这样,快去叫洪先生我有话对他说。”

“呦噶!还有话对洪哥说?洪哥已经对你没兴趣了,就你身上这几斤几两,他早就腻了,透露一下,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洪哥说?”

“对你们说没用,只能对洪哥说。”那个中年女人很坚决的样子。

那两个混混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意见,矮个子混混转身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高个子混混,只见他贼眉鼠眼转身到门口看了看,就窜了回来,就对那个中年女人下手。

“阿水,你不能这样,我是洪哥的女人,你不怕他找你晦气?”

“呵呵,你现在已经不是洪哥的女人了,洪哥发话了,就算把你卖了,也要把你欠的钱收回。”

周云凡在卫生间听到这里,实在是无语得很,没想到这是一个烂赌的女人,借高利贷还赌债,呵呵。

床上那个青年女子,畏缩成一团,用那脏污不堪的被子紧裹着身子,如同寒风中的蟋蟀。

正当眼前那个高个子混混,强行脱去那个中年女人的衣服,准备进一步行动的时候,房外有人踢门,那个高个子混混慌乱地去打开门。

只见额头有一条长疤的男人,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下,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兰芳,听猴子说,你有话要对我说?”

“洪坤,你不能这样对我?当初我只借了十万块还丁魁的赌债,到今天我先后加起来,还了你十五万,你的钱早已还清,你还要我还钱,太狠了!”

“郑兰芳,当初你借的时候,白纸黑字是周息,不是月息,十五万连还利息都不够,今天你不钱的话,只能拉你出去外卖了。”

洪坤刚刚说完这句话,他后脑勺就一阵刺痛,立即朝前栽倒,嘭!额头磕在地板上,立即隆起一个大包,鼻血直流,不省人事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