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E-134 RION- beach

OAE-134 RION- beach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OAE-134 RION- beach第一集

既然张爱玲想要伺候我一次,我就没有拒绝。

换作以前,我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心爱的老婆这么做的。

现在,不同了。

我甚至心里面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那是一种很淫邪和变态的想法。

其实我病床边就是一个紧急按钮,按下那个按钮,护工就会过来。

半夜里可能不会那么及时,但是白天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我如果真的想要护工伺候我小便,现在肯定是按下按钮叫护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要让张爱玲去叫护工,而张爱玲又决定亲自帮我小便。

我很好奇等会儿我会不会有什么生理反应,这次我第一次好奇曾经的女神帮我做这种私密的事情,我的那个地方会不会有反应。

尿壶就在床下,张爱玲一下子就找到了。

跟护工不一样,张爱玲先是拉上围帘,才把我的被单掀开,最后把尿壶放到我的两腿中间。

要是护工可不会那么细心,她帮我小便从来都不拉围帘的。

我故意看着张爱玲,心里面想着她会怎么做。

我不能移动身体,显然不能自己脱裤子。

张爱玲没有说什么,轻轻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然后说道:“现在应该可以了。”

没有反应,小弟弟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呵呵,我心中已经意识到现在自己又多厌恶多恶心那些视频和照片了。

这种状态下我怎么能够尿的出来?

“怎么了?尿不出来吗?”张爱玲倒是没有丝毫的避讳,她已经真的做到了她能够做的一切了。

“可能不想上了吧,但是又有点儿想尿!”我说的倒是实话。

张爱玲帮我检查了一下。

重点是她真的是帮我用手检查了一下。

我的天啦!

我特妈居然不争气地有反应了!

我怎么可能还有反应呢?

我不是应该看了那些视频和照片之后,心里面极度厌恶憎恨张爱玲这个贱女人的吗?

怎么会有反应呢?

人家只是用手摸了几下,我就有反应了!

我开始痛恨自己,尤其是下面那个不争气的东西!

更可气的是,这个时候我居然有了尿意,而且还尿出来了!

在张爱玲双手的帮助下,我顺利小便了一次。

全程我都很无语,我恨自己,恨自己下面那家伙。

倒是张爱玲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帮我小便之后,还用湿纸巾帮我清洁了一下,仔细地擦了下面。

我的天啦!

我居然又有了反应!

而且这一次比之前更加明显,更加壮观!

因为用湿纸巾擦拭那个地方,确实会敏感,尤其是我已经躺在床上很久,也很久没有做过那个事情了,所以现在稍微的刺激可能都会导致我的下面变化剧烈!

上次护士帮我检查下肢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反应,感觉很丢脸了。

这一次,我却更加感觉到丢脸,因为我心里面很讨厌自己还对张爱玲有这种反应和感觉。

张爱玲帮我穿好裤子,又把被单盖好,最后才把围帘拉开。

“那些视频和照片,真的不是你?”我突然问了这句话,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现在要问这种问题。

“真的不是我,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现在我还骗你干嘛?有必要吗?”

“那视频和照片是怎么拍出来的?我敢肯定里面的女人就是你。”

“可能有些相似吧,或者视频和照片都是作假的。老公,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那种恶心的事情!”

张爱玲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才不忍心继续追问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张怡走了进来。

“表姐,我有话想问你。”张怡居然当着我的面儿用这种语气跟张爱玲说话,简直出乎我的预料。

不过,可能是我自己想多了。

张怡跟张爱玲说的事情,估计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

她们两个出去了一阵,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脸上都很平静,绝对没有发生争执。

“老公,这次的事情,你不打算继续追究了吗?”张爱玲轻声问道。

我点点头,冷冷地回应说道:“二十万都收了,我还追究什么?人家好歹不是想要我的命,之前的那次要我命的人我都不追究了,这次当然也不追究,就当是我自己倒霉吧。我特妈一直都遇到一些有问题的女人,就当是我命不好。”

我的这番话,充满了抱怨和怨恨,谁都能够听的出来。

张爱玲不说好了,连张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沉默,最让人难受的就是这种沉默的气氛。

“你们出去走一会儿吧,中午的时候过来喂饭就行了!”我打破了沉默,却是要赶走她们。

张爱玲和张怡走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可是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接下来一段时间,护工除了伺候我拉屎拉尿之外,现在还要给我按摩腿部和两只手臂,说是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帮助我尽快恢复。

如果张爱玲来的话,那按摩的工作就交给她来做,而且张爱玲按摩我腿部的时候,经常会帮我用湿纸巾清洁一下那个家伙。

其实我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也算是憋了这么久,所以每次张爱玲用湿纸巾帮我清洁那个地方的时候,碰到我的敏感部位,我当然是很快就有了反应。

有一次,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之下,让张爱玲帮我弄出来。

张爱玲反应很平静,似乎她早就预料到我会有这种要求,甚至感觉我早就应该提出这种要求了。

“很难受,对吗?”

“你说呢?”

“我知道你会难受,所以才会用湿纸巾帮你清洁一下啊。”

“不行了,这次真的要搞出来,要不然我会更难受!”

“好吧,我帮你吧。你想怎么弄出来?”

张爱玲微笑着看着我,我却有些懵逼了。

这是我心目中的那个曾经的女神吗?

这是我那个一向矜持高贵的老婆张爱玲吗?

她问我这话的意思,我还能听不出来吗?

用手,还是用嘴,我自己选择。

当然是后者,傻子都知道。

张爱玲半遮半掩地替我做了一次,结束的时候,她没有忍住,不小心吐到了床单上面。

估计是我积累的太多,又或者是张爱玲做这种事情经验不足吧。

当天晚上换床单的时候,护工发现了异常。

虽然我那天让张爱玲用湿毛巾擦了床单,可是那种东西是有气味的。

护工换了新的床单,没有特别仔细看,也差不多知道床单上面的东西是什么了。

“你是不是梦遗了吗?”护工边换床单,一边随口说道。

OAE-134 RION- beach

OAE-134 RION- beach第二集

“什么?”姜玲听到殷顾的话,脸色瞬间煞白。

她是不是听错了?

殷顾说她老婆——白夏是他老婆?

怎么可能,白夏怎么可能勾搭上殷顾这样的人!

周围的人也在用一种意外的眼神看着殷顾跟白夏,殷顾大家都认识,但是白夏大家就都不知道了。

这个女孩子,居然是殷家二少的妻子?

的确听说殷二少最近结婚了,不过婚礼举办的很简单,只是自家人一起办了一个,所以媒体什么的都没有多大的消息,甚至于都没有人知道,殷顾娶的妻子是谁。

但现在,他们好像知道殷二少的妻子是谁了。

就是这名女子么?

既然是殷二少的妻子,那还真的没有必要去求包养什么了,本市,谁比得上殷二少更加有钱?

殷家二少,商业巨子,最会的就是赚钱了!

作为殷二少的妻子,难道还能缺钱?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所有的人都在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姜玲。

这个女人,父亲得了绝症,家里还是低保户,能有钱在这里出入?恐怕她才是被老男人包养的那个吧。

周围的眼神带着各种各样的猜疑。

姜玲站在那里脸色难看之极,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手心里都是汗水,就连额头上都有着汗珠。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样,就是自己被拆穿。

姜玲愤怒的看着白夏。

殷顾冷冷的扫了一眼姜玲,随后冷冷的说道,“不要随便造我老婆的谣。”

脸上没有任何凶神恶煞的表情,但是殷顾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姜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她连解释都不敢介绍了。

白夏倒是没有想到,殷顾居然会替自己说话,她还以为她来酒店,殷顾要误会什么了。

就在她思考殷顾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她却被殷顾一把拽着朝里面走去了。

“你干嘛?”白夏拧眉,低声喊道。

殷顾没有说话,直接将她拽向了一个房间,这是酒店的顶级总统套房,也是殷顾专用的房间。

门打开了,白夏被拽了进去,随后门有关上了。

电梯间。

姜玲一声虚汗,差点腿一软坐倒在地上。

殷顾的眼神太吓人了,她心脏一直都在砰砰直跳。

周围的看客都鄙夷的看了姜玲两眼,然后纷纷散去。

姜玲气的直跺脚。

旁边工作人员也鄙夷的看了两眼姜玲,就是因为这个被包养的女人,他差点得罪了殷家二少。

“看什么看,帝豪不是说顾客是天么,你那么什么眼神!”姜玲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工作人员,然后自己转身去找那个老头了。

与此同时,白夏已经被殷顾拽进了房间里了。

她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殷顾,“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殷顾一步一步往前,咄咄逼人的看着她。

白夏往后退了一步,心脏咚咚咚直跳。

“你来酒店不是来调情的么?”殷顾往前一步,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白夏,“不如我们夫妻之间调调情?”

“谁跟你说我是来酒店调情的!”白夏神色有些紧张的看着殷顾。

殷顾的眼神让她心里有些发寒,那一双眼里带着些微的愠怒。

OAE-134 RION- beach

OAE-134 RION- beach第三集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吧!”邵玉心里一团火便烧了起来,霍的起身就往外走。

楚伯阳连忙起身陪同她一起过去,还给田大柱使了个眼色。田大柱一出帐篷便点了两个十人队,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赶往邵忠的帐篷。

邵忠的一百亲卫从病号区放出来之后,便重新在邵忠的帐篷四周环绕着扎营,如众星拱月一般护卫着他。

远远看见楚伯阳和邵玉带着人过来,他们也只当是例行巡查,并没有大惊小怪。

于是,锦娘便被堵了个正着。

看到楚伯阳的时候锦娘甚至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表情,片刻之后,便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邵玉,刚刚展现的笑意便僵住了。

“参见主公,参见夫人!”她站在原地盈盈跪拜。

邵玉走近,在她身前停住,居高临下望着她。

“你不是应该在病号区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听起来是普通的询问,邵玉的口气却干巴巴的,一点也不似素日的温和。

“回禀夫人,国公爷临走前特意嘱咐奴婢,要贴身照顾好邵将军,奴婢不敢违背。”

锦娘神态语气都很恭谨,话里的意思却一点不含糊。

邵玉冷笑着点点头,替她说得更明白了一点,“我上次还训斥你,为何重新开始行跪拜礼,并自称奴婢?你显然并不当回事,今天依然故伎重演,看来是打定主意要投奔邵将军麾下了咯?”

锦娘肩头一僵,仰起脸看向邵玉,神情竟然十分镇定。

“夫人,国公爷有令,奴婢依然贴身服侍邵将军许久,破了男女大防……方才,邵将军也说了,会……”

她在邵玉的视线下公然朝着邵忠的方向望过去,眼里含着羞涩与妩媚。

邵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邵忠正看着她,面带疑惑。

邵玉懒得再跟锦娘饶舌,绕开她,径直走向邵忠。

“大哥,今天可觉得身上爽利些了?”

邵忠一脸感激看着邵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幸亏妹妹来了,不然我可就惨了!”

锦娘见邵玉不理睬她了,便自作主张要站起身。楚伯阳从她身边走过,沉声说道,“夫人没让你起身,跪着吧!”

锦娘的脸登时紫涨得发黑,众目睽睽之下,只得再次跪在冷硬的泥地上。

邵忠见状大为诧异,“伯阳,这是怎么了?锦娘她做错什么事了吗?”

他这两天恢复了一点体力,此时正靠着一叠枕头坐着。床边的托盘上放着一碗清粥,正热腾腾地冒着热气。床侧边则放着一张木凳,显然是锦娘方才正坐在这里服侍他吃粥。

邵玉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大哥,可还有腹泻吗?”

邵忠一愣,皱了一下眉,看看她,还是耐下心回答道,“换燮理汤的时候一天便只有二三次,昨天便彻底止住了。方才郎中来把脉,说是过两日便可以换成化滞汤了。”

他说完,看着仍然跪在硬地上的锦娘,蹙眉说道,“无论锦娘做错了什么事,她毕竟衣不解带服侍我近一个月,只有她一个人拼着性命不要做到如此地步,玉儿你为何如此苛待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