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歡

女歡
  • 主演:张雅玲,野本美穗
  • 导演:朱延平,谢文程
  • 地区:台湾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9
本片由三个小故事组成。1.《艳遇》:该片以幽默的影像风格刻画了浴室用品店老板(高明伟饰)的一次奇妙艳遇。美丽性感的女客人(张雅玲饰)在该店快打烊时进来借洗手间,却意外看中一款意大利进口浴缸。俏皮的女客人在价格谈妥后竟提出亲身试洗的要求。老板在金钱与美色的双重诱惑下无奈地同意。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有什么奇妙的事发生呢?殊不知在这莫名的挑逗下实则隐藏了处心积虑的圈套。2.《吉物出租》:本片以社会讽刺的手法再现了都市生活中情感的莫测与难以把握。私奔离家的年轻丈夫(吴开文饰)与妻子(何嘉芳饰)租下了一栋豪宅内的一间小屋。宅主(尤国栋饰)夜夜笙歌,留下孤独的妻子(林玉紫饰)长年独守空房。年轻夫妻的住入开始逐渐改变宅内冷清的气氛,四人之间暗涌的关系也在生活的压迫下开始逐渐转变,

女歡第一集

第1454章 一招解决

陆明站出来,苏苏啥都不担心了,他倒不是怕死,而是担心南宫香香,自己一旦有事,他们会不会把南宫香香强行抓回去呢。

虽然今天陆明没带昆仑剑,但这帮杂碎怎么可能是陆明的对手?

“你是谁?”文刚不认识陆明,“滚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情!"

文刚说着看向陆明身后卡座那里的三个美女,一个性感妖娆,一个青春靓丽,一个冷若冰霜,而且这后面的这位还是一个修真者,不过也只是淬体期而已,自己一个意念就可以解决了她,不过他可不会对如此美女动手。

他的这个眼神被陆明看在眼里,更加确定了此人不是什么好鸟,即便是南宫香香跟了他也是受苦,陆明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而此人后面的人没一个堪用,南宫香香不可能跟他们走,而且刚才他们也说了,是南宫香香的父亲叫他们来的,谁把南宫香香带回去,南宫香香就是谁的,这是什么话?是一个父亲做出的事情吗?这种父亲不要也罢。

陆明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再不离开,就没机会了!”

这样的话让对面的人一阵躁动,他们已经看出这个人紧紧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既不是修武者,更不会是修真者。

就这样的一个人,敢如此对他们说这样的话,谁也受不了,于是大骂着,“你踏马的,不知死活,知道我们是谁吗?”

这人说着就冲上来要打陆明,文刚没有理会他,这些人全部死光才好呢,不过,苏苏也死了才是最好的。

陆明没动,就在那人冲到陆明的跟前的时候,有一个身影从陆明的后面出来,一脚就踢上这人的脸,原来是木晚堂,他早就看不惯这帮人了,气呼呼地冲上去,在这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一顿毒打,他竟然忘记了使用真气,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结元期的啊!

对面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不过,很快这人反应过来了,振臂站起来,将木晚堂震飞,木晚堂后退好几步美莲在后面接住他,然后站在木晚堂的前面,迎上对面的进攻。

嘭!

一声沉闷的声响,对面的汉子后退几步,美莲还是没动。

“结元期的强者,还是个姑娘,不错!”汉子说道,嘴角有血出来了,他很疑惑,同样是结元期为何自己不敌她?她只是个姑娘啊。

连个姑娘都打不过啊,这脸丢大了!

所以他要把场子要回来,于是又开始新一轮进攻,“死!”

浑身强大的真气缭绕在全身,拳头向美莲打过来,可就在这时,陆明说道,“欺负一个女孩子,真是丢人!”

说着,陆明暴虐的元力打向这汉子,汉子被震飞出七八米,将那些音响设备撞坏,他支撑起身体,摇摇欲坠,几下子后,倒下去了再也起不来!

众人大惊,刚才谁也没有看到这个普通人出手,一个结元期的强者就这样被他震死了,这需要多强的实力?文刚疑惑着,此人到底怎么回事?他不是一个普通人吗?刚才他只是一个挥手而已啊,就打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道来。

不过,他没有害怕,自己这边有很多人呢,于是他大喊着,“大家一起上,干掉这两个人,然后请南宫小姐回去!”

“好!”

“上!”

“杀了他们!”

……

一个个叫嚣着,他们明白现在对面至少有两个化神期的强者了,只有合作才能有机会,如若不然能不能活着回去还不知道呢,所以必须合作。

于是全部的人冲上来了,文刚却是慢慢地走过来,导致人家全部冲上去了,他还在后面。

“师兄快上!”两个蠢货手下在傍边叫着。

文刚真想先痛打他们一顿,不过时候不对,事后再好好教育他们,现在就只是点点头。

不过两个手下都会与师兄保持同一个步伐的。

战斗很激烈,一百多个人将苏苏三个男人围在中间,他们三个没动,就这样站在那里。

不知道是苏苏还是那个陆明幻化出了真气罩,那么多人进攻这个真气罩都没有攻破,而且很奇怪的是冲在最前面的人修为在快速地消失,不到两分钟,他们就瘫软在那里了,一个个地脸色发白,这是真气极度消耗的表现。

怎么可能,这才刚刚开始呢!

五分钟后,他们越来越多的人不能战斗了,脸色苍白,在两个手下要上去的时候,文刚把他们拦住。

“师兄,他们快不行了!”一个手下说。

“我知道,你们上去也改变不了什么!”文刚说。

此时在陆明的元气罩里面,苏苏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突然出现了很充盈的真气,他拼命地吸收着,完全不管外面的事情。

还有木晚堂,他还是第一次在陆明的元气罩里面吸收真气的呢,还有不少的灵气,简直是太神奇了,心中他的修为也快到真宗境了,进步如此的神速,除了陆明的丹药和修炼的功法之外,还有美莲的功劳,美莲将她所学的东西都教给木晚堂了,最多的是修炼的经验一步步地引导他进步。

所以才会如此迅速的,但是他还是赶不上妹妹木晚晴的速度,她已经是一名修真者了。

而他还没到真宗境,木晚堂知道即便是修炼到了真宗境巅峰,想要突破到修真界,那比登天还难,比如苗阿姨就是这样,她卡在那里很久了,一直没得突破。

当然了,他有不是跟妹妹比,是要好好修炼的!

十分钟后,安静了,陆明受了元气罩,地面上倒下一大片半死不活,还有三个人站在那里。

“苏苏,交给你了!”陆明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做到卡座那边与几个女的喝酒吃东西,好不快意。

苏苏说,“谢谢了!”

对面的文刚骑虎难下了,看着躺在地上艰难地想要支撑起身体而支撑不起来的人,他庆幸刚开自己没有上去送死。

而现在的形势对他很不利,他打不过苏苏,还有那个恐怖的人。

他知道自己与南宫香香是没有机会了,还是保命要紧,于是再次做出了丢一线天的脸的事情,竟然转身就走。

“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苏苏说。

女歡

女歡第二集

九王爷的冷情与漠然,萧婷虽不常关注,也了然于心。

否则不会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徐凌悦时,那么残忍,在大殿之上,让她那么难堪。

更不会那样对待,跟随他多年的尉迟心寒。

他就是冷情的人,可他为什么要救自己?

他明明和她任何关系都没有了,她不再是他的王妃,她不是他的女人,不需要他保护。

身为帝国的九王爷,被皇帝极度信任,若他朝入仕,必定大有作为,甚至可以坐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他才二十岁,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她会保他长命,亦会见证他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会娶妃纳妾,会有一个貌美如花的王妃,也许将来还会有很多的孩子,毕竟皇室都很能生的。

以他貌美的程度,再娶一个美娇娘,将来的孩子,肯定会更好看,有男孩有女孩。

九王府会特别的热闹。

他会下朝堂,成为真正的掌权者,无论未来谁为王,都有他的一席之地,权力、地位、财富,应有尽有,他会成为这一世真正的赢家。

明明,他将来会过这样的日子,就算他不入仕,他也有绝顶的武功,可以陪着自己喜欢的人逍遥天下。

这就是萧婷替他选的路,也打算护佑他走这条路。

就算再惨,将来身份暴露,他依旧快意人生,哪怕杀尽天下,他也会好好的活着,不是吗?

可现在呢?

身为阴阳共生的体质,她明明放过他了,就算为他改了命。

为什么他还是会死,而且还是为救她而死。

难道这就是因果报应吗?

这就是天道轮回吗?

是因为她一时心软做这样的错事,才会经历那半年之苦?

如今被天道拨乱反正,九王爷之死,虽非她亲手所杀,却也是为她所累……

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

“师傅,这就是你说的,轮回天道,自有其道吗?”

“你说这世间的一切自有定数,是不可更改的,所以我从来没有试着去改变过什么,我只想好好过我自己的人生,哪怕一切是注定的,我也想按照我自己的意思去过,哪怕混吃等死,我也是顺应天命而为。”

萧婷坐在地上,望着悬棺下,一丝痕迹都没有的冰冷地面,痴痴的自语。

那里空荡荡一片,连一丝属于九王爷的尘灰都找不到。

她是知道的,所以她失落,内心仿佛空了一块,极度的空虚。

“可是如今呢?”她低低一笑,“我只做过这一件事情,只是有这一次没有听从你的教诲,就变成了这样的结局。”

“师傅,你到底在哪里呢?师傅?”

“师傅你告诉我,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是什么呢?”

萧婷起初只是自语,而后似乎有些疯颠,大声询问。

“你说我不该谈情,所以我拒绝了所有的人。”

“你说那样会产生灾难,可是就算我没有喜欢他,我从来没有喜欢他,他也已经死了。”

“师傅,你说的灾难到底是什么?这是世人的灾难,还是我自己的?师傅,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萧婷说到最后,声音都变沙哑了,她扑倒在地上,几近崩溃。

一直相信的,不一定是对的。

一直遵守的,不一定是好的。

她此刻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坚持和被坚持,都是为了什么?

她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师傅说,无论她身在何方,都要将自己置身世外,要当一个看客,来体会天道,才能超脱世外,不受人间八苦所困。

才能生生无忧!

可是现在,她忽然发现,自己遵循的一切,找不到任何的意义。

该来的还是会来,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若不能顺心随意,那就算生生无忧,又有什么意思?

还是说,她的境界还太低,参不透这其中的关系?

她无力思考这些,她的脑海一片混乱,微凉的风刮进来,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如果是这样,我活这一生又是为了什么呢?师傅。”

“若,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已经规划好了每个人的人生,而我们都只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随着他的心愿而动。如果真是这样,我不愿成为一个棋子,我不愿意,师傅,从今往后,我会珍惜这条命,这世间不再有任何的规矩束缚于我,师傅,你听到了吗?我不愿……”

萧婷大喊着,仿佛得到新生般,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在这一刻,九王爷死的这一刻,萧婷完全崩溃了,她所信奉的,一切都已颠覆。

以前的她都是顺应天命,相信天道轮回的。

平生只做过一件事,那就是,放过了九王爷。

她坚信自己能守护他,帮助他。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生命,一个四个女人共同努力,维系了二十年的生命,她想让他活着,就算作为楚云的父王,她也希望他活着,不想看到他们伤心。

她会守着他,看着他,不会让他真的危害世界。

可还没走到那一步,一切才刚刚开始,九王爷就死了,而且灰飞烟灭。

灰飞烟灭的意思就是灵魂都不可能再投胎,这个世间,所有的时空都不会再有他任何的痕迹。

萧婷喊过之后,便沉默了下来,整个人脑袋放空,所有的思绪都已经凝结。

她觉得轻松了,但轻松过后就是无力,那种仿佛掉进了深渊之中,看不到一丝光明的感觉很重。

彷徨、不安、难言,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的脑子一片混沌。

“累了吗?”

有些孤寂的声音,从她的头顶升起,空明、清澈。

与此同时,一个长长的影子映在了她面前的青石板地面上,被拉得很长很长。

萧婷猛然抬头。

那个悬棺之上,本该灰飞烟灭的九王爷迎风而立,站在其最前端,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与其四目相对,神色清淡,且身上没有一点伤痕。

悬棺之上的的蓝色火焰,已经悉数不见,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太过梦幻,萧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猛得站起来,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回来了,匆忙地揉了揉眼睛,再往上看,依旧如此,那个男子依旧站在那里,在月光下投下长长的影迹。

她吃惊的问道,“你没死?”

九王爷拧眉,负手而立,“你很希望本王死?”

“当然不是。”萧婷连连摇头,甚至抹了下眼敛,“我当然希望你好好活着。”

萧婷心中所有的不安与彷徨瞬间被喜悦冲散。

九王爷轻点足尖,飘了下来,缓缓的落在萧婷的面前,道,“本王带你上去。”

萧婷忙点了点头,在九王爷的手环在她腰间的同时,她很自然的双手环上他的腰,紧紧的抱住。

直到此刻,她才觉得真实。

悬棺周围并没有燃烧的痕迹,棺盖依旧古朴无华,青石的颜色没有任何变化,就连温度也没有丝毫的异样。

这让萧婷有些恍然,难道是她看错了,这不可能。

“王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萧婷有些茫然的看着九王爷,她明明记得这一切是这么的真实。

九王爷只是摇了摇头道,“本王不知。”

“那刚才的火焰,你也是看得到的?”

九王爷点头:“自然。”

连他也诧异,那般无物不烧的火焰,竟然就这么熄灭了。

萧婷的眸子明灭不定,盯着九王爷,然后松开九王爷的手,开始在棺材盖上四处敲打,果真没有任何一点销毁的痕迹。

而且没有一丝温度,就仿佛他们刚才看到的所经历的都是错觉。

这太奇怪了。

两人谁都没有提刚才萧婷的异常,只是心中都有了各自的衡量。

很快,萧婷发现棺材周围的禁制已经解开了,于是她试着将悬棺放下。

萧婷手持烛台向前走去,九王爷回头瞪了她一眼,道:“退后。”

萧婷讪讪的退了回去,九王爷挥掌便将石棺的棺盖推了过去,而后重重的落在地面上。

掀起一片灰尘。

“咳咳咳……”萧婷连连挥手,将灰尘扇到一边,这才凑上前来看。

“什么好东西,让我来瞧瞧。”

可待萧婷走到近前,往里面一瞧,瞬间傻眼了。

整个棺材底板一目了然,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两人都有些诧异,对视了一眼,这也太奇怪了,保护的这么严丝合缝的棺材,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萧婷自然不相信,她将烛台塞到九王爷的手上,整个人跳了进去,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摸了一遍,结果嘟着嘴坐在了里面。

“真的什么都没有,这不科学呀。”

九王爷的兴致一直都不高,始终是那样淡淡的,他并没有对其抱什么希望,只是待有缘一见,所以也不会有多少失落。

他见萧婷还摸上了隐,于是伸出另一只手将萧婷拉了出来,“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坐里面干什么?出来。”

萧婷不满,“可是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其实只一眼,九王爷就看的出来,这里面并没有夹层之类的机关,棺底很薄,并不像一般的棺。

且这种石棺,他们现在已经很少用了。

女歡

女歡第三集

在楚洛琰抱着夏织晴离开VIP休息室的时候。

一时间,周围掩盖不住酒吧吵闹的声音。

夏织晴在楚洛琰的怀抱里本来睡得非常安稳,听到声音就睁了睁眼睛,醒过来。

“唔……老公……”

“老婆,吵醒你了?”

“你怎么会抱着我?”

“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们现在回家。”

“好……现在很晚了吗?”

“还不到1点。”

“早知道你能这么早弄完事情,我就应该在家里等你。”

“老婆,都是因为你过来给我惊喜,我才会有效率处理完事情。”

“可是我记得你说过我在你身边会影响你分神。”

“你很乖,没有影响到我。”

“哼哼,我当然乖了。”

在这个时候,夏织晴紧贴着楚洛琰的胸膛乱蹭撒娇。

同时,楚洛琰抱着夏织晴离开酒吧,直接上车。

“老婆,你还想继续睡吗?”

“有点睡不着,但是又迷迷糊糊的。”

“那你想继续睡还是想醒过来?”

“你有办法吗?”

“当然有。”

这一瞬,夏织晴微微抬眸凝视着楚洛琰笑容邪肆的模样,问道:“老公,你说的办法不会是想把我吻醒吧?”

“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但是我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

“唔,你很好奇,你试试。”

其实夏织晴还没有清醒过来,身体软绵绵的靠着楚洛琰,很容易就能继续睡着。

倏地,楚洛琰的大手搂住夏织晴的肩膀,贴近她耳边说道:“刚刚我故意在明修面前说要介绍沐好好给商墨认识。”

这一句话的八卦魔力就让夏织晴瞬间清醒过来。

“啊?你想介绍好好和商墨认识?可是你明明知道好好是喜欢明修。”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是在帮你刺激一下明修。”

“对,你做的对,明修就应该受点刺激,否则他和好好的关系发展进度条太缓慢了。”

夏织晴煞有介事的分析说道:“我觉得是真的应该要让好好见一见其他男人,商墨很好,对明修会有威胁性。”

此刻,楚洛琰温柔的敛眸凝视着她,轻笑说道:“老婆,你已经清醒过来了。”

“哈哈哈,你很懂我。”

“你是我老婆,我当然懂你。”

“等等。”

夏织晴突然想到什么事情,疑惑的眨眨眼睛,问道:“老公,我刚刚都没有回答你是要继续睡还是清醒过来,可是你就已经让我醒过来了。”

倏地,楚洛琰不着痕迹的眯眸,笑容有些深沉的暧昧。

“老婆,我觉得你是想醒过来。”

“为什么?现在1点,我醒过来能做什么?还不如让我继续睡觉。”

“你明天上午已经请假了,不是吗?”

“是的,我想多睡一会,就不取消请假了。”

在这个时候,夏织晴突然感觉到楚洛琰炙热的视线看着自己,她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看着他。

“老公,你是不是在想……”

“嗯,当然在想。”

“我就知道你很不正经。”

“对自己的老婆就不能太正经,所以我是遵循自己的内心,做想做的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