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少女

吸血少女
  • 主演:初音实,加藤裕人,本城小百合,猪瀬孔明,来栖あつこ
  • 导演:本多幹祐
  • 地区:日本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1
一个叫悠美的女孩,虽不是很美的女子,但是非常温柔。男的叫诚司,两人交往十分顺利,逐渐的,他俩有了要结婚的意识。在快进入幸福生活之时,突然跌入了低潮,即将结婚前,一点预兆都没有,悠美瞬间失踪了,朋友.同事.及父母都很着急,但还是无法找到悠美,好像从人间蒸发消失。诚司一时难从悲伤中解脱出来,仍然努力不放弃去寻找悠美的任何希望。过了一年,诚司的好友-春,在新宿看到悠美,诚司得此讯息立即赶到新宿,见到悠美,但却一点也不像其本人,因悠美不知何故,已变成吸血鬼,必须时常勾引男人,像魔鬼般的怪物,尤其在满月之时,忍不住血液的诱惑,必须吸取人类鲜红的血,以维持自身的生命及活力。诚司找寻她的苦楚,悠美看在眼里,心中十分不忍,只能在深夜中潜入诚司房间,暗中和他脱衣激情作爱,又悄悄离去,

吸血少女第一集

“应该是我的,当时我被仍在空中,心中空去,又听到刀山火海这样的词,难免多想,因此,在大阵开启之前,我便想着,会不会下面有火!谁知大阵开启之后,真的有火窜出,我又想着这里是不是火山,不然为何会这么热,谁知,在高空中,缓缓下落的时间,我竟真的看到火苗之下的,涌动的通红岩浆,太可怕了,这些竟然是我臆测出来的!”楚青云打了个寒颤,面色一时间有些发青,从内心到身体都一

阵阵发寒,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原来如此,第二关大阵的变化,想必是因为楚青云的惧怕,他脑海中的场景占了上风,因此,见到大阵之后,又有些别的猜想,所以,大阵才会跟魅儿脑海中的不一样,以至于后来我的观察会成立,

那绝对是因为,我猜想的同时,脑海中先有一个可能,就这么一个信号,大阵便随着我的心意而悄然改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改动,以至于大家过关个都是轻松随意的。”  “没错,正是因为你的猜想,再加上我的观察,生路便被咱们创造出来!”君卿华点点头,过第二关的时候,他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是经过观察,他发现静荷的结论跟自己的一样,那时他便觉得一

切都似乎太简单了,谁曾想,一试之下,竟然成功,过来之后,他还诧异好久。  “嗯,可是,原本完美的大阵,在神山真正的居民包围下,被冲破,七彩火蛊闻到香麝尸油的味道,铺天盖地而来,卯蚩魅被吓呆了,那一瞬间,她脑海中并没有第三大阵的任何场景浮现,因此,这幻

象大阵,自然是无法自动生成,便形成了此时的景象,大阵不存在,重新变成平静的土路!”  “对!”众人点头,纷纷觉得静荷的分析十分有礼,也完全能解释现在的情形,虽然荒诞,却真实存在的既定事实,因为当众人看到道路中间出现的那两个孩童时代的君卿华和孔静荷,一切便已经明朗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这是幻阵吗?”卯蚩魅不明白什么是幻象,什么是幻觉,她只以为这也是大阵的一种,不由有些无措和沮丧的问道。

摇摇头,君卿华道:“并没有任何幻阵的气息,怕是山中的魔障,也就是瘴气。”  “瘴气?”卯蚩魅一愣,不由睁大了眼睛,而后,突然浑身一震,愕然道:“咱们上山之前我就觉得不对劲儿,这里原本是有烟瘴林子的,可是我见阳光甚好,原以为瘴气消散,谁知,咱们还是中了烟瘴

气了!”

“既然已经中招了,大家就先不要走了,盘膝坐下,先服解毒药!”既然知道所中的是什么,便要解毒,但是此时情况又有不同,他们本身就在幻象中,走出来确实很难,解毒就更难了。

修炼,巩固自身气息才是最重要的,君卿华更是打开防护罩,静荷直接拿出一颗檀香,点燃,看着袅袅烟气缓缓上升,萦绕在半圆形的透明防护罩内。

这檀香并非只是普通檀香,里面放了许多珍贵药材,点燃,闻之便能令人精神百倍,本身有转破瘴气的旷世神药蔓枫,以气息破解瘴气,正好对症。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静荷第一个睁开双眼,环顾四周之后,不由笑了笑道:“解了!”

众人同时睁开眼睛,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比睡了几天身体还要舒服,然而,目光所及之处,却令他们大吃一惊。  无论是山上的路,还是山下的路,更甚者是脚下的路,都是满目疮痍的,一路上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满地的都是,断枪残刀,上面黑褐色的血液已经凝结,地面上是黄土尘烟,然而,黄土尘烟上,

占满了斑斑血迹,更有甚者,还能看到一只胳膊,一条腿,跟兵器躺在一起,无人收敛。

静荷身手摸了摸地面上干枯的血迹,目光沉静,良久,道:“看这血迹凝结程度,这血,不超过一天一夜,应该是昨天留下的!”

“大阵已经被破了!”比他们所在位置更高处,刀林,镰刀,刀山火海,更远处的尸横遍野,带刺的梅花桩上,挂着一具具尸体。像是串糖葫芦似的,一些人的尸体,被用剑,插在梅花桩上。

“走!过去看看!”静荷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先别伤心,断然说道。  “嗯!”眸中灰暗的点点头,她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双眸悲怆的看着那三关大阵上挂着的尸体,一时间脚步竟有些苍凉,双腿发软,抬不起步子,她畏怯了,她慌了,她怕了,她长这么大,从未见过

如此骇人如地狱般的场景。

这些人,有跟她穿一样衣服的白苗青年男女,当然更多的都是老年,胡子花白的,身体被插在剑上,死状凄惨,还有黄衣服的,青衣的,黑衣的,最多的还是黑衣服的黑苗。  众人走进了,卯蚩魅看清楚眼前的场景之后瞬间眼睛比她的本命蛊还要赤红,双眼充血,脸色扭曲,牙齿紧抿着,身体僵硬当场,静荷连忙捂住她的眼睛,然而,已经迟了,那么凄惨的场景,仍旧被

她看到。  第一关,刀林,死亡镰刀大阵,地面上平躺的,镰刀上透心凉串着的,还有,刀剑上穿着的,都是尸体,尸体面容恐惧,仇恨,愤怒,他们根本不像是误闯而被大阵机关刺伤的,而是仿佛有人打开机

关之后,直接把他们扔上去的。

然而最关键的是,所有的女子,无论老幼,皆是衣衫不整,有一些年轻美貌的,甚至是衣不蔽体,重要部位落楼在外面,以一种诡异的,极其屈辱的姿势,被剑身穿入身体,挂在刀林中。

她们浑身青紫,显然是受了不少折磨,死去的样子仍旧是羞愤的,愤怒的,怨毒的,令人不忍直视,面目狰狞,惨不忍睹。  有站着被刀剑直接穿入身体的,有躺在地上直接被刀劈砍成两半的,还有身前被剁成肉泥,背后却完好的,还有被镰刀直接穿心而过的,这些女子的惨状,不可谓不凄惨,而看这些女子的打扮,发誓

竟然有小半是汉人女子。  男子们则是衣着整齐,不管是苗族男子,还是汉族男子,不是被乱刀砍死,便是被分尸处死,更多的,则是如同女子一般,被剑身穿过身体,烤乳猪似的,从上到下,穿透,而后直立着被竖在刀林剑海梅花桩上。

吸血少女

吸血少女第二集

林夕给了钻山一把普通匕首,告诉他一定藏好了,不到关键时刻千万不要使用,这东西可比你们的石刀木剑厉害多了。

以左霆对委托人的仇视程度,钻山今天晚上坏了他的事,必然明天会想办法让钻山在狩猎时面对一些危险。

林夕还叮嘱钻山说,到时候倘若有人问这东西是哪里来的,你就说睡觉的时候做了个梦,火神说你会遇见危险,特意赐给你这个东西。

所以说,火神蜀黍托梦是世界上最早的通讯工具,火神蜀黍的馈赠则是世界上最早的快递。

哪知道钻山竟然满脸兴奋的样子指着林夕说道:“火神的使徒?你也是?”

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

林夕知道他未曾表达出来的意思,如果小君也是火神的使徒,咱们就可以去把族长再抢回来。

屁的火神使徒。

不过是个现代位面穿越过去的穷屌丝而已。

但是话说回来,也不知道真的穿越者都自带主角光环啊还是怎么,左霆也的确折腾出不少新玩意儿对部落进行了改善。

比如发现了很多可以种植、养殖的东西,增加部落的收入;又教大家利用陶窑烧出砖瓦开盖屋,大大提高了部落的住宿环境等等。

这让左霆这个火神的使徒在部族声望愈加高涨,所以人们才对他言听计从,甚至去跟炎虎部合并也没有太过反对。

事实上到了后期,左霆和炎虎部族长分工更加明确,一个抓生产,一个抓行政。

炎虎部族长骁勇善战,更加有野心,而左霆则是只想要高高在上的地位和优渥的生活以及前仆后继的美女,两个人之间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

部落的传承、不同部落之间的仇恨是无法强加于一个外来者身上的,左霆对部落并没有什么归属感。

他只要自己过得风生水起、实现一个屌丝的梦想就成了,至于什么夷水火部,跟他有毛关系?

没有人阻止你去铸就自己的辉煌,问题是为什么一定要熄了别人的灯?

再有就是林夕无法接受左霆以二十六岁的“高龄”去欺负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孩子,实在是太不要脸。

她蓦然想起前段时间的两个新闻,一个是小伙心情不好摔自己的自行车被一个老奶奶阻止,他就对老太太一顿拳打脚踢,试问,若是阻止他的是泰森,他敢这么做吗?

还有就是一个酒醉的男人,在街上晃荡着专门挑小孩子踹,还把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头朝下摔在地上,事后就是一句“我当时喝醉了”。

林夕就笑。

你咋不敢去打同龄人?你怎么不敢去某某局闹事?不过是借醉装疯欺负老弱病幼发泄你懦弱的脾气罢了。

一个成年人,对付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孩子还要拿着瑞士军刀,还要点碧莲不?

不过她现在也只能把这口恶气忍着。

谁叫她如今不但失去族群大部分支持,自己也成了残疾人士呢?

所以说,人生就像是在玩超级玛丽,在你没有吃蘑菇变大的时候千万别浪,否则连一只小王八都能秒杀你。

猥琐发育是王道。

林夕一再保证,经过一次失败之后他们肯定不会再来找晦气,钻山怀里揣着新得的匕首,一脸春意去找他心爱的桑草了。

第二天,苦荞早上起来就要去领食物。

部落里资源匮乏,他们把换来的老年女性驱逐或者用来做诱饵,可是那些与自己曾经并肩作战、受伤残疾或者年迈失去战斗力的兄弟,却是必须要奉养的。

否则的话,谁还会在狩猎的时候拼命搏杀?

这老老小小一百多号人,仅仅靠简陋的工具捕猎以及小范围采集真的很难吃饱饭。

所以部落一直都只吃早晚两顿饭。

林夕不让苦荞出去领食物,她嘴里答应着,却趁着林夕睡着到底是偷偷去了。

结果回来的时候苦荞的脸色十分难看,眼里含着两泡泪,在看见林夕已经醒来的时候赶紧擦了擦眼睛。

她不但没拿到吃的,反而被火石蜥带人好一顿羞辱。

问他们出去狩猎了吗?采集了吗?什么都没做怎么敢来领吃的。

苦荞说,我可以不吃,但是请给我儿子食物,他受伤了。

结果火石蜥对此嗤之以鼻,你那个没用的儿子是跟人家打架抢族长失败受伤的,又不是为了部落狩猎受伤了,两个没用的人,好意思舔着脸要吃的?

还让你们住在部落里,已经是看在死了的火岩蛟面子,凭什么白养活你们两个闲人?

有人悄悄塞给她一个野粟菜饼子要她快走,却被火石蜥一巴掌打落在地踩了个稀粉碎,那个给她饼子的人也遭到呵斥,并且被罚一天不准吃饭。

“阿姆,不要再去领食物了,他们不会给我们的,我们自己有吃的。”林夕拿出一条火腿肉、一些面包以及三包牛奶。

将东西均匀分成三份,林夕指着其中一份说道:“阿姆,你悄悄去把这个给那个被罚的人,叫她不要对任何人讲。”

史前人类的好处就是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两面三刀,这个给苦荞吃食的人定然是倾向于他们的,不过是如今火神的使徒成了族长,所以这个人才不敢像钻山一样表明自己的立场。

苦荞如释重负,她也为连累了桑草而愧疚不已呢。

“那我去把东西偷偷给桑草送去。”苦荞说着出了门。

原来是桑草啊!

林夕嘴角有淡淡的微笑,那不是钻山的小情人吗?

知道自己儿子这里有吃的,苦荞晚上也就不再出去自取其辱了,母子两个正躲在屋子里吃东西,门再次被钻山撞开。

林夕一阵无语。

考虑他们要不要也在窗户挂上一串骨头啊贝壳之类的,你这一言不合就撞门,老子的门都快被你撞碎了。

他手里提着两条烤得黑黢黢的肉放在石桌上,结果却在上面发现了他从没见过的食物。

钻山搓搓手,看着那条刚被撕开的火腿肉咽了咽唾沫。

林夕要钻山用匕首将烤肉、火腿肉都切开,大家一起吃。

钻山眼睛一亮,赶紧拿出那把匕首在兽皮上蹭了蹭,然后开始切割。

“幸亏有这个东西,不然今天我死定了。”

钻山一边切一边说道。

吸血少女

吸血少女第三集

武正思赞赏地看向了大女儿,一个星期才两元钱零花钱,这样都还能省下一块钱,反观小女儿,确实是没有大女儿懂事呀!

武眉暗自冷笑,伸手就接过了一块钱,武月心里一喜,准备再泼几勺油,武眉出声了。

“我的零花钱也没花完,爸爸您看,这里还剩一角钱,是买汤包时找我的,上个星期我只花了一块钱,剩下的一块钱在凤来居吃汤包了,你们都不听我解释,一来就给我定罪名,妈妈是这样,姐姐也是这样,人家法院审判都还让死刑犯说几句呢!”

武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毛票,旁边是武月的那张一块钱,她委屈地扁着嘴,眼眶红红的,眼泪在里头打着旋儿,一脸蒙受不白之冤的可怜样儿。

武正思心里怪不舒服的,小女儿省吃俭用的钱买了好吃的回来孝敬他,反而让妻子和大女儿冤枉了,能不委屈嘛!

何碧云脸上有些挂不住,训斥道:“说你几句就掉老鼠眼泪,你就那么金贵了?赶紧擦桌子去!”

武正思瞪了过去,喝道:“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什么事都没问清楚就给孩子定罪,你这脾气可得改改,月月你可不能学你妈,行了,你都在屋里呆半天了,也出来活动活动,帮你妈干活去吧!”

武月心里一阵气苦,偷鸡不着蚀把米说的就是她了,一块钱没了不说,还得干活。

“眉眉对不起,是我的不是,我不该没问清楚就胡说,你别怪我啊!”武月柔声说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一块钱,寻思着得把这钱要回来。

武眉哪会看不出她的心思,有意抖了抖钱,善解人意地说道:“姐姐你应该是学习压力太大了,我看你最近常说错话,姐姐你也别把第一名看得太重要了,身体最重要。”

“你胡说八道什么?第一名怎么不重要了?你姐她考第一名就跟喝水一样轻松,当是你个蠢……”

何碧云到底没把后面的两个字说出来,可心里却骂了无数遍,死丫头就是见不得月月好,什么第一名不重要?

哪个会记得第二名第三名?

能被记住的永远只有第一名!

她家月月只能考第一,第二第三绝对不行!

武眉冷眼看着何碧云发出豪言,哼,喝水一样轻松?

那就走着瞧吧,看武月的成绩以后怎么飞流直下三千尺呢!

“谢谢姐姐的一块钱,下星期我再去凤来居买汤包,也给姐姐你带一笼回来。”武眉笑眯眯地说着,将一块钱明目张胆地收进了口袋,尽管她现在根本就没将这一块钱放在眼里。

武月笑得十分勉强,她出了一块钱,却只能吃到一笼蟹黄包,武眉打的可真是好算盘,明知道她不会当着武正思的面要钱。

“谢谢眉眉了。”

声音从齿缝里吐了出来,武眉觉得十分悦耳,她得意地笑了,甩着马尾轻快地进了屋,包里还有一大笔钱呢,可得找个好地方藏起来。

至于擦桌子,她的好爸爸不是已经让武月去干了嘛!

这笼蟹黄包可真是划算,不仅没亏,不净赚七角,哈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