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人生

放荡人生
  • 主演:Thure,Lindhardt,奥拉·拉佩斯,Anette,Støvelbæk,Christian,Gade,Bjerrum
  • 导演:Ole,Christian,Madsen
  • 地区:丹麦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丹麦摇滚乐队「Steppeulvene」传奇故事揭开「嬉皮士」的性爱、吸毒及爱情等价值观影片反映60年代嬉皮士的生活,3个嬉皮士(2男1女)一路旅行一路zuoai,放荡不堪,对社会不满。无政府主义。…

放荡人生第一集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没用,保护不了你。”元旭深深的凝望着凌嫣,眸底满是愧疚。

他慢慢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凌嫣面前,伸手想要拥抱她,不想,围绕着凌嫣旋转的金色字符突然暴起,打到了他身上,将他打飞出五六米远,重重掉落在地,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元旭!”凌嫣惊呼一声,刹那间到了元旭面前,手伸到他胳膊前,却又不敢扶他……

“这是怎么回事啊?”元旭不解的询问。

凌嫣苦涩一笑:“我是傀儡,身上有很重的涙气,刚才就是涙气将你打飞,往生经正在化解我身上的涙气,还没有化解完……”

原来如此!

元旭了解的点点头,抬眸看向凌嫣,却见凌嫣也正站在那一串串金色字符里,淡淡看着他,一字一字的道:“元旭,我要走了……”

元旭心里腾的升起很不好的预感,急急的道:“去哪里?”

“去我该去的地方。”凌嫣声音轻柔:“我已经死了,尸体也已经腐烂,我不应该再留在这里……”

元旭急声道:“那我陪你一起走……”

“不要。”凌嫣厉声打断了他的话,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你要活着,好好的活……”

“凌嫣!”

“这是我唯一的愿望,请你帮我实现!”凌嫣看着元旭,美眸里闪烁着点点水光,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不忍拒绝她的要求,元旭心里涌上浓浓的酸涩,轻轻点头:“好!”

凌嫣美眸里浮现一抹温和的笑容,就像完成了什么重大心愿一般,楚楚动人的身影在快速旋转的金色字符包围圈里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她凝望着元旭,微笑着低喃:“元旭……再见!”

余光看向慕容雪,凌嫣笑得美眸弯弯:“谢谢你!”

话落的瞬间,凌嫣窈窕的身影如青烟一般,消散在了透明的空气里,金色字符排成一串串,钻回了自己的居住地,慕容雪白色的玉镯里金色光芒,光华璀璨,闪烁人眼……

“凌嫣!”元旭看着虚空,深情的呼唤。

“别担心,凌嫣去投胎了。”萧熙轻声说道。

“投胎?”元旭满眼惊奇。

“嗯!”萧熙点点头:“凌嫣已经过世,自然要去投胎……”

慕容雪目光闪了闪,她的灵魂穿越了千年,她手腕上的白玉镯里飘出了金色经文,这么奇异的事情都发生了,死人投胎什么的,也确有可能……

元旭眼睛一亮,急声询问:“那她会投胎到哪里?”

萧熙轻声道:“凌嫣生性善良,又得往生经超度,她一定会投胎到富贵人家,平安顺遂,幸福一生!再也不会遭受这种灾难,你大可放心。”

那就好!

元旭长长的松了口气,望着凌嫣消失的地方,眸子里闪过一抹坚定:“我会等她,等她长大!”十五年的时间,足够他找到凌嫣,重新和凌嫣相识,相知,相许……

慕容雪揉揉额头,元旭今年十八岁,十五年后,是三十三,娶一名十五岁的老婆,也算正常……

说到凌嫣,慕容雪蓦然想起了她手上戴着的白玉镯:“世子,这只白玉镯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奇的众人也悄悄竖起了耳朵,玉镯他们见过不少,但像这只白玉镯这样,里面装着金色经文,还能飘出来救人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要知道,那是地宫之主炼出来的傀儡,倾他们这么多人之力,都没能悍动那傀儡多少,这支金色经文竟然轻轻松松的将它解决了,真是让人震惊。

就算是数十名得道高僧站在傀儡面前念往生经,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吧……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从逍遥王府建立的那天起,王府就有女主人佩戴这种白玉镯的传统,一人一镯,死亡后,玉镯随之下葬……”欧阳少宸淡淡说道。

慕容雪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明媚小脸微微垮了下来,低低的道:“每只白玉镯都是这样吗?”

欧阳少宸轻轻点头:“差不多,不过,白玉镯里的金色光芒似乎有些不同,有的强,有的弱。”

慕容雪白玉镯里的金色光芒,是他见过的三只玉镯里,最强的一个,他祖母,他母亲白玉镯里的金色光芒都很微小……

慕容雪眼睛一亮:“如此说来,每一任逍遥王妃过世时,都会得往生经照拂!”

“嗯!”欧阳少宸点头:往生经都随着逍遥王妃下葬了,自然会照佛于她。

“那逍遥王妃们的来世,岂不是会平安顺遂,一世富贵。”慕容雪漆黑的眼瞳闪闪发光。

“当然!”欧阳少宸点头,逍遥王府的逍遥王不但会在今世好好照顾自己的妻子,还能为她铺好来世的平安之路。

“这么好的条件,你可千万不要错过。”欧阳少宸看着慕容雪,满眼揶揄。

“傻瓜才会错过。”慕容雪狠狠瞪了欧阳少宸一眼,来世的平安顺遂暂且不论,今生今世,欧阳少宸是她遇到过的所有男子里,对她最好的一个,她脑子生锈了,也不会将他往外推啊。

望着她气呼呼的面容,欧阳少宸黑曜石般的眼瞳里闪过一抹清笑,伸手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她不愿错过就好……

望着两人暧昧,交握的手,萧北不自然的轻咳几声:“那个……傀儡已经投胎,往生经的事情,也了解的差不多,咱们是不是应该谈谈别的事情了。”

众人如梦方醒,傀儡是被往生经解决了,可傀儡身后的那名心狠手辣的主子,还活的好好的呢。

众人侧目看向萧乾,只见萧乾站在凌嫣消失的地方,疯狂的大吼:“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傀儡……傀儡呢……”

“皇叔,别叫了,那具傀儡已经去投胎了,她不会再出来帮你做恶,你那称霸天下的野心还是消停消停吧……”萧北毫不留情的回他一句。

萧乾厉声怒喝:“本王不信。”他花费那么多年心血才炼成的傀儡,就这么没有了,他不信,不信。

放荡人生

放荡人生第二集

然后当顾乔乔拿到其中一个好像鸡蛋一般大小的石头时候,却忽然愣了一下。

这块石头在这些五彩斑斓的石头里面,其实并不出奇,颜色是淡青色的,有点像剥了壳的鸡蛋。

这样颜色的石头类似于鹅卵石,在很多大江的江边都有它们的存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顾乔乔将这个石头拿到手里的时候,就感觉其他的石头瞬间黯然失色。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石头里面似乎有着某种她很喜欢的气息,那么也就是说这里面有灵气。

难道这里面有玉吗?

顾乔乔又仔细的看了看,又不大像。

随后顾乔乔将手指放在上面,再一次仔细的感知起来。

里面没有玉,这次她确定了,但是同时也确定了一件事情,就是这个石头里面确实是有东西的,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形体,类似于气息一样的一团雾一样的东西。

这会是什么呢?

顾乔乔诧异的将这一块石头高高的举起,此时此刻,虽然已经夕阳西下,但是落日的余晖依然笼罩着这片大地。

所以顾乔乔清晰的看到了石头里面似乎真的有一团白雾一样的东西,这真的是太奇怪了,石头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石头里面有玉,她是知道的。

可是这石头是死物啊,里面是不可能有这样雾状的东西的。

这东西似乎带着一点点的生机,只不过顾乔乔目前无法和它进行沟通,即便是用手上的灵气也无济于事。

顾乔乔歪头看着向身侧的秦以泽,好奇的问道,“阿泽,你这个石头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秦以泽扫视了一眼顾乔乔手里的石头,低声说道,“是在一个岩壁上的小山洞发现的。”

“小山洞?”顾乔乔诧异的问道,“小山洞有多小啊?”

秦以泽用手比划了一下,“严格意义上不能叫山洞,只是一个小石坑罢了,不过那小石坑上面有一个遮挡它的石头。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某个鸟类的鸟蛋呢,拿到手里才知道这是一个石头,看样子这石头在那里也呆了很长时间了……”

说到这里秦以泽停顿了一下,看着顾乔乔的神色,随后从她的手里拿过这个鸡蛋一样的石头,也学顾乔乔的样子对着落日的光芒照了一下,可惜的是他自然是感知不到顾乔乔所感知的那一切,更别说看到了。

在他的眼里,这个石头除了外表圆润一些,光滑一些,好像和其他的没有什么不同。

他压低了声音问道,“乔乔,这里面有什么吗?”

顾乔乔略一斟酌,轻声的说道,“这里面不是玉,好像有一团雾状的东西,有一些生机的样子,但是我无法确定这是什么。”

“有一团雾状的东西……”秦以泽又再次仔细的看了一眼,打趣道,“该不会是里面有玉灵吧?”

玉灵?

顾乔乔一怔,认真的看着秦以泽,“你怎么说这里面有玉灵呢?难道你看到了?”

秦以泽摇摇头,“我当然什么都看不到,我只是随口一说。”

随后秦以泽将石头放在其他石头的旁边,然后靠在了桌子旁,双手环胸,扫视了一眼神色认真的顾乔乔,“我是偶然听一个老人讲的,他说有的玉石年头久了,里面的玉如果没被发现,然后这个石头如果一直呆在一个山清水秀与世隔绝的地方,那么这个石头里面,慢慢就会生出一种有灵气的生灵,那个老人说这就是玉灵,不过这只是传说,因为谁都没有亲眼见到过玉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顾乔乔嘿嘿一笑,拿起了这个石头看了一眼俏皮的说道,“没准这里面真的有玉灵呢。”

秦以泽伸出手,轻柔而又爱怜的抚着顾乔乔的头发,戏谑道,“假如是真的,我家乔乔的运气真的很好啊,连千年难得一遇的玉灵都能被你碰到。”

“怎么说我运气好呢?”顾乔乔不赞成,“是你运气好啊,如果不是你怎么会把这块石头拿回来呢?”

秦以泽摇摇头,悠悠的说道,“错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喜欢这东西,我不会拿它的。”

随后指着这几个石头说,“走的时候记得装进背包里。”然后秦以泽直起身子,朝外面看了一眼,说道,“乔乔,开饭了,我带你去吃饭。”

……

与此同时,帝都的一片居民区。

这一片都是平房,胡同也不笔直,七扭八弯的,而且这里的房子都有些破旧。

胡同的最里侧有一户人家。

他们的房子是从四合院里单独拆分出来的,大约只有三十几平方。

此时此刻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院子里做着饭。

而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院门口发着呆。

中年妇女在那淘着米,一边淘米一边问,“建生,雅兰呢?”

这人正是顾城的妻子,如今已经改为常姓,叫常一城。

其他的人自然也改了姓,唯一的就是大儿子建华,此时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甚至都不知道是死是活。

如今和李芬夫妻两个一起生活的,是其他的四个孩子。

常建生头也不抬的低声说道,“在屋里睡觉呢。”

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悲喜。

李芬气的将手里的盆子咣当一下摔在了案板上,指着女儿住的屋子,“一个成天痴痴傻傻,一个不是吃就是睡,好人也活出了一个死人样……”

说着说着眼泪就来了,悲戚道,“我这辈子做了什么孽,老了老了还要跟着你们遭这么大的罪,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常建生依然看着门外沉默不语,然后此时此刻才发现他真的变了很多。

眼底那亮晶晶的光,早已黯淡成灰。

生活和周遭之外,似乎再也没有让他引起兴趣的东西,整个人看起来死气沉沉的。

李芬越哭越难受,越想越悲伤。

大儿子去向不明,二儿子做生意失败,最后连工作都没了。

大女儿疯了,二女儿清醒了之后,除了吃就是睡,天天跟个傻子一样,人已经胖到了二百多斤。

简直是惨不忍睹。

放荡人生

放荡人生第三集

第171章:别生气了,好不好?

“哑儿,你的脸好烫……”穆寒御伸出手隔着面纱在南宫璇的脸上抚摸了起来,语气中调戏意味十足,像极了街头巷尾的地痞流氓!

南宫璇的脸更烫了,一把将他放在她脸上的手给掰了开来,这可恶的男人,老毛病又犯了。

“你的胸口或者其他地方还会不会痛?”

“这里疼。”穆寒御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南宫璇伸手就按了上去,有些担心的写道,“是这里吗?”

“是这里。”他拉着她的手放到了他的胸前,一下子就盖在了他的两点中的一点上,而且她居然感觉到了他不太正常的心跳声。

靠!

南宫璇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脸上烫的像被火烤着一样,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

“哑儿,你又脸红了。”笑意十足的声音在耳畔响了起来,南宫璇真的很想抽他两巴掌,这混蛋!

“知道你可能被齐予觞抓了的时候,这里很疼。”南宫璇正咬牙切齿的时候,就听他的声音低沉的传了过来。

“有怪我丢下你不管吗?”

“……”南宫璇别过了头,听到他说再也不准提起她的时候,她却是是有些恨他,但想明白了,也就理解了。

毕竟,她很可疑。

“齐予觞做了那么多事,只是想让我承认,我在乎你。”穆寒御将南宫璇的脸转了过来,一双眸子就那般平淡无光的望着她。

她想如果他看得见,他现在的眼中应该是什么样的情绪呢?

“可偏偏,我就上了他的当了。”穆寒御有些好笑的道,“直到最后一刻才搞清楚他的目的。”

“哑儿,别怪我,因为我是北穆国的王爷,我不能为了你受他威胁,所以我那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丢下你,让他以为我根本不在乎你。甚至,我后来还找了一个像极了你的女人来代替你,吸引他的注意力。”

南宫璇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其实猜的出一些的,但是亲口听到穆寒御这么说,说她不感动那是假的。

即使怀疑她,也还是为了她做了这么多事情。

穆寒御,你就是个傻瓜。

你知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很像我的女人,其实就是我。

南宫璇心里一冲动,突然很想告诉他真相,将眼眶里的眼泪咽了回去,伸手就抱住了穆寒御,拉起他的手,“穆寒御,你个混蛋,哑儿是我,语儿也是我,你知不知道你打我的时候,我好想咬死你!”

“……”穆寒御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难以置信道,“哑儿,那个人当真是你?不对,即使再相似,我也……而且,语儿不是已经……”

笨蛋,笨蛋,笨蛋!

南宫璇扑倒穆寒御的身上,狠狠的朝他的脖子咬了下去,她知道自己很冲动,可是再不说出来,她会疯掉的!

“我骗你做什么!语儿就是我!哑儿也是我!”她没说璇儿也是她,说出来事情真的就严重了。

南宫璇将自己的脸处理了一下,再带上了人pi面具,拉过穆寒御的手,在他的手上写道,“你再摸摸。”

“……”穆寒御的手竟有些颤抖,直到他清楚的将南宫璇的脸摸了一遍,是语儿,真的是语儿……

他做了什么?他居然……

“摸到了吗?”南宫璇看着穆寒御愣在了原地,甚至沉下了眸子,不由的有些紧张的在他的手上写道。

“哑儿,你为何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儿……”亲手,杀了你!

“我知道,可是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的脸毁……”南宫璇还未写完,嘴唇就已经被狠狠的堵上了。

他将她压在了地上,狠狠的吻着她的唇,像是想将她吞下去一般,吻的又急又凶。

南宫璇透不过气来了,她又要注意肚子里的宝宝,又要腾出力气不让他压着自己。

“穆……”她很想在他的手上写几个字,可是他根本不给她机会,肆虐的狂吻一路向下。

他开始拉她的衣服,南宫璇惊吓到了,她可不想和他在野外打野战,而且肚子里还有宝宝耶!

南宫璇挣扎了两下,开始拼命的把穆寒御往外推,而她的力气也确实不是以前那般挠痒了,穆寒御本就受了伤,这么一推竟被她推了出去。

“小心伤到孩子……”她见他脸色阴沉,心里一焦急,没动大脑的就在他的手上写着解释道。

“……”穆寒御感觉到这几个字,脸色霎时就沉了下去。

孩子,是啊,他怎么给忘了,她的肚子里还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南宫璇写完这几个字,也是一愣,丫的,这一冲动,怎么就写出来了,再小心翼翼的观察穆寒御的脸色,只见他沉着脸,那脸色黑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来。

她怎么忘了,他不知道自己怀了宝宝的事。

这下该怎么圆这个谎呢?

“穆寒御……”南宫璇还未将话写完,穆寒御就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手,起身站了起来,脸色霎时难看。

南宫璇倒在地上,望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拉过了穆寒御的手,但刚拉过去,穆寒御就已经甩开了她,力度有些重,重的她不受控制的倒退了几步。

南宫璇的脸也沉了下去,她知道自己也有不对的,但是他总这样冷着脸对着她,算怎么回事?

这可恶的男人,每次都采取冷暴力,她还不要将就他呢!

南宫璇也生气了,转过身不再理他,从空间手镯里拿出了一只野鸡,就地生了火。

混蛋,混蛋,混蛋,动不动就生气,有这么小气的男人吗?

南宫璇气愤的拿手里的野鸡出气,刚才还说要好好相处的,这才多久,又出现隔阂了。

就算是吃醋,有这样总是冷着脸一声不吭的吗?

南宫璇气恼了一会儿,丢下烤了一半的野鸡,朝穆寒御走了过去,拉过他的手,放软了速度道,“穆寒御,别生气了,好不好?”

穆寒御愣了愣,没想到南宫璇会主动过来服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