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阴谋

情色阴谋
  • 主演:Sheila,Parks,Jesse,Adams,,Serena
  • 导演:Carlos,Tobalina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2
情色阴谋来到在这个故事中两个兄弟发现自己在一个棘手的情况,当他们开始追求对方的妻子全场沸腾!Eroticintriguecomestoafullboilinthisstoryoftwobrotherswhofindthemselvesinastickysituationwhentheybeginlustingaftereachother’swives!…

情色阴谋第一集

第359章她要亲手弄死无情长老

“楼潇潇!”男人一字一顿地唤了她一声。

虽然温柔,可也严厉了几分。

楼萧被他严厉的三个字给怔了一下,抬起头来惶惶然地看着他。

她的眸中泛开着泪水,就像是多了一层雾气遮挡了她的视线,让她根本无法看清楚眼前男人的模样,只能睁着大大的桃花眼看着他,却没有焦点。

北冥擎夜看着如此模样的她,心疼极了。

男人的语气不由得柔下去了几分,“潇潇,没事了,还有我。”

他的一句简单的话语,却让楼萧的泪水仿佛泛滥的洪水,汹涌冒出,止不住。

她当即扑入男人的怀中,哭的凶猛。

她楼萧何曾如此脆弱地哭过,可是这会儿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多久没有如此歇斯底里地哭过了,她都快忘记上一次哭泣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哪怕生孩子的时候,她都没有哭。

分娩的痛都能忍,可失去骨肉的痛,她忍不住!

北冥擎夜将她抱在怀中,将她搂得紧紧的,将脸埋入她的颈窝之中。

男人能清晰地感受到怀中楼萧的颤抖和抽噎,衣襟处被她靠着的地方早已沾湿一片。

“对不起。”他轻轻说道,“是我不好。”

事情已经发生,不能再挽回,他也不希冀着这样的自责能够让楼萧放下这般心结。

楼萧靠在他的怀中缓缓摇着头,蹭着男人的胸膛摇头摇得厉害。

只是哭的太凶猛,说话都难说。

“潇潇?”男人低低地唤了她一声,看着她就像是一只猫儿似的蹭在自己的胸膛上,他的眸光又柔了几分。

明明知道这个丫头心中的伤痛是为何,可是他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男人的心底也难过,可是难过又有何用?光是难过他也不能放任着自己的儿子就此牺牲。

楼萧呜咽地应了一声,算是回应他的问题。

“楼潇潇,你还爱不爱我?”男人忽然问了一句。

这没头没脑的一个问题,让楼萧终于有了丝丝反应,她连忙抬起头来,莫名地看着他,微微愕然了一下。

她大概是没有明白这个男人这话的意思。

“这是……这是什么意思?”她哽咽着问道。

看着她抽抽搭搭的模样,格外惹人爱怜。

男人伸出长指揩去她脸上的泪渍,轻轻叹息着说道:“笨,回答我的问题。”

“爱。”楼萧哽咽着说了一个字,就是一个字,含着几分无奈。

这男人这个时候还有心思问这般问题,是不是想欠揍?

此事发生后,楼萧当真没有看出他的情绪波动有多大,他还能如此淡定地安慰自己,可见这个男人的冷血程度……

“奸商,你是不是因为儿子死了,所以你反而松了一口气?”

北冥擎夜蹙眉,瞪她。

这死丫头,知道在说什么?

这话,他实在不能同意她的说法。

楼萧感觉到男人突然沉下的面容,她抬起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虽然我是个母亲,可你也是父亲,我……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伤心?”

她大概是真的太难过了,现在竟然已经开始钻牛角尖了。

不,更准确说是无理取闹。

她悲,必须要让这个男人陪同着她一起悲。

因为这是他们共同的孩子,第一个孩子。

北冥擎夜皱眉看她,抿唇问道:“如何你才能看见我的悲?”

“我……”她嗫嚅了一下唇瓣。

“像你一般嚎啕大哭?”男人又打断了她的话。

楼萧被他这话给噎的,一时反驳不了。

像她一样嚎啕大哭?这事情光是想想发生在北冥擎夜的身上都不可思议。

楼萧抹了抹自己的眼泪,静静地看着他,但是眼前的男人的思绪很难清晰地捕捉到。她只能静静地看着他,泪水模糊着视线,看不大真切。

透着水汽,她只能略微捕捉男人的大致轮廓。

除此之外,她也不能看清楚他的任何。

北冥擎夜看着她抬起的小脸,那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自己,就像是一只小动物。

他的眸色一深,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这笔账,我必找他们算清楚。”

“……嗯。”她吸了吸鼻子,浓浓而又闷闷地嗯了一声。

她听出了他言语之中的咬牙切齿。北冥擎夜这个男人向来就是掩盖情绪比她好,所以这会儿情绪爆发的时候,是她最容易,而他最能隐忍。

他说得对,悲伤并不是像她一样嚎啕大哭,哭已经无济于事。

人已逝,她现在想想该如何虐渣。

楼萧想通了几分,手缓缓攥成了拳头。

心底的恨意,不是哭就能解决的。

“不许再哭。”温凉的指尖落在她的眼角处,替她将眼角的泪光给抹掉。

可惜的是,男人越抹,她的泪水决了堤似的再也止不住。

北冥擎夜的心底暗恼了几分,伸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俯下头来吻住了她的眼角。

楼萧闭眼,任凭这男人吻走了她的眼角泪水。

此时此刻他的温柔,已经足以说明他的情绪。

他只是想要在她的面前镇定吧?其实他的心底也很难受,只是她的情绪爆发地厉害,他必须要比她更加冷静,否则二人都崩溃之后,剩下的就是绝望了。

……

天色阴沉,窗外的雨还不容易停下了,往日这个时辰点早该天亮,可如今这外面还是黑沉一片。

羽慕白踩在地上的积水上,大步走入,直接步入了宫内。

“阿夜!”他一早听说了消息,什么都没有再问就急急忙忙地入宫了。

他家媳妇还在榻上睡着呢,他什么都来不及解释。

北冥擎夜一人坐在御书房里,却没有看奏折。

天阴沉的厉害,书房内的光线自然也暗淡无比。

而男人的桌边点着一只蜡烛,微弱的烛火映在男人的俊美的侧脸上,可却镀上了一层刚毅和冷冽。

羽慕白那原本想说的话,因为此刻男人的模样而吞咽了回去。

再问,仿佛是有些多余。

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他若是再问,就是揭人家的疮疤。

北冥擎夜听见他的声音,缓缓抬眸看着他。

羽慕白已经走到了他的对面坐下,缓缓问道:“人可抓到了?”

他没有详细说抓到了谁,他想这个男人是知道他说的是谁。

“……嗯。”北冥擎夜轻轻嗯了一声,可这一个字,却已经有些无力似的。

“擎夜,别难过,你们还有很多个未来呢。这无情长老,你打算如何处置?”羽慕白小心翼翼地问道。

一大早宫中的消息就传开了,都说无情长老联合林家杀害了当今的皇子殿下,还是用毒这样卑劣令人作呕的手法,这事情可是震惊了整个帝都。

林家一早就被抄家,满门抄斩。

此刻的集市上恐怕聚集了许多人在看热闹吧?当街砍头示众,可谓是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至少在西域很久都没有再遭受如此的大规模地抄家的事情了,这次一事上,所有人都能够明白西域这位年轻帝王的残忍嗜血吧?

也多亏了无情长老的这愚蠢的举动,否则也不会把事情闹成这样。

“潇潇想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男人没有温度的言语,就这么直白。

羽慕白感觉到他似乎有些不太愿意搭理自己,有些尴尬地伸手挠了挠脸颊。

“要不要去喝酒?”正想着要说什么的时候,北冥擎夜忽然问道。

羽慕白惊愕了一下,很怀疑地看着他。

二人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酌饮一杯了,因为他有苏晴了,他有楼萧,两个女人可是明令禁止他们再醉酒的。

“今日特殊,我陪你。”羽慕白点了点头。

也只有这般时候北冥擎夜才会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吧?他这小子隐忍地厉害,就算是在楼萧面前,他也能极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也是相当厉害。

……

天色渐亮,可灰暗的天空颜色却是一点都没有变化。

今日厚葬刚刚逝去的皇子,虽然只是一个小婴儿。

楼萧后悔的是,至今都未曾给儿子取个名字,墓碑上写的还是“小奸商”三个字。

北冥擎夜没有了人影,还未给孩子封号。

这些都是小事。

葬儿子的时候,北冥擎夜都没有出现。

胡雨站在一边忍不住低声喃喃:“陛下怎么能不出现?不成体统!”

“少说两句。”暗夜伸手撞了撞她。

他家主子此刻肯定一个人躲在某处喝闷酒。

他再了解不过他们家主子了。

虽然在楼萧面前一脸无事,可实际上心底的难过,只会躲在一个地方自己享受……

楼萧自然听见了胡雨的话,可并没有说什么。

她也明白北冥擎夜为什么不出现。

她并不怪他。

在安葬了孩子后,她转身,眼中却是一片清明狠绝。

“娘娘要去哪儿?”阿美美与胡雨追上了楼萧的脚步,阿美美小心翼翼地问道。

楼萧一字一顿地说道:“牢狱。”

她要亲手弄死无情长老。

阿美美怔了一下,看了一眼胡雨,随即大步追上她的脚步。

楼萧隐在衣袖中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头,眼底的冷芒加剧。

让那该死的女人……生不如死。

情色阴谋

情色阴谋第二集

听到小七这话,赵铁柱顿时就转头看了一眼小七,在看到小七脸上没有丝毫掺假的模样,顿时就不禁再一次的问道。

“你真的舍得吗?要是你愿意的话,我会让你坐上比他更高的位置。”

赵铁柱不是没有和小七提过,但小七不知为何,总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将自己的未来托付到他的身上,这让赵铁柱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为他考虑了。

毕竟赵铁柱对小七还是有几分看好的,并不想他就这样浪费在自己的身上。

小七听到赵铁柱这话,心中顿时感到一片温暖,他之所以这样追逐于赵铁柱,又何尝不是因为赵铁柱对自己这般友好了。

毕竟小七很清楚,自己的能力究竟有多大,一旦他脱离了赵铁柱之后,根本就不可能又太高的成就。就算是赵铁柱将他给弄上去了,但他没有能力,又能坚持多久了。

于是,小七便再一次的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

“老大,你不用在劝我了,我知道我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所有人敬佩的。”

小七十分诚恳的说道,坚定的神色,也直接表明了他的想法。

最后,赵铁柱和小七两人,都直接忽视了这个话题,毕竟他们也知道,他们现在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只能继续这样僵持下去了。

除非等哪一天小七相通了,或者是厌倦了,可能小七便不会这般执迷不悟了。

就在两人短暂的对话中,李明已然接到了李航,父子两人迅速的上车了。

等到他们的车子离开之后,赵铁柱便朝司机看了一眼,顿时就让司机明白了他的意思。

赵铁柱所在的车子,远远地跟随着李航所在的车子,距离不近,但也不远,至少保证了他们不会跟丢。

赵铁柱甚至还时不时的拿出一个望远镜,朝着李航所在的车子望去。

小七并不知道赵铁柱这样做的缘由,但也识趣的没有前去打扰。

就在小七有些懒散的时候,突然间前面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将小七顿时惊心。

小七转头看到赵铁柱依旧沉稳的模样,甚至身体都没有丝毫的摇摆,顿时就感到一阵佩服。

就在小七准备询问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司机便直接将车子停了下来,对他们说道。

“老大,七哥,前面发生了车祸,恐怕一时半会没法走动。”

小七看了看不远处得一片狼藉,顿时就感到有些惊骇,在看到那一辆颇为熟悉的车子,顿时转头看向赵铁柱,想要从赵铁柱这里得到一个答案。

注意到小七的神色,赵铁柱只是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你没有猜错,那就是李明的车子,所幸的是,他们并没有什么事情。”

赵铁柱回答完小七的疑惑之后,便直接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开车的应该是那个退伍兵,他之前应该是做刺探的,不然不会有这样敏锐的感觉,要是他在慢上那么一两秒的话,那辆小轿车定然会被卷入大货车的轮子底下,他们几人也不会只是像现在这般只是受到一点惊吓了。”

赵铁柱语气中,对于那个开车的人,颇为的佩服。

就算是他来开车,也不敢保证能够做的比他更好。

对此,拥有亲身感受的李明和李航父子,对那人的感情,也越发的敬佩了。

然而,此时车外的气氛却显得十分的凝重,不禁小轿车里面的人不曾出来,就连大货车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就好像这辆车并不是被人开过来的一般。

赵铁柱自然是察觉到了这样奇怪的氛围,但赵铁柱却没有丝毫的在意,毕竟在尴尬僵硬的气氛,赵铁柱也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当赵铁柱无意间将望远镜移到大货车驾驶室的时候,他才猛然间发现,那里面竟然真的没有人。

赵铁柱自然是不会相信那辆车子会凭空开过来。

那就意味着,在短短片刻之间,大货车的司机,便已然出现了问题。

于是,赵铁柱便仔细的凝望这大货车的驾驶室,打算从中寻找一点有用的信息。

然而赵铁柱除了一片漆黑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就让他感到颇为的奇怪了。

很快,远处便传来了警铃声和救护车的声音,让此处的氛围顿时松弛了下来。

但大部分人也都依旧没有动作,只是看着警察过来,将大货车的司机,从驾驶室里面拉出来。

当人被带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的呼吸了。

看到这一幕,赵铁柱却没有丝毫的意外,毕竟他也知道,想要将李航扼杀下来,那么对方定然是不会留有活口的。

只是这件事情究竟有没有古家族参与进来,这就需要赵铁柱仔细思量一番了,毕竟他也不敢保证,这次的事情,会不会又是古家族的手笔。

等到警察到来之后,前面的乘客这才缓缓地从车子里面下来。

赵铁柱自然也是在观察那些出来的乘客。

这一条路,是从机场直通市中心的。

因此,能够乘坐私家车到这里来的,大多都是有人来接的,或是身份比较厉害的人,而其他大部分的普通人,要不就是直接乘坐地铁回去了,要不就是乘坐出租车。

在一片碧绿色的出租车里面,那几辆私家车自然也是十分显目。

至少和李航他们同时被大货车碰到的小轿车,同样也是一脸法拉利。

可能目标并不是他们,所以法拉利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波折。

等到警察过来记录笔录的时候,赵铁柱才发现那辆法拉利的主人,竟然是昊天集团的董事长。

看着他和李航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就好像并没有遭受到之前的那一番惊险一幕一般。

然而赵铁柱还是从两人说话的方式,距离,态度看出了很多的事情。

至少他们两人的关系绝对不只是表面上的那般生疏。

不过赵铁柱又想到李航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要是没有什么大财团的支持,那定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也就没有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情色阴谋

情色阴谋第三集

纪叙白依旧淡笑:“我会做到的。”

徐徐的冷风灌了进来,温知故感受到那一抹冷意拂面而来,指尖都微微地着了凉意。

温知故垂下眸,没再看他了,转身离去。

她希望这次分别过后,除了小简之间的关联,他们再也不要有任何的牵扯了……

……

-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接着喝,我扶他去别的地儿吐。”另一边酒席上,如未搀扶起了喝得酩汀大醉的温有衣,眼看着温有衣还有要吐的意思,便赶紧跟力奇他们打好了招呼,搀着温有衣走了。

原本,温有衣是不必喝成这副模样的。

但是因为如未太过豪气,酒桌上谁的酒都要接过来喝,再怎么样温有衣也不能让她在这里这么胡来,便只能替她喝了那些酒,这一来二去的,喝的酒多了,温有衣自己酒量又不太好,自然而然就醉得一塌糊涂了。

如未把人往他营帐里带,一路上温有衣东倒西歪的,也好在扶他的人是她,不然让那几个弱不禁风的舞女来扶,肯定得把人家带倒。

是的,如未还惦记着那个舞女。

她就觉得温有衣得是她自己才能使唤的,别的女子那是别想着妄图染指一分一毫了。

如未是等温有衣吐够了,才把人拖进他的营帐里,一甩手便把温有衣搁在床榻上放飞自我了,她则遣人去准备了热水进来。

然后端着一盆热水放在了床头柜子上,拧了湿帕上床,横跨在他身上,拍了拍他脸庞,“醒醒?”

温有衣昏昏沉沉中,皱了皱眉头,从鼻间发出了一种夹杂着低喘的哼声。

如未拍了几下他的脸都没拍醒他,倒也再舍不得再把这张好看的脸给打疼了,便只好自己用热热的湿帕给他擦脸,擦完脸后,低头打量了一下他身上还穿着厚重的盔甲,便用力地扯了扯他的腰带,一边很嫌弃地嘟囔着道:“又不是要去打仗,也要穿成这样,耍帅给谁看呢……”

如未想到那个嗲里嗲气的舞女,又是忍不住哼了一声,一使劲,把他的腰带扯开了,又开始扒他身上的衣衫,她手上力道一点也不温柔,因此把一件伺候人更衣的事情变成了折磨,温有衣就被折磨得被迫醒来,皱起眉,蓦地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嗓音带着急剧的粗喘:“你在做什么……”

“你觉得我在做什么?”如未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但人却缓缓地俯下身来,近在咫尺地看着温有衣,一双小猫似的勾人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温有衣看。

温有衣大概是真的喝醉了,竟会觉得此刻如未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挠人。

像是小猫在挠着他的心脏。

而且,她此时此刻就坐在自己身上,还这样靠近自己,这姑娘……是真的不知羞耻。

温有衣喉咙一紧,声音都快哑了的,“你,起开。”

“就不。”

“你别闹了……”

话音未落,如未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她的脸贴了下来。

下一刻,温有衣的嘴唇忽然被什么堵住了。

是很温软清甜的触感。

带着少女的气息。

温有衣浑身跟被火苗嗞嗞地乱窜似的,越来越燥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