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拉之吻

德古拉之吻
  • 主演:Jamie,Gillis
  • 导演:Phillip,Marshak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78
AhardcoreversionofBramStoker'snoveland1931'sversion,ittakesplacearoundaninstitutionwherepatientsareactingoddlyandarebeingfoundwithbitemarksintheirnecks.ProfessorVanHelsingbelievesittobetheworkofvampiresandjustwhenthingsrbad,itgetsworsewiththearrivalofCountDraculaandthistimeheain'taimingforthenecks…

德古拉之吻第一集

突如其来的初秋大雪打破了这个地处北纬四十三度的小村落的宁静,贸然撞进村子里的陌生人们也给常年与世无争的村民们带来了一丝新奇,遗憾的是一向体力充沛身体健壮老村长居然在村口昏倒了。

老村长的儿子李德宝迎着大雪只顾将背着老爷子的驴友往家里引,一时间倒是没有注意身后几个跟过来的年轻人。推开院子的木门时,李德宝的媳妇儿巧婶正在院子里收拾着——这场大雪来得又快以急,院子里还有些干货没来得及收回屋里,此时竟然已经铺上一层薄薄的雪。一见李德宝推门进来,忙得气喘吁吁的巧婶身子也没回便道:“当家的,快来搭把手,这些东西好不容易才晒干了,真潮了的话入了冬就不能吃了。”

“搭什么呀,快烧水去,爹晕倒了。”

“啥?”巧婶转身,正好看到背着老烟的白小熊走进院子,连忙快步上去,“爹,哎呀,这整的啥事儿呀,爹……”

“别嚷嚷了,快烧点水去,家里来客人了。”李德宝不耐烦地挥挥手,“快去呀!”

“哎!”在村里长大的巧婶早就习惯了爷们儿当家的气氛,丝毫不觉得在外人面前丢面子,连忙去舀水烧柴,正拎着桶转过身,却看到一个年轻人钻进小院,巧婶手一哆嗦,整锅水都翻在小院的地上,冲去刚刚落下的薄雪,留下一汪清晰的水印,“当……当家的……”巧婶指着刚刚弓着身子走进院子的年轻人,手指哆嗦着,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李德宝正好引着白小熊将他爹放在炕上,听院子里的婆娘又叫了起来,加上这破天气和老爷子无缘无故地晕倒,就着无名火气,李德宝冲到堂屋口就想骂娘,可是他的身子突然一滞,目瞪口呆地看着院中的年轻人,做出了跟他婆娘一模一样的反应,伸手指着那年轻人:“你……你……”

李云道心中既震惊又疑惑,望着李德宝皱眉问道:“你们认得我?”

以前村里的女娃几乎都没上过学,李德宝小学毕业的学历在这一辈里己经算得上是村里的最高学历了,不过读过书和没读过书还是有差别的。起码李德宝能很快反应过来,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如果还活着,也该跟我差不多大了……”

李云道大惊,几乎是一步抢上来,拉着李德宝的胳膊:“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李德宝是山里人,几乎天天在山里打猎,虽然五十有二了,但身子骨跟城里三四十岁的年轻人没什么两样,被李云道拉住,他身子却纹丝不动,只是仍旧疑惑地盯着李云道的脸,喃喃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巧婶突然冲了上来,用力将李云道推开,死死护在当家的跟前,红着眼冲李云道怒吼:“你还回来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回来?你害死了秋萝还不够吗?”

李云道如遭雷击般愣在当场,抓住李德宝的手也慢慢地松开。他看着巧婶,眼神有些涣散,口中自言自语:“他害死了秋萝,白眼儿狼害死了秋萝,白眼儿狼害死了我娘……”

巧婶倔强地护在李德宝跟前,如受到威胁的母狼般护着当家的。李德宝却很快反应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巧婶的肩膀:“巧,没事儿,他不是那个人,他太年轻了。”

巧婶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疑惑地打量着李云道,等确认眼前这人只是跟那个白眼狼儿轮廓相似但年纪算起来完全不符的时候,她才舒了口气,但仍旧精惕地看着李云道,似乎在她看来,长成这副样子的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秋萝早就该嫁给她哥,现在娃娃也该生了一堆了吧。

李德宝轻轻拨开巧婶,又看了李云道一眼,居然什么也没说,转身便进了屋,他已经清楚为何他爹会突然晕倒了。

有白小熊在,帮着老爷子一顿推拿活血,加上炕上的温度慢慢上来了,老爷子刚刚铁青的面色慢慢红润了起来,李德宝这才算放了心,叹了口气,拍了拍白小熊的肩膀:“大兄弟,让你劳累了。”

白小熊却摇头笑道:“举手之劳而己,况且,也是应该的。”

刚刚的一切王小北都看在眼里,他应该是最了解内幕的人之一,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找不找得到那个李家村,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他就要跟李云道摊牌。可是,他也没有料到,李云道的二哥徽猷从巴黎托薄大车带回来的消息居然如此准确,真被他们找到了这个“李家村”,而且还极巧合的一进村就碰上了当年的“受害者”家属。

王小北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白小熊看了王小北一眼后,也退了出去。只有糊里糊涂的山东大妞齐褒姒傻乎乎地站在李云道边上,瞅瞅主人再看看身边的刁民,她怎么也弄不明白,怎么进一村就倒下一个,还没说两句话,怎么就冲突上了呢?

老烟的体质很好,没多会儿便悠悠地醒了过来,一看儿子儿媳妇儿都守在自己跟前,老猎人眉头一皱:“围这么近做什么?你老子还没死!”

李德宝嘿嘿傻笑了两声:“爹,您可是咱们的主心骨,您要是倒下了,这个冬天可怎么挨呀?”

老烟坐直身子,顺从拿起炕头的烟枪,擦了眼火柴点上烟斗里的蛤蟆烟,吧嗒吧嗒两声,青烟缭绕。老猎人没说话,抬头看了李云道一眼,似乎调整了一下呼吸,才冲后者点了点头:“孩子,来,坐!”

李云道机械地坐下,表情木然地看着眼前的老猎人,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孩子,家里都有谁啊?”老烟又抽了口很冲的蛤蟆烟。

李云道没说话,他在掏口袋,反反复复掏了几回,也没能将口袋里的烟盒掏出来,最后还是站在他边上的齐褒姒看不过去,帮他拿出了烟盒放在他跟前。李云道的手有些哆嗦,往常麻利地从盒底弹出一根烟的动作没有凑效,他只能很笨拙地从盒口取,取了一根,却是先递给了站在一旁的李德宝。

李德宝看一眼那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夹在耳朵上。等李云道拿出自己那根放到嘴唇上的时候,老烟已经点燃了一根火柴送到他的跟前。李云道没也有推辞,就着老烟送来的火点燃了那根价值不菲的小熊猫。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自己享受这么昂贵的烟。

屋里很安静,李云道吸了两口烟,烟纸燃烧的声音仿佛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老烟也没有说话,只看着李云道,李德宝和巧婶也没说话,也看着空洞抽烟的李云道。山东妞齐祸水却受不了屋里的诡异气氛,故意伸了个懒腰:“这一路走得真辛苦,李云道,你不是说到这里来寻亲来了吗?”

老烟盘腿坐在炕上,手中的烟枪又哆嗦了一下,突然开口道:“你姓李?叫云道?”

李云道抖动着舒了口气,烟草火辣辣的滋味终于让他的情绪镇定了不少,眼神也不再空洞,抬头望向一脸期待的老爷子,沉着道:“我是李云道。木子李,‘万里浮云终归大道’的云道。”

老烟突然将脑袋伸了过来,神秘兮兮道:“你跟被和尚带大的?”

李云道用力一点头:“我大师父叫噶玛拨希。”

老烟将手中的烟枪一放,回头斜了李德宝和他媳妇儿一眼:“准备酒菜!”

李德宝一愣:“爹?”

老烟也不管这儿子是不是已经接了他这位老村长的班,cāo起桌上的老烟枪就着李德宝的屁股就是一下:“我大外甥回来看看我这个舅舅的,你个当表哥的要不要好好招待一下?”

李德宝嘴一咧,不过眼神还有些迟疑:“真是秋萝姑妈……”

“还不快去?”老爷子眼睛一瞪,李德宝打着媳妇儿就跑。巧婶还想八卦一下,但无奈还是被当家的拉了出去。

齐褒姒倒是愣住了,望着老烟那张皱纹颇深的脸,疑惑道:“你……真是他舅?”

老烟又吧嗒了口滋味颇好的蛤蟆烟:“如假包换。”

当事人李云道却是连连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有了说话的力气:“您……能给我说说我……秋萝吗?”

老烟叹了口气,盘着腿看着窗上已经结了层霜气的玻璃:“秋萝啊,那是我的好妹子啊……”

门外,漫天白雪,雪似乎越来越大了。白小熊在村尾找了个避风的小坡将车停在坡下,又罩了层厚厚的棉罩,走回李德宝的院子时就看到王小北一个人蹲在院门口,侧仰着脑袋,呆呆地看天上不断飘落的雪。

白小熊就在儿时就一起的玩伴身边蹲下,一样侧仰着头看雪。

王小北问:“这样累吗?”

白小熊说:“当然累。”

“那你干嘛要学我?”

“我就想是兄弟这时候得陪着你啊。”

“小熊娃子,你说我怎么跟他开口呢?”

白小熊没翻白眼,双手插袖,抖了抖落在肩的雪。

“不用你开口的。”

德古拉之吻

德古拉之吻第二集

许久之后,风北玄收回了目光,原本的眼神中的深沉与茫然,全数的消失不见,他知道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要解决。

“大哥?”

感受着风北玄神色的变化,小白连忙问道:“大哥,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风北玄道:“不管怎么样,总要去面对的,我要去面对,同样,彩儿也要去面对。我去看看彩儿,你好生的准备着。”

“大哥尽管去,妖族的事情交给我,既然闹了,一定会闹一个天翻地覆。”

小白冷声道。

风北玄点了点头,不久后,回到了溶洞中。

农医老人和丁岩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云寒月在这里。

她将溶洞收拾的很干净,在地面上,铺起了一个软榻,让林彩儿睡在了软榻上。

“少主,医圣前辈说,彩儿正在恢复,但不知道需要多久时间,你陪她说说话吧,或许这样,她可以快一些的醒来。”

见到风北玄进来,云寒月从软榻上起身,说道。

“谢谢云师姐了。”

云寒月摆了摆手,道:“我自小孤苦,被大首领拣回了无相殿,算是有了一个家,不过你也知道,所谓的家,终究是给不了我父母兄弟姐妹般的那种爱。”

“听了彩儿的事情后,我分外怜惜,她有父母,却还不如我这个没有父母的孩子,所以,我不喜欢她出事。”

风北玄道:“放心,她绝对不会有事!”

这一句话,云寒月好像听出了一些别的意思,她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退出了溶洞。

在外面,她想起了一事,说道:“丁祖说,从今天起,他们就不过来了,直至该出来的人到来后,他们才会现身。”

风北玄道:“告诉丁祖,这件事情与他无关,请他不要现身。”

“你放心,丁祖心中有数。”云寒月旋即远去,风北玄慢慢的走到软榻边,然后坐了下来,看着这个沉睡中安静的女孩,他轻声的一笑,道:“这么多年来,你应该,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的睡

上一觉吧?”

“彩儿,对不起啊!”风北玄轻声的道:“我很自私,一切都只是为自己考虑,虽然我也想过你的感受,然而终究只是一想而过,并没有去想太多,也没有真正的关心你,所以才让你的心事越来

越重,对不起!”

“你好好的睡吧,等你睡醒后,我们在好好的谈一谈,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话,希望到时候,你别又拒绝我,好吗?”

轻轻的握了一下林彩儿的手,风北玄方才起身,走到了一边,然后闭上了眼睛,慢慢的进入到修炼中。

这溶洞之中,逐渐的安静下来。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又是数天时间过去。

这一天,心有感应,风北玄从修炼中退出,身影微微一动,出现在了此山的山顶之上,在他离开后,溶洞中,出现了俩道身影,正是丁岩和云寒月。

二人出现,丁岩挥了挥手,将此溶洞,完全的给封印了下来。

山顶之上,风北玄看向远方,小白落在他的肩膀上,道:“大哥,来了吗?”

“应该是的!”

风北玄眼中,涌动着一丝丝冷厉的森寒:“走之前,给他们来一场大动作,想必,他们一定是不会忘记我的,对吧?”

小白一笑,道:“就算没有这个,大哥有魔尊传承,加上这一身的实力,他们都不会忘记,当然了,加深一下他们的印象,自然更加的好。”

风北玄道:“你可准备好了?”

小白道:“大哥放心,到时候,自会给你和他们足够的惊喜!”

“那就好!”

话音落下,风北玄电射而去。

这里是落脚点,当然不能当成是大战之地,更何况,若是还在这里安静的等待着,免不了会叫人怀疑,要这个时候,那些家伙掉头就走,那就白忙活了。

演戏就要演完整些!

“嘿嘿,被察觉到了?小子果然敏锐,但可惜,逃的掉吗?”

风北玄这一走,果然让那些人更加上当,旋即,那一道道的身影,越发之快的暴掠而来,不到数十里地,便是已经被他们给追上了。

这点距离,虽然不算太远,却也离开了界山的范围,这也足够了。

“你就是风北玄吧?”

来的人不少,约莫数百之上,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能够纠集起这样的人手,也实在是不容易,尤其是,为首的俩个人。

说话的那个,风北玄不认识,另外一个,却是老熟人了,太玄宗的卢镇!

这般阵容,果然是几方势力拼凑起来的,难怪等了这么多天,这些家伙才赶了过来,召集人手,选择人手,对他们而言,在魔族入侵的情况下,都是有些不容易。

不过,这样的阵容,风北玄很满意。

俩大元府境,大圆满境高手竟然也达到了百位左右,其余全是玄关境高手。

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阵容了,一方超级势力中,除却顶尖高手的数量,其余的,这样的阵容,都已经不比任何一方超级势力弱上多少。

“为了我风北玄一个人,竟然出动这么多人,看来你们是真怕了。”

风北玄淡笑道:“但也看的出来,魔族出兵的力度还不够大,竟然还能够让你们聚集起这样的阵容来,看来,得要和魔族谈谈,让他们加派一些高手和人数了。”

“小子找死!”

卢镇身旁,那老者厉声喝道。

魔族入侵,对于六方势力而言,那都是极其之大的压力,而今这般人手,都是六方凑起来的,单是一方势力,现在又如何拿的出这样的阵容来。

不然的话,药王谷绝不会放弃如此好的一个机会,让六方凑齐这个阵容。

而岱山一战之后,尤其是听说了,风北玄曾经大闹过九玄大陆端木家,这就让他们更加的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风北玄笑看着他,道:“老家伙,你哪位啊?”

“老夫药凌山!”

药凌山厉声喝道:“风北玄,岱山之上,让你给跑了,今天,绝无你的生路,识相一些,随老夫去药王谷,或许你的这条命,还能够保的住,如若不然……”

“我今天只有一个人,我小妹不在这里,你们就不担心,我小妹以后的报复?还如若不然!”

风北玄淡笑道:“你这老东西,六方联手来对付我一人,还好意思这般得意,药王谷的人,都是这么以耻为荣的?”

“少给老夫牙尖嘴利!”

药凌山森然道:“老夫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随老夫去药王谷,不然今天,老夫先毁了你的肉身。”

“毁肉身,抓神魂,这个方法不错,我可以学一学。”风北玄神色中,露出一抹狡黠之意,随后说道:“对了老东西,你们有没有想过,岱山之后,我的行踪,你们一直都无法准确的捕捉到,可为何在这死亡地带,让你们如此

准确的把握到了?”

药凌山冷笑道:“以为这里是死亡地带,我药王谷就不敢来了,是吧?你在痴心妄想!”

那卢镇应该谨慎一些,他冷喝:“这,是你故意的?”

“呵呵!”风北玄笑着,那笑声,突然让每一个人,都感到毛骨悚然,极其的不安起来……

德古拉之吻

德古拉之吻第三集

来到魔宫殿近前,沈逍被拦了下来,随从不准踏入大殿之内,只能在门口之外等候。

幽夜公主心里有点不踏实,急忙看向沈逍。

“放心,我在外面等着就好,放松心情,跟平常一样,没事的。”沈逍安慰一声,朝着幽夜笑了笑。

幽夜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宫殿之内。

四位魔帝端坐在宝座上,威严肃穆,久居高位的缘故,即便不主动释放出修为之气,也让人望而生畏。

“幽夜拜见四位叔帝。”幽夜站在大殿之上,躬身行礼,神色平静,看不出异样。

“呵呵呵,幽夜啊,都是自家人,不需要这么客气,快坐吧。”

“谢叔帝。”

幽夜依旧恭敬的道谢行礼,完全没有丝毫的放松大意。

对于这四位叔叔,她可是心知肚明,嘴上说着客气,一脸笑意满满,人畜无害的样子,那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

说不定这一刻还满脸笑意,下一秒就会有一把刀子捅进别人的心脏中,万不可大意。

“不知叔帝们今日召见幽夜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坐下后,幽夜轻声询问道。

一身黑色长袍,上面绣着紫色云绕图案,端坐在四人之首的修罗魔帝,笑吟吟的看着幽夜说道:“小幽啊,我知道因为当年你父亲意外陨落在外,令你耿耿于怀,内心记恨我们四个,也是情理之中。但当年之事,并非我们见死不救,而是形势所迫,无能为力啊。”

幽夜内心顿时浮现一股莫名的怒火,但很快压覆下去,此时突然提起这件事,肯定别有用意。

“修罗叔叔您这句话有些见外了,我父亲是为魔界战死的,那是我父亲的光荣,我以父亲而感到骄傲,并没有怪罪叔叔们的意思。”

“嗯,你能这么想,我们几个老家伙都很欣慰。小幽啊,最近听说西北辽王蠢蠢欲动,想要图谋不轨,不知道这件事你听说没有?”

顿时,幽夜内心一颤,不动神色的回答道:“我久居殿府之内,信息不够灵通,并不知晓。”

“呵呵是么,那现在我告诉你了这个消息,你觉得该怎么做?”

“四位叔叔突然告诉我这么机密的事情,恕小幽愚昧,不明白这是何意?”

“是这样的小幽,这个辽王当年是你父亲的下属,因为你父亲陨落在外,一直都心中怀有情绪,对于我们四人发出的告令,基本上都是消极对待。”

修罗魔帝淡声说道:“而今,我们即将发动圣战,消灭外界之敌,护佑我魔界安宁,也是在为你父亲报仇。这个时候,咱们内部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必须要有稳固的后方,我这么说你听明白了么?”

幽夜点点头,道:“修罗叔叔的意思,小幽明白了。假如辽王真的有作乱之心,危害到了魔界的安稳,大可直接出手将他灭杀即可。”

“呵呵呵,难得小幽你能如此深明大义啊,我们四人都深感欣慰。不过,怎么说辽王也是我们魔界的中流砥柱,手中更是掌握着西北的整个大军,一旦出手,势必惊动太大,造成不可避免的损失。”

修罗魔帝叹息一声,带着一丝为难之意,“今日找你前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如果你能出面前去劝一下辽王,服从魔宫的统一调遣,听从我们的指挥,那是最好的结果,对于整个魔界来说,都是一件幸事。”

幽夜此时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为好,也有些看不透魔帝们的意图,这是故意给她挖坑陷害,还是另有目的。

急忙暗中给沈逍传音,征询他的看法。

沈逍在大殿之外,听得一清二楚,并没有特别的隔音设施。

在听到这里后,已经差不多猜到了魔帝的大概想法,内心一阵冷笑,果然是老奸巨猾之辈。

“答应下来,即刻前往西北,面见辽王。”沈逍立即给幽夜回应。

得到答复之后,幽夜没有任何犹豫,对着四位魔帝拱手道:“既然四位叔叔开口了,幽夜作为魔宫的公主,理应遵从叔帝的指令,我愿意前往西北面见辽王,当面与他详谈,说明一切。”

“好好好,有小幽你亲自出面,相信辽王他也不会再闹事。只要我们魔界后方基地相安无事,咱们就有足够的精力为圣战开启做好充分准备。”

说完之后,修罗魔帝点头笑道:“小幽啊,此行路途遥远,但凡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我们定当全力支持。”

“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安排,我回去收拾一下,即刻动身前往。一旦有什么消息,我及时汇报给四位叔帝。”

幽夜缓缓起身,“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行告辞,回去准备一下。”

“小幽啊,先等一下。”

说着,修罗魔帝从宝座上起身,走下台阶,来到幽夜面前,抬手缓缓搭在她的肩膀上,柔声道:“此番前去,一定要多加小心,叔叔等你带着好消息回来。”

幽夜浑身一颤,内心恐慌无比,手心和后背都冒出了冷汗,刚才修罗魔帝抬手搭在肩头的瞬间,她都感受到了一股死意弥漫全身,好在什么都没有,虚惊一场。

可能是她太紧张了,一直心生俱意导致的。

缓了缓心神,对着修罗魔帝一拜,而后转身走出大殿。

等到幽夜离开之后,修罗魔帝看着幽夜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轻蔑的阴冷笑意。

走出大殿,幽夜朝着沈逍使了个眼色,快速离开魔宫。

在坐上马车,赶往公主府时,幽夜一下子瘫坐在那里,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

“萧沈,这件事你怎么看?魔帝突然让我前去西北见辽王,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幽夜公主心中一阵阵的不安,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沈逍笑了笑,“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一石二鸟之计。半路趁机截杀公主殿下你,然后嫁祸给辽王,趁机发难。”

“如此一来,西北大军就可以暂时稳住军心,魔帝只需要分心对付辽王就可以,魔帝杀魔王,轻而易举,不算什么难事。灭了辽王,那西北大军,全部都会落入他们的掌控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