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比上达拉斯

黛比上达拉斯
  • 主演:Bambi,,Woods,Robert,,Kerman,Ashley,,Welles
  • 导演:Jim,,Clark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78
描写达拉斯一个球队的女啦啦队员来道一处休闲农场进行集训,每个女郎却利用空闲与男训练员进行XX游戏的最臭名昭著的色情喜剧电影.这部纪录片是关于《DebbieDoesDallas》幕后背景的资料.…

黛比上达拉斯第一集

“打开,”夏欢欢冷酷道,那红衣娘子疼的厉害,连忙打开那铁笼,在打开后,就被那夏欢欢推了进去。

“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别……”红衣娘子被推了进去,看着那周围的火烧了起来后,顿时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那脸颊很疼。

“干什么?你要做什么,我自然要做,至于你口中的白虎玉,正巧我有想法,”夏欢欢是哪一种,只要别人触及底线,就不会留情的一个人。

听到这话后,那红衣娘子立刻惊恐了起来,“你不可以杀我,我是巫家堡的人,你敢动我,家主不会放过你的,”

“巫家堡?这是什么地方?”夏欢欢回过头看了看那西熠道,西熠听到这话看了看夏欢欢,而后道。

“知道三大隐世家吗?”西熠的话让夏欢欢摇了摇头,而此刻那西熠道,“这三大隐世家,分别是郁家,巫家赢家。”

夏欢欢听到后微微一愣,“郁家?巫家?赢家?”这三大隐世家还是第一次听说,那西熠点了点头,看了看那女子笑了笑。

“你是巫家的人又如何?死在这里,谁知道何人害死的,”说着直接袖手一甩,很快那红衣娘子就感觉胸口一疼,整个人就震惊的看着那西熠,然后倒在那地上。

夏欢欢没有阻止,直接跟那西熠离开,“这三大隐世家,分别有着自己的命脉在手,郁家掌管那最大的银矿,铁矿富甲天下,巫家比较隐秘,可也没有人敢小视,而那赢家早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他们了,”

夏欢欢听着那一切点了点头,那西熠道,“你身边那小哥儿是那一个世家的人?”

“啊……”夏欢欢一脸迷茫道,一脸你在说什么的样子,让那西熠嘴角一勾并没有在询问了。

而此刻那郁殷在那天皇面前消失后,就看了看四周,在那中间有着一颗夜明珠,眼下还在闪烁着,在看着那夜明珠的时候,郁殷伸出手去触碰,很快嘴角一勾。

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那是一块麒麟玉,此刻那麒麟玉拿在那手中的时候,突然房间里头,一亮周围顿时将光集结在一处。

“这是过去了多少年,总算有人来了,”听到这话那郁殷微微一愣,“往前走,前头有着你想要的,等你到终点,有着一个幸运大礼包,就跟七龙珠一样,集结了,就有一个愿望,持玉传入,”

很快那灯火就熄灭了下来,而在那中间的台上,就有着一个暗格浮了上来,很快在上头就有着一个奇怪形状的钥匙。

拿着那钥匙的郁殷微微一愣,那人说的大礼包是什么意思?郁殷摇了摇头,往不远处走去,就在走向不远处的时候。

郁殷一个人往前走,而此刻那夏欢欢跟那西熠也走散了,夏欢欢看了看周围,刚才跟西熠明明是一同走的,可没想到回过神来,西熠那货就不在了。

夏欢欢站在原地,而此刻那走丢的西熠,在那墓穴的房间里头,开始翻找了起来,“怎么没有?就算风化了,也不可能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在那房间里头找了很久都没有自己想要的,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在千年前听说过一种后很奇怪的东西,可以杀人与百米开外,而且就算没有内功的人,也是可以用的。

可眼下怎么没有?西熠死死的抓住那掌心,看了看周围,怀中有的地图被拿了出来,有地图的他,一路都是畅通无阻。

拿着地图去寻找自己想要的,在那西熠走出那门口时,看了看那尽头另外一头的夏欢欢,在看到那夏欢欢后,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直接就转身离开。

夏欢欢站在原地,里头的机关太多,自己没办法乱来,咬了咬牙压下不走了起来,夏欢欢才走没有几步,就听到那破风的声音,下一秒直接就纵身一跃,避开了那暗器。

在那暗器射来的时候,夏欢欢回过头嘴上还咬着一枚那飞镖,这西熠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眼下自己只能够一个人走了。

一路上夏欢欢带着那西熠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头有什么?她是一点都不知道,可在进去后,那西熠就直接离开了,是走散了?还是故意的,夏欢欢眼下是一点都不知道。

夏欢欢拿着一根棍子在那地面上敲打着,那光线很暗很暗,看不起如何路,不过大概的路自己可以感觉到,走了几步,就踩到了一个凹进去的石头,在踩到那石头后,夏欢欢顿时觉得,果然是作孽了。

手中的石头往不远处折射而去,那石头不断滚动着,在那周围一晒摄周围,很快就传来那射箭的声音,一感觉到那寒意,夏欢欢就站在那原地,手中拿出那匕首,在身子一蹲侧身一番,那手中的刀就劈断了那些箭雨。

在劈断后夏欢欢感觉到那手中的疼痛,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等那箭雨射玩了后,夏欢欢往不远处走去,那手中的竹子,敲到了二条路的痕迹。

在敲打后夏欢欢沉默了一下,然后用自己的直觉选了一条,而此刻夏欢欢如果用着眼睛,一定可以看到,一条路的几个大字,“给小苹果专用,”

夏欢欢走了几步,就感觉到那寒风,突然冷了起来,有着风铃的声音,跟自己在外面听到的一模一样,有着银色的光不断的闪烁着,夏欢欢看到后走了过去。

“原来这就是那树的原理,”此刻有着那一颗树,大概是一个人高左右的大小,眼下周围有着那镜子不断折射了过去,然后照在那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影子大笑的树,夏欢欢看到后,伸出手去摸,可下一秒就被人抓住手了,“欢欢别乱动,”

夏欢欢听到那声音,就感觉到有人抱住自己,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影子,熟悉的味道,让夏欢欢嘴角一勾,“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抱歉,让你一个人在这鬼地方,”郁殷用心疼的语气道,本来是抱紧她的,可谁也没想到进来,让就丢了。

黛比上达拉斯

黛比上达拉斯第二集

昂!

巨大的吞星虫小白,身影如龙,盘桓在漆黑的宇宙空间之中。

小白大口一张,星系二阶的青焰魂灵就被吞了下去。

青焰魂灵大惊失色,拼命挣扎,身体爆发出强烈的精神波动,疯狂冲击小白的身体。

然而,小白的等级已经稳稳在黑洞级之上,就连星系三阶的屠杀者,也被它一口吞掉,何况是这青焰魂灵?

只是短短几秒钟,青焰魂灵在小白的体内已经支撑不住,融化成了一滩绿色液体。

其他的星盗,实力跟青焰魂灵相比,更是相去甚远,在哀嚎之中,身体也都是纷纷融化。

“主人,敌人已经消灭。”

小白低头,向夏星辰传递出一道灵魂波动。

“小白,你做的很好,回来吧。”夏星辰道。

“嘿嘿,主人夸我了。”巨龙头部上方有一根细小触须,正是少女模样的小白,甜甜一笑。

纤细柔弱的少女身姿,跟庞大狰狞的巨虫身体,形成鲜明反差。

巨大的吞星虫化为虚影,返回到夏星辰的随身空间中。

夏星辰晋升到星系一阶之后,精神体大幅度提升,随身空间也随之扩张,否则很有可能装不下小白那庞大的身躯。

眨眼间,青阳商队前方的星际海盗被彻底肃清,连尸体都没有剩下,只剩下几艘空荡荡的海盗飞船漂浮在星空中。

“星际海盗全被杀死了?”

“连强大的青焰魂灵也被杀了?”

青阳商队众人的目光,都是落到了夏星辰的身上,脸庞之上除了震惊外,是浓浓的恐惧。

这是弱小者对强大者的天生恐惧。

就像是兔子面对猛虎,再勇敢的兔子也一定会止不住的战栗。  “那个...夏木老弟,哦,不,尊贵的天人大人。”易登话说到一半连忙改口,对夏星辰的态度无比恭敬,同时他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额头上满是冷汗,心中暗道:“我竟

然跟一名尊贵的天人称兄道弟,我莫不是疯了吧!”

夏星辰看着易登如此卑躬屈膝的样子,心中却是长叹一声。

他早就料到,一旦自己显露出真正实力,自己和易登之前的融洽关系就不复存在了。

都说高手寂寞如雪。

夏星辰也是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实力越来越强,朋友却越来越少。

因为,在这个宇宙中,能追赶上夏星辰步伐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夏星辰微微摇头,面沉入水,对易登等青阳的商人道:“既然我的身份已经暴露,那么我们的旅程就到此为止了!天龙帝国有大变故,不再安全,你们直接返航吧。”

易登顿时愣住了,沉默了半晌,道:“大人,我们千里迢迢赶往天龙帝国进行贸易,如果就这样返航,要亏的血本无归,青阳商队也会因此而破产...”

“你们的货物,我全部连带着飞船一起买了。你们就此返航吧。”夏星辰摆了摆手,道。

“全部买了?”青阳商队众人都是愣住了。

要知道整个青阳商队的货物,连带飞船,按照寰宇币计算,足足要两百万!

这个天人竟然如此豪气,直接全部买下?

叮!

易登的个人终端传来转账的声音,他低头一看,账户上多出足足五百万寰宇币!

看到这庞大的金额,易登惊讶合不拢嘴,半晌才反应过来,对夏星辰鞠躬,连声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这些钱对于夏星辰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是对于还未成为天人的易登,绝对是一笔巨款!

在易登所在的青阳星,这些钱,甚至可以买下他的整个星球!

夏星辰买下整个青阳商队,只留下一艘飞船让易登等人立刻返航。

看到青阳商队众人远去,夏星辰展开全知领域,开始扫描青阳商队的货舱。

星系二阶的星际海盗青焰魂灵亲自出手,拦截青阳商队,这件事很不寻常。

根据夏星辰的推测,有一个可能性。

第一个可能性,就是青阳商队的货物之中,有极其罕见的东西,才会引来青焰魂灵觊觎。

这也是夏星辰愿意花费巨资,将整个青阳商队的货物全部买下的主要原因。

“嗯?找到了!”

夏星辰全知领域扫描,在一艘货船的下层,发现了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

这是一块一立方米大小的黑曜石柱,上面篆刻着许多繁复玄奥的纹路。

夏星辰只是将石柱取出,立刻就被这些纹路所吸引,就连心神也是深深陷入到其中。

“青焰魂灵想要的东西,一定是这个!”夏星辰暂时还看不出石柱的奥秘,但是知道绝不是普通的东西,将其收入到随身空间之中。

“小白!将这些飞船都吞掉吧!”

夏星辰再次叫出吞星虫小白,吞掉了青阳商队的所有飞船,销毁所有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最后,夏星辰进入到青焰魂灵的飞船,准备探查一番,寻找关于黑曜石柱的线索。

“滴滴滴...”

联络器不断发出蜂鸣声。

夏星辰好奇看了一眼,愕然发现,发出讯号的竟然是牧云星的星球执政官:“呼叫!呼叫!青焰魂灵,收到讯息后,立刻返航!收到讯息后,立刻返航!”  “这青焰魂灵的后台,果然是天龙帝国!”夏星辰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幸好他直接召唤出小白,吞掉了青焰魂灵,让他连求救的时间都没有。若是让青焰魂灵发出求救

讯号,引来天龙帝国的守卫军,事情就麻烦了。

“难道说永恒神族已经发现了我的行踪,准备追捕我?”

夏星辰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夏星辰认为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如果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那么在牧云星阻拦的,就不是星盗,而是无数的天人强者了!

但是,夏星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现在处境已经很危险,如果硬着头皮继续深入到天龙帝国的腹地,那么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被发现。

“只有用这个方法了!”

夏星辰眼神一亮,使用伪装仪幻化外表。

一身黑袍,双目燃烧着青色的火焰!  夏星辰化身为了青焰魂灵,驾驶着海盗飞船,朝着牧云星的方向飞去。

黛比上达拉斯

黛比上达拉斯第三集

原本想让她道个歉,意思的赔偿下,两人各让一步自然也就过去了。可是她的态度,的确太让人生气了!

这会儿,再想到封一霆曾经的话,季千语也有些骑虎难下了:

要是继续追究下去,会不会把事情给闹砸?可若不继续下去,她这脸往哪儿搁,以后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她的工作室毕竟不是走批量,这片市场,拓出可费了她九牛二虎之力!祁红同样拿捏不准的懊恼,刹那间,两人都有些静默了。看着她手中的衣服,脑海中猛然闪过那件唯一限量的定制款红色礼服,顿时,信心又增了几分,开口,不自觉地下巴也微微扬了下,魄力十足地道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多少钱,我买下就是了~”

翻着白眼,祁红还一脸小人得志的尖刻,心里暗道:拽什么拽,以后有你受的!

很不喜欢她那鼻孔对人、很是施舍的口吻,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脾气上来了,季千语也淡笑出声:

“既是如此,那就谢谢了!拿出手机,她点出了计算器!”

戳弄了几下,抬手便展示道:“既然弄坏了,你我都有责任,给你打个八折去了零头,二十四万整!您是刷卡还是转账?”

“什么?”

尖叫一声,祁红脸瞬间就绿了:

“你抢劫啊?一件破衣服,什么都没有,你要我二十四万?有没有搞错?碰瓷也该掂掂几斤几两吧?”“祁小姐见多识广,不至于这么不识货吧!这可是天然蚕丝,纯手工刺绣,三个月的人工费,你说多少钱?衣服售价二十万,违约赔偿金百分之五十,合起来就是三十万!你弄坏了我的衣服,难道我不用履

约赔偿吗?给你打个八折,三方买单,已经是客气的了!现在认证物证俱在,你想抵赖不成?”

眼角的余光一转,想起什么地,季千语道:“奥,对了,外室好像是有监控的哈~”

言下之意,衣服是谁弄坏的,她自己应该心知肚明!

“衣服扔在这儿,我知道是谁的?是你自己扔在这儿的?凭什么要我陪,你休想~”

“衣服放在哪儿,你心里有数!难道盒子、袋子上的名片、LOGO都是假的吗?还是祁小姐你姓林?随意糟蹋别人的贵重物品,却想抵赖吗?”

……

屋里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周边众人也都是能闪则闪,连话都不敢插,门口处,一名助理更是吓地连门都没进,直接转身又仓皇而逃,道口处,直接撞在了江弘的身上:

“慌慌张张地,干什么?”

一声怒斥,小助理吓得差点没当场跪下来,仓皇地捡起散落的物什,就把屋里的情况给说了一遍:

“……对不起,对不起,江特助!”

“你说谁?”

“好像是祁红小姐跟……总裁夫人!刚刚小云出来说……让我们最好都绕道走,暂时不要进去,可我必须去拿套道具,所以正准备去楼下的储藏室——”

他可不想现在进去遭池鱼之殃!公司里最近都盛传,祁红背后的人是总裁,这个时候,谁愿意进去触这个眉头,大老板的热闹,看不好就会被炒鱿鱼的!

其实,他比较同情里面那些围观的人,现在估摸着是进退两难了吧!

眉头微微拧了下,江弘随即挥了挥手:“嗯~去吧!”

打发了助理,隐约间也听到了楼道里传来的吵闹声,抬脚,江弘又停了下来,转而拿起了手机。

屋里,据理力争,季千语也是好不想让:“一分也不能少!要是祁小姐不怕闹大,那就法庭上见!”

她辛辛苦苦做了几个月的设计,她也是受害者,凭什么让她买单?

“你?你威胁我?”

气得鼻孔都翻了出来,祁红却不敢动手,也一点办法没有,这么多人看着,已经吵地不可开交了,气哼哼地,抬手,她抽出一张银行卡甩到了季千语脸上:

“没见过钱啊?赏你的,二十四万,只多不少!”

嘴上痛快着,祁红却肉疼地心都抽抽了。

脸颊一阵尖锐的刺痛,季千语却抬手接住了银行卡,见卡的后面就写着密码,看起来应该是什么人送的人情,抹了下刺痛的脸颊,看着上面微微的猩红,眉头拧了下,她也决定见好就收了。

刚一抬眸,一道冷佞的嗓音背后先行传来:“都在干什么?”

身体一僵,身后一阵轻微的悉率声响过,转而众人都让出了一条路,微微侧身,见封一霆居然出现在身后,季千语垂眸,攥紧了银行卡,也禁不住暗暗倒抽了口凉气:

真是倒霉~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再晚来一分钟,事情就解决了!

完蛋了!刚争回一口气,不会为了他那什么计划,让她跟这个女人低头吧?

季千语心思一个辗转的功夫,封一霆已经走了过来,眸光一个逡巡,就扫到了季千语脸上明显的血迹刮痕,眸色一暗,顷刻就像是覆上了一层寒霜:

“怎么回事?”

低沉的气压如山压下,不约而同地,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片刻后,祁红身后的小助理上前了一步,解释道:

“回……回总裁,都是我不好,夫人把衣服放在台子上,我误拿给了祁小姐,结果惹夫人动怒,还让祁红小姐道歉、赔了二十四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

几句话,避重就轻,全是在替祁红叫屈,说得好像她不讲理、仗势欺人似的。一听,季千语就火了:

“根本不是这样的~”

她刚一出声,却被封一霆一句话盖了过去:“既然错了,就收拾铺盖滚蛋!不能排忧只会生事的下属,留着干什么?”

一声令下,封一霆的视线一转,怒道:“以后谁在拎不清自己的身份全都给我滚蛋!都愣在这儿干什么?闲地等我请你们喝茶吗?”

下一秒,众人轰地做鸟兽散,对面,祁红的脸色也一片煞白,满目的不敢置信。单手搂向季千语的肩膀,封一霆的口气才缓和了几分:“走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