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风月之三田螺艳鬼

镜花风月之三田螺艳鬼
  • 主演:蒋玲玲,钟楚虹,曲惠德,高文松,蓝家宝,杜金池,刘玛莉
  • 导演:未知
  • 地区:台湾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82
一位好心的农夫救了一颗田螺,田螺为了答谢农夫而帮助做饭洗衣,后来因为农夫的嫂子,从中作梗,田螺必须离开农夫…

镜花风月之三田螺艳鬼第一集

陈二石傻乎乎地挠挠头,“忙好,忙好啊,平日里就觉得不忙,浑身不舒坦呢。”

他从前被陈家给使唤惯了,每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没有个空闲的时候。

不是在地里干活儿就是在家里干活儿,反正就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

后来自己一家人出来住了,家里地少,他就是把所有的事都干完了也用不完精力啊,所以一直觉得无聊呢。

这下子好了,有事情做,他只觉得日子都过得有盼头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二月里头,天气还是冷,不过比先前可好了太多了,出行都方便了许多。

芙蓉堂的病人依旧是多,不过也是忙活得过来的,达到了一个平衡,不会让芙蓉堂太过拥挤,也有足够的病人,这还是先前顾思南那个主意带来的成果。

这一日顾思南正在看诊,前一个病人还在诊室里头坐着呢,就从外头冲进来一名妇人,拉着一名更年轻的妇人进来了,怒气冲冲的。

“快给我儿媳妇看看,她咋就怀上孩子了?跟我儿子成亲这么多年也没怀上,这回回了趟娘家,回来竟然有孕了,这是不是在外头偷了男人啊?”,那年纪大一些地妇人嚷嚷着道。

这事儿太过突然,导致里头的人都还没回过神来,顾思南也是愣愣的。

等反应过来,一下子就沉了脸色,“怎么回事?!”

这话不是问那两个人,是问碧澜和秋云,怎么会在她还在看诊的时候就把下一个病人给放进来了呢?

碧澜赶忙福身道歉,“奴婢没做好,这就让人出去。”

说着,碧澜便道,“两位,这会儿还没有轮到你们,请到外面坐一会儿再进来,轮到你们了自然会叫你们。”

闻言,那老妇人哪里肯依,破口大骂,“你们这里不是药堂啊?不是给人看诊的啊?我交了钱你就该给我看,凭啥让我出去啊?”

碧澜忍着脾气,“可是这会儿还没轮到你,前面还有病人等着呢,一定要按着顺序来才行。”

那妇人就是个泼妇,哪里能听得进去道理啊,撒泼道,“我可不管你那么多,今日顾大夫要是不给我儿媳妇看诊,我就不出去了,你们这可是药堂,你们还能赶人不成?”

说着拉着她儿媳妇在一旁的长凳上坐下来,“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下一个就是我们,我急着呢,我儿媳妇要是真偷了人,我还忙着让我儿子休妻呢。”

碧澜看了眼她们挂号的单子,是八号,现在才五号,还有两个人才到呢,这会儿怎么能让她们坐在这里?

这又不是什么急症,还真没有插队的说法,更何况,今日要是开了这个先例,外头的病人就会觉得不公平,谁家没个着急的事儿呢?以后芙蓉堂可就要乱了。

这么想着,碧澜赶忙出去叫人进来,“这会儿还没轮到两位,还是等到了再进来吧,既然两位不肯听,也就只能得罪了,拉出去。”

小厮眼看着就要上来拉人,那妇人自己就站起来,拉着她儿媳妇走了,“神气什么啊?”

镜花风月之三田螺艳鬼

镜花风月之三田螺艳鬼第二集

回到家中时,正碰上老爷子送客,李唯西站在门口,有些进退两难,不知自己是否该过去,反倒是林玖,挽着她的胳膊就走过去和人打招呼:“李伯伯,这就走了?”

“哟,这不是阿九嘛,刚回来?”

“是啊,我和嫂子出去玩了会儿。”

“嫂子?”李伯伯看向李唯西,目中带着打量,“这位就是你哥哥的那位未婚妻?”

“是啊。”林玖笑眯眯的说着,“我哥眼光不错吧?西西,这位是李伯伯,爷爷年轻时最亲密的好友。”

“李伯伯好。”李唯西拘谨的喊了一声,悄悄的看了老爷子一眼,见他面上并未有何不耐和嫌弃之意,心里稍稍放下了一些。

李伯伯笑了两声,和老爷子夸了几句,李唯西也不知他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客套的,因此便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直到送了李伯伯离开,才真的松下了口气,看向老爷子。

老爷子心情看上去倒是不错,笑呵呵的说道:“累了吧,回去歇着吧,一会儿出来吃晚饭。”

“好,那我先上去了。”李唯西对他笑了一下,就进了屋回了自己的房间。

换了衣服坐在床上,李唯西拿出手机看了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倒真收到了一条,是孙刑发来的,在恭喜她订婚,还称自己忙,今天才想起。

李唯西回了消息过去,故作质问:“孙经理,没想到你竟然还和林一一起合谋,我都被你骗过去了。”

孙刑这一次倒是回的很快,“哈哈,没办法,是林少的请求嘛,更何况这也是好事,为什么不帮呢?记得到时候婚礼也发我一张请柬,我好歹也算是你们这场订婚仪式的参与者了。”

“好,一定请您。”李唯西回过消息,就将手机放在了一边。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她的面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次日,林玖如约带回来了一位心理医生,据说,也是她的一位朋友,虽然年轻没有什么名气,但却十分厉害。

在她介绍时,李唯西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对于她有这么多各行的朋友,一边羡慕一边惊奇着。

心理医生姓严,名韵,此时她正在细细看着李唯西,眼中虽然带着打量和深意,但是却不会让李唯西觉得反感和被冒犯,反而觉得有些亲近。

严韵看罢笑了一下,“李小姐看起上有些紧张,你可以再放松一些,没有关系的。”

“我尽量。”李唯西说归说,却无法真的做到,毕竟她是知道严韵来这里的原因的。

严韵顺着她话音落时无意识的视线望去,见是在旁坐着的林玖,就嗔她:“你在这里做什么,快出去,你知道我的规矩的,不许有第三个人在。”

“哦哦,好,那我就出去看剧了,有事喊我。”林玖一点就通,看了一眼李唯西,对严韵暗示了一眼就走了出去。

房门一关,屋内就只剩下了李唯西和严韵。

严韵见李唯西的视线仍在门上,就温声笑说:“不要看了,那丫头最近迷上了一部剧,每天都要和我讨论剧情,让我帮她猜人物心理,这会儿既然去看了,就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管其他了。”

李唯西见她知晓自己心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她确实是不太希望林玖在这里,也害怕林玖会跑来偷听,不过听了严韵的话,倒是心里松下了不少。

严韵挪了一下椅子的位置,眼睛扫到李唯西放在桌上的书,便随口说道:“李小姐是一名设计师吗?”

“算是。”李唯西说,“平时会练一练,或者去投个标,以后也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意思。”

严韵就以此为题,慢慢将话题引到了李唯西和许邵华的身上,但她这些闲聊,却也不是随便问问的,从这些话里,她也多多少少能看出李唯西是怎样的人,以及她的一些习惯一类。

谈到许邵华,李唯西的神色明显就是一变,眼神左右乱闪,明显带着逃避。严韵适时说道:“李小姐,我希望你能和我说实话,我们两个现在只是陌生人,不存在什么其他特殊的关系,可以放心和我说一些平时不能说的话,我也可以用我的职业来向你保证,我会保密的。”

她从一开始,就一直称呼李唯西为“李小姐”,也始终和她保持着疏远的距离,让李唯西不至于因亲近而产生多余的心思。像她这种多愁善感的人,是不希望给身边的人带来任何困扰的,但陌生人,就会变得不同。

李唯西神色间有一丝挣扎,不过在严韵的一步去引导下,还是开了口,轻轻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那天阿九忽然提起,我才察觉,自己心里也是一团糟,就是去细想,也无法想通。”

“她对你来说是阴影,当然不会想得通。”严韵说,“不过这没有关系,我现在给你看几张图,你看一下,觉得你心中的许邵华更接近哪一张,就点出哪一张来。”

“好。”

李唯西接过她递来的手机,仔细翻看着前后几张图,细细看了许久,最终点了两张图,“我觉得,这两张,都很符合,再让我选,就没有办法了。”

“没关系,按着你的心来,不用理会我定给你的规则。”严韵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眉毛微微一挑,没有多说别的,将手机收了回去,就继续说道,“那在你心里,觉得林一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李唯西一怔,继而脸颊微微泛红,“怎么忽然说起他了呢。”

“好奇嘛。”严韵笑眯眯的说道,“之前一直听阿九说她哥哥被人怀疑和十三爷有点莫名其妙的关系,这忽然有了未婚妻,我也很惊讶的,所以想知道,在你眼里的林一,和其他人眼中的有什么不一样。”

李唯西依笑了一下,不太好意思直说,就将问题抛还给了严韵,“不如你说说你眼中的林一是什么样子,也许和我眼中的一样也说不定。”

镜花风月之三田螺艳鬼

镜花风月之三田螺艳鬼第三集

虽然侏儒人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他想要尽可能的让马腿肉看起来好吃,可是,这对于精灵族来说,还是一样难以接受。

这就好像北方人告诉南方人,我知道你喝豆腐脑喜欢撒糖,但是,今天没办法必须改改口味了,我只撒一点点盐,你将就一下好了,尽管北方人是好意,可是,南方人一样是无法接受的。

看着那半风干的马腿肉,而且,还是生肉直接风干的,森风和蜜莉雅一点胃口都没有,尽管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他们宁愿早上起来喝点露水,也不想品尝这么血腥的食物。

不过,洛奇似乎并没有这种禁忌,他饿得厉害,这些天在哈德曼的庄园里,他吃的跟农奴几乎一样,每顿饭都很糟糕,而且,还吃不饱。

现在看到半风干的马腿肉,他早已经按耐不住了,他伸手抓了一条马腿肉,然后就张大嘴巴咬了下去。

当略有点咸味儿的马腿肉入口之后,竟然一点血腥味道都没有,有一点点甘甜,好像吃果脯的感觉,然后便是一种吃鲜肉干的感觉,再加上盐巴的味道,居然别有一番风味。

“恩,好吃。”洛奇满足的点点头,将一整条马腿肉都吃了下去。

“好吃吗?”姬然看着洛奇那幸福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超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干了,比牛肉干还要好吃,而且,很嫩,很有味道。”洛奇连连点头,精气神都好了不少。

看着洛奇如此说,姬然也忍不住的想要尝试一下了,毕竟她从来都没有吃过马腿肉,马在古代是一种十分重要的战略物资,就相当于现在的坦克,马匹的多少一般都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强弱,但凡骑兵多的王朝,基本上都是十分强盛的王朝,所以,在古代,官方是禁止杀马的,这并不是因为马肉不好吃,而是因为马十分宝贵,不许百姓乱吃。

要知道马和驴是有着十分近似的血缘关系的,而古代又有句话叫做,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就是说驴肉跟龙肉一样,是地上最美味的肉类。

由此可知,马肉也一定不差。

只是,有口福吃马肉的人却不多,现在看到洛奇吃着美味的马腿肉,姬然也忍不住想要跃跃欲试了,只是碍于她是精灵族的身份,却是稍稍有些为难。

“艾依,你…该不会是也想吃吧?”森风皱着眉头,望着姬然问道,因为他看到姬然居然在吞口水,这明显是想吃的迹象。

姬然看着美味的马腿肉,实在是无法抗拒了,只好诚实的点点头,然后不等森风再开口,就迫不及待的伸手拿了一块马腿肉,送到了嘴里。

半风干的马腿肉,既保持着肉干的嚼劲,还保留着马腿肉的鲜美,再加上盐巴的味道,吃起来,真是美味极了。

“嗯,好好吃啊,你们也吃吃看啊。”姬然只吃了一小口,就完全被这美味的马腿肉给征服了,她强烈的推荐给森风和蜜莉雅。

而两人却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姬然,一个精灵少女,竟然嘴巴里叼着一块马腿肉,这画风还真是突变的厉害呢,如果被索菲亚奶奶知道了,估计会被气昏过吧?

“蜜莉雅,来呀,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呢。”姬然跟蜜莉雅说道。

蜜莉雅满脸为难的摇了摇头,“艾依,还是你吃吧,我…我…呕……”蜜莉雅居然转身吐了,还好她没有吃多少东西,肚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也吐不出来,只是觉得好恶心,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

姬然看着蜜莉雅呕吐的样子,无奈的耸了耸肩,她知道要说服一个精灵去吃生肉,的确是好困难的,就好像让一个基督徒改信马克思一样困难。

“不吃可是会饿肚子哦。”姬然再次提醒了一下之后,森风和蜜莉雅还是没有动口的欲望,姬然只好不再相劝,自己吃了起来。

吃过晚餐之后,姬然顿觉身体充满了力量,精气神也好了起来。

……

哈德曼得知姬然逃脱之后,自己的家丁还死了十几个人,不由得大为光火,他立刻派人去追,同时也通知了当地的贵族。

哈德曼每年给当地的贵族缴纳足额的税赋,遇到困难了,自然是要找当地的贵族来帮忙。

当地的贵族叫做佩斯@男的菲尔,是野兔子乡的贵族领主,而哈德曼的庄园就位于他的领地范围之内。

当佩斯@男的菲尔接到了哈德曼的求救信之后,立刻排除了重骑兵去追击,同时也封锁了领地的交通要道,只要敌人逃不出领地去,他们就可以关门打狗了。

姬然跟着侏儒人在森林里艰难的行进了三天,尽管遭遇了许多艰辛,但是,好在大家都相安无事,平安的走出了森林。

可是,当他们来到领地边界的时候,却看到野兔子乡唯一的出入桥头堡,已经被封锁了。

一些身穿铠甲的卫士,正在检查出入领地的商户,检查的很仔细,连马车都要检查。

而在那些检查卫视旁边的马厩里,竟然还有十几匹带着盔甲的高头大马,这些马匹很显然比之前哈德曼庄上的马匹强壮的多,哈德曼庄上的马匹,大多都是普通资质的马,而桥头堡马厩里的马可是货真价实的战马。

这些马匹不管是机动力还是爆发力,都要比普通的马匹厉害的多,从时速零加速到六十公里每小时只需要五秒钟的时间,能力十分出众。

而且,这些马匹的背上,都驮着铠甲,似乎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侏儒人一见这种情况,暗叫一声不好,只好退回了森林里。

“怎么了?没有办法吗?”森风望着侏儒人问道。

现在大家把逃脱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侏儒人的身上,这一路上,侏儒人的表现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他无法解决的,只要有他在,似乎就一定会有希望。

只不过,侏儒人此时的表现,似乎有点让众人出乎意料,面对着对方的封锁,他竟然也一时没了办法。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