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的我看见了天

无用的我看见了天
  • 主演:永山绚斗,田畑智子,洼田正孝,小篠恵奈,田中美晴,三浦贵大,银粉蝶,原田美枝子
  • 导演:棚田由纪
  • 地区:日本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2
高中生齐藤卓巳(永山绚斗饰)的家境优渥,无忧无虑。在参加某动漫展的活动上,他结识了热爱Cosplay的家庭主妇冈本里美(田畑智子饰),二人的人生由此发生改变。里美婚后多年从未生育,婆婆言语刻薄,不留情面,丈夫又全然不为自己着想,难以依靠。许是这份令人透不过起来的巨大压力,让里美和卓巳发展成一段不伦之恋。她喜欢将彼此打扮成动漫人物,沉浸在短暂而虚幻的快乐中。卓巳一度因同学松永七菜(田中美晴饰)的原因向里美提出分手,可终究无法忘怀这个这个在他心中留下烙印的女人。他们越缠越深,命运的彼方也愈加黯淡本片根据女性作家窪美澄的同名小说改编,并荣获2012年日本电影旬报十佳影片第七名。…

无用的我看见了天第一集

“呵呵,城主,您实在太夸赞她了。”

秦律天呵呵一笑,随后看向纳兰楚韵的目光越发的得意。

琉璃虽然不如黎千紫阴险狡诈,可她的炼药天赋和博学度那是一流的,相信,今天的这场文试,她一定可以压过黎千紫和所有人,独占鳌头的。

迎着秦律天得意挑衅的目光,纳兰楚韵不屑一笑,温润的目光看向擂台下的黎千紫。

相比打扮得雍容华贵的秦琉璃,今天的黎千紫打扮得很朴素,一身湖水绿的素色衣裙,只胸前绣有一枝盛开的荷花,随意地挽了个发髻,一只碧玉蝴蝶簪斜斜地插、在头上,一眼瞧去,清雅秀丽,宛如空山幽谷里的百合花。

看着台下的黎千紫,纳兰楚韵忽然回想起了昨天晚上黎千紫对他交代的那些事情。

在通灵时,她见到了神兽朱雀,当时,朱雀给了她一只锦囊,他说,只有能够打开锦囊上的封印的人,才是那个能够拯救丹凤城的‘天命之人’。

黎千紫不能打开锦囊,说明,她并不是那个‘天命之人’,那真正的‘天命之人’又会是人群里的哪一个?

思忖间,云井初的目光落在了人群里的黎千紫身上。

虽然台下有众多的参赛者,那个少女也打扮得很是朴素,可他还是一眼就瞧见了她。

那个少女看似普通,可他隐隐感觉到,她身上有种不凡的气质。

朴实之中透着纤尘不染的纯净,而纯净之中又透着一股让人不敢小看的冰冷霸气。

“那个丫头是谁家的女娃儿?”

顿了顿,云井初眸光微眯,沉声问身边的秦律天。

秦律天见他居然向自己打听那个讨人厌的黎千紫,不由得眸光一沉,冷哼着瞟向对面的纳兰楚韵。

“城主大人,有关那个女子的一切我一概不知,你若想打听,就该问纳兰先生才是。”

听他话里透着浓浓的仇视意味,云井初神色微变,侧脸看向纳兰楚韵,目光格外好奇。

“纳兰先生,莫非,那个丫头与你有关?”

纳兰楚韵点头,正色回答:“城主,那是我的弟子黎千紫。”

“你收了弟子?”云井初眸光惊诧。

纳兰楚韵可是从来不收弟子的,没想到,他现在居然破天荒的收了一名女弟子。

惊诧几秒后,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纳兰先生,你游历大陆三年,她就是你找到的那个人么?”他目光灼灼的看向纳兰楚韵,意味深长的问。

“是的。”纳兰楚韵点头,看向黎千紫的目光温柔而自信。

听纳兰楚韵这么说,云井初心中兴奋。

三年前,纳兰楚韵奉密令游历大陆寻找那个‘天命之人’,难道,那个黎千紫就是那个‘天命之人’么?

“纳兰先生,难道,她就是……”

“还不能确定。”

不等云井初说出‘天命之人’,纳兰楚韵神色复杂的微微摇头。

“还不能确定?”

云井初顿感失落,随即,又看向黎千紫,那目光很是复杂。

见云井初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瞧,而且那目光格外复杂,顿时瞧得黎千紫浑身不舒服。

难道,是自己衣服穿反了,或者是脸上有饭粒?

念及此处,她慌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并顺带拿出一方手帕擦了擦脸。

可饶是这样,云井初依旧没有移开目光,这时,不仅云井初注视着她,就连纳兰楚韵和秦律天也先后向她看过来。

云井初的目光疑惑复杂,纳兰楚韵的目光深沉,而秦律天的目光是愤恨外加咬牙切齿。

眼见着主宾位上的三人都朝着黎千紫这么个看似普通的小丫头瞧过来,下一瞬,“嗖!”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黎千紫身上。

黎千紫登时大窘。

看着那一双双看着自己的眼睛,心里霎时掠过一万头草泥马。

卧槽!这些人都盯着她看做什么?

她是长了尾巴,还是成了花猫脸?

思忖间,耳边响起一阵议论声。

“那个姑娘是哪门哪派的啊?为什么城主,纳兰先生和秦掌门都对她格外关注?”

“听说那个姑娘名叫黎千紫,是纳兰先生的唯一弟子。你还不知道吧,几天前的那场精神力测试,她的精神力可是撑爆了测试水晶球啊。”

“什么?水晶球都被撑爆了?啧啧,看她小小年纪的,精神力竟然如此之强啊!”

“呵呵,她可是鼎鼎大名的纳兰楚韵的弟子啊,精神力不强大,纳兰楚韵又怎么会收她为徒呢。”

“就是,而且,昨天仙踪门里的丑事已经传开了,她就是那个吓晕气晕秦掌门父子的姑娘啊。”

“什么,那个姑娘就是她啊!”

……

人群里传来一声声啧啧称赞声,众人看向黎千紫的目光越发的惊奇。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仙踪门的人羞愧又愤怒。

该死的,文试都还没有开始呢,他们仙踪门已经先丢脸丢到姥姥家里了。

秦律天父女狠狠的瞪着黎千紫,恨不得立马将她扒皮抽筋了。

黎千紫迎着两人仇恨的目光,不屑一笑,忽然咧嘴朝两个最了个难看的鬼脸,气得两人差点要吐血。

“好了好了,时辰已经到了,开始文试的第一场吧。”

顿了顿,云井初打断众人的议论声,喧闹的广场上霎时鸦雀无声。

这时,主考官走上擂台,向众人宣布口试规则。

“所谓口试,就是各位考官给出一种药材名字,让各位参赛者解说药材的特质和药用。在规定的一刻钟里,谁答对的最多,谁的得分就越高。”

规则一出口,众参赛者一个个自信满满的昂起头。

记住各种药材的特质和药用那是炼药师的基本功,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最简单不过了。

他们是这样想的,可当第一个参赛者自信满满的上台的时候,却傻眼了。

擂台上的十位考官说出的药材名不仅稀有还十分的晦涩难懂,第一个参赛者顿觉自己长年背诵的几十本药材书籍毫无用处,急的他满头大汗,全身发抖。

转眼一刻钟过去了,他硬是一个药材名都没听说过,一个也答不出来。

“妈呀,我完了!”

那人绝望的仰头大喊一声,眼前一黑,竟一头栽倒在地,彻底的晕了过去。

无用的我看见了天

无用的我看见了天第二集

不过风云转头一想,又大概能够明了,这些幽灵船只是在海上拥有很强悍的能力,上不了岸,在岸上加藤国钟的能力并不比其他普通玩家强胜多少。

所以他会出现在九州岛的龙造寺家族领地之中。风云也大概能够明白,他是为了积攒自己的力量,招募大量的五星级武将准备为他以后的大业作谋划。

风云和幽幽子来不及多想这些幽灵船便已经靠近了。

“那些船队已经靠近过来了,准备反击吧,太史慈、马忠,你们一左一右,尽量用箭矢,将那些船只全部击沉,如果没有办法击沉的话,也不能让那些鬼兵爬上我们的船!”

风云立刻开始指挥自己麾下的武将防御起来。

但是加藤国钟这边的进攻也同样十分的迅猛,这些幽灵船上面和普通的玩家战船不一样,幽灵船本身就属于高级战船。

隐匿在幽灵船上的那些火炮随之而来,也冲着风云的希望号上轰炸过来。

轰轰的炮弹飞射出来,很快就冲着风云的希望号上炸裂开来。

希望号的耐久度不算特别高,被这些跑到轰炸下来,很快血槽就损失了不少。因为被这些幽灵船给堵截,风云也没办法直接在水面上突围。按照幽灵船的这种攻击方法,风云这边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船只就要沉没,到时候跌入水中,可就更加难以逃走了,到了这种时刻,风云自己

也不免有些担忧了起来。

而加藤国钟这边见到风云这边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自然是十分的喜悦,能够让风云的战船损坏,就基本上可以宣告风云没办法从这里逃跑了。

“哈哈哈,风云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就不要再挣扎了,束手就擒吧!”

加藤国钟此时立刻冲着风云大喊起来,想要吸引风云的注意力,让风云更加凌乱,没办法防止幽灵船的进攻。

只是风云对于这些幽灵船的靠近,并不害怕,而是此时直接下令,让希望号的航行方向,调转方向,从逃离加藤国钟的方向,改变直接冲着加藤国钟龟甲船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战船的方向改变了,也马上就让加藤国钟注意到了。

“不打算跑了吗,打算和我一决死战了吗,可以,我等着你!”

加藤国钟见到风云返回了,并不担忧,而是继续等着风云的过来,在风云还未完全靠近的时候,便先让麾下战船这边的人马,冲着风云放了一波箭矢。

这些人,都是之前在海岸线上,跟着他一起上船的,虽然人不多,但是也有数千人。

组织一波箭矢,也是可以轻易做到的,风云的希望号,在逼近了龟甲船后,血槽的耐久度,也终于差不多被清空了。

“换战船!”

风云直接冲着幽幽子和自己麾下的武将呐喊一声,便直接带头冲着龟甲船这边靠近了过去。

海战,直接在这个时候演变成了近身搏斗。

风云这边,优势是什么,自然是武将,武将足够,加上幽幽子这边的武将,足足有十四人。

十四人之中,还有六个神将。

杀入加藤国钟的龟甲船,可以在短时间里,将这里的人,全部清理干净,直接斩杀加藤国钟的话,倒是也可以直接将那些幽灵船给抑制住。

不失为一个灭杀幽灵船的好办法。

但是加藤国钟这边也不是没有厉害的武将,那宫本武藏的和武田信玄两大神将出手,护在加藤国钟的身边,四周的其他五星级武将,配合那些玩家们,也能够和风云这边的人抗衡一小会的时间。

再加上,加藤国钟这个家伙,这边的那些神秘忍者军队,偶尔还能够出来小规模迷雾,出现让风云这边的武将不敢将战线拉的太长。

“宫本,让你的剑客,出来,挡住这些风云的武将!”

“佐佐木小次郎,上去,拦住那些武将,龙造寺家的也给我上,拖延住,只要拖延住风云,我们就能赢!”

加藤国钟这个时候,开始奋力的在指挥战斗,队伍被拉扯的很长,看着风云这边的武将,血量开始下降,加藤国钟的心便不免有些激动。

他不是没有新的底牌,而是在海面上,根本用不上。只需要拖延住风云,让幽灵船的炮火直接轰击在龟甲船上,就行了。幽灵船本就是加藤国钟自己麾下的船队,炮火落在龟甲船上,龟甲船的耐久度不会损失,因为系统判定是友军,友军不掉血,但是同样处于龟甲船的风云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敌人,敌人在炮火的轰

炸下,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血量是哗啦啦的开始往下跌,一个炮火的攻击就是好几万血量,就算可以闪避炮火的核心伤害,但是溅射出来的残余血量伤害,也足足有一两万。

多来几次的话,神将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幽幽子麾下的那些五星级武将,就坚持不住了。

毕竟有一些五星级的武将身上,只不过是拥有二十多万的血量,几番炮火的攻击,已经可以将他们身上过半的血量给打掉了。

“风云,怎么办,这些幽灵船太可怕了,我们的人马,扛不住的!”

有些紧张,但是有束手无策的幽幽子,只能寄希望于风云,期待风云可以搞定加藤国钟麾下的那些幽灵船。

毕竟之前风云可是信誓旦旦的跟他说,在海上,他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击败加藤国钟的。

可是风云的脸上却并未有什么担忧的什么,反而十分的淡定,脸上有一股自信。

“别担心,幽幽子。很快你就会发现,这些幽灵船,在我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幽幽子不明白为什么,风云居然有这样的自信,但是看到风云手中拿捏着的那一刻黑色的圆珠子时,似乎也明白了几分。

风云手中拿捏着的正是很久之前就已经得到了的控海珠。这颗控海珠,在风云的手里,一直没有发挥出他该有的效果,除了对付八岐大蛇之尾的时候运用过一次之外,其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使用。

无用的我看见了天

无用的我看见了天第三集

张兰庸走上前去,拨动着保险箱上的数字还有字母,密码他早就牢记在心。

叮当……

张兰庸成功地开启了保险箱,拿出了里面的盒子,打开后,契约书赫然出现在了眼前。杨逸风果断地把契约书拿走,并且朝着萧妍使了使眼色。

萧妍赶紧地将那份伪造好的契约书放在了盒子中,放到原先的位置中,将保险箱关上,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随后,他们三个人赶紧地从窗户处离开了这里。

…………

清晨,杨逸风坐在客厅的沙发之上,抽着雪茄烟。

上官云溪坐在他的身边,看着手中的契约书,脸色非常的严肃。

“逸风,看来杨三少还真的想把你置于死地。”上官云溪担心不已。

杨逸风目光如炬,冷笑一声,“他想要这么做,但是有能力吗?”

“他是没有能力,但是你平常也得小心一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什么人来袭击你。”上官云溪提醒道。

虽然之前杨逸风躲过去了所有的暗杀,但是不代表以后都会这么的幸运。

“杨总,你直接把这个交给杨老爷子,让他处理这件事。这么大的事情,估计他也不会偏袒杨三少。”晓月气呼呼地说道。

在她看来,杨三少这么一个恶毒的人,早就该处理了,但是杨老爷子一直在包庇他。这样晓月非常的恼火。

“老爷子可不是在包庇杨三少,他只是想要保护任何一名杨家的子孙后代。要是我做了这么多的坏事,他肯定也会这样对待我的。”杨逸风对杨老爷子了解的清清楚楚。

“这样的做法不能说对不对,只能说让好人更难做,坏人永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上官云溪一语中的。

“不管怎么样,现在证据在手,杨三少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萧妍从卧室之中走了。昨天很晚她才和杨逸风回来,有些劳累,今天起来有点晚。

“对啊,杨总,你应该赶快把这个交给杨老爷子,至少让他看清楚杨三少的真面目。”晓月催促道。

杨逸风点了点头,笑道:“你们放心,我会把这个给杨老爷子看的。但是不是现在,得等到合适的时机再说。”

“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机?”三位女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杨逸风耸肩回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现在不是时候。”

三位女人默默无声。

叮铃……

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晓月急忙跑上前去,打开门,发现华雅莉站在门前。

“你来干什么?”晓月恼怒地问道。

“我来找杨总,有事情和他说。”华雅莉平静地说道。

“现在他不想见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我转告给他。”晓月的厉芒朝着华雅莉扫去。

华雅莉冷笑一声,“杨总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是我来了,然后让你转告我,不想见我?”

“只要是杨三少或者是杨三少身边的人,杨总都不想见。”晓月强调道。

“好吧,那你把这个请柬递给杨总。”华雅莉将请柬递给了晓月。华雅莉见进不去,也不想和晓月正面冲突,只得采取折中的办法。

晓月将请柬接过来,砰地一声关闭了房门。

“晓月,刚才是谁按的门铃,人呢?”杨逸风笑着问道。

晓月满脸都是气呼呼的表情,“还能有谁?华雅莉。”

“她来干什么?难道她发现契约书被偷了?”杨逸风的心中接连地升起了一个又一个疑问。

晓月走到杨逸风的跟前,将手中的请柬递给了杨逸风,“这是刚才华雅莉给我的,然后她就走了。”

杨逸风将请柬拿来,打开之后,看到是杨三少邀请他去谈事情,不由地冷笑一声,“杨三少竟然邀请我去谈事情,这不是笑话吗?”

杨逸风将请柬直接地砸在了面前的茶几之上,一肚子气。杨三少和顾仁杰不久前才签了联合害死他的契约书,现在就要和他和谈,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笑话,滑天之大稽,然而就这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逸风,你可不能去,杨三少这个坏蛋时时刻刻想要害死你,很有可能他是想办法把你引出去,害死你。”萧妍如临大敌。

上官云溪也劝阻道:“确实不能去,这小子是一肚子坏水。”

杨逸风冷笑道:“我为何不能去?想当初关云长单刀赴会,全身而退。杨三少这个家伙又能奈我何?”

“杨总,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可不能冲动。”晓月也劝说道。

杨逸风站了起来,坚定地说道:“我决定了,这次我去定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他玩什么花样。”

“刚子,备车!”杨逸风大声地说道。

三个女人错愕地看着他,半天默默无语。

…………

杨逸风来到了约定的台球室,杨三少此时还没有来。台球室内是空无一人。

“他怎么还没来?一点都不准时。”萧妍撇嘴道,脸上升起了一抹愠色。

本来杨逸风是坚持要自己来的,但是萧妍坚决要跟着他。以便在关键时刻能够帮上杨逸风一把。杨逸风见她这么的热心,也不好打消她的积极性,于是就同意带她一起来。

“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到达这里,他自然是不在的。”杨逸风倒是显得很淡定。既来之则安之。

杨逸风走到了球桌之前,拿起了球杆,笑着说道:“萧妍,不如我们来打一局。”

“好啊,求之不得。”萧妍的脸上升起了一抹兴奋之色。

萧妍早就想和杨逸风在台球上较量一番,如今来了机会,她自然是不想错过。

杨逸风开杆先打,看着球一个个的被杨逸风打进了球筐之中,萧妍失望不已。

“逸风,你怎么这么厉害?再这么打下去,我还没动手就输了。”萧妍撇嘴说道。

“妍妍,这就是我的球技,向我挑战,你应该要适应失败。”杨逸风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砰!

最后一颗球被杨逸风打入球筐之中,萧妍还没开打就失败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