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斋漫画

北斋漫画
  • 主演:绪形拳,田中裕子,樋口可南子,乙羽信子
  • 导演:新藤兼人
  • 地区:日本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日语
  • 年份:1981
本片描述了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多姿多彩的一生。贫民出身的铁藏(绪形拳饰)少年时成为磨镜师中岛伊势(フランキー堺饰)的继子,后因迷恋绘画而拜师学画,却被数个师傅驱逐。后与养父闹翻,和女儿阿荣(田中裕子饰)寄居在武士出身却酷爱写作的好友佐七(西田敏行饰)家里。铁藏雨中邂逅谜样美女阿直(樋口可南子饰),与之堕入情网,从此迷上春宫画,竟大受欢迎。养父迷恋阿直不得,自杀。阿直亦不辞而别,铁藏人生跌入低谷。困顿之际阿荣和佐七(后来的文学巨匠龙泽马琴)帮铁藏渡过难关。四海云游的铁藏绘出“富狱三十六景”等名作。女儿阿荣则在七十岁之际嫁给八十二岁的佐七。独自一人的铁藏在失明的情况下画出最后的名作——“喜能会之故真道”。…

北斋漫画第一集

村民此刻的心里一是好奇,二是害怕,如果真如哥哥说的,地上的是尸油,而不是石油的话,那地底下肯定有尸体,而且不是一具两具那么简单,不然也不可能冒出这么多,而且还在继续汩汩冒着。

陆馆长让村人找了几个大胆的人,貌似答应了不少工钱,然后就开始往下挖。

这越往下挖,这口子越大,出油量如流水一般,不一会儿,整个晒谷场都被浸没了,村民们没办法继续作业,只能退到边上。

哥哥和陆馆长一行人都站在边上,俯视着下面如沼泽一般的晒谷场,陆馆长突然转头问向我哥:“依你看,这地下是什么情况?”

我哥摇了摇头,却又叹了口气说:“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地下曾经埋了很多很多的尸体,我看你还是往上报,看上面怎么处理。”

“也只有这样子了,我带头发掘过的古墓数十座,这还是第一次在墓外发生这种情况,如果说这是个陪葬坑,那也应该是在墓内才对,我看这次是碰到了硬茬,让人看不透。”陆馆长叹了一口气,表示他也没碰到这种情况。

然后就一级级的往上报,最后省里来人了,而且就近调了一队近百人的工兵往下挖,甚至动用了挖掘机清理晒谷场上的那些水泥地面。

在动工的时候,所有的村民都站在边上看,当整个现场露出大概模样之时,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因为他们晒了几十年谷子的晒谷场下竟然埋了这么多的尸体。

这些尸体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反正骨架都散了,全部混杂在一起,而且是浸泡在那些尸油当中的,如同一个巨大的污水池,里面错乱无章,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骨头,还有好些骷髅头浮在那些污水上面。

很多村民将小孩子的眼睛捂住,不让他们看,生怕吓到,以免在他们心里留下阴影。

如果要问这里面到底埋了多少尸体,那真的没办法回答,几个篮球场并排那么宽,至于这个坑的深度有多深,那也不清楚。

村民们的脸都绿了,之前很多人都不舍得搬,此刻即便是让他们留下,只怕也没几个敢留下了,在万人坑边上起居,这得要有多大的心。

面对着一个如水库般的万人坑,所有人都懵了,甚至是市里下来的领导都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办了。

哥哥沿着坑的边缘走,然后在坑璧上抓了一块泥块,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微微皱眉之后,将泥块扔地上,用脚碾压,泥块很坚硬,里面还有零星的白点。

“这是?”陆馆长等人看着哥哥脚下的泥块。

“这坑的四周是用石灰混合着泥土和糯米建造成的坑壁,无比坚硬,堪比水泥,而且整个万人坑四四方方,像是建造的时候,是有规划有计划,而不是临时仓促挖的坑。”我哥哥低头看着那壁土说道。

“殉葬坑也不应该是这么多人,这得引起多大的震荡,即便是皇帝,陪葬的也得有个度,也不是这么多的活人。”陆馆长微微皱眉。

“可能不是殉葬坑,死这么多人的动机,可能是战争,可能是死囚或者战俘,或者造反者,对了,陆馆长,您能看下这是什么朝代的?”哥哥转头看向陆馆长。

“从尸骨上比较难判断,如果能从这池子里捞出一些他们的随身物事,就可以判断。”陆馆长说。

我哥哥看着那池子,叹了口气说:“唉,不管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整个村子的人都撤了,这古井古墓都还没有开始发掘,就出现了这样的万人坑,简直太可怕了。”

然后一天之间,原本热热闹闹的上吴村,一下子就空了,走得很彻底,因为闽南人很忌讳这些,连那些固执的老头也走了,甚至连牲口都全带走了。

不管是去镇里的安置点,还是去串门走亲戚朋友也好,没有人愿意留在这里。

我们家也收拾好了,我和我哥哥嫂子也准备离开的,但是陆馆长的一再要求我哥哥给他当个向导,一是每次发掘一处古墓,都需要一些当地人当向导,修建蓄水池的时候,我哥哥是在的,对于黑烟石山也熟悉,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哥哥算半个道士,也算有些本事和见识,留下来会有帮助的。

当然了,考古队给我哥哥开了工资和奖金,可我哥哥答应留下来不是为了这些,而是想找出真相。

我哥留下,我和我嫂子自然也留下了,我的好奇心也重,可能是受我爷爷的影响,凡事都想一探究竟。

山底下来了不少的记者,但是给被挡在了底下,村民们在离开之前也被要求封口,就是这边的情况不可对外人透露,特别是这万人坑的事。

我不知道考古队和盗墓贼发掘古墓有什么区别,盗墓贼或者是奔着墓里的宝贝去的,但是考古发掘除了这些文物,是不是还可以发掘出其他的价值,比如文明价值或者其他的。

但是考古队对这个万人坑的做法是先将坑里的这些尸骨全部捞出来,也没有加以保护,因为陆馆长说了,这些尸骨没有考古价值,我不知道这价值说的是不是不值钱,还是说其他价值。

反正就是把这些人骨全部捞出来,放在边上空旷的地方,然后经过分拣,如果这些尸骨上有随手携带的物品,便分拣出来,骨头则是堆积在一边,如同小山一般。

我哥微微皱眉,觉得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好,但是他说了又不算,所以只能开坛做法,为这些尸骨做一个超度的法事,至少图个心安。

当这些尸骨捞出来之后,用了几台的抽水机,将坑里的那些尸油全部抽出来,抽到旁边的农田里,然后一把火点上,将那些尸油给烧掉。

待抽水机将坑里的尸油抽干净之后,坑底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那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长坑,长有四十三米二,宽有十三米四,深度有八米七,坑底尽是那些碎骨和散落的污秽之物,还有一些没捞干净的骷髅架子。

但坑底正中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祭台,祭台分三层,以石台阶相连,底下的一层长宽各三米,中间的一层各两米,而最顶上的一层则只有一米。

可这一米的祭台之上却放着一个长约八十公分石棺,这么看来,这还真是殉葬坑。

只是这殉葬坑与古墓有没有关系就不知道了,因为坑里也有一口棺材,只是这口棺材小得离谱,但凡是个正常的成年人,那是装不下的,哥哥猜测,里面应该是个小孩子。

当时陆馆长一行人下去了,邀请我哥一起下去,然后我因为好奇心作祟,也跟在后面溜了下去,虽然旁边的人有点不爽,但都没敢说什么。

下坑之后,感觉浑身凉飕飕的,不知道是心里作怪,还是说这坑埋了如此多的尸骨,积累的阴气太重了,看着脚底下那些还没捡干净的骨头,鸡皮疙瘩瞬间爬满了全身。

到了祭台的边上,一级级往上的石台阶,石台阶油腻腻的都是污垢,应该是因为尸液尸油长年浸泡的原因。

虽然沾满了污垢,但是蹲下之后,依然可以看到台阶上的石刻,有龙有凤有麒麟,无一不是祥瑞之兽,只是这样的祥瑞之兽却雕刻在这样的万人坑里,让人感觉万般不协调不搭调。

祭坛的第二层,中间往上是第三层祭台,但是旁边各空出来几十公分,这几十公分被摆上了长方形的香炉,此刻香炉里也是黑乎乎油腻腻的一些液体,实在不堪入目。

第三层祭台的中间则是放着一口长方形石棺,石棺是封密的,陆馆长拿着放大镜,沿着石棺,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没有找到所谓的开关,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这个石棺是用胶一样的东西封死的。

他解释说,以前没有胶水,古人会用糯米混合鱼胶松脂以及一些特殊的植物汁液做成胶水,这样做出来的胶水比我们现在的502还厉害,一旦黏上了,除非了破坏石棺本体,不然绝对是打不开的。

北斋漫画

北斋漫画第二集

第249章 比大嫂也不遑多让

文君有些无奈,在山上只有她和陆少廷,这些事情暂时都可以不想,现在一回来,所有的事情都来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总不能在山上躲一辈子。

秋月几乎将她所有的衣服都翻了出来,最后选了一件蓝色的长裙道:“穿这件吧,小姐穿这件最好看。”

“不用了,随便选一件就好。”文君坐在镜子前梳头发,“不过是家宴,我打扮的太正式了反倒不好。”

“那可不行。”秋月连连摇头,“您不知道,您不在的这段时间那个李佳林天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我猜她今天必然还会好好打扮。”

“她打扮她的,难道陆少廷会因为她打扮的好看就喜欢她不成。”文君不在意的道:“况且我看她的目标也不是陆少廷。”

“这话怎么说?”秋月和秋容都围了过来,“我看督军夫人明显是想让她给少爷做小妾的,前段时间她还跑过来想支使我们呢,被秦嬷嬷给打发走了。”

说到这个秋月就来气,她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就好像自己已经是这府里的姨太太了。

“督军夫人是这么想没错,但李佳林是不是这么想的就不好说了。”文君拿了个耳坠带上,“这段时间陆少廷根本不在府里,她还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可见不是打扮给陆少廷看,我看没准是给东院那位看的。”

秋月和秋容互看了一晚,抿着唇道:“要真是这样倒好了。”

“这件事你们知道就行,别出去乱说,要是传到督军夫人耳朵里就不好了,只要她不来招惹少廷,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最后文君选了件普通的月牙白袄穿上,便带着秋容去正院了。

她到的时候陆少廷还没到,她猜测陆督军是带着陆少廷去让军医检查了,他知道陆少廷受伤了,不让医生看看怕是不能放心。

李佳林正陪着督军夫人说话,见文君进来,她起身站了起来道:“嫂子,快进来。”

倒是一副主人家的样子。

文君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装着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现在一个多月过去,想来是已经把督军府当成自己的家了。

文君在督军夫人侧首的位置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本佛经道:“也没什么好东西送给母亲,这是我手抄的佛经,知道母亲信佛,也算我的一片心意。”

“你是个有心的。”督军夫人接了过来,“下次我去寺里可要让你跟我一起了。”

“只要母亲不嫌我烦,我自然是乐意跟你去的。”

“大嫂刚去寺里住了一个月,难道还没住够吗?”两人正说着就见陆少英走了进来,他直接在文君身边坐下道:“大嫂,好久不见了。”

文君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转过脑袋喝茶去了,丝毫没有要跟他交谈的意思。

陆少英还想说什么就听督军夫人道:“你父亲不是让你去开会,怎么回来了?”

“开完了。”陆少英给自己倒了杯茶,“今天是家宴,我不回来也说不过去吧!”

督军夫人哪里不知道他是为了沈文君赶回来的,转移了话题道:“没看到你表妹坐在一旁吗,还不过来见见。”

李佳林已经站了起来,有些扭捏的道:“我是佳林,见过表哥。”

她在府里晃悠了一个多月却还是第一次跟陆少英说话,之前倒也见过几次,可是他每次都来去匆匆,跟没看到她似的,想来是太忙了。

“表妹?”陆少英终于拿正眼看了她一眼,含着笑道:“这就是您给我大哥……”

“少英。”督军夫人打断他,“越来越没分寸了。”

陆少英勾唇,看向沈文君道:“我看比大嫂也不遑多让。”

李佳林一直垂着眸子,听到他这么说脸都红了,眼里却是忍不住的得意,用蚊子似的声音小声道:“不敢跟大嫂相提并论。”

“你不用谦虚。”话是对李佳林说的,他的视线却始终放在文君脸上,“大嫂觉得呢!”

“二弟觉得好便好。”文君将茶杯放下,“想来父亲和少廷也快来了,我去门口接一下。”

“去吧!”督军夫人点点头,“让佳林跟你一起。”

李佳林想拒绝,但又找不到理由,只能起身跟着文君出去了。

她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跟陆少英说话,在他面前展示自己,自然不想就这么离开,不过还好,一会吃饭的时候还有机会。

两人离开之后督军夫人沉下脸色道:“还有外人在,你注意身份。”

“您说那个什么林的?”陆少英抿了口茶,“您打算什么时候将她抬进府。”

“你什么时候闲到连这种事也要管了。”督军夫人不满的瞪他一眼,“一会你父亲就来了,你最好有分寸一点。”

从他出现就一直盯着沈文君,如果不是李佳林垂着脑袋,怕早就发现了。

“您放心,我什么时候没分寸了。”他摸了摸自己被枪打中的地方,“不过这个女人您如果不塞给陆少廷,我就自己塞了。”

“你别乱来。”督军夫人站了起来,“这件事我自有安排,要是惹恼了你父亲,你知道后果的。”

“知道了。”

他倒想看看,陆少廷有了别的女人之后,沈文君还会不会喜欢他。

“你也跟我出去迎迎你父亲吧,一会对陆少廷客气点。”

陆少英轻嗤了一声,起身跟着督军夫人出去了。

刚出门就听到了陆少廷跟文君说话的声音,见到他,陆少廷皱了皱眉,跟没看到似的,根本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

督军在一旁道:“你的会开完了?”

陆少英点了点头,“事情都解决了,请父亲放心。”

“既然回来了那就一起吧!”督军拍拍他的肩膀,“你跟你大哥也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吧!”

“就是知道大哥大嫂今日归家,我才特意赶回来的。”陆少英看向文君夫妻,“大哥,欢迎回家。”

陆少廷从鼻孔里哼了哼,直接扯着文君进门了,督军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什么都没说,跟着进了门。

北斋漫画

北斋漫画第三集

“好,你多加小心。”轩辕柔传音后,化为一道光束,摄入了谭云右耳,进入了凌霄神塔内。

“收!”

谭云一念之间,将极品人尊神舟收入了神戒内,化为一道残影掠上死神森林上空时,发现灵池被一股强横的气息禁锢住了。

无法再调动神力的谭云,自虚空中朝森林中一跃而下,稳稳地跃落在遮天蔽日的死神森林中!

旋即,谭云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刻意放慢速度,朝死神森林奔跑而去。

“草!这是什么情况?”随着一惊一乍的咒骂之音,公治振雄驾驭神舟,刚飞到死神森林上空,神舟便突然朝下方坠落!

神舟上的一千二百多人,亦是吓得不轻,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想从坠落的神舟腾空而起,却发现体内神力无法驾驭了。

而灵池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束缚住了。

“这片森林有古怪,大家小心,快跃下神舟,以防坠落后被神舟砸死!”

公治振雄大声提醒着,和公孙姗姗率先跃下神舟,出现在森林中。

旋即所有人安全跳下神舟,跃落在公治振雄身后。

“砰砰砰——”

“轰隆隆——”

十万丈之巨的神舟,坠落中碾爆了数棵参天古树,大地崩塌中,深深地嵌入了地内。

“公子,荆云在那里!”公孙姗姗指着佯装气喘吁吁朝死神森林深处跑去的谭云,大声提醒道。

“所有人听令,神舟先不过管,都随我去追杀荆云!”

公治振雄大吼一声,便带着众人,朝死神森林深处追去。

在追赶的途中,公治振雄叮嘱众人,要以最快的速度灭杀谭云,然后,再离开森林。

他总感觉森林怪吓人的。

在追赶的途中,众人有些心神不宁,他们发现森林中安静的可怕,仿佛没有兽类一般。

当谭云故意放慢速度,深入死神森林一百仙里时,目中精光闪烁。

谭云决定将他们再引深入一些,然后再动手,不放过一人!

于是,谭云放缓速度,装作慌不择路的样子,在森林中狂奔着。

“卢飞,你肉身强悍快追上他!”这时,公治振雄命令道。

“好!”叫卢飞的青年,体型骤然暴涨到了百丈,浑身肌肉嶙峋,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咚咚咚——”

卢飞双脚踏地,地表崩裂中,他每奔跑一步,便跨出了千丈之距,短短三息,便出现在了谭云身后。

“哈哈哈哈,荆云你这个杂碎,看你往哪里逃!”卢飞大笑着,猛然抬起十丈之巨的右脚,朝谭云当头踩下!

“卢飞轻一点,不要踩死他,我待会儿还要好好折磨他呢!”公治振雄深怕卢飞踩死谭云,当即提醒道。

“好嘞!”卢飞应声,右脚依旧朝谭云踩下。

“去死吧!”

千钧一发之际,谭云身体猛然后仰,双脚一蹬,身体倒射二十丈躲过卢飞的一脚后,一跃而起,出现在了卢飞头顶上空,一脚朝其脑袋狠狠地跺下!

在没有神力可用的前提下,由于谭云拥有着徒手撕裂七阶下品神器的狂暴力量,故而,他肉身强大,无论是速度,还是弹跳力,都远非卢飞等人所能比拟的!

“啊!荆云,你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砰——呼啦啦!”

卢飞惊恐之音戛然而止,硕大的脑袋爆碎开来,无头尸体喷薄着滚滚血液,软绵绵地倒在了森林中。

而这时,公治振雄等一千二百多人,已经追来。

“嗖!”

谭云自低空跃下,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众人望着谭云,眼神中流露出深深地忌惮之色,他们从谭云方才击杀卢飞的过程,便能看出谭云肉身力量极为强大!

不过,众人的眼神中,仅仅只有忌惮,没有恐惧。

毕竟他们人多势众!

谭云目光阴鸷的扫视着众人,一字一顿道:“今日你们谁都别想跑!”

“狂妄!”公治振雄怒视谭云,他缓缓举起了右手,朝身后的人猛然一挥,“不要怕他!都给本少爷上!”

“听公治少爷的话,一起上杀了他!”

“杀!”

“……”

顿时,除了公孙姗姗等上百人留下来保护公治振雄外,剩下的一千一百多人,有的手持神剑、神刀,又有的紧握神枪、神矛潮水般朝谭云冲去!

杀戮一触即发!

“若换做平时,老子面对你们只有被杀的份,可是现在,你们在老子面前弱小如蚁!”

“杀!”

谭云双目中闪烁着森森寒光,双拳紧握,狂暴的朝众人冲去!

速度之快,众人胆战心惊!

“死!”

谭云身体撞击在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身上时,那青年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整个身体便轰然爆碎开来,一块块血肉散落在地上!

“不……”

“啊……”

几乎同时,谭云猛然张开双臂,从一男、一女中间一闪而过,双臂分别抽在了一男一女的脑袋上!

“砰、砰!”

血雾弥漫中,二人脑袋爆炸开来,无头尸体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倒飞数百丈,撞击在了一棵参天古树上!

“砰砰砰——”

“咔嚓、咔嚓——”

“啊,他的肉身太强大了!”

“救命……”

在接下来短短十息中,赤手空拳的谭云,杀入人群后如同出入无人之境,每一拳便带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十息,便有四百多人丧命!

此刻,公孙姗姗吓得花容失色,她身旁的公治振雄亦是瑟瑟发抖。

二人四周的上百多人,吓得胆寒欲裂!

想不到!

他们万万未想到,谭云竟如此迅猛,简直就是杀人的绞肉机一般恐怖!

“公子……我们快、快逃吧……”公孙姗姗颤声道。

其他一百多人,纷纷附和道:

“是啊公治少爷,快下令撤退吧!”

“公治少爷,再不下令就来不及了,荆云肉身强大,速度惊人,快逃吧!”

“只要逃出这片古怪的森林,就算有一百个荆云,都不是我们对手啊!”

“……”

闻言,公治振雄缓过神来,咬牙切齿道:“所有人听令,快撤退,逃出森林!”

就在公治振雄下令时,又有上百人被谭云无情击杀。

听到命令后,活下来的六百多人,缓慢掉头便追随着公治振雄逃去!“既然都追进来了,那你们还能逃出去?”谭云已杀红了眼,掷地有声道:“都得把命留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