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口的二人

火口的二人
  • 主演:柄本佑,泷内公美,柄本明
  • 导演:荒井晴彦
  • 地区:日本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当巨大的外在世界崩坏时,人们只能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寻求生存之道。直子与贤治将自我封闭在两人专属的小世界里,伴随着男女之间自然而然的肉体关系,仿佛被抛入了无法说谎的宇宙之中,当中有着快感,也袒露出人们原本拥有的特质。似乎唯有潜入这个小小宇宙之中,人们才能发挥真正的坚强」─原着作家白石一文十天后即将迎接婚礼的直子,与重回故乡秋田的往日恋人贤治,久别重逢。直子从为了迎接新生活而整理出来的物品当中,翻出了一本相簿,相簿里是她与贤治一丝不挂地交缠着的黑白照片;往昔顺从着欲望本能共度的青春时光就此苏醒。「只要今晚就好,让我们回到过去好吗?」在直子未婚夫归来的五天内,在刻画于肉体的愉悦记忆及纠葛的尽头,两人将看到什么风景?结合了震灾背景,包覆在漠然日常之下的浓密性爱,仿佛即将

火口的二人第一集

第640章 传承

传承大厅内,气氛开始变得僵持。不过,这也紧紧维持了很短的时间而已。因为,萧千寒这边已经有了动作。

在萧千寒的帮助下,百里影已经重新回到了王座上面,低头摆弄着什么。

龙钰等人,都护在王座跟前,而萧千寒则在最前面,如果王家家主攻过来的话,她可以立刻加以阻拦。而且,她相信王家家主一定会按捺不住,猛攻过来。

因为,百里影要做的事情 ,不是别的,正是他之前说过的那个关于阵禁之神的传承。只要百里影接受了传承,王家家主便不再是他们的对手!平安的离开此地,轻而易举。

看见萧千寒等人围住王座,王家家主眉头一皱,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他还是没动。

王座上,百里影鼓捣了几下之后,破掉一个禁制,便有一个凹槽出现。那个凹槽的形状,是一个五边形,正好和他之前拿到的那个五边形的石片一致。

小手拿着石片,他并没有急着放进去。别看他年纪小,但做起事情还挺谨慎的,尤其是关于阵法和禁制方面。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周围之后,他确定没问题,才将石片放了进去。

就在石片被放入凹槽的瞬间,大厅内忽然响起一阵机关声。随后,王座上空的顶部被打开了。这里已经是倒金字塔的顶部,所以大厅顶部打开,露出的就是外面的天空。不过,照射进来的并非是外面的阳光,而是一道光柱。那道光柱凭空出现,直接就将百里影罩在了里面。光柱上散发着跟禁制中一样的上古洪荒气息,而且还夹杂着一种神圣的感觉。

被光柱笼罩,百里影立刻就双眸禁闭,端正的坐在王座之上,小脸上写着认真和凝重。

萧千寒双眸微眯。不用问也知道,传承,开始了。立刻,她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王家家主的身上。

王家家主几乎是在同时也看到了光柱,感受到光柱上那非同寻常的气息。当下,他的脸色顿时一变,眼中闪烁着浓浓的贪婪和狠绝。

机缘!这绝对是机缘!而且还是天大的机缘!

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上古阵禁之神的陵墓!这机缘绝对就是关于阵禁之神的!如果他得到这份机缘,王家毫无疑问的凌驾于其他三大家族之上,连凌云宗也可以完全无视。王家,将是天罗大陆上,绝对的第一号势力!甚至,还有可能跻身成为跟那些隐世家族同样级别的存在!

种种可能只是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直接就飞身赶往王座。如果被那个小孩子接受了传承,那一切就都功亏一篑了!阵禁之神的传承,才是这个圣地最好的宝物!

直接冲到自己之前闯出的安全区域的边缘,然后一纵身,直接飞到了半空,直奔王座而去。期间,他还用武器攻向地面,靠着反作用力,继续保持在半空,眨眼间就攻到了萧千寒的面前,双脚未曾落地。

似乎是之前被炸怕了,他自始至终并未使用灵力罩。

萧千寒眉心微凝,凤烈剑瞬间出现,一剑斩向王家家主。这一剑,她直接拿出了十成的灵力!

人在半空,正是无处着力的时候,无论是躲避还是防御,都十分艰难。如果这一剑不能将王家家主击退,一旦被王家家主站稳了脚跟,他们的处境将变得岌岌可危。

凤烈剑的全力一击,甚至都已经划破了风声,直击王家家主!

面对萧千寒的攻击,王家家主并不意外,面色一狠,他在明知凤烈剑锋锐无双的情况下,仍旧咬牙将手上的武器迎了上去。

“喀嚓!”

王家家主的武器,应声被斩断,他的身体也将反弹力降到了最低,所以只是落到了身后几步的位置。然而,就在身体即将落地只是,他把双手中的两节武器,全都插向地面,借着微弱的反弹力冲天而起。这一次,他的目标不再是萧千寒,而是正在接受传承的百里影。只要中断了传承,将所有人都杀光,那么阵禁之神的传承将只可能是他一个人的!

为了传承,一柄武器算不了什么!即便是身受重伤,也在所不惜!外面的那些顾忌,在阵禁之神的传承面前,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在他的眼里,只有传承!只要得到传承,其它的都不在话下!

所以,他不惜毁掉武器,不惜主动被禁制炸伤,也要终止传承,杀光所有人!

所以,在插武器的瞬间,双手也被炸伤,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眼中只有沐浴在光柱之中的百里影!

萧千寒眸光一寒,原地纵身而起,挥剑应急王家家主。她必须保证百里影完全接受传承,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

看见萧千寒再次阻拦在自己面前,王家家主直接怒吼一声,“滚开!”随后不受反攻,一掌猛击萧千寒的心口。这一掌,几乎是致命的一掌,他就不信萧千寒不躲!只要萧千寒躲避,那么那一剑势必也会改变方向,就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了。只要终止了传承,他可以慢慢的将所有人全部杀死!

然而,结果总是那么出乎意料。

面对王家家主致命的一掌,萧千寒并没有躲,凤烈剑直直的斩向王家家主的头颅。

眼看着快速逼近的剑刃,王家家主大惊。萧千寒竟然没躲?

“疯子!你这个疯子!”他大声狂吼,同时身子尽可能的侧开,想要躲开凤烈剑。他还有大把的好日子要过,凭什么跟萧千寒同归于尽!

萧千寒嘴角挂着淡笑,凤烈剑去势不变,斩在了王家家主的肩膀上,一条胳膊跟身体彻底分离。而她自己,因为不躲不闪,心口被王家家主狠狠的拍上了一掌。虽然那一掌,因为王家家主临时躲避,力道降低了一些,但是王家家主的实力在那摆着,又已经解封过了实力,威力甚至要超过林家家主全盛时期的一掌。

王家家主从半空跌落不提,萧千寒被那一掌打的直接在半空就吐了一口鲜血,身子狂退,直接从光柱中穿过,撞在了大厅的墙壁上,才跌落在地。

火口的二人

火口的二人第二集

忽然沈梦云没了动静,不叫也不动,这才让陈阳一愣,又轻拍了几巴掌,看她还没反应才发现自己有点过分,怎么能如此暴打女孩子屁股。这也太猥琐无耻了,我又不是她亲哥哥。

连忙将她拉起来,却发现她一脸泪水,哽咽着直抽搐,显然委屈到极点。她这幅模样陈阳倒是第一次见,以前都是蛮横无理女霸王模样,没想到竟然也有这么柔弱无助的一面。

“呃……这个对不起,我刚才是气糊涂了。”陈阳心里有愧道歉说。

不想这句话说完,沈梦云哭得更凶,眼泪就像泉水一样涌出,哽咽得更厉害。

陈阳递过去纸巾她也不接,试着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她竟然也不拒绝,就像木头人一样只知道哭,柔弱的小猫一样。

陈阳被她哭得没招,只能继续道歉:“要不你再咬我两口解气……女孩子哭多了可不好,会变丑的……要喝水不……”

“其实你蛮漂亮的,不比林果果差,但干嘛总是跟我作对,我又没得罪你,反而救你好多次。不知道感激还恩将仇报,我就有点生气。要不我们和好吧!以后你有什么事直接找我,我保证帮你办好……”

“我这有一套精华版的倾城佳人美颜霜,送给你当做道歉……”

当美颜霜拿出来时,沈梦云眼睛里多了一些神采,眼泪少了不少,但转眼又别过头去,再也不给陈阳看。

陈阳趁机发动汽车,又打开音响放歌。开车走了一段,沈梦云有了动作,却是手指一戳将音响关了。坐在那里也不安分,不时扭动着身体,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陈阳又是心里有愧,心想肯定是那一通巴掌打痛了,以她那娇嫩的身躯即使轻轻打几十下也会有损伤。

仔细回想起来自己当时下手还真不轻,小丫头别看身材偏瘦,屁股却是很尖翘,拍上去很有肉感,回味起来手感很不错。

“我这里有颗药丸你吃了,回到宿舍用热毛巾再敷一下,保证明天就好。”陈阳再次停车,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红色药丸,这可是药王谷配给修真者用的疗伤药,普通人用起来更能驱百病强身健体。

没想到沈梦云却是厌恶的等他一眼说:“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我肚子都吃坏了。”

“呃……”陈阳一愣,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快找厕所,我憋不住了。”沈梦云显然难受得不行,也顾不得羞涩大叫起来。

陈阳才明白过来,却是一脸为难说:“这荒郊野外的哪来厕所,最近的厕所也有五六公里,你再忍忍。”

“忍你个头,我忍不住啦!路边停车。”沈梦云抱着肚子大叫:“谁叫你打我屁股,肚子都被打坏了……”

“这这……要不你去那边地里方便,反正这附近无人,黑漆麻乌的也看不到。”陈阳苦笑这建议。

“哼!臭流氓,可不准偷看。”沈梦云气愤的娇哼,却是接受他建议,一手搂着肚子,一手拉开车门就跑。

“喂! 你慢点。”陈阳好心的提醒。眼瞅着沈梦云跌跌撞撞的跑进路边地里,起码有十几米,她这才再密集的玉米秆后面停住。

双脚并得紧紧的却不肯蹲下,冲着陈阳大叫:“你还不将车灯关了,臭流氓。”

“哦……”陈阳连忙答应,原来她是不想车灯打开被自己看到不该看的部位。

忽然觉得这丫头挺好玩,跟林果果是两个不同风格,一个多情,一个叛逆,都能为自己制造笑料。

脑海里不由得回忆起那次看到她光洁身体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但那次是无意中,总不能一有机会就偷看。陈阳也觉得自己这想法有点无耻,连忙关了车灯。

那边沈梦云没了动静,他倒是被引得一阵腹胀也有了尿意,看看外面漆黑一片,自己的眼力都不能看到十几米外的情况,便没什么顾忌下车走到路边,掏出小陈阳嘘嘘嘘的放水。

那边也是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陈阳又是一阵激动,感觉这样不好,这有点欺负小姑娘的嫌疑。

不好意思再站在路边,回到越野车另一边等着,做出谦谦君子状。

等了五分钟,又等了五分钟,那边竟然还没有动静。

陈阳有些担心起来,耐心的又等了三分钟,终于忍不住叫道:“你好了没有,说句话。”

连叫两遍,才传来沈梦云的声音:“我……我忘了带纸,你送点纸过来……”语气里透着窘迫和羞涩。

陈阳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粗糙,大号连纸都不带,此时她的表情肯定很精彩。

但这时不能刺激她,之前打屁股事件就给她造成忧伤,再拿这个取笑她就太过分了。

陈阳强忍住笑,一脸正经的说:“你等一会儿,我找到纸马上送去。”

可等他在车内找一圈,竟然没找到一张纸巾,刚才帮她擦泪都用完了,意念一动进入阴阳界,居然也正好用完了。

“你快点,这里好多蚊子。”沈梦云等不及了。

“呃……车上找不到纸巾。”陈阳无奈的说。

“我背包里有,真笨。”沈梦云忍不住骂人。

陈阳不敢怠慢,立即在她背包里翻找,确实有不少好玩的东西,花花绿绿的都是女孩们的用品,但纸巾只有一包,连忙拿出来就要往那边走去。

“你别过来。”沈梦云却是大叫。

“不过去怎么给你?”陈阳挠头。

“……人家这样你怎么能过来。”沈梦云气急的说,都难为情死了。

陈阳这才明白过来,虽然之前也看过她,但毕竟那是偶然事件,人家被你看一次,可不表示以后就无所谓随便看。

“那你注意了,我丢过去。”陈阳没再让她难堪,招呼一声将纸巾丢过去。

听到噗一声那边又没了动静,一会儿后沈梦云气愤的说:“你丢哪里去了,我没找到?”

“是按照你声音的方位丢的,你仔细找找。”陈阳解释说,但心里也没底,虽然他有百步穿杨的实力,可沈梦云是躲在玉米秆中间,方位不错,但万一被玉米秆挡着弹开,落点也会不准确。

那便碎碎琐琐响一阵沈梦云还是没找到,忽然那边一亮,亮光四处晃悠,陈阳不想看也隐约看到一抹雪白,搞得心跳加速不已。

显然是沈梦云等不及打开手机电筒照明,亮光闪了一阵,她还是气恼的说:“笨蛋丢哪里去了,我还是没找到,还有纸吗?”

火口的二人

火口的二人第三集

第642章 假如聂御霆回心转意

“你真的这样想?”凯泽尔看着阮黎,欲言又止,“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那我就把嗯嗯的消息告诉你吧!”

阮黎看着他,“你知道嗯嗯在哪里?”

“当然,那是我的亲外甥,我当然会第一时间知道他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凯泽尔道。

阮黎眼中闪烁光芒,被聂御霆伤害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丝缓解。

“嗯嗯在哪里?他在K国吗?”

“他不在K国,他在聂御霆的故乡,D国。自从聂御霆辞去总统职务后,就带他回到D国住在聂家老宅。现在是聂老太太和聂夫人两个人照顾着他,他一切都很好。”凯泽尔道。

“呵……太好了!有老太太和聂夫人看着,嗯嗯一定没事的。”阮黎沉沉吁口气。

“好了,先上车吧!你今晚说了这么多话,当心嗓子的情况更加恶化。虽然吃了医生特制的特效药,但你也要好好保养才行,否则再化脓,说不定要动手术!”

凯泽尔故意说得夸张,推着阮黎上车。

阮黎倒是没在意自己的嗓子,这几天吃了特效药,她觉得作用明显,应该不至于再恶化。

她回身拉住凯泽尔,“既然确定嗯嗯的下落,我不想再等了!凯泽尔,你帮我订机票好吗?我明天就想飞过去见嗯嗯,我很想他!”

“明天?”

讶异于阮黎这么着急的同时,凯泽尔也理解她的心情。

和心爱的儿子分开两年,那种急于相见的迫切,是其他人都无法理解的。

更何况,嗯嗯和甜甜很不同。

甜甜属于那种生命力暴强的小“杂草”,阮黎怀她的时候历经各种惊心动魄的事故,可甜甜却始终稳如泰山,丝毫不受外界影响,安安稳稳地在阮黎肚子里长大。

再加上阮黎失忆后,整个孕期都由他精心照顾,所以甜甜的降生可以说是很顺遂的。

嗯嗯就不一样了,阮黎怀他时因为血型反应吃尽了苦头,还经历了母亲的去世,孤身一人扛过了很多事。

而且嗯嗯生下来后还有缺陷,后来才好不容易开口说话。

所以,凯泽尔特别理解阮黎对嗯嗯的牵绊。

“好,那就明天!你现在先回去,好好睡一觉,我安排明天下午的专机,送你去D国。

不过,你也要想好,该怎么和嗯嗯解释你的身份。他现在也才五岁而已,不一定能够理解你说的话。而且……”

凯泽尔顿了顿,“而且两年对于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来说,太漫长了。说不定他也已经忘了你,比聂御霆,忘得更……彻底。”

凯泽尔语重心长的话,每一个字都狠狠敲在阮黎心上。

谁说不是呢?

聂御霆曾经那么爱她,现在也和洛瑶打得火热。

大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小孩子?

有的小孩子,爸妈出差一个月再相见,都生分了。

阮黎心中揪紧,更加确定了要立刻飞往D国的决心。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第一时间找到嗯嗯,他是我儿子,就算忘了我也好,他始终是我的儿子!”

凯泽尔点点头,“那当然,血浓于水,这份亲缘关系是改变不了的。就好像我妈,不管她做了任何事,我都……”

凯泽尔说到一半,忽然住了口。

他想起阮黎提到关于乔西娅和哈鲁姆的事。

他的眼神黯淡下来,如果妈妈真的和哈鲁姆有些什么,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件事。

“总之,明天你先离开。你不要着急,见到嗯嗯,先好好和他培养感情。我估计这个过程不会很快,你有耐心一些!”凯泽尔道。

“我知道,那甜甜就暂时交给你了,凯泽尔。她还太小,我就不带着她过去了。”阮黎叮嘱道。

听到要照顾甜甜,凯泽尔一直拧紧的眉头松动几分。

“呵!这个你放心好了!这小妞总是太黏你,这几天你不在,也让我体会体会被她缠着不放的感觉!”

阮黎点点头,又再回头看一眼金碧辉煌的莫纳宴会厅。

她没有想到,她和聂御霆这段恋情的终点,竟然是在这里。

回想起刚才在洗手间发生的一切,她只觉得心如刀割。

聂御霆已经迫不及待地展开他的新恋情了。

如果知道她带走嗯嗯这个拖油瓶,他应该更是如释重负吧!毕竟没了嗯嗯,对他的再婚也是好事……

想到这里,阮黎的鼻子又有点发酸。

她闭了闭眼,收回视线,切断自己这些负能量的想法。

“我们走吧,凯泽尔!”

……

第二天起来,阮黎嗓子果然发炎得更严重了。

一想到她接下来几天都在D国,凯泽尔立刻把医生叫来,让医生诊治之后,又开了很多药让阮黎带着。

看着宫殿仆人打包出来一个超大行李箱,阮黎哭笑不得。

“我不过是去当一回‘人贩子’,拐走我的亲生儿子而已。要不了几天就回来,你带这么多东西给我?”

凯泽尔不以为然,“什么这么多东西,这些都是必需品!换洗衣服,还有治疗嗓子的药。”

阮黎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巨大的玩具盒子,仔细一看,里面竟然装着一辆纯金的电动小汽车!

华丽丽的车身是真正的24K金,遥控器上镶满了碎钻!

阮黎被这华丽丽的土豪小汽车晃得眼前发晕。

“凯泽尔,这是什么啊?”她问。

“玩具啊!”凯泽尔耸耸肩,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我给嗯嗯准备的见面礼而已。”

“见面礼?”阮黎差点撅过去,“他才五岁,需要这么浮夸吗?”

“哪里浮夸了?一辆小车车而已。”凯泽尔对阮黎的指责很不开心,“要不是怕你的小身板拿不动,我就你装上遥控坦克了。”

阮黎一听还有坦克,赶紧把汽车塞回原位。

“行了行了,那就这个吧!他认不认我还说不定呢!”

“为什么不认?天上掉下一个漂亮的妈咪,谁能拒绝?”凯泽尔道。

阮黎睨他一眼,“不是你昨晚和我说,他已经彻底把我忘了吗?”

凯泽尔脸色一僵,挠了挠头。

“我只是给你打预防针,先让你准备好最糟糕的情况嘛!毕竟他爹地那么白眼狼,万一他也遗传了白眼狼的特性……哎哟!”

凯泽尔还没说完,就已经被阮黎一通猛掐,疼得呲牙咧嘴的。

“哎哟,好了好了,我儿子最乖了,他一定认你的,放心放心!”凯泽尔赶紧改口。

“什么你儿子?凯泽尔,我再提醒你一次,甜甜不是你女儿,嗯嗯也不是你儿子,你不要乱说话,教坏小孩子好不好?”阮黎纠正他。

“我怎么教坏小孩子了?你是我的未婚妻,嗯嗯和甜甜当然就是我的孩子……难不成,你还对聂御霆抱有希望?”凯泽尔道。

阮黎后脊一僵,提起聂御霆,她就有种无法呼吸的压抑感。

昨晚她也没有睡好,老是梦见聂御霆和洛瑶痴缠的画面,惊醒后就浑身冒冷汗。

“不说这件事了,我马上就走,你照顾好甜甜。我刚才去房间看她睡得很香,就不吵醒她了。免得她看见我要走,又会哭闹。”

眼看阮黎绕过了聂御霆的话题,凯泽尔眉心微皱,收起了嘻嘻哈哈的表情。

“安琪儿,我要再次提醒你,既然聂御霆已经和洛瑶在一起,你也是时候收回心思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像昨晚那样,被他的所作所为伤害。”

“我明白,凯泽尔。我之所以要去找嗯嗯,就是想和聂御霆做个了断。”阮黎抿抿唇,脸色再次黯淡,“等我把嗯嗯带回来后,我和聂御霆就彻底结束了。从今往后,我做我的单亲妈妈,他娶他的洛瑶,我们俩……再没有关系了。”

阮黎态度决绝,可说到最后那句话时,还是哽咽了。

凯泽尔明白她内心伤痛远比面上的平静更深刻。

他拿过纸巾,递给阮黎。

“说实在的,安琪儿,假如聂御霆得知你要带走嗯嗯,回头来和你抢儿子怎么办?”

“他凭什么和我抢嗯嗯?嗯嗯是我的儿子,是我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心肝宝贝!”回想之前自己一个人熬过的孕期,阮黎有些激动。

“聂家本来就人丁稀少,嗯嗯又是男孩子。说不定聂老太太和聂夫人也不会同意让你带走嗯嗯。”凯泽尔道。

阮黎拧拧眉,她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层。

聂老太太与聂夫人和嗯嗯在一起待了两年多,老人家都是喜欢小孩子的。

想必要带走嗯嗯,这两位也是一道困难的关卡。

“我不管,总之我下定决心了,我不会和嗯嗯分开。他才五岁,正是应该和妈妈待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定会想办法带走他的!”阮黎回答。

“那么,”凯泽尔顿了顿,“假如聂御霆回心转意,他想留下儿子,也想留下你呢?”

“我……”

阮黎一怔,这倒是她没有想过的。

“他见到我都是冷嘲热讽,还反复强调他对我不感兴趣。他不会留我的。”

“那未必哦!万一他说,他可以和洛瑶分手,再和你重归于好,你答应吗?”凯泽尔又问。

阮黎瞳孔颤动。

可是,短暂的慌乱后,她再次镇定下来。

“呵,我答应什么呢?他已经和洛瑶发生了关系,他的人都已经不是我的了。就算他要回头,我也……我也回不去了!”她红着眼,坚决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