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顺

归顺
  • 主演:斯坦利·图齐,艾狄森·蒂姆林,凯拉·塞吉维克,詹妮安·加罗法洛
  • 导演:Richard,Levine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7
斯坦利·图齐饰演一位已婚大学教授,爱迪生·蒂姆林饰演其门下写作天赋非常厉害的女学生,在一对一的写作教学中两人逐渐对彼此心生爱意,一段不可避免的“师生恋”就此展开。电影由理查德·莱文执导,詹妮安·加罗法洛、里奇·科斯特、科尔·比米尼菲等人参演。…

归顺第一集

玄素气得不想理会项阳了,但是,项阳却非常欢快的笑着,他将目光看向了玄素之后,眼看着宫主大人又傲娇不理会自己,他倒没有去哄玄素的自觉性,而是呵呵笑着在抱着玄素的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上猛然间一个用力,顿时只听‘啪’的一声爆裂声响起来,他的食指上裂开一道伤口,一滴鲜血出现,瞬间就被项阳弹入这只雄鹰的体内。

“嗡…”

在这一瞬间,这头雄鹰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无匹的气息,一股狂风在它的体表周围掀起来,雄鹰身上的毛发瞬间全都脱落,不过,在脱落的同时,则是有黑色的油光发亮的新的毛发从它的表皮继续长出来,取代了原本的羽毛,而且,因为项阳这一滴精血之中蕴含着的恐怖的力量,使得这头雄鹰的实力再做突破,比之前更强大了。

而且,这头雄鹰的体型竟然缩小了一半不止,如此一来,它的体型就显得有点儿小了,就算是项阳和宫主大人两人能够站在上面,但是两人的活动范围也有限的样子。

“变小了…”

项阳非常郁闷,目光看向这头雄鹰,却发现这头雄鹰的双眼之中带着激动无比的神情,将它的脑袋伸过来,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上蹭着。

很显然,这头雄鹰虽然还不能说话,但是却已经开了灵智,或许是项阳那一滴精血的原因,使得它对项阳非常亲近。

“啧啧,我聪明吧,用一滴精血就挽回了一头坐骑。”项阳得意洋洋的看着怀中抱着的玄素,却发现玄素竟然用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他顿时就不满了,“我说宫主大人,你这是无论怎么样都看我不爽吧,我可是为了你好才牺牲一滴鲜血,你竟然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也只有你才能这样不珍惜精血,一滴精血就是为了能让这一头没有多大灵智的雄鹰给你代步,嘿,真奢侈啊。”玄素冷笑了一声,不知怎么的,看着项阳如此积极的找代步的工具就是为了不用抱着自己的时候,她心中就非常不爽。

“唉,女人心,海底针,古人诚不欺我。”

项阳本以为玄素会非常高兴能够摆脱自己的怀抱,没想到的是,在得到了不用让自己抱着的样子,这娘们竟然又生气了,他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不再跟宫主大人计较,而是直接抱着玄素跳到这头雄鹰的背上,而后,这头雄鹰仿佛明白了项阳的意思一样,直接一展翅,掀起一阵灰尘冲上高空。

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终究是要好好看一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就算不是为了在这个世界得到什么宝贝,至少也要看看能否找到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只要离开了这个世界,两人的所有能量就全都能够动用,到时候就又变成了能够雄霸宇宙的无敌强者了。

………………………

“唉,这日子真是越来越难过了,不知道近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那些猛兽都变得聪明了起来了,以前的时候,甚至就算是守在大荒外面,都能够看到有一些实力弱,又体型庞大的猎物自己冲出来撞在陷阱上送死,但是近年来不知道怎么的,那些猎物似乎都变得非常聪明了一样,不仅不出来送死了,竟然还一直拼命往大荒深处钻,想要打到足够的猎物越来越不容易了。”

“是啊,这年头,日子真是难过了,我们现在还能够勉强让全村吃饱肚子,但是等到了雨季的时候就更加危险了,如果没有存够食物的话,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办。”

“据说在那遥远的地方有巨大的神城,那里有强大的部落,根本就不用打猎,大家都能够自给自足,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可以的话,以后要让娃娃们去学习学习,但是,想要穿过这茫茫荒野实在是太危险了。”

“神城啊…”

“……”

大路之上,有一群人总共数十个的精壮大汉正拖着一些猎物在走着,他们一边走着一边叹息着,一个个的脸上全都带着无奈的神情。

这些男子身高足足有七八尺以上,没有一个的身高比项阳矮,不不,应该说是每一个的身高都是两三米以上的小巨人,而且他们的身上只是围着兽皮,胸.背显露在外面,肌肉高高隆起,这些彪形大汉,一个个看起来都是血气旺盛,充满了力量感。

在他们的背上更是扛着好些了猎物,有的猎物的体型非常庞大,比他们的体型更是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有一个身材最为高大,满脸胡须的男子拖着的一条巨蟒竟然足足有百丈长,那粗大的体型,将整条路都填满了。

若是普通人的男子的话,想要拖动这么一条体型恐怖的巨蟒,就算是数十个精装大汉都不一定能够拖得动,然而,这个男子却直接一只手拖着,轻轻松松的走着,可见他也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啾…”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雕鸣声响起来,使得所有人都抬起头一看,就见一只双翼展开只有五六丈的雄鹰正从他们的头顶飞过。

“这么小的鸟,也就翅膀展开看着比较大,其实没多少肉,塞牙缝都不够,我都懒得动手射杀它。”

其中一个男子见了之后顿时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相比较他手中拖着的一头足足有数千斤不止的野猪,天空中飞过的雄鹰确实是有点小了,毕竟,他们打猎只是为了当做食物,看的是拔毛之后的那一部分血肉,而不是表面上看着庞大,其实没有多少可以吃的。

“我来。”

“嗖…”

然而,这个男子不屑于动手,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屑动手,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就听见一声轻喝响起来,而后则是有一道箭光冲天而起,精准无比的朝着那头雄鹰射去。

“轰…啾…”

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来,紧接着则是那头雄鹰愤怒的叫声传过来,让下方原本以为这一箭肯定能够奏功的人都愣住了,在他么的眼中,那一根箭矢原本是要射在雄鹰的身上的,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从雄鹰的背上伸出一只修长的手直接将那只箭矢给抓在手中,然后那头雄鹰飞速的朝着他们俯冲下来。

“雄鹰背上有人,不好,这只小鸟竟然是有人养的,我们犯了禁忌了。”

那个托着体型庞大足足有百丈长的巨蟒的男子在这个时候则是脸色大变,瞬间扔掉巨蟒,从腰间取出一根洁白的巨大的骨棒,紧紧地盯着从上而下冲下来的那头雄鹰。

在这大荒之中有个规矩,打猎可以,但是只能猎杀那些野兽,而若是那些有人蓄养的兽类还敢猎杀的话,那就是犯了禁忌了,有可能会引发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戒备,不过不要太紧张,虽然我们犯了禁忌,但是,他们也没什么事情,等会儿认个错,赔一点猎物后如果能够原谅我们的话,那就这样过去了,若是对方不依不饶要杀人的话,我们也不用怕,太祖公说过,不管是谁胆敢欺负我们村子的人,我们也不能怂,若是真的有事的话,就干特.娘.的,倾尽全力灭了他。”

伴随着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落下的时候,其他的男子原本肩膀上扛着的猎物,此刻全都扔掉了,一个个取出他们的武器,有的是骨质的,有的是石头制的,也有的是木制的,但就是没有铁制品。

很显然,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的生产水平还处于非常低的程度的话,就是这些男子所在的村落太落后了。

“小心点儿,别把人给吓坏了,给我飞上去等我。”

而这时,雄鹰背上的项阳则是拍了拍雄鹰的脑袋,而他则是抱着玄素从天空之中跳下来,不过由于他还没有完全是适应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与重力等因素,他这一跳下来,一时之间没有掌控好力道,整个人宛若一个炮弹一般轰在地上。

轰!

只听一声巨响响起来,整个地面都在颤动着,一股灰尘直接卷起来,使得原本戒备着的所有人全都被呛得不行,不过,他们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一样,一个个全都警惕的看着烟尘的中央。

“咳咳咳…”

伴随着一声咳嗽声传出来的同时,只见项阳的手中抱着宫主大人从烟尘之中走出来,玄素则是一只手捂着口鼻,声音闷里闷气的责怪着项阳,“小子,你这是想要呛死本宫吗?”

“咳咳,抱歉抱歉,失误失误啊。”项阳连忙说着,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造成如此震撼的情形,只是这个世界的重力实在是有点儿大,足足是正常的世界的上百倍的重力,就算是他,也因为没有办法动用她体内的真元力的情况下,一时之间也无法完全适应过来。

此刻,项阳有点儿明白了为什么随便碰到一头天上飞着的雄鹰就是堪比元婴期的妖兽的气息了,生存在如此恐怖的重力的环境之下的生物的实力自然是非常恐怖。

归顺

归顺第二集

盛誉时颖甜蜜新闻暂时压下了沐振阳的丑闻,也压下了南宫莫和梁诺琪的绯闻,暂时的头条就是他俩了,这让沐振阳和梁诺琪都松了一口气。

傍晚时分。南宫莫和穆亦君还在一处离市中心很远的农庄垂钓,他俩包了一小片区域,有手下拉起了警戒线,然后站在不远处放哨,这是郊区的一片小村庄,鱼塘很大,用一整座水库做成,有不少黑衣手下把守着,

毕竟这两人身份尊贵。

来垂钓的村民们还以为他俩是来视察的领导呢,每个人都会远远地将他们打量几眼。

“莫少,你和梁诺琪还真有一腿啊?”穆亦君终于憋不住了,再不问马上就要满载而归了。

南宫莫悠然转眸,笑着瞅了他一眼,略有些得意地纠正,“不是有一腿,她是我老婆。”

穆亦君怔,然后笑了,摇摇头不再说话。

南宫莫也不再说什么,知道他不会相信,可他有什么办法?唯有打开手机翻出结婚证的照片拿给他看,穆亦君刚瞅到时笑容便僵住了,想再看清楚一点,南宫莫却骄傲地收回手机。

“什么时候的事啊?”穆亦君上下将他打量,吃惊地问,“你们隐婚了?”想起前段时间的绯闻,原来那根本就不是绯闻啊,是特么的事实!

某人谦虚,“只是扯证了而已,名义上是我老婆。”

“名义上?”穆亦君并没听懂,“到底几个意思啊?”

“你不需要清楚啊。”南宫莫心情不错地站起身,他开始收鱼竿,“哪天我办婚礼的时候,会给你递请柬的,到时候可一定得当我伴郎啊。”

穆亦君简直被吓住了,“难以置信,你是不婚主义者,居然踏入了坟墓,这梁大小姐有什么魅力啊?”

他笑而不答,只是拍拍他肩膀说道,“盛哥结婚了,我也算结婚了,现在就差你一个了,是时候抽时间泡泡妹子。”

“我不急,我可是越来越忙了,跆拳道馆得打理,公司也要交给我了。”穆亦君笑容温和,他也收了鱼竿,与他一同朝不远处的法拉利走去,身后有手下过来拎起今天的收获,几只铁桶。

快走到车前时,南宫莫对黑衣手下说,“把这桶鱼送到领御去,嫂子怀孕了,用鲜鲤鱼补身体最营养。”

“好的,莫少。”

穆亦君调侃,“另一桶呢?往梁家送吗?”

“不。”南宫莫上了车,穆亦君也坐进去,他还处在震惊中,“我的莫少,可以说说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吗?盛哥弄那灯展的时候你俩就在一起了?也不对啊,你当时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南宫莫转眸看他一眼,满脸嫌弃,“什么时候变这么八卦了?”

“若是没这结婚证,我倒不惊奇,喂,你真打算金盆洗手再也不祸害良家妇女了?”穆亦君调侃他。

南宫莫容貌本来就很出色,唇角带笑的时候更是迷人,“总比你这种无人问津的要好,再等啊等啊等,等到你老了看能遇着一个仙女不?”

穆亦君也笑,然后两人开了盒巧克力吃,此话题就不再继续了。

这天傍晚,夜幕开始降临的时候,盛誉带着小颖回到了领御,两人心情都是格外好,他和她十指紧扣,朝着客厅走去。

“少奶奶,盛先生,莫少爷送了鲤鱼过来,满满的一桶呢。”菲佣高兴地汇报。

这时盛誉的手机来信息了,南宫莫发来的。

“鲤鱼?”时颖高兴地走到不远处的铁桶前,看到里头黑溜溜窜来窜去的鱼儿时很是高兴,“盛誉,把它们养着吧?”

“养着干嘛呀?他们特意去郊区那边的村庄水库钓的,送来给你补身子的。”盛誉对菲佣说,“拎厨房去吧,交给厨师,每天做一条不同口味的,必须最大程度保鲜。”

“好的,盛先生。”

然后时颖看到菲佣将面前的铁桶提走了,她耸了耸肩膀,也没有太大发慈悲,毕竟自己并不是不吃鱼的,食物链本来就是这样啦。

“我先去洗个澡。”小颖对不远处的男人说。

“我陪你。”盛誉朝她伸手。

她唇角一咧,微笑着向他迈开步伐,将小手交到他掌心,盛誉带着小颖朝楼上走去。

“颖儿,你知道吗?你不孕吐,是我现阶段觉得最幸福的事儿。”

“怎么样?我体质还可以吧?”她略有些小得意。

“嗯,很棒。”楼梯上,盛誉抚了抚她的小腹,宠溺地说,“小憧和小憬一定都是懂事的孩子,他们担心妈妈会受累,所以特别安份呢。谢谢你们啦,宝贝儿。”

时颖觉得很幸福,宝宝有名字了就感觉更亲切了,她垂眸瞅着他的动作,附和道,“宝贝儿,如果听话呢,以后出来了爸爸会有奖励哦。”

“送你们每人一艘豪华游轮!”

“物质!”时颖嘟嘴瞅了他一眼,“小孩子要穷养,不要让他们觉得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

想了想,盛誉改口说道,“那就送你们一个吻。”

她笑了。二楼走廊里,盛誉揽着她肩膀走进卧室,安排她在床上坐好,自己则去找换洗的衣裳,然后两人一起沐浴,盛誉给小颖搓背,望着她背上赫然醒目的伤疤,虽然刺痛了他的心,可他什么也没有提起,心里

泛起一丝酸涩。

小颖也同样替他洗背,他的背很好看,皮肤比女人还要好,但是背上有个疤痕,虽然很淡很淡,却依然可以看出来。

那是他替她挡掉的一匕首……她忍不住抱着他,吻了吻那伤疤。

盛誉微怔,握住了她搭在肩膀的手。沐浴完毕后,两人穿着浴袍在落地窗前相拥,盛誉用洁白柔软的干毛巾替小颖擦着长发,他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脸色并不是很好,她静静地环着他的腰,犹豫良久才开了口,“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穿露背

装吗?”

擦头发的动作微滞,盛誉垂眸吻了吻她发丝,“颖儿,十八年前,你发生过严重的车祸吗?”

小颖从他怀里豁然抬眸,本来吃惊的,但一想到他是盛誉,有什么东西是他查不到的呢?她也就不觉得惊奇了。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那个肇事司机……是我。”

归顺

归顺第三集

一品鲜楼下。

那群地痞流氓就像是苍蝇般耐打的很,不仅如此,中途又来了一车人,层层叠叠的人潮竭尽所能的想要将薄承勋和他们分开,饶是他们拳脚功夫了得,面对眼前这群不断朝他们涌来的人群还是有些自顾无暇。

王伟爸爸很想带着保镖下楼帮忙,但他又怕对方留有后手,转而,趁他不在,对王伟他们出手,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听从阮若水之前的安排,留在楼上照顾身边这四个孩子。

郭然和徐子衍由于联系不上他们的父亲,整颗心都悬在了半空中,神情萧肃的望着楼下密密麻麻的人群。

“这次对阮阮出手的人目的到底是什么?”徐子衍忽然问道。

“我和郭然的爸爸忽然联系不上,那是不是说明背后之人的势力很大?”

“这个问题得和阮阮他们碰了面才知道,你放心,你和小然的爸爸不会有事,幕后之人应该只是想要牵制住他们不让他们腾得出手帮阮阮,不然,他们也不敢像现在这般嚣张!”王伟爸爸柔声安抚着两位少年。

徐子衍面色铁青道:“这群人太猖狂了!”

“这么说他们笃定阮阮会受伤了?”

“阮阮,小心背后!”

郭然话音未落,宁峰忽然一声惊呼。

三人低头望去。

只见黎琳的妈妈手里握着一把泛着寒芒的刀猛地朝正被四五个人围攻的阮若水冲去,此刻不管是薄少还是阎寒或是颜昊天距离阮阮都有一定距离,且身边都被一群人牵制着脱不了身。

听到宁峰的身后,阮若水猛地转过身。

看着朝她刺来的刀,她想躲已经来不及。

“妈,不要!”

一直处于迷糊呆滞状态的黎灿像是忽然惊醒般冲向阮若水。

撕拉——

刀尖没入胸口。

鲜血溅在黎妈妈的手上和身上。

她目光呆滞的望着挡在阮若水身前,胸口插着刀子,身体慢慢滑落的黎灿,双手和身体都剧烈的颤抖着,“灿,灿灿……”

“妈,对不起,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黎灿紧盯着黎妈妈。

阮若水一脸呆滞的望着挡在她面前的黎灿。

在她身体倒下的那一刻,她下意识的接住黎灿的身体。

“阮阮,小心!”

“阮阮!”

数到声音从她的四周传来。

嘭!

下一秒。

她脑袋和背后突然一疼。

“阮阮,对不起!”

她耳边忽然传来黎灿的声音。

她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她。

心神巨震!

终究还是她太天真了!

“阮阮!”

她转头看向薄承勋。

在他一脸惊慌失措中缓缓倒了下去。

“别怕,我没事!!!”

“阮阮!”

薄承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她的身边将她接在怀里。

他红着眼睛望着她,颤抖的手捂着她的胸口。

“薄,薄……”

“我在,我在!”

阮若水声音极小。

薄承勋低头将耳朵凑到她的嘴边,只见她嘴唇不断的闭合着,不知道在和他说些什么?

薄承勋神情微怔。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她往他口袋里塞了些什么?

不等薄承勋反应过来,她的脑袋骤然栽进他的怀里。

“阮阮!!!”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