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R-BN004 永瀬みなも

MBR-BN004 永瀬みなも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MBR-BN004 永瀬みなも第一集

第600章 其乐融融一家三口

简单但实用的棚子,终于在神尊的努力下搭好了。

凤玲珑扶着瑶池女神走进去观赏了一番,然后笑着对瑶池女神说道:“娘,您是不是以前驯过夫呢?这棚子搭得真好。”

不是凤玲珑刻意去夸神尊,而是以神尊的身份地位,能搭出这么普通实用如樵夫般手艺的棚子,实属难得。

神尊心下颇为动容,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肖似极了妻子的女儿,发现这个女儿竟是如此容易被打动。

其实……他只不过搭了个棚子而已啊。

神尊又哪里知道,历经三世的凤玲珑,与他生来便是神界贵胄不同,她有神的强大倨傲,也有人的七情六欲。

知道神尊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铁石心肠之后,凤玲珑对神尊的不谅解其实已经消散大半了。

不过……神尊还是想太多啊!

凤玲珑并没有被感动,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而已。

夜幕降临,似乎到了该睡觉的时辰了。

棚子已经搭好,虽然简陋却可遮挡风雨,按理说一家三口该休息了。

不过,撇开聊无睡意一说,凤玲珑和瑶池女神的肚子几乎同时咕咕叫了起来。

“娘,我好像饿了。”凤玲珑摸摸肚子,暗暗庆幸她没有似普通女子一样挺个大肚子,不然……孕妇饿肚子可不好。

瑶池女神抿唇一笑:“娘也饿了。”

一旁的俊美男人一愣,片刻后恍悟过来,但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说到做饭,神尊可是七窍通了六窍,还有一窍不通啊!

但现在,他们是平凡的不能使用神力的一家人,妻子和女儿饿了,他这一家之主自然要想办法弄点吃的来。

“景星,你去找点吃食,我来做晚膳吧。”瑶池女神看出神尊的不知所措,红唇忍不住扬了起来。

神尊如梦初醒,连忙就点头应了:“好,我这就去。”

神尊可能不会做饭,但要找点吃食,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记得,先前进来这魔山路口时,便有一汪清潭,里面许多鱼。

至于这魔山之中,也还有许多飞禽走兽。

吃的东西倒是很多,但要抓起来却很难,神尊快步走到清潭面前时才发现,他不能使用神力。

瞪了一汪清潭里的鱼儿半晌,神尊才认命地褪去了外袍,露出一副完美身躯,纵身朝清潭里跳去。

即便不用神力,神尊也还属于力大无穷的,可抓鱼是个技术活儿,不是力气大便能行的。

神尊一次次失败,俊美五官都有些阴沉了。

但终于,他耐着性子找到了窍门儿,开始捕获了第一条鱼。

一时兴起,神尊不断地抓鱼。

魔山深处,凤玲珑趴在瑶池女神腿上打盹儿。

两母女都聊了许久,还不见神尊回来,凤玲珑便享受下作为女儿的福利了。

瑶池女神一边抚着女儿一头青丝,一边看着神尊去时的方向,心中微微有些担忧。

这魔山里,飞禽走兽及活鱼是多,但景星他不能用神力,是否抓得到呢?

“娘,您还爱他吧?”凤玲珑一直瞅着她娘担忧的眼神。

瑶池女神微微一震,半晌后淡淡一笑:“爱又如何呢?娘老了,承担不起他那么沉重的爱了。”

神尊的爱,霸道自私,而万年前的不被信任,一直停留在瑶池女神的心中,伤痕见骨。

在那道伤痕被治愈之前,瑶池女神纵使深爱,也不愿意带着别样心情与神尊复合。

“娘,您说这话……”凤玲珑失笑,起身看着瑶池女神如同她姐妹一般的美丽容颜,“没有一个人会认同的。”

瑶池女神也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娘说的是这里,这里老了。”

凤玲珑眸色微微一顿,她娘心老了吗?

也是,活了那么久,又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与折磨,哪个女人还能保持少女之心呢?

“娘,您在这儿稍等,我去看看。”凤玲珑见神尊还没回来,到底心里也有些不放心。

这里毕竟是魔界地盘,如果魔界中人选在第一天就下手,神尊不知道会不会任人鱼肉。

瑶池女神知道自己没有神力傍身,便也点了点头:“好,玲珑去吧。”

凤玲珑很快便走了。

以凤玲珑的本领,早已察觉到宇辰南月清尘等人联合神界众神,在这座魔山外围布下了天罗地网。

她只是不能使用神力,但对外界的感知却再清楚不过了。

所以即便她娘神力全无,她也不担心她娘会出什么意外。

宇辰南到底是魔界少主,魔界中人万一出动,宇辰南会暗中帮忙的。

凤玲珑步履轻松地朝着神尊离开时方向走去,此刻上古功德镯突然开口说道:“小丫头,我可事先提醒你,如果你娘是为了你才和神尊复合,那可不算你任务成功,知道吗?”

“什么意思?”凤玲珑一呆,停住了脚步。

上古功德镯轻哼一声:“方才听你娘的口气,她根本还没放下万年前的伤害,但她的表现却无可挑剔,想必……只是为了你的功德任务,才勉强和神尊复合。”

凤玲珑瞬间蹙起了眉头,半晌才问道:“小镯子你的意思是,必须要我娘真心和神尊复合,才算任务完成?”

“不错。”上古功德镯懒洋洋道:“小丫头只有一百日的时间,好好把握吧!”

凤玲珑无言以对了,她娘心里的结,她怎么除得掉呢?

看来,她又要绞尽脑汁,想想办法了。

不然任务失败的话,对她和赫连玄玉都是天大的打击。

之后,凤玲珑找到了神尊,神尊正忙着收拾战利品。

此刻的神尊,浑身湿漉漉,一头飘逸青丝凌乱,如同被凌虐了一般的蹂躏美散发出来,在黑夜里性感无比。

而他的眼神专注,仿佛岸边那些鱼,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凤玲珑心头一热,这样出色的男人,竟然是她爹……

“玲珑?”神尊第一时间感觉到凤玲珑的存在,一抬眸,见只有凤玲珑一人,眸色立刻紧张阴鸷了:“你娘呢?”

“她在棚子里等我们。”凤玲珑顺口说出‘我们’两个字,心头再次一热。

“胡闹!”神尊脸色沉了,三两下将裹了鱼的外袍往手里一提,大步流星朝棚子方向走去。

凤玲珑被训得一怔,但也很快跟上去了。

神尊和凤玲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棚子里,瑶池女神正仰望着夜空星星,美丽面容显得有几分飘渺虚幻。

凤玲珑看见,神尊明显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瑶儿,这山里也没什么好的东西,我抓了些鱼回来。”神尊步履轻松地走过去,将袍子放在地上,摊开来里面全是被砸得晕头转向的活鱼。

瑶池女神回过头来,看见神尊一身狼狈,俊美迷人却丝毫不减,眸色不禁微微动了动。

凤玲珑这时已经恍然大悟了,原来神尊训她‘胡闹’,是因为担心她娘毫无自保能力,会遇到危险啊!

想到这里,凤玲珑轻笑出声:“其实,神尊不用担心的。这魔山之外,宇辰南和神界众神早已日夜守候,一旦有敌人闯入,我们都会知晓的。”

神尊当然知道魔山外面的动静,不过他还是不放心。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神尊语气略有些沉,“以后,不要放着你娘一个人。”

凤玲珑微微一愣,片刻后沉默不语了。

若是以往,神尊以这样的口气跟凤玲珑说话,凤玲珑要不就一个冷眼,要不就反唇相讥。

但现在,凤玲珑没有以往的反感,反而觉得心中涌过一注暖流。

这是,以爹的身份在训女儿啊!

严厉的美男爹爹,最有爱了。

凤玲珑垂眸,没敢把这种心事流露出来,太花痴了有木有。

见凤玲珑不说话了,神尊倒又开始有些担心,怕他方才的态度伤到了凤玲珑,便轻咳一声道:“我先剖鱼,你内天地里不是什么都有吗?帮你娘打下手吧。”

凤玲珑蓦地抬头,眉梢染上喜色。

对啊!任务规定是不得使用神力,可又没说她不能开启内天地?

“好!”凤玲珑立刻喜滋滋的了,小步跑到她娘身边,开启内天地,从里头拿出了各种厨房必备之物。

然后,瑶池女神幽幽说了句:“既是如此,何必去抓鱼?”

某两父女同时一怔,呆若木鸡。

对啊,凤玲珑的内天地里不是什么蔬菜瓜果都有吗?何必那么辛苦去抓鱼?

还是凤玲珑先反应过来,露齿一笑:“娘,我们不能不吃肉嘛!肉有高蛋白。”

高蛋白?

这回,轮到瑶池女神和神尊一愣了,那是什么东西?

对于凤玲珑的第一世,这对似乎无所不能的年轻父母,还是无法理解啊,那是他们所未曾到达过的时空。

“娘,我来帮您把东西摆好。”凤玲珑开心得如同小姑娘,这是她和她爹娘第一次一起做饭,一起吃饭。

“好。”瑶池女神温柔一笑,加入了饭前准备工作。

如神尊这等男人,洁癖是难免的,但现在他却不辞辛苦地徒手剖鱼。

为了让妻子女儿吃得放心些,神尊将鱼身上的鳞片还有内脏,弄得干干净净。

一家人生火做饭,其乐融融。

而此刻,魔山外的宇辰南正有些沉思,众神也都有些不安。

MBR-BN004 永瀬みなも

MBR-BN004 永瀬みなも第二集

陈木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书卷气十足。但眼神坚定,淡淡地看着华辰风。

我只知道陈木和华辰风是对头,但两人到底是怎么样对头,我却并不知情。但我知道以华辰风的脾气,陈木插手管这事,他只会更加恼怒。

果然,华辰风的面色更冷,眸底寒意重重,看了我一眼,又看向了陈木。

“我管我的女人,干你何事?你算老几?”华辰风冷声说。

华辰风竟然说我是他的女人,我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他真要把我当他的女人,那他为什么总是护着那个坏女人?

“她是你的女人,那这一个呢?”陈木指了指林南。

他语气还是很淡,语气温柔,没有一丁点的戾气。

华辰风没有正面回答,“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也管不了。”

“她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见她被人欺负。我不管欺负她的人是谁,我都会管。”陈木还是淡淡的。

华辰风迷人的桃花眼危险地眯起,脸色又寒了几分。

他忽然把右手放在我的腰上,用力一搂,左手拉住我的手用力一牵引,我整个人就不由自主扑到了他的怀里,他忽然低下头,猛地就亲在了我的嘴上。我猝不及防,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眼里复杂的东西,我看不懂。

这吻当然不是秀恩爱撒狗粮,我和他之间,哪来的什么恩爱。他不过是在陈木面前宣示对我的主权而已,陈木说我是他的朋友,他要告诉陈木,我是他的私有物品,他想要怎样就怎样,陈木就只能看着。

这画风变得太快,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包括我自己。我的嘴被他堵得死死的,呼吸困难,有些胸闷。但在某一刻,我还是心动了一下。

我偷眼瞥了一下林南,她已经停止了楚楚可怜的表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变故,眼里是写满了真实的恨意和不甘。

华辰风终于放开了我,然后忽然手上用力一推,我站立不稳,被推得趴在了咖啡桌上。

“我扔掉的东西,别人也不能碰。”华辰风冷冷地说。然后又用力钳住我的手,向外走去。

“你放开我。”我挣扎。

但华辰风死死钳住我的手,并无丝毫要松开的意思。他很用力,我的手腕被他捏得生疼。

我回头去看,林南竟然跟了上来,她眼里似要喷出火来,不甘心地跟在后面。她的执着让我佩服,换作是我,一个男人拉着另一个女人走了,我再是缺男人,我的自尊也不会让我追上去。

到了步行街口,华辰风终于放开了我。

“我跟谁在一起,你无权过问。不要管我的事。还有,里面的那个人,离他远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我不禁冷笑,终于见识了什么叫蛮横不讲理了。这意思就是,他华辰风可以放火,但我姚淇淇点灯都不行。

“南南,我们走。”华辰风其实这时才注意到后面跟上来的林南。

林南当然是马上跟了上去,看到两人走向车,上车,驶离。我感觉心灰意冷。

本来是想找华辰风说明真相,让他为小朵作主,但现在看这样子,完全没戏。我心里苦闷,不知道如何向小朵交待。就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

这时一辆吉普车驶了过来,车上的人摇下车窗,陈木温和地对我笑,“姚小姐,我载你一程吧?”

我感激地对他笑笑,摆了摆手,示意他先走。

但陈木却没有走,不但没走,他还把车停下来,然后下了车。

“姚小姐,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他还是那样恬淡温柔,语气平和得让人不忍拒绝。

“对不起,我想单独静一会,要不,改天吧?”我尽量礼貌地拒绝。

“一杯咖啡的时间都没有吗?”陈木竟然还是不放弃。

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个人是救过我的。上次在烈士陵园,要不是他出现,我能不能活下来,都不好说。

现在他要求和我聊一会,我都一直拒绝,好像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请放心,我真的只是想和姚小姐聊聊,地点由姚小姐自己挑。姚小姐如果还是不放心,咱们就站在这聊也行。”陈木说。

“没事,上次相救,我还一直没来得及谢您呢,好吧,我们找个地方坐坐。”我只好答应。

“好,谢谢姚小姐成全,请。”陈木拉开车门,让我上车。

陈木很安静地开车,车里放着古典音乐。他看了看我,然后伸手把音乐音量调低,然后索性就全关了。

“姚小姐心情不好?”他的意思是,因为我心情不好,所以怕吵着我。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他于我而言,毕竟还是陌生人,我虽然满腹心事,但并不想和他说。

我还有一点忌讳就是,他是华辰风的对头,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能当华辰风死对头的人,那肯定不是简单人物,虽然他看上去斯文秀气,但却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气场。

万一他真要是坏人呢?我不得不有这样的考虑。

“姚小姐和华莹是好朋友?”他忽然冒出一句。

我更加防备了,华莹是华辰风的姐姐,他又是华辰风的死对头,他不会是想向华辰风的家人动手吧?

他见我不说话,扭头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唐突了。”

我还是没有说话。

“我就想问问,她现在好吗,她的头下雨天还是会痛吗?”他似乎忍不住地问。

华莹下雨天头会痛?这我都不知道的。他这么熟悉华莹,难道他和华莹有故事?所以他一直要求和我聊天,不是聊我,是为了聊华莹?

“其实我和华小姐也不是很熟。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我淡淡地说。

“去年美国有一个研究机构新研究出一种治头疼的药很有效,而且一周只需要吃一粒就好。我自己试了半年,确定没有副作用,能不能麻烦姚小姐把这药给她?”陈木说。

看来这两人果然很熟悉,“陈先生也头疼?”

陈木还是淡淡的,“不,我只是要确定那药没有副作用才给她吃。”

所以他为了华莹,自己试了半年的药?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不自己把药给华莹?难道他是要利用我来害华辰风的家人?

MBR-BN004 永瀬みなも

MBR-BN004 永瀬みなも第三集

她不过是觉得小黑的身材真好而已,少霆说这话做什么?

真是的!

一时间,夜灵兮不禁满脸不自在的挪开自己的目光。

好在这时卿九和叶琳琅两人也都回来了。

看到夜灵兮,两人也是吃惊了一下,但很快就脸色恢复了正常,而后朝南宫少霆道:“公子,这是雷山的大致地形图,根据比对,应该是位于这里。”

卿九和叶琳琅都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情,当下就是立刻给南宫少霆汇报起情况来。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和冷秋都是立刻朝卿九展开的雷山地图看去。

而夜灵兮,也是不由得心中暗暗送了一口气。

还好卿九和琳琅回来的及时,不然她不得脑袋冒烟了?

自从知道她是人之后,少霆真是……真是越来越爱撩她了!

……

而南宫少霆很快就是在比对过两张地图后,确定了他们此行的大致目的地。

末了,南宫少霆便是点了点头道:“都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就出发吧。”

听到这话,冷秋等人都是立刻点了点头,然后退离了房间。

等几人都离开了之后,南宫少霆便是再次看向夜灵兮。

“灵儿,来,我给你梳头。”南宫少霆盯着夜灵兮的头发,语气温柔。

他就不信了,自己居然会搞不定区区发丝!

而夜灵兮听到南宫少霆的话,则是微微眨了眨眼睛,然后慢吞吞的走到了南宫少霆身边。

她很怀疑少霆到底会不会扎鞭子。

……

而这一次,南宫少霆又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但最终的成果,依旧只是两个歪歪斜斜的羊角辫而已。

虽然有夜灵兮这张萌到爆的包子脸在,就算是头发乱糟糟的也看着挺可爱的,可是南宫少霆看到自己的成果后,还是不禁有些郁闷。

扎个头发而已,怎么比修炼还难?

不行,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以后他可是要每天给灵儿梳头的,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呢?

思及此,南宫少霆不禁看向夜灵兮,然后道:“灵儿,你和大白在屋里玩,我出去一趟。”

听到这话,夜灵兮一怔,但还是点了点头,“好的。”

随后,南宫少霆便是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夜灵兮的发顶,然后走到窗户边,一闪而去。

……

等南宫少霆离开后,夜灵兮就是朝趴在一边的大白走去。

“大白!”夜灵兮靠近大白以后,笑眯眯的伸手摸上它油光水滑的皮毛,然后在大白懒散的眼神下,哼哧哼哧的朝它身上爬了过去。

很快,夜灵兮就是直接躺在了大白柔软的腹部上。

啊!这样靠着大白睡觉,真是太舒服了。

小手在大白肚子上的毛顺了好几把,夜灵兮满足的眯了眯眸子。

前世她一心沉迷炼丹无法自拔,什么兽宠都未曾养过,变成少霆的宠物后,少霆却是老喜欢顺她的毛。

现在亲手摸到了大白,她才终于明白过来养带毛的宠物的乐趣。

没事的时候伸手在宠物身上摸几把,心情都能好上不少啊。

……

见夜灵兮一直在自己身上摸个不停,大白原本慵懒的睡姿,也是不自在的变换起来。

“小兔子,没听主人说吗?我是雄性,你可是女孩子!别乱摸!”片刻后,大白顿时忍不住朝夜灵兮低吼道。

摸摸摸!还没摸够吗?

要是主人摸它它得高兴死,小兔子一个魔兽,也老在它身上摸来摸去的做什么?

听到大白有些不耐的声音,夜灵兮顿时小脸一垮,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大白,“大白不喜欢我摸摸你吗?你身上的毛摸起来很舒服啊。”

这话一出,大白立刻有些得意的轻哼一声,随后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身上的毛?!不过你自己不是也有毛的么?要摸就摸你自己的去,我身上的毛,只给主人摸!”

夜灵兮听了,顿时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大白对少霆,还真是忠诚啊。

……

“可是我身上的毛少啊,而且,我就喜欢摸大白你身上的毛,又顺又滑,手感真好!”夜灵兮说着,又在大白身上顺了一把。

而大白听到夜灵兮这“发自肺腑”的夸奖,心情更好了。

随后,它就是一副很勉强的样子朝夜灵兮道:“算了算了,随你喜欢了!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看在她这么喜欢又这么夸奖它的份儿上,它就满足她好了!

夜灵兮听到大白的话,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得逞之色。

大白的性子……真的是和它的毛一样,好顺的很啊!

随后,夜灵兮就是在大白的身上滚了一圈,然后把脸颊贴在它顺滑的白毛上蹭了蹭。

这触感,简直就是绒毛控的终极享受!

而大白发现夜灵兮的动作,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不自在了。

“喂!小兔子,你摸就摸,蹭什么蹭……还……要不要脸了你!”大白半晌后忍不住结结巴巴的说道。

它虽然还没有化形,可是也是有羞耻心的好不好!?

……

夜灵兮听到大白的话,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下一刻,她便是一脸惊奇的看着大白,“大白……你这是不好意思了吗?”

少霆不过是提了一句她是女孩子,大白居然就忌讳起性别之分了?

听到夜灵兮的话,大白立刻不满的吼了一声,然后傲娇的说道:“怎么可能?!我是看你太不矜持了!主人说了,我是雄性,你是女孩子!人类不都讲究男女之别吗?你既然已经化形了,那就注意点,别惹主人不高兴!”

主人今天特意把它支开给小兔子换衣服,不就是不想它看到不该看的吗?

而大白的一番话,也是叫夜灵兮看着它的眼神愈发惊奇起来。

本以为大白就是个傻白甜,没想到它倒是越来越聪明了,连少霆的心思都看穿了。

于是下一刻,夜灵兮立刻真心实意的说道:“大白,看来你还是很了解少霆的啊。”

这话一出,大白顿时骄傲的抬起了头,“那是当然!我可是已经和主人契约了的!”

主人的心思,它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

它又不笨又不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