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E-181 神宮寺ナオ-ALL NUDE

OAE-181 神宮寺ナオ-ALL NUDE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OAE-181 神宮寺ナオ-ALL NUDE第一集

厉心宝这一次,竟然是同时因为两个电影而走红毯的。

不过,电影家国中,她算是个重要角色,而杨导演的电影中,她不过是邓影后的女儿,一个故事讲述者而已,虽然是个小角色,但是,能有机会在电影节露面,已经很不错了。

厉心宝出现在E国,酒店是跟剧组一起的。

不过,她刚来第二天,墨廷川竟然也跟着来了,他直接拐着厉心宝去了他的房间,所以酒店房间就留给莎莎一个人了。

墨廷川会来,厉心宝是不知道的。

“你不是挺忙的?”

此时,厉心宝光裸的趴在墨廷川身上,他刚才把她拐进房间,就好一阵的缠绵了。

这会儿,安静下来,厉心宝才询问。

毕竟,之前,墨廷川似乎抽不出空来的样子。

“哦……我爸回来了,我让他暂时代我几天。”

“这也行?”

墨廷川的父母,常年不着家,这会儿出现,也真是凑巧了。

“而且,这边也有点工作处理。”

“什么工作?”

墨廷川大手抚着她的后背,忍不住翻身,轻吻落在了她的光滑的后背上,气息渐不稳。

“工作不重要,现在,抱着你才重要……”

接着,又一轮的激情开始。

到第二天下午,厉心宝才有空出门。

而出门前,她还各种的不满生气。

“你看看你,把我弄的浑身都是印记,过几天走红毯怎么办?墨廷川,你讨厌死了。”

厉心宝照着镜子,冲着镜子里,站在她身后还笑的欠揍的墨廷川怒吼。

墨廷川只是笑,也有道歉,可是显然,他的道歉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也没有什么诚意。

这就让厉心宝更不高兴了,她的礼服早就准备好了,眼看着这些印记消不下去,遮掩倒是能够遮掩下去,可是总觉得不好。

余姐来了之后,看着厉心宝这情况,说:“重新找礼服吧。”

“可是这么短时间上哪里找?”

临时找,肯定不好找,还不一定好看。

厉心宝瞪墨廷川,“你来解决。”

墨廷川双手一摊,“好,我来解决,不生气了啊……宝贝儿,乖,亲一下……”

当着余姐和莎莎的面,墨廷川就这么跟厉心宝肉麻起来,这两人也不好意思,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其实,礼服这事儿还怎是小事儿的,余姐觉得不好弄,但是对厉心宝和墨廷川来说,都不是大事儿。

不过厉心宝要冲着墨廷川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而已。

下午,墨廷川就带着厉心宝去了一间工作室。

工作室里,一戴眼镜的老头在裁衣服,两人推门进来,老头也没抬头。

厉心宝笑笑,走进去,打招呼。

“索老师,好久不见了。”

老头这才抬头,一看到是厉心宝,他立刻放下手中的工具,跟厉心宝拥抱了下,高兴的很。

“小心宝啊,是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想起我这个老头了?哦哦哦……让我猜猜,你这是有求于我,是不是?你不是教过我一句话,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不是?”

OAE-181 神宮寺ナオ-ALL NUDE

OAE-181 神宮寺ナオ-ALL NUDE第二集

杨逸风和叶紫潼也紧跟而上。

“戴奶奶?”

秦兰儿走进诺大的院子,却不见戴奶奶的身影。

杨逸风站在门前,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氛围有些冷清。

“哎,来了,来了!”

从两层楼的房子里急匆匆地走出来一个老妇人,身上还带着个围裙,看样子刚才应该是在干活。

“兰儿,是你吗?”

戴美皱眉,觉得眼前的小姑娘有些眼熟。只是戴美那眼角里的泪水,让一旁的杨逸风不禁眯了眯眼。

这个老太婆真是奇怪,见到兰儿至于这么热情到哭吗?

“戴奶奶,你忘记去年我还专门在你这里住了几天呢?”

秦兰儿笑得跟朵花似的。

戴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哦,对对对,你说没错,我想起来了。不过人一老,这记性可就不好喽。”

戴美长得慈眉善目,头发全白。

“哪有,你在心里一直都很年轻的呢。”

秦兰儿抱着戴美撒娇道,看样子很是自来熟。

她们两个寒虚问暖一会儿,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杨逸风和叶紫潼。

“这两位是?”

戴美不解地看向他们,觉得这两个人相当的脸生,而且还不是本地人。

“哦,这位是杨逸风,这位是叶紫潼,他们是专门来找……”

秦兰儿很自然地就要吐露出他们这次来这的目的。

杨逸风手疾眼快地就要秦兰儿的话给接了过去。

“哦,我们是专门来这旅游的,因为之前听说,这的风景不错,还有农家乐提供食宿,便想着来看看。”

秦兰儿不明白,杨逸风怎么会这么说,就连叶紫潼都不明白了。

只是现在杨逸风没工夫跟她们两个女人解释。

“戴奶奶,你这还有没有空余的房间?你看这天色也晚了。”

杨逸风指了指天,发现夜幕开始蔓延了。

戴奶奶倒也没有多做怀疑。

“有,我这有好几间上好的房间,只是不知道,你们要几间啊。”

“两间!两间!”

叶紫潼这回学聪明了,赶紧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杨逸风和秦兰儿相视一笑。

“那好,我先带你们看看房间。”

戴奶奶提议道。

“好。”

随后杨逸风等人走进房子,客厅不小,现代家具齐全,最后经过楼梯,他们去了二楼。

待他们把行李放进去后,戴奶奶又开了口。

“你们先随便坐会,我炒好菜,一会儿就可以给你们开饭了。”

“嗯,好。戴奶奶,你先忙,不用管我们,这里我都熟悉了。”

秦兰儿笑着朝戴美挥挥手。

“你这孩子。”

戴美宠溺地无奈地看了秦兰儿一眼,便离开了。

待戴美一走,秦兰儿就扑到了床上,展开了一个“大”字形。

“这一天天的,真是累死了。”

叶紫潼看了秦兰儿无奈摇头轻笑,随后走到了杨逸风的面前。

“有什么发现吗?”

叶紫潼脸色凝重,从刚才杨逸风改口,她就感觉事情可能变得复杂了。

“目前我还没有什么大的发现,但是我总觉得这个老太婆有些古怪。不过暂时对于我们真实的身份,还是不要对外泄露的好。”

杨逸风交代道。

“好,没问题。”

叶紫潼直接就答应了下来,但躺在床上的秦兰儿却是不满了。

“为什么啊?你们来找她不就是想要问清楚关于蛊……”

秦兰儿的话还没有说完,杨逸风就走过去捂住了她的嘴。

“小心隔墙有耳,如果你想让我帮助你们解决南诏省的这次危机,最好一切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杨逸风这般严肃的语气令秦兰儿愣了愣,最后她眨巴了两下大眼睛,示意她听明白了。

这般可爱的模样,就像是小猫的爪子,挠了挠杨逸风的胸膛,让他感觉手上一烫,但他却佯装淡定地放开她。

“好吧,那你打算下面怎么查?”

一恢复自由,秦兰儿就又迫不及待地开了口。

“先静观其变,到时候见机行事。”

目前也只能这样,毕竟他对于这里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说了半天,你等于没说。”秦兰儿耸耸肩,拍了拍杨逸风的肩膀,“不过,你放心,我会尽量配合你的。”

秦兰笑得无比灿烂。

杨逸风没有理会她,直接走开,但秦兰儿手上扶着的人一空,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待秦兰儿站稳,指着杨逸风就是一对埋怨。

“杨总,你有没有绅士风度啊?”

对于这个叽叽喳喳的女人,杨逸风早就习惯了。

“我去下面看看了。”

杨逸风头也不回地朝后面的两个女人挥挥手。

待杨逸风下去,就发现戴美在楼下的厨房做饭,只是微微抽泣的肩膀,明显在表明这个老奶奶在哭泣。

这令杨逸风奈了闷,他怎么感觉这个老婆子处处透露着古怪啊。

杨逸风刚踏进去,就引起了戴美的警觉,她慌忙擦了擦眼泪,还故作咳嗽两声。

“这辣椒够呛的。”

戴美的这般掩饰,杨逸风倒也没有拆穿。

“你这小伙子应该是头一次来我们这里吧。”

戴美主动与杨逸风搭讪。

“不错,是第一次,以前都太忙了没时间。不过我之前听朋友说,你们苗蛊寨以前的人大都是在养蛊的啊。”

杨逸风以着一种轻快好奇的声音问道。

戴美的眼眸却是闪过一抹警觉,炒菜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

这些小细节尽数都落在了杨逸风的眼睛里。

这下,他更觉得这个戴奶奶有些问题了。

“嗯,不错。但自从上面的法律法规颁布下来,不准人在养蛊后,我们这的人基本上都剔除了这一陋习,而且关于那些养蛊的技术,也渐渐失传了。”

戴美把菜盛在盘子里,端在外面的餐桌上,然后又返回来再炒一个菜。

而此时秦兰儿和叶紫潼也纷纷从楼上走了下来。

“哇!好香啊。”

秦兰儿循着味走了进来。

“香的话,你们一会儿就多吃点,不过这里油烟大,你们还是出去等着吧,我这还有几个菜就好了。”

戴美笑呵呵道,但她的举动无不是在赶人。

杨逸风面色一沉,这两个小娘们来得真不是时候。

但既然戴奶奶都这样说了,他自是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OAE-181 神宮寺ナオ-ALL NUDE

OAE-181 神宮寺ナオ-ALL NUDE第三集

“是什么人把他接走了?”

沈沫问道。

昨天她走的时候,他还问她今天会来看他吗?

怎么,一早上就走了呢!

“他的家人。”医生说道。

沈沫看向云墨修,“看来他家人知道了,把他接去更好的地方治疗了。他家看起来也挺有钱的。”

……

当天中午,云墨修就带着沈沫坐着私人飞机回到了千州。

当天晚上,任清萱一行人也回到了千州。

回到千州之后,云墨修带着沈沫搬回了碧月庭。

早上,云墨修和任清萱的谈话,沈沫都听见了。

他没问她,她也没提起。

但是,她心里是很欢喜的。

他说爱她,当着任清萱的面。

那场火灾中的死里逃生,她觉得值了!

傍晚,云墨修的电话下响起来,他接起电话眉头顿时紧皱,“人怎么样……在哪个医院……好,我过来!”

沈沫正在整理衣服,“怎么了?”

她看向他。

他走到她的身边,低声说道,“萱儿自杀了!”

“啊,她怎么样?”

沈沫顿时惊讶。

“在医院抢救呢,我过去看看。”

他说道。

沈沫点头,“恩,你快去。开车小心!”

收拾完了已经是深夜了,沈沫趴在床上给李湘冰打电话。

“芊芊睡着了吗?”

她问。

“都几点了还不睡?你回来了?没事吧?”

李湘冰问道。

沈沫答,“没事,芊芊没闹你吧?”

“你对自己女儿这么没信心吗?她乖着呢!”

李湘冰看着睡在身边的小胖丫满眼疼爱。

“那就好!明天我去接她。”

“没事,你要是有事就让她在我这住几天。”

“冰冰,任清萱自杀了!”

沈沫轻声说道。

“啊!死了没?”李湘冰问道。

“不知道,他去了很久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很严重吧!”

沈沫说道。

“你啊,可别心软。她对你都下得去手,就算是她死了也是活该。谁让她一肚子坏水!”

李湘冰声音微厉的说道。

……

医院

季风风尘仆仆的从机场直接赶到了医院,一进来就直接走到云墨修身边,语气中带着质问,“萱儿怎么样了?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让她这么伤心!”

“谁让你回来的?”

云墨修看她说道。

季风脱下风衣,眉头紧皱的看着云墨修,“她早上给我打电话一直在哭,问什么都不说。只说自己当初不如死了!我担心她,就回来了!”

云墨修轻声说道,“回来也好,还在抢救,等着吧!”

季风很是激动,“告诉我,你到底怎么着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云墨修掀起眼帘,眸色冰寒,“她差点杀了人,我说都不能说了是吗?”

南松站在一边,整个人都透着冷冽,视线锋利的盯着季风。

看样子,他要是再敢对云墨修不敬,他随时都会一脚踹过去。

季风深吸口气,转身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靠在后面的墙上等着。

抢救室的门打开,白楚从里面出来。

季风一个健步冲过去,“老白,萱儿怎么样了?”

白楚眼前一亮,“你这是坐火箭回来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