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no-031 天然みのり

Impno-031 天然みのり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Impno-031 天然みのり第一集

“不要!爸!”

咆哮的叫声直接从嘴里发了出来,霍寒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夜色当中,她已浑身大汗淋漓,双手在黑夜之中挣扎,抓着枕头,夕阳已经彻底没落,窗户外面,是无尽的漆黑魅影。

呼吸紊乱急促,心跳突破最高点,是那样的惊悚剧烈,可是,却也是那样的劫后余生。

看清楚眼前,原来,都只是个梦。

霍寒望了一片周围,眼眶还是湿润的,无助的声音,“爸,爸……”

刚刚那样清晰的现象,真的差点令她无法分清那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还以为人是真的苏醒了,可是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爸爸……”

女人双手抱膝,像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她低声的开始啜泣,呜呜的渴望一个依靠,奈何此刻,只有黑夜与她为舞。

“嘭!”

不明所以瞬间,就在霍寒孤苦伶仃之际,门蓦地被人撞开,屋子里原本是黑的,一个人的,却突然,多了另外一个身影。

霍寒看着终于能有可以抱住的人,渴望他的到来,迅速便埋首在他的胸口,心里面,委屈又难受,皆是因为那个梦。

那人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动作温柔中有丝不自然的僵硬,揉了揉她的脑袋。

“爸爸醒了,我梦见爸爸醒过来了……”

她不由分说,便对进来的人道,“我做梦梦见他了,他就立在我的面前,一直看着我,说我受苦了,我说我不苦,我想抱一抱他,可是转眼间,他还没说几句话,就突然跳下去了……”

她想把刚刚那个梦的真实感受再复述一遍,但是自己又着急,导致自己一个人慌张至极吞吞吐吐。

拥抱她的人在黑夜中点了点头,示意他都明白,拍着她的脊背,尽可能让她放松下来。

霍寒自己抹了下眼角的泪,月光迎着她的脸照耀的,半边侧脸,苍白无力,“我当时真的以为他醒过来了,然后我就一直在哭,然后我……”

哽咽的声音,好委屈可怜,“我真怕他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他为什么要对我说那样一番话,跳下去,是不是意味着就是回不来了?墨霆谦。”

空气中,有道呼吸赫然窒了窒。

忽然,霍寒便猛的推开了他,鼻腔中,她才反应过来,墨霆谦的身上的气息,不是这样的!

墨霆谦是一股清涩的凛冽,伴着清水茶苦之味,那是长期坐在办公室里才有的气息。

而这个人的身上,同样的,甘涩的苦茶气息都有,但是,他身上则浅的许多。

能闻见他身上那股干净的令人清醒的淡淡沐浴露香味,那股味道,她陌生的竟带着一丝熟悉。

那席身影还想抱住她,但是刚触及到霍寒的臂弯,便被霍寒直接拒绝!

他立在原地,不前不后,不左不右,颀长的身影,竖起一道黑色的光。

女人有丝慌张的拉亮了床头的台灯,那张阴柔俊美的脸,果真,除了他,还能有谁?

她几乎下意识的,就想下床,但轻易被人按了回去。

厉千寻只手顺着她的腰际线逼近她的身边,寒而凌厉的眸子,充满了威胁,“别动,”末了,他又道,“让我再抱会儿,行吗?”

后面的询问,掺杂了一缕苦苦哀求。

“松手,这里不是你的地方,滚出去。”

霍寒的语气很强烈,视死如归一样,望着那张脸孔,恨不得亲手摧毁掉。

他怎么会来这儿的,究竟为何?

厉千寻倒也不急,挑眉强硬的与她相抗衡,她说让他放,他偏偏不放,挑着眉角暗衍而出邪恶,“霍寒,你现在还是耐我不得,就抱一会儿怎么了?”

接着,他不顾她的意愿,过分的靠近她。

女人发出一声痛恨的声响,隐忍而又愤怒,被人欺负时的怨恨。

“厉千寻你简直人渣!”

女人恨不得在他的身上咬上一口,咬出血印,这样,也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疼。

可是她最终没有。

他不意外的眼神落在她眼里,连自嘲都忘记翘起弧度。

“人渣过得逍遥自在,坦诚安乐,是不是觉得特别不痛快?”

他俯身在她的耳旁说道,朝着她的耳廓轻吹了口气,湿热的唇,轻舔着她脖颈旁边的肌肤,雪白,嫩的发稚。

霍寒的浑身都在发抖,朝后仰着,避开他的行为,像燃烧的炸药,随时发生大爆发。

可是那根导火索很长,长到像此刻禁锢她的两只手,即便再要触及,她现在还是无法动弹。

“阴魂不散这四个字真是为了你亲自设置的,我说,你就为什么一定要在我面前晃悠,死远点不行吗?”

冷冷的嗓音,充满了对他的恶心嘲讽,不留一丝余地,所有的恨,都在字眼里一笔一划流露出来。

那些归于过去的伤,还没结痂,现在又被他这样重新划上一刀,鲜血淋漓。

是个人,都会不舒服。

“你说什么?死远点?”

黑夜中,那双带着微蓝璀璨的眸子毫无预告黯淡,无尽的光,星辰熄灭,凝成化石。

可还未让人看出他的一丝异样,他便扬起嘴角,不屑的说,“我就不让你如愿,凭什么我要死远点?我现在还是靠你最近的人。”

扭动了一下身子,霍寒气的脸颊发红,“你有完没完,再不松手我叫人了!墨霆谦肯定很快就会回来!”

“现在他没来,你就让我走,所以,是在担心我被他欺负?”

见鬼了!

为什么这些人总是能联系到有的没的?

“厉千寻,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她对视着他,眯起一丝寒意,“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原谅你,同理,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霍寒,你真够残忍的。明知道这是对我最大的酷刑,却用来这样惩罚我,抓住我的软肋,是想逼我粉身碎骨?”厉千寻不等她说完已经激动出声。

“呵呵,你们不也是吗?谁又何曾善待过我?这个世界,谁有软肋,活该谁倒霉。”总有一天,她会心硬到自己都不敢相信!

Impno-031 天然みのり

Impno-031 天然みのり第二集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她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她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也下了很大的决心,他们两人,都需要离开一段时间,各自安静下来。

“离别的话要当面说,我等你来见我。”叶蓁蓁把枕头放回去,把杯子拉好,关灯离开。

罗伯很早就把早餐做好了,它决定送叶蓁蓁过去,不管它是出于什么考虑的,它想让叶蓁蓁留下没有的记忆。

叶蓁蓁本来不打算吃早餐的,但是看着罗伯在厨房忙碌的背影,默默的坐在了餐桌前。这顿早餐她吃得很认真,也吃得很慢,她以为林下帆会先申请,可是昨晚到现在,他的影子都不曾出现,说不上失望,只是觉得有些难受。

罗伯没有说话,默默的为她做了一切,然后帮她提起行李箱,帮她开车门,再亲自把她送离这里。

林下帆站在她房间的窗边往外看,他还穿着那身白色的类似病服一样的衣服。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醒过来,看着那辆他和叶蓁蓁坐了无数次的车消失在视野里,他扶着窗慢慢的坐了下来,然后捂着胸口轻轻喘气。

“我会去见你的。”林下帆回头看了一眼她的房间,几乎没有带走什么东西,她来了这里以后购置的东西全部留下了。

林下帆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胸口还是很闷,甚至很痛。他扶着桌子慢慢跪在地上,额头冒着冷汗,他紧紧地攥着拳头,手心被自己掐出血来,红色的液体沿着指缝流出来滴在地上。

他抬头看见桌子上放着叶蓁蓁的照片,她正看着他甜美的笑着。

林下帆拿过相片,然后把相框扣在桌面上,缓和了许久才恢复过来。

她说等着自己去找她,那么她还是愿意见自己的,即使被她讨厌了。

罗伯把车开到了小区楼下,楚林早就等在了那里,他没想到叶蓁蓁会这么果断,说搬过来就搬过来,大清早的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非常不满意,还把周森吵醒了,即使周森是一个要按时上班打卡的单身狗,但是他还是愿意冒着饿肚子的风险多睡几分钟的。

“谢谢你!”叶蓁蓁从罗伯手中接过自己的行李,楚林过来拿到自己的手中,挥了挥手算是和罗伯打招呼。

罗伯点了点头,说了声早上好,然后把车钥匙交到了叶蓁蓁手里。

“这是……做什么?”叶蓁蓁不明白罗伯在搞什么,看着要是莫名其妙。

“主人说这车是您的。”罗伯一字一句的,说的板板正正。

叶蓁蓁看着要是上的小熊,突然有些动容,楚林接了过去,道了声谢谢。

罗伯点了点头,不打算多留。

叶蓁蓁跟着楚林往楼上走,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喊了罗伯一声。

罗伯回头,不解的看着叶蓁蓁。

“照顾好他!”叶蓁蓁说。

然后她头也不会的走了,罗伯眨了眨眼,把叶蓁蓁的话录音存档。

林下帆没有交代这些事情,但是它觉得自己有必要这样做,即使林下帆可能根本不听。

“何必呢?”楚林把她送上楼,再帮她打扫房间,房子是林下帆的,可是在叶蓁蓁名下。

“你别问。”叶蓁蓁坐在一旁,看着远处的景色。

“我才懒得理你!”楚林郁闷,把拖把塞到她手里,“到我家吃饭吧!”

“谢谢!”叶蓁蓁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即使她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牵强。

“你是要好好谢谢我!”楚林瞪了她一眼,然后嫌弃的扯着她往下走。

再嫌弃她也是自己的妹妹去,还能怎么办呢?宠着呗!

让叶蓁蓁很意外的是陈天莹居然会在,而更让她意外的是早餐居然是陈天莹做的!这个不良什么时候转型要当家庭主妇了?不对,话说,楚林和周森,她在跟哪个交往?

“早安!小姐姐!”陈天莹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煮了什么?”楚林靠在门边,看着厨房里的一堆东西。大早上的他被叶蓁蓁的电话吵醒,还被门铃声吵醒,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怒气冲冲的去开门的时候,发现是几个顶着黄毛的家伙拎着几袋果蔬顿在那里,一脸忧郁的看着他。

“干嘛?走错地方了!”楚林刚想关门,小黄毛就一手抓着门,一手把东西递给楚林。

“我们老大让买的,都是最新鲜的!”

“……老大?谁?”楚林揉了揉头发,他总觉得自己在做梦。

“陈天莹!”黄毛小声的报出自家boss的名字。

楚林:“……”

然后现在这个让社会小混混噤声的人居然围着粉色的小围裙在厨房忙的不亦乐乎。

“喂!你到底是干嘛的?”楚林一直出于礼貌没有问她,今天是真的忍不住了。

“我开酒店的!”陈天莹回头,笑得一脸灿烂,然后转头给楚林一个吻,“乖乖走在桌前等着就行了,别在这里碍眼!”

楚林:“……”看在吃的份上他忍了。

叶蓁蓁捂眼,她一直都觉得他们三个人的关心很迷,陈天莹到底是怎么做到让楚林和周森都对她没有微词的,而且他们还那么和谐,她甩了甩头,一直在脑补昨晚的画面,但是看着衣架上挂着的警服,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邪恶的。

“去叫周森起床!”陈天莹把三明治端出来,牛奶也热好了。

楚林伸手捏了一块培根吃,陈天莹扔给他一张纸巾。楚林一边走一边想,这种感觉也不错,似乎有圆满的家的感觉。

“老舅,起床咯!”楚林坐在床边,俯身在周森耳边呼气。

周森的耳朵红红的,他转过身去,想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但是楚林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被角。

“再说五分钟。”周森嘟哝了一声,继续睡。

楚林摸了摸他的眉眼,这个在他印象里无所不能的男人老了,开始长了白头发。他忍不住低头去亲了亲他的额头,周森迷迷糊糊的伸手抱住他,然后捏了捏他的脸。

“小林林?”

“嗯!”楚林回答他,“吃早饭了。”

“好。”周森慢慢的放开他,在半分钟时间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离开被窝。

Impno-031 天然みのり

Impno-031 天然みのり第三集

“先生您还好么??”

“好……当、当然好,我……我还要、要战胜她!”

明明想指夏曦,手指却歪到了琼姆身上,大胡子大叔哈哈一笑,豪气举杯:“干杯!”

二两的伏特加下肚,爽!

夏曦见状,也迫不及待一饮而尽。

烈焰般的刺激直穿口腔,像喝下去一道岩浆!

好爽!

夏曦哈哈大笑起来,伏特加,果然是好酒!全身的开始热了呢!

听到她的哈哈大笑,不少人开始觉得,这少年一定是喝醉了!

不然为什么会突然大笑?

只有喝醉的人才会这样吧!

“再来!”

好奇的声音传出来的一瞬,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还来??还以为这一杯下去,这小子会直接倒下呢,没想到不但没倒,还要再来??

“我也再来!”

琼姆有点兴奋了,明显这小子很能喝,而其他大部分竞争对手都有点晃悠了!!

哈哈,棋逢对手的感觉,有点爽呢!

三杯伏特加之后,冯.科恩终于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任由别人怎么打他叫他,他都完全没反应,已经完全断片了!

周围响起一阵嘘声,可惜,他也听不到了。

五杯伏特加之后,选手一个接着一个栽倒在地即便还有人,也是挣扎着扶着钢管在喝酒。

六杯、七杯……

不断有人倒下,直到十杯喝完之后,舞池之上只剩下了夏曦和琼姆。

“我的天啊,这个少年竟然喝到了最后!!”

“天,以往喝到这里,胜负就已经分晓了,绝对是琼姆的,但这次竟然还跟了一个小个子!!”

“这小个子真特么的能和啊!”

“她绝对不是第一次喝酒吧?我不相信第一次喝酒能喝到现在!!”

“天,你不觉得她很帅么??她简直是今晚的黑马王子,是英雄!!”

“是啊,简直帅呆了!!”

议论之中,琼姆也很惊讶,以往喝到这里,就只剩下自己了,现在,还多了个夏曦??

“你不晕?”

琼姆觉得自己有点晕,他喝得有点急了。

“还好。”

夏曦眨了下眼睛,这才喝了多少??晕毛啊!

“还能喝?”

夏曦舔舔嘴唇,那里的酒香醇厚的诱人。

“嗯!”

十杯了,是不是该换别的酒了?不知道会不会有利乔酒~~

“接下来是什么?”

夏曦很好奇,也很期待。

酒保被问懵了,这少年,脑袋竟然还这么清醒??

她竟然还知道该换杯了么??

酒保开始手忙脚乱的指挥,他是被夏曦吓到了。

天啦撸,这到底是什么怪胎?!!

“是,是……深、深水炸弹!”

深水炸弹?

夏曦的眼睛完全亮了!

哈哈,最后压轴的竟然是深水炸弹吗??

很好,很好~~~

深水炸弹,从名字来看,此酒不仅表现出了酒精度高的一面,同时更准确地表现出了烈性的意思,形容其沉的很深,威力强大!

所以,这绝对是酒吧里最烈,度数最高的酒!!

不少人听到深水炸弹的名字就会觉得头疼,因为这种酒只要一杯,下场可能就是一宿宿醉,不省人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