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D-535 熱帶鳥-美乃すずめ

REBD-535 熱帶鳥-美乃すずめ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REBD-535 熱帶鳥-美乃すずめ第一集

“我,我,我……”

王美萱我字还没有我完,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下一秒,薛桂花手里拿着竹条编的扫把怒火滔天的闯了进来,看见王美萱跪在唐志新脚边,她甚至连唐志新都顾不得了,上去拿着扫把往王美萱的身上使劲的抽,“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我们唐家对你不薄,你竟然这样害我们!”

如果是往常,薛桂花要是这样打王美萱,王小翠早就出来劝了,可现在,王小翠心里憋的那口气都没地方撒,就只能站在门口看着薛桂花打王美萱,心里还暗暗叫着痛快!

那竹条编的扫把可是硬得很,竹子的枝杈又层层叠叠,抽在身上堪比鞭子,甚至比鞭子还要疼,仅仅是一下,王美萱就感觉自己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了,更何况薛桂花现在此时早已经气红了眼,抽打王美萱的动作丝毫不停缓,一下接着一下,那架势恨不得打死王美萱一般。

“啊……啊……”王美萱发出一声又一声凄惨的叫声,身子直往唐志新的脚下躲。

唐志新间接的也挨了两下,疼得他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他豁然起身,伸手一把抢过薛桂花手里的扫把,沉着脸质问,“奶奶,发生了何事,竟惹得你生了这般火气!?”

薛桂花气还没有削,伸手指着王美萱,愤怒的道,“你问她,她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王美萱身体蜷缩在唐志新的腿边瑟瑟发抖,一张脸上落满了泪水,头发被打得散乱下来,好些黏在她脸颊上,脖颈上,手背上,被扫把抽的一条条血印子,看着特别可怜。

好歹也是床头夫妻,唐志新看着不忍,伸手去拉她,“起来说话。”

“不,我不……”王美萱慌乱的摇摇头,一双眼睛不敢看向别处,只能耷拉着盯着自己脚上破旧不堪的鞋,像一个受到惊吓,神志不清的人一样。

唐志新最见不得女子这般胆怯柔弱,他烦躁的拧紧了眉,低声喝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如果现在不说,我也保不住你!”

王美萱听到这话,身体猛地一颤,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唐志新,唐志新此时正低着头,与她的目光相撞,王美萱瞬间委屈的哭出了声,“相公……”

唐志新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碍于薛桂花和王小翠同时在场,他也不好给王美萱好脸色,只能冷着脸道,“哭有什么用?赶紧说!”

“我,我……”王美萱哽咽了两声,才哭哭啼啼的把那日去唐婉那里领稻种的事说了出来。

唐志新听完,一张脸彻底的冷了下去,竟是一点怜惜的感情都没有,猛地一把将王美萱给推到在地上,操起刚才放在地上的扫把,竟是比薛桂花还要狠的朝着王美萱的身上打去。

“你个贱人!你没脑子啊,出了这样的事回来一个字不说,闷着干什么?”

刚开始王美萱还可以往他的身上躲,现在王美萱只能朝着外面躲,而正好薛桂花站在那,她一躲过来,薛桂花便一脚踹了过去,将她硬生生的朝着唐志新的扫把上面踹去。

“啊……啊……”王美萱哭得昏天暗地,一声接着一声,好不凄惨。

王小翠还不忘在外面添油加醋,“她拿了那些钱也不知道送到哪去了,反正是没用在咱们唐家身上。”

“哼……”薛桂花冷嗤一声,“肯定是送回娘家了,这还用想吗?”

王小翠继续和薛桂花一唱一和,“是啊,她都嫁到咱们家也有一年了,这心啊,根本就没在咱们家,志新马上要去秋试了,眼下正是要用银子的时候,这笔墨纸砚贵的很呐……”

这话无疑是在唐志新的怒火上浇油,唐志新感觉自己打王美萱都出不了心中的那一口恶气,将扫把扔在一边,他伸手一把拽住王美萱的手臂,野蛮的将她拎了起来,死拖活拽的朝着门外走。

“我们唐家容不得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回你的娘家去,明日我便把休书让人给你送过去。”

王美萱听到这,才是真正的害怕起来,她如果真的被唐志新给休了,那她以后要怎么活啊……

“相公,相公,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休了我,相公……”

她们的争吵声,早就把唐家另外的人给吸引了出来,唐富贵坐在檐下,手里拿着旱烟,闷闷的吸了一口,不吭声。

唐青莲则是双手抱胸,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唐志新丝毫不为所动,将王美萱用力的扔出了门外,伸手指着她,“给我滚!”

王美萱从地上爬起来,作势要跑进去,“相公,不可以,你不可以休我……”却被唐志新抬脚一脚给踹了出去,“滚,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趁着王美萱摔在地上还没起身,唐志新一把摔上了门,将院门从里面栓了起来,不管王美萱在外面哭得多惨,苦苦哀求,他丝毫没有想让她进来的意思。

看到一家子都沉着脸站在院子里,唐志新走过去,对着家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都是我没有管教好媳妇,才让她愈发不知天高地厚。”

“这哪里是你的错。”最护犊子的王小翠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平白无故揽了这个锅,她走过来,拉起唐志新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儿子,那毒妇咱们再也不能要,这次秋试你好好考,等你考上秀才,娘再去给你寻一户好人家的闺女就是。”

“胡闹!”一直不吭声的唐富贵这时候抬起头,嘴里鼻子里喷着烟,阴沉着脸,气愤的道,“媳妇不懂事,教教便是,怎么能说休了就休了?”

“老头子!”薛桂花到现在气都还没消,义愤填膺的挽起了袖口,“那小贱人可不是个东西,平时在家什么活也不干,好吃懒做,让她去薛家拿稻谷,她竟然还睡了午觉,等她慢慢悠悠去的时候,人家稻种都发完了,唐婉当时给了她两百个铜钱让她去买稻种,你也知道,咱家那几亩地怎么用得了那么多铜钱?她买了回来,把剩下的钱自己私自吞了。”

藏钱这可是唐家的大忌!

别说妇人们忍不了,就连唐富贵也忍不了。

他闷不做声的打开旱烟袋,从里面拿出一点散乱的烟丝,放进旱烟里,又闷闷的吸了一口。

唐志新想起上次唐梓诺来唐家大闹一场的事,才有沉着声道,“我要休她也不是仅仅因为这一件事。”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在他脸上。

唐志新用力的抿了一下唇,把上次王美萱是如何帮着王丹凤把唐婉给骗出来,又给唐婉下药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所有人听完都沉默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好半天都没人说话。

许久之后,王小翠才摇着头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小贱人帮那位王小姐做这样的事,应该得了不少的好处……”

“就是!”薛桂花点点头,“那王小姐可是当今丞相府的二小姐,出手阔绰,少说几百两银子应该有吧。”

说到这,唐家的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下一秒,薛桂花和王小翠同时跳了起来,王小翠气愤的咬牙,“好呀这个贱人还真是丧尽天良,得了这么多好处,竟然没给我们唐家拿一点出来。”

薛桂花更是气得咬紧了后槽牙,“肯定全部被那个刘淑慧给吞了!”

许久不出声的唐青莲这时候冷冷的笑了一声,“难怪到我们家的时候稻种没有了,原来唐婉那个小蹄子竟是在刻意报复咱们家啊……”

这事,经不住推敲,只要想一下就能明白,像唐婉那么精明的人,连镇远侯府的地都敢惦记,怎么可能会对要用多少 稻种没有点底,偏偏他们家就没有,想来这是唐婉故意整他们唐家的。

一时之间,唐家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

稻谷已经熟了,有很多事要做,唐婉早早的起身,把早膳烧了,就进入了繁忙之中,薛家虽然在满月村中算大的,可那么多稻谷一时之间她还没地方放,倒也不急着就让村民们今日就收,她叫上秋葵,薛云虎,唐梓诺一起来了叶宅。

“你要马车?”天七惊讶的问,“今天不赶集啊……”

“谁说我是去赶集的?”唐婉伸手把天七给推进去,自己进了门,“天七,你先给我准备马车,我去找叶卿书说事,等我出来的时候,咱们就走。”

天七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回头问唐梓诺他们,“你们知道她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吗?”

三个人同时耸了耸肩,异口同声的道,“不知道!”

这时候还早,叶墨尘没去书房,而是刚刚才在厢房中梳洗完毕,唐婉丝毫不顾及的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叶卿书,我有事跟你商量。”

叶墨尘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呼了一口气,“这么大清早的,你急急忙忙跑来,有什么要紧的事?”

REBD-535 熱帶鳥-美乃すずめ

REBD-535 熱帶鳥-美乃すずめ第二集

第七百六十七章难题

天灵那无比哀凄的眼珠子转了转,终于是接受了现实,它将脑袋从公输谷主的怀中抽出来,而后,尖叫一声,这才扑棱着翅膀,夺门而去,那飞走的身姿,显得那么的迫不及待却有英勇无畏!

看着它离开,静荷这才拍了拍手,笑道:“谷主,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在下建议哈,也别避谷了,想来您也知道,天机谷对于轩辕帝国来说,是怎么样的存在!”

“哎!”公输谷主沉默点点头,无奈道:“哎,只能如此了,原以为,避谷可以减去一些麻烦,但若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乾天还活着,避不避谷又有什么区别!”

“您能如此想,那咱们的合作就此达成,乾天既然已经对您的儿子动手,就绝对不会轻易罢休,咱们合作达成之后,消息共享,有什么变化,及时互通!争取将损失降低到最小!”静荷笑了笑,说道。

“是,公主放心,天机谷这边,有什么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公输谷主拱了拱手,郑重说道。

“嗯!”静荷点点头,而后道:“我去看看公输镜海,然后就直接告辞了,谷主不用送了!”

“我陪公主一起去吧!”公输谷主一愣,药已经被秦琅拿去熬,检验静荷是否真的能解毒的时候到了,他的心情突然有些激动,于是,忙说道。

“好吧,随你!”静荷笑了笑,对于他这点小心思,并不多加在意。

公输谷主亲自带路,一行三人在天机谷上百弟子的注视下,走最近的小路,经过仓库一旁的隧道,直接进入墓地之中。

上百个玄铁笼子已经被放下来,笼子的门却并没有打开,公输镜海等一干中了毒的弟子们,张牙舞爪的仿佛地狱归来的僵尸,一个个眼圈深陷,血红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距离他们最近的人,仿佛在看着美食一般,并且时不时的吞咽口水。

秦琅面色沉重的站在一个个铁笼子面前,一脸凝重,药已经煎好,他发动三百多个人,同一时间,将药煎好,端过来,然而,端过来之后,他这才有些为难,药虽然熬好了,但却不知道该怎么给公输镜海等人灌进去。

这些人先前都是由他用药,针灸等控制的,他们的情况,秦琅最清楚不过,他知道,这些中毒之人,已经到了嗜血的极限,自己那普通的药,定然已经难以将她们嗜血性压制下去,于是,当他看到静荷的瞬间,便仿佛看到救星似的,一脸希冀的迎了上来,恭敬道:“先生!”

“怎么还没有喂药?”静荷见墓地这番情形,不由皱眉。

“这……”秦琅窘迫,看了看发出动静最大的公输镜海,无奈摇了摇头道:“之前学生一直用药和针灸,稍微能控制他们的神智,而现在,已经到了极限,学生无能为力啊,他们的皮肤上,牙齿,指甲上都充满了剧毒,若是被他们伤到,定然会被传染,因此……不知先生有什么好办法!”

听了秦琅的话,静荷目光环伺一周,笼子里面的人,疯狂如兽,笼子外面的人一筹莫展,端着药,却并知道该怎么办。

“僵尸毒能让他们的身体变得冰冷,僵硬,因此点穴根本没有效果,现在针灸怕也没有效果了,僵尸毒属阴,只需要找些阳性十足的东西,克制一下就行,对了,他们现在惧怕阳光,这墓地之中阴森无比,正好促进僵尸毒的生长进化,这样,你去找一些蜡烛和镜子过来是,此时大雪纷飞,山谷外面也没有阳光,真是僵尸毒繁衍的好地方啊!”看着这一片黑沉沉的墓地空间,静荷恍然响起,这其中的原因,心中也是暗自生寒。

脸色一沉,无比凝重的看着一脸心痛看着自己儿子孙子的公输谷主,道:“公输谷主,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你天机谷下僵尸毒了,你们天机谷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地下,没有阳光照射,就算外面那些可以种植蔬菜的光线,也不过是反射外面的阳光,而后发散到各个角落,这一点,我说的可对?”

“没错,我们天机谷的创始者,亲自利用水晶,制造了一个非常巨大的光阵,便是利用山外特定地点安装的水晶镜,将光线引入洞中,这才有了地下世界。”公输谷主笑了笑,颇为自豪的朝山谷内部,山脉的高空看了一眼,那是他们天机谷最大的创造,可以说,他们创造了阳光。

“谷主,今日地面之上应该没有阳光,我想知道,这光阵,是如何让这里充满如此热度的!”天机谷的那个人造太阳,上午的时候静荷就发现,那光线是有温度的,仿佛和煦的阳光一般,散发着令人舒服的温度,比起地表,冷到极致的零下几度,这里可谓是世外桃源。

“殿下,这就要说起天机谷的地形了,总所周知,这里有很多山峰,大多数人却都不知道,这里不仅是众多山峰,却并不知道,这一座座山峰的下面,其实有地下岩浆,公主可曾见到光阵之下的山脉巨龙?”公输谷主一脸得瑟的样子,脸上的表情要多自豪有多自豪,仿佛捡了几百两银子一般。

“知道,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地下岩浆!可是就算有地下岩浆,至少要深入地下上千米,在这个层面之上,定然感觉不到,因为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比外面要阴冷许多!”静荷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公输谷主听到静荷如此说,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光滑的下巴让他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但饶是如此,他脸上的得意笑容,却没有丝毫减弱。

“这光阵是我们天机谷最大的秘密所在,除了我和镜海他爹,谁都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不过今日公主问起,我便直接告诉你吧,这地下盘卧的巨龙,尾巴高高翘起,那里,是地下岩浆涌上来的出口,通过龙口进入,便能走到龙尾处,龙尾最上方,便是光阵最核心的地方,我们的祖先,将那里的热源,直接引入光阵,再由光阵散发到各个角落。”

REBD-535 熱帶鳥-美乃すずめ

REBD-535 熱帶鳥-美乃すずめ第三集

师殊被洛九九的一番话醍醐灌顶,使得师殊猛然间茅塞顿开,于是师殊冷笑着说道:“我似乎有些明白,那些掌权的贵族到底想做些什么了。”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贵族是想要用兽人国度中普通百姓的生命,去换取他们手中的富贵和融化,表现在器物上也就是丝绸之类的华裳。”

“单单凭借着兽人国度的兽人,是没有办法将丝绸这样华丽的布料生产出来的,所以才必须要去大夏国劫掠。”

“如果兽人国度这边在劫掠大夏国的时候,找不出什么正当的理由来的话,那也没办法让兽人国度中的兽人拼命效力。”

“所以兽人国度的贵族们,就绞尽脑汁的想出来了这样一个狠辣的计谋来,将普通的兽人当做泥土一样对待,贵族们只需要丝绸和奢侈品……”

“但是生活在兽人国度的兽人们,却需要拼尽全力的填饱肚子,还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更重要的呢?”

洛九九从小就是生长在红旗下的单纯少女,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算计到整个种族的阴谋?

要是洛九九也感觉到有些不寒而栗,轻轻的搓了搓手掌,略微有些惆怅的说道:“所以说啊,我们九尾狐村落中种植的技术不能流传出去了。”

“而且,我最近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状况,难不成我已经被兽皇手底下的那些兽皇使者盯上了?”

师殊苦笑着摇了摇头,“只怕那些藏在暗处的兽皇使者并不是来盯你的,那些兽皇使者在很早之前就出现在我的身后了,想来应该是盯我的吧?”

“我从前在兽人国度中,就是兽皇陛下的铁杆支持者,所以兽皇陛下也很赏识我。”

“但凭借兽皇陛下那睚眦必报的性格,是不会容忍将我放到淇水部落这样鞭长莫及的地方,并且还不用丝毫手段来约束我的。”

“所以那些兽皇使者才会跟随在我的身后,时时刻刻的盯着我有没有犯错误,好用我的错误去给兽皇陛下请功。”

师殊对那些兽皇使者也没有什么好感,更多的还是对兽皇使者的无奈和厌恶。

“行了洛九九村长,要是我们再继续交谈下去,只怕天色都要亮了,所以我们就此别过吧。”

师渡跟随在师殊的身后,尽管对师殊有一肚子话想问,但瞧见师殊正在和洛九九交谈之后,又将肚子里的话给憋了回去。

洛九九那双纯黑的狐狸眼中掺杂着丝丝魅惑的光泽来,“师殊,你真的决定要和我们一起学习种植粮食的技巧了吗?”

“这个过程对你而言可不是什么轻松悠闲的度假呢,种植粮食可是要在阳光底下挥洒汗水才行呢!”

“要是不然的话,你种植出来的粮食,收成都要比辛勤劳动的那些兽人种植出来的粮食要少很多。”

“所以师殊你千万要做好心理准备呀!”

师殊听见洛九九的提醒之后,微笑着点了点头,投桃报李般的说道:“洛九九村长你也应该做好心理准备了,按照我对兽皇使者的了解。”

“你们的身边多多少少都会出现兽皇使者来监视你们的行为,千万不能让那些兽皇使者将种植粮食的消息传递回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