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OB-026 宇地原ひとみ

HAHOB-026 宇地原ひとみ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HAHOB-026 宇地原ひとみ第一集

要是电视剧里有这个演技,她上次拿奖也不会被群嘲的那么厉害了。他想走,但是那女明星明显是一定要有个说法,直接拦住他的去路,想听他哪怕说那么一句。

冷斯城脚步一停,他个子高,即使女明星穿着高跟鞋还得仰视着他。他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表情淡淡:“你认错了吧。”

女明星呆了,这是什么路数?她马上解释:“冷总,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求您网开一面!”

冷斯城淡淡的说:“你现在就是在冒犯我。”

女明星退了一步,他又说:“还有,这位小姐,我想你弄错了。你没有冒犯我什么。”

女明星又愣了,这又是什么路数?他不认账?

冷斯城还说:“你一直在跟我道歉,可是你骂的人又不是我,是我太太。是你说她不检点,是你说她靠不正当手段上位的。你没有骂我,你跟我道歉做什么呢,我需要原谅你什么。”

女明星这才如梦初醒,直接转向了旁边。顾青青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也不是那种被人打到脸上还不还手的,只是笑了笑,那笑容还挺明媚的。只是看在女明星的眼睛里,那一抹明媚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有一丝的——揶揄和讽刺。

女明星还没反应过来,顾青青直接和冷斯城把她当成了障碍物,直接绕开了她,他们身后的一大群人也跟着浩浩荡荡的走。女明星愣了几秒,想要再追上去,已经被保镖拦住,根本过都过不去。

冷斯城旁边还跟着那个首席设计师,这是外国的地盘,女明星刚刚宴会上见过,也不敢上去撕,只能作罢。

等一群人出了电梯,要分道扬镳的时候,恰好冷斯城又接到一份剧本,顾青青一看到剧本的名字,就立即沉下脸来:“怎么又是这个?不是说了这个剧本不行吗?编剧不要以为上一部大火了,这一部就可以随便写写骗稿费。他要涨价没问题,但是这种态度我实在不喜欢。”

“不是照着意思改了吗,还没看过改后稿,何必着急。”冷斯城倒是脾气缓和,毕竟之前这个编剧编的电影太惊艳,以至于国外还有电影公司接洽想买版权。

这年头,培养一个有才的编剧太难,他也不想放弃。

“那也不能随便这样对付吧,我觉得这个人是人品有问题。哪怕他要价再高也可以,写的慢也可以,随便糊弄的态度我真心不喜欢。”

顾青青虽然不是学电影出身的,但是这几年对电影市场的把握还是比较深的,至少她看上的剧本,跟着做宣传的电影都会火,逐渐在公司也有了选剧本的权利。

“你能对事不对人吗?”一说起工作,冷斯城也不似之前二十四孝老公一样,一下子就恢复成了公司大领导的做派。

“我说的就是既对事又对人,这剧本底子就这么差,怎么改都改不出花来。”顾青青也立马端正起了态度,一脸严肃。绝对是塑料夫妻了。

HAHOB-026 宇地原ひとみ

HAHOB-026 宇地原ひとみ第二集

吃饭的时候,夏悠悠没有出来吃,夏欢欢也没有理会,很多时候夏欢欢都可以无所谓的让那些妹妹闹,可一旦关系到全家,那她就会强硬起来。

夏欢欢绝对不会允许那夏悠悠去给赵禾木发展男女感情,因为……她心中早已经有了思量,也许很多人会说自由恋爱。

她一个新时代女性还走包办婚姻,那是越来越回去,可就算如此眼下那夏悠悠,她都不会让对方跟赵禾木接触,她的第六感很准确。

夏悠悠眸色幽幽的看着那刚刚吃饭的夏欢欢,那神色带着委屈,看着夏欢欢的目光,还有着幽怨,夏欢欢没有说话。

“姐姐你站住……”夏悠悠开口道,“我喜欢那赵将军,姐姐你可有喜欢谁过?姐姐没有喜欢过谁,凭什么可以说的那么轻巧,”

夏欢欢听到这话看了看夏悠悠,对上那倔强的目光后,忍不住笑了笑,看着对方时,“我有喜欢的人,什么很清楚这感觉,”

她有喜欢的人,是夏小白,她喜欢夏小白,在那个人,守着自己的时候,在那个人护着自己的时候,在那个人牵着自己手的时候,带自己去看那梅花的时候,她就喜欢那人,喜欢郁殷也喜欢小白。

“姐姐既然你有喜欢的人,那你该知道我的感觉,知道我的感觉,那姐姐你为什么要说的真轻巧,”夏悠悠开口道,说话的时候带着泪痕。

她喜欢赵禾木,喜欢哪一个顶天立地的他,喜欢哪一个护着自己的他,喜欢哪一个对自己冷酷,却又透着关怀的他,真的爱他。

“那你可以这么爱他?”夏欢欢的一句话让夏悠悠微微一愣,“你拿什么去爱他?就你的一腔热血,夏悠悠你爱的起,可代价我却付不起,”

夏欢欢开口道,眼下那夏悠悠喜欢赵禾木,不过是英雄的崇拜,在夏欢欢的眼中,赵禾木哪一种人,他是心怀天下,是哪一种可以为天下付出一切的人,却绝对不是儿女情长的主。

如果一旦到了最后的关头,她知道在江山社稷跟儿女情长,他一定会是江山社稷,眼下她不希望自己的妹妹,日后每一天都在那枯燥的日子中,将爱情磨灭后,变的扭曲起来。

更何况……眼下夏悠悠做妻,那是绝是不可能,做妾……上被妻压,下被妾算计,在美好的爱情,也会在这一切中变的扭曲。

当一切的爱扭曲了,那眼下这女孩还敢说出自己爱,夏悠悠不懂,可她却看的清楚明白,知道那未来的一切,当不久后的将来,那赵禾木的另外一件事情爆发后,夏欢欢更加坚定今日的想法。

“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你有什么本事去配他,”夏欢欢转身离开,眼下不在跟那夏悠悠说了,夏悠悠低着头。

“如果是小白姐夫,你又会怎么样?”夏悠悠的声音让夏欢欢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了看那夏悠悠。

“如果是小白?你是不是想说,我的身份也配不上小白?”夏欢欢看出那妹妹眼中的深意了,眼下便道。

“你说的对,我的身份是配不上小白,”夏欢欢很老实的承认了,让那夏悠悠微微一愣,有些心虚的不敢看夏欢欢。

“可我跟你终究是不同的,我有着那未来辛苦的打算,而他也会陪着我走下去,如果一生一世都他给不了,我会毫不犹豫的转头走,”

夏欢欢看着那夏悠悠,看到对方那神色接着又道,“因为爱情,很脆弱,它经不起任何考验,尤其是那妒忌与分歧,悠悠如果日后,你成了赵将军的妾,当他美人环绕,你难道还可以跟此时此刻一样,妒忌与差别让你今生都跟他不可能,你是我妹妹,我很清楚你那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

夏悠悠在那夏欢欢的一席话下,脸色越来越惨白了,她爱着赵禾木,有时候都幻想过,要跟他神仙眷侣过。

可眼下夏欢欢却打破了她的一切幻想,那残酷血淋淋的一切,都摆在了自己的面前,那般的触目惊心了起来。

夏欢欢没有理会对方了,而是转身回到房间内,夏悠悠哪一天一直都没有入睡,等隔日时,夏悠悠整个人显得很憔悴,夏欢欢也没有去多言了。

如果说了这么多,对方还要去争取,那眼下她也无话可说,她只会看着对方,让她去后悔了,夏欢欢很清楚的知道,夏悠悠那火爆冲动的性子,若真嫁了那赵禾木为妾,她仅仅是笑了笑,不成半年对方就会痛苦。

当然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她不可以为那夏悠悠争取,让对方去做那赵禾木的妻,眼下她仅仅是说一句抱歉,因为她赌不起。

“夏掌柜子这是我将小姐给你的请帖,”夏欢欢站在门口,看着那请帖顿时微微一愣,在打开后。

“木姐姐要成亲了,不知道夫家是何人?”木碗她心中的一个遗憾,当年自己劝对方和离,后对方出了危险。

流产掉了一个孩子,其中多多少少有着她的关系,眼下看到对方要在嫁人,她也为对方感觉到关系。

“是一个钱家大少爷,是经商的,后日便要成亲了,本来一开始就要送来,可夏掌柜子你未曾在,才拖到今日送来,”

木碗要成亲了,本来想请夏欢欢,可压根就没办法找到对方,便打算不请了,可没想到昨日所有人都说夏欢来了,那木碗听到后立刻让人补送了喜帖过来。

“原来是钱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到,”钱家她听说过,虽然是从商的,可对方也是一表人才。

“如此小的就先下去了,我们小姐还等着小的去回信了,”那下人开口道,说着便退下了,要知道小姐的婚事,可是老爷少爷的心病,眼下出嫁了,可高兴坏了老爷等人,更何况眼下这钱恒,家世是不如那杜沉含,可人家是真心喜欢小姐的。

夏欢欢这在为那木碗感觉到高兴,可有人却要借酒消愁了起来,木碗找到了第二春,而那杜沉含却一脸失落的模样。

HAHOB-026 宇地原ひとみ

HAHOB-026 宇地原ひとみ第三集

刘雅这一进来,屋内的樊乐儿和高晋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在停下了原本的嬉笑后,樊乐儿有些惊讶的出声:“雅姐姐,你怎么来了?”

不过在这话刚一出口,樊乐儿这才恍然想起,原本今天是和刘雅约定好的日子。

“哎呀,都怪我最近忙糊涂了!忘记派人跟你说一声,我今日去不了了!”樊乐儿的声音里有些抱歉。

“是该怪你!病了都不知道告诉我一声,我也好早早地来看你啊!”刘雅的声音里也有些小抱怨,不过是有些生气樊乐儿不把她当成自己人。

在刘雅一进来后,高晋为了避嫌主动起身准备出去了,在看见进来的刘雅时也不过是点了点头,算是问候。

而刘雅看到高晋,就猜到了这少年恐怕就是自己的那位救命恩人,所以对他行了个侧身半蹲礼,要知道这礼是除了面见九五之尊的跪礼之外,最能表示自己对他人,致以最崇敬的谢意,还有尊敬了!

高晋出去后,刘雅和樊乐儿在屋子里说了一会儿话,在约定了下次和刘雅见面的时间后,刘雅就回去了。

因为樊乐儿的病本就好的差不多了,要不是为了引出高晋这家伙,她也不用演自己病重的这一出,所以在第二日,樊乐儿就和高晋离开了医馆,回去了。

不过樊乐儿虽然回去了,但是被众人禁止着,并没有参与店铺的开张,而是在后院休息,除了偶尔指挥指挥一月和二月,外加提点一下小桃以外,真是空闲的很!

于是这一空闲下来,樊乐儿就想起了自己从王大夫那里拿回来的小木盒,里面的东西也是时候可以鼓捣了!

想着马上就要开春了,那些种子也该下种了,但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她没有钱买田啊!

想着自己过年后好不容易剩下的那点买田的钱,也都在这两次看病中花完了,现在的她每天就只能靠着开铺子的这点收入。

可问题是,她现在要养着这么一大家子,根本就存不下钱啊,真是愁死人了!

在院子里待不住了的樊乐儿,就想着出门去逛逛,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下适合她的商机。

这不,在下午众人休息的时候,樊乐儿和高晋就溜达着出门了,这一圈溜达了下来,樊乐儿看中了一家首饰铺子。

不都说女人的钱最好赚吗!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想来这女人爱美美首饰的天性,应该不会变吧!

所以当樊乐儿看到一家生意暗淡的首饰铺子后,她就走了进去,高晋看到,还以为乐儿是想要买首饰了,心想着自己荷包里的银子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那该怎么办?

樊乐儿一进店铺,正靠在柜台上休息的店小二还高兴的以为有生意上门,但是在看到是两个穿着粗布麻衣的一大一小后,脸色立马变得有些难看。

“去去去,这里可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打坏了这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店小二作势就要赶人。

但是在看到高晋黑沉着脸,看向他后,又顿时怂了躲了回去。

“看看可以啊,千万别碰!万一坏了,你们可真的是要赔钱的!”

其实店小二就是怕,这两个看着不像有钱的人,万一真把东西弄坏了,最后赔不出钱,那老板肯定不会放过他,扣工钱肯定是跑不了的了!

樊乐儿在前世的时候见多了这样的人,她早就懒得理会了,至于高晋在看到乐儿无动于衷的样子,他也就没有再表示什么。

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情绪,不值当!  樊乐儿朝着柜台上摆着的那几盒首饰简单扫了一眼,基本都是一些造型简单的银器,有簪头雕着简单梅花的梅花簪,还有什么花纹都没有的细长银簪,然后就是简单两个银圈圈做的的耳环,至于手镯

更是简单,就是个银圈圈。

看着这些首饰,樊乐儿觉得她赚大钱的机会来了!

“啧啧啧……”樊乐儿突然就满脸嫌弃的开始出声,而那边的店小二听到这声音后,更是不乐意了。

“我说你个小丫头,不买就不买,啧啧的干什么!”

“当然是嫌弃你这店里的东西啦!这些能算是首饰吗,顶多就是银子做的东西!”

樊乐儿这话不假,她确实是嫌弃,见多了前世那些琳琅满目,各式各样,各种材质的首饰,就眼前这些东西,在她眼里就是钱!

“小丫头好大的口气啊!我这秀珍铺虽然在这邻水镇上算不得数一数二,但也是这邻水镇上除了那品珍阁之外,唯一的一家首饰铺子了!”

就在樊乐儿的话音刚落,从后面的里间出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面色有点难看。

“总共就两家,你排第二,你还挺得意啊!而且老板你自己看看你这店里的生意,除了我们这两个嫌弃的人,还有其她的人吗!”

樊乐儿说的当真是一点也不留情面,而秀珍铺的老板在被一个小丫头这样指出了自己店里的窘境后,面上也有难堪之色。

“不知道老板有没有想过,做这邻水镇上唯一的首饰铺子,乃至天下扬名的第一珍宝阁!”

不知何时,樊乐儿的声音里竟然带上了几分诱惑的味道,钱忠心里竟然还真的因为眼前这个小丫头的几句话,心里产生了一些意动。

做生意的人谁不想做那个天下第一,就像读书人谁不想成为头名状元,只是这又谈何容易!

“小丫头什么都不懂,就别在这里乱说话!”钱忠也觉得自己估计是脑子抽了,竟然和一个没钱的小姑娘在这里浪费时间。

“谁说我不懂!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看看我懂不懂!”

樊乐儿知道就自己一个小姑娘,如果不拿点真本事出来,换谁都不相信。

“老板,有纸笔吗?”

钱忠不知道怎么想的,听了眼前这小丫头的话,还真的就让他去拿纸笔了。

店小二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老板为什么会听这个小丫头的话,但是他身为小二却必须得听自己老板的话!  拿了纸笔后,樊乐儿随便几笔,一个莲叶镯跃然于纸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