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M-0008 Mana Sakura 紗倉まな

EHM-0008 Mana Sakura 紗倉まな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EHM-0008 Mana Sakura 紗倉まな第一集

第2021章 沙兽

“对抗圣君,也只是能够对抗向你这样的圣君初期而已。”魔虎淡淡说道,其身上泛起一道道的暴虐气息。

秃鹰的脸色一变,目光中隐隐蕴含一抹怒火,“魔虎,这一次是太上长老安排我们两人出手,得到吴悔的秘密,若是在十日时间内完不成任务的话,必然会受到太上长老的惩罚,你现在已经突破到了圣君巅峰,既然你瞧不起我,那你就亲自出手。”

“我若出手,吴悔定然没有性命,秃鹰,你吞噬了周魂的圣人力量,修为也是接近了圣君中期层次,若是你真的搞不定吴悔,我再出手,我刚刚达到了圣君巅峰,需要巩固几日时间。不会把精力放在这种小事上面。”魔虎说道,其身影快速的变淡,最终消失不见。

秃鹰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的铁青,拳头紧紧握起,一股狂暴的怒意不断的翻腾。

“一个畜生而已,也如此嚣张,若非借助了圣兽白虎精血,你能够达到现在的层次吗?”秃鹰低声的咒骂道,其心中的怒火几乎难以压制,他也是存活了上千年的老怪,如今达到了圣人层次,地位崇高,而现在却被魔虎所轻视,让秃鹰的怒火越来越盛。

不过秃鹰心中虽然愤怒,却不敢对魔虎表现出来,魔虎已经达到了圣君巅峰,比他高好几个小层次,自己根本不是魔虎的对手。

“吴悔,你莫要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既然魔虎不管此事,那你就倒霉吧。”秃鹰的目光透过虚空,看向吴悔所在的方向,他此时心中的怒火全部转移到了吴悔身上,原本他还未曾动杀机,此时却已经是杀机大起。

……

吴悔击散那沙浪,目光看向虚空一处,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波动,这道波动与自己所拥有的三大圣兽的精血波动一样。

“竟然真的有白虎精血存在,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得到这白虎精血。”吴悔的脸上露出一抹坚定,其身影一动,向着所感应的方向而去。

吴悔对于四大圣兽精血有着独特的感应,虽然那白虎精血只是出现了片刻,不过却已经被吴悔所捕捉,这种感应持续的存在,也为吴悔指明的方向。

这黄沙区域虽然极大,却也有着边际存在,吴悔此时施展出堪比圣人的速度,在虚空中幻化成一道青光,光芒闪烁间,瞬间万里之遥。

如此行进了一日时间,一道黄色的屏障挡在了吴悔的面前,吴悔能够看到那屏障之外是一片青翠的森林,与这边的景色截然不同。

吴悔没有犹豫,直接向那屏障冲突而去。

吼!

正在这时,一道整天吼声响起,就在吴悔的身前,一只庞大的黄色巨兽从沙底下显露出来。

这是一头人型荒兽,身高百丈,全身覆盖着厚厚的沙漠铠甲,仿佛完全是用沙子所汇聚而成的,其身上所散发的威势却已经达到了圣君初期层次。

吴悔脸色微动,他在沙兽的身上感受到了秃鹰的气息,这头沙兽定然与秃鹰有关。

“秃鹰,想要出手,就明着来,我吴悔接着便是,何必藏头露尾,行小人行径。”吴悔虚空站立,缓缓说道,身上散发出淡淡白光,抵抗着沙兽的威能。

“吴悔,这是幽幻圣地的考验,你害我宗宗主,岂能够让你安然无恙的度过这十日时间,你若是抵抗不住,就留在这圣地沙漠之中吧。”一道蕴含杀机声音从虚空中响起,那巨大的沙兽已经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扑向了吴悔。

沙兽气息达到了圣君初期,一举一动莫不蕴含圣威,圣人以下,那么是仙尊巅峰强者都是难以承受,不过这对于吴悔来说,却是不算什么,以吴悔如今的实力,即便硬碰,也不惧圣君初期强者。

“五行转化,圣佛加持,天灵神拳!”吴悔轻喝一声,体内力量运转,五行,天灵与圣佛之力相结合,这一次施展的却是天灵手段。

一拳轰击而出,幻化成一只巨大的拳头虚影,这虚影中竟然也蕴含着丝丝圣威,直接轰击到了沙兽的身上。

轰!

一声巨响,急速奔来的沙兽被吴悔的一掌击中,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音,其身影戛然而止,继而不断的后退,一片片的沙子从其身上脱落下来,其气息也是快速的变得微弱起来。

虚空一处,秃鹰的脸色一阵苍白,目光中露出一抹惊惧,虽然他未曾亲自出手,不过却是知道这沙兽的实力已经堪比真正的圣人,而现在却是被吴悔一拳击退,这吴悔的实力竟然达到了这等层次。

“吴悔,我就不相信你能够爆发出几道这样的攻击。”秃鹰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沙兽受创,他也是受到了影响,毕竟这沙兽是由他所控制。

秃鹰强行运转圣力,伸出一指点出,一道力量划破虚空,直接注入到了沙兽体内。

原本气息跌落的沙兽再次恢复过来,重新迈开大步,向吴悔冲来。

“来的好!”吴悔脸上露出一抹斗志,面对圣人以下的人物,吴悔已经能够秒杀,对于他来说,只有圣人能够是自己真正的对手,而这圣君初期的沙兽正好适合自己。

吴悔体内元力运转,五行镜珠也是爆发出一股股的力量,进入到吴悔的体内。

五行、天灵与圣佛之力不断的在吴悔体内融合相生,一道道光芒从吴悔的身上散发出来,光芒中隐隐可见朱雀、青龙与玄武的身影,而且还有一道金色的僧人盘膝而坐。

“五行、天灵、圣佛融合,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哞、吽!”吴悔融合各种力量,以圣佛手段,施展六字真言。

一拳轰出,六字相随,吴悔开始疯狂的轰击沙兽。

吴悔的每一拳都是蕴含五行天灵圣佛之力,而且真言六字包裹拳头,让攻击的威势凭空增加了几分,每一拳轰击到沙兽的身上都是能够让沙兽剥落一大片的沙子,虽然虚空中有着秃鹰的力量注入到沙兽的体内,不过在吴悔疯狂的攻击下,沙兽的气息依然在快速的跌落,到了最后,直接跌落到了圣人以下。

“灭!”吴悔再次一拳轰出,伴随吴悔一个“灭”字,沙兽彻底破碎,化为漫天黄沙,散落四方。

虚空一处,秃鹰脸色涨红,一口鲜血终于忍不住喷洒而出,身上的气息也是变得微弱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秃鹰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恐之色,目光中充满了惊惧与难以置信,这一次,他已经是全力出手,借助沙兽与吴悔对抗,却是没有想到,吴悔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竟然将自己差点消耗一空,秃鹰感到,即便自己亲自动手,恐怕也不会占据上风,换言之,自己已经无法击杀这个吴悔,这让秃鹰怎么也没有想到。

“这吴悔的实力竟然达到了这等程度,恐怕还需要借助魔虎的力量才行。”秃鹰的眉头皱起,想起魔虎的性子,秃鹰实在是不想与其过多的接触,整个宗门十圣中,魔虎是唯一的一头圣兽,继承了荒兽的残忍狂暴,若是看到哪一个宗门弟子不顺眼,直接将其吞噬。

不过依照眼前的形势看来,不借助魔虎的力量根本无法击杀吴悔。

“吴悔,你让你再逍遥几日,反正这一次太上长老吩咐是要探查你的底细,我也有所交代了这,掌握五行天灵与圣佛之力,而且拥有一件空间至宝,若这些东西都被宗门所得,宗门的实力便是能够得到极大的提升。”秃鹰目光闪动着丝丝精光,其身影幻化消失不见。

……

击溃了沙兽,吴悔也感到了秃鹰气息的消失。

“不知道那魔虎会不会出手,他已经是圣君后期层次,若真的出手,恐怕想要对付不易。”吴悔抬起看向虚空,神识激发,只能够隐隐感受到一丝白虎气息的所在,知道这定然是那魔虎所散发。

吴悔不再犹豫,身影一动,直接向那黄色屏障冲去。

黄色屏障虽然强大,却是无法阻止吴悔,片刻之后,吴悔便是离开了黄沙区域,来到一片古木森林之中。

这里的空间充斥着木之元力,这木元力却是充满了腐蚀腥臭的气息,一般人根本无法进行吸收,不过对于吴悔来说,并不算什么,吴悔的五行神诀能够化解各种杂力,自行提纯力量,只要五行神诀在体内运转,四周的木之元力便是自动的进入到吴悔的体内,转化为吴悔自身的力量。

吴悔神识扫过森林,同样探查不到其边际,不过因为对于白虎气息的感应,吴悔已经有了前行的方向。

其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沿着低空,向着前方飞行。

飞行了片刻,一道强大的气息蓦然从吴悔的下方传来,一头巨大的黑色蟒蛇从一颗巨大的树冠中窜出来,直接向吴悔咬去。

这头巨蟒长约三十几丈,其身躯直径也有着数丈左右,全身覆盖着黑色的鳞甲,硕大的双眼散发出摄人的红光。

黑色巨蟒的大口就要咬住吴悔的时候,吴悔手掌一翻,元金剑幻化而出,直接刺入到了黑色蟒蛇的口中。

黑色蟒蛇的身躯剧烈的扭动起来,其目光中的生机却是快速的消散。

吴悔手掌一招,元金剑从黑色蟒蛇的腹部刺了出来,一颗绿色的蛇胆跟随着元金剑,落在了吴悔的手中。

“仙尊巅峰的巨灵蛇胆,也算是好东西,若是拿到外界,起码能够价值百万元币。”吴悔看着手中绿色晶莹的蛇胆,脸上露出一丝欣喜。

EHM-0008 Mana Sakura 紗倉まな

EHM-0008 Mana Sakura 紗倉まな第二集

郁狐狸点头,“啊……不过呢我仅代表我个人观点,哈,不代表你们警方。”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国家出的制度,大家就要遵守,如果谁因为一点个人恩怨,都去杀人,那国家岂不是乱套了?”

“老婆说的有道理,来,老公亲一口。”

“滚一边去……。”

顾夏这回学机灵了,趁着郁狐狸的脸还没凑上来,直接推开他。

一口没亲到,心里很痒痒……

啤酒喝完了,炸鸡吃完了。

顾夏拍拍屁股走人了,回房睡觉去了。

等郁脩离反应过来,去敲门时候,发现人家反锁了。

他郁闷的躺回到自己的大床上,心中一团火无处发泄啊……

“顾小夏,顾小夏……我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肉啊……老是这么欲求不满的,我也不满足啊……不行……我的找个好办法了。”

郁狐狸觉得,自己把小姑娘骗回来两个月了,只能亲亲小嘴,偶然摸摸小手。

这哪行啊?

这也不是他性格啊……

连内衣都没摸到呢……

次日中午

顾夏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陆幽来了。

李小默赶紧识趣的换到另一桌。

给顾夏和陆幽腾出一个说话的地方。

“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陆幽看着顾夏的脸色不太好。

“恩,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要不要给你拿点枸杞泡水?”

“别,大哥,我谢谢你……千万别跟我提枸杞。”

其实枸杞是好东西,但是顾夏天生觉得这东西难吃,甜还不是好甜,一股怪味。

陆幽低头吃了几口饭,然后随意的开口,“小美的案子结了吧?”

“恩。”

“那你知道,张浩的父母死了吗?”

“知道。”

“小夏……你……。”

“老陆,你是怀疑我吗?”顾夏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

就知道陆幽来的这么快,肯定是跟这件事有关。

陆幽也一直关注张浩和小美这个案子。

本来是两个孩子之间的纠纷,现在张浩的父母忽然死了,这就是人命案子了,不是一个性质的。

“小夏,虽然张浩父母的案子,警方已经判定是意外……但是我查了一下,张浩家的燃气安全阀门一直都是关着的,从来没有出过事,张浩的父母从来不在家里抽烟,这一点是问过他身边的邻居和朋友,而且……这么巧合的是,为什么出事的不是别人,偏偏是张浩的父母。”

陆幽是心细的人,只要查,肯定查出不对劲的地方。

顾夏也没心情吃了,直接把筷子丢在一边。

“老陆,如果这件事是我做的,你会怎么办?抓我吗?”

陆幽沉默不语……

“你会抓我去坐牢吗?”顾夏又低声问他。

沉默良久,陆幽才说,“小夏,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无关……不是你做的,但是……动手的人绝对是跟你有关系……你有件事可能还不知道。”

“什么事?”顾夏疑惑。

“我调查张浩父母的时候,发现张浩的母亲临死前联系过一个当地的地痞流氓,专门是收钱办事的那种,要他们对付你和小美……那些人也收了张夫人打过来的一百万,也答应接这个单了,说昨天立刻就动手的,但是……他们现在失踪了?”

“谁,谁失踪了?”顾夏一怔。

EHM-0008 Mana Sakura 紗倉まな

EHM-0008 Mana Sakura 紗倉まな第三集

骨树之上,众妖正在跃跃欲试,头顶的交手趋于白热化。

他们笃定,定有重宝出世,才有如此惨烈的争夺,可摄于实力不足,古妖们只敢远远围观,不敢参与抢夺,只等着看有没有机会。

骤然间,他们血液一僵,脊背发寒,惊愕闪避。

只见北帝摆动着庞大的身体,蛇身狰狞,全身散发着浓郁的死气,携着可怕的气息,一路上行,众妖立即被吓得落荒而逃。

“这下子更热闹了,连北帝都来了。”

“北帝越发恐怖了,也许是修炼什么厉害的妖法,全身竟然散发死气。”

“北帝可以上,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了,就在此寻些虾米机缘,没有无上的实力,就不要去上面凑热闹了,去了也是白死。”

一位古妖的话语,引得众妖点头。

上面打的天崩地裂,他们看得心惊肉跳,过去也是白搭,反送了性命。

“咦!两位,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

一个黑脸白发的古妖看着正在上山的楚望仙,此刻的楚望仙,恢复了本来面目,对于众妖来说,一看便是生面孔。

“上面发生何事!”楚望仙淡淡平静问着。

“你们这小辈,是哪家的子弟,说话没大没小的,也不知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那不知大仙尊姓大名。”楚望仙马上笑盈盈客气问着。

苏柔在一旁看着,见楚望仙一本正经的模样,微微一怔,心中骂道,都这个时候了,头顶电闪雷鸣,他这滑头的家伙还有功夫闲聊。

那黑脸白发古妖神色一敛,“本王是东帝白泽麾下,青山三妖之天狰王。”

楚望仙一点头,又开口道:“原来如此,敢问天狰王,上面发生了何事?”

咳咳!

那黑脸白发古妖咳嗽几声,心中奇怪的很,往日里,小辈知道他的身份,莫不是上前恭谨言语多多巴结,这楚望仙倒好,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他想斥责,可众妖面前他也抹不开颜面。

楚望仙似等的不耐烦,见问不出什么,脚步一踏,侧身而过。

那天狰王面色难看,骂一句,“真是愚不可及,你就此上去,不过是送死而已。”

可楚望仙脚步未停。

“天狰王,你一番好意,好心被当做驴肝肺。我看这小子,根本没听过你的名声,听到你的名号时,根本没有反应,岂是将你放在眼中。”又一身躯高有三丈,身似蜈蚣的古妖讥讽笑道。

众妖各有势力,彼此并不合,言语讥讽乃是常事。

楚望仙听见,脚步一停转身只是笑着:“天狰王,你可想上去?”

看着一脸傲然的楚望仙,天狰王懵了,这小辈当此地是什么地方?这小子是这么与太一妖界强者说话的,他一个小辈真是不知道死活。

“小辈,你可有自知之明,竟然以如此口吻称我。”

楚望仙顿了顿,道:“狰兽乃是良驹,独角黑皮白鬓似马,我给你一个机会,可想做我的坐骑,这可是天上天下独一无二的机会。。”

《山海经》之中,早已描述过狰的形象,类似黑色的独角兽。

“放肆!你这小辈竟敢羞辱我,当真是找死。”天狰王大怒,这混账竟然想将他作为坐骑。

他长啸一声,一掌就向楚望仙拍去。

“唉,给你机会也抓不住,当年能做我坐骑着,哪个不比你厉害。”

话音一落。

轰!

一道黑影冲来,气势碾压而来,生生挡住天狰王的一掌。

“你是……不!”

天狰王一声吼叫,长长的蛇尾好似巨鞭,一下子抽来,将空间击碎,天狰王更是抽成两截,上下身体分离,就连魂魄都被击散了。

这恐怖的实力,直吓得众妖的心几乎窒息。

一击,仅仅一击!

“是谁?”

当看清楚是北帝突然现身,众妖把话语嚼碎吞入腹中,不敢再胡言乱语。

“拜见北帝!”

众妖内心如同波涛起伏,却见北帝目光冷漠,根本没搭理他么,而且摆动蛇身,让楚望仙和苏柔站上去,向穹顶冲去。

“这两人是谁?竟然站在北帝身上。”见北帝走远,众妖喉间的大石头终被搬走。

“可惜,可惜,来晚了!”一只火鸦匆匆飞来,化为老者。

“三目火王,你可惜什么?”

“可惜来晚了,天狰王这笨蛋不愿意当坐骑,我愿意当啊,这么大的机缘,就这么错过了。”

众人缄默,看着三目火王,恨不得立即开口骂一声贱字。

此刻!

一道黑影蜿蜒上山,只要再有几十个呼吸,就登顶了。

“真是可惜,问他们是一问三不知。”楚望仙悻悻然,又低头道:“风孟岩,你可查清楚,发生了什么?”

“圣人,那个白无名得了一个宝贝,正被众妖围攻。”北帝答道,他刚刚独自上山,就是为了探查情况而去。

“什么宝贝?”

“一块石图!”

“石图!”楚望仙微微一敛,神情舒展,最后笑起,“看来真正的宝贝他们还没有找到,走!”

北帝载着两人,落在了顶端。

此刻的骨树之顶,破碎之痕累累。天空之中,几道身影正在争夺一块巨大的石碑。

这石碑之大,众人相比只是蝼蚁。

而且这石碑不知是何物所做,被火烧刀砍,竟然毫发无伤,反倒赫赫闪烁,越发光亮。细细看去,其碑身之上,刻有一副龙凤交合的图案。

龙是太鳞,凤是古凤。

“太鳞古凤**图!”楚望仙双眼一眯。

“这是什么?”苏柔脸红问道,这楚望仙真是什么都敢说。

“太鳞多情,曾经与古凤一族的圣女有一段情,留了一件宝贝给古凤。”楚望仙低声道。

天空之中,云层撕开。

交错的人影中,一道身影落下,竟然是一女子。

这女子婉转婀娜,一看就是一尤物,一颦一笑皆让人着迷。

但知道她身份的人,却是浑身冰凉,避之如毒蝎。

妖皇之女,风玄后。

不过此女衣衫的右臂斑斑血痕,显然受伤不轻,整个右臂折断了。鲜血淋漓,少了一截,也不知被何人所砍。在天空之中交手的众人,实力稍弱的,根本连立足的机会都无。

“北帝叔叔,你来了!”风玄后见楚望仙等人上来,竟是不绝伤痛,反而媚眼四射,犹如蜘蛛见到食物触网的欣喜,流露出野兽的目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