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DD-2053 高橋しょう子の誘惑

MBDD-2053 高橋しょう子の誘惑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写真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MBDD-2053 高橋しょう子の誘惑第一集

这话反而让王哥大笑了起来。

“到了现在你竟然还说这种话!”

“啪”的一声,王哥一巴掌直接扇在了殷莉莉的脸上。

他觉得这个女人说这么多靠山就是在瞧不起他,看不起他的身份。

这怎么能够让他容忍,像这种卖的烂货他能够赏一眼已经是高看对方了,对方竟然还敢嫌弃他。

王哥的一巴掌和陈露的一巴掌是不一样的,陈露的一巴掌是女人的巴掌,只能让她脸颊痛起来。

然而王哥的一巴掌却让殷莉莉的脑袋嗡嗡的响,她觉得耳朵有些轰鸣,大脑都在发晕。

即使王哥的手已经离去了,殷莉莉依然觉得那里残留着一种痛楚没有离去。

她突然目光仇恨的看向了面前的陈露,然后又看向了王哥。

“有本事你就来,我告诉你们,我今天在这里遭受了什么,我会将千百倍的痛苦还给你们!”

这话说出来,殷莉莉在心中悲伤的对着霍城开口了。

“霍城,你还不来救我,我没有办法了,我一定要跟这些人鱼死网破”

她这么悲伤的喊完,王哥突然愤怒地一掌扯碎了她的裙子。

她的身体裸露在外面,悲伤和害怕已经笼罩在她的心上。

如果这一次,她的身体脏了,她是不是再也不能恢复起来?

殷莉莉这么悲伤的想着,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耳边是男人的嬉笑声,还有陈露得意的笑声,她仿佛已经坠入了地狱。

仿佛已经看不清楚眼前是什么人,只觉得那些肮脏的东西在靠近她的身子,她终于悲伤的大喊了起来。

“霍城,霍城你快来救我,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你说过你要保护我的,你怎么不来”

这一声声悲伤的声音喊出来,正在到处寻找殷莉莉的霍城突然就停在了一个地方,然后猛地转身一脚踢开了那一个门。

他一眼就看到了被压在地上全身痛苦着的殷莉莉,又看到了那一个剃着光头的男人,还有旁边奸笑着想要靠近莉莉的男人。

霍城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胸腔里面的怒火几乎快要将他燃烧起来。

他从来都在战场上毫不留情,也从来都是理智的,知道怎么一招将对方一击毙命,让对方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唯独这一刻,他好像疯了一样,根本不管哪一个地方能将对方一掌打倒,他只是将那个男人一掌拍在地上,然后一拳一拳的踢过去。

屋子里面已经响起了尖叫声,已经好几个男人冲向了霍城。

可是他就像是失去了理智似的,来一个男人他就直接摔在地上,然后不断一拳一拳的打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有七八个男人躺在地上。

那些男人全部都在地上痛苦地求饶,嘴角全部都流着鲜血,霍城都依然没有停止动手。

他只是不停的在这些人身上一拳一拳的打着,直到这些人都奄奄一息,他感觉有一个身体抱住了他。

“霍城,你快抱抱我,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呀”

仿佛理智终于回来了,霍城的眼睛突然清醒,一下子就看到了抱着自己的哭泣的女人。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然后马上套在了女人的身上。

“对不起,莉莉,我来晚了。”

这一句话一说出来,霍城直接将莉莉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他怎么能把莉莉搞丢了,明明知道这一个地方鱼龙混杂,他竟然不好好牵着莉莉的手,竟然因为自己的原因把莉莉搞丢了,他真是罪该万死。

“他们都欺负我,我不想放过他们!”

殷莉莉又哭着开口了,霍城这一次轻轻的拍打着殷莉莉的背部。

“不要害怕,他们已经都倒下了,之后我会让人教训他们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

“可是你刚刚这么久都不来,你为什么不来?你为什么不牵着我的手?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有多害怕,你怎么能不牵着我的手呢?”

殷莉莉这一次委屈的哭了起来,霍城突然放开了殷莉莉的怀抱,然后低头亲吻在了殷莉莉的额头上。

“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这话一说出来,满腔委屈的殷莉莉突然抱着霍城大哭了起来。

她哭得一声比一声委屈,哭声一声比一声大,霍城只觉得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我错了,对不起”

他一声一声的道歉,却只能感觉女人在自己怀里面哭了好久,直到好几分钟之后,那哭声才慢慢停止。

所有的恐惧和害怕已经慢慢消失了,殷莉莉牵着霍城的手,然后将眼神看向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几个男人。

她的眼神看向了那一个光头的王哥。

“我想亲自报仇,如果我今天不报仇,我这辈子都过不了今天的坎,霍城,让我亲自过去。”

霍城有些担忧,不过他还是放开了自己的怀抱。

殷莉莉一步一步走到了王哥的面前。

“我之前说过,你敢伤我一根汗毛,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既然这么喜欢玩弄女人,那你这辈子就别想再玩弄无辜的女人!”

这句话一说完,殷莉莉突然一脚踩在了男人的敏感处。

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王哥再次惨叫了起来,一张脸直接惨白的晕倒在了地上。

那一个地方是男人的弱点,只要伤到了不去医治,永远都不可能恢复。

她就这样带着恨意看着面前的男人,然后转身走向了霍城。

“你会不会害怕我刚刚这个样子?可是我想报仇,我不想放过他们,你会不会不喜欢我这个样子?觉得我蛇蝎心肠。”

霍城这一次将殷莉莉抱在了怀里。

“瞎说什么呢?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会找人这样对待他的,这种人没资格活在这世上。”

“不是有那种专门玩弄男人的地方吗?不要治好他,然后把他丢到那里被男人玩弄,他这种人只配去这种地方下地狱!”

殷莉莉恨恨地开口了。

“好,都依你,你不用担忧,这些事情我都会帮你做好的。“

听到霍城这样说,殷莉莉才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说过,你会一直牵着我的手的,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牵我的手了?”

她期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霍城突然笑了一下,他牵着了殷莉莉的手,然后带着殷莉莉走出了门外。

没过多久,有几个人过来将里面的那几个男人直接带走了。

既然莉莉说要教训这几个男人,他就会吩咐人将这几个人带到属于他们的地狱里面去。

直到看着这些人被带走之后,她对着霍城又开口了。

“是一个叫做陈露的人撺掇着这个叫做王哥这个男人把我带过来的,你进来的时候她好像逃跑了,她也要受到报应,我不想看到她好过,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她欺负我,我就要欺负回去,你要帮我”

这话让霍城笑了起来。

“小傻瓜,我已经吩咐人在找这个女人了,只是我当时有点不清醒,没有注意到这个女人逃跑了,你放心,你想怎么折磨她就怎么折磨她。”

这之后,殷莉莉和霍城才离开这一个脏乱的酒吧。

她当天晚上没有和霍城回他们现在住的地方,而是直接去了唐晓晓和韶华庭住的别墅。

“晓晓,今天晚上陪我睡好不好?”

一来到唐晓晓地面前,她就对着唐晓晓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唐晓晓察觉到了殷莉莉的有些害怕和不对劲之处,她点头,又看向了担忧望着殷莉莉的霍城。

这两个人从进来之后就一直牵着手,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想问和s国的二王子谈判的结果是什么样子,可是这一刻,唐晓晓明智的没有开口。

她让韶华庭一个人去睡觉,然后带着殷莉莉去了客房睡觉。

霍城就去了他们旁边的客房。

带着殷莉莉洗澡的时候,她才看到殷莉莉身上有一点伤口,她问了起来。

“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看霍城和你之间的气氛好像还不错,外面有人欺负你了吗?”

殷莉莉这一次抱着唐晓晓哭了起来,哭了好久之后,她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话一说完唐晓晓就愤怒的开口了。

“那几个人处理没有?”

“霍城已经帮我处理了,我不会放过那些人的,只是还有一个叫陈露的女人逃走了,霍城正在帮我找她,我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唐晓晓现在才觉得后怕。

“是我错了,去这种地方当初我就不应该让你跟着霍城一起去的,差点就遇到了危险。”

殷莉莉却摇头。

“当时是很危险,可是晓晓,我好像确定了一件事情,我觉得霍城也很在乎我,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我对他说,以后要一直牵着我的手不许松开,他答应了我,我想和霍城就这样待一辈子。”

“可是我的过去那样不堪,我很害怕,我有点犹豫不前了,明明我很希望他在我的身边保护我一辈子,可是我觉得我好像配不上他,我觉得我好像没办法坦然面对自己过去了。”

MBDD-2053 高橋しょう子の誘惑

MBDD-2053 高橋しょう子の誘惑第二集

敞篷跑车上,苏妍心看着得到捧花的男人,笑的一脸调皮。

萧聿扶着苏妍心在座椅里坐下,给她系好安全带后,柔声问:“你之前是不是看到唐奇把红包给莫黛了?”

莫黛作为伴娘,一直都是在苏妍心的左右。

所以唐奇偷偷把红包给莫黛的时候,苏妍心当然看到了。

苏妍心是用眼角余光看到的。

刚才扔捧花的时候,苏妍心是真的想把捧花扔给莫黛,可是莫黛那边人太多,所以苏妍心换了个思路。

她把捧花扔到了唐奇那边。

唐奇个子高,而且唐奇站的位置人少,所以捧花扔过去后,唐奇不想接,但最后还是接了。

总不能让捧花掉到地上,这样不吉利。

“对啊!唐奇等会儿肯定会偷偷把捧花给莫黛的吧?他那么聪明,肯定能理解我的意思。”苏妍心就是想让唐奇把捧花接住后,给莫黛。

扔捧花环节结束后,大家纷纷上车,准备前往度假村。

唐奇在接到捧花后,虽然愣了一小会儿,但最终还是很快的回过神来。

他拿着捧花,径自走到了莫黛那边,将花给了她。

“这是妍心让我给你的。”唐奇特地加了这句话。

如果不加这句话,他怕莫黛误会他送花给她。

莫黛对于他的心理活动,十分清楚。

所以在接过捧花后,也格外懂事的回:“我知道。妍心私下和我说过,说会把捧花给我的。”

……

度假村。

苏妍心到了度假村后,第一件事就是换礼服,以及换造型。

等会儿到了婚宴现场,苏妍心和萧聿要给大家敬酒。

敬酒之后,还要换一套服装,因为要上台致辞。

是苏妍心要求婚礼必须盛大隆重的,所以这么琐碎的细节,她虽然觉得有些麻烦,但不会抱怨出声。

苏妍心去换衣服的时候,萧聿也要换衣服。

宾客由萧父、霍岩和唐奇招呼着。

莫黛和梁锦则帮忙看着两个孩子。

大家分工有序,一切有条不紊的展开着。

萧聿换好了衣服后,苏妍心也换好了。

不过苏妍心要换一个口红色号,还有发型得轻微的调整一下。

“等会儿敬了酒致了辞之后,你就可以去休息了。”萧聿担心苏妍心体力不支。

“我等会儿了看情况,要是我有精神,就我陪着你一起招呼客人,如果我没精神,我就去休息。”苏妍心目前精神还不错。

她没想到婚礼会进行的这么顺利。

本来平时不太爱按常理出牌的小丸子,今天也格外懂事。

至少她今天还没哭。

婚宴设在度假村的宴会中心大楼里。

这里是专门举办宴会和宴席的。

今天到场的宾客,都有在度假村安排专门休息的房间。

客人除了可以在这里享受高档的宴席,还可以顺带在这里度假。

萧聿这次大手笔举办这次婚礼,足以看出他对婚礼对苏妍心的重视。

下午一点,宴席开始。

萧聿携着穿着一身酒红色敬酒服的苏妍心出现。

与此同时,在场绝大多数客人的手机在这一刻响起——

MBDD-2053 高橋しょう子の誘惑

MBDD-2053 高橋しょう子の誘惑第三集

第一百零四章风波(二)

“师姐,是我。”他站起身,目光定定的对上了顾玲木的视线。

顾铃木瞳孔一变,疑惑道,“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

凌珂心下一个咯噔,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耿直的boy愣在原地,顾玲木的表情愈发冰冷。

正在此刻,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铃木姑娘,一起去火焰林如何?”

正是许久未出现的华越,他一袭长衫,在火光的映衬下,修长而清朗,目光醇和。

顾铃木看着华越,眼底的冰冷稍稍褪去一些,她点了点头,说道,“正有此意。”

两人说话间,顾幽离一直垂头,看着离自己身体不足半米远的华越,心下疑惑顿生,怎么这人见到她了也不拆穿?

到底是友是敌?

华越微微一笑,率先走向一旁,与顾玲木并肩离去。

许久,凌珂猛地垮下身子,瘫倒在地,“吓死了!”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侧头看向黑暗中的顾幽离,轻声道,“总算躲过去了。”

顾幽离一双锋利的双眸在黑暗中愈发寒冷,她缓缓站起身,看着远去顾玲木的背影,脚步下意识跟了上去。

“你干嘛?”凌珂豁然拉住了她的手,皱眉道,“想死吗?”

或许是他声音太激动,走了许久的华越轻轻转过头,露出一道清浅而琢磨不透的笑容。

顾幽离心却是凉了一凉,她转头,毫不犹豫的往林外方向奔去。

夜晚,风凉,一股寒意从刺骨而来。

她脑袋却清醒许多。

最后那一抹笑容…是在提醒她,欠他一个人情吧。

她什么时候沦落到靠别人施舍才能夺过一劫?

“你跑那么快干嘛?”凌珂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我觉得这事得从长计议,我手里有一份荒境的手绘图,你要不要看看?”

他从怀中摸索了许久,拿出了一张牛皮纸卷,递了过去,“这个挺好用的。”

顾幽离瞥了一眼上面的纸卷,接过来,细细看了许久。

“这湖水之上是什么地方?”

纸卷上面绘制的路线很是详细,除了一个用灰色圆圈标注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当时湖水之上的瀑布!

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奇怪的,竟特别作了标注。

“这是我在云仙宗那个藏书阁桌角下扯来的,百年前的前辈留下来的,谁知道呢,可能人家就是随手一划。”凌珂嘴角露出两个酒窝,笑得纯朗。

顾幽离拿着地图又看了一遍,这次倒是发现了几分端倪。

她轻笑出声,洁白的指尖在纸卷的两个地方摩擦着,“有趣。”

如果在高空之上俯视,就会发现,弥蓝湖与火焰林其实是相连着的,中间只隔了一条长又长的河流。

而现在,她心底忽然涌起了一阵强烈的期望,想去这个地方看一看。

既然离弥蓝湖这么近,那么,走一趟也没问题吧!

她将纸卷放进了凌珂手里,轻声道,“这个地方可能会很危险,要一起吗?”

凌珂笑了一笑,“生死有命,有什么危不危险的。”

******

凌晨时分,天蒙蒙亮。

顾幽离抵达了瀑布之上,此时,这里已经裂开,成了一个峡谷,偶尔有水流飘下,一股热气从峡谷深处冒了出来,整个人都快蒸出了汗。

热气从下方黑暗处传来,顾幽离捂着跳动不止的心脏,盯着峡谷,轻声道,“这就是,机缘所在吧。”

“我不行了,我要热死了。”凌珂脱了外衫,往地上一坐,躺在有清水的地方,“怕热,幽离姑娘,你下去早点上来吧。”

顾幽离斜眼看了一眼深深的湖底,嘴角多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湖水忽起波澜,一双眼睛对上了她的视线。

“敖青,你等我事情办完再来收拾你。”她看着那双清凌凌的双眼,低声道。

湖水中那双眼睛忽的多了几分无奈,水波微微荡漾,敖青哭丧着一张脸站在空中,“我真不知道令千山那混蛋藏了一道神识里面。”

“哎哟!”凌珂一下子吓得站起身,目瞪口呆的指着忽然出现的敖青,结巴的半天都说不出来话。

“怎么怎么怎么……”

怎么就忽然多出个人啊!

少年一边滴着汗一边颤巍巍的拉着顾幽离的衣衫,目光满是震惊。

敖青完全没把凌珂放在眼里,一双目光满是哀求的看着顾幽离,可怜兮兮的说道,“现在帝花也被你们毁了,接引阵法我也要另想办法,好姑娘,你赶紧放我出去吧。”

他腰上的锁链光芒微微闪烁,显然是大封印术在作怪,顾幽离看了一眼那锁链,嘴角露出几分莫名笑意。

“不要急,我会回来的。”

峡谷下方的呼唤愈发强烈,她已经忍不住内心的悸动。

未等敖青回话,她身姿一跃,纵身跳下了峡谷。

“喂!那地方不能去啊!”敖青声音在远处传来,声音满是震惊!

顾幽离却依旧跌入了峡谷之内。

******

正是炎波如鼎沸,热浪似汤新,一个幽深的泉水在眼前蓦然浮现。

恐怖的温度在四周游荡,泉水冒着水泡,咕噜噜的,仿佛落入之后便会烫成白骨。

顾幽离趴在峡谷的岩壁上,目光纠结的看着底下那泉水。

心脏依旧跳的飞快,不知是惧怕还是兴奋,她能感知道内心深处的悸动,似乎有什么要觉醒了一般,元气游走间,她额头上的汗水往下滴落。

跳,还是不跳?

看的久了,顾幽离忽然看见泉水之上有丝丝的金色气流。

她脑海中一道亮光掠过,终于明白这机缘是什么了!

传说之中,大巫身死之后,精血不亡,它会藏在天地某处,等待着下一个修炼巫术的人来领取着这些精血。

这就是巫族的传承!与其他族群传承截然不同,却依旧的霸道强大!

一滴精血可以看做是几百年的修为,大巫的精血少而又少,每一滴都珍贵无比。

顾幽离舔了舔唇角,看着这散发着无尽热量的泉水,心道富贵险中求,她去闯一下又如何?

噗咚一声,她入了这滚烫的泉水之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