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骄躯

爱的骄躯
  • 主演:李智贤,吴智昊
  • 导演:吕均东,Kyun-dong,Y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0
男杂志记者追访一个女裸体模特儿。采访过后,一晚男的突然收到第三者来电。冲冲来到,只是女的在滂沱大雨中全身湿透。而那晚亦正值女的失恋之时,真的身心伤透。那一晚,男的用自己的身躯替她「疗伤」。自此以后,女的就像成了男的生命及生活的一部份。可是,当女的成了男的生活「需要」时,女的仍然忘不了她跟前度男友间的爱。每当她接到的电话的时候,她都会突然的消失在男的生命中。直到她又沮丧的回来时,男的又继续地为她「疗伤」。这是如是,纵使男的爱着女,但总是不到她的爱吻你的嘴巴,舔你的足踝,轻抚你的每寸肌肤,巴不得用我的身体溶掉你,那你便永远属于我了…滂沱雨夜,身都湿透的她冲著上来,要他用体温为她驱寒。男的一一做,起初以为只是一夜欢愉,谁知她每造访一次,他便爱她多一些。彼此贪婪的是对方

爱的骄躯第一集

第776章 准备动手

知道了这一点,玉平昌坐不住了。

按照他的计划,是让花白胡子老头晚上行动,抢来红蔷的,可是他没有想到,林骁大白天的就把人带回了客栈。

他虽然喜欢在烟花之地玩女人,可是他对二手的女人,可没有兴趣。

因此,玉平昌也有些着急了,直接对花白胡子老头催促道:“王老,该你出手了,立刻帮我把她带回来!”

……

青龙城,神州客栈。

虽然神州圣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对圣宗下属的商行‘神州客栈’的影响并不大,这里的生意依旧很好。

此刻林骁和红蔷正面对面坐在客栈里面。

听到天音钟示警,林骁知道鱼儿上钩了,连忙作出好色的状态,一副正准备对红蔷动手的样子,然而林骁还没有来得及动手,眼前就出现了一道黑衣蒙面的身影,当着林骁的面,从林骁手中劫走了红蔷。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玉平昌身边的那个‘王老’。

“你、你是谁!”

林骁惊惧莫名的看向‘王老’,一副不知道他是谁的样子,而‘王老’显然不想搭理林骁,确认红蔷没有被侵.犯,他直接打晕了林骁。

在来抢人之前,玉平昌吩咐了,要是林骁已经对红蔷下手了,那人也不必带回去了,直接杀了他们两个就行,若是还没有下手,就将人带回去,放林骁一条生路,让他尝一下人财两空的滋味。

因此,‘王老’在确认后,只是打晕了林骁。

等到‘王老’带着人离开,燃灯古佛立刻现身,将林骁扶了起来,在燃灯古佛的治疗下,林骁很快醒了过来。

“臭小子,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你就不怕他刚才杀了你,那么近的距离,他要出手,这个和尚也来不及救你!”

妖刀不灭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带着几分感叹。

林骁对妖刀不灭的屏蔽只是片刻,很快就解开了,因为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林骁还需要用到妖刀不灭。

“放心,不会。”

林骁自信满满的笑了笑,解释道:“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对玉平昌的性格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只要我没有碰红蔷,他是不会让他的手下杀了我的,毕竟他还要让我体会人财两空的滋味!再说了,我早已经让燃灯古佛在一旁守着,若是那个老头真的要杀我,燃灯古佛会立即出手阻止,你当燃灯古佛和你一样无用吗?”

“你!”

妖刀不灭被气的不轻,忍不住骂骂咧咧的说道:“臭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说我没用!”

“怎么,你还不承认?”

冷哼一声,林骁白了妖刀不灭一眼,继续说道:“连那个玉平昌都不敢对付,难道不是没用吗?”

“这个问题,再提没有意思!”

妖刀不灭冷哼一声,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不提也行,要不你证明一下自己?”

这个时候,林骁露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笑眯眯的说道:“放心,不用你动手杀玉平昌,只需要你露个面就好了!”

闻言,妖刀不灭陷入了沉默。

看到妖刀不灭陷入沉默,林骁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故意刺激道:“怎么了,不让你杀人,只是露个面,你都害怕?”

“谁说我害怕了!”

妖刀不灭瞪了林骁一眼,不服气的说道:“说吧,你到底我要干什么!事先申明,我不会动手杀人的!”

“说了不让你杀人,就不会让你杀人!”

叹了一声,林骁笑道:“你也不要露出一副去赴死的样子,我只是让你露出一个气息,吸引一下那个老头的注意而已!”

“就这么简单?”

妖刀不灭有些惊讶的问道。

“就这么简单!”

点了点头,林骁说道:“等下玉平昌住的地方会发生一场大混乱,到时候,那个老头的注意力肯定会被分散,但是我想以他的谨慎程度,大部分的的注意力肯定还是在玉平昌的身上,这个时候,就需要你露出一丝气息,让这个老头感应到你的存在,彻底分散他的注意力!当然,他要是追你,你跑就行了,不过我估计他是不会追你的。”

“切!他追我我为什么要跑!我又不怕他!”

不灭妖刀冷哼一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对于不灭妖刀死鸭子嘴硬的性格,林骁已经摸透了,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轻轻一笑,继续说道:“行,我知道你不怕。反正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没问题!”

妖刀不灭淡淡的说了一声。

轻轻一笑,林骁道:“既然如此,那就行动吧!”

……

玉平昌的客栈。

看到红蔷完好无损的被带回来,玉平昌也松了一口气。

在得知林骁直接把红蔷带到客栈后,玉平昌有些慌了,生怕到手的美人跑了,不过还好‘王老’的速度够快,从林骁那里带回了红蔷,让玉平昌松了一口气。

他将红蔷带到了房间里面,有些耐不住了,开口说道:“美人,为了防止再出现意外,小爷我就不等到晚上了!你乖乖的听话,不要反抗,否则的话,你会很痛苦的,我可不想伤害你。”

虽然玉平昌的实力很弱,只是一个小小的金仙,但制服红蔷这样的合体境修士,还是易如反掌的。

对于玉平昌的话,红蔷没有反驳,她紧闭双唇,一脸不屈的看向了玉平昌。

这让玉平昌更加兴奋,对着红蔷伸出了咸猪手,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杀喊声。

这喊杀声就在玉平昌房间的楼下,让玉平昌忍不住皱了皱眉,但他并没有停止,因为他知道‘王老’就在他的附近,只要有‘王老’在,就算是有人想要刺杀他,也不可能得手,他自然没有什么好怕的。

而此时此刻,‘王老’皱了皱眉,分散注意力去打探了一下下面的情况,同时他也在关注玉平昌的动静,特别是红蔷的动静。

爱的骄躯

爱的骄躯第二集

可是小队长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他还不了解王舜了,不说老实巴交吧,也不可能随便乱杀人,何况这里是个荒岛啊,杀了人怎么逃的掉?

再说了,水手的收入连这些侍卫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王舜怎么会见财起意?

这太不合理了!

江奕淳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急忙说:“大家都不要分开了,这岛上有些问题。”

如果好端端的,怎么会让人平白无故的失踪?

一个水手倒罢了,可侍卫多是训练有素,排队归来的途中不见了,就是遇到危险呼救一声,也能引起同伴的注意啊。

这太不对劲了!

“丘志,你查查这岛上有没有什么异常。”白若竹突然说道。

她以前不相信鬼怪,但找到方罗那次,就让她不得不信了,方家附近的百姓竟然都是当年的亡魂。

“是。”丘志应了一声,随机拿出了罗盘查了起来,但很快他摇摇头说:“没什么异常,不知道是不是罗盘在海上容易失灵。“

”再派人去找找吧,这次还是三支队伍,没对人手拉手一起找,不许走散了。“江奕淳吩咐道。

三支队伍再次出发,白若竹对江奕淳说:“我们也去看看吧。”

“不行!这岛上诡异,你们不能去冒险!”高璒立即反对起来。

“要是真有古怪,不去查更加不安全。”江奕淳反驳道。

“那我跟唐枫陪你们去。”高璒说道。

这次江奕淳没有反驳。

坐在一边的断念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话。

这岛是他推荐的,如今有了问题,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也想去帮忙,可他还不能在地上行走,上岸也只是坐着,他是有心帮忙却无能为力。

魏薇看出了他的心情,拉了拉他的手说:“不会有事的,夫人他们很厉害,一定会查出是怎么回事的。”

“我就怕那两个人……”断念说着叹了口气。

“这岛上没有野兽,他们也不会有事,你也别多想了。”魏薇急忙安慰道。

断念叹了口气,他什么时候能自由的行走啊,这人就是贪心,他以前想着有了双腿就好,等有了双腿,他又有了更多要求,他还真是不知足呢。

他苦笑了一声,继续暗暗用内力和精气向腿上的穴位游走,想借此改变双腿的情况,希望有一天它们不再是摆设了。

白若竹他们四人出发,江奕淳自然拉住了白若竹的手,高璒最终一脸不情愿的和唐枫拉了手。

他扭头看到白若竹在坏笑,立即凶巴巴的说:“收起你那些腐女的心思,别忘了我还是你公公!”

白若竹干笑了两声,“我不介意婆婆的性别。”

“白若竹!”

“白若竹!”

高璒和唐枫同时炸毛了,江奕淳一脸的茫然,这两人怎么这么激动?

“好,好,我不是什么都没说吗?你们可不能冤枉我。”白若竹一脸的无辜。

“你那笑容已经出卖了你内心的龌鹾想法发。”高璒竖起眉毛说道,“爷是直男,直男!”

唐枫也急忙表态,“哥也是直的!”

只有江奕淳一脸的茫然,拉了白若竹走慢了一些,低声问:“直男是什么?刚刚我爹说的腐女指什么?”

“没什么,回去再说。”白若竹嘿嘿的笑起来,她觉得如果告诉了她家阿淳,他一定会好好收拾自己一顿,然后好好跟她讲讲三观要怎么摆正。

唉,他们这些男人哪里理解腐女们的小幸福啊。

江奕淳拉着她的手紧了几分,“直接跟我说,否则我去问我爹了。”

“呃……”好吧,自己说还能安全一点。

“就是我以前生活的地方,一些女生喜欢看两个男人手拉手,就好像周珏和季子然那样。”白若竹决定简单干脆的解释出来。

江奕淳听的脸都黑了,不悦的说:“周珏不算男人。”

“好吧,我心里当他是男人。”白若竹说道。

江奕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以后不许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什么腐女,简直是胡来。”

白若竹暗暗撇嘴,小声嘟囔到:“古人就是古板。“

好吧,那边两个同样是穿来的老乡也很古板,大概直男都不能接受吧。

她使劲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内心默默的想,保证不再偷着笑了。

江奕淳以为她虚心悔改了,也没再纠结此事。

结果两人说完一抬头,发现高璒和唐枫不见了!

“不是生我气,他们自己走了吧?”白若竹有些担心,但又觉得不可能,毕竟两人都是高手。

“他们应该有分寸,我们走快些找找。”江奕淳说着拉着白若竹加快了脚步,两人还边走边喊了唐枫和高璒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半分回应。

这样两人找了一刻钟,终于确定下来,是和他们走散了。

“我们先回去看看他们是不是回海边了。”江奕淳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这一次连他爹都突然不见了,还是在他眼皮子下面不见的,这也太诡异了。

他只希望这只是误会一场,高璒和唐枫只是回了海边集合。

等两人赶回海边,并没有看到高璒和唐枫,之前他们两人说话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就算高璒和唐枫要走开也走不远,怎么会听不到他们的喊声?

这时,三支队伍相继回来,他们依旧没找到失踪的水手和侍卫,也没有碰到高璒和唐枫。

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没一个人失踪。

“怎么会这样,前辈不会擅自乱跑,让咱们担心吧?”莫北山不解的问道。

这么半天高璒和唐枫依旧没回来,白若竹的心也沉到了谷底,早知道她不该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这样也不会跟他们走散了。

“主子,让属下去找寻一番,我身上带了信号,如果有情况我能及时放了信号,即便我也无故失踪了,你们至少能确定我失踪前待的位置。”剑七突然战出来请命。

“不行!”白若竹立即反对,“如果你来不及放信号怎么办?我义父和唐枫武功高强,失踪之前都没发出半点声音,你冒然乱跑再遇到危险怎么办?”

爱的骄躯

爱的骄躯第三集

“我,玉儿,以后我不敢了好不好看!跟我结婚吧!”林宇航看秦玉低声下气的说道。

“可是你还没结婚就吵人家,我怎能嫁给你?”

“玉儿,以后我不敢了!好不好?”林宇航的声音特别温柔。

“咦!玉儿,走,嫁给我,我宠你一辈子,别嫁给他了!”我在旁边数落林宇航。

“你,你,你这个没钱没势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让玉儿嫁给你。”

我听了这句话这句话,更恼了!

“我没钱没势?玉儿跟着你这种人才会吃苦的!”

“你放心,我一定会带玉儿好的!就不劳你担心了!”

“哼!”我连扭到一边,不理林宇航,秦玉夹在中间很是为难,赶紧过来劝说“哎呀!杨帆哥哥,宇航,你们别吵了,我们该去礼堂了!”

林宇航听了很是高兴,顺便走的时候白了我一眼,还撞了我肩一下!林宇航那高傲的就跟那孔雀一样!

礼堂。

“先生你要给多少钱礼钱呀?”礼官问我。

我思考后掏出一个厚实的大红包非常气势的说:“一万”其实只有我知道里面装的是一万张五十的,还是我省吃俭用省下来的!”

“好的!先生这边请!”

婚礼开始。

林宇航从右边走进来走到中间,朝我高傲一笑,我冲他回礼了,当时林宇航的脸都气红了,但为了面子,还是忍下来了!

“好了,有请新娘出来吧!”新娘不要再害羞了,出来吧!新娘被一位很年老的老头儿子掺进来,我曾多次幻想秦玉是我的人!可是我却没那个能力给她幸福,所以今天,我有能力的是破坏秦玉与林宇航的婚礼,所以我看见秦玉进来时大喊:“等一下,我有个事情要宣布,就是我从小跟秦玉是青梅竹马,所以我希望我的玉儿能让我亲手交给林宇航!”说着我跑进去,拉起秦玉的手就很隆重的带着她走向林宇航。

在这一秒我多希望新郎是我,不是别人,所以我就想这一刻拥有她,哪怕就这一刻也行!

我对秦玉很小心的说道“玉儿,你是不是很讨厌他?秦玉点点头,我高兴死了!当我走向台上时,林宇航给我一个挑衅的眼光。

好就是这个眼光激怒了我:“喂我说,林宇航,秦玉都给我睡过了,你何必不把秦玉让给我?我告诉你哦!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林宇航一听脸都绿了“我凭什么要把玉儿让给你?”

我淡定的回答“就凭我把秦玉睡了,我要对她负责!”

说完,我拿起一块蛋糕就往林宇航脸上丢,正好丢到林宇航的脸上,全场哈哈哈的大笑着。

林宇航怒了,拿起一块蛋糕就往我身上丢,他哪能丢的过我啊?

突然秦玉挡在了我面起:“林宇航,住手,别在丢蛋。。啊啊啊啊!”

秦玉还没说完,一块蛋糕就丢在了秦玉脸上,我大吃一惊,因为丢蛋糕的正是林宇航,我瞪了林宇航一眼,赶紧跑过去找秦玉:“玉儿,你没事吧?我给你擦擦吧!”

随后林宇航也赶到了“玉儿我们,我,,我我,,我,,我不是,,不是有意的,抱歉!”

“抱歉?要是万一你丢的是石头我不就死了吗?你还抱歉了?啊?”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玉儿,玉儿你听我解释!”

秦玉看来是真的恼了:“够了,林宇航,这婚我不结了!你自己另找新娘吧!”

我见此赶紧用公主抱抱起秦玉,温柔的对她说:“玉儿,走,杨帆哥哥我带你去清理,清理后我带你去吃饭!”

说完后我抱起秦玉就走了,秦玉满脸的奶油遮住了她的害羞!

秦玉刚清理完毕,我就眼前一亮,原来秦玉这小妮子多年不见就这么好看啊!看了,我选对人了!

“玉儿,你简直是太漂亮了!”我称赞道。

秦玉也很害羞“真的吗?”

就是因为她的害羞,脸上也出现了大片红晕,跟水蜜桃一样了,估计比水蜜桃还要更胜一筹,我忍不住亲上去。

“唔,,凡哥哥,我,唔!”我停下来。

“怎么?饿了?”

“嗯嗯,凡哥哥我想吃火锅,好吗?”

我一听高兴了,因为火锅正是我爱吃的“走去吃火锅喽!”“好哇!”

火锅店。

“老板,给我一个包间!”我对老板说道。

那个老板一脸歉意,但眼底透着色咪咪的笑:“那个,这位客官,我们没有包间了!这样吧!你们坐楼上的,我们送你一盘牛肉,如何?

我思考后点点头:“好吧,那我们上去了!”“

嗯嗯!客官稍等片刻!”

过了一会儿

?

我对服务员说:“服务员,给我来一份丸子,一份生菜,一份鱼丸,一份鸭血,一份蘑菇!”

“好嘞!客官稍等!”

这些菜秦玉一听害羞了:“哎呀!哥哥,原来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啊?玉儿还以为你忘了呢!”

“我怎么会忘了我的玉儿喜欢吃什么呢?”

这句话刚说完,隔壁桌的人就过来说:“兄弟,我看这个妞不错啊!不如借给我玩几天?钱吧!都不是个事!怎么样?”

我对秦玉挑逗着:“玉儿,你看你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你看这怎么办呢?”

“哎呀!玉儿不愿意呢!怎么办呀?”

“那我就拒绝呗!”

“好呀!好呀!”我扭头对那个人说道:“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不想陪你玩哦!”

那个人恼怒了:“你,你别,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一脸看好戏的说道:“我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就是我这个表情,那个人开始动拳头了,我也正好借此机会向秦玉炫耀一下我当年的在部队学的功夫,一个连环腿,把那个男人踢的好远

“你你,你,啊啊!”那个人刚站起来喘气。

我就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倒在地,他大声喊了一声,这时服务员正好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火锅的汤盆,我端起汤盆就往那个男的脸上泼,旁边的人也看的目瞪口呆,也难怪,毕竟那个是高温的汤盆,随着一声尖叫,那个人晕厥过去了,一些眼尖的人赶紧拨打110,我也就和秦玉坐在那平静的吃着饭,秦玉在吃饭时对我竖了一个大拇指,我冲她笑了笑,她也冲我笑了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