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役的监狱妇女

奴役的监狱妇女
  • 主演:Olinka,Hardiman,Connie,Hörnum,Christine,Black,Laurence,Button,Monique,Carrère,Piotr,Stanislas
  • 导演:Gérard,Kikoïne
  • 地区:法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法语
  • 年份:1982
三名女孩被虚假借口被捕,并被转移到一个小型私人监狱,这个监狱是富豪酋长提供白奴隶服务的地方。…

奴役的监狱妇女第一集

冷墨凝眉,沉吟几秒忽然恍悟了什么似地,盯着女孩慢悠悠问道:“我会向你求婚的,乖,不要任性。”

“......”

什么鬼,她在乎的是这个吗?!

好吧,虽然求婚的仪式感也很有必要,但这并不是重点啊!

“我是说,我不会嫁给你。”

许相思咬咬牙,再一次表明了立场,然而冷墨却丢来一句冷冰冰的话。

“既然这样,为什么会来冷氏应聘?”

许相思一愣,忽然回味过来自己是在被套话,也反省到她只顾着赌气争辩,差点把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她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接近冷墨公司里的事情吗?干什么还要纠结他的亲近呢?

不过话已经说出口,要是转变太生硬又尴尬,许相思只好硬梆梆的解释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我并没有带私人感情进来,只不过看在冷氏的人事部门有邀请所以才尝试,这和亲疏程度无关。”

冷墨对她的解释不以为意,听她说完也只是给了一句回应,“既然这样,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你的职责会有人给你说明,没事的话可以出去了。”

许相思一愣,什么情况,这就赶她走了?刚才还一副要拿她问话的节奏呢!

被冷墨弄得有点懵,因此,许相思的脚步顿了顿,犹豫不定的问道:“我......这就可以离开了吗?”

“原来思思舍不得走。”

冷墨分分钟曲解了她的话,眸色变了变,好整以暇的拍了拍座椅扶手,示意她过去。

开玩笑,这个时候过去不是等着被他要么训话、要么有出格的动作吗?她又不是傻子!

“我这就走。”

许相思汗颜的正要转过身,却听到男人的话:“我的秘书这么不听话?”

“什么?”她惊讶的转过了头,“我怎么会是你的秘书?我是来应聘财政部门的空缺位置啊!”

冷墨平静的看着她,“不愿意做我的私人秘书?”

“......也不算。”许相思在脑海里飞快的转了一圈,还是隐忍的开口了,“这和我的本意有点出入,不过,我还是很荣幸能够成为冷总的秘书的。”

“既然承认,那就过来。”

过去就过去,有什么了不起!

许相思想了想,觉得自己面对冷墨只有一昧的逃避和妥协真的不可以,正面刚就正面刚,她现在可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谁怕谁?!

想完这些,她便很有勇气的径直走到男人办公椅旁边,公事公办的问道:“冷总有什么吩咐?”

“低头。”冷墨的吩咐倒是下得很快。

许相思不明所以的低下头,想听听男人有什么三字箴言之类的,结果唇上冷不丁一片略有凉意的触感。

近在咫尺的英俊容貌与温热的鼻息,无一不在告诉温凉,她被冷墨再一次调戏了!

猛地挺直身离开了男人的唇瓣,许相思红着脸喘气,虽然只是一片轻吻,却让她像经历了一场激烈的热吻一般,磕磕绊绊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你、你......”

“今天的早安吻太草率,所以现在补上一点。”冷墨轻飘飘的开口:“思思还满意吗?”

满意个大头鬼啦!

许相思真想就这么嚎上一句,可仅存的矜持和理智让她深吸几口气勉强镇定了情绪,面红耳赤的开口:“现在是上班时间,冷墨,你不是自诩严于律己吗?怎么可以在办公室做出这种事?”

“亲自己的夫人还要遵守工作规则?何况,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

许相思一听,下意识的去看房间里的壁钟,果然,时针已经指向了中午时分,她连最后一点遮掩的蹩脚借口也失去了。

这时,冷墨蓦地站起身,让她不禁后退了几步。

“你在怕我?”男人的眼神暗了暗。

许相思蹙眉,“没有,你想多了。”

说完,她考虑到了什么事情,忙不迭开口:“你说过明天再让我来上班,那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可以。”冷墨说着,主动打开了房门。

许相思以为解脱了,谁知道一走出房门就发现男人后脚跟了上来,她走得虽然快,可对方只需要轻轻松松一迈长腿,始终能够与她保持着亲密的距离。

下班高峰期,公司的走道里人来人往,电梯里也是人满为患,许相思一出高管楼层,也不顾后面的男人有没有继续跟上,直接拉起等了好半天的文宣,进了一间人满为患的电梯。

然而下一刻,她赫然发现不少人竟然悄然离开了电梯,宁肯等待另一趟。

她正匪夷所思的时候,文宣在一旁迟疑的低声开口:“你怎么把冷墨也带过来了?”

What?!

许相思这才发现,冷墨竟然也跟着进了这趟电梯,就站在她的右后方。

难怪那些员工都一脸不自然的出去呢,这是有多怕冷墨啊?既然这么畏惧干嘛还在这家公司上班啊?

许相思顿时觉得自己无力吐槽了,而且这时候再出电梯显得矫情又不安全,因为电梯门已经只剩一条缝。

等到电梯里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文宣霎时觉得自己是一个十分不识趣的电灯泡,硬生生待在不属于她的空间里,这感觉......不能再苦逼!

直到电梯到了楼下,期间三人没一人说话,但许相思心中始终忐忑,不知道冷墨这是又要干什么,为什么跟着她一起出公司大门,而且他每天是走vip专人电梯通道的,今天破天荒的乘坐普通电梯,会“吓”到员工再正常不过了!

“咳,思思,我现在和一个朋友有约,就先走了,你路上注意安全哈。”一到大门口,文宣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许相思并没有为难她,让好友继续待在身边只会有更多的尴尬和为难,她也不想文宣难做,这是她和冷墨之间的问题而已。

于是,她点点头同样叮嘱了两句,就让人离开。

最后,她转过头看向了一直被刻意忽略的男人,忍无可忍的开了口:“冷总,你到底有什么事?”

“出了公司就不用喊这个称呼了。”冷墨无视了她的问题,径自开口:“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开车。”

许相思话音刚落,车门已经被打开,男人用不容置喙的口吻道:“上车。”

好吧,他从来不给她商量的余地。

无奈的屈从,许相思默默坐上了轿车,等到冷墨坐在了驾驶座上时,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你今天不用上班了吗?”

“你很希望我待在公司?”冷墨的语气有点泛冷。

许相思抽了抽嘴角,这人怎么总是让她无言以对,而且还不得不对呢?

“不是,我只是奇怪而已。”

这真的不怪她,平时大中午冷墨很少会回冷宅,毕竟中间一大段路程不说,有时候会遇到上下班高峰期的堵车,还不如留在公司节约时间加快效率。

“陪你。”冷墨淡然的解释。

只不过区区两个字而已,许相思却没法控制的心跳加快,不自在的低下了头。

他说陪她......这曾经对她而言是多么美妙的话啊,要是以前听到这句话估计能高兴得三天睡不着觉。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可以自己打车回来,而且我下午并没有工作要忙,可是你不是还有事情吗?总不能耽误你的时间。”

许相思自觉说得有理有据,冷墨应该不会坚持送她的,然而对方却微微上扬了薄唇一角。

“没关系,陪夫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许相思愕然的睁大眼看向他。

他刚才叫她“夫人”,她没有听错吧?

直愣愣的盯着冷墨的完美侧颜看了好一阵,许相思有些低落的转回了头。

清醒一点吧许相思,他肯定不止对你一个人这样说过,这种甜言蜜语早在黎漫雪就已经听过了,甚至还有更肉麻的不是吗?

许相思不禁想到了多年前看见的一幕,冷墨与黎漫雪纠缠的身影......可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冷墨也没有给黎漫雪一个该有的名分。

对待一个陪伴了这么久的女人尚且能够如此狠心,那她这个无关紧要的孩子他妈又算得了什么?无非是给她一个婚姻的名头,把她锁在名为“冷氏”的金笼子里罢了!

越想越觉得身旁的男人不是一般的狠心绝情,往事一幕幕浮现出来,许相思感到不寒而栗,情不自禁地搂紧了双臂。

注意到女孩的小动作,冷墨问道:“冷?”

他随手将车内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这小小的细节明显体现出他的关心。

许相思一颗心被弄得七上八下,忽冷忽热,最后终于问道:“冷墨,你对以前的每一个女人都这么体贴周到吗?”

奴役的监狱妇女

奴役的监狱妇女第二集

最后,众人商量出的结果是,保护郝世明的人员当中,除了马震和那三十个高级异能者以外,还有张忠和乐毅俩人。

张忠独自干掉过一个超级异族,比起其他人,更有丰富的与异族战斗经验,所以保护人员中加上了他。

乐毅是沙系超级异能者,在这沙漠地区里,他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王者,马震和张忠俩人联手都不一定能打赢他,更大的可能还是被乐毅杀死,要对付乐毅,异族方面最起码要出动三个超级实力。

而且有乐毅在,也就不用担心异族会从下面潜伏过来,所有在乐毅面前潜入到沙漠里的异族,那都是在自寻死路。

其他人与异族正面交战,再看情况随时支援郝世明这边,这样一来,郝世明的安全就彻底无忧了。

那些异能战警队长,就让他们看情况战斗,哪里需要支援就去哪里,相当于是高级异能者组成的游击队。

计划定好后,马震叫人上菜,众人推杯换盏,不断的有人过来给郝世明敬酒。

郝世明被灌的受不了,就是赵高他们过来帮忙挡酒都没有,最后想出了个好办法,找了个盆子放进空间里,再把喝入嘴中的酒给转移到空间里的盆子。

这么一来喝了也等于没喝,妈妈再也不用担心郝世明被灌醉之后会被人做出什么不雅的事情来了。

最后以郝世明酒场上战胜十九人的优异战绩告终。

回去以后,看到空间里三个脸盆都装满了酒,郝世明脸都吓绿了,那些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郝世明下定决心,以后再跟他们喝酒的时候,一定要把他们灌醉再扔到同志们大家好酒吧里去,顺便再弄几个摄像头,然后传网上,帮助他们大火一把。

把那些酒都倒掉后,继续取出王莉做的饭菜开吃,这一次总算是没有人再过来打扰。

半夜的时候,郝世明来到了王西风,猴子和强子三人居住的二层小楼,隐蔽好气息,潜入了进去,然后找了个藏身的地方睡了下去。

睡着之后,周遭出现了光点,郝世明先是用杀戮系统把控梦异能给提升,然后再进入了王西风三人的梦境里。

利用控梦异能,郝世明知道了王西风三人的真实想法,对他们的信任度可以达到非常高的程度,把修炼内力的霸体神功方法教给他们完全不用怕出事。

退出梦境后,郝世明强行醒了过来,这一次是前往赵灵所住的屋子。

赵灵跟另外两个女性高级异能者住在一起,郝世明睡着之后进入光点状态后,连续两次都找错了人,进入到了别人的梦境当中,第三次的时候才进入到赵灵的梦境里。

赵灵的梦境还是一如既往的在与异族战斗,只是这次的与以往有所不同,这一次赵灵的梦境里面,竟然有郝世明。

在梦境里,赵灵与郝世明俩人被大量的异族给围困在中间,其余的人都在外围冲不破异族的包围网,想要救人都不行。

郝世明的目的不是看赵灵的梦境,直接用控梦异能强行操控,让梦境里面的赵灵突然之间变成了超级异能者,将周遭的异族瞬间干掉。

然后又操控着赵灵的梦境,查看她的真实想法,想要知道赵灵在学会了内力之后,会不会离他而去,又会不会把事情跟张忠说。

赵灵双系异能,高级的实力,在郝世明一行人当中,还是最强的。

霸体神功第一层彻底学会后,就可以跟郝世明一样查看气息,从而知道谁是异族,谁是尸族。

郝世明可不想教会了赵灵后,就失去了一个强大的伙伴。

郝世明操控着赵灵的梦境,让她在梦境里学会了内力,然后跳过了中间的过程,直接让赵灵第一层圆满。

接着,让赵灵亲自体验了一次用感受气息的方式,找出了一个异族并将其消灭。

然后让梦境自行发展,想看看赵灵会不会因此而离开郝世明。

赵灵没有让郝世明失望,还是选择了继续跟着他一起战斗,而不是独自离开去寻找异族。

确定了赵灵的想法后,郝世明消除了她的梦境,这样就算赵灵醒来,也不会有梦境当中的任何记忆,等到郝世明教她霸体神功的时候,就不会觉得似曾相识。

对于王西风三人,郝世明也是一样的做法,都消除了他们对梦境的记忆。

离开这里后,郝世明又去找上了马震。

马震有超级的实力,如果是在平时的时候,有很大的可能会发现潜入进来的郝世明,但是喝醉了的他,却没有察觉到郝世明进入了房子里。

郝世明也不知另外俩人是谁,在光点状态进错地方后,才知道那俩人是张忠和乐毅。

郝世明觉得他运气也太差了点,找赵灵梦境的时候,找错了两次,找马震梦境的时候,竟然也找错了两次。

马震跟其他人一般无二,在学会了修炼内力的霸体神功后,都选择了帮他隐瞒下来,没有对异能部上报这件事情。

消除马震的梦境记忆,想要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张忠嚷嚷大叫着,吓得郝世明僵立在原地,还以为被发现了。

过了一会儿,听到了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原来是张忠酒喝多了被尿憋醒的。

郝世明没有选择趁此机会离开,而是在原地睡着,等到光点状态中,从两个变成三个,代表着张忠已经回到床上睡着后,郝世明才离开此地。

第二天,郝世明把王西风,强子,猴子还有赵灵都一起叫了过来,先是对着他们嘱托了一番,让他们对于今天的事情要绝对保密,等他们都答应下来后,才说出了叫他们过来的目的。

那一瞬间,郝世明感觉赵灵眼眸中迸射出了光芒,就好像是高兴的情绪从眼中表露出来。

王西风三人看到郝世明还有他几个兄弟的战斗方式,就知道郝世明肯定还有什么瞒着他们,只是因为与郝世明的关系不像他几个兄弟那么亲密,所以没有表达什么不满。

却不想郝世明在给了他们救助系统和杀戮系统的名额之后,还会教给他们一种克制异族的能力,这种能力甚至还能够查看气息。

奴役的监狱妇女

奴役的监狱妇女第三集

“副队,他投降了。”小辣椒心里一喜,看着走出来的高寒,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们还真的不忍心对自己人大开杀戒。

“很好,大春,你带着手铐去将他铐起来,小辣椒你呼叫总部,叫直升机,我们走。”

孙浩然一看,高然已经自动投降,也就没必要对峙下去了,想着要撤离这个鬼地方。

“伽柏叔叔,要不要赌一下,高寒一定不是真的投降。”

“恩?”伽柏这还真的没想到,毕竟这种绝境下,投降也是正常。

可听顾夏这么一说,难道说,还有其他可能?

“我敢打包票,他是伪装投降,降低对手的防备心,然后来个出其不意。”

顾夏似乎看穿了高寒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只可惜飞鹰小组的人没想太多。

想着高寒一个手里失去武器的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他们四人手里翻盘的。

只可惜……他们还是错了。

大春拿着手铐接近高然,马上要铐起来的时候,直接被高寒反铐起来,速度相当的快。

再然后,一把手枪抵住大春的头。

孙浩然,小辣椒,猴子全部傻眼。

“不想他死的话,就别跟过来。”

“别动我们的人。”小辣椒急了,就怕大春有个三长两短。

“你们放心,我杀了他也没用,我只是想安全进入将军营地内,所以你们不要逼我。”

高寒边说边挟持大春靠近营地范围内。

高然之前丢出来的武器,那只是其中一把手枪而已,而他身上还有备用的。

这些第九区的想不到吗?当然能想到……只是……

最终,高寒挟持大春一路进了将军营地,才将他狠狠的推出来。

大春手被铐着,很是不便,直接倒在地上,小辣椒赶紧上前,给大春打开手铐,搀扶起来。

“副队,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让大家任务失败了。”大春很是懊恼。

“没事,走吧。”

四人上了直升机后,都沉默不语。

半晌,小辣椒忍不住才问,“副队,您那么聪明的人,该知道高寒不是真心想投降的,怎么就让他反击得逞了呢?虽说我们队长没来,可我们四个也不是笨蛋啊,这任务弄成这样,回去还有脸见营长吗?”

“这就是营长的命令,我们已经完成了。”孙浩然一脸淡定。

“啊?”小辣椒一怔。

大春和猴子都笑,“丫头,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们和高寒就是做戏啊……本来也没想真的抓回去,就是为了让将军那边相信罢了,总不能连追兵都没有吧。”

小辣椒恍然大悟,“所以咱们的任务,就是配合高寒?”

“恩。”其他三人点头,居然大家都知道,只有她不知道,这心情……怎么说呢?有点复杂。

“那高寒刺杀首长是不是真的?”小辣椒也糊涂了,不知道现在还有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这些就不是我们能过问的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小辣椒你也别生气,没告诉你是因为营长觉得你私下跟队长关系太好,怕你走漏了什么风声,破坏计划。”

“呵呵,所以呢……咱们小组现在是分帮派了?我被划分到了头儿那组,你们三个一伙了?”小辣椒冷笑。

其他几人都沉默不语……

半晌,孙浩然才开口,“小辣椒,这也不能怪营长,我们的对手现在不是将军了,而是小夏,你和头儿都对小夏感情太深,不告诉你,也是怕你们感情用事。”

“那你们就能对小夏下得去手?猴子你能吗?别忘了你的狗命是谁救回来的?”小辣椒瞪着猴子,很是气愤。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