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韵事 出租车

风流韵事 出租车
  • 主演:未知
  • 导演:Lee,Seung,Hwan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2
深夜,今天也正值班的出租车司机光植。出租车后座上:迷你裙,双腿之间,谁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睡觉,只是一个奇怪的女人。光植是悠闲的街道上出租车,路边吸烟,看见伤痕累累的英淑路过。几天后,深夜也正在出租车司机的光植。英淑招了光植的出租车,初次见面。英淑在后座睡着了。光植提醒睡觉的英淑到地方了,突然光植走近激吻了英淑。在出租车里充满激情,分享爱情的光植和英淑。感到孤独的英淑渐渐走向光植。有一天英淑发现有了光植的孩子。爱情,还是仅仅是玩一玩,无法控制的危险的关系。…

风流韵事 出租车第一集

第四百零一章宗门大会

被胖子拉着问了一堆问题,还被他灌输了一大堆关于泡师姐师妹的思想。

胖子叫做谢庸,庸才的庸,四十多岁了,却总是喜欢保持十几岁的模样。

筑基初期的修为,进入靠山宗已经十年了,算是老油条。

十年前他就是筑基初期,十年后他还是筑基初期。

按他自己的说法,他是一个被师姐师妹耽搁的天才修士。

对于这样一个人才,李昊还是很欣赏的。

谢庸说什么也要拉着李昊和他去喝酒,说是要聊聊他的人生。

李昊没有拒绝他,和他一起去了他的洞府。

其实谢庸这样的性格,人缘挺不错,就是修为一直没有突破,大家也都不愿和他有更多的接触。

谢庸的洞府之中,还真藏着好东西,一坛仙人醉。

这酒李昊知道,三州界里修士最爱的一种酒。

仙人醉,寓意就是仙人喝了也会醉。

这一坛仙人醉,价值十块下品灵石。

没想到这胖子还真舍得,李昊这样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他就拿出这种好东西。

筑基修士已经可以辟谷,吞吸天地灵气就可修炼,不吃不喝完全没有问题。

可如果吃的喝的都是灵物,那自然就不一样了。

胖子给李昊倒了一碗仙人醉,嘿嘿的笑道:“师弟,告诉你,上次有个师妹喝了我这仙人醉,说什么都要和我睡,我这人吧,又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趁人之危呢?”

就他这样还正人君子,李昊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好像胖子的眼里真的就只有师姐师妹这两个人设。

李昊只能假装,和胖子聊起他最爱的话题。

胖子大概有种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的感觉,对李昊格外亲热。

仙人醉,是灵果所酿,李昊喝下之后,都能感觉到那股力量在他身体之中流窜。

李昊初来乍到,身边也没有一个朋友,这胖子,算是他进入靠山宗后,结交的第一个朋友。

仙人醉不能多喝,喝多了就算是筑基修士,也会完全失去意识,陷入幻境之中。

在胖子的洞府里呆了一个时辰,李昊才走了出来。

今天是开山宗收徒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开山宗会有一次宗门大会。

宗门大会,就是为了迎接加入宗门的新弟子。

宗门大会,并不是所有弟子都要参与,但是所有新弟子都必须要参与。

李昊就是新弟子,他必须要参加这场宗门大会。

开山宗的宗门大会,在开山宗一个无比宽大的广场之上举行。

这里,似乎可以容纳几十万人。

开山宗的弟子,修为最差的都是练气中期。

而且还是十六岁以下的练气中期,如果在二十岁之前,没办法突破到练气后期,这外门弟子,就会被扁为杂役弟子,为宗门服务。

修仙宗门之中,宗规森严。

整个开山宗,外门弟子上万,内门弟子有千人。

杂役弟子,多达数十万之多。

千个内门弟子,就是千个筑基修士,这还不包括宗门六殿。

宗门六殿,每殿之中,还有弟子数百人。

按照开山宗的规模,在三州界属于二流宗门。

三大金丹强者坐镇,数千筑基修士,练气修士,都是蝼蚁般的存在。

筑基之下皆蝼蚁!

今天的开山宗很热闹,因为宗门大会。

每年一度的宗门大会,宗门强者会有部分出席。

靠山宗领地之中,各个修仙家族都会派出代表参加靠山宗的宗门大会。

因为前段时间吉家金丹强者出手灭了半城之事,今年来参加宗门大会的,基本上都是各家老祖。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靠山宗约束吉家。

所以今天的宗门大会,不仅是为了迎接靠山宗的新弟子,还为了吉家。

今年靠山宗收到的筑基弟子,加上李昊,也只有五个而已。

来到举行宗门大会的广场之时,这里已经人山人海,人声沸腾。

这样的盛事,可以说是百年难遇,像这么大的场面,就只是因为吉家的金丹强者。

在高台之上,放着很多特殊材质打造的椅子。

最高的地方,有三张椅子。

那是给靠山宗三大金丹强者的位置。

可这三个位置,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坐齐过。

靠山宗的三大金丹强者,已经多年没有一同出席过。

可就算如此,这三个位置,依旧高高的摆放在最高的位置上。

高台之下,也是一个个的位置。

这些是给每一个修仙家族的老祖准备的位置。

能成为修仙家族,就必须要有一个结丹修士。

结丹修士,不是金丹修士。

结丹,是筑基鼎峰的修士都会走的一步。

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失败的,会在短时间之内,身死道消。

成功的,有结成金丹的,就一跃成为金丹强者。

而有的,却只能结成伪丹。

伪丹修士,能动用一丝金丹之力,掌握一丝天地之道。

吉家之前对外公布的,就是一个伪丹修士,伪丹修士虽然也被称为结丹修士,可与真正的金丹修士比起来,差得太远。

所以吉家突然出了一个真正的金丹修士,周边的修仙家族肯定着急,都害怕吉家会趁机夺取他们的领地。

偌大的广场之上,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这些座位。

因为这些座位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代强者。

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结丹修士,也是很多修士一生所追求而不得的。

不是修仙者无情,而是仙道无情。

百万修士之中,有一人能结丹,那已经是千难万难。

一个个大人物从天而降,气势恢宏。

李昊身边的几个新内门弟子,一脸的兴奋神色,好像能看见结修士,是他们多大的福分一样。

李昊心里忍不住叹息,小世界就是小世界,区区结丹修士,就能受万人追捧。

三州界,在浩瀚的宇宙空间之中,只不过如一粒尘埃般渺小。

终于,众人忍不住抬头,因为在这片天空之上,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这是金丹修士的气息,哪怕他只是泄露出一丝气息,也让人甫甫在地。

吉家的金丹修士来了,以这样方式登场,是准备给所有人一个下马威吗?

风流韵事 出租车

风流韵事 出租车第二集

“是的,先生。”

几个人再看两个人的表情,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刚刚真的是太以貌取人了点,觉得这两个人这么丑,一定是没素质的人。

却不想,真正没素质的,反倒是那两个光鲜亮丽的人。

他们现在似是明白了,刚刚那么说话的两个人,只怕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嘲讽那两个气走的人。

这么一看这两位,就是懂行,又十分体面的人,意大利语说的又那么好,怎么可能是乡巴佬暴发户。

那男人会说也就算了,这个女人一定也是完全听懂了,很熟悉,所以不需要男人用中文解释一遍,她直接便接了话。

再联想他们住总统套房,便知道他们只怕是背景深厚的人,特意穿的放松一些,出来转的,谁知道,遇到了那两个自以为是的人。

一顿饭吃的不错,叶柠跟慕夜黎一起下去,边走,边正面看到了张志友。

张志友扫了这边一眼,原本真的没感觉,因为他们这样普通的人,船上比比皆是。

只是,忽然,张志友转过了头来,一下子看着叶柠,觉得这个人……

怎么那么熟悉呢?

叶柠干咳了下,一瞬间以为自己是被认出来了。

不过想想又不可能,她这个伪装,还是很全面的。

但是,她也不是真的特别区别的伪装,特别熟悉的人,只怕看多了还是会认出一些端倪。

她还是赶紧拉着慕夜黎,直接溜掉了。

张志友觉得奇怪,但是,还是想想走掉了。

叶柠拉着慕夜黎回了房间,一路还在哈哈大笑。

真是太搞笑了,这两个人很搞笑,张志友更搞笑。

慕夜黎由着她笑完了,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会开始配合她玩笑了起来。

可是,不管她做什么,他还真没有一点厌烦的感觉。

以往觉得很幼稚的事情,如今自己竟然都觉得很有趣。

似乎只要是她做的,他都觉得,看着很有意思。

他真是要被她带坏了的感觉。

他抱着她,那么将她抵在了墙上,低头碰着她的额头,淡淡的道,“陪你完了一天了,这回……该轮到我了吧?”

“……”

两个人继续在房间里缠绵了起来。

他缓缓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为她一直以来的紧致和湿润而感到惊叹。

这个女人是太瘦了的缘故吗,为什么,那么紧,每一次,都能让他感到极致的享受,以至于,每一次都忍不住,想要多要她几次。

船在太平洋上继续晃着。

外面雾气越来越大,里面,却慢慢的,更显得火热起来……

第二天,叶柠准备继续去拍摄。

她穿着衣服,检查了下身上有没有什么异样,会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每一次,两个人都太投入,以至于会让她很担心身上留下印记。

好在,这一次似乎没留下什么东西。

只有一些青紫,看的不太清楚。

只是,昨天两个人忘了做措施,太投入,以至于没有察觉的时候,已经意乱情迷。

叶柠心里有些担心,可是,又想到,其实,近来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风流韵事 出租车

风流韵事 出租车第三集

救他的人是江曼柠?

开什么玩笑!

他醒来的时候,守在他身边的,是温玟。她说看见他落水,是她救了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和她在一起了,现在邵梓良竟然为了帮江曼柠,说救了他的人是她!

詹明纬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邵梓良对江曼柠的用心,他不喜,不满,还有着愤怒。

他心中不安,若是江曼柠知道邵梓良为了帮她,竟然这样不顾道德,她会不会很感动?这样一想,那些在大事上能感动她的,似乎一直都是邵梓良和詹宥辰在做,而他所做的,自以为能感动她的,却都是一些小事情!

想到这里,他又有点懊恼,还有点焦急。

“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她是我的妻子,不需要别的男人来保护她。同样的,她做错了事情,就需要负责,我詹明纬的妻子,不能是一个逃避责任的人!”

无论怎样,他不会让她离开,也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就是了。

邵梓良没想到詹明纬竟然这样“冥顽不灵”,冷笑了起来:“是,你大义,就你有责任,你TMD这么有责任,为什么就不能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他真的是生气了,第一次对着别人爆出口。

他对外的形象也一向都是温文尔雅的,这话一出,让詹明纬也皱了眉。

“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不需要你来置喙!”詹明纬也生气,她为什么就能吸引那么多人来为了她说话!

挂断电话,詹明纬烦躁的又摸出了烟。

最近事情多,烦躁的时候,他便又碰了烟,而后就又有点上瘾了。

狠狠的吸了一口,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情愫慢慢充斥着他的身体,在他的胸口不住的徘徊。

邵梓良的话又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他原本是不信的,可是和邵梓良做了这么久的对手,对于他的行事风格以及他的品性,詹明纬也还是了解的。

先前只是在气头上,现在稍稍冷静下来,他便察觉到了其中的问题点。

这样的事情,只要有人提点了他,他就能查得到的,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了许久,只要花点心思花点时间,就没有他查不到的事情。

既然是这样,那邵梓良也就没有骗他的必要,毕竟这不是做生意,需要强占先机。

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捻灭,他拿起手机想要给林鸥打电话,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先打了进来。

蒋落落。

看着这个名字,詹明纬的眉头皱了皱,他和她并没有什么大交情,他会认识她,也是因为她是江曼柠的朋友,而让他对她有印象,是她在江曼柠身边说,要给江曼柠介绍别的男人。

而让他真正注意到她的,是她在他面前说的,关于江曼柠的事情。

给他打电话说的,去公司找他说的,一句句看着都是为了江曼柠好,可话语里的深意,却是在暗示他,江曼柠和詹宥辰的关系。

詹明纬没有接电话,这一耽搁,电话就已经自动挂断了。不一会儿,屏幕又亮了起来。

接到邵梓良的电话,听着他的声音,江曼柠的鼻子突然就有点发酸了。

“曼柠,你放心,我会救你出来的,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因为心情不好,或者因为和他赌气而不吃饭,你要保重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我有告诉了他,你才是他的救命恩人,相信他很快就会查到的。”

他话语里的关心显而易见,而且他也没有责怪她什么,就连一句质问都没有。

发生这些事情,她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过,也就只和蒋落落说过,是蒋落落告诉他的吧!果然,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能陪着自己的就只有这两个朋友了。

江曼柠抽了抽鼻子:“嗯,我知道的。不过,他可能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以詹明纬那个脾气,他大概只会以为,这是邵梓良为了救她而说的吧!况且,温玟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件事情,已经板上钉钉这么久了,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推翻。

“我还会想办法的。”听着她低沉的声音,邵梓良心中一揪,“而且宥辰也在想办法,很快你就能重获自由的。”

自由。

多么好的一个词,可是却是她所没有的。

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江曼柠的眼睛变得有点灼痛。外面的景色那么漂亮,看她只能通过这个小小的窗子,隔得远远的看着,不能去触碰一下。

敲门声响起,江曼柠和邵梓良说了一声,挂了电话,擦了擦眼睛,过去开了门。

门拉开的瞬间,江曼柠看见了林翠脸上错愕的表情,而后她一脸欣喜:“夫人,可以吃饭了,您要下去吃吗?”

林翠大概是以为,她还是会和之前一样,只在房间里待着,外面敲门说什么她都不会理吧!所以在看见她开门的时候,才会一脸错愕。

江曼柠看了一眼她,扯了扯嘴唇点点头。

看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笑容,林翠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或许是她的笑容感染了江曼柠,在餐桌旁坐下后,江曼柠脸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笑容。

趁着江曼柠吃饭的时候,林翠去了书房,把江曼柠的改变说给了詹明纬听。

林翠原以为詹明纬会很高兴的,谁知他竟然没有说话,只摆摆手让她出去了。

刚才接到的那个电话,让他对江曼柠升起来的一点怜惜与不忍,又悉数消散了,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力感以及对她的无奈。

詹明纬一直在书房没有出去,期间温玟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他有没有决定,怎么处置江曼柠的事情,毕竟她才刚刚出轨被抓了个现行,而后又被查到害死了外婆。

这个时候,詹明纬心里也是烦躁的很,根本就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江曼柠,温玟一再问起,他也有点不耐:“你照顾好念念就是了,不必操心这些事情。”

“明纬哥哥,我也是担心你啊!而且,事关外婆,你难道就不想惩治凶手,以慰外婆在天之灵吗?”

温玟的声音有点委屈,还带着一点哭腔,还有对不公的控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