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

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
  • 主演:李小冉,米兰妮·让帕诺米,林栋甫,阮如琼
  • 导演:戴思杰
  • 地区:法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的80年代。著名的植物学家在一个岛上培育研究植物,他的性格严厉保守,与女儿陈安(李小冉饰)相依为命。这天,混血女子李明(米兰妮•詹姆帕诺米MylèneJampanoï  饰)前来岛上实习,她父母在唐山地震中双双亡故。陈安于李明朝夕相处,二人暗结断背情愫,感情日渐深厚难分。陈安哥哥在西藏当兵,探亲归来,喜欢上了李明,父亲大力撮合婚事。此时陈安与李明已经互许终生,升华为情欲和爱欲交织的感情。为了二人可以相伴终生,李明决定答应这头婚事。然而,哥哥终究发现李明不是处女的秘密,怒不可遏,把李明打伤。李明逃回植物园,这时父亲才觉察到了李明与女儿之间的不寻常关系。一场悲剧正在慢慢上演。…

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第一集

苏云天在红毯上签了名之后,便带着两个女儿入内场了。

入座之后没多久,晚会开始。

这场晚会对于苏晚晴而言,十分枯燥。

苏云天被邀请上台后,苏晚晴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

苏妍心则看了眼时间。

按照苏云天说的,晚上八点半开始晚宴。

等晚宴结束后,会有记者专门采访的时间。

这才是今晚的重头戏。

苏云天已经提前约好了记者,等晚宴结束之后,会带着她们俩一起面对镜头,解释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

苏云天上台之后,坐在苏云天另一边的人,朝着苏妍心和苏晚晴看了看。

那眼神,充满了八卦味道。

没几秒,那个人试探的对穿白裙子的苏妍心问:“请问,你是苏妍心苏小姐吗?”

苏妍心看了对方一眼。

“嗯。”出于礼貌,苏妍心应了一声。

对方看苏妍心回应,兴奋的继续问:“我看了关于你的八卦,我猜帖子里的超级富豪是萧聿……帖子里说的,应该不是真的吧?据我了解,萧聿很冷漠。”

这个问题,苏妍心不能回复。

“不过我的确听说萧聿有个孩子。苏小姐……”对方苦苦追问。

“这位小姐,不管事情是怎样,我妹妹都没有义务回答你。如果你很关心这件事,那就耐心等待我们的澄清。”苏晚晴瞥到父亲正走过来,所以适时的在苏妍心前面给了对方回应。

苏云天就坐后,对苏晚晴的脸色好了一点。

没多久,到了晚宴时间。

因为是公众场合,所以大家都吃的挺克制。

苏云天等大家都吃的差不多的时候,立即带着两个女儿离席。

“妍心,我之前教你的,你没忘吧?”苏云天问。

“恩,不要乱说话,打死不承认。”苏妍心回。

苏云天点了点头,带着她们到了偏厅。

他只约了相熟的两家媒体,结果一大堆媒体围在那儿等着采访苏妍心。

“苏小姐,今天网上有传闻,说你给萧聿生了一个孩子又被抛弃,这件事是真的吗?”记者一看到苏家父女,立即发问。

“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我女儿今年才毕业,何来的生孩子一说?”苏云天气势强劲的回。

“苏小姐,您父亲说的都是真的吗?”记者想让苏妍心开口。

苏妍心却只是点头示意。

“网上流传的你大肚子的照片并没有ps痕迹,这个你要怎么解释?”记者继续对苏妍心提问。

“谁说没有ps痕迹?那就是ps的!”苏云天继续反驳。

……

“苏老板,就在刚刚,有知情者在网上爆出了一段您小女儿躺在产房的视频,病床护理标签那儿写着苏妍心三个大字,这个假不了吧?”记者说完,将手机递到苏云天面前,给他们看。

这是一段从医院监控截取出来的视频。

苏云天看了视频后,脸色铁青。

一瞬间,所有镜头全部对准苏妍心的脸。

“苏小姐……你还要继续解释吗!”

苏妍心深呼了口气,然后对着镜头,一字一字回:“我之前的确跟萧聿有一腿。”

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

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第二集

金蓉蓉的出现,顿时让苍天弃一惊,特别是对方的话,摆明了是听见了他刚刚的低语,这自然让他尴尬了起来。

连忙站起身来,苍天弃赶紧在自己的脸上堆起了笑容,道:“前辈你也真是的,来了也不通知晚辈一声,晚辈也好出去迎接,这……这突然冒出来,着实让晚辈尴尬得很呀!”

金蓉蓉并未理会苍天弃的马后炮,而是直接把目光看向了苍天弃丹田所在的位置,仿佛一眼就看穿了一切一般。

随后,只见金蓉蓉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道:“你果真提升了一个小境界?”

如今在苍天弃的丹田内,金蓉蓉清楚的看见了守灵四方印以及十二股灵气的存在!

以守灵四方印为中心,十二股灵气如同一条条缩小的白龙一般缠绕,甚是壮观。

守灵四方印,当初在第一眼见到苍天弃时,金蓉蓉就已经发现了,这并不是让她惊讶的原因所在。

让他惊讶的是,那十二股灵气!

如今这十二股灵气,有十一股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还有一股,虽说还未达到大圆满的程度,但也相差不大。

这一股灵气,正是之后新繁衍出来的灵气!

面对金蓉蓉此问,苍天弃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尴尬了,但心里,却暗自留了一个心眼,并且还有些担忧。

他知道,金蓉蓉十有八九已经发现了自己能够在瞬间提升修为以及肉身一个小境界的能力,这是他有关血脉之力的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当初被化形妖兽抓走,他还历历在目。之后大山的告诫,他也记在心里。为的,就是不暴露自己血脉之力的秘密。

眼下,金蓉蓉知不知道他身具血脉之力,这一点他不敢肯定,可对方将他救下,就足以说明,对方发现了他能够提升自己修为和肉身的能力。

面对金蓉蓉的惊讶,一时间苍天弃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回答,只能以傻笑来作为敷衍。

苍天弃的反应,让金蓉蓉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她明白了苍天弃为何会如此。

“虽然我不知道你施展了什么手段能够让修为和肉身得到提升,可我要说的很简单,我如果有心想要得知你的秘密,如今的你,绝对没有可能继续站在我的面前。”

“再者,世上无不透风的墙,与其刻意的隐藏,让他人猜疑不断,时刻惦记着你,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施展出来。相对而言,后者更为稳妥。当然,如果你能保证每次施展自己的秘密手段都不会被他人发现,或者,每个见识了你特殊手段的修士都无法继续活下去,那你可以选择继续刻意隐藏。”

“但是……你能保证,能一直隐藏下去吗?人是有脑子的,有时候多动动脑子,比认死理要强得多,别放着脑子不用,什么时候生锈了都不知道。”

金蓉蓉一番话,让苍天弃那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收敛了起来,沉默了片刻,他仿佛被对方一语点醒了一般,深深鞠躬行了一礼,由衷的感谢道:“多谢前辈教诲。”

“你是个聪明人,这一点,从和你接触后我就有这种感觉,所以,我相信你能听懂我话中的意思,至于该如何做,我同样相信,你有自己的手段。”

“这次我过来,一是想要看看,你是在聚气十一层的境界上再进了一步,还是突破到了筑基。现在看来,我已经知道了答案,虽然你并未亲口承认。不过这没关系,我心里清楚就行。”

“第二件事,我是来向你要债的。”

苍天弃一愣,随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声音有些发虚,弱弱的开口问道:“前辈……敢问,是要什么债?”

“要什么债?”金蓉蓉从出现开始到现在,严肃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笑容,手中灵光闪过,当着苍天弃的面,就取出了她作为一个商人的标志物,金算盘!

“我逐一的算给你听,你就明白我来要什么债了。这样吧,就从救你们四人一兽开始算起,逐个逐个的来,你心里也好有个谱。”

说着,金蓉蓉一边麻利的拨动起了算盘珠子,一边开口说道:“南域盛产中品灵石,这里的修士也喜欢用中品灵石,在这里我就以中品灵石来算账这笔账。你的性命,在四人一兽中价值是最高的,因为你身份的不同,再者身上的秘密太多,我就大概给个保守价,八百万吧,多了我怕你骄傲。”

啪啪啪,算珠撞击的声音不断响起,金蓉蓉的声音一顿,继续开口。

“其他三人,虽说不如你,但一人是你们炼器门的三大长老之一,两人是你们炼器门除了你之外,核心弟子当中最有天赋,也是最厉害的两人,她们三人我就给个平均价,每人按两百万的价格来定价,三人也就是六百万。”

算珠撞击的声音还在继续,苍天弃已经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而金蓉蓉却没有看他一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称职商人的气息,继续算着。

“你的灵兽,一直对你忠心耿耿,当年在炼器门我就发现了,并且,筑基中期的灵兽,在南域这块贫瘠之地,那也算不错的灵兽了。最主要的是,我见你刚刚与他仿佛是在交谈,你竟然能够听懂他的每一声叫声,这足以说明,你们感情已经到了外人所不能揣测的地步,不然,你怎么可能听得懂他所有的声音。”

“基于这一点,我认为,他在你的眼中,应该难以用价格来衡量,但是眼下我必须要将其量化才能够继续计算,所以,对于他我还是给出了一个保守价,五百万。你不要嫌弃这个数字低,主要是价格叫高了,我怕你负担不起。”

“啪啪啪啪啪”算珠不停撞击,金蓉蓉嘴里念叨个不停,这一刻的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城之主,反而像一个钻进了钱眼里的市侩。

这一幕,这一番话,不仅苍天弃呆如木鸡,青羽鹏也如同雕像一般愣住了。

“八百万,六百万,五百万……”啪的一声响,金蓉蓉手中动作一止,看向了还处在惊愕当中的苍天弃,带着一脸迷人的笑容,道:“算好了,一共是一千九百万,因为你有黑商令,本城主可以擅自做主为你打个九五折。考虑到你身上的灵石可能不够,所以本城主还可以为你这大客户专门开一扇方便之门,除了中品灵石外,支持你用下品灵石支付,同样也支持各种珍宝来抵价,不过你先不用着急,我还得算算给你们疗伤的费用,以及这里的房租费,这么大一座院落,可不是白住的……”

说着,金蓉蓉就要再度拨动金算盘,这一幕落入苍天弃的眼中,差点没让苍天弃把心脏蹦出来,连忙一把抓住了金蓉蓉的手,急道:“前辈手下留情!!!”

“你这是干嘛?我这金算盘可贵了,摔坏了,那可又是一笔巨额灵石。”金蓉蓉笑眯眯的开口提醒道。

此话一出,苍天弃连忙松开了手,生怕真的把金算盘给摔坏了。

他倒不是怕自己会把金算盘给摔坏,而是怕金蓉蓉一个“不小心”就把金算盘弄坏了,那到时候,他是想哭怕都找不到一个肩膀来靠了。

“前辈您就饶了我吧,有什么需要晚辈效劳的,您老尽管开口吩咐,晚辈一定竭尽所能,让前辈您满意,您再这样算下去……您,您还是一刀子捅死晚辈吧。”(未完待续。)

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

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第三集

“虽然只是一次而已。但是尤为重要。巴巴鲁大人是想让安培由虎能够拼劲全力,发挥出他最后的能量。如果不让他出气,安培由虎是不会乐意的。所以巴巴鲁大人才演了刚才那么一出戏。”大卫耐心地解释道。

斯图亚特现在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还是首领大人考虑的长远。”斯图亚特十分的佩服。

…………

包厢之中,巴巴鲁亲自帮安培由虎倒满了一杯酒,他端起杯子,笑眯眯地问道:“由虎,不知道刚才有没有让你出气。要是你还不满意的话,我再把他们叫过来让你暴打一顿。”

安培由虎赶紧地摆手,“局长大人,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已经很满意了,不需要特别处理他们。”

“你满意就好。”巴巴鲁的脸上露出了笑嘻嘻的表情,“既然满意,那么就把这杯酒喝了。一杯酒下肚,这件事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好,谢谢局长大人。”安培由虎将杯子的酒咕噜噜地灌入了肚子里。

“坐下说话。”巴巴鲁示意安培由虎坐下。

“副局长大人,尝尝这美味。我们超忍局二楼餐厅的料理味道还是不错的。”井上惠子笑着说道。

“好。”安培由虎满脸笑容,并没有拒绝,而是很乐意接受。

酒过三巡,巴巴鲁的脸色是红通通的,他放下酒杯,轻拍着安培由虎的肩膀,小声问道:“由虎副局长,不知道料理合你的胃口吗?”

安培由虎连连点头,笑着回答道:“味道很好,非常不错。”

“你满意就好。不过,有件事埋藏在我心中有十年了,我今天想要请教你。”巴巴鲁脸上的笑容倏忽一逝,声音变冷。

安培由虎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他立刻说道:“局长大人,不管是什么事,你尽管问。”

“十余年前,我闭关修炼。你却声称我闭关的地方是禁地,不准任何人进入或者出来,而且还派重兵把守,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要困死我,然后你接任局长之位?”巴巴鲁的语气很不好。

虽然巴巴鲁是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说出来,但是安培由虎依然是感到凉意嗖嗖。

安培由虎赶紧地摆手否认,他苦笑道:“巴巴鲁局长,你这就冤枉我了……”

安培由虎矢口否认,当然这一切都在巴巴鲁的预料之中。他不动声色,问道:“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吗?”

“局长大人,我之所以这么做那是怕别人打扰你闭关修炼。我并没有要软禁你的意思。都是被别人诬陷的。”安培由虎苦着脸解释道。

巴巴鲁似乎没有完全相信巴巴鲁的解释,而是斜着眼睛看向了,充满怀疑地问道:“安培由虎,你说的是真的?”

安培由虎没有办法,只得伸出手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局长大人,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可以发毒誓,只要能让你不怀疑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局长大人,安培副局长肯定没有想要背叛你。十年来,虽然他掌管着超忍局的事务,但是从来都没有称呼自己是局长。”井上惠子在一旁劝慰道。

安培由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他现在庆幸自己没有及早地自称为局长,不然的话都说不清楚了。当初他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就是因为忌惮巴巴鲁。

而现在看来,他当初的选择是明智的。

巴巴鲁端起酒来,抿了一小口,“是吗?我怎么听人家说,我不在的时候,别人都称呼安培由虎为局长。”

巴巴鲁似乎什么都知道。

安培由虎吓得满头大汗,不过为了让自己尽量保持镇定,他没有擦汗,而是尴尬地说道:“巴巴鲁大人,那都是属下为了拍马屁这么喊的。真的不怪我。”

“那你就不能阻止吗?”巴巴鲁提高嗓门,似乎带着指责的意思。

“局长大人,我阻止了。每次有人这么喊我,我都呵斥了。要是你不相信,你可以问问井上惠子。”安培由虎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了井上惠子,向她求救。

井上惠子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连连地点头,笑着说道:“对对对,我确实看到每次只要有人这么喊,副局长大人都会严厉地呵斥。”

“既然呵斥了,为何这么喊的人越来越多?没有得到缓解?”巴巴鲁继续追问。

安培由虎苦着脸回答道:“局长大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且我呵斥他们,不仅没有得到理解,而且他们还不满。说我是装腔作势。”

“这样的下属就不能轻易宽恕。”巴巴鲁厉声道。

“局长大人,你说的对。但是太多了,没有办法把他们都处理。法不责众。”安培由虎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下属,好像他是无辜的,坏人都是其他人。

井上惠子也附和道:“局长大人,人人都有察言观色的习惯。毕竟你有十余年没有出现。特别是一些新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就……”

巴巴鲁摆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了。

巴巴鲁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由虎副局长,我也理解你的难处。只是以后你一定要记住,这种界限永远都不要随便跨越,各个级别都是不能混淆的。”

“局长大人说的是,我一定牢记,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安培由虎连连的点头。

他庆幸巴巴鲁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巴巴鲁轻拍着他的肩膀,“由虎,别人不理解你,我肯定是了解你的。你对超忍局对我都是相当的忠心耿耿。”

安培由虎感激不已,举起酒杯,“谢谢局长大人对我的信任。”

他将杯子的白酒一口闷干。

“唉……”巴巴鲁深深地叹了口气。

安培由虎的眉头不由地一紧,忍不住问道:“局长大人,你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叹气?”

“由虎,现在我超忍局发展的是不错。但是以杨逸风为首的华夏超武局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要是我们连杨逸风都无法干掉,那么如何才能征服世界?”巴巴鲁的语气之中带着深深地忧愁之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