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欲胃口

私欲胃口
  • 主演:Lauren,Parkinson,詹姆斯·杜瓦尔,布雷特·罗伯茨,Travis,Eberhard
  • 导演:Cameron,Casey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黛西是邻家的全美国女孩,渴望真爱,渴望谋杀。后来有一天,黛西遇到了她梦中情人,却发现自己的杀戮欲望可能使她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私欲胃口第一集

姬安白轻皱着眉头,细细打量着自己手中的生死珠,本想再想银右询问一下这生死珠的来历,但是一抬头,却对上了他满含悲伤与歉疚的眸子,下意识的便询问了一句:“你不开心吗?”

“嗯?”银右闻声立刻便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正好撞到了姬安白带着关心情绪的目光,心底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自从爹爹身死,银北被囚禁,已经多久没有人关心过他了。银右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藏在了心底,笑着说道:“哪有,我先与你说说这生死珠该如何用,还有会带来的后果,到时候你再自己决定要不要用,没关系的,我这里还有别的比较温和的

方法,只是效果没有这个那么显著罢了,我们……”

“银右,为什么不高兴,我们是朋友,你可以跟我说的。”姬安白没有等银右将话说完,便出声将他的话打断了,在她的心里,银右一次次的相帮,不管目的为何,她都愿意将他看做她的朋友。

“我~我没有不高兴……”银右的声音很小,姬安白见他不愿说也不再勉强,抿着唇不再说话,而是将目光重新投放到了生死珠上面,银右见状,也是暗中松了一口气。

“生死珠单一使用我之前已经与你说过了,这里便不再说,世人不知,生死珠本身就是配合使用的,只是这古法已经失传了千年之久,要不是我爹爹告知,我也不知道这东西还能这样用。”

说着,银右便将一手握着一颗珠子,分别向两颗珠子中输送着灵气,不过片刻,一明一暗两道光满便缓缓散发,但是中间始终都隔着一条缝隙,尽管两道光芒已经离得很近。

但是却丝毫没有要碰撞或者融合的意思。

姬安白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紧紧的盯着银右的动作,生怕漏下一点,等两道光芒都亮到一定的程度之后,银右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对姬安白说道:“看仔细了。”

话音落下后,银右的两只手开始逐渐靠近,尽管生死珠的距离不断拉近,但是姬安白能够感觉得出来,两道光芒分明就是彼此排斥,不管离得有多近,其中都有一条微不可察的缝隙。

从未真正融合在一起。

银右的额头上已经开始有汗珠滴落,然而他的双手,却分别朝着相反的方向旋转,简单的说,就是在用一双手不断的画圆,虽然两道光芒并未真正的融合。

但是这样的几番搅动过后,看起来却真像是暗中有光,光中有暗,一股莫名的气息,渐渐从生死珠上散发,然而这种气息刚刚产生,姬安白还来不及仔细体会,就听到银右传来了一声闷哼。

而之前生死珠上散发的光芒与特殊气息,也在瞬间烟消云散。

光芒暗了下去,银右的面容也就重新出现在了姬安白的面前,他的嘴角带着一丝血迹,毫不在意的擦掉之后,银右将生死珠再次交到了姬安白的手中。

“我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使用生死珠,也只能为你初步演示一般,要不要用,怎么用,这都是你的事情,很抱歉,在生死珠上我真的帮不到你,一切都得靠你自己了。”银右的语气十分严肃,姬安白点了点头,将生死珠接了过来,银右见状,便准备往后退,而姬安白却在此刻开口说道:“若是心中有郁结,大可以与我说说,我们是朋友,就算不能帮到你的忙,我也希望你

必要独自一人将所有事情憋在心里。”

话音落下后,姬安白不再犹豫,开始重复银右刚才的动作,两颗珠子上也再次开始出现光芒,而银右,听到这番话后如遭雷击,立在原地久久无法动弹。

原来有朋友,是一种这样的感觉。

直到姬安白开始双手划动,那种莫名的奇特气息再次出现,银右才猛的回过神,开始急速往后退,退到了一个那种气息并未笼罩住的地方。

希望她能成功吧。

银右眸光微闪,叹息了一声后,盘腿在那气息笼罩的边缘处坐了下来,但是却没有进入修炼的状态,反而是随时做好了起身的准备。

之前他没有说,就算是霖王妃失败了,只要他及时将自身的灵力传到她的体内,虽然不能保证她一定会安然无恙,但是也绝不可能会落到一个身死的下场,将朋友推上死路。

这样的事情,银右不会做。

此时的姬安白根本就已经完全无法察觉到银右的动作与状态,那种气息一出现,就铺天盖地的朝她席卷而来,而她的灵魂,像是身处与汪洋大海,飘飘荡荡如无根浮萍。

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银右说可能会生死,因为这片海,可一点都不平静。

好不容易姬安白才控制着自己立稳了脚跟,随即便是一道巨浪拍来,若只是巨浪,这倒是没有什么恶好怕的,关键是她体内的所有力量,竟然都跟随着这巨浪律动而摇摆起来。

巨浪起,身体力量便汹涌彭拜,几乎将她撑爆,每到这个时候,姬安白除了觉得自己身体里的经脉寸寸爆裂之外,便是无休无止的疼痛。

而巨浪落,那些力量也像潮水一样褪去,顷刻间,她便成为了一具空壳,那种力量干枯的感觉,比之在地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给吸干才肯罢休。

在这一起一落之间,姬安白脸色苍白,绝美的脸庞上布满了汗珠,双眸虽然紧闭着,但是眼珠却依旧在不安的快速转动,仅仅经历了一次起落,她的唇上便干涸得出现了裂纹。

而这样的起落,她还不知道将要经历多少次。

那种特殊气息聚成的海洋,无边无际,永远在枯燥的重复着同一个过程。

银右心中的紧张并不比姬安白弱多少,他掐指算着时间,只要能撑过第一轮起落,那么后面虽然也有无尽的危险,但是却已经不是全然不能抵抗了。“这么长时间,这光芒还未散退,怎么也应该撑过去了吧?”银右喃喃自语着,眼中闪过一抹亮光,面容还算平静,但是紧握的有双拳,却已经暴露了他心中的激动与紧张。

私欲胃口

私欲胃口第二集

听到惊呼声,雷哲不由愣了愣神,然后赶紧跑出去。

不出所料,果然是伊娃匆匆跑开的背影。

刚才雷哲得意忘形,声音大了一点,也不知伊娃跑来有什么事,结果便听到了他的话……

“伊娃,你等等……”

愣了片刻,雷哲拔腿追了上去。

伊娃犹豫了一会,终于停了下来。

不过,脸色却相当的滚烫,小手有些无措地绞动着。

“伊娃,你,你刚才,听,听到了?”

“我没听到!”伊娃赶紧摇头。

没听到你跑什么?

脸红什么?

这样的神态惹得雷哲暗自好笑,对伊娃的爱意悄然地又增加了一分。

“伊娃,你……你刚才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我是想把书还给你……”

伊娃低着头,递过来一本书。

这本书是前几天她跟露哲借的,看完了跑去归还,哪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二人的谈话,吓得赶紧就跑。

露哲接过书,心里砰砰直跳。

既然话都出口了,不如趁此机会表白一下?

“那个……伊娃,我……其实,我,喜欢你……”

伊娃惊慌地退了一步,飞快地摇头:“不,不……我……我……”

雷哲心里一沉。

一痛。

“伊娃,别这么快拒绝我,我是真心的……难道,你,你讨厌我么?”

“不是,我……我没准备……不是,是我没想到……雷哲,我,真的,没想过这些事……”

“伊娃,我知道你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子,你进学院不容易,当时注定是淘汰的局面,但是,你却咬牙坚持,明知不会录取,但你却只是想要完成测试的内容。

你知道吗,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心就被你打动了……”

这时候,伊娃的心绪似乎稳定了一些。

抬头看了看四周,小声道:“雷哲,我并不是十分优秀的女孩子,当时,我也没有想到会被学院录取,只是,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

“不,你很优秀。虽然当时的测试,你没在前八十名之内,但是通过这大半年的学习,你已经脱颖而出。无论是武修,炼丹还是别的课程,你的成绩都是中等偏上,优于大多数学员。

这充分说明,你是可塑造的。或许,你在天赋上略输他们,但是你的毅力,你的心志却是他们比不上的。

包括我在内,也没有你这样的毅力。

当时,要是我遇到你那种情况,我肯定就崩溃了,不可能再去完成测试……”

“可是露哲,我……我们现在,还是新学员,应该将更多精力用在修炼上。这个机会对我来讲,来之不易……”

“我知道,你是一个上进的女孩子。所以,我不会缠着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或许,你有一些难忘的经历,所以你不想过早地打开心扉,但是我愿意等你,等你打开心扉的那一天。”

伊娃咬了咬嘴唇,再次看了看四周,然后幽幽叹了口气。

“雷哲,其实我之所以不顾一切想要进入万源学院,也是想要争一口气……”

“你……你愿意对我倾诉吗?”雷哲柔柔道。

伊娜沉吟了一会,慢慢坐到了旁边的长椅上。

雷哲没有坐过去,因为他知道伊娜一向比较害羞,所以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

“我的家族……其实还是不错的,传承了数千年之久,在当地颇有名望……”

伊娃开始缓缓讲述自己的身世。

“我的父亲,属于嫡系一脉,在族内的地位比较高。不过,他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有几个妻妾,我的母亲就是其中一个。

我的母亲虽然也是一个武者,但她天赋不行,加上将大半精力用来培养我,所以她的境界一直都停留在武徒阶段。

以前,父亲没事还能抽空陪陪她,可是后来,他有了两个儿子,他就几乎算是抛弃了我们娘儿俩,十天半月都难得见他一面。

本身我的母亲就不是正房,只是个小妾,加之又生了个女儿,地位更加变得低下,有时候连那些丫环都要联手欺负我们……”

“这简直太过份了!”

雷哲愤愤道。

现在,他终于算是明白了一些缘由,为什么伊娃的个性比较内向,害羞。

这是因为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压抑的环境之下。表面上看来,是家族千金,但因为是庶出,根本就得不到应有的待遇。

连丫环都敢欺负,可想而知其处境。

“所幸的是,我有一个好母亲……”

伊娃一脸幸福与庆幸。

“她并没有因此而怨天由地,反倒更加用心的培养我。虽然她的天赋不好,但却想尽办法替我寻找修炼的资源,有时候还偷偷跑回娘家帮我找一些修炼方面的功法什么的。

她经常我对讲,女儿,不要怪你的父亲,作为家族的嫡系弟子,他肯定是要竭尽全力保住他的地位,甚至是想成为族长候选人。

所以,他必须要有所取舍。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就去记恨他。毕竟,他是我的丈夫,你是他的亲生女儿……”

听到这里雷哲不由苦笑道:“不得不说,你的母亲真的很伟大!”

“是啊!”伊娃一脸骄傲:“在我心里,她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母亲。虽然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她却并没有气馁,依然还是用心地培养我。

她说,希望我可以出人头地,以后不用再去依附男人,而是自己闯出一片天地。

所以我从小就很努力地修炼……在没有得到家族的支持之下,我的修炼进度依然超越了族内不少弟子……

可就算是这样,依然得不到公正的待遇,只是因为我是庶出,是女孩子……

所以有一天,我对母亲说,我要走出去,我要寻求更大的发展。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想过了,我要进入万源学院。

我要让母亲在所有族人面前抬起头来。

但是我并没有对母亲讲实话,因为我也没有把握能进学院,只是说想出来闯荡几年……”

“那你现在成功了,可以衣锦还乡了!”

雷哲开了一句玩笑。

“不,现在不行,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而且,我想等到突破武师境界的时候,再回去。”

目前,伊娃的境界是武士境六重。

毕竟她修炼的时间不算很长,加之修炼资源跟不上,所以影响了进度。

私欲胃口

私欲胃口第三集

第74章大闹

说着,暮清妍就朝着门外去,那势头可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若真的吵醒了整个村的人,他们王家的脸面可就要丢尽了。

王老头见两个儿子还傻站在那里,怒喝道:“还站着干什么,快去拦着她。”

王家两兄弟反应过来了,连忙上前挡在门口处。

王老头就算是想要当睁眼瞎也不行了,只能耐着性子问道:“你有什么委屈可以和我说,今天我替你做主。”为了王家的脸面,这话他不得不说。

暮清妍见目的达到了,自然不会傻的真的去吵醒整个村的人,倒是所有人被她从梦中惊醒过来,一个个还指不定怎么埋怨她。到时候她就算有天大理,别人也都不会帮着她。

心都偏了,怎么可能还会帮着你。

“我连着两天守夜,是我自己甘愿的,我没有话说。但是,你们故意将炭火藏起来,是什么意思?”暮清妍沉声道。

郭氏立马跳出来了,“哟,你们母子可真够金贵的,没有炭火怎么了,那不成没了你们就不守夜了。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要什么炭火。”

暮清妍射了一记冷刀子给郭氏,“天寒地冻的夜里,门又开着。既然你觉的没有炭火依然能过,那么今晚,明晚的就让你来守着。”

郭氏的脸色一僵,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郭氏嘴上却还叫嚣着:“你不想守夜就不想守夜,别拿这个做借口。”

这种蛮不讲理的话,暮清妍已经懒得与她争辩。

“你不怕冷,那你来。没那个胆子来,就闭上的你的臭嘴。”这一身,暮清妍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厉。

在场的王家人都被吓了一跳,更别说欺软怕硬的郭氏。

郭氏被暮清妍这么一呵斥,一时之间到忘记了反驳。

一旁的王老太开口了,“不是故意藏着,而是刚好家里的炭用完了。等明天让福才去镇上买些回来就是。今晚,你就将就一下。”

哼,暮清妍心里冷笑。昨天夜里她可是瞧见,厨房后棚了放着两大袋子的炭火,才过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全部用完了,骗鬼呢。

王老头跟着说道:“老三媳妇,你也看到了,这件事是你误会了。今晚你就委屈一下,明天买来就是。”

好了、很好。

一个两个都当她是白痴么,她有那么好骗么。

王老头见她没有吭声,以为她默认,便对着众人说道:“好了、好了,大伙都回屋睡吧。”

张氏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灵堂中的暮清妍一眼,跟着相公回去了。

林老头和林老太打着哈欠回去了。

郭氏在临走前,嘴角噙着得意笑,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恨不得踩上一脚。

小轩儿仰着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娘亲,在看到娘亲眼底的阴沉之色,知道娘亲此时真的真的很生气。

暮清妍去厨房内弄来一些柴火,丢到炭盆中烧着。

“轩儿,你现这样烤着火。”

小轩儿见娘亲又站起身,朝着屋外而去,不由的问道:“娘亲,你要去哪里?”

暮清妍转过头,对着神秘一笑,“惩罚那些满口谎言,一脸虚伪的人。轩儿,你要记住。以后若是谁敢欺负你,羞辱你。在你不够强大之前,一定要忍。等到足够强大之后,再给对方狠狠一击,让他们知道你不是好惹之人。”

小轩儿点点头,一点点品味她其中的意思。

暮清妍以为小轩儿不会太明白,也没急着细说,等他长大后就会明白其中意思。然而,让暮清妍的没有想到的是,小轩儿听懂了,并且牢牢的记在心中。在以后的日子里,将这段话的真谛发挥的淋漓尽致。

本来按照暮清妍的以前的脾气,早就甩手走人不干了。

尼玛的,怎么可能还留在这里受气、受冻。

可是,理智告诉她,她现在还不能走。她若是这一走,王家人可不是有足够的理由来诬蔑她。

她又不傻,怎么可能留给他们这么好的一个借口。

再说了,这么一走了之,潇洒有之,却不解心头之气。

在王家人躺下后,刚刚进入梦乡中,那咚咚的敲门声再次的响起。一遍一遍,不停的敲打着,完全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

王家人又一次被她从缓和的被窝里翘出,一个个阴沉着脸色。

王老头语气不好,“你倒是想要干什么?”

暮清妍也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丢出一个字,“炭。”其他什么话,她也不多说。

“不是说了,没有你。明天再买。”王福才隐忍着怒气说道。

暮清妍连一记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直接无视他的话。

众人见她不说话了,以为放弃了,又返回屋里。

林老头在离去前,特意的警告了一句,“别在闹了,明天事情还多着呢。”

暮清妍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连一个‘切’字都懒得说。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暮清妍掐算着时间,等他们差不多进入梦乡后,又开始敲门。

如此反反复复的来了三四此,任谁都受不住。

他们不让她好过,她怎么可能让他们舒服。他们想要她们母子两人在化雪冬夜里冻上一天,自己却在暖和的被窝里睡大觉,简直做梦吧。

王老头、王老太他们是真的怕了她了,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若是今日他们不将炭火交出来,就别想睡个安稳觉。

最后还是林老头发话,“炭在哪里?”

郭氏还想说没有,在收到王老太警告的眼神,立马闭上嘴。郭氏与张氏两人从郭氏的屋子里拿出了两袋炭火。

暮清妍看着那两袋炭火,眼底丝毫没有一丝胜利后的喜悦。

在将炭火交出来后,王家人都安心的去睡觉了,一个两个都怀着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的念头,可是现实却是很残酷的。

那魔人的敲门声再次的响起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所有人都怒视着暮清妍。

小轩儿见着大家那凶狠的眼神,挺直小身板挡在暮清妍的跟前,一副‘母鸡护小鸡’的冷冷盯着这群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