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证据

肉体证据
  • 主演:麦当娜,威廉·达福
  • 导演:Uli,Edel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3
在一次欢好中,马歇尔(MichaelForest饰)突发心肌梗塞死在了漂亮女人瑞贝卡(麦当娜Madonna饰)的床榻之上,之后,瑞贝卡被控谋杀。为了洗脱罪名,瑞贝卡雇佣了律师弗兰克(威廉·达福WillemDafoe饰),对于雇主的清白,起初弗兰克也曾心生疑虑,可是瑞贝卡坚称自己无辜,她坚定的态度和甜美的肉体改变了弗兰克的想法。艾伦医生(CharlesHallahan饰)的出现让瑞贝卡陷入了不利的境地,好在弗兰克据理力争,瑞贝卡终于获得了无罪判决。然而,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庭审结束后,弗兰克发现瑞贝卡和艾伦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而当艾伦得知弗兰克也曾获得过瑞贝卡的垂青之后则更加的愤怒。…

肉体证据第一集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要怎么样跟他解释,但是我现在已经完全都没有时间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我再不把那个小孩子的灵魂替你拿回来的话,到时候进入了奈何桥,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一定要小心点,我为你点燃引魂灯,如果在如果引魂灯在彻底的熄灭之前,你还没有回来的话,那么就永远会徘徊在两个地方,不能轮回转世,所以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放在心里。”

老和尚看着我的样子的时候,最终还是得忍到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要怎么样,跟你发出这个事情,反正我也只是急忙的跑到对方身边,因为现在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

如果在天大亮之前我还回不来的话,那么我一定会消失在那个无限昏暗的地府里面,这个时候距离天亮也仅仅只有一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我如果能在一个小时之内把对方抓回来的话,那么还是有着希望的。

老道士看着我的样子的时候,忍不住又给了我几张符咒,我心里清楚,这些符咒是老道士的师傅给他的,平常的时候,这个家伙可是拿着这些符咒,能不用就不用的。

结果没想到我这次仅仅是为了救这个小孩子,下去一趟,对方就给了我这么多,对于对方来说肯定是下大血本了,我仔细的看了老道士一眼之后便跳了下去。

就在我刚要跳下去的时候,我便听到了身边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呼喊声音,网上听到那个小孩子在那边对着我们说话的时候,我回头看了对方一眼,便发现这个小孩子的魂魄并没有在我们想象中的那个位置,而是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困着。

我不知道这件是怎么回事,然后就看了一眼老道士,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奇特的表现,也许是因为对方的魂魄没有力气,所以看不出来,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便掐了一个法咒就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你怎么回来了?难道是已经找到了吗?”

老道士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这个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样跟他说这件事情了,反正我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个小孩子的身体,我发现就算是我现在灵魂体归位之后,我还是能看到对方现在在身体里面做的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回头看了老道士一眼,就开始给对方说这件事情,老道士显然也是一脸不可伤心的事情,毕竟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检查过了对方的灵魂,完完全全的是已经离开了身体的状态。

想到这里的时候,老道士给自己开了天眼,结果没想到已经看到了那个小孩是在自己身体里面拼命挣扎的样子,我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在老道士看着他的时候会露出这样惊恐的表情,但是一开始我明明就看到这个小孩子的时候,对方反而是在我们一直在做的鬼脸。

我看了一眼老道士,发现对方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看到对方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这么奇怪的问题,想到这里的时候,便好仔细的看了一下,感觉到这个灵魂好像是格外的强大。

“你有没有觉得他的灵魂好像是比一开始的时候强大了很多倍?”我看到老道士最后还是把自己心里面的这个想法给说出来,毕竟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能想象到这里面这个人不是那个小孩子了。

对方一开始在看到我们的时候,只是会露出了兴奋或者是难受的表情,从来没有那么调皮的样子的我心里面想到这件事情,不由的开始瞪了对方两眼,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一开始逃走的那个师兄。

也就是说,那个小家伙可能是被对方强行的给锁到这里,所以在老道士看到的时候,对方才会急忙的把小孩子放了出来,小孩子的脸上才会露出那种样子。

而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我跟他不熟悉,所以这个人才放心大胆的把自己的灵魂给放了,出来用自己的力量。

我们两个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准备把对方的灵魂给抓起来的,这个时候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已经完完全全的掌控了这个小孩子的身体了。

如果我们这个时候随便下手的话,那个人想要鱼死网破的话倒是特别的简单,我心里想到这个事情,不由的愣了一下,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么残忍的事情。

毕竟侵入对方的灵魂里面,然后控制对方的灵魂,是一件特别难受的事情,我曾经尝试过,被老道士控制了一下自己的灵魂,就有一个多月,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现在这个小孩子身体肯定特别的难受,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面一紧,就想直接对着这个身体下手,老道士就在旁边拦住了我。

“你要是现在这样做的话,那么这个小孩也坐不下来了,我实在不能看着自己的孙子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然是低下头对着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看到对方脸上那种无奈的表情,最终还是把自己一开始准备弄的事情给收了起来。

毕竟在这个时候,我要是一开始没有收过老道士的恩惠的话,倒是可以对着他的是家长,不过现在看起来我们两个之间如果没有把这些事情弄清楚的话,这个小孩子绝对会被那个人给吞噬掉。

到时候两个人就变成了一个人,这个老道士也就更加的不会动手了,我心里面思考着这些事情,想要找一个解决的方法,就看到老师偷偷的把我拽到了一边。

“如果想把这个灵魂逼出来的话,就需要牛眼泪,也就是说,一般用来开天眼的东西。”

老道士偷偷跟着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便看到对方那躲闪的眼神,显然这里面还有一些隐藏的东西,而且我一直都听说的事牛眼泪,可以让我们开了天眼,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能祛除厉鬼。

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便冷哼了一声,这个家伙肯定是给那个灵魂体,想要找一个别的方法让对方逃走。

“那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找这个东西!”我看了对方一眼,发现老道士的脸上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个时候他完全就是一个长辈想要照顾自己的小辈,但是没有别的办法。

这个家伙也算是一个可怜人,我心里面这么想了一句之后就离开了,反正这个时候我也想要看下老道士到底想要怎么样对付这个人?

肉体证据

肉体证据第二集

“哦?有点意思!那这几个学生是赢了还是输了?”

上官月儿指着其他三人道:“他们输了,我这个对手赢了!”

另外三个人立刻道:“你放屁……你。”

“闭嘴!大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输了就赶紧走人。”

“就是!几个大男人输给我们一群女生,不觉得丢人吗?还敢在这里咋咋呼呼的?”

“要我是你们,绝对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那三个人,已经全然说不出话来了。

“你你你……”了半天,最终还是甩袖离去了。

因为打输了是事实。

剩下最后一个,上官月儿塞给他一根鸡腿,他就屁颠屁颠的走人了。

挨了打都能异常满足。

因为那鸡腿是真的香啊!

太好吃了有木有。

因为他尝到了那根鸡腿的味道,到处传播鸡腿的美味,一时间几乎整个仙界学院都知道了随心班的人,做的叫花鸡到底多美味。

而校长大人和两个学院长老突然造访,那也是闻着味儿飘过来的。

纳兰依依立刻一脸献媚一般的走了过去,主动挽起了她爷爷的胳膊道:“爷爷,青青做的叫花鸡可好吃了,味道简直一绝,要尝尝不?”

校长大人挑了挑眉道:“既然来了,那就尝尝呗~!”

可才刚吃第一口,纳兰依依的目的立刻暴露了。

“爷爷,我昨天听说……十万年才出世一次的仙宫遗址即将出世了,我们学院被分到了不少名额呢!有我们随心班的份儿吗?”

“没有。”

“卧槽!一个都没有吗?”

“没错!”

纳兰依依立刻沉下脸来,将他手中的鸡肉给抢走了。

校长大人刚尝到味道,皱眉道:“臭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爷爷你们太欺人太甚了,我们就不是学校的学生么?凭什么这么对我们?”

纳兰依依此刻委屈极了。

仙宫遗址,那可是上古时期保存下来的宫殿,那里头可谓就是一座宝藏。

遗留了许多的修炼功法和法器,只要运气好,说不定去了就能寻到宝。

这对任何学院里的学生来说,都是一次天大的好机会。

可却没有他们的份!

校长大人皱眉道:“这是学院统一决定的事儿,你丫头找我老头子出气有何用?”

“那请问,爷爷你们商量的时候,你就没提提我么这些人?”

“顶多带上你一个,别人没商量!”

“呵呵……那我宁可不去!”

却听司徒枫道:“去,为何不去!”

“师傅!我们都是一起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去大家一起去,要不去就都不去!”

“傻丫头,为师自有办法。”

陈青青偷偷问他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却见司徒枫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意道:“每次去仙宫遗址的名额,都是天宫决定的,丫头你觉得呢?”

“……”尼玛!

原来早就安排好了啊!

感觉这么一行人,包括她陈青青,能够遇到司徒枫那简直就是祖上烧了高香好么!

还真的是什么好事儿都占干净了。

她当即会心一笑道:“依依,占一个名额是一个名额,仙界学院总共也就那么点名额,我们就不稀罕咯~!找别的路子去吧!”

纳兰依依当即双眸一亮道:“丫头你有办法?”

司徒枫嘴角含着一抹笑意道:“不错,她上头有人。”

“噗……天界也流行上头有人的,你们是想笑死我吗!”

“正常,反正大家安心修炼,巩固仙气,其他的事情,不必操心。”

众人听他这么说,心底立刻安了下来。

还是那句话,就感觉没有他司徒枫办不到的事儿了。

而校长大人却一脸狐疑道:“你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放心,不会抢走你们仙界学院的名额便是!”

“那成,只要不是抢走学院的资源,其他你们随意,就是那啥……可以分给我老头子一根鸡腿吗?”

纳兰依依立刻道:“不分!学院现在都当我们是弃子了,什么修炼资源都不对我们提供了,干嘛要给你们吃!”

校长大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历来渡劫失败的学员,都是如此!”

“呵呵……我看你们是觉得我们都选修了随心道,觉得我们以后会没出息,才当做弃子一样抛弃了吧!”

“何谈弃子?你们选修了随心道难道就不是我仙界学院的学生了吗?”

“那资源为何不与我们共享?才一个名额,打发乞丐呢?”

“你们这不是能想到别的办法吗?”

“那若是想不到呢?以后总有想不到的时候!爷爷你们每次都要这样吗?”

闻言,校长大人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一旁的长老皱眉道:“路是你们自己选的,多说无益。”

纳兰依依直接冷笑出声道:“那好!既然一点资源都没有,那我们还留在这里干叼啊!师傅!我请求您带领着我们脱离仙界学院!”

校长大人立刻起身站起道:“你胡闹!”

“我没有!当我是弃子,我们去还要留下?我们难道都是傻子吗?”

“你那一个名额,是不是也不想要了?”

“不要就不要,被这么区别对待,我还不稀罕呢!”

“好你个丫头,是我老头子太宠着你了吗!什么大逆不道的思想都能有?”

这个时候,司徒枫突然开口道:“脱离仙界学院,就是大逆不道?”校长大人一脸气冲冲的模样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你们几个难道还想自成一个学院?天界那些野路子的学院又不是没有!多少最后都被踢馆了,还有被魔族给拿下的,全

军覆灭!”

意思是……离开仙界学院,他们就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了。

司徒枫听懂了。

因此。

“依依,你爷爷说的没错,别任性!”

“师傅!我们脱离了这里,一样也能好好学习好好修炼的。”

“还记得我上次与你们说的杨澜婷吗?”

“自然记得!”

“我遇到过一次。”

“啊?什么时候?”

“来这里的前一天!亲眼看到她体内爆发出来的魔气,将一些上神级别的神仙,都给侵蚀了。”

众人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居然,那么厉害……”

肉体证据

肉体证据第三集

“呵,那就得问你自己得罪多少人了。”没想到,傅斯寒居然怼了她一句。

这令顾清歌不知所措。

“好了,你们俩就别再吵了,清歌丫头,之前傅总跟小绿萝见过,他应该不会骗我们的,况且这个时候小绿萝的安危最为重要,如果绿萝在他那里,他肯定会告诉我们的,你现在最需要的是理智!理智懂不懂?”

李怀实在受不了顾清歌了,这两个人在感情方面没有处理好,现在互不信任,甚至还要互相怀疑猜忌。

真是的。

一个任性,一个冷漠,就没有一个会包容的吗?

“那你说,如果她没有被相熟的人带走,她会去哪儿?”

顾清歌的话,让李怀瞬间没话可说了,车内如死一般的寂静。

顾清歌眼前依旧一阵阵泛黑,她强忍着再次昏倒的冲动,嘴里有腥甜泛开来,她淡淡地道:“报警。”

听言,李怀却皱起了眉头:“人还没有失踪满48个小时,警局那边不能立案。”

“等她失踪48个小时就来不及了!那只是一个孩子!”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小绿萝,所以顾清歌的情绪很是激动。

“可是没满48小时……”李怀也觉得头痛,话说到一半根本说不下去。

这个时候傅斯寒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直接让人把事情给处理了,然后又打电话给其他人,让他们帮忙寻找小绿萝。

整个过程,顾清歌都亲眼目睹了,看他特别用心帮她找人的样子,倒是可以洗脱小绿萝不在他这儿的嫌疑。

等车内再次安静下来,顾清歌疑虑地盯着他问道:“小绿萝她真的不在你这里?你没有骗我?”

傅斯寒收起手机,面色凝重地看了她一眼。

“骗你有什么好处吗?”

顾清歌低头想了想,他骗自己的确没有什么好处,他没有把小绿萝藏起来的动机。

她没有再说话,傅斯寒森寒的目光却胶在她的身上,“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小绿萝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现在脑子里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可是他根本不敢说,更不敢问,只能求助于她。

李怀很尴尬,难道傅总真的不知道么?还是说已经知道了,但只想亲自向顾清歌这丫头求证?

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哎,不是他能管的事。

顾清歌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眼前时而光亮,时而黑暗,如果不是因为心心念念牵挂着绿萝,此刻她真的很想倒下去,睡个昏天暗地。

她真的好累啊,不仅心累,人也累。

“说话!”傅斯寒的声音带了一抹严肃,大手猛地攫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过去。

顾清歌心里一惊,瞪大眼睛跟他对视。

“说不说?”傅质问道。

顾清歌一颗心砰砰直跳,半晌才咬唇低声地道:“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他不答话。

良久,顾清歌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掌中抽出,一边缓声道:“绿萝是我的女儿。”

女儿这个字眼让傅斯寒瞳孔猛地一缩。

车里如死一般的寂静,在这个时候车子也跟着停了下来,李怀听到后方顾清歌把真相说出来以后,车里就安静下来了。

再也没有人说话,他没有回头,可是也几乎可以想象此时傅斯寒脸上的表情该有多震惊,内心有多煎熬。

他不敢说话,可是车内气氛实在太过诡异了,只好出声道:“那个……医院已经到了,你们……还要不要下车?”

顾清歌找不到绿萝,心里难受,开口道:“调头去警察局吧。”

“下车。”

然而却在这个时候,傅斯寒居然冷声地发了话,直接将顾清歌的意思给覆盖住了。

李怀左右为难,一个说要去警察局,一个要下车,那他到底要怎么整?

“傅总?”

傅斯寒自打开车门,直接下车绕到另一边来打开顾清歌的车门,让她下车。

顾清歌不愿意下,傅斯寒冷着脸:“要我抱你进去吗?”

“……”顾清歌抬眸看了他一眼,咬唇看了一眼四周来来往往的人,“你让我这样进去吗?会被拍的。”

傅斯寒眼中浮现寒气,似乎在克制着自己心底的怒火,他轻嘲道:“都病成这样了,还怕别人拍你?”

她不肯出去,傅斯寒被她气得想吐血都还是只能迁就她,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一把盖在了她的头顶上面,顾清歌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整个脸都被蒙住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被人给扛了起来。

“啊!”她惊呼一声,肚子已经胳到了傅斯寒的腰上,只不过脸被他的西装罩住,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她挣扎着,“你放我下来,这成什么样子?”

“怎么就不成样子了?你不是怕别人看见你?那索性蒙住脑袋,现在没有人看见你。”

“禽兽,混蛋!”顾清歌无力地骂着他,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挣扎了,身体难受得只想闭上眼睛。

她不想受别人注目,现在这样一搞,更多人看她了。

别是看不到她是什么样子,可是傅斯寒这么大摇大摆的,别人会认不出他来么?

和他在一起,网友们还会联想到谁?

好绝望。

顾清歌眼前晃过重重黑影,又晕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输完了一瓶液,护士刚想给她换第二瓶,顾清歌闻着四周消毒水的味道,突然想到什么,猛地起身。

就因为这一挣扎,血从血管里争先恐后地涌出来,直袭上输液的管道,护士吓了一跳,赶紧按住她:“这位小姐,你还在输液,请躺下。”

顾清歌看了那管子一眼,不管不顾地拨掉管子就往外走。

护士拦不住她,顾清歌出门就碰到了进来的傅斯寒,见她手腕上流了血,便及时拦住了她。

“你要去哪儿?”

“绿萝怎么样了?”顾清歌看到他不仅没有跑,反手抓住他的手着急地问。

“已经派人去找了,你病得很严重,回去躺下。”

他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走到床边将她放下。

“不,我也要去找。”顾清歌抓过他的手,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手表,从她晕过去之前,到现在应该是一个小时了。

一个小时……

天,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还是个负责任的妈妈吗?女儿都不见了,她居然还昏倒了……3582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