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性女郎

工作性女郎
  • 主演:赵汝贞,克拉拉,金太佑,金宝妍,罗美兰,金基天,赵在允,高庚杓
  • 导演:郑范识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5
《工作女郎》由赵茹珍、Clara主演,是一部喜剧片,《上班女郎》是《我妻子的一切》制作团队的最新作品,讲述的是上班族女性们的浪漫爱情故事。该片由导演郑范识执导,在《上班女郎》中赵茹珍饰演的女白领宝姬被公司解雇之后,入股由Clara饰演的兰熙所开的成人用品商店,两人开始一起工作。公开的角色海报分别以天蓝色和粉红色为背景,也预示着两个人的性格截然不同。赵茹珍身穿白衬衣紧身裙,带着黑框眼镜,展现性感知性的一面。而Clara则长发动人,穿黑网袜的大长腿分外吸睛。…

工作性女郎第一集

吕青曼笑道:“我不喜欢猜谜,你告诉我吧。呃,估计不会多,面子钱而已。高叔叔给你这些补偿,真正值钱的是他那句承诺。”李睿赞道:“老婆真聪明,一共两千块,还不够我治疗住院的钱呢。”吕青曼闻言说道:“哦,你钱够吗?不够我这里有。”说完要去拿包。李睿忙拉住她手,笑道:“你老公我有钱,不用花老婆的。再说,我就是那么一说,我在这里治疗住院,一分钱都不用花,医院全给垫付了,而且啊,他们还给我买水果呢。呵呵,我从小到大,可从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吕青曼坐在席梦思边,温柔一笑,道:“你呀,好好干,以后享受到的待遇会越来越好的。目前你先在市里发展,再去基层混几年镀镀金,再华丽丽的进到省里。高叔叔不是给你承诺了嘛,到时候让他给你弄个副厅级。”

李睿吃了一惊,叫道:“什么?副厅级?”吕青曼笑道:“这么吃惊干什么,副厅级很是遥不可及吗?我这也快提到正处了,过了正处,不就是副厅?”李睿说:“你是吕省长的千金,当然升得快啦。可是我……我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的穷小子,现在连正科都不是,哪有那么快提到副厅?”吕青曼说:“所以啊,你要先去基层镀镀金。你还年轻,等你到我这个年纪,说不定就已经是副厅了。”李睿忙道:“说什么呢,好像你比我大多少似的。好老婆,我可是告诉你,你在我眼里,可是小妹妹一样的,以后你可不许再提咱俩年纪差别。”吕青曼听了心头一甜,道:“好,我听你的,以后再也不提了。”李睿哼道:“要是再提呢?”吕青曼说:“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李睿嘿笑道:“我要是打你屁股呢?”吕青曼嗔道:“讨厌,别没正经了,你又忘了你们宣传部长跟你说的了?”

两人正调笑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覃蕊芳也很快走进屋来,对二人低声道:“市卫生局领导还有我们院领导过来看你来啦。”李睿微微一怔,跟吕青曼对视一眼,两人还没来得及做出思考,外面已经响起连串的脚步声。

随后一票人走了进来,为首一个衬衣西裤的男子,四五十岁年纪,很有领导气派,走过来脸上已经堆满了笑,道:“李处长,我们大伙一起看你来了,不请自来,你可别介意啊,哈哈。”说着已经走到席梦思前,伸手过去要跟李睿握手。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李睿当然不会拒绝,假作受宠若惊的伸手过去跟他握到一起,问道:“您好您好,请问您是……”旁边走上一个中年男子,介绍道:“李处长,这位是咱们市卫生局的局长,楚惠民楚局长,他亲自过来看望您啦。”李睿忙用力跟他握手,道:“啊,原来是楚局长,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楚局长,您可千万别介意。还有,我背上有伤,站不起来,真是失礼了。”楚惠民忙按住他,道:“好说,好说,都好说,李处长你好好趴着养伤,咱们之间不讲那些个繁文缛节,呵呵。”

刚才说话那个中年男子也走过来,等楚惠民拿开手后,也主动把手递过去,笑道:“李处长,我是咱们二院的院长,我叫蒋劲夫,您在咱们二院住得还舒适吧?”李睿只好继续跟他握手,道:“蒋院长,真是谢谢您,也谢谢医院领导及医护人员对我的照料。我在这里住得很好,医生护士对我也很照顾,我很感谢你们呀。”蒋劲夫笑眯眯地说:“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为领导服务嘛。”李睿暗哂一声,心说我算什么领导啊,这些人真是抬举我,还不就是看在我老板宋朝阳的面子上,陪笑道:“我不过是受了些皮外伤,还要劳烦楚局长、蒋院长过来探视,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啊。各位,快请坐,请坐。”

病房里根本没有这么多人的位子,覃蕊芳只搬了两只凳子过来,分别放在楚惠民与蒋劲夫的身边。

楚惠民并没有坐,殷勤询问了李睿的伤势、饮食、治疗以及休息方面的情况,最后嘱咐蒋劲夫,一定要组织精干力量,加强对李睿的治疗、护理与照顾,争取让他早日康复出院。

他也没多留,说了一番场面话就走了,临走之前,掏出六张大票,放到了李睿身边。蒋劲夫等人有样学样,各自掏出“慰问金”,不一会儿就在李睿身旁堆积了一堆钞票。李睿推也推不开,拦也拦不住,想说什么的时候,这些人已经出了屋去。

李睿叹道:“这些人怎么这么热情呢?”吕青曼笑道:“真是跟传说中的一样,这领导干部啊,生病住院的时候,赚的钱比上班的时候还多。你瞧瞧,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你收了多少钱了?”李睿说:“这些钱我不能要啊。”吕青曼说:“你不能要又退得回去吗?算了吧,这算是正常的人情往来,你就收下吧。大不了,等以后他们有事的时候,你过去出个份子,变相就把钱退掉了。”李睿无奈的点点头,瞥见覃蕊芳正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下这堆钱,冲她招手道:“小覃,过来数钱。”

“哎……”覃蕊芳兴冲冲的答应了,跑过来就数。

吕青曼见状哭笑不得,嗔道:“你可真是的,怎么好让小覃帮这种忙?”李睿嘿笑道:“小覃就喜欢数钱,这是她的爱好。”

“一共四千八!”覃蕊芳很快报出总数。

李睿吃了一惊,看着吕青曼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几日,数不清的人们前来看望李睿。这些人好像约好了似的,谁都不曾准备水果或者礼品,临走之时都是留下一堆票子,美名其曰“李处长,我也不知道您爱吃什么,也就没买。留下点钱,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算是我一份心意”。

这些人里面,要说市委办公厅的人过来探望,还有情可原,李睿跟他们毕竟算是一个单位的,想不到市政府、市人大与好多市直机关的领导都知道了,也都一同过来探望。这些人很多李睿都不认识,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可他们却是探望得理所当然,送钱送的天经地义。

到了后来,广电局局长石光明也知道了,也跑过来探望。他出手很是大方,一下子就是两千块。等他走后,连吕青曼都说,“这人肯定是个贪官”。

最令李睿不可思议的是,周五这天,姚雪菲居然也跑了过来。她跟旁人与众不同,买了鲜花水果礼品,一看就跟前面那些人截然不同,像是正经探望病人的。

本来,李睿是很欢迎她过来的,可是准老婆吕青曼就在病房里陪护,要是她言谈举止间稍微露出几分亲密姿态,恐怕就会被敏感的吕青曼发现,因此,她刚一进屋,李睿就对她使了眼色,提醒她留意旁边的吕青曼。

姚雪菲那是何等冰雪聪颖的女子,闻弦歌而知雅意,放下东西后,跟他说了番场面话,便扭动腰肢,娉娉婷婷的走了。

可让李睿没想到的是,等她走后,吕青曼却追问起他跟这个美女的关系。

李睿尽量做出正经的模样,道:“哦,她呀,是市电视台的主持人兼记者,我跟宋书记出去调研的时候,她随行采访报道过几次,我就跟她认识了。想不到,这主持人还挺有心,特意跑过来看我一回。”吕青曼淡淡的说:“她可是唯一没送钱的人,也是唯一送花的人。”说完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他,似乎要看到他的心里去。李睿哈哈笑道:“怎么,老婆,你吃醋了?”吕青曼似笑非笑的说:“我吃什么醋?我就觉得这女人跟你关系不一般。”李睿摇头道:“一般,很一般,我跟她并没有深交。她身为主持人,为人行事有很多跟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也是可以理解的吧。”说完不等她追问,疑惑的道:“怎么这么多人都知道我住院了呢?”吕青曼说:“官场无秘密啊。你又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要过来拍你一记马屁。反正跟你交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也花不了几个钱,还能领你一个大人情,多赚便宜的事情啊。”李睿笑道:“老婆,还是你聪明。”

周日下午,李睿在第二次换药之后,终于出院。宋朝阳派老周开市委一号车过来接他出院,秘书一处包括副处长姚伟、孙大中,还有张慧在内的四个同事赶过来帮他收拾东西。市第二医院院长蒋劲夫带领部分医院领导与相关医护人员热情相送。

在病房外面,李睿握住蒋劲夫的手,说了一番感激的话,最后说道:“蒋院长,在我住院期间,贵院护士覃蕊芳对我细心看护,尽职尽责,表现出了极高的业务水平与个人素质。当着您这个院长的面,我要对她提出表扬。”

工作性女郎

工作性女郎第二集

“啊?”尹少帆错愕之余,飞快回应过来,“二少,现在是童助理最需要支助的时候……”

迎上曲一鸿淡淡扫射过来的目光,尹少帆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尹少帆深刻地感觉到,如果他再说几句,估计就真得去人事部结工资走人。

曲一鸿从文件里抽出自己要的东西,往外走去。

“二少去哪?”尹少帆赶紧忙忙地跟上去。

曲一鸿走得快,尹少帆自然不得不加快速度,他只来得及捞走自己放在办公台上的手机。

眼见曲一鸿已经出了总裁办公室,进了电梯,尹少帆正准备飞奔过去,手机响了。

本欲不接,一看是战青的来电,尹少帆赶紧接了。

“这个时候打电话干嘛?”尹少帆把刚刚从自家老大那儿受到的委屈,转化成抱怨洒向战青,“我忙飞了,还要小心翼翼地猜二少的心情,你居然来干扰我。如果你没有重要的事,你麻烦就大了……”

“我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尹少帆的连珠带炮,压根影响不到战青的情绪。

隔着不知多远,都能让尹少帆想像战青还是摆那张僵尸脸。

“提醒什么?”尹少帆不悦极了,“快说,二少要把我甩掉了。”

不对,已经把他这个贴身特助给甩了。

电梯门已关,曲一鸿的身形已然消失,他跑再快也来不及了。

战青却不着急,慢悠悠地道:“二少早上和我说,以后谁也不许再在他面前提童瞳。”

“啥?”尹少帆直接呆掉,“丫的我们家大爷够拽啊!昨天差点要了童瞳的命,今天连退路都给堵了。”

“尹助理……”战青想说话。“你先听我说完。”尹少帆强势站在倾诉主力位置,“童瞳当时没和他对打,我都觉得童瞳脾气变好了。他今天早上非得去送淘淘上学,我还以为他是觉得对童瞳母子两个内疚。没想到一切都是表相,他现在

是太煌老大了,膨胀了,忘了这太煌第一股东是怎么来的了……”

“童助理住进了老太太名下的别墅。”战青淡定地解释,“和滔滔一起。”

“……”尹少帆所有的抱怨全咽回肚子,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我的话说完了。”战青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准备开始下一个通知王叔叔。

尹少帆站在原地半天,才记起自己跟丢了曲一鸿,他懊恼地跺了跺脚,转身回了总裁办公室。

夏绿静静地凝着他,面色不解。

尹少帆无声地瞄瞄夏绿,叹了口气:“通知财务总监上来。”

“啊?”夏绿惊心动魄地瞪着尹少帆,“真要把所有的卡都停掉啊?”

那童瞳可怎么办?

“暂时只能这样了。”尹少帆头脑渐渐清晰,语气愈加平稳,“二少和童助理是扛上了,一个比一个有气性……”

“你不劝劝他们吗?”夏绿轻声说。

“再劝就过头了。”尹少帆无可奈何地道,“让他们先闹一阵再说吧,我们也无能为力。这几天就不要再在二少面前提童助理了,你自己注意点儿,别在二少火气上惹他。免得我到时也救不了你。”

夏绿飞快瞥了眼尹少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尹少帆一挥手,不准备再作任何解释。

他正要收回视线,眸光触及童瞳的工资卡,不由静默了。

一分钟后,尹少帆才道:“你最好能在今天就把工资卡送给童助理。”

“轭?”夏绿一时没转过脑筋来。

尹少帆压下心头的紊乱,道:“童助理现在带着滔滔住一起,用钱的地方多。”

“啊?”夏绿一怔,“那淘淘呢?”

“……”尹少帆两手一摊,表示他知道的有限。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夏绿点点头,“我今天就联系童瞳,把工资卡送给她。”

在夏绿眼里,童瞳对物质压根没什么追求。

虽然只是童家的养女,但童家二老在物质上没亏待过童瞳。就算没有像白果儿那样富养,但童瞳打小没怎么为钱愁过,估计童瞳手头并没有余钱的习惯。

依童瞳那天生散漫的性子,更不会给自己留退路,悄悄从曲一鸿给的银行卡上转钱出去。

然而这样一来,童瞳便一点抗风险力都没有。

尹少帆若依令停了卡,童瞳在外面带着滔滔怎么过……

“我下班就找童瞳。”夏绿将银行卡收好,“我相信我能找到童瞳……”

童瞳觉得自己从来没干过这么多家务活。

上午就逛完商场,买了些家用必需品,再去给滔滔带了身贴身的衣服回来,时间就差不多到了中午十二点。

她本来还打算亲自下厨,让淘淘和滔滔一起参与,以便加强彼此之间的互动,结果一看时间,哎哟一声,几乎小跑着来到幼儿园,刚好赶上淘淘和滔滔午休时间。

一下课,滔滔还慢半拍地坐在那里,淘淘眼尖地看到亲妈来了,顿时拽着滔滔就往外跑:“快,我妈咪来了。”

拽不动滔滔,淘淘朝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你再不走,你的二伯母就走了。”

这话对滔滔似乎更有用,滔滔的小脑袋这才抬起头。

“快走啦!”淘淘拉着滔滔就跑。

这回他拉动滔滔了。

童瞳按幼儿园要求办好手续,将两个小正太找了个洁净的餐厅用午餐。

明明早上告别的时候,滔滔表现得还不错,和淘淘也亲密不少,让童瞳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结果童瞳发现半天下来,滔滔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今天老师表扬了吗?”童瞳笑盈盈地问。

“那当然了。”淘淘不以为然。

童瞳转向静默的滔滔:“滔滔肯定也被老师表扬了对不?”

滔滔低头不语。

童瞳附身凝着滔滔,柔声问:“告诉二伯母,今天得小红花了吗?”

原本看起来有些呆的滔滔,闻言眼睛似乎一亮。

“我猜滔滔和哥哥一样。”童瞳笑盈盈地说,“两个人都有小红花。”

滔滔的小手悄悄往上抬。童瞳一颗心微微紧张起来。若是滔滔此时学会主动,那又朝目标走近不少呢!

工作性女郎

工作性女郎第三集

不得不承认,李鑫源安排的很好,利用我们对于尽人品的了解来迷惑我们,让我们开始怀疑于尽忠!

自己穿着与于尽一样的鞋子来迷惑我们,还有现场留着过的安全套,现场没留下其他的证据,而且他的胆子也很大,竟然在刘天琦的家里待了一天!

如果按照于尽忠的描述应该是在案发之后都安排好了的!利用中学生穿着他们最近聊过的cos服装,在漫展现场营造着她的不在场证据,刚刚错开我们怀疑嫌疑人的时间!

但是他没有算到有西北黑客的入侵让所有被害者都来到了D市,而他却是唯一一个没有敢来的。他因为当时在作案并没有回复,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

这件案子还有一个特别的黑马,现场发现了半块指纹,现在已经指认了与凶手是没有关系的,是陈爱民在厨房藏他口中的货的时候挂墙面留下的,但是这半块指纹成功让我们怀疑了凶手不是于尽忠的可能!

李鑫源安排的很好,当我们开始判处于尽忠罪责的时候这件事就与他无关了,但是还好,于尽忠这小子在我们追捕他的时候对另一名嫌疑人犯了浑!

因为黑客贺耐的介入,所有被骗的人都敢来了D市,但是李鑫源为了作案需要一直在自己演戏,不断约着刘天琦!

我最开始怀疑刘天琦是因为凶手中间的空余时间真的太多了,在现场没发现任何烟头和烟灰残留痕迹,凶手应该是不抽烟,他的手机应该是一直运作的!根据李鑫源的聊天记录对比,出了在案发的一个小时之间李鑫源没有对刘天琦说话之外几乎眉隔一段时间就要发一条消息。当时我们以为李鑫源是因为刘天琦备约又继续痴情才不断这么发消息的!

但是现在怀疑他有问题之后才发现这刚刚错开的一个小时肯定不是因为巧合的!应该是凶手一直在作案之后一直在拿手机运作着!在案发时间两点之后应该他的聊天记录也空了一段!之前因为犯罪嫌疑人太多,他又刚好有不在场证明就没有去准确去确认,没想到他身上的疑点竟然这么多!

案发之前他制造了假的聊天记录,激怒了于尽忠,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隔阂!在案发之前偷走了于尽忠用过的安全套,我们无论查购买记录还是DNA比对都不会有问题。在案发现场制造了指向于尽忠的证据,案发离开后又以工作为由带走了于尽忠,在路上又偷走了他的手机,扔在了河边,在半路又把于尽忠从火车上叫了下来。于尽忠在回家后发现自己被怀疑成嫌疑人感觉到害怕就躲了起来,之后有因为恨那个凶手愤怒的袭击了此案袭击了当时另一个嫌疑人。装扮又刚刚好是凶手走的时候穿的那件雨衣。

如果没有那半块指纹,我们可能真的已经判了于尽忠的刑了!在之后于尽忠跟李鑫源联系之中李鑫源又假造了聊天记录,诬陷于尽中凭借照片要挟他一笔钱,我们又继续怀疑起于尽忠来。

最后还是排除了于尽忠的嫌疑,于尽忠又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三年,也变相迷惑了凶手李鑫源!

当我确认了凶手是外地户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李鑫源了,但是我不太明白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呢,这个安全套又是什么时候拿的呢。

如果确认一下于尽忠在案发时间最近一次和刘天琦发生关系的时间和李鑫源到达D市的时间应该就可以判断于尽忠的作案动机了!其实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但因为需要证明,要通过其他的部门……

我还是打算先去试试这个陈意涵,那两份监控到底在不在他手上,上面催了之后如果真的是他他会忍不住的吧!

虽然违背了刑警的道德准则,但是为了给老师翻案我必须留一手!

按照老师和姐姐的性格一定是因为知道了这里的什么秘密才会被痛下杀手的!随着长时间的接触,我也会接触到这个秘密的,我和那个神秘的他迟早是有一战的!

就在我考虑要怎么试探陈意涵的时候外面出了一点动静,喧闹起来!

听着好像是有人还说要报警,有人说打120!

我换了衣服,拿出了警官证走了出去看了看!

是电梯那里出了事!

电梯发生坠落,直接到了负一层,在一名病人准备上楼的时候电梯一直没有反应,准备换另一个电梯的时候电梯门突然开了,里面躺着一个血淋淋的人!从刚刚的电梯灯显示,是从负一楼层上来的,初步判断,因为电梯发生了故障,发生了坠梯事故导致死者收到强烈震击死亡!

我拿出警官证,驱散,让所有人远离案发现场!我则是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胶,取了电梯开关上的指纹!

我询问了一下谁是目击证人,有几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简单了解一下情况之后就给钟健打了电话,本来以为把手里的案子交出去我能歇一会的,谁知道上天如此恩宠我。

我已经确认死亡之后就没让医院的医护人员靠近,还通知医院暂时封,锁任何人的出入,无论是事故还是他杀都对医院的名声都不太好的。

钟健他们到了之后就把现场做了一次检查,跟我们的猜测一下,死者的死因已经定义为他杀!

我第一次见到死者的时候脸是朝地的,半趴在电梯上。应该是被推入电梯之中又发生坠梯。凶手一直捂住心脏的位置,应该是有心脏类的疾病!在强烈的振动过程中心脏病复发,电梯又强烈振动,发生猝死!

但目前还办法判断凶手是怎么知道电梯一定是会出事故的,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20分钟之前,凶手如果在这个医院里面的话应该不会逃走的!

这个医院一共28层,我们现在在17层,电梯口是都有监控的,可以查出是谁把这名老人推了下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