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

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
  • 主演:Laura,Gemser,Gabriele,Tinti,Nieves,Navarro
  • 导演:Joe,D'Amato
  • 地区:意大利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意大利语
  • 年份:1977
艾曼纽靠为报社提供新闻照片谋生,在医院里见到食人族女孩后,她决定深入亚马逊丛林。她找到了莱斯特教授,并一起来到亚马逊,借宿莱斯特好友威尔克斯家。次日,艾曼纽和莱斯特带着威尔克斯的女儿伊莎贝拉等人出发。进入丛林后,他们邂逅了“猎人”唐纳德和玛姬夫妇,遂开始一起行动。但很快,他们就遭到了食人族的袭击这部意大利在1970年代出品的冒险恐怖片,改编自詹妮弗·奥苏利文报道的真实故事,更是一部相当彻底的Cult片。用一句话来形容本片,就是“什么都没有,只有血腥和情欲”,所以,心脏不佳或不好这口的人,千万别看它。影片开场20分钟是预热,但也极其火爆,上来就是一幕护士被抓掉胸部的残酷镜头,随后的男女、女女激情镜头也比比皆是。进入丛林之后,除了情欲画面丝毫不减外,残酷的血腥镜头大量增加,虽然从

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第一集

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她的衣裙。

狼狈,却也壮烈。

“给我杀!”

姜泽北的怒吼声,如同苍龙一样悲戚。

数十万大军厮杀在一起。

他宛如地狱修罗一般,闯出重重包围。

手中一杆银枪杀敌无数。

他杀红了眼,终于杀到了突厥城楼下。

落在城墙下,摔得面目全非的女人,映入他的眼中。

望着陈梦恬满身鲜血,他的双眸,从此再无丝毫光彩。

下马,走向尸体旁,他小心翼翼地将尸体抱在怀中。

他说:“我带你回家。”

声音温柔而悲痛。

这一战,西凉国胜了,突厥被抹杀。

这是一场灭国之战。

从此世间,再无突厥。

回到京城的姜泽北成婚了。

他夺回了陈梦恬残破的尸体,给了她一个名分。

一个早该属于她的名分。

她是他唯一的妻,正妻,武安侯夫人。

如果可以,他想给她最为尊贵的身份,奈何再尊贵的身份,也换不回来她的命。

成婚之日,也是丧礼之时。

姜泽北站在陈梦恬的灵堂前。

他说,明明感觉她就是他的,可是她却嫁给了别人,明明将人接回来,察觉到她对他有些许情感,可他们之间似乎有跨不过的界限。

他不甘她不属于他,明明她就是他的,从她踏入姜家的大门之时,她就只属于他,

如果年少时他懂得强势,不那么犹豫不定,不优柔寡断,是不是他与她,也走不到如今的境地。

他说,如果……如果再来一次,他一定会强势占有她。

将想要的一切都牢牢的抓在手中,绝不放过心中的遗憾。

陈梦恬,就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

在陈梦恬死后不久,姜泽北也死了。

他是被突厥残余人士暗杀。

临死前,姜泽北握着陈梦恬给他绣的帕子,嘴角挂着遗憾的笑。

一代枭雄,西凉国最为尊贵的男人,就此陨落。

带着深深地遗憾。

陈梦恬望着姜泽北的尸体,心痛的不能呼吸。

她亲眼见他走到如今的地位,感受到他对陈梦恬的复杂感情,感受他冰冷孤寂的心。

想要流泪,奈何面上没有泪水。

她不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意识,痛苦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力阻止。

姜泽北死去的那一刻,她的感情再也克制不住,全部爆发。

想要嘶吼,出不了声,她似乎是被这世界遗忘的人。

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你来了啊。”

一道柔弱的声音响起。

陈梦恬失魂落魄的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了不远处,与她一模一样的脸。

“是你?”

温柔的面容,面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正是原身陈梦恬。

就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脸上带着疤痕的陈梦恬,笑了笑。

她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同一个人。”

这话陈梦恬在青莲空间的时候,就听到过。

她面无表情的问:“那又如何?”

陈梦恬打量着,眼前面带疤痕的陈梦恬,眼中尽是不喜。

她不喜这个女人,她的优柔寡断,她的无知行为,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姜泽北。

可她又怜悯这个痴情女人。

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

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第二集

苏妍心一直将这个白色塑料瓶放在行李箱里,不管去哪儿,都不会丢。

这个白色塑料瓶对苏妍心有特殊意义。

只要看到它,苏妍心就能想起关明澈。

苏妍心想过,关明澈临死前也没忘记让人将这个白色塑料瓶交给她,是否证明,这个白色塑料瓶对她有重大意义?

如果关明澈没死,苏妍心会第一时间问他关于这个白色塑料瓶的意思。

这个塑料瓶里,装满了白色的药片。

这些白色的药片,散发着一股清苦的味道。

苏妍心很多次看着里面白色的药片陷入沉思,关明澈带药给她,是不是因为她有病?所以必须吃药。

可是她有什么病?!

关明澈走了,没有人告诉她。

她曾去医院检查过身体,并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来,所以她不敢随便吃这白色的药片。

这瓶药便收了起来。

如果不是现在被逼成这样,她也无需将一切都押注在这瓶药上。

按照正常的思维推测,苏妍心怀疑自己吃了这瓶药后,或许就能治好她身体里隐藏的疾病……

等病好了,再测她和孩子的DNA,是不是就能正常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患的病可能是史无前例的病。

这白色的药片是关明澈和他老师研制出来的,没有临床试验过,她吃下这些药,是否会对身体构成不可逆的副作用?

没有人给她解答,只有吃下这药才能知道结果。

苏妍心拿着药瓶的手,颤颤发抖。

眼泪不争气的流下。

当初,萧聿还在的时候,她其实想过要不要把这瓶药拿出来跟萧聿说,可最后她因为怯懦没有说。

如果这个药拿出来之后,发现她真的患有怪病,萧聿的家人岂不是会更加反对她嫁入萧家?

就算他的家人能不在意,她也会在意。

这瓶药,能得到好的结果,但如果得到的结果是坏的,将比现在糟糕百倍。

她不敢赌。

所以她选择了隐瞒这瓶药。

现在小丸子被抢走,现实逼的她不得不勇敢面对,哪怕这瓶药吃了之后生命会终结,她也义无反顾。

单手艰难的将瓶盖拧开,她一面哭一面将里面的药倒出来。

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

门打开后,林夜看到苏妍心做吃药的动作,心里顿时打鼓。

“苏妍心!你不要想不开啊!”林夜快速跑到苏妍心面前,将她的喉咙捏住。

逼的她将喉间的药吐了出来。

当白色的药丸被吐出来后,苏妍心歇斯底里:“你不要拦我!我没有疯!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苏妍心猛地抽了口气,而后眼泪急急落下。

她嘶吼出声后,快速去拿自己放在桌上的药瓶。

林夜瞥到那瓶药后,以绝对敏捷的身手在她前面将药拿了过来。

“苏妍心!这是安眠药?!”林夜将药瓶举高,表情是罕见的严肃。

“不是!你还给我!这不是安眠药!我不会自杀的!我要我的孩子……我怎么会自杀!”苏妍心急的面色绯红,不惜伸出自己受伤的左手,只为拿回药瓶。

————

PS:宝宝们,求票票!!!

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

艾曼妞与最后的食人族第三集

庄剑拖着行李箱,往前赶了几步,放开拉手,张开双臂和梁欢拥抱了一下。

刚刚分开,就听到旁边几个小姑娘笑个不停,看到庄剑看过来,急忙的转身做出副忙碌的模样。

“怎么了?”庄剑诧愕的问道。

梁欢看出来了,笑着指指他那行李箱,再指指旁边整齐排列的队员。

十多个队员分列两排,上身黑色紧身衣,下渗宽松迷彩裤,腰间武器装备齐全,每人都背着个黑色的大包,行装全都在里面,一看就是能打硬仗的模样,哪像庄剑这样,银亮的行李箱,干干净净,看上去像是来这里旅游度假。

庄剑苦笑,拖着行李箱走到一边,梁欢上前一步,稍息立正敬礼回礼,一通仪式接受了队伍后,一群老部下嬉笑着就围了上来。

“组长,几天不见就发福了,这日子太好过了吧。”

“总部有没有配美女秘书?”

“肯定有,而且还不止一两个。”

梁欢笑笑,“你们这帮小子,别闹了,该干嘛干嘛去。”

“现在是什么个情况?”庄剑问道。

“说不清楚,初步判定是一处古墓或者是先天的洞府。”梁欢说道。

庄剑一愣,“古墓?洞府?”

“出事以后就没在派人下去,你们来之前刚刚才有设备运到,等下先看视频,情况摸清了明天再下去。”梁欢说道。

庄剑点点头。

这才是正经做事的样子,他可是来帮忙的,要是什么都不明白就闯进去,他才不肯干。

“不是我们心急。”梁欢看出了庄剑心里所想,解释着说道,“之前洞穴刚刚出现的时候,这里的灵气值都达到了外面的十多倍,你没看到,靠近洞穴旁边的那些鱼瞬间就变异成了妖兽,情况非常危急,也就是现在灵气降下来了,要不然,估计我早就下去了,根本不可能等设备到。”

“怎么,防洪办连设备都没有?”庄剑疑惑的问道。

梁欢回头指指帐篷旁边大大小小的金属箱,“这些都是探险用的,防洪办只是对付妖兽,简单的锁妖阵会有,那些高清用于监测的自走装置我们不可能配备,现在他们正在往下放,再等一会我们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了。”

站在湖岸边往四周看,方圆几公里全被铁丝网给包围起来,隔不了百米就建立一处十多米高的岗楼,荷枪实弹守卫,还有巡逻的牵着狼狗四处游走,守卫森严。

放眼所见的地方,淤泥全都干硬脆裂,一些人在泥土里挖掘着,不时能听到大呼小叫,有人围攻露出头来半死不活的妖鱼。

在中间的位置,搭起了一组脚手架,十几个工作人员正忙碌的把设备起运,慢慢往下面吊装。

庄剑眼尖,不用望远镜也能清晰地看到一公里外。

粗粗的锁链下面挂着个长约一米左右的设备,模样看上去有点像是坦克,前后各有两个三角形的履带轮,上下装满了摄像头和各种探头设备,在尾部则是伸出婴儿手臂粗细的电缆,连接在一个绞轮上面,最后再连上旁边大型的电池组。

“不怕把洞穴旁边给压塌了吗?”庄剑指指问道。

梁欢摇头,“不会,之前又无人飞机下去查看过了,洞穴四周全是坚硬的石头,非常坚实,不会坍塌。”

庄剑又问道,“湖水去哪里了?不会都灌注在洞穴里吧?”

“下面落脚点是一道七八米宽的石梁,两旁都是空的,水就从那里流走了,估计是进了地下河。”

庄剑打量了一下中间的那个洞穴。

从他们所在的岸边算起,湖中至少低于岸边五十多米,再加上洞穴有三四十米深,这加起来都快有百米了,没想到这样的深度,竟然还有地下河存在。

“梁头,画面马上就要传过来了。”帐篷里有人伸头出来大声招呼。

梁欢找了人过来,帮庄剑把行李箱给拖走,带着他和杨大力几个进了帐篷。

大屏幕上还没有接入设备传来的画面,此时正显示着卫星图像,中间是黑色的湖底淤泥,四周大片密林,在往外走,左右各有一座大山把这里给环抱。

“我靠,左青龙右白虎,好地方啊。”杨大力大声喊道。

庄剑诧愕,“大力你还会这个?”

“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我呸,你是看电影看多了吧?”柳依依啐了一口,笑着说道。

“这是双花红棍的节奏?”董明明在旁边插了一句。

知道几人在搞气氛,庄剑笑笑,目光投在了卫星图像上。

还别说,就像是杨大力说的那样,两条山脉把这里环抱起来,中间湖泊看那形状,隐约像是个圆球,本来不会有什么感觉,可现在,越看越觉得这里是个风水宝地。

“有人懂这个吗?”庄剑悄悄的问。

梁欢摇头,“没有,对战这些有人去学,风水,暂时还没有人有兴趣,至于民间那些人,十个有九个都是骗子,估计啊,自从那些大神通者离开以后就断了传承。“

“可惜了。”庄剑说道。

没有等多久,屏幕沙沙的闪烁出一片的雪花,随后就变成整片的漆黑。

距离洞口太远,上面的阳光都没办法照射下去。

跟着,显示红外启动的画面,四周依然是整片的黑暗。

夜视仪紧接其后,这一次,开始出现模糊的画面,太过昏暗,摄像头左右摇动一圈后,就看到两道强光柱打了出去。

镜头看似调整,放大,聚焦,光柱映照的地方清晰显示。

两旁是高耸的洞壁,上下近乎光滑,岩石上面的凸起不断往下滴落水珠,滴滴答答,像是动听的曲子。

自走车往右边缓缓移动,镜头朝下,光柱跟着打过去,就看到地下河水缓缓流动,河水清澈,大概有两三米深的模样,光柱移动一圈,看不到任何生物存在。

光是扫清周围就用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

这边镜头转动,旁边那些设备全都运转不歇,地形图被准确的勾画出来,等到自走车往前移动的时候,两侧洞壁上的小块凸起都被清晰标注。

沙沙。

轮子上下起伏,镜头微微晃动。

周围的人全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画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