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时代

不伦时代
  • 主演:정재식,김선혜,李秀
  • 导演:박은수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7
不想成为南方人的郑伍和惠珍夫妇陷入了无聊。慧珍有很多紧张的日子,因为他无视蜻蜓的清凉睡眠。同时,网球的初恋训练来自一个新的管家,结果,对培训的做法感到惊讶的郑郁郁可惜我的妻子正在秘密开始享受这个秘密。…

不伦时代第一集

说话的是蒋翠萍的大儿子魏俊文。

看着秦凡那一身廉价的淘宝货。

当下他也阴损地刻薄打趣起来。

他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秦凡是蒋一诺男朋友,那他就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打击让他出丑的机会!

一辆破大众也敢往这开来显摆,不知道自己家开的是宝马五系吗!

对于暴发户而言,他们的视界始终都是停留在近乎无知的肤浅上!

在很多暴发户眼里,只有奔驰宝马才算是豪车。

甚至是法拉利跟保时捷的车标他们都还会弄混!

而大众,在他们眼中似乎还是那些不堪的捷达桑塔纳之类。

最贵的SUV就二十几万,这轿车型的撑死十几万估摸着还有得找零呢!

应上魏俊文的戏谑打趣。

秦凡不以为然地微笑置之,淡笑道,“不知道够没够呢,朋友的车,我借的!”

“什么?还是借的?我去!这万一有个磕磕碰碰的你能给别人修吗?要我说啊,哥们,打个出租车不就妥了吗?你放心,咱们不会笑话你的!人要有自知之明知道不,反正舅舅舅妈也不会嫌弃你没钱的,是不,舅舅舅妈!”

话到最后,魏俊文看向了蒋元夫妇道。

这一问。

也让蒋元夫妇在怒火中烧的同时尴尬不已。

只是尴尬归尴尬,他们也不敢跟魏俊文发飙,更不会当众去批判秦凡所为,蒋元唯有讪讪道,“有什么好嫌弃的,俗语有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以后指不定谁辉煌呢,咱家的家庭条件摆在那,哪能去嫌弃别人!”

“舅舅所言果然在理,凡事都讲究个门当户对嘛!这哥们跟一诺倒也真挺合适的哈!哥们,等你跟一诺结婚那天,我这个当表哥的绝对给你们封个八千八百八的红包!怎么,够意思了吧!估摸着没人能超过我这个数额了吧!”

并没有因为蒋元那话中带话的言辞有所尴尬,魏俊文不置可否地在说话间看向了秦凡。

“嗯-够意思,那我先提前谢谢表哥!”悠悠地玩味一笑,秦凡似是听不出对方的戏谑讥讽,点头应道。

而这接连的回应也让蒋元夫妇拧起了眉头!

他们本来就不会允许蒋一诺在这种年纪谈恋爱。

如今一诺找的对象竟然还是这等缺心眼的小子?

怎么,这都听不出人家话中的讥讽嘲弄味儿?

对于秦凡这种分不清好赖的缺心眼。

其他亲戚也不由地在摇头中露出了轻蔑的讥笑来。

“不客气,不客气,哥们-前提是你得把一诺娶回家哦!为了这八千八百八,得争取点哈!”不曾想秦凡会如此缺心眼,魏俊文也来劲了。

“这你大可放心,一诺这辈子只会是我的女人,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仍然无动于衷,秦凡继续笑应。

“咳咳-!说够了吗?我不是让你们回里头去吗?是不是我说话不好使,啊!”

秦凡不觉得尴尬,但蒋老太却为替他觉得难堪,当下转过脸对着魏俊文一家狠声斥道。

“是,姥姥,我们这就进去!”

看到蒋老太不满斥言,魏俊文在母亲的眼神下讪讪笑应一声。

继而这一大群的亲戚才往里头走回去。

只是多数人的脸上都挂起了那种幸灾乐祸的玩味笑意来。

如果蒋一诺最终真跟这么个缺心眼的家伙走到一块去,那就有意思了。

想到蒋老太对蒋一诺那极其偏心的宠爱,这些亲戚们一时间觉得心里头舒坦多了。

“孩子,你还没回答奶奶呢!你是哪里人?家里头做什么的?家里几口人?你跟我孙女是几时认识的?你俩几时处上的?”

似乎并不在意秦凡的缺心眼表现,待到那些亲戚走进去后,蒋老太又声接连问道。

“妈,这儿风大,一诺也回来了,咱们进去吧,有什么进到里头坐下来再说好不?”

抢在秦凡的应声前,蒋元道。

“叔叔说得对,奶奶,咱们进去再说!来,我扶着你!一诺,你把拐杖给奶奶!”迎着蒋元的话,秦凡道。

“好,好,好!”蒋老太开怀应道。

在蒋元夫妇那异样的叹息神态中。

秦凡跟蒋一诺一左一右地伴在老太身边,往里头大厅走了进去。

大厅台阶上的龙凤桌边。

蒋一诺一家三口以及秦凡跟蒋老太落座下来。

见状。

口舌刻薄的蒋翠萍蒋翠英夫妇和蒋凯夫妇也纷纷座下去凑成了一桌。

“孩子,来,现在可以跟奶奶聊聊了吧!有没有钱不重要,男人一定要老实,不然我以后可不放心把一诺交给你!”

一左一右坐着蒋一诺跟秦凡。

蒋老太那哆颤的老手拍了拍秦凡放在桌面上的手,看着他慈笑道。

“我一直都坚信纸是包不住火的,所以奶奶您放心,我蒙谁都不敢蒙您啊!我也怕你棒打我跟一诺这双鸳鸯呢!呵呵,我是江州的,一家三口,我是独生子,爸妈现在在江州卖水跟卖水果,至于跟一诺几时相识的,开学报道那天我俩就认识了,估计是我的死缠烂打真心所向才感化了一诺!真的,我觉得最幸运的是能遇到一诺,能跟一诺处到一块去!我知道现在我俩的年纪尚小,要是对你们说那些至死不渝的话,你们也觉得我口花花满嘴跑火车,但我既然跟一诺一块回来给奶奶您过大寿,就是想给你们表出我的坦诚,对一诺,我是真的!”

凛着那完全不像是十几二十岁会有的沉稳,秦凡没有闪躲蒋老太的眼神,真诚地迎视道。

“好,好,好啊!老太婆我自问这辈子阅人无数,上过山当过知青,也在那个革命时代中打过滚挣过扎,你能用这么一种真诚淡然的姿态给我表述这些,奶奶信你了!奶奶相信自己也不会被打眼!哈哈,不过说归说,你们处对象奶奶不反对,但是不能影响学习知道没?”蒋老太一时间精神了许多,朗声笑着拍着两人的手道。

“奶奶您放心,我们有分寸的!”秦凡应道。

“那就行,家里头的生意怎样?看几时方便,让你爸妈也过来上海一趟,咱们两家人好好聊聊行不!”彷如无视着众人,蒋老太把这当成了是自己跟秦凡对话的世界,和蔼地慈祥笑道。

“嗯-我爸妈也有这个意向呢,至于家里头的生意吧,还行,都不愁吃穿,也能攒下来点!”秦凡诚实地点头道。

可他这接连的出言却让蒋一诺死死地憋住了笑。

卖水卖水果?

不愁吃穿?也能攒下来点?

嗯,没错。

这说得完全正确,一点毛病都没!

不伦时代

不伦时代第二集

台风来袭,广粤这几天小雨就没断过,赵文厚跪在地上,雨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服,双腿更是跪在了雨水之中。

一旁赵斌看着眼前的赵文厚,他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情愫,这种情愫为心疼。

毕竟对方是他的父亲,他站在一旁,而父亲跪在至善庵前,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了,仿佛老天也在惩罚这个当初抛弃妻子的负心汉,小雨逐渐变成了大雨。

赵斌想陪着父亲一起跪,可他没有做错,他是受害者,他跪在至善庵面前,他内心不满,那倒不如不跪。

“去打一把伞。”

“好的老板。”

保镖拿出一把黑色的大伞,走向了赵文厚身旁,为赵文厚挡住了瓢泼大雨。

“拿走!”

赵文厚声音很坚决,他今天跪下来,就是来认错的,而且在至善庵面前,心要诚一些。

这些年他过的不是很快乐,内心总有愧疚,只是他不敢去面对这些曾经犯下的错误。

如今他坦然面对,自然要接受一切惩罚,如今只是淋淋雨而已,如果他心爱的女人能出来见他一面,这就足以,他不求对方能原谅。

“咯吱。”

至善庵的门被打开,赵文厚期盼的看过去,发现是慧林师太,脸上一闪而过失望的神色。

慧林师太看向赵文厚,不由的摇了摇头,打着一把纸伞走过来“你这又是何苦呢?”

“师太,我只想见一见小云,能不能……”

后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慧林显然已经去说了不止一次,到现在对方都不肯见他,显然是根本就不想见他。

慧林师太摇了摇头,论世间情为何物她是不曾有体会,但她能感受到赵文厚的执着,这一股执念让她也有些感动。

赵斌站在一旁目睹着眼前的一切,仿佛跟他无关,但又息息相关,他仿佛在看一场别人的忏悔,又像是在看一场赎罪。

“爸,先起来吧,慧林师太出来,显然是妈让来的。”

“赵施主果然聪慧,慧云师姐已经放下一切,但她却不忍看到有人为她所伤所病,这不是什么情,而是不忍。”

“什么放下一切,就是母亲还心里有父亲,如果真的放下一切,就不会让慧林师太出来,她只是不敢出来面对而已。”

“哎!”

慧林叹了一口气,她怎会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但既然慧云坚持,她又岂会去逼着慧云出来见这对父子。

慧云是她的师姐,这至善庵本来也该由慧云掌管,但正是因为慧云不想参与这些事情,她才会掌管至善庵,从情到辈分,她都不能命令慧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小斌,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母亲,你放心,这次我这个当爹的不会逃了,我会把你母亲给你带回来!”

赵文厚扭头微微一笑,看向了赵斌,眼神中满满的坦然,没有丝毫的不满,没有丝毫的不甘,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一切也是他该接受的惩罚。

内心抽搐了一下,赵斌看向父亲的笑容,内心却很痛,他之前认为这一切都是父母的错,就算他原谅二人,也不愿意陪着父亲一起下跪,毕竟他没错。

但这一刻,他看到父亲那张沧桑的脸上坦然的笑容,他突然发现他错了。

父母给他这条命,就已经是无法偿还的恩,他没有权利去计较父母遗弃他,更何况他现在健健康康生活的还不错。

“啪嗒。”

赵斌站在赵文厚身旁,直接跪在了雨水的石砖地上,膝盖上的疼痛已经不重要,他要与父亲一起求母亲见一面。

慧林师太本来已经往回走,听到声音扭头看到赵斌也跪了下来,雨水打湿了这一对父子,她内心不由颤动了一下。

她们信佛念经吃斋,放弃一切的红尘事,但不代表佛经上就让他们变的冷酷无情,如果每一个信佛的人都把放下三千烦恼丝看成变的冷酷无情,那么也没有那么多典故。

她不是冷血,至善庵的那群师姐师妹也不是冷血,每一个都是有情有义之人,不然也不会为了至善庵去化缘,大家都仿佛是一家人,为了这个小小的庙一起努力。

“滴答滴答。”

雨渐渐的小了,最后庙宇的青瓦上滴落的雨水,仿佛是秒针在转动。

赵斌身子靠着父亲的身子,他知道父亲有些撑不住了,他用他的身体撑着父亲的身体。

“是爸做错了,当年太年轻,认为可以对抗一切,等到真的要去面对的时候,我却退缩了,如今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爸这些年对不起你,让你一个孤苦伶仃的在孤儿院,也让你母亲在这样一座庙里。”

“没有委屈不委屈,每个人的命都不同,或许这些反而是人生的一种磨练。”

“委屈你了,爸对不起你。”

赵文厚没有想到赵斌会这么说,他真的很欣慰,至少赵斌没有如他那样小气,还在担忧赵斌会不会记恨他。

“咯吱。”

正当二人说话的时候,至善庵的木门再次推开,在这雨夜中分外的刺耳。

一道清瘦的身影,四个保镖不由的凑过来,他们看向眼前的人,这才停止了继续靠近保护赵斌与赵文厚。

“云儿!”

赵文厚看到出来的人,虽然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两鬓也有些花白,但那张魂牵梦绕的脸,他每个夜里都梦到,他内心愧疚的那个女人,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

至善庵门口站着的尼姑,看向眼前的一对父子,眼神中闪烁着泪花,她迈出去了一步,却又停顿了下来。

“你们回去吧,我如今已经遁入空门,这世上也没有什么云儿,我叫慧云,施主请回吧。”

慧云看向眼前的父子,内心十分的复杂,尤其看到赵斌的时候,她内心更是痛的很。

“云儿,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你看在小斌的面子上,那怕你跟他聊聊天,他一直想见你。”

赵斌看向眼前的慧云,这就是他的母亲,内心有一种情愫,让他十分的激动,眼眶中充满了泪花,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

不伦时代

不伦时代第三集

涉及到宗师境高手的这种事,萧明并不想把王小凝跟李菲菲这些普通人牵扯进来。

萧明很清楚,这些武者都不是吃素的!

他萧明能完美获胜也就罢了,可一旦他萧明出点儿什么事,邵红身份地位放在那儿,自然没人敢碰,可王小凝跟李菲菲就不一样了!

别说是王小凝的出身了,就是李菲菲的那点儿背景,在这些武者眼中,也根本不够看的!

到时候,就凭二女的姿色,一旦萧明不在,这些武者能控制得住不对她们俩动手才怪!

如今看着二女,萧明也有些无奈,终究还是摇摇头,直接望向了一旁的邵红,沉声道:“邵红,她们俩,就交给你了。”

“我不管。”邵红摇了摇头。

这也让萧明不禁有些愣神。

“什么?”

“你的朋友,你自己负责保护。”邵红冷声说着,而听到邵红的话,萧明张了张嘴,终究还是苦笑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他自然明白邵红的意思。

邵红不是不想管二女,她这是要萧明保护好他自己!

只要萧明没事,王小凝跟李菲菲,自然没人敢动!

若是需要她邵红出面保住二女,那就意味着,萧明已然不行了!而这,显然不是邵红想看到的结果!

轻叹口气,萧明没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坐在一旁,静静打坐休息了起来。

高手之间的战斗,尤其是这样的生死擂台,一分一毫的力气都有可能改变最终的战局!

萧明尽管自信,却还是选择了调整状态。

毕竟,今天他要对付的人,可不一定只有区区一个关洪阳!

时间一点点过去,而这擂台附近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三宗一族中,除了天阳宗外的其他三大势力都来了人。

周家没了宗师,却还有其他高手在,大师级后期高手中拔尖的也不在少数,这回一下子就来了三个,也算是撑起了周家的颜面,同时也如同是在对那些想要对周家动手的人说话一般!

周家要告诉他们,周家哪怕没了宗师,没了周博,也还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巨头!

至于朝天宗,更是宗师华崇阳亲自到场!

而天神宗这边,这回来的,依旧是个众人都不认识的人。

可在场之人,却没一个敢小瞧这人的!

因为只要是三宗一族中人都很清楚,这天神宗,哪怕是再小的事,他们派出来的,都一定是宗师境的高手!而且还一次比一次派出来的人要强大!

如今这个来人,哪怕没人认识,那也至少是宗师境的高手!甚至是比关洪阳都要更强一线的顶尖高手!

这样的人,绝对不容小觑!

而这会儿,萧明也缓缓睁开了双眼,眯着眼,望向了不远处天神宗的来人。

来人自然就是孙文忠了。

作为古上神辛苦培养的棋子,孙文忠可不是之前萧明所对付的那几个伪宗师能够比拟的!

如今看着孙文忠,萧明也感到了这种异样。

显然,孙文忠的身上并没有之前那几个天神宗出来的家伙身上给人的那种不协调感,相反,这孙文忠就跟一个普通的宗师境高手没什么区别,甚至他身上的气势,是比关洪阳都要更强一些的!

如今看着孙文忠,萧明思索片刻,也渐渐明白了过来。

如果说,在被自己找到弱点并将之击杀之前,天神宗向来都是临场造宗师,以防被别人提起发现的话,那么在被萧明找到方法,轻松击杀那两个宗师后,如今的天神宗,已经学精了。

这个孙文忠既然是其他人都不认识的新人,想来必然是这天神宗刚刚制造出来的宗师境高手!

不过,跟之前那几位不同的是,这孙文忠在被制造出来之后,先是学习了一些基本的技巧,随后又一直在熟悉他自己的身体跟力量!

而如今孙文忠可以被天神宗派到这儿来,在萧明看来,至少,想靠一些简单的小技巧将其击杀,基本上就是不太可能的事!

三个月,足够让孙文忠熟悉大部分的普通招式了。

如今看着面前的孙文忠,萧明的眼中闪烁着几分异样,却也没多说话,只是看了眼时间,直接走上了擂台。

就算孙文忠要出手,那也是他击败关洪阳之后的事了!现在,他的第一任务,是击杀关洪阳!

而随着萧明登场,原本喧闹的现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萧明的身上。

毕竟,萧明尽管不是宗师,可光是众人知道的,萧明所击杀的宗师就有两个了!

一个在天都城内击杀过两个宗师境高手的家伙,哪怕他不是宗师,也没人会把他当作普通人来看待!

不过萧明却没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只是静静看着不远处天阳宗大殿的方向。

这会儿,关洪阳正静静坐在大殿的主座上,紧闭双眼,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尽管猜不透这关洪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萧明倒也不慌,直接盘膝坐在了擂台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不觉,已然距离这比试开始,只有最后半分钟了。

而这时,房间里的关洪阳,也猛地睁开了双眼,缓缓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即脚下突然发力,整个人瞬间就从这大殿中冲了出来,直接冲向了萧明所在的位置!

只是,如今察觉到大殿里传出的气息,睁开眼看着关洪阳,萧明却是一动未动,哪怕是关洪阳的拳头已然到了身前,萧明也没有丝毫要起身阻拦的意思,只是静静坐在擂台上。

而就在关洪阳的拳头距离萧明只有不足十公分之际,关洪阳却是突然停下了自己的攻击,就这么静静站在萧明的身前,眼中更是闪烁着几分异样。

“你为何不躲?”

萧明冷冷一笑,淡然道:“你如果脸皮厚到这会儿这么打上来,我想,便是你赢了我,你也是输。至少,你关洪阳这辈子,算是完了。”

话语间,萧明嘴角微微上扬,显得很是自信。

不过听到萧明的话,关洪阳的眼中却是瞬间就闪过了一道寒光。

“不过是面子问题罢了!谈何这辈子完了?萧明,难不成在你眼中,我便是为了面子可以放弃这样机会的人吗!”

看着面前愤怒的关洪阳,萧明却是不慌不忙,表情依旧淡然。

“你如果不是,你就不会接下这场必败无疑的挑战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