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爱情

第二次爱情
  • 主演:维拉·法米加,河正宇,David,McInnis,Eric,L.,Abrams
  • 导演:金镇雅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7
苏菲(维拉•法梅加饰)与丈夫安德鲁(大卫•麦金尼斯饰)深爱彼此,幸福的他们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多年来苏菲都无法怀孕。不忍丈夫痛苦的苏菲一直像借用他人的精子让自己怀孕,一天她在诊所遇到了心中的人选。被苏菲看中的人叫金志河(夏正宇饰),跟苏菲丈夫一样是名韩国人。由于他非法滞留而被医院拒绝了捐献精子从而得到报酬。苏菲以300美元每一次的价钱与志河交易,直至苏菲怀孕。没想到两人渐渐产生了感情,与此同时苏菲也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并要求不再与志河见面。早已爱上对方的两人饱受相思之苦,苏菲再次出现在了志河的面前,可是好景不长,苏菲的丈夫发现了真相…

第二次爱情第一集

孙贵妃像蛇一样缠住庆丰帝肥胖的身躯,娇滴滴地说道:“臣妾哪里都是说萧姐姐的不是了,皇上冤枉臣妾了,呜呜呜呜呜,臣妾是真的觉得十一皇子是此次赈灾的最佳人选,比周瑾轩要好的多……”

一提到周瑾轩,庆丰帝就皱了皱眉头,“朕也不希望周瑾轩去赈灾,林寞确定愿意去?这次水灾可是死了不少人,如果过去了,传染上瘟疫也是可能的。也正因为如此,满朝大臣才都不愿意去……”

孙贵妃才不管林寞会不会得病呢。她只要堵住萧贵妃的嘴,就可以了。

“十一皇子当然愿意去了,没问题的皇上。”孙贵妃很肯定,庆丰帝不由想到,孙贵妃是不是被萧贵妃抓住了什么把柄。

庆丰帝说:“那朕就让林寞顶替周瑾轩去吧!”

周瑾轩没得去了,换成了林寞去,萧贵妃很高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获取民心的机会啊。

周筝筝在次日出席了早朝。跟满朝大臣,这一堆男人一起讨论国事。

周筝筝言辞温婉,擅于引用古籍,出色的辩才引多少人称赞不已。

周瑾轩也面上有光。

而在边关,落日西沉,塞外的风如脱缰的野马呼啸而至。卷起漫天沙砾,让人睁不开眼睛。

不仅星月难见,就连灯笼火把都颤颤巍巍,人畜也都早早进去休息了。

屋内,迎风的窗户被一块大木板给封住了,另外还罩上了军铠甲。

房间正中,一张简易的方桌上,摆着一张地形图,一盏油灯摆在一边,漏进来的贼风不时的吹弄两下。

林仲超披着一件狐狸毛袍子,专注的在羊皮地图上圈圈划划。

方圆十里地,都在林仲超的谋划内,他不仅要保卫边关安全,也想要提升将士们的生活。

深夜,外面的风不知何时已经止息了,一轮圆月高挂空中,将整个边关,都涂上了一层银装。

此时,负责守夜的将士们见天色好转,便纷纷将铁笼子放置在暗处拐角处,不为别的,就是希望能抓几只老鼠,好改善下伙食

有时候运气好的时候。还有蛇肉可以吃,而这些铁笼子,都是在林仲超的设计下打造的。

太平时候,将士们的日常操练,是林仲超颇为看重的,每日天刚刚亮,校场上就黑压压的站满了人。

林仲超定下军纪,日常操练以十人为一个单位,由一人任小组长。相互比试,有徒手比试,还有持械比试,胜者可多获得一份食物。

这种激励模式,让全军上下热气腾腾,虽没有出战,单却能让战斗力一直保持着。

除了日常操练外,军营的建设,更是太平时候的重点。

而其中,边关苦寒之地,最重要的便是水源。

林仲超甚至发榜,发现水源地者,重奖粟米五十担,足可以一家人吃一年的了。

因为物资缺乏,开垦荒地便成了一项重要内容。

而这些,林仲超都已经早就计划好了。

林仲超将将士编成三类,一类负责开垦,一类负责守卫,一类,负责后勤和寻找水源。

一切,都在林仲超的谋划下有条不紊的展开,但意外,总还是会突然出现。

一日,正当林仲超和将士们一起开垦荒地的时候,一个士兵不小心,将自己的脚拇指给铲伤了,顿时鲜血直流,染红了黄沙。

“快送到屋内去。”林仲超神色紧张,立即跟了进来。

“快,把我的酒拿过来。”林仲超不容置疑道。

“殿下,这酒……”

“快拿过来,救人要紧。”

林仲超将酒倒在士兵的伤口上,这是给伤口消毒的好办法,否则,这士兵可能因为感染而暴毙。

虽然朝廷给林仲超赐了很多美酒,但林仲超基本不喝,全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在众多谷物选择中,林仲超选择粟米作为开垦后的第一选择,只因为粟米能长时间保存十年之久。

另外,林仲超还种上了大豆,辣椒等耐干旱的粮食。

还在粮田四周,种上红柳和胡杨,以御风沙。

除此以外,林仲超还给将士们带去了一些新的食用方法,可以以最少的分量,给将士们填饱肚子。

其中,牛肉粉末,是最有代表性的。

边关风大气候干燥,林仲超让人将成熟的牛肉切碎后磨成粉末,然后一包包装好。

等到了饭点,只需要将牛肉粉末用开水冲泡开来,便是一份营养丰富的食物了。

此时,如果再加入粟米粉,那就是一碗很浓稠的米粥了。

而为了让将士们保持住最佳状态,林仲超还带来了豆瓣酱技术。

边关之地,缺盐会让人提不起劲来。

林仲超便将盐和大豆辣酱一起腌制,这样,只要每日一小口,便足以让将士们生龙活虎。

风沙甚大,常常给将士们带来危险,林仲超便又分派出一支军队,专门负责防卫城墙的建造,一来可以防卫风沙,二来,也是可以防卫敌人的袭击。

边关没有砖泥,林仲超便就地取材,用坚韧的红柳和胡杨枝为主,一层沙砾一层紫草夯实而起。

吴国公府。

大厅内,一张美人榻摆在东侧,通体涂上石漆,显得光泽亮人。

周筝筝半躺在美人靠上翻书,水仙过来说,阿明带来一个女子,交代好就走了,“还留下一封书信。”

周筝筝打开书信,阿明说,林仲超要阿明把这个女子交给周筝筝,这女子是真正的王佐芸。

“超哥哥要我为自己报仇呢。周云萝,你的死期到了。”周筝筝坐了起来,“把那个女子安排到客房里,不要让她出去,给她吃好喝好。”

水仙应是,下去了。

次日早朝,周筝筝上朝,当百官之面出列。

“皇上,臣女指证齐王欺君之罪。齐王侧妃王佐芸并非真的王佐芸,乃是我堂妹周云萝。”周筝筝跪禀。

庆丰帝一怔。

这周云萝也太大胆了吧!

虽然庆丰帝偏心于林枫,可被人欺骗的滋味却不好受。

“竟有此事?”

满朝大臣议论纷纷。

今日正好皇子都没有临朝。

第二次爱情

第二次爱情第二集

“三天之后。”厉火这次的回答很快。

三天?

萧千寒皱眉。她没有那么多时间!

“还有其它办法开启机关吗?”

厉火摇头。他被关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没见到有其它方式可以让机关开启的。

萧千寒沉吟了一下,只能选择离开。

不过在这期间她也并非只能干等。

“可知道齐文玥和齐文瀚二人的下落?”原本这个问题说好了由云默尽问的,现在只能由她来问了。

“齐文玥?齐文瀚?”厉火想了一阵,又摇了摇头,“没有印象。我被关进来也有些日子了,也许他们是刚进入皇宫的吧。”

萧千寒点头,不再多做停留转身便走。

见萧千寒要走,厉火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出声。

“对了,秋雨在哪?”萧千寒走出去了几步,问道。

“被抓了。”厉火的声音有些低落。

“姬红颜?”萧千寒声音冷了些。

“是,她用秋雨逼我给她破解机关。”厉火的声音中带着恨,恨自己为什么会拥有火属性魂力!如果不是这样,秋雨就不会被抓!

“可有办法找到她?”萧千寒再开口,声音中的冷意消散。

厉火也算没有辜负秋雨的一片心意。

“有,翻遍皇宫!”厉火的语气变得蓦然坚定起来,萧千寒即便没有回头也能感受到厉火身上昂扬的战意!

她还没见过厉火为了谁如此。

“拿着。”随手甩给厉火一枚玉简,“如果在救秋雨的过程中遇到不可力敌的事情,捏碎它我就会知道。”

厉火伸手接住,表情有些激动。

“记住,我只会帮你救秋雨。”萧千寒又警告了一声,迈步离开。

秋雨总算是熬出头了,能帮自然要帮一把。

离开皇陵之后,她隐匿气息,在皇宫中彻底的潜藏了下来。

距离机关再次开启还有三日,她要在三日之中打探到齐文玥或是齐文瀚的下落!即便没有,她也要知道究竟是谁,留下‘天翻地覆,我在皇城’的绢布!

潜藏之后,皇宫之中因为姬红颜的消失,以及消失前那恐怖的魂力波动,着实动荡了一阵,不过很快重归于平静。

三方镇守皇宫,每一方都巴不得另外两方因故出局,又岂会深究。

让萧千寒有点意外的是,姬红颜消失之后,代替姬红颜负责关于南识洲方面事宜的竟然是姬红颜的那个丫鬟小环!

当然,这是姬红颜早就留下的意思。

皇宫重归平静之后,三方就各司其职,各忙各的。

萧千寒整整一日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动一下,别说要发现她了,就算她不刻意隐蔽,别人都会以为这是一尊雕像。

一动不动,一方面尽快的恢复源力,另一方面也弄清楚三方彼此动向。

西封洲和东力洲表现的很普通,让人感觉不出什么来,只有南识洲,虽然已经在隐藏,但显然是在找人!

至于找谁,西封洲和东力洲也许不知道,但萧千寒知道。姬红颜安全回到南识洲,第一个要找的自然就是云默尽。

她也有点好奇,姬红颜口中的‘宝山’究竟指的是什么?

她怎么感觉云默尽有点要变成唐僧肉的感觉呢?

如今云默尽在皇陵的机关当中,幻偶又显示一切安然无恙,她悬着的心也稍稍稳定了些。

她想找云默尽都找不到,南识洲的人就随他们找去吧。

进过了一整天的修养,体内的源力已经完全恢复,下一步就是打探消息了。

结果她打探来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厉火公然露面,跟西封洲和东力洲的领头人碰面。

具体说了什么没人知道,不过碰面之后厉火哪也没去,直接回到了皇陵。

因为南识洲有一位心旋境强者在,所以很多事情都以南识洲主导,包括皇陵。不过让厉火破解机关的事情,三方都知晓,所以厉火待在里面,三方都没有什么异动。

有点奇怪的是,对于南识洲暗中找人的小动作,西封洲和东力洲不做任何反应,就连打探都没有。

萧千寒相信,三方彼此的信任度远达不到这样的程度,但究竟为何不是她现在要想的事情。

没有选择南识洲作为她第一个探查的区域,而是选择了西封洲。

西封洲擅长封印,对于识破隐匿并不擅长,更重要的,西封洲比东力洲更加以南识洲的人为主,所以她随便找了个南识洲的身份就足够了。

之后才是东力洲,身份也是南识洲和西封洲任选,最后才调查回南识洲。

但是,留下绢布的人就好像人家蒸发,又或者已经被杀了一样,没有一丁点消息!

难道线索就这么断了?萧千寒皱眉。

一日的打探,不光是将三方的大概情况摸清了,就连心旋境领地里究竟有什么也摸的差不多。

就在她打算扩大搜索范围到皇城的时候,在皇宫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三方忽然都加大了巡逻力度,但是增加的都是修为低微的侍卫,真正修为高的人都离开了,全部离开!难怪之前南识洲的小动作,西封洲和东力洲都视若不见。

现在整个皇宫几乎除了心旋境坐镇之外,就只剩下魔旋境初期的修炼者了。

那些人的目的地也都一致,是在北武洲南部的某个地方。记忆中,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而萧千寒打探来的消息中却提到了宝物!

能引动三方势力如此兴师动众的必然不是普通宝物,但那里真的有宝贝?三方都闻风而动,应该不会错了。

她又想到了天道商会,忽然进驻北武洲只是为了骗她和云默尽离开吗?

还有‘天翻地覆’四个字,究竟有什么含义,竟还涉及到了那尊雕像。

一直在追寻答案,结果疑问反而越来越多……

摇了摇头,她刚要趁着三方主力都不在的时候再将皇宫彻查一遍,结果心头一动,竟是厉火捏碎了玉简,位置在皇后宫殿。

没有迟疑,她立刻赶往皇后宫殿。

这里的防守也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严密,潜入进去毫不费力。但进到里面的情况,却让她挑眉——只有厉火一个人!

第二次爱情

第二次爱情第三集

又过了一个礼拜。

不知道是不是人在要死的时候,上天都会给你一点提示:嘿,死神要来夺你命了,然后便让你打起精神来,于是瞌睡虫都少了很多。

他睡着了,她眼开眼晴。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这样的意志力,在他的面前忍着不睡。

睁眼,却不敢动,她的腰上横了一只手,她一动怕吵醒他。哪怕是闭着眼晴,依旧能看得到他的黑眼圈。

隔得近了,他的眉眼也看得清楚,她想她的母亲一定是一位美人,才把他生得这么好看。

这一天,一定把他给累坏了,她学着他白天亲她的样子,抬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她不知道在这医院里到底呆了多久,但看柜子里有那么多衣服,一定是很久了,应该已经很晚了,外面寂静得可怕。

被窝里真暖和,他的怀抱温暖又好闻,真不想起来……可她必须要起来,她快喘不过气了。

忍着身体的不适,把腰上的大手拿开,去洗手间,门一开,她就开始剧烈的喘息。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来,喉咙里火~辣辣的,气管里像是有无数个触手在拉扯着她,她疯狂的想要身体里让她习惯的着迷的东西,在哪儿!

手臂撑在了洗手台上,一抬眼,模模糊糊的看到镜子里的女人……看到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见到了鬼!

这个女人是谁!

凑近一看,她没有头发,光头,脸煞白,眼神灰暗无神,唇上无血色,瘦如柴……这、这是她吗?她、她这么丑?

抬手摸摸头,软软的头皮,她指尖都在颤~抖。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原本就是这样一个丑陋的女人,可她如此丑,他是怎么做到亲她,怎么抱着她睡觉的。

喉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她便顾不得在看自己的容貌,掐着自己的喉咙,好像这样就能捏紧自己的气管,让它够能舒服一点。身体越来越无力,越来越酸软,好像被抽走了筋脉,她连站都站不住,蹲下来。

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奔腾,像千军万马踩踏而来,那种拉扯般的骚痒和渴求让她的手指死死的扣着地板,死命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出一点声。

哪怕是有血腥味,她也绝不松。

白天的时候,他对她说过:一定要挺住,咬着牙忍,我陪你一起。

指头处传来尖锐的疼痛,应该是指甲翻了过来,她不在乎。心口处除了窒息感,还有疼,那种明明确确的心脏上传来的疼,让她不敢大口喘气,却又不能喘气。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要死了,有那么一瞬间她眼前一片漆黑……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身体给她的非人折磨终于消停了。然而此时她已经躺在了地上,身体在经过一阵抽搐过后归于平静,而她全身是汗,头发汗湿全都沾在了苍白的脸上。

手指全是血,顺着指间往下流,唇上也有血。

她闭着眼晴,了无生气,她趴在那儿好久好久都没有动,她已经瘦如纸片,血围绕在她的两边,周身泛着恐惧的类似于死人气息。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的眼开眼,浴室的东西慢慢的印入眼前,她还活着,还看得见。

她扯了扯唇角,不知是哭还是笑,这个时间段里,她真的生不如死。

坐起来,手上传来疼痛感,她才知道自己的手受了伤。她想站起来,却起不来,四肢无力。她嘲弄的笑了笑,不起来不行啊,她都出来了这么久,一会儿床上的人该醒了,她不能让他担心,得让他睡个好觉。

撑着墙壁站起,身体晃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有倒下去。洗手间里没有包扎的东西,外面有,她洗洗嘴,再把手洗洗,出去,他还没有醒,眉头紧皱在一起,额边有汗,这是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

她轻手轻脚的过去,刚想伸手,就看到手指上渗出了血,便转身,出去,到护士站,有两名护士正在睡觉。她走过去,她们就醒了。

“郁小姐?”护士也是挺高兴的,毕竟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来找。

郁清秋看不清她们长什么样子,但是这一身粉红色的衣服却是很美,她哑着嗓子问:“可以帮我处理一下吗?”她抬手,手指上血正在往下滴。

……

她乖乖的坐在凳子上,看着她们给她清洗上药,三个指甲断了,可看到肉,她就那么看着,清洗的药水滴上来,她连眼晴都没有眨一下。

护士面面相瞿,十指连心,她……她不疼吗?

其实疼的,怎么不疼呢,只不过比起方才全身心要她命的疼痛,这算什么。

“言先生呢?”有人问。

“在睡觉。”她回。

“怎么不叫他,怎么这么伤害自己?”护士基本上也了解她的情况,“他是男人,你还是个病人呢,折腾他也好啊。”这么瘦,看了让人心疼。

郁清秋轻轻的摇头,“男人也是人啊,他好瘦。”今天的事情她记得,他带她出去,带她去训练,哄着她,逗她……今晚她折腾的是自己,以前呢,她是怎么折腾他的。

“傻姑娘。”护士不忍心,“他是你老公,你不折腾他折腾谁,他那么心疼你,若知道你这样,他该有多难受。”

老公?

他是她老公?

她惊愕,脑子里回想起他抱着她睡觉时的样子,想起白天时他五官的俊朗,想起他吻她时的温柔,原来这是她老公啊。

“那他真是可怜,娶了我。”娶了她这么一个将死之人。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突然而来的陌生女人声音,郁清秋抬头,看到一个陌生女人,挺好看,小巧玲珑型,穿着一件厚厚的大衣。

“我是她朋友,也在住院,你们包扎好就可以去忙了,把她交给我。”

……

每一个楼层都有一个休息室,当然普通病房是没有的。郁清秋没有穿外套,坐在那儿,手脚冰凉。

她看着那女孩儿,“你……是我朋友?”

“你是言驰的什么人?”她不答反问。

“妻子。”

那女孩儿笑了,笑她的愚蠢,笑她的天真,郁清秋看到那笑,下意识的拧眉……她不喜欢这女孩儿。

她从大衣里拿出一个本本来,翻开,里面有她和他的照片,红底。郁清秋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言驰,严思文。

一下子她心跳加速:“你……你是他老婆?”

“对,我才是言驰的妻子,知道么?”

那她是什么?小三?

严思文把证件收起来放在口袋里,她坐向郁清秋的对面,“什么都记不住了么?你连你自己是什么身份都忘了?郁清秋。”

她又开始呼吸急~促,且胸口绞痛。

严思文语气平淡,看似温和,“不需要意外,也没什么可震惊的。这个年头,事业有成,有脸有身材的男人在外面养几个,其实在正常不过。”

郁清秋没有说话,应该说,她已经说不出来话,难受痛苦,她却不想表现出来。

“郁小姐,我知道你身患重病,他不忍抛弃你……哦,对了。”她把头发夹到了耳后,露出一整张巴掌大的小脸来,“你知道他为什么不会抛弃你么?即使,你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严思文并不喜欢对一个将死的女人说这么重的话,可这二十多天里在楼上看着他们在楼下如胶似漆的模样,她嫉妒,疯了一样的嫉妒,多少次的夜晚都难以入睡,今天真是意外,碰到她一个人出病房,难得的机会,若是不说点什么,心里难平。

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郁清秋的瞳孔蓦然一缩,她想起在境子前看到的自己,她依旧在沉默。

“因为你为他生过一对龙凤胎。”严思文在十天前知道的,那孩子就是言驰的,千算万算少算了一步。她看着郁清秋快要无法喘气的狼狈,再道:“只可惜,上天不愿让你如愿,你的儿子在出生几天后就死了,你的女儿在几个月后也死了。”

轰。

她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天地旋转。她肚子上有一块疤,她是女人,她知道那是什么……她生过孩子,是言驰的,然而言驰是别的老公。严思文的影像在眼前越来越模糊,有好几个人影都在晃。

“可能……这就是你的报应吧。”严思文还是轻描淡写的,说着不属于她过往的随意,然而她的随意,几乎把郁清秋置入了死地。

噗!

一口鲜血吐出。

严思文淡写的出奇,“别这样,何不冷静一些,死了也就死了,人最后不都这样的结果么?但是人也是善良的,郁小姐。”她看着郁清秋的眼晴,一字一句:“你还要做小三、还要破坏别人的婚姻到什么时候,到你死?”

……

她开始昏昏沉沉,这种身体上的欲死不死的沉痛让她自己呼吸上的痛苦都给忘了,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视线能看得到的地方很近,是几根黑色的桌子腿,脑子里有凌乱的片段在不停的攻击着她。

比如那一天言驰在草坪上睡着,有个女人在叫她,她过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