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

映像
  • 主演:瑞贝卡·布鲁克,Carl,Parker,玛里琳·罗伯茨,Valerie,Marron,Michelle,Vence,Estelle,McNalley,Nicole,Rochambeau
  • 导演:拉德利·梅茨格
  • 地区:美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1975
小说家Jean在完成一部作品后重回社稷圈,在一个上流社会的聚会中见到他从前的朋友Claire,他对Claire并没有兴趣却被她身边的Anne所吸引。Claire却解释道Anne是属于她的,并邀请Jean在聚会后一起喝酒。Jean很快意识到她俩之间不寻常的关系,Claire把Anne当成了性奴,而Anne似乎很享受这种奴役。先是好奇这种关系,而后Jean发现自己越来越陷入她俩之间的游戏,成为其中一员而不可自拔。暴露,惩罚,羞辱交织在这场愈渐淫乱的游戏中,Jean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Anne的主人,还是她们两人的玩物而已…

映像第一集

听着他滔滔不绝的讲述,慕容雪无语望天,慕容烨明明只比原主大一刻钟,是个只有十四岁的孩子,竟然连父母,媒人的职责都担了,真是难为他了!

抬眸望向慕容烨,正对上他神采飞扬的容颜,悠悠的道:“说完了?那你可以走了,带着顾浩宇一起……”

“别呀,妹妹。”慕容烨目光一凛,急急的道:“我可是费了很大的精力,才为你筛选出这么一位顺眼的夫婿……”

“我对他没兴趣!”慕容雪摇摇头,满目正色。

“再没兴趣,人家都来侯府了,你好歹和他说两句话嘛!”慕容烨笑眯眯的劝解。

慕容雪看着他,一字一顿:“我和他无话可说!”

“你就问问他,家中父母身体如何,在翰林院编修忙不忙之类的……我辛辛苦苦把人约来,你一句话不说,就把人打发走了,也不太礼貌吧……”

慕容烨连推带拽的将慕容雪拖到了顾浩宇面前,笑眯眯的道:“妹妹,顾公子,你们慢慢聊,我去厨房看看,下午茶和糕点做好没有。”

言毕,不等两人说话,他转过身,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慕容雪无奈的轻叹一声,看向顾浩宇:“我哥哥性子纨绔了些,让顾公子为难了,我送顾公子出府吧!”

顾浩宇眸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又恢复如常,礼貌微笑:“有劳慕容姑娘了!”

慕容烨站在假山后,望着慕容雪和顾浩宇前肩前行的身影,心中极是郁闷:他是想让妹妹和顾浩宇聊聊天,相互了解了解,没让她一开口就把人往外请啊……

他的一片苦心,被妹妹这么毫不留情的糟蹋了……

不过,他们两人一起前行,应该不会一直一声不吭吧,随意的闲聊几句,也算是间接了解了……

点点金光照在青石路上,慕容雪不言不语,施施前行,礼貌的态度里透着淡漠与疏离。

顾浩宇目光沉了沉,蓦然开了口:“其实,我今天来侯府,除了小侯爷诚心相邀,也是我自己的意愿,我很钦佩慕容大小姐,想来侯府,见大小姐一面!”

“钦佩我?”慕容雪惊讶的看向顾浩宇:“我们以前见过面吗?”原主的记忆里完全没有顾浩宇这个人,她来青焰后,也就认识了有数的几个人!

“当然见过,在靖王爷的洗尘宴上,慕容姑娘勇提退婚,一语惊四座!”顾浩宇至今都记得,柔柔弱弱的她在那瞬间的光芒万丈,连天上的骄阳都黯然失色。

慕容雪的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她当时忙着应付夜逸尘和秦玉烟,完全没注意洗尘宴上都有哪些人:“顾公子不觉得我的做法有些惊世骇俗?”

她在众目睽睽下,扬言要退战神王爷的婚,文武百官及家眷都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诚如你所说,你是镇国侯府的嫡出千金,怎能与人为妾,靖王爷看不到慕容姑娘的好,是他的损失……”顾浩宇看着慕容雪,眸底闪着柔柔的光芒。

“顾公子谬赞了!”慕容雪轻轻笑笑,明媚的容颜看得顾浩宇蓦然失神,脱口而出:“慕容姑娘,其实我……”

三名黑衣暗卫突的窜了出来,恶狠狠的扑向他,打断了他的话。

顾浩宇猝不及防,又是文弱书生,被他们按倒在地,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慕容雪望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怔了怔方才反应过来,厉声道:“住手,快住手!”

黑衣暗卫充耳不闻,继续痛打顾浩宇!

慕容雪目光一寒,飞踢一脚,踹开了一名暗卫,挥掌打开了另外两名,挡在顾浩宇面前,冷冷看着三名暗卫:“你们是哪个府里的暗卫?跑来镇国侯府门外撒什么野?”

为首那名黑衣人上前一步,冷声道:“回慕容大小姐,卑职们隶属靖王府,王爷有令,接近慕容大小姐的外姓男子,一律痛打,死活不论!”

慕容雪面色阴沉,夜逸尘竟然敢在镇国侯府外安插暗卫,还明目张胆的冒出来教训人,真是嚣张的让人厌恶!这就是他所谓的‘无人敢娶她为正妻’吧,用这么强势的手段将接近她的男子全部赶走,她自然就无人问津了,真是有够卑鄙无耻!

“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三名暗卫相互对望一眼,又瞟了瞟顾浩宇,傲气的消失在透明的空气里。

慕容雪转身看向顾浩宇,只见他被打的鼻青脸肿,头发散乱,宝蓝色的外袍也被扯烂了,露出里面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模样十分狼狈。

他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望着慕容雪微微的笑:“慕容姑娘不必担心,我没事……”笑容扯疼了伤势,痛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让侍卫送你回学士府,以后,不要再来镇国侯府了!”慕容雪意味深长的轻叹一声,转身走向镇国侯府。

顾浩宇面色一僵,目光紧随慕容雪:“慕容姑娘!”

慕容雪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径直走进了镇国侯府:她拒绝和顾浩宇往来,不是怕了夜逸尘,而是她不喜欢顾浩宇,她和夜逸尘之间的恩怨,可由他们面对面的解决,不需要连累其他人。

门外响起接二连三的脚步声,是镇国侯府侍卫送走了顾浩宇,走出很远后,慕容雪还能感觉到顾浩宇看她的目光,轻轻叹了口气。

慕容烨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恶狠狠的瞪着门口,他悄悄跟过来,是想看看慕容雪和顾浩宇会不会说话聊天,没想到看到了靖王府暗卫在门外嚣张跋扈:“夜逸尘欺人太甚!”

“夜逸尘是靖王,手握兵权,权势滔天,京城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找什么相亲对象了,免得像今天这样连累别人!”慕容雪瞟他一眼,声音淡淡。

“我就不信,夜逸尘能在京城一手遮天!”慕容烨满眼愤怒:夜逸尘武功高强,仗势欺人,只要自己找个比他厉害的夫婿给妹妹,他就无法再嚣张。

青焰国权势最大的是皇帝,可皇帝年龄太大了,不适合妹妹,几位皇子,也没听说谁比夜逸尘厉害……

慕容雪不知慕容烨心中的算计,径直越过他,回了落雪阁,推开房门,一道修长身影正转过身来,白衣翩翩,风华绝代,容颜俊美如画卷,她蓦然一怔:“欧阳世子!”

“你相亲,是想嫁人了?”欧阳少宸一步一步朝她逼近,黑曜石般的眼瞳深若幽潭,嘴角弯起一抹清浅的弧度,说不出的危险……

映像

映像第二集

“你想吃什么?”苏皓文听到苏晓筱的话,皱眉反问道,从刚刚起苏晓筱给他的感觉就不太对,适当的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也是好的。

“烤鸭吃过了,这里还有什么特色小吃?”苏晓筱轻笑看上去心情十分愉快,“鼓楼旁边有个烟袋街,烟袋里有不少特色小吃,要不然咱们今天晚上就在那边吃?”苏皓文听到苏晓筱的问题,认真想了一下说道。

“我记得那边有家驴肉火烧特别好吃”董晓峰听到苏皓文的话,顺口接到,“那今天晚上就驴肉火烧”苏军听到几人的对话,不由好笑的说道,“炒肝也不错,要不要在来碗炒肝”苏皓文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董晓峰,语气里满是笑意的说道。

“那就炒肝,驴肉火烧,”苏晓筱拍板决定,司机听到几人的对话,调转车头直接朝鼓楼走去,吃过饭众人回到酒店,收拾完之后大家直接朝苏皓文跟董晓峰房间聚集而且。

“茶话会开始”董晓峰抱了一堆零食,放在茶几上,“现在这个氛围刚刚好”董晓峰顺手关了一些屋里的灯,等大家大家都落座之后,才一本正经的说起他今天在租衣服的摊子上听到的传说。

“真的假的”苏浩辰诧异的看着董晓峰,想到之前他在故宫里转了那么久,根本没看到董晓峰说的那些,不由又有些莫名的期待,“疯子哥说的这些我在网上也看到一些,只是这些事情根本不像真的”严凯听到董晓峰的话,想到自己之前看到新闻顺口说了一下。

“不管真假,你先说说,反正咱们就是简单的茶话会”苏晓筱轻笑一脸期待的看着严凯,“末班车事件你们都没有听说过吗?”严涛好奇的看着苏晓筱。

“末班车事件?”苏妈妈有些紧张的看着严涛,“就是前两年,有个小伙晚上下夜班坐公车回家,因为时末班车所以车上的人不是很多,小伙随意看了一下,此时车上一共五个人,一个司机,一对情侣,还有一位老太太,小伙坐在老太太身边,过了几站又上来三个,车上老太太忽然拉着小伙子说小伙子透了她的钱包,撕扯着把小伙拉下了车,下车后老太却说她救了他,小伙当时并不懂老太太说的话,知道第二天早上公交车公司报警说昨天晚上那辆末班车一直没回去,警察找到那辆公交车的时候,发现车上三个人已经死亡很长时间,法医给给出的结果是不人为造成的,更让人想不通的是油箱里加的不是汽油,而是人血。”严涛故意讲的很慢,他话音刚落就听到房间里忽然发出“啪”的一声。

“啊”苏妈妈跟苏媚同时叫了起来,苏晓筱好笑的看着两人的反应,等她们叫完了在慢悠悠的开口说道“不好生意,我不是故意的”苏晓筱说着指了指掉在她脚步的勺子。

“换个话题,大半夜关着灯讲鬼故事太恐怖了”苏媚说着起身走到开关旁边,“啪”“停电了吗?”苏媚诧异的抬头看屋里的台灯。

映像

映像第三集

“有没有搞错!清微山三名真人要跑?”

围观众人已经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之前还以为江轩必死,结果瞬间翻盘,杀败了三人。

但是更让他们恐怖的是,此时江轩杀心已起,已经用气机牢牢锁定了三人,猛追上去,誓要将他三人斩杀于此!

“结印,护体!”

那为首道人感到了身后迫来的剑锋,心中陡然明白,若是他们三人一心要逃,恐怕是一个都逃不出去,顿时便高喊一声,随即转身结印。

而另外的两个清微山的道人,也明白了这个道理,在这一刻与为首那人达成了共识,攻守一体,一转身,将全身灵力悉数汇出,同时结印,瞬间在三人身前形成一个巨大的防护光罩。

这个光罩的力量,足以替他们挡下先天后期以下的任意攻击。他们相信,虽然江轩斩破了翻天印,但是剑势已老,强弩之末必定无法再次斩破他们三人的联合防御。

这等想法也是周围观战之人的想法!

但是,他们都想错了!

江轩一剑斩来,锋寒之势,让那三人如堕冰窟。

“刺啦!”

只听一声震响,那三名道人费尽了全身灵力所凝聚出来的护罩,仅仅是替他们抵御了一刹那,随后便如刀切豆腐一般,被直接割开。

接着,“轰”的一声闷响,恨天剑剩余的强大锋芒,直接倾泻在三人身上,让他们身形斩的倒飞而出,接连甩出数十米,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咝——”

围观的众人,集体倒吸一口凉气,彻底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他们目光所及之处,三位刚刚还高高在上的清微山道人,如今身上已经是被剑气绞杀,充满了一道道或浅或深的伤口,血流如注,看起来分外的触目惊心。

而三人的气息也是由盛转衰,变得极为萎靡,甚至还不如普通人,已经受到了极重的伤势,气若游丝,只是勉强保住了性命罢了。

所有人谁也没有想到,如此一个强大的,随便放到任何一处都足以横扫的阵容,在江轩手中却被摧枯拉朽地击败了,而且还败的这么惨!

之前那位挑衅江轩的徐陆丰,此刻早已骇的面色煞白望着前方气势强大的江轩,早已经是腿肚子都在抽筋颤抖了。

“哈哈,师尊神人也!”李晨皓此时则是放声狂笑,心中早已是如释重负,之前所有的担心烟消云散,江轩已经用事实证明,纵使在这等豪华阵容面前,依然可以横扫无敌!

“咳,咳……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三人中修为最高的那个为首道人,这时挣扎着咳嗽起来,绝望的神色中依然是难以置信,喃喃自语:“你怎么可能这么强,怎么会这么强。”

他们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三名先天中期的真人带着清微山至宝前来,依然惨败在这弱冠少年的手中,难道这少年真的是神吗?

江轩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冷笑一声:“之前来寻仇,应该做好了受死的觉悟了,且让我送你们上路!”

说着,江轩便没有半句废话,扬起手中恨天剑,准备将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三人彻底击杀。

这个举动,让还没有从巨大失败的恍惚中回过神来的三人,彻底惊觉,犹如回光返照般地连忙开口:

“不,你不能对我们出手!你若是杀了我们,你便与清微山彻底结仇,不死不休了!”

“届时,我清微山道观,便是拼尽全力,倾巢而出,也要将你杀灭!”

“你若是放了我们,我们愿意替你出言,化解这段恩怨!”

三人感受到江轩的杀意后,强大的求生欲望,让他们瞬间搬出了清微山这座大靠山。

所有人听到这话,顿时点头。

他们都认为,江轩即便再强,也不会不惧怕清微山这个庞然大物,因为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传承千年的宗派。而江轩只要忌惮了,那三名道人便有活命的机会。

但他们完全想岔了!

江轩前世凌登巅峰,对敌无数,所灭杀的宗门数都数不过来,又如何会被这地球上的什么宗派所威胁!

再者说了,他与清微山的恩怨,早在赵正明一事,便已经结下了,即便是刻意示好,也绝不能够化解这段恩怨了。

既然如此,他还需要客气什么,干脆将这几人杀了,还能折损清微山战力,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他恨天仙尊岂能不明?

“你们以为,就凭你们也能和我讲条件?”

江轩冷笑,饶有兴致的扫视了三人一眼,最终眼神寒冷如刀:“莫说是你们,就是清微山在我眼中也不过就是蝼蚁般的存在!”

话音落地,江轩脸上浮现一丝戾气,随后手腕倾动,手中的恨天剑,便如同流星一般,朝三人袭去,速度之快,直接在飞去的过程中,出现了重重音爆之声,可见江轩心中全无半点犹疑。

“噗——”

几乎是同时,三人脖颈处血流喷发,已经是直接授首,连一点生机都未曾留下。

这便是江轩,要么不做,要么做绝,既然已经得罪死对方了,自然是不会手软的。

“啪!啪!啪!”

三道尸体,在生机断绝后,直接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冷漠地瞥了一眼尸体,江轩慢慢地转回过头来,看向这些之前一直在看好戏的众人们。

当江轩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时,他们一个个都是吓得连忙后退,竟是没有一人敢与他对视。

开玩笑,一剑斩杀了三位先天中期,这等气势,谁敢与之抗衡?谁敢直面其威?

江轩的目光在这些人身上转了一圈后,最终落在了徐陆丰的身上。

望着这位早已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武道大宗师,他冷笑开口:“我还记得你刚才说的话,如果我和你交手,一样是身消道陨的结局,不会有第二种结果!我没记错吧,那么好啊,来吧,我们就来试试!”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