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虐待狂魔

我是虐待狂魔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6

我是虐待狂魔第一集

这一刻,宁珍公主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很有正义感。

此时,正是在宸王府门前,穆凌落哪里会叫宁珍公主喧宾夺主。不待她动,敏王妃送给她的两个女兵就挡在了她跟前,持刀怒目而视:“放肆!”

宁珍公主没料到穆凌落竟然还有女兵,她眸子一转,难得地带了脑子,尖声地道:“好啊,柳凌落,你竟然敢豢养女兵,真是好大的胆子!你这是想要造反吗?本公主一定要告诉父皇!”

穆凌落扯了扯嘴角,冷冷淡淡地扫了眼她,甚至烦躁。“宁珍公主,你到我府门前,就是为了说这个的?我养来作甚,都与你无关。若是你只是为了这个,我劝你还是早点儿回去,我没时间跟你废话!”

穆凌落本就比宁珍公主高,此时又站在了台阶上,难免就有了居高临下地威严感。宁珍公主甚是讨厌这个感觉,她怒目而视,“你别岔开话题。你是不是给了谢夫人难堪,在银楼里说,就算是我站在你跟前,你都不会给我脸面?”

“公主,你可真是无聊透顶。就为了这个,你就往我府门前闹?”穆凌落真是为宁珍公主的智商感到捉急,“你如今是以什么身份来给谢夫人出头的?你可别忘了,谢夫人,不过是个白身,她往我跟前放肆,莫说只是给她耳光。用公主你的话来说,我就是打杀了她,都是我占了理的。现在,公主急急忙忙地来给她出头,为的是什么?我甚是好奇!”

“你甭管她与我的关系,你只知道,她是我护着的人,自不是你能动得的。”宁珍公主强势地道。

穆凌落似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她冷冷地垂眼望着她,“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动了。公主还能耐我何?说起来,今日京城里传遍了我的流言蜚语,怕是都跟她脱不了干系的。你信是不信,我现在叫人去谢宅把她拿下,污蔑亲王妃,这罪名虽说不致死,但让她再也不能在这京中立足,我却还是能够做到的。”

“若是你真无辜,这流言会有模有样儿的么?你就莫要迁怒旁人了,我如今是看出来了,我们皇家娶了你这种儿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我告诉你,今儿个你也甭给我唧唧歪歪了,我既是来了,自是就没打算空手而归的。来人啊!”随着宁珍公主地招手喝道,立刻就见一群侍卫冲了出来,把宸王府的府门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穆凌落见得那些穷凶恶极的侍卫,不由略略地挑了挑眉。“哦?”

宁珍公主得意道,“这可是我特地从三皇弟那处借来的侍卫,还有我公主府的侍卫一道,就是你们宸王府再是勇猛,怕是也抵不过这般多的侍卫吧。我告诉你,柳凌落,今儿个我还真就要讨个公道,你怎么打了谢夫人的,如今你就如何地还回来。”

穆凌落听得她道出心思,扬了扬唇角,眼底也不见惊慌失措,“云王府的侍卫?”

她轻轻地嗤笑了声,“三皇兄倒是有心了啊!”

宁珍公主却只道穆凌落怕了,说着就要上前来,但还不等她上前,就听得穆凌落骤然出声道:“既然公主只道自己无错,口口声声要为谢夫人讨公道。那我就给你一个公道,如今在我们宸王府大吵大闹,闹得人尽皆知,倒不如直接往父皇跟前去,父皇英明圣裁,自是能给出最好的判决。”顿了顿,她望了眼皱眉的宁珍公主,“公主既如此正义,莫不是还怕跟我到父皇跟前对决不成?”

她这随口的激将法,就让本就心高气傲的宁珍公主蓦地挺直了腰背,“去就去,谁怕谁了!”

穆凌落见得她应了,倒也就松了口气,只招手叫了连翘过来,让她偷偷地带人把谢夫人带来。

而这厢,宁珍公主就神气地与穆凌落入了宫,找德文帝作主了。

在宁珍公主看来,她才是正经的公主,德文帝的亲闺女,她又素来受宠,虽然被德文帝褫夺了食邑,但宫里有的素来也不会少她一份,她总还觉得自己地位依旧。加上云王等人的恭维,她自是觉得自己很是有脸面的。

如今,她更是觉得自己在理,于是越发地想要打压穆凌落。

穆凌落是受够了宁珍公主了,如今她也就只往德文帝跟前拼一拼了。主要她还是看这时候的,如今正巧儿是外使来贺寿,本就是彰显国威的时候,宁珍公主这时候为了些鸡皮蒜毛的事大闹,就算德文帝有心大事化小,怕是也对宁珍公主冷了心了。

毕竟但凡宁珍公主孝顺些,也不会这时候还为了个外人闹别扭。一直以来德文帝都太过宠宁珍公主了,哪怕后来德文帝大怒,宁珍公主做得再失格,德文帝都护着她。

其实,在宁珍公主这,德文帝是个很成功的父亲。

此时,御书房里还有外使在,虽说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但许玉本意是想让两人等一等的,但宁珍公主一听得谈妥了,她立刻也懒得等了,直接就冲了进去。

见得德文帝,她就委屈道:“父皇,您可得给女儿做主啊!”

那几个使臣见得个娇滴滴的娇艳公主进来就嚎上了,不由都面面相觑了。

德文帝蹙了蹙眉,就见后头进来的许玉,和规规矩矩立在门口的穆凌落,他抿了抿唇,也大概猜出了些,心里不喜。但却还是朝着那几个使臣道,“那就这样商议了。”

“那我等就先告辞了。”那几个使臣也是看得懂脸色的,如今知道德文帝要处理家务事,纷纷就起身告辞了。

只是,有些在离开前,就多了眼宁珍公主。

穆凌落也不抬头,只垂眸立在门口,任由那些使臣鱼贯而出,经过她的身边。

有人觉得好奇,也都看了她几眼,见得她一身锦衣华服,他们都是揣着目的而来的,不由都暗暗猜测起了她的身份。

待得人都走完了,德文帝便沉下了脸来。

PS:终于要作死了,算是最轻松的了,墨墨再也不想看到宁珍公主了。

我是虐待狂魔

我是虐待狂魔第二集

南司琛闻言挺直腰板,不去看她目视前方,“自作自受。”

话音落下的同时,凌东拍桌而起。

“臭小子,安橙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的。不说安慰的话就算了怎么能这样刺激安橙。南皓,你就是这样教你晚辈的?真是令人大开眼见。”

南爷爷想要反驳,南司琛抢话,锐利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按照你这样的说法,凌安橙杀人放火也是你授意的?说起教导,凌家的方式更是让人大跌眼镜。”

“你……”

凌东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个所以然来,别看南司琛平时沉默寡言,说话倒是一针见血。凌安橙确实做过买凶杀人跟放火的事,他无法理直气壮的狡辩。

只是护短的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外人面前教训自己人。

“爷爷、南爷爷还有南奶奶,你们能出去一下吗?我想跟南司琛说几句。”凌安橙语气平静,没有任何起伏,就是表情也变得冷漠。

凌东不放心的说:“我走了,这臭小子欺负你怎么办?”

凌安橙苍白的唇扯出一抹笑,不经意间透着娇弱的美感,“不会的,爷爷你快出去。”

凌东蹙眉,最后在凌安橙的催促下离开病房。

瞬间,病房内只剩下两人。

南司琛看向窗外,凌安橙低头看着手,谁也没开口说话,静谧无声。

气氛变得凝固,压抑的有些让人喘不上气。

南司琛不喜欢跟凌安橙独处,好像她是病毒携带者,都不敢肆意呼吸。他疾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任由凉风吹进病房,呼吸到新鲜空气,他长吐一口浊气。

这不经意的动作落入凌安橙的眼中,她没有多想,轻声细语的问道:“在你最初失忆的时候,你有没有一瞬间的喜欢我?或者说依赖我?”她期待的看向他,等着答案。

南司琛不假思索的回答:“没有。”

凌安橙身体僵硬,愣愣的微张着唇瓣,泪水在眼眶内打转,咽了口唾沫尽量让声音听上去平静,“你不喜欢我也该给我一个死心的理由。”

听言,南司琛转身,正视凌安橙。

他背光而站,柔和了深邃的五官,身上笼罩着圣洁的白色光晕。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九天谪仙,帅气迷人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然而,他却冷酷无情的说:“最讨厌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明事理、心胸狭隘、心狠手辣。”

话音落下,凌安橙哈哈大笑,笑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南司琛你真可笑,难道温四叶就不是这样的人?她过去,可是经常无理取闹的跟你发脾气,心胸狭隘容不得一粒沙子。”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我眼里心胸狭隘是因为在乎我,爱我。”南司琛平静的阐述,无视她因为生气而不停颤抖的身子,“最重要的是,她本性善良纯真。”

凌安橙自嘲的笑。

南司琛不想再跟凌安橙纠缠下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世上男人那么多,别在我身上白费心思。你越是纠缠我越是讨厌,看到你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说完最后一句话,南司琛疑惑的蹙眉,这句话好像是从别人那学来的……

是谁呢?感觉很熟悉。

突然,脑袋内闪过一个片段,转瞬即逝。

模糊的让人分辨不清是真实还是幻想。

“滚!”凌安橙一声怒吼拉回南司琛飘远的思绪,一个梨迎面飞来,他侧身轻松躲开。凌安橙像是受到刺激,抓起桌上的东西不管不顾的扔向南司琛,“滚,你个混蛋!混蛋!”

“安橙,怎么了?”

凌东听见动静,慌忙开门进来。迎面飞来一个玻璃杯,眼看就要砸到自己,突然出现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接住玻璃杯放在地上,拽着凌东走出病房,“先让她发泄一下,待会再进去。”

凌东神色严肃,难得没有当场发火。

一行四人在VIP休息室内围坐在一起,凌东对面便是南司琛,他眼里充满敌意,尽管这样还是压着脾气说话,“我们两家合作,成为世界最强集团。此外,凌氏还愿意每年分红15%给NG集团。”

意思很明显,商业联姻。

南司琛身子后倾,恣意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

“凌老先生还是留给你未来孙女婿。”

“砰!”凌东拍桌而起,指着南司琛,疾言厉色道:“南司琛,你爷爷都要敬我三分,别给脸不要脸。南皓,这婚约你亲口承诺下的。就算南司琛不愿意,绑也绑到M国。”

南爷爷面色铁青。

正要发作,坐在对面的南奶奶突然拿着水果刀起身拦住凌东去路,凌东质问,“你这是要威胁我?你别忘了,我是南皓的救命恩人,没有我你早就守寡了。”

“够了!”南奶奶威严的怒喝一声,把水果刀抵在脖间。这转变,让人措手不及。

“奶奶。”

“老婆子。”

南司琛和南爷爷异口同声的喊道。

南奶奶后退,看着拍成一排的三人道:“都不许过来。”旋即,她怒火中烧的看向凌东,“你不是一直觉得南家欠你一个恩情吗,行呀,今天我就还给你。但是,在这之前我要跟你算清楚,这些年到底是我们欠你的还是你欠我们的。

你是把南皓从死人堆里挖出来,可你也别忘了他曾替你挡了一枪,落下病根,直到现在天冷、下雨天腿时都会疼。战争结束,你想出国留学没钱,是南皓把做小本生意赚来的钱全部给你,怕你钱不够还每个月给你寄钱。你要开公司,南皓更是二话不说的借给你一笔钱。

而那笔钱直到现在也没有还,你不知道的是那是南皓足足攒了三年的钱。他对你的感恩,对你的容忍你却当理所当然,欠你的早还清了。还有凌安橙的抹去老三记忆的毒药是AS,暗组织所秘密研发的。他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通知国际刑警。你要是觉得这些都不够,我把我的命给你。你给凌安橙就赶紧滚回M国,再也不要来纠缠我们南家!”

南奶奶说完,举起水果刀。

“老婆子!”

南爷爷惊叫。

南司琛眼疾手快的上前,抓住南奶奶的手腕,夺过水果刀。

我是虐待狂魔

我是虐待狂魔第三集

“你真的想太多了。”

对于叶萱萱的话,江轩只是摇头。作为前世的恨天仙尊,还有哪个门派收他?他收了哪个门派还差不多。

“那你就是要进去游玩喽?要不和我一起吧?有个伴,也正好路上热闹点。”叶萱萱发出了邀请。

可江轩哪里会同意?不说他要跟着白巫族的人前往参加交易会,就是他自己重铸恨天剑,也不可能带一个普通人在身边的。

“这个还是算了。我想你还是赶紧回队伍去吧,不然一会那个周子明看到了,又要生气了。”江轩随便找了个借口。

却是没想到,这么一说,叶萱萱的脸上闪过一抹古怪的表情,笑容也跟着变得有些尴尬。

“那我就先回去。下次再见,你可得请我吃饭呢。”叶萱萱说完这话,直接就朝着旅游团队伍跑了回去。

“喂喂!江轩,这个美女是什么来历?你是不是背着萱儿姐又有了外遇了?”蓝鑫一把凑上来,低声质问道。

江轩随即转头白了她一眼,心想我跟蓝萱儿什么事没有好吧!

“只是朋友!”江轩扔了这一句话,就不再多做讨论了。

那边,叶萱萱的旅游队伍已经是在导游的带领下,进入到了昆仑群山。这昆仑群山,风景秀丽,自然少不了游客。

但是还有一些地方,并不是这些游客能参观的地方,就连导游也不知道,因为那些地方从未开放过!

而江轩这一群人,却正是从另一个方向,进入到了昆仑群山从未开放的那个区域之中……

进入昆仑群山之中。白巫族的众人直接运起灵力,将各自的速度都给提到了极限,在林木之间飞快的穿梭。

而江轩则轻松跟上。

那昆仑派自然是在群山深处,所以即便是开放区域,普通人想要过去,那是没有什么可能的。也就是他们这种修行者,才有那个能力找到昆仑派所在。

这一赶路,一转眼就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周围放眼望去,除了大山就是大树,抬头看去,不是白云就是白雾、以众人的速度,这已经是到了昆仑群山的深处了。

“慕长老,这里距离昆仑还有多远呢?”江轩向那个领头的白巫族长老问道。

“已经很近了,在往前十公里左右,然后穿过云谷,就到了。”慕长老答道。

这倒是让江轩有些意外:还有十公里?还得再穿过一个云谷?看来这些门派藏的真的很深啊!

而等江轩到达云谷之时,才明白这云谷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此时,在江轩面前的应该是一个悬崖。之所以说是应该,那是因为一眼看去,面前一片白茫茫,全都是云雾,让人根本看不到云雾之下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仿佛那云雾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桥梁,连接到了另一边的山峰。可真要踩上去,怕是下一秒直接就坠落下去,再也不见踪影了。

“江长老,这就是云谷了,可得小心,这底下是万丈深渊,万万闪失不得。”

慕长老对江轩交代了一句,便对着身后的其他族人说道:“大家也都跟上了,不要落下了,这云谷可不是你们能够乱跑的。”

说完,慕长老朝着右边走了过去。

而后就看到他从怀里取出一张帖子出来,打开后,从中抽出一张道符出来。接着,慕长老将那张道符对着面前的云海甩了过去。

下一刻,道符散发出了淡蓝色的光晕,变成了宽有两米的光束,向着云海另一端延伸了过来。

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云海之上,竟是凭空形成了一座淡蓝色的灵力能量桥。

“哇!太神奇了!”

慕长老身后的一些第一次来的小辈都惊叹出声,对这神乎其神的手段惊叹不已,也对这个昆仑派更是心存敬畏。

但是江轩却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嘿,江轩,这道符牛逼吧。你看傻了吧?别一天到晚牛逼哄哄的样子,要知道山外有山哦。”旁边的蓝鑫凑了过来,趁机刺了江轩一下,她显然还是有些记恨上次在白巫族的时候,江轩给她出的丑。

“呵呵。”

江轩一笑,摇头道:“这不过是障目之法,算不得什么。”

“什么?”蓝鑫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江轩,一脸的鄙夷,“我说江轩,你要不要这么吹牛啊,这种手法你恐怕见都没见过,就敢说人家是障目之法?”

旁边其他白巫族人也看了过来,眼中也是不信。

说实话,对于江轩他们虽然尊敬,但是大多数是因为大长老给予江轩的这个荣誉大长老的身份而已,说到江轩的真本事,他们还真的没怎么见识过。

而就连那慕长老也看了过来,眉头皱起,有些不悦,因为这种手段即便是他也是没有见过的,这江轩有点过于托大了。

可江轩满不在意,反而更加轻巧地道:“这等道符,我随手就能画出,你信不?”

“不信!”蓝鑫自然不信。

江轩一笑,还真的从怀中一掏,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箓来,指尖灵丝波动,随手画了一张道符出来。

“喏,你去用用看?”江轩将道符交给蓝鑫。

蓝鑫愣了,傻傻地看着江轩,然后又看看江轩手上的那个道符,眼底依然是不信,喃喃道:“你果然是装逼上全套啊!”

江轩一笑,就是不说话。

“够了,别闹了!赶紧走,这灵力桥可是有时间限制的!”慕长老这时候喝了起来,他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很明显他对江轩这种做法也是感到不满了。

“哦,好的!”

蓝鑫怏怏地答应着,向慕长老那跑了过去,顺便回头还白了江轩一眼,眼底还是不屑:切,就知道吹牛!

而其他白巫族人也是在路过江轩身边的时候,暗自摇头,心想这位荣誉大长老的吹牛装逼本事真的厉害,估计大长老就是被他忽悠了吧?对于旁人的看法,江轩明白,不过他只是一笑,也不计较,将这道符收进了怀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